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6章 心境

时维笑道:“你少贫了,赶快把东西搬进去。”
乔梦媛笑道:“谈不拢也不能这么说人家,你多积点口德。”
张扬笑道:“都是自己人客气啥!”
两人走出了电影院,一阵冷风吹来,乔梦媛不禁打了个冷颤,张扬想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乔梦媛摇了摇头道:“不用,影院里热,出来不太适应。”
“可我答应了时维。”
张扬道:“乔书记,我认为星月的做法不能姑息,让他们投资深水港是给他们发财的机会,他们现在居然以此作为要挟,还想索取更大的利益,这简直太过分了。”
张扬道:“明天一早,我去东江!”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和朋友约好了。”事情说完了自然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张扬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本来以为这件事能够引起乔书记的勃然大怒,可没想到乔振梁听完这件事之后出奇的平静,张扬事后总结了一下,在他看来南锡体育场地块出让事件是天大的事情,可在乔振梁看来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人家掌管的是整个平海,南锡只是平海的一部分,而体育场又是南锡的一小部分,想让省委书记关注这件小事,很难,人家操心的事情多着呢,看来这件事只能等龚奇伟那边继续加深乔书记的印象了。
张扬笑道:“你说你的,我吃我的。”
张扬向厨房的方向看了看,然后道:“工作上的事情,确切的说,还是体育场那块地的事情。”
时维点了点头道:“小郭约我去看电影。”
张扬道:“一说这事我就来气,我费了那么大精力,好不容易才把关芷晴说动,人家愿意分文不收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可我们南锡那帮领导人,非得说人家是美国人,要考虑到政治影响,要考虑到老百姓的感情,让我多找几个金牌运动员当形象大使。”
张扬道:“不过,得先做通乔书记的工作,只有他才能改变南锡市领导的决定。”
乔梦媛忍不住笑了:“一听就是假话。”
不等乔梦媛介绍,郭志江已经伸出手去,主动和张扬握了握手道:“你是张扬吧,我听说你很久了。”
张扬道:“我没啥目的,就是想保护国家财产不受侵犯。”
张扬道:“乔书记呢?”
张扬心说只要你关注这件事我的目的就达到了,等龚奇伟找到你,再反映一下,你肯定会重视。
张扬道:“对,什么事都有个过程。”
张扬道:“没办法啊,谁让我见到您格外亲,心里有了委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您啊!”
张大官人一双眼睛叽里咕噜转了一圈:“那啥……”
乔梦媛道:“公是公私是私,我爸工作上的事情,我没有发言权。”
张扬在乔振梁身边坐下了,将南锡最近发生的这件事简单说了一遍。
张扬道:“脑子被驴踢了呗。”
张扬道:“论职位你是我领导,论年龄你是我老大哥,怎么能让你给我倒酒呢?”
龚奇伟道:“关于那块地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市里已经定下来了,那块地准备出让给星月集团。”
郭志江道:“我觉着张扬说得对。”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咱们先出去等时维他们吧。”
乔梦媛道:“什么事都有个过程。”
乔梦媛道:“听说你在南锡搞得不错,连冰公主关芷晴都被你请去当形象代言人了。”
张扬道:“真话是我打着找他的旗号来见你。”
郭志江事先买了三张票,可现在多了个张扬,只能再买票,现在再买当然没有一起的座位了,张扬抢着去买了票,买到了两张楼上,让郭志强把其中一张票就地给卖了,这样和_图_书一来他们四个看来不得不分开了。
乔振梁笑道:“他什么时候那么关心过家里?转性了?”说完乔振梁转身回去了。
乔梦媛还没吐口答应呢,看到一辆军用吉普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了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年轻军官,他见到乔梦媛笑了笑,礼貌的叫了声梦媛姐。
电影正式开演了,惊险的场面接二连三,很快就把张扬的注意力吸引住了,张大官人还是喜欢看这种火爆场面的,看到惊险之处,这厮有意识的伸出手去,在黑暗中握住了乔梦媛的纤手,他眼睛盯着银幕,可仍然清晰地感觉到乔梦媛的手挣扎了一下,张大官人鼓足勇气,今儿豁出去了,我就是不放手,你爱咋地咋地。
时维道:“你认识他才多久,别搞个人崇拜啊!”
电影在又一次大场面爆炸中结束,乔梦媛似乎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道:“好长,困了。”她并没有提张扬在黑暗中握她手的事情,越是如此张大官人越是觉着尴尬,他就像是偷东西被抓住一般,咳嗽了一声道:“我送你回去。”
时维没说话,乔梦媛道:“这个忙我来帮吧,我跟她说一声应该没问题的。”
乔振梁听完不禁皱起了眉头:“你是说南锡要把这块地白白送给星月集团?”
张扬和乔梦媛来到楼上坐了,乔梦媛向楼下看了看,看到郭志江和时维已经并肩坐了,张扬笑道:“我怎么看他们俩都不像谈恋爱的。”
张扬道:“你认识许怡?”
乔梦媛点了点头,然后又笑了起来:“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看枪战片。”
郭志江道:“郭志强是我堂哥!”
时维道:“这还不容易。”
当着郭志江的面,张扬没有和她打嘴仗的准备,他笑了笑道:“营养还是均衡为主,千万不能偏食。”
张扬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张扬笑道:“我不认识你啊,你怎么会听说过我?”心中暗想,我现在名气这么大?还是时维那没心没肺的丫头把我过去的事情给兜了出去,想想自己当初救她的事情,张扬心里一阵发毛,该不会什么事都说吧。
一段时间没来,甲鱼王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幸好郭志江来之前就已经预定好了位子,张扬今天还算收敛,俏皮话也不多,他观察着郭志江,感觉这个人稍嫌稚嫩,社会经验有所欠缺,其实郭志江比他还大三岁,可和张大官人这种重生过一次的老妖比起来,道行差的不是一般的远。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我说真话的时候一准没人相信。”
乔梦媛的心境并没有被张扬扰乱,可张扬自己却有些乱了,他发现自己没变,变的是乔梦媛,她的心境最近修炼的宛如平湖秋月,甚至连自己都不能让她兴起任何的波澜,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张大官人在黑暗中仔细体察着乔梦媛的变化,让他意外的是,乔梦媛在短暂的慌乱之后,马上恢复了冷静,她似乎并没有因为张扬的举动而受到任何的影响,仍然看得很投入。张大官人不久之后就产生了一种挫败感,他放松了乔梦媛的手,乔梦媛在黑暗中悄悄将手抽离。
张扬感叹道:“到底是老革命,时刻不忘关心国家大事。”
龚奇伟一言不发,端起面前的酒杯,仰首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他望着张扬一字一句道:“我跟你一起去。”
乔梦媛挣扎了几次,发现无法从张扬的大手中逃脱出来,终于还是放弃了努力,纤手任由他握着。
张扬低声道:“我想去省里。”
乔振梁道:“留下来吃饭吧。”
乔梦媛一看就http://www.hetushu.com知道张扬打起了如意算盘,心说时维又多嘴了。张扬这个人是个机会主义者,遇到机会他不会轻易放过。
省委书记乔振梁的日程安排的很满,即便是龚奇伟去的很早,他当天也没有和乔振梁见面的机会,南锡只是平海的一部分,省委书记关注的不仅仅是这一块地方,所以龚奇伟必须按照排期等待,他要在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能见到乔书记。这次龚奇伟轻车简行,连秘书和司机都不知道他前来东江的事情,他不想消息提前泄露出去。
乔振梁道:“南锡离东江这么近,鹏举为什么自己不送东西过来?”
乔振梁道:“这件事我会让人调查一下,对了,为什么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向我反映这件事?难道南锡市领导层全都认同出让土地?他们的意见就这么一致?”
果然不出乔梦媛所料,张扬道:“时维,你帮我联系一下许怡,看看她愿意给省运会当代言不。”
郭志江没说话,用公筷夹了块裙边放在时维碗里,时维美眸一翻:“我想吃自己不会夹吗?最讨厌吃这东西。”她挑出来想给郭志江扔回去,可看到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于是转了念头,把那块裙边塞到了张扬碗里:“给你吧,眼看着口水都快流到桌子上了。”
张扬离开的时候,在门口遇到时维,他笑道:“晚上一起出去HAPPY!”张大官人的英文发音太不标准,单词从他嘴里出来就成了哈皮。
张扬大喜过望,端起酒杯道:“那我先谢谢乔总了。”
郭志江道:“都上我的车吧!今晚我负责当司机。”
乔振梁道:“没那么严重吧,星月是南锡深水港的主要投资商,他们在深水港投资上做文章,逼迫南锡将体育场地集低价转让给他们,是不是啊?”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晚上和时维一起去看电影。”
张扬道:“可不是嘛,这跟晚清那会儿割地有什么分别,简直是丧权辱国!”张大官人义愤填膺,不免又添油加醋了几分。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借着省运会推动全民身体素质的发展,既然办就一定要办好,要掀起在平海省内全民健身的热潮。”
乔振梁不禁莞尔,他呵呵笑道:“你小子对上级领导就没有一丁点儿尊重,这可不行。”
张扬咧开嘴呵呵笑了一声,看到乔梦媛的吉普车驶了过来。乔梦媛和母亲孟传美一起回来了,见到张扬,孟传美打了个招呼,也没停留就走进去了,这并不是因为她高傲,而是因为诵经念佛的人就是这样,为人处世稍嫌淡漠,对谁都是一样。
和龚奇伟相比,张扬幸运的多,他不用去省委找乔书记,张大官人擅长曲线救国,在这件事上,乔鹏举和他有着共同的利益,乔鹏举虽然不方便出面,可是帮他创造点便利条件还是很容易的,当天晚上,张扬就拎着南锡的土特产来到了乔书记的家里。
龚奇伟道:“我也会去,我说过,只要是符合国家的利益,我都会支持你!”
时维眼睛翻了翻:“我晚上没时间。”
时维道:“现在运动员都这么敢要钱啊,十万块,就算电影明星也没这价啊!”
张大官人见到这厮的模样,不由得想起郭志强那个花痴来,看来他们老郭家的子弟多半都是这个样子,见到漂亮女孩走不动路。
乔振梁笑道:“我没那么认为,不过我也不能听你的一面之词,总之这件事我会让人好好调查一下。”
张扬觉着乔振梁这句话有些一语双关,他笑了笑道:“乔书记放心,我力求把这届运动会办成平海历史上http://www.hetushu.com最成功的一次。”
时维道:“别说关芷晴了,就是许怡也比她知名度高出无数倍,人家才是货真价实的世界冠军,奥运冠军。”
时维道:“刚到家,正看报纸呢。”
张扬道:“都什么时代了,我要的是影响力,谁还管什么籍贯,她要是来了,不得撇开董丽娜十条街。”
龚奇伟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
张扬把东西给拿进去,其中有乔鹏举买的,也有他买的,送东西只是一个借口,见乔书记才是真正的目的。
张扬道:“他忙啊,最近不是投资新体育中心项目吗?我们提出大干二百天的口号,要在二百天内高质量的完成南锡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迎接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
张扬当然不会跟她一般计较,只当没有听到她骂自己,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往下搬,有些诧异道:“你表姐呢?”
时维笑道:“还是别了,我怕你见到他嫉妒,人家比你帅比你有风度。”
乔梦媛道:“最近常看佛经,看着看着,忽然生出了吃素的念头,很自然的坚持了下来,现在感觉吃素对身体很好。很多营养学家也提倡吃素,还说可以养颜美容呢。”
乔梦媛道:“我哥想拿下那块地。”
乔梦媛道:“真话。”
乔振梁刚刚下班,正在客厅看报纸呢,听说张扬来了,他放下报纸走了出来,看到张扬大包袱小行李的往里搬,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你小子搞什么?闹这么大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给我送礼是不是?”
乔梦媛道:“《生死时速》,听说不错。”
张扬道:“人家看电影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想当电灯泡啊!”
张扬道:“龚市长,我还记得当初您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只要是有利于南锡发展的你都会支持我。”
张扬道:“我也不喜欢看外国片,总觉着没代入感。”这厮说话明显有些前后矛盾。
张扬道:“哦,你最近挺忙啊。”
乔梦媛笑道:“你也知道了?”
张扬道:“跟乔书记一起吃饭,太压抑,我害怕消化不良。”
张扬道:“我是一个年轻干部,我的思想境界不能和领导们相比,我的政治素养也无法和各位前辈相提并论,我不知道什么深谋远虑,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东西,我知道体育场这块地价值远不止五千万,也知道星月所谓的付款方式根本就是一纸空文,他们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想不花一文拿走属于国家的土地,为了深水港就可以做出这种牺牲吗?我觉着不妥,改革开放不是利益交换,而是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共同发展,星月的作为是减轻自身风险,将这种风险加诸于我们的身上,这绝对是不公平的,我们不应该答应。我知道这件事常委们都通过了,我只是一个体委主任,本来轮不到我说三道四,可是我不说就没人会说,我不说这件事就已经成为定局,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国家的利益就这么受到损害,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要挟我们的政府而无动于衷,你说我自不量力也罢,说我不知深浅也罢,我必须要站出来,我要尽一切努力阻止这件事。”
乔振梁笑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乔振梁笑道:“运动会可不要搞成一场政治运动啊。”
乔梦媛道:“那要看她和谁相比,和你相比她就是明星,可是和关芷晴相比她算不上。”
张扬把东西搬到院子里,向时维道:“你自己规整吧,我巴结乔书记去。”
张扬笑道:“搞了半天都是熟人啊!”
龚奇伟内心一震,其实他也想过,市里已经做出的和图书决定,想要改变,只能通过省里,可是谁把这件事捅上去,谁就会成为南锡市常委的众矢之的,龚奇伟低声道:“你考虑清楚了,这件事是在常委会上通过的。”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就你那熊样,我会想你?我哥说给我带东西了,我是来接东西的,你又不是东西!”
张扬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起身向乔振梁告辞。
张扬笑道:“想我了?这么激动地迎出来!”
张扬笑眯眯来到客厅,看到乔振梁又专注的看起了报纸,凑到他身边,看了一眼,乔振梁正在看江城企业改革的新闻呢,感觉到张扬来到自己身后,他放下报纸道:“你跑过来不是只为了帮忙送东西吧?”
郭志江原本也想和时维一起单独坐,他对张扬的安排表示满意。
张扬道:“跟她那个什么小郭?”
张扬真正关注的是乔梦媛,他发现了一件事,乔梦媛开始吃素了,张扬道:“这么好吃点甲鱼捞饭你不吃?”
乔梦媛道:“我哥给我打电话了,说起你来东江的目的。”
郭志江道:“晚上一起吃饭吧,我约了时维和梦媛姐。”
乔梦媛道:“我哥也给我这样的建议,下周我去看比赛,顺便看看这块地,如果真的有投资价值,我会考虑。”
时维道:“人家都是胡说八道,就你说的是真的?你这人真是自大啊!”
龚奇伟道:“行,那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
乔梦媛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笑了。
乔振梁道:“坐,别跟我油腔滑调的,有什么直接说。”
张扬道:“乔书记英明啊!我送东西是顺路,主要目的是向您反映点情况。”
张扬嗤之以鼻道:“那帮营养学家全都是胡说八道,根本不能相信。”
时维耸了耸鼻子,一脸的不屑。
张扬望着这军官心说你叫的倒是热乎,梦媛姐也是你叫的?乔梦媛笑着向张扬道:“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小郭,他叫郭志江是平海军区军需处的。”
时维道:“跟我舅妈一起念佛去了应该快回来了。”
这些东西是乔鹏举让他给捎来的,张扬的皮卡车刚刚出现在乔振梁家门口,时维就蹦蹦跳跳的迎了出来。
时维道:“人家又不是平海人,你联系她干什么?”
乔梦媛来到张扬面前笑了笑道:“来找我爸?”
乔振梁呵呵大笑起来。
张扬笑道:“乔书记,这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我买的,鹏举知道我来东江,所以让我给你们捎点东西过来,我是顺路帮忙。”
“我陪你,今晚我也不回南锡,一个人蛮无聊的。”
龚奇伟当然记得,他说过这句话没几天,他开始意识到张扬今天肯定是有备而来,这小子不知又琢磨什么事情了,龚奇伟道:“我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
张扬知道她不想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他笑道:“电影还不错啊。”有点没话找话的意思。
乔振梁道:“你都能看明白的事情,徐光然那帮人会看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是我们吃亏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要答应呢?”
虽然张扬并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可是龚奇伟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开弓没有回头箭,龚奇伟知道,自己一旦站出来就意味着要成为南锡领导层的公敌,在别人的眼中他必将成为一个异类,可是龚奇伟也明白这次的决定同样也蕴藏着一丝机会,一丝绝地反击的机会,如果能够力挽狂澜,改变常委们的这个决定,他很可能得到省领导的关注,他陷入低潮的仕途也许会有所改观。更重要的是,他是在维护国家的利盏,这件事他不做,总要有人去做,他是张扬的领导,张扬已经站出来了,他还m.hetushu.com有什么理由躲在后面。
张扬点了点头。
郭志江不善言谈,他多半时间都在旁听,好不容易等他们吃完了饭,他起身结了帐,提议一起去大世界电影院看电影。
张扬道:“南锡体育本来就不怎么样,走出去的世界冠军一把手就能数过来,他们让我去请董丽娜,可人家眼眶子太高,一张口就是十万块,我现在搞省运会的资金都捉襟见肘,哪有十万块给她,就算有我也不能给她,你说她配吗?一共就拿了个单项跳马冠军,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
张扬道:“龚市长,我再次申明我的态度,我不同意将体育场地块转让给星月集团。”
乔振梁笑道:“你是赖上我了,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乔书记,你不会认为我在掇弄是非吧?”
两人喝了一杯酒,龚奇伟缓缓落下酒杯道:“张扬啊,你刚才电话中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啊?”
时维点了点头道:“认识,我们还是好朋友呢。”
张扬道:“您跑第一棒啊,最关键的就是第一棒,您第一棒要是跑不好,怎么往下传啊。”
乔梦媛笑道:“千万别让我爸听到,不然他饶不了你!”
张扬道:“那是你见得少,现在明星代言费几十万上百万的多了,我倒不是心疼钱,可既然花钱就要花得有价值,可董丽娜算明星吗?”
乔梦媛道:“不在我家吃饭啊?”
张大官人厚着脸皮道:“要不你捎上我,一个灯泡和两个灯泡没分别,我顺便帮忙长长眼,看看那个小郭能够配上时维不?”
见到时维,郭志江一脸的柔情蜜意。
张扬道:“龚市长我想问你一句话,你觉着这件事公平吗?”
龚奇伟点了点头,他知道张扬的态度。
张扬道:“晚上有没有空?”
郭志江道:“我听说有家甲鱼王不错,咱们去吃甲鱼捞饭吧。”郭志江毕竟是部队的,他平时社会交往并不多,对饮食方面知道的事情也不多,这一点和交友广泛,吃遍八方的张扬根本无法相比。
张扬道:“谁拿下那块地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公平。”他向乔梦媛建议道:“你有开发南林寺广场的经验,不如你考虑一下,体育场地块真的很不错。”
张扬道:“能否成功关键还在乔书记。”
张扬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儿,难怪郭志江对自己如此熟悉,郭志强是张扬的老哥们,这厮毕业之后去了广州军区,目的是方便和他在香港的女友徐美妮勾搭,张扬也有一阵子没见过他了,过去就听说过他在东江有亲戚,而且他叔叔好像还是平海军分区的一个大干部。
时维道:“去哪儿吃饭?”
张扬和龚奇伟都去了东江,可是两人并没有同路,事实上龚奇伟所顶的压力要比张扬大得多,他在明,张扬在暗,张扬不想暴露于人前,而龚奇伟却要直面省领导,他要承担这件事有可能带来的大部分火力,风险越大,利益越大,龚奇伟也明白,也许这件事带给他的政治利益,将会让他受益终生,可这件事如果办砸了,也许他会被打落尘埃,永无翻身之日。
影院灯光渐暗,张扬悄悄向乔梦媛望去,乔梦媛显得娴静祥和,虽然给人的感觉温柔,可是又有种不可接近的感觉,张大官人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儿,咫尺天涯,自从许嘉勇死后,他和乔梦媛之间的关系非但没有更进一步,反而比过去的距离更加遥远了,这大概是心理作用。
张扬道:“哪个小郭啊,有机会介绍我认识认识。”
张大官人原本就存着这个念头,他点了点头,身后响起时维的声音:“喂,你这人倒是不知道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