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9章 沟通

张扬笑道:“你谋求经济领域的合作,我谋求体育文化方面的合作,咱们并无抵触。”
张扬笑着把花拿了过来交给金敏儿:“鲜花送佳人,其实韩国也是有佳人的。”
栾胜文和这件事无关,笑眯眯看着他们两个,现在他总算知道两人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了。
王广正和史文治都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两人始终盯着大门口看呢,视野中并没有出现大客的踪影,王广正正准备开口问的时候,听到了汽车声,一辆凯斯鲍尔豪华大客载着韩国商贸团一行进入了海洋花园酒店的大门。
张扬笑道:“没什么,也就是随口问问。”
雷国滔有气无力道:“昨天吃坏了肚子,这会儿我正在医院打点滴呢。”
张扬把捎来的礼物交给她,又道:“晚上一起吃饭吧,袁波在望江楼安排了一桌饭。”
金敏儿在张扬面前提起春雪晴名字的时候,他已经相当的坦然了,笑道:“没办法不去想,明明知道你不是,可是见到你,总觉着你是!”
袁波对此很感兴趣:“什么想法?”
袁波举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干了这杯酒方才道:“他对此倒是看得很开,认为该走的始终要走,大浪淘沙始见金,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早就已经看清楚了。”
雷国滔打来这个电话的时候,张扬刚刚进入南锡外环一接通电话,就听到雷国滔有些虚弱的声音:“张老弟……”
张扬心说金尚元未卜先知吗?自己昨晚可没说要来静海,难道是雷国滔说的?奇怪,他不是今天才突然请自己过来的吗?不过见到金敏儿的喜悦让张扬无暇去想这些小事,他笑道:“为什么不早说,我也好有个准备。”
张扬淡然道:“由不得他!这件事你不用着急,等我的安排。”
周云帆笑道:“我还是对电影的兴趣更大一些,最近和海瑟夫人一起在春阳清台山投资了一座高科技影视基地,哪里还有闲钱搞其他的项目。”
张扬心说你还真没有撤我的权力,他端起酒杯道:“渠主任,您真是人如其名,圣明啊!”
张大官人马上明白了,她是在说自己借花献佛,心中不免一动,难道金敏儿在暗示自己,让他亲自送花?张大官人悄悄向金敏儿望去,却见她笑靥如花,眼波流动,根本就是春雪晴再世,张大官人暗骂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咱可不能这样,见到美女咋就做不到心如止水呢?
张扬道:“韩国货也未必好,他们想参观就让他们参观,只要保证参观秩序就行,也别把这帮人看得多高贵,说好听了是投资商,说穿了就是来我们中华大地混饭的,咱们照顾的越周到,他们越得瑟。”张扬又叮嘱道:“这件事不要惊动太多人了,咱们知道就行了,他们在静海也只是走马观花,三点半就走。”
王广正刚巧向史女治招了招手道:“史经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市体委张主任。”
赵静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和丁斌约好了去吃烧烤,哥,你们这么多人,我去也不方便。”
张扬敬了一周之后,发现这群人全都是韩国企业界的大佬,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笑着邀请道:“欢迎各位韩国企业界的精英前来中国参观指导,希望我们两国能够在经济文化领域开展越来越多的合作。作为南锡市的官员,我也希望大家有时间去南锡做客。”
张扬道:“方文南对此怎么看?”
渠圣明慢条斯理的抿了口酒道:“你看来费了不少心机啊。”
金敏儿却道:“我不是佳人!”
栾胜文道:“有你这话,我就帮他办理手续了。”
张扬道:“可惜他因为儿子的事情走入了歧途。”
金尚元和那帮韩国企业家们已经在梁晓鸠的陪同下走入了海洋花园酒店。
张扬看到雷国滔还是感觉到有些奇怪的,当初他和雷国滔在火车上相逢,两人同坐一个软卧车厢,遇到女飞贼佟秀秀,佟秀秀把他们的东西都偷走了,甚至连乔老给他写的那幅字也被她顺手牵羊带走,佟秀秀看到乔老的落款,这才主动将张扬的东西送回,张扬也因此而得知佟秀秀是国安七局的,她偷东西的目的是为了搜集雷国滔出卖国家商业机密的证据。
卓婷激动地美眸生光,这妮子虽然虚荣看来没见过多少大场面,欣喜的连连点头。
赵静拿着东西小声向张扬道:“哥,我先走了!”
金尚元点了点头。
赵静道:“哥,前两天我跟妈打电话,她挺惦记你的,自从你去了南锡还没有回家去过呢。”
方文南让人刺杀田斌的事情败露,其根本原因就是方文东的出卖,不过方文南原谅了方文东,想不到方文东仍然选择了背叛。
雷国滔笑道:“张主任,你这是公然挖我墙脚啊。”
张大官人被她当场揭穿,不免有些尴尬,呵呵笑道:“我这久仰是长久敬仰的意思,不是久闻大名。”
张扬哈哈大笑道:“开心都来不及呢,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他向一旁捧花的服务员招了招手,那服务员走了过来,张扬道:“花怎么没送出去啊?”
周云帆道:“东江火炬接力拍卖,我拍一支。”他转向卓婷道:“拍下来让你跑好不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
张扬把她介绍给王广正,自己则去车门前迎接韩国经贸团的代表们。程序性的握手,其实张扬在昨晚已经见过不少人。
张扬点了点头道:“真的,怎么?你也有兴趣?”
看到金敏儿发呆的不仅仅是张扬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和图书孩子到哪儿都会吸引男性的目光。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也不想来,可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得把事情办好,再说了今天的韩国考察团全都是韩国企业界的精英人物,务必要给他们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张扬说了声恭喜,当年他担任江城招商办主任的时候,曾经围绕韩国蓝星集团的落户,和雷国滔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争,最终还是他取得了胜利,说服金尚元将蓝星集团生产基地建设在江城开发区。
张扬道:“我知道,渠主任一直对我们的工作都很支持。”
赵静道:“上课呢,怎么了?”她心里清楚的很,小哥一向都不太喜欢丁斌。
张扬道:“渠主任,既然省里选定南锡作为第十二届省运会的举办城市,就要把一切权力下放给我们,怎样营销这次的省运会,应该由我们做决定。”
史文治对此早有准备,四名站在门口的保安,穿着制服带着白手套,齐刷刷向大客车敬礼。
张扬对这个女孩子没有太多的好感,一个女学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而且跟周云帆混在一起估计不是什么好货色。
听到海瑟夫人的名字,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想不到周云帆居然和她搅和在一起了。
两人对望一眼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也知道大家为什么提意见,看到我仅仅拍卖了两棒,就筹到了五百三十万,他们怎么没有看到我背后做了多少工作?火炬传递是我想出来的,拍卖也是我想出来的,拍出的款项大家都想分,对不住,天底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再说了,今年我们南锡是东道主,以后,东江、江城、岚山谁不得轮着来,他们要是有本事也学着我搞拍卖,拍出的钱再多我都不眼红,渠主任,你说是这个理不?”
张扬心说周云帆也是个老不正经,居然跑到东江师范大学勾引女学生,他叫了声:“拉兹!”
张扬迎了上去,伸手去插她的头发,却被赵静躲开,赵静格格笑道:“早就料到你又会来这一招,烦人,每次都把人家头发给搞乱了。”
张扬端起酒杯敬了一周,敬酒是咱们中国人特有的礼仪,张大官人酒量摆在那里,每人都敬了两杯,敬到朴志信的时候,朴志信表情淡漠,这也难怪,他和张扬之间隔阂很深,因为RG卖包装设备给江城酒厂的事情,他们之间发生过冲突,在东江秋季经贸会上双方代表团上双方的代表更是上演了一出全武行,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很久,可朴志信却因此损失了不少。不仅仅是金钱,声誉上的损失更是难以估计的,朴志信因此也记住了当时江城的招商办副主任张扬。朴志信虽然表情淡漠,可并没有拒绝张扬的敬酒。
梁晓鸥认识张扬,径直朝他走了过来,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微笑道:“张主任,你好,我是梁晓鸥。”
王广正下了车,正眼都没看史文治一眼,低声道:“韩国代表团来了没有?”
张扬道:“要是有兴趣,我帮你留意。”
王广正听说中午韩国商贸团在海洋花园酒店用餐,也准备去一趟,按照他的意思,作为地主,这顿饭还是要他来安排。
张扬笑道:“我也是共产党员,渠主任对阶级敌人可以那样做,对自己同志肯定不会那样做的。”
袁波道:“我和方文南是老同学,在我们同届的同学中,他是最聪明也是最有魄力的一个,论到做生意,我不如他。”他说的是实话,方文南是他们那帮老同学中发迹最早的一个,入狱之前,事业也是最成功的。
张扬笑了笑,金敏儿也笑了笑,她来到张扬面前:“不欢迎我?”
史文治殷勤的邀请两人去酒店休息,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去了,韩国代表团就要来了!为了表示对人家的欢迎,我还是在这儿等着吧。”
张扬笑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矫情?我都忘了,多大点事你还记着?改天你请我吃顿饭得了。”
张大官人内心一震,他有些不可思议的向前望去,却见金敏儿身穿白色貂皮上装,棕色长裤,足蹬深棕色长靴,秀出一双纤长美腿,黑色长发束在脑后,肤如娇雪,眉目如画,当真是如同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史文治看到王广正和张扬说话的时候赔着笑,态度十分的恭敬,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是位大人物。不然副市长不会对他这样的态度,再仔细看,史文治越看张扬越是眼熟,终于想起最近在南锡新闻上见过几次,这位应该就是南锡市新来的体委主任张扬。
卓婷眨了眨涂抹很浓睫毛膏的双眸道:“我听说过你,你是赵静的哥哥。”
张扬道:“祖传的。”
金敏儿一边走一边笑道:“我是佛!”
周云帆道:“听说张主任最近在搞省运会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对你好就行,我对他没什么偏见。”
渠圣明道:“我没看出你用得是哪路拳法。”
周云帆笑道:“我公务繁忙啊,好不容易才抽出身这不马上就来了吗?”
张扬笑道:“没有风,我来东江是想借你的东风呢。”
张扬看了看手表,王广正来到他身边道:“来早了,人都没到呢。”
张扬放下电话,笑着对雷国滔道:“你都听到了,明天静海方面会事先准备,一定把韩国商贸城最好的一面呈献给这帮韩国商人。”
张扬道:“不清楚,不过东江搞了个韩国工业园,这次来的企业家多数已经决定要在那里投资,静海应该只是路过。”
http://www.hetushu.com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去一趟!”
王广正道:“其实韩国商贸城也没啥参观头,里面卖的正品韩国货很少,有不少都是咱们国产的小商品。”
渠圣明道:“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说什么?表什么态啊?你自己说的,拍卖所得的款项全都用于体育事业,要是让我发现其中有一丝一毫的违规行为,我撤了你。”他话说得严厉,可脸上却带着笑意。
史文治摇了摇头:“说是十二点前抵达。”
渠圣明道:“小张,最近各地市体委的意见都很大,他们认为你把所有的接力权拍卖掉,不合适。”
张扬微微一怔,却不知金尚元也来到了东江,既然知道金尚元在这里,于情于理都要过去打个招呼。
张扬道:“这次明星足球赛代表着省运会的筹备工作全面开始,大赛进入倒计时,意义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少得了您。”
张扬挂上电话,没有进入市区,驱车直奔静海而去,张大官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一诺千金,虽然他和雷国滔的关系不怎么样,也知道国安一直都在调查雷国滔,可答应过人家的事情就得办,谁让自己昨天答应给人家帮忙来着。
雷国滔听他这样说也没有坚持,笑道:“那好,等这次的事情过后,我好好请你一顿。”
张扬也好奇的往那边看了看,没想到居然看到了熟人。身穿貉皮大衣的周云帆从车窗内露出了脑袋,向卓婷笑着挥手,示意她上车。
周云帆听到有人叫他,顺着声音望去,看到张扬站在皮卡车前,不禁眉头一皱,他和张扬很熟,知道这厮难缠,可遇到了,招呼是必须要打的,他推开车门,乐呵呵向张扬走了过去。
张扬微笑点头,心说雷国滔啊雷国滔,这可不是我想抢你的生意,是你主动把机会送给我的,小心我把这帮高丽棒子全都忽悠到南锡投资去。
张扬道:“来了!”
赵静道:“我知道你对他有偏见,其实他现在好多了,对我挺好的。”
张扬道:“正准备跟你联系呢,看看你有没有兴趣投资。”
张扬道:“都是朋友,别搞得这么客气。”
张扬微笑道:“这件事好办,我为你安排一下。”他当着雷国滔的面给静海副市长王广正打了一个电话。
袁波当然有兴趣,可是他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太可能,低声道:“人家愿意转让给我?”
两人在十一点半就来到了海洋花园酒店,王广正还带了他的秘书过来,虽然王广正只是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可在静海的权力不小。
雷国滔笑道:“不用,我们全都安排好了,张主任要是有心,给我们当当向导介绍介绍风光就好。”
张扬笑道:“好啊!”
张扬道:“两个人好,两个人单独喝酒清净,说什么掏心窝子话也不用顾忌。”张大官人越来越不喜欢人多嘴杂的酒场,真想喝酒,还是三五个知己聚在一起感觉最好。
袁波道:“他说出狱之后会重新开始。”
渠圣明道:“在我们省委来说,还是尽一切可能支持你们的工作,搞一场省运会不容易,第十二届省运会举办成功,不仅仅是你们的荣誉,也是我们平海所有体育工作者的荣誉。你拍卖火炬接力权,我没有意见,可是你不但把南锡的拍了,还拍卖其他城市的,谁给你的这个权利?”
一旁史文治抓住时机道:“张主任,晚上就住在我们酒店吧,我安排一个总统套给您。”
张扬中途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了东江市招商办主任雷国滔,雷国滔看到张扬,笑着走了过来:“张主任,这么巧啊!”
渠圣明老脸一热,自己练了半辈子武功还比不上这个年轻人,看来有句老话说得对,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梁晓鸥道:“不可能,我过去一直都在保和县工作,调到东江招商办还不到两个月,跟张主任没打过交道。”从她说话中就能听出这个人性格很爽直也很干练。
雷国滔点了点头道:“大家都想去锦湾看一看,顺便去静海的韩国商贸城参观。”
卓婷听到他这样介绍自己的时候,脸儿还是稍稍红了一下,毕竟还是学生。
“你是什么?”
渠圣明从他的话里也琢磨到工程的进展青定不尽如人意,他起身道:“该去上班了。”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和赵静告辞的时候,看到一辆宝马车驶了过来,从学校门口,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学生娇笑着迎向那辆宝马车,赵静不无鄙夷的看着那名女学生,那女学生和她同班叫卓婷,是学校里有名的交际花,最近刚刚搭上了一个大款。
王广正听说有韩国代表团打算参观商贸城,马上表示会让人做出安排,一定以最好的面貌来迎接韩国代表团一行。他现在对张扬是服气的很,张扬交代的事情他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雷国滔笑道:“我们准备在东江开发区兴建一座韩国工业园。”
王广正道:“中午市里来安排宴请韩国代表团一行。”
时过境迁,张大官人早已不把当初的事情放在心上,笑着向朴正义道:“原来是朴先生,老朋友了!”他主动向朴正义伸出手去。
张扬笑道:“久仰,久仰!”
金尚元对张扬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错,看到张扬也非常的开心,邀请张扬来到身边坐下,微笑道:“想不到你能来。”
张扬沉默了下去,方文南走出监狱的时候已经年近五十,想要重新开始,谈何容易。
其他人也看出张大官人和这位美得让人窒息的韩国女孩有些故和图书事,一个个都很识趣的离开了。
张扬笑道:“那好啊,我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尽地主之谊。”
张扬摇了摇头道:“震惊、惊喜、喜出望外!”
卓婷嗲声嗲气的叫道:“拉兹先生,你来晚了哦!”
雷国滔道:“静海韩国商贸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张老弟你最好能亲自去一趟,我总是不放心。”
金尚元最后才走下大客,张扬准备上前迎接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悦耳的女声道:“嗨!张扬,你还记得我吗?”
雷国滔道:“说起来,我们明天的日程就安排去南锡。”
张扬也没有勉强,微笑道:“那等您下月去南锡的时候,我好好请你喝一场。”
雷国滔道:“拜托你了老弟,这么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张扬道:“丁斌呢?”
张扬本以为雷国滔早就被抓了,想不到这厮还在招商办主任的位置上呆的好好的,看来好像混得还不错,上次丢东西的事情似乎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困扰。究竟是证据不足,还是国安方面要放长线钓大鱼?其中的详情就不得而知了。
周云帆呵呵大笑,他在胡茵茹的广告公司有股份,知道胡茵茹最近承包省运会广告的事情,周云帆是个精明的商人,他对胡茵茹的这单业务并不看好,不过他只是负责投资,并不参与广告公司的业务。周云帆向身后的卓婷招了招手,卓婷婷婷袅袅走了过来。
王广正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张扬笑道:“东江招商办的雷主任生了急病,他来不了,担心今天的考察出问题,所以让我一定要来一趟。”
张扬道:“做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
渠圣明几杯酒下肚,话也多了起来,他向栾胜文道:“你侄子工作调动的事情我这边没问题,你把手续办好了,我肯定接收。”
渠圣明喝酒十分的爽快,他点了点头道:“小张,咱们一人半斤,中午别喝多。”张扬听到他的口气已经知道,这位上司又是个好酒之人。
梁晓鸥邀请张扬中午一起前往海洋花园酒店用餐,张扬想了想,和王广正一起去露个面也好证明静海市政府对这次韩国商贸团前来很重视。
张扬道:“真的?”
雷国滔道:“今晚我接待一批韩国客人!”说话的时候,一名年轻的韩国男子走了过来,张扬看着眼熟,仔细一想竟然是RG集团的少东朴正义,朴正义看到张扬也是微微一怔,他是张扬的手下败将。差点被张扬从会展中心大酒店的天台上击落下去,幸亏最后一刻张扬抓住了他。
渠圣明愣了,这小子真能想,要是他真这么干,渠圣明还真拿他没办法。
张扬笑道:“安远一别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雷主任现在过得可好?”
朴正义笑得很勉强,还是伸出手和张扬握了握,张扬转向雷国滔道:“RG在东江投资了?”
赵静道:“最近常打网球,所以晒黑了。”
渠圣明道:“既然谈到了公事,这里也没有外人,咱们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小张啊,你想出这个火炬接力的主意很好,我们省体委对你很支持,当初你的申请递上来,我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张扬微笑道:“你看海天怎么样?”
雷国滔笑道:“好的很,好的很啊!”
张扬笑道:“希望渠主任别让我心机白费。”
因为目的是谈事情,当晚袁波也没有请其他人,只有他和张扬两人,张扬看到袁波没请别人过来,心中已经猜到了七八分,料到袁波有事想跟自己单独谈,笑着坐下道:“怎么?今晚打算和我促膝谈心?”
张扬道:“只有先去一趟,您才能真切感受到明年十月份的可喜变化。”他这句话留好了后手。
雷国滔笑道:“还是你交友广泛,这个人情我先欠着,咱们有情后补。”
袁波道:“有什么可恭喜的,做生意也要不断地进步,落后就得挨打,现在东江的饮食业竞争十分激烈,我想要持久的发展下去就必须开拓新的市场,不然早晚都会被淘汰。”
袁波大喜过望,当初望江楼就是张扬帮他斡旋拿下,张扬的能量很大,如果他可以把海天帮自己拿下来,真可谓是他命中的贵人了,袁波道:“别的话我不多说了,静候你的佳音。”
张扬道:“经历了这么大的波折,方文南能够挺过来很不容易,希望他能够早点走出监狱。”
袁波道:“我想继续拓展我的生意,第一站初步选在了南锡,我想在南锡开一家分店。”
渠圣明和栾胜文对望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看了看妹妹,笑道:“黑了,瘦了!”
张扬笑道:“幸会,幸会,我和拉兹先生是老朋友了,我叫张扬。”
赵静欣喜的点了点头道:“好啊,有日子一家人没团聚了。”
周云帆道:“我女朋友!”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这不是刚刚上任吗?那边的事情都没理顺,正想等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把妈接过去过一阵子,对了,要不这样,明年春节全都去南锡过年,咱们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张扬看到渠圣明不说话,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道:“渠主任,你表个态,这件事你到底怎么办?”
张扬本想告辞,雷国滔多说了一句:“金尚元先生也在,你不过去打个招呼?”
雷国滔道:“我们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带队,一早就出发去锦湾游览了,中午去静海那边吃饭,在颐尚海洋花园酒店订好了午餐,中午吃晚饭之后,下午去韩国商贸城看看,大概逗留一个半小时左右返回东江。”
和*图*书正义深知张扬的厉害,虽然心里一直记恨张扬,可是在张扬面前却不敢表露太多的怨念。
王广正听他这么说,也没有继续坚持。
张扬道:“渠主任,我这次来不但是为了向你汇报工作,也正式向您提出邀请,邀请你参加下个月八号,在南锡体育场的明星足球赛,我把开球的机会给您留着呢。”
栾胜文因为下午有会,提前离开了,渠圣明和张扬把一斤酒喝完,张扬看到他兴致正高,建议再来一瓶,渠圣明道:“不喝了,下午还得上班,我不能太晚。”
袁波道:“我找你还有一件事。”
金敏儿莞尔笑道:“如果我的出现勾起了你痛苦的回忆,那么我马上消失。”
王广正笑道:“张主任不放心我办事。”
离开房间之后,雷国滔亲自把张扬送了出来,他笑道:“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明天一早我们去锦湾游览,本来我并不想麻烦你,可是这帮韩国人突然提出要去静海韩国商贸城看看,我和那边又不熟,害怕那边没有准备,会不会出什么砒漏。”
张扬对高丽棒子一直没什么好感,可对金尚元是个例外,从那次在南湖,金尚元奋不顾身跃入冰冷的湖水中勇救落水儿童,他就对金尚元的为人钦佩的很。张扬道:“我是凑巧过来吃饭,没想到会遇上雷主任。”看到金尚元不由得想起金敏儿,很久没有见到她,不知她这次有没有和金尚元一起同来。当着这么多人,张大官人也不方便问。
栾胜文一旁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看出来了渠圣明制不住张扬。
袁波道:“再有三年就出来了,本来他的根基还是有的,他弟弟方文东又卷了公司不少钱去了海南,过去口口声声说要等他大哥出狱,要帮着方文南渡过难关,现在最先跑路的就是他,这小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栾胜文道:“别说的那么深奥,咱们先吃饭行吗?”
渠圣明笑道:“我还没答应你呢。”
张扬笑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
渠圣明道:“你们做决定,可是不能做其他城市的决定。”
张扬有些诧异道:“雷主任你怎么了?”
两名漂亮女服务员拿着鲜花向大客车走去。
周云帆来到张扬面前,热情的伸出手去:“张主任,什么风把你吹到东江来了?”
连栾胜文也发现渠圣明和张扬有很多共同之处,都喜欢喝酒,都相信拳头才是硬道理,又都在体委任职。
张扬道:“生意越做越大了,恭喜你啊。”
张扬笑道:“我是路过,可不敢指导什么工作。”
张扬笑道:“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一点,论到套路我比渠主任差远了。”
张扬心说你生病还不好好休息给我打什么电话?嘴上却安慰他道:“雷主任多注意休息。”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张扬也不好推辞,谁让他昨晚答应的那么痛快,他笑道:“好吧,我直接去静海亲自接待,他们什么时候到啊?”
渠圣明听到这里觉着张扬说得也很有道理,机会对每个城市是均等的,张扬只不过开了这个头,如果火炬拍卖不出这么高的价格,也就会变得无人关注了,想当初,张扬刚刚提出要火炬传递的时候,省体委内部的会议上还被传为笑谈,可现在人家搞得有声有色,又有人动起分一杯羹的主意了。
渠圣明道:“好吧,我去,顺便看看你们新体育中心的建设进度,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今晚除了金尚元在场,朴正义的父亲RG集团的总裁朴志信也来了。雷国滔能够把这帮韩国企业界的头面人物请来,能量也是不小的。倘若在过去雷国滔或许不会把张扬叫过来,毕竟他们都是招商办主任,工作上存在竞争,可现在不同,张扬已经做了体委工作,和雷国滔已经没有利害冲突。
大客车停稳之后,首先从车上下来的是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她穿着灰色羊绒大衣,棕色长裤,黑色运动鞋,黑框眼镜,虽然身材不错,可是看起来显得颇为古板,张扬和这位副主任没打过交道,他和王广正、史文治一起向前方迎去。
袁波请张扬吃饭不仅仅是为他接风这么简单,自从袁波接手望江楼之后,生意日渐兴隆,他在东江也先后开了四家分店,可东江虽然是省会,市场毕竟是有限的,所以袁波就有了向外扩张发展的打算,原本他最早考虑的是老家江城,可几经考察之后,发现江城的餐饮市场品牌林立,而且最有影响力的两家餐饮业的幕后股东都是乔梦媛,江城人的口味较重,吃饭偏重咸辣,袁波于是放弃了把江城作为开拓市场第一站的打算,他将目光投向南锡。毕竟他旗下酒店的菜系主打淮扬风味,更符合江南人的口味,往南拓展更容易一些。
金敏儿道:“其实我和大伯一起来的,不过我直飞上海,替我大伯签一份合作协议,本来打算去南锡看望你,昨晚我大伯电话中提到,你今天会来静海。”
他来之前,秘书就已经给酒店方面打过电话,王广正的皇冠车驶入酒店停车场的时候,酒店经理史文治就慌慌张张跑过来开门,反观张扬的那辆皮卡车就无人问津了。
袁波微微一怔,海天大酒店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可人家生意做得兴隆怎么可能转让给他。袁波道:“海天很有名气,是南锡市餐饮业的标杆之一。”
张扬心中暗骂,麻痹的,你当是买火炬冰激淋啊,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被周云帆这个老流氓祸害了。
王广正道:“韩国商贸城方面我昨晚就打招呼了和_图_书,准备充分,不会有什么问题。”其实也无所谓准备,就是打扫打扫卫生,强调强调纪律,让普通的经营者不要胡说八道。他笑道:“是不是这些韩国企业家打算来我们静海投资啊?”
张扬把他送到体委大门口,渠圣明停下脚步,向张扬望了望道:“你功夫不错,师从何人啊?”
雷国滔意味深长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如果不是觉着我们中华大地有利可图,这帮韩国人才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呢。”这一点他看得很透。
张扬叹了口气道:“丧子之痛没有那么容易弥合的。”
金敏儿笑道:“不需要准备,我喜欢你见到我目瞪口呆的错愕样子,是不是,我又让你想起了那个人?”那个人指的自然是春雪晴。
梁晓鸥笑道:“多谢张主任对我们工作的帮助。”心说张扬的。才真是不一般。
张扬道:“招商工作要紧,吃饭什么时候都行,雷主任,你可真有本事,这帮人都是韩国的企业精英,能把他们都请过来真是不简单啊。”
王广正向张扬道:“张主任,你既然来了,今天就别走了,等下午忙完接待的事情,我陪你去水上运动中心看看,工程已经基本竣工了,你还没有视察过呢。”
张扬每次看到金敏儿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到春雪晴,虽然每次相见他都要提醒自己,春雪晴早已成为追忆,可是见到金敏儿的时候,他却仍然感觉到春雪睛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史文治慌忙走了过来,伸出双手道:“张主任,欢迎,欢迎您来我们酒店指导工作。”
张扬点点头。
张扬道:“渠主任,既然这里没外人,我也就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省里市里对省运会的拨款少得可怜,杯水车薪,要是靠着财政拨款想把省运会给办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所以我们才向市里要来了省运会的营销权,请形象大使是为了提升省运会的知名度,知名度高了,我们的广告营销权就值钱了,火炬传递也是为了弄钱,我个人从中得不到任何的好处,体委成立了专门账户,所有钱都会打入这个账户中,接受检察院的监管,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把省运会给办起来,正如您所说,省运会不是南锡自己的事情,我募集到的资金也不是全都花在南锡人的身上。”
张扬说这句话的初衷只是客气,他并没有想到雷国滔真的会主动和他联系。
张扬道:“算了,真正的主人是东江招商办,这群韩国人是他们请来的我们只是帮帮忙,搞得太隆重反而显得喧宾夺主。”
“人太多花太少,不知送给谁了。”这服务员倒是实在。
服务员上菜之后,张扬叫了一瓶龙山陈酿,栾胜文道:“我不能喝,下午还得开会,你们两人喝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他们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只需要保证韩国商贸城的参观访问不出什么砒漏就行。”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祝你成功,我明天上午也回南锡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只管和我联系。”
张扬忽然灵机一动,微笑道:“你准备在南锡投资酒店,我倒是有个想法。”
张扬道:“任何城市只要想参加火炬接力,就得把这个权利交给我,不然我可以重新制订火炬传递路线,大不了我只在南锡传递,那样我就有权把所有的火炬拍出去了。”
张扬道:“咱们什么交情,用得上这么客气吗?”其实他和雷国滔也就是泛泛之交。
张扬下午抽空去了趟东江师范大学,他有阵子没见到妹妹了,赵静接到他的传呼,从学校里偷偷溜了出来,看到皮卡车旁的张扬,欢快的叫了声小哥,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这时候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打来了电话,是雷国滔让她给张扬主动联系的,现在她陪同韩国商贸团正在锦湾观光,预计十二点的时候能到颐尚海洋花园酒店用餐,中午稍事休息之后,下午两点钟参观韩国商贸城三点半左右离开。
抵达静海的时候才是上午十点钟,张扬先去了静海市政府找到了副市长王广正,王广正并没有想到他会过来,有些诧异的站起身道:“张主任怎么亲自来了?”
张大官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暗暗发笑,酒店方面表现的也太夸张了点,不就是来个韩国商贸代表团吗?搞得跟来了国家元首似的。其实之所以搞这么隆重跟副市长王广正出现在这里有着直接关系,酒店方面已经当成了一场重要政治任务来办。
袁波拿出一瓶茅台打开,给张扬倒上,自己也倒满酒:“前两天我去探望了方文南,他情况好了许多。”
张扬微笑不语,他已经听到了汽车声。张大官人听力出众,从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已经听出是大客了,寻常人等根本连声音都听不见。
周云帆道:“最近都盛传你们南锡拍卖火炬接力权的事情,说两支火炬就拍出了五百三十万,不知这件事是否属实?”
渠圣明道:“我没反对你拍卖火炬接力权,可是你不能连别的城市的火炬接力权也一起拍掉吧。”
袁波笑了笑道:“之前约了他们,梁成龙在南锡,丁兆勇抽不开身,陈绍斌在上海,倒是请了栾局,人家不给面子,所以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雷国滔忽然想起自己还欠张扬二百块钱呢,上次在火车上把东西丢了个精光,幸亏张扬借给他二百块钱才回到了东江。他拿出钱包道:“上次我还欠你二百块钱呢。”
袁波感叹道:“看到方文南的今天,真是让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