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3章 主动权

张扬道:“怎么了,这次回岚山跟他又吵架了?”
范思琪看到张扬颇为惊奇,不过她很快就笑着走了过来,右手抽出手套主动向张扬伸了过去:“张市长,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来?”
林佩佩道:“你和那个张扬是什么关系?”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你想我一辈子窝在丰泽当那个副市长?”
张扬打开办公室的房门把傅长征请了进去。
范思琪并不相信这是一次巧合,在她认识张扬的时候,张扬就是江城新机场建设工程的现场指挥,她对张扬的能力也有所了解,张扬突然出现在机场,她不能不多想,难道南锡把张扬调来负责深水港的工程?摆脱许嘉勇的威胁之后,范思琪整个人恢复了昔日的冷静和睿智,她微笑道:“张先生,我们先走了!”
范思琪道:“那就不去了,先回酒店休息。”她长途飞行而来,感到有些倦了。
张扬捏了捏何歆颜的俏脸道:“没事的,我心里有数。”
傅长征道:“张市长是做大事的人,这些小事肯定不在话下,只是您不屑于去做罢了。”
费恩普预定了这里的总统套房,范思琪和林佩佩走入房间内,费恩普将行李放下,转身离去。
张扬笑道:“南锡地处江南,这里的冬天算不上冷,如果你去中国的东北感受一下,那儿才能称得上真正的冷。”
何歆颜这次休假多数时间都呆在南锡,中间回了一次岚山,在岚山和父亲何卓成又发生了争执,在她心中是不想父亲总是麻烦张扬的,可何卓成认为女儿和张扬是恋人关系,张扬就是他的未来女婿,女婿替老丈人办事天经地义。
张扬笑道:“我让人调查了一下,他的那家广告公司的确在正经做事,不然我也不会帮他。”
费恩普道:“范总,那儿正在装修,还没有完工呢,我在君缘大酒店订好了房间。”
傅长征道:“张市长,我接到调令就过来了。”
张扬笑了起来,范思琪是新加坡人,在热带生活习惯了,自然无法适应这边的天气,对他来说南锡的冬天根本算不上寒冷,可能和他一直在江北生活有关。
何歆颜道:“就是想骂你!”
张扬的话题也并没有主动涉及深水港,他并不负责那一块,单单是省运会这一摊子就够他忙活的了,他对深水港缺乏兴趣。
乔鹏举和梁成龙冲上前去,每人拧住了张扬的一条胳膊:“说!你跟范思琪什么关系?”
范思琪微笑道:“你们聊,我今天刚到南锡,有些累了,先回酒店休息。”
张扬笑道:“那我岂不是要一直等你?”
和张扬相聚的时候,何歆颜流了不少的眼泪,可离开的时候却是笑着走的,小丫头很潇洒的向张扬挥了挥手:“我要去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
傅长征有些惋惜道:“张市长,您当初要是不离开丰泽多好。”
张扬笑着和范思琪握了握手:“范小姐,我现在是南锡市体委主任,不是什么张市长,还有,我不是专程来接你的,我刚刚送一个朋友离开,想不到在这儿居然能够遇到你。”
范思琪笑道:“普通朋友。”
这顿饭他们都表现的十分客气,彼此的交谈都相当谨慎,一个多小时,晚宴就已经结束,范思琪起身告辞离去,张扬也没挽留,送她来到招待所门外,却看到梁成龙和乔鹏举两人一起走了过来,他们两人来这里吃饭纯属偶然,刚刚在工地视察完情况,梁成龙特别喜欢吃这里的母鸡煲,所以提议乔鹏举一起过来,没想到在门口遇到了范思琪。
张扬道:“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张扬一听他这么说,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m.hetushu.com打死我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沾都不想沾,现在一个省运会就够我忙活的了,深水港?搞好了政绩是别人的,搞砸了,责任是我的,我有毛病啊?”
张扬道:“怎么把我也骂里面了?”
范思琪笑看来到她身边,展臂将林佩佩抱住,贴着她的俏脸道:“不是跟你说过,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形象吗?”
梁成龙道:“编,接着编!”
范思琪淡然笑道:“今天刚到!”说这话的时候,她忍不住向张扬看了一眼,张扬一脸的苦笑,他知道范思琪把这件事算在自己头上了,认为是他通知了梁成龙和乔鹏举,可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着乔鹏举他们两人,张扬也不方便解释。
“是,张主任!”
范思琪笑道:“好,晚上六点半,我准时过去!”
张扬目送何歆颜离开,正准备离开机场的时候,在停车场遇到了一个熟人,星月集团的董事长范思琪,范思琪穿着黑色皮风衣,戴着墨镜,头发剪得很短如同男孩子一样,她的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吸引张扬的是她身边的女孩子,长发飘飘,皮肤细腻,秀眉弯弯,一双大眼睛显得特别纯净,看上去如同邻家女孩一般。
张扬发现傅长征也比过去会说话了,乐呵呵道:“丰泽怎么样啊?”
张扬苦笑道:“凭什么啊?我跟谁吃饭都要通知你们,你们谁啊?都是我领导啊!”
萧苕敏来了之后,张扬把安顿傅长征的事情交给了她,萧苕敏知道这是张扬过去的秘书,张扬来到南锡之后,调来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所以对傅长征也是相当的客气,暂时安排傅长征在体委招待所住着,至于他的工作,按照张扬的意思,将体委的一些文案书写拟订工作交给了他,给了傅长征一个官方的职位,体委办公室主任,不过他这个主任下面是没有任何手下的。实际上傅长征的工作和过去相同,还是张扬的秘书。
梁成龙一听就不乐意了:“干嘛这是?让我们吃剩饭啊?合着她是贵宾,我们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张扬伸手拍了拍她弹力十足的臀部,微笑道:“丫头,咱心胸放宽一点,他毕竟是你父亲,总不能眼看着他喝西北风?”
张扬握着何歆颜的纤手道:“我会和你在一起,永远!”
回到体委办公室,发现门前站着一个人,竟然是从丰泽远道而来的傅长征,傅长征看到张扬出现,激动地叫了一声:“张市长!”张扬虽然早已不是丰泽市的市长,可傅长征依然习惯这样称呼他。
范思琪微笑道:“我一个人执掌这么大的财团,很多人对我没有信心,虽然这两年我干的还不错,他们仍然对我充满了质疑,投资深水港,让我面临空前的信任危机,我必须要做好另外一件事,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因为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傅长征的行李就放在他办公室门前,这次傅长征从丰泽过来,还专门给张扬带了一些土特产。
“小费又不是外人!”
乔鹏举这会儿有些相信张扬的话了,低声道:“她既然来了,又何必搞得这么神秘?”心里面开始猜测范思琪这次前来南锡的目的,如果星月集团能够恢复向深水港注资,那么深水港工程将会全面启动,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范思琪道:“我想先看看那边的情况,毕竟有我们的投资在里面。”
何歆颜深情凝望着张扬的双目道:“我相信!”
何歆颜道:“本性难移,我不怕他做错事,就怕他连累到你。”
范思琪上了汽车,林佩佩向她的身边偎依了过来,两人的手在下和-图-书面悄悄握在一起,林佩佩道:“范总,他是谁啊?”
费恩普道:“南锡市府财政上捉襟见肘,我们集团推辞资金注入,反而让我们看清了他们的实力,如果缺少了我们星月集团的财力支持,可能深水港工程会泡汤。”
张扬点了点头,其实他离开丰泽的时候这件事就已经成为定局,杜天野早就有拿下沈庆华的意思,沈庆华虽然对丰泽的发展做出过贡献,可毕竟年纪大了,脑筋有些僵化,再加上用人方面有问题,喜欢任人唯亲,他任用的一批干部,又有不少人出了问题,现在的结果并不意外。
张扬叹了口气道:“累不累啊?你说你们这帮生意人,整天就是盘算这些事,我听着头都疼了。”
张扬道:“他有他的恋爱自由!”
乔鹏举和梁成龙目送范思琪离开,等她的车走远了,乔鹏举忍不住指着张扬道:“张扬,你小子太不地道了,范思琪来了,你都不通知我们一声。”
傅长征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我有信心,跟着你干工作,心里有谱!”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这个无奈啊,这帮小子都什么思想?敢情是凡一个女人跟自己吃饭就得有暧昧,他恨不能把这俩小子给甩墙外面去,只要他想,肯定能办到,不过张扬只是想想罢了,笑道:“里面说,酒菜基本没动。”
范思琪微笑道:“东北我去过,那儿外面虽然冷,不过进房间都有暖气,还能忍受,这边的冷,空气里透着潮湿,风吹到身上刺骨的寒冷。”
林佩佩道:“过去没有听你说过啊!”
龚奇伟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冲劲啊!”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计价还价是商人的天性,如果她知道南锡财政紧张,她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索取更多的到益。”
张扬道:“好,那咱们就放开拳脚,好好干一番事业,还有啊,以后别再叫我张市长,我现在是体委主任,你叫我张主任。”
何歆颜气鼓鼓的坐在天鹅湖畔,双手托着俏脸,一双美眸盯着湖面,张扬在她身边以一个奇怪的方式倒立着,头顶着地面,利用颈部的力量维系着身体的平衡。
张扬把范思琪请入包间,范思琪脱去皮大衣,感叹道:“南锡的冬天真冷。”
乔鹏举道:“因为你压根就没说实话。”
张扬点了点头,他和范思琪之间曾经有过一个共同的敌人,正是范思琪帮助他除掉了许嘉勇这个仇人,而许嘉勇的死,也让一直被他要挟的范思琪重新获得了自由。从这一点上两人还是彼此感激的,或许范思琪更应该感谢张扬多一些。
何歆颜忍不住回过头去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
何歆颜道:“他根本是屡教不改,通过你的关系赚了点钱,不知天高地厚了,现在整天和一帮无赖混在一起,还找了个小情人,妖里妖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扬道:“行啊,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
乔鹏举道:“星月手握资金,是深水港工程能不能继续启动的关键所在,她会不会利用南锡目前的财政困境,提出更多的条件?”
费恩普低声道:“小姐的压力很大。”
张扬道:“没事儿,我帮他都是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他有正经事做,也是一件好事,这么大年纪了,不能老在社会上蒙混度日。”
他们两人过去都和范思琪打过交道,也都知道范思琪是星月集团的董事长,见到范思琪,乔鹏举尤为惊喜,他笑道:“范小姐,什么时候来南锡的?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此时服务员开始上菜,张扬道:“今天比较匆忙,所以没什么准备,只m.hetushu.com是让厨师做了些地方特色菜,范小姐尝尝。”
范思琪道:“佩佩,你要知道,走出这间房,我们就是上下级关系。”
张扬忽然发现,他身边的女孩儿无论性情柔弱还是坚强,每个人都有着很强的自主性,没有一个非得要腻在他身边,非他不可。当今的时代和大隋朝那会儿相比,女孩的改变无疑是最大的。
范思琪道:“是金子总会发光,像你这么有能力的人,到哪里都会受到重用。”
梁成龙也只是说说,他笑道:“别介啊,最近我火大,不能再补了,再补非得喷血不可!”
何歆颜柔声道:“其实我是在等你,你放心,等你老的不能动了,我一定陪在你的身边,推着轮椅,每天带你去海边看潮起潮落,日出日落。”
君缘大酒店是南锡新建的五星级大酒店,由南锡电力局出资兴建,其软硬件设施目前在南锡都属一流,范思琪之前来南锡的时候就曾经入住过这里,对这里的服务印象相当不错。
虽然张扬今晚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宴请范思琪,范思琪对他还是保持着相当的警惕的,毕竟他们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团体,甚至范思琪以为在机场遇到张扬都绝非偶然。
张扬热情道:“坐,等萧主任上班,我让她给你安排住处。”
范思琪皱了皱眉头道:“我的事情没必要让你知道。”她向开车的费恩普道:“小费,南洋国际大酒店。”
范思琪道:“太客气了,这里就是你办公的地方?”
张扬笑道:“范小姐抬举我了。”他端起酒杯招呼范思琪和费恩普一起喝上一杯。
三人说说笑笑来到包间内重新坐下,张扬让徐宏宴重新给拿了招呼,又炒了几个菜,酒满上之后,乔鹏举道:“如果我没记错,范思琪是许嘉勇的妻子,她死去的丈夫是你的仇家,想不到你们还能坐在一块儿。”
何歆颜幸福的偎依在张扬的胸膛上,两人躺在金色的草丛中,仰望着高远的蓝天,何歆颜道:“真想一辈子躺在你的怀里。”
范思琪道:“南锡市方面没有人知道我今天过来,张先生,希望你能帮我保密。”她之所以让张扬帮她保密,是想去深水港看看现在的进程情况。
张扬道:“我听出来了,龚市长批评我呢,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干,坚持到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是吃力不讨好,可我要是不这么做,哪里去弄钱?没有钱,省运会怎么开起来?省运会要是搞不好,还不是我的责任?龚市长,我这人脾气就是这样,认准了的事情,我一定要干下去。”
费恩普这个人的话很少,自从来到之后,除了和张扬打招呼之外几乎没说过什么话,他也没喝酒,借口是回头要开车,这个人引起了张扬的一些兴趣,按理说也是星月集团的高管,可怎么看都像是范思琪的司机加保镖。
范思琪离开体委招待所之后,并没有走远,她让费恩普开着车,围绕体委和老体育场转了一周,在体育场大门前停下,范思琪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范思琪笑道:“深水港资金的问题,让南锡市政府深受困扰,现在是他们有求于我,钱,不是问题,但是我们投入的每一分钱都要力求获得最大的回报,我承认深水港是一个拥有巨大前景的项目,可是回报的时间却是漫长的,我可以等待,公司的股东却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最大的效益。”
张扬道:“可能她也在观望吧。”
何歆颜道:“你怎么知道他正经做事了?”
费恩普道:“这里的地价可不便宜,而且这块地上有体育场,有体委,动迁就是个大问题,如果政府不点头,根本不可能。”
林佩和_图_书佩关上房门,闷闷不乐道:“讨厌,在车上为什么要给我摆那副面孔?”
范思琪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张先生,我现在还不想和南锡市府接触,希望你能够为我暂时保密。”
张扬笑道:“浪费可耻,多少莱都没动,我再让厨子给你弄个狗杞牛鞭汤,好好补一补。”
何歆颜气得伸手在张扬的屁股上就来了一巴掌,张扬失去平衡翻身坐在了地上,一把将何歆颜拉入自己的怀中,两人在草地上翻滚起来,最终何歆颜成功把张扬压在身下,卡住他的脖子:“我掐死你,掐死你!”
乔鹏举微笑道:“张扬,你和范思琪的关系看来不错,你和何长安也是交情匪浅,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把深水港的管理权抓在手中?”
龚奇伟久久看着张扬,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我会支持你!”
傅长征拎着两个大包进入办公室内,看了看这里的办公环境,比起丰泽那边好多了。
范思琪微笑道:“其实我在上次来南锡的时候,就看中了这一地块,如果把这里拿下来,开发商业广场,回报将是极其丰厚的。”
何歆颜道:“不是诅咒,是希望,最重要的是我和你在一起。”
何歆颜道:“我算看透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无论老小都是这样。”
费恩普来到她的身后,将皮衣为她披上。
张扬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咱们先不说了,那啥,今儿真是凑巧,我去机场送人,她刚好下飞机,就这么遇到了,我早就认识她,人家大老远来了我总得客气客气,随口说给她接风洗尘,没想到她就答应了。”
张扬跟他们都打了个招呼,他向范思琪道:“我听说你最近要来,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何歆颜道:“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用管他,不用管他,你就是不听。”
张扬遇到他们的时候,范思琪正和那女孩站在一起,一旁那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往车上搬行李。
张扬道:“长征啊,新机场那边怎么样了?”张扬对江城有着很深的感情,虽然来到了南锡,心中还是牵系着那边的事情。
梁成龙道:“目前还不知道范思琪的目的,也许她不准备继续投资深水港工程了呢。”
范思琪淡然道:“一个朋友!”
张扬笑道:“我让你早点过来嘛,平时抄抄写写的事情太多,没你在我身边,可真把我难为坏了。”
范思琪也笑了起来,她把身边的两人介绍给张扬,那名男子是星月集团驻上海办事处的费恩普,名字充满了洋味儿,女孩是范思琪的秘书林佩佩。
范思琪道:“你当我真想吃张扬那顿饭?我是想来看看这块地,明年南锡市的新体育中心就会建成,老体育场在事实上已经沦为鸡肋,我们拿下这块地搞商业广场,也是给南锡做出贡献。”
费恩普道:“利用深水港的投资做条件,也许南锡市府会同意把这块地让给我们。”
范思琪今次前来南锡是许嘉勇死后她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当初星月投资深水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许嘉勇的计划书,而那时的范思琪深受许嘉勇的要挟,她对整个投资计划并不是十分的清楚,这段时间中断投资,一是因为许嘉勇的突然死亡在星月集团内部引起了震动,二是她要重新了解一下深水港项目。这段时间让范思琪看清楚了几件事,深水港显然拥有着巨大的利益前景,还有,南锡市政府对星月集团极为倚重,既然如此,范思琪就要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的从这次投资中获取更大的利益。
张大官人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就纳了闷了,为啥我说实话的时候总m.hetushu•com是没人相信?”
范思琪在她脸上吻了一记:“佩佩,别吃干醋,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
张扬笑道:“我只是作为朋友为你接风洗尘,没其他意思。”
费恩普道:“小姐已经考虑好了?”
何歆颜却又摇了摇头道:“一个女人如果完全依赖男人,那么她会失去自我,我的母亲就是因为这样才发生了悲剧。我还年轻,我想趁着这年轻的时光,多做一点事,无论能做出怎样的成绩,毕竟我曾经努力过。”
傅长征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林佩佩有些不开心道:“我看没那么简单,你见到他笑得多开心啊。”
费恩普笑道:“其实没什么好看的,过去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这是南锡市的门脸工程,中国的官员最讲究面子,就算打肿脸,这个胖子也是必须要充下去的。现在南锡市的财政支出大头全都放在了深水港,短期内还是能撑下去的。”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目送范思琪上车,范思琪拉开车门却又回过头来:“你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张扬哈哈大笑,上前扶住傅长征的肩膀用力拍了拍,大声道:“你总算来了!”
傅长征道:“工程进展的很顺利,现在是李副市长亲自抓机场建设,不过一切还都是按照您过去的方案进行……”他停顿了一下道:“大家都替你挺委屈的。”
张大官人笑道:“谋杀亲夫了!”
傅长征道:“不是,张市长的能力有目共睹,肯定不会久居人下。”
张扬笑道:“范小姐从远路来,应该是我为你接风洗尘才对,这样吧,晚上我在体委招待所准备一桌饭,范小姐务必要光临。”
从费恩普的表现来弄,他对范思琪相当的恭敬。
费恩普道:“小姐的眼光果然超人一等,这块地应该是南锡市区的黄金地带了,南锡这两年到处都在搞建设,市中心范围内再也找不到比这里更适合开发的地方。”
张大官人笑道:“诅咒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目前我的工作重点就是筹备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预计一直要忙到明年十月了。”
晚上六点半,范思琪准时来到了体委招待所,这次随同她前来的只有费恩普。
费恩普笑道:“和中国人做生意,李光南更有经验。”
张大官人望着何歆颜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失落,丫头的未来不是我吗?
范思琪道:“我不但要这块地,还需要一个理想的价格,利用这块地来减少深水港投资的风险。”她裹紧了皮衣,望着体育场上空的灯火,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张扬道:“天地良心,我说的全都是实话,她答应接受我的邀请,同时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不要把她的行踪透露给别人,刚才她看我的眼神你们也见到了,她还以为是我把她来南锡的事情透露了出去呢。我他妈干得这是啥事儿,两边不是人。”
傅长征道:“沈书记去人大了,孙市长接替他担任市委书记,陈副市长接替孙市长的职位。”
张扬笑道:“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现在挺好,南锡明年召开省运会,市里把权力放给了我,我又准备大干一场了,长征,有没有信心跟我一起做好这件事?”
范思琪道:“这块地怎么样?”
何歆颜柔声道:“我知道你对我好,这样照顾他,全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可是我不想他麻烦你。”
张扬让徐宏宴准备了一些南锡的地方菜肴,包间内提前打好空调暖风。体委招待所虽然环境简陋了点,可毕竟是他自己的地盘,安排事情比较方便,也能满足范思琪不想声张的愿望。
范思琪道:“小费,深水港那边最近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