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4章 条件

陈浩嗯了一声,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她现在住在哪里?”
陈浩道:“范小姐打算为这块地付出多少钱?”
常委会上也分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以纪委书记李培源为首的几名常委认为不能纵容星月的这种行为,他们在深水港投资上做文章,其目的就是争取更多的利益,降低他们在南锡的投资风险。李培源的观点和张扬不谋而合:“如果我们今天答应了星月的要求,那么明天就会有更多的投资商来提条件,做任何事都要讲究诚信,他们违约在先,我们还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现在竟然又利用这件事做起了文章,我认为这种要求实在太过分,我们坚决不能答应。”
老庄拎着两只熏鸭站在一旁。
陈浩道:“范小姐还是应该先通知一声嘛,我可以为你们安排下榻的酒店。”
徐光然听完陈浩的汇报,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你是说范思琪已经来到了南锡?”
范思琪点了点头,和林佩佩举步走入陈浩的办公室。
张扬笑着叫了声陈市长。
张扬没想到老庄会找到他,老庄和朱老三是一起来的,老庄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了张扬,这才知道那天晚上救了他老婆的人是体委主任张扬,所以专门做了面锦旗,又专门做了两只熏鸭,特地登门道谢来了。
徐光然怒道:“如果是张扬撺掇她这么做,这小子置党性原则于何地?置国家的利益于何地?”
龚奇伟道:“以后你要注意一些,范思琪的身份很敏感,不要跟她走得太近。”
张扬道:“陈市长找我问点情况,我先走了!”
范思琪笑道:“能让市长大人惦记,我真的很荣幸。”心中却暗暗想道,你惦记的不是我,是我口袋里的钱。
张扬冷笑了一声举步走入陈浩的办公室内,刘贺这种角色就喜欢仗势欺人,不给他点眼色看看,他根本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徐光然道:“有没有说深水港的资金何时到位?”
张扬没接,也没打算接,笑着送老庄和朱老三出门。
林佩佩将早已准备好的图纸放在了桌面上,范思琪指点着图纸道:“这片区域建筑都十分的老旧,而且随着贵市新体育中心的建成,老体育场会被废弃,如果用作商业开发,可以让这块地的价值得以提升。”
刘贺愣了,这厮什么态度啊。可市长大人交给他的任务,他必须得完成,刘贺只能再拨了一个电话。
范思琪道:“陈市长,我虽然是星月的董事长,可是每一次的投资,都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是要经过董事会来集体决议的。”
张扬道:“她当是买大白莱吗?五千万?体委的那个院子都不止这个数!”
范思琪道:“老体育场地块,我把图纸带来了。”
张扬道:“太招摇了,那啥,还是挂会议室吧。”
张扬来到门口的时候遇到了范思琪和林佩佩,范思琪看到张扬不禁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容,张扬明白她在笑什么,她肯定以为自己把她的行藏通报给了陈浩。张扬对此也不想解释,反正解释不清,人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张扬笑着朝范思琪点了点头道:“来找陈市长啊!”
十五分钟后,龚奇伟就来到了体委,张扬看到他的车驶入院子,慌忙迎下楼来,笑道:“龚市长,我泡好了茶,您上去尝尝。”
市长夏伯达道:“可星月提出的条件实在太过分了,什么从未来的利益回报中扣除?说穿了就是一分钱都不给,他们想白白得到这块地。”
范思琪微笑道:“不必麻烦了,贵方的热情我早已体会过,这次我前来主要的目的还是商务。”
http://m.hetushu•com浩道:“范小姐,在我们的合同中没有这个条件。”
陈浩道:“如果他们不开发,就任由这块地原封不动的放在这里,我想问各位常委,这块土地能够创造什么价值?我承认他们的要求有些不合理,可是我们要有长远的眼光,当务之急我们是要把深水港建起来,保障深水港的投资,而星月,恰恰能够提供给我们这笔资金,他们想要这块地,我们一样可以提各件,我们可以增加他们二期资金的投入额度,同志们,深水港才是我们南锡未来事业的重中之重啊!”
徐光然道:“深水港和张扬没什么关系,他对深水港的事情也不清楚,按理不会。”他对陈浩的猜测有些不耐烦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
“我是陈浩!”陈浩逼不得已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陈浩道:“这件事有些蹊跷,范思琪来到南锡之后第一个找的就是张扬,究竟是什么促使她这么做?希望不是共同的利益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陈浩道:“看她的意思是想把两件事统一起来。”
张大官人自有他的解释,笑眯眯道:“我哪能一个人独占荣誉呢,大家分享,大家分享嘛!”
张扬道:“就闲聊天!”
徐光然道:“也许她认为我们现在财政紧张,急需她的投入,自以为占据了主动权,也许她想先通过张扬了解什么。”
陈浩最关心的就是深水港问题,就算范思琪不提,他也要提这件事,陈浩道:“根据我们和贵方签署的合约,深水港的二期投资现在应该入账了。”
范思琪叹了口气道:“可是在公司的内部方面反对的声音还是不小。”
半个小时后,张扬出现在陈浩的办公室外,首先遇到的是秘书刘贺,刘贺忍不住说起了风凉话:“张主任,你的电话真难打啊!”
这边送走了他们两位,手机又开始响了,张扬接通电话,懒洋洋道:“谁啊!”
听到这句话,张扬有些愣了?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他们谈,这件事跟他们有关系吗?”
陈浩将最近的一些情况向徐光然单独进行了汇报,他是个守规矩的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向徐光然汇报,这也是徐光然欣赏他的地方,任何领导都喜欢听话的下属,徐光然也不例外。
张扬怒道:“我就是偶然遇到了她,跟她吃了顿饭而已,现在好了,她以为我把她来南锡的消息捅给市里,市里觉着我是个内奸,勾结她挖社会主义墙角,我两面不是人啊。”
虽然他没有表明身份,可敢这么称呼张扬,等于表明了他的身份。
张扬听出来是陈浩的声音,却仍然装模作样道:“谁啊?”
资金问题已经成为陈浩的困扰,常凌空留给他一个巨大的难题,权力越大所背负的责任越大,他也知道自己担任常务副市长,有很多人并不服气,他急于在短期内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显然最好的途径就是尽快解决深水港的资金问题,这件事拖得越久,对他就越没有好处,不但周围人会质疑他的执政能力,甚至连市委书记徐光然也渐渐失去了对他的耐性,陈浩已经产生了危机感。
陈浩大喜过望:“真的?太好了!”
陈浩道:“范小姐是我们南锡深水港建设的亲密合作伙伴,我们双方合作的一直都很愉快。”
陈浩道:“范思琪是应我的邀请来南锡的,她为什么来了之后连招呼都不打?而是先去见了张扬呢?”
张扬佯装慌张道:“陈市长啊,不好意思,我刚没听出来。”
张扬感到有些奇怪,究竟和图书是什么事能让龚奇伟在这个时间还赶过来?不过,他从龚奇伟的声音中听出应该是发生了事情。
宣传部长梁松道:“老体育场那一片地区的价格,估算一下也就是五千万到一亿之间,星月给出的价格不高,但也不是太不合理,我倒觉着把地给他们没什么,毕竟土地他们带不走,想要搞商业,他们就必须要往这块地上投入,如果真能把这块地的商业搞活,最终获利的还是我们。”
市委书记徐光然对此也十分的清楚,他虽然知道陈浩能力有限,可放眼南锡,目前并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可以顶替他。
老庄道:“那……张主任,只要您想吃鸭子了,给我一个电话,我马上给你送来。”
张扬笑了起来:“老庄,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龚奇伟看张扬的表情并不像作伪,难道市里真的误会了他,他和范思琪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关系。
陈浩听范思琪这样说,顿时吃了一颗定心丸,内心安稳了许多,可他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范思琪这句话中的奥妙,她没说不投资,可也没说二期资金什么时候到账,虽然态度很好,表示要承担损失,可南锡方面耽误不起啊。
电话一打就通,陈浩道:“小张吗?”
陈浩道:“徐书记,深水港工程就快没米下锅了。”
一帮党组成员听到张扬救了人,都纷纷赞扬,认为这种精神值得学习。
张扬马上就明白了:“龚市长,该不是有些人把这笔帐算在我头上吧?认为我勾结范思琪,损害国家利益?”
一旁朱老三道:“我们看电视,新闻上有您,所以就找到这里来了。”
陈浩内心一沉,果然有条件,他低声道:“不知你们看中的是哪块地?”
徐光然道:“这件事还是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吧。”
陈浩皱了皱眉头,他和张扬之间也没什么矛盾,论级别自己可要比他高出许多,怎么表现的那么没礼貌?带着不解,陈浩亲自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张扬笑道:“是啊,这么大一片地方,不能让它闲置下去,市里有没有考虑把这块地开发作为商用?”
刘贺带着怒气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张主任……”
老庄把熏鸭递给朱老三,上前一大步,双手紧紧握住张扬的手,激动道:“张主任,谢谢你了,谢谢你救了我家那口子。”
龚奇伟道:“那好,你在办公室等我!”
张扬道:“她给多少钱?”
陈浩道:“商量的结果怎样?”
顶头上司传召,张扬当然有时间,就算没时间也得挤出时间来,更何况他原本就没什么事,张扬道:“龚市长,我晚上没安排什么事情,本来准备着去工地看看呢。
陈浩道:“现在常市长因为工作需要已经前往岚山,目前市里把深水港的工程交给我来负责,我会尽最大努力做好这个工作。范小姐有什么意见,也不要有顾虑,只管向我提出来。”
陈浩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她丈夫许嘉勇的死多少和张扬有些关系,按理说应该是仇家才对。”
张扬越想越气,他大声道:“体育场体委这一片,谁说了都不算,谁敢把我管辖范围内的土地割了,我就跟他没完!”
临下班的时候,张扬接到了副市长龚奇伟的电话,龚奇伟的语气很严肃:“张扬,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陈浩道:“这小子那么滑头,未必肯说实话。”他对张扬一直都有成见。
龚奇伟道:“打算从深水港的未来利益总扣除,初步价格是五千万人民币。”
张扬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你谁啊?”
范思琪道:“综合考虑了南锡http://m.hetushu.com其他地块的价格,我们愿意为这块地付出五千万元人民币,因为我们的资金要投入深水港工程,所以,我希望这块地可以使用延期支付或者在深水港工程完工后,从我们应得的利益中扣除的方式,陈市长意下如何?”
陈浩点了点头:“去吧!”
陈浩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我听说她昨天就来了,还和张扬一起吃了饭。”
徐光然笑了起来:“有隐瞒的必要吗?”他发现陈浩总是喜欢把脑子用在不该用的地方。
陈浩对张扬的话将信将疑,他笑道:“她有没有谈起深水港的事情啊?”
范思琪微笑道:“陈市长是个爽快人,那好,我们就谈谈深水港的同题。”
张扬笑道:“过去我在江城的时候和她有过一些接触,算是普通朋友吧。”
说到电话,他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却是常务副市长陈浩的秘书刘贺打来的,刘贺道:“张主任,陈市长让你马上来他办公室一趟。”语气透着一股发号施令的味道。
他们来到的时候,张扬刚刚开完党组会,从小会议室里出来,看到朱老三和老庄站在那里,朱老三展开那面锦旗,上面绣着……奋不顾身,舍己救人!
张扬喝了口茶道:“陈市长找我有什么事?”
陈浩热情的邀请他坐下,又让刘贺去泡茶。至于今天刘贺打电话不接的事情,陈浩并没有提,他觉着这种小事提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秘书啊!级别不低啊,科级了吧?”
龚奇伟在北侧的球门处停下脚步,环视这座陈旧的体育场道:“等明年新体育中心建成之后,这里就会闲置下来了。”
陈浩心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龚奇伟虽然没说,可他的表情已经承认了。
陈浩道:“我也纳闷,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老体育场地块,难道这件事和张扬有关?”
张大官人听着他的语气就有些不爽,真是搞不懂,很多当领导的都能做到平易近人,可这帮当秘书却架子摆得比天大,真不知道他们牛逼什么,狗仗人势这句话果然很有道理。张扬一句话都没说,蓬!地一声挂上了电话。
龚奇伟也相信张扬是无辜的,他叹了口气道:“现在星月在投资的事情上做文章,把这片地和投资深水港挂钩,看情形,市里不把这块地划给他们,恐怕当初答应的投资还会拖延下去。
陈浩微笑道:“我很欣赏范小姐这种直截了当的工作方式。”
范思琪道:“此前一直都是常副市长负责深水港的事情,我和他接触比较多一些。”
张扬道:“龚市长,您今天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扬道:“这种事情还用得上讨论,政府和人一样,都得要脸面,在金钱面前低头,那是共产党员的作风吗?今天星月敢借着这件事要挟我们要地,明天别的投资商也会跟着提各件,南锡就这么大点,干脆,全分给人家得了。”
夏伯达道:“他们就是要在深水港投资上做文章,要挟我们把土地无偿出让给他们。”
张扬跟着龚奇伟来到体育场,体育场和体委毗邻,从小门就能走过去,两人踩着夕阳的余晖,沿着体育场的跑道慢慢走着,张扬不知道奇伟前来的目的,不过他方该不是来这里散步的。
范思琪微笑道:“那,我等您的消息!”
张大官人火了:“像这种不按规矩不按合同办事的奸商,干脆赶出去,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我就纳闷了,深水港工程,想投资的人应该踏平门槛才对,本来应该别人求咱们的事情,怎么倒过来了?”
陈浩苦笑道:“和图书可不是嘛,我觉着这件事明摆着是想占我们的便宜,所以不敢做主,特地请示您。”
所有党组成员看到眼前情景都有些迷糊,过了一会儿才搞清,敢情是张主任救人了,而且救了人不留名。
龚奇伟对张扬的这番话深表赞同,对深水港的现状他深表不解,正是市里的政策出了问题,才会让这些外弃自视甚高,才会在已经签署合同之后,又提出附加各件,龚奇伟道:“市里正在开常委会,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怎样。”
范思琪道:“我们二期投资款可以在一周内到位。”
龚奇伟又道:“你和星月方面谈过这件事?”
范思琪道:“想不到你赶在了我前头。”
陈浩道:“张扬不会出卖咱们南锡的利益?”这会儿他玩起了阴谋论。
徐光然道:“这种事很难说,对了,为什么不直接找张扬去问问?”
陈浩正在审批文件,看到张扬来了,停下手头的工作,笑道:“小张来了!”陈浩个人能力虽然有限,可胸襟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走到现在的位置。
龚奇伟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你有这个打算?”
龚奇伟摇了摇头,心说做决定的不是我。
徐光然心中一怔,又是张扬!这小子真是无处不在啊,新体育中心的事情已经让他折腾的天翻地覆,这次该不会又想在深水港的事情上插一杠子吧?徐光然低声道:“她和张扬的关系很好吗?”
陈浩道:“范小姐,深水港的建设不可以耽搁啊,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贵方的资金何时能够到位?”
范思琪笑了笑,和林佩佩一起在沙发上:“陈市长,其实我们昨天就到了,因为感觉有些累了,所以就没有及时和您联系。”
李培源道:“土地带不走,可是这块土地获得的利益他们可以带走,土地到底值多少钱我不知道,他们给五千万是不是合理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们现在一分钱都不会给。”
陈浩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必须要提请常委们讨论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
陈浩道:“是这样的,我听说你和新加坡星月集团董事长范思琪的关系不错,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啊?”陈浩的问话还是很高明的,他没有直接说范思琪来到南锡了,而是旁敲侧击从张扬和范思琪的关系问起。
刘贺愣了一下:“我……我是陈市长的秘书!”
星月集团董事长范思琪来到南锡的消息悄然散播了开来,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陈浩感到颇为费解,她来到之后并没有和市府联系,甚至没有主动接触过他这个深水港工程的负责人,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陈浩有些沉不住气了,深水港工程不但关系到南锡的未来发展,也关系到他的仕途,最近一段时间,巨大的压力让他寝食难安,比起他的前任常凌空,陈浩在各方面的能力逊色不少。
陈浩道:“深水港的事情不是就定下来了吗?”
张扬正想说话呢,刘贺从外面走了进来:“陈市长,星月集团的范思琪小姐来了!”
陈浩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心里总是有些不高兴:“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马上来!”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他身份摆在这里,有发号施令的资格。
常务副市长陈浩道:“我也认为星月提出的要求有些过份,可是,我们也要看清深水港现在面临的困难,我们的财政捉襟见肘,必须需要大量资金的注入,更何况星月集团出资来开发体育场地块并不是什么坏事,就算他们不开发这里,早晚还会有别人开发。”
张扬道:“昨天我在机场偶然遇m.hetushu.com到了她,所以请她吃了顿饭。”
龚奇伟脸色并不好看,他摇了摇头道:“不用,你跟我去体育场看看。”
张扬知道老庄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谢意,如果自己拒绝,反而不好,他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只要我想吃熏鸭了,我就给你电话。”
一句话把刘贺说得满脸通红,人家这是寒碜他呢。
陈浩道:“我听说昨天范思琪去你们体委了?”
张扬把老庄和朱老三请到自己办公室内坐了,老庄不会说话,反反复复都是感谢的话。朱老三道:“张主任,老庄这次过来是想请您吃顿饭,这个周末您要是有空,去我的砂锅居吃饭。”
范思琪正是算准了南锡方面耽误不起,不同的社会制度决定了他们处理问题所采取的方法不同。
范思琪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我也在极力说服董事们,之所以耽搁了这么久才过来,是想统一意见。”
范思琪道:“陈市长,星月会兑现我们的投资,不过最近公司的董事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才有所拖延,你放心,我们会按照合同办事,因为拖延而给贵方造成的损失,我们会全部负责。”她的态度显得很诚恳。
范思琪道:“不过董事们提出要在南锡拿下一块地进行商业开发。”
徐光然听陈浩汇报完这件事,他皱了皱眉头道:“延期支付?或者从他们未来的所得利益中扣除?这个范思琪打得如意算盘啊,一分钱不出就想把这块地给弄走?空手套白狼啊!”
张扬站起身来,搞了半天陈浩就是为了这事儿,真是多此一举,明明可以在电话中说情的事情,非得把自己折腾一趟,他心中颇有微词,可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显出不悦,微笑道:“陈市长,你忙,我先走了。”
张扬笑道:“不用,你们的心意我领了,饭就不吃了,最近我工作比较忙,也抽不出时间。”
范思琪道:“合同我们会执行,这块地我们也很看好,两者并不矛盾,如果市里可以将这块地特批给我们,我想星月的后续投资再也不会遇到任何的问题。”
刘贺火了,秘书往往都是很有能量的,你要是得罪了他们,他们会找主人告状,刘贺也未能免俗,他把张扬拒接电话的事情告诉了陈浩。
张扬皱了皱眉头,想不到这件事传得这么快?看来天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友快就传到了陈浩的耳朵里,陈浩紧张这件事也可以理解,毕竟深水港工程由他负责,范思琪是深水港工程的主要投资方,她来到南锡始终没有和陈浩接触过,看来陈浩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陈浩道:“深水港工程拥有着长期的效益,一旦完成,回报必然极其丰厚。当初星月也是看好了深水港的未来,所以才决定投资的。”
张大官人原没把救人当成一回事儿,自己刚巧在那里,总不能见死不救,他也觉着那锦旗太招眼,叫来傅长征,让他把锦旗和熏鸭都收下,傅长征笑道:“我把锦旗挂您办公室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有,她没提这件事,而且她还要求我对她的行程保密。”在这件事情上张扬没必要骗他。
龚奇伟道:“星月董事长范思琪向市里提出,星月要开发老体育场地块。”
陈浩笑眯眯道:“都说什么了?”
一帮党组成员听着,挂他办公室叫招摇,挂会议室难道叫低调了?摆明了是显摆啊。
陈浩满面笑容的将范思琪她们迎了进去,他很礼貌的和范思琪握了握手道:“范小姐,这些天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呢。”
张扬又给挂了。
徐光然有些生气道:“要挟我们?为什么当初不提,现在又增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