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1章 恐怖来袭

“乖侄子,我就是你夹爷!”
恐怖分子方面终于联系上了,权正泰将情况说明之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对方同意让伤者和部分携带儿童的妇女离开,但前提是韩国商贸团成员一个不许离开。
权正泰面色严峻:“不要冲动,那不是我们的人,我向你保证,目前警方没有采取任何的潜入行动,我们无法控制普通民众的抵抗行为,请冷静。”
雷国滔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瞪着眼睛望着郭成。
佟秀秀低声道:“我看到现场已经发生了一次爆炸,不知伤亡情况怎么样?”
这是一张冷酷而残忍的面孔,他不屑地看着张扬,咬牙切齿道:“你杀了我两名战友,去死吧!”
他沿着楼梯悄然向上,因为知道对方有了准备,张扬变得越发的警惕,刚刚来到楼梯的拐角处,一串密集的子弹从上方射来,张扬慌忙蹲下,子弹贴着他的头顶射在身后的墙壁上,混凝土的碎块和粉屑崩得到处都是。
此时张德放走了过来,任绍新看到上司来了慌忙迎上去向他报告情况,佟秀秀也走到临时指挥中心,权正泰被晾在那里尴尬无比,其实这厮根本就是自找的,过了一会儿,他也灰溜溜凑了过去,向佟秀秀道:“这些恐怖分子是韩国草命党,他们在韩国国内就曾经策划过多起恐怖事件,想要营救他们的领袖李秉原,他们给了我们六个小时,要求我们在六小时内释放李秉原。”
梁晓鸩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站起来,她头上也流血了,神情有些茫然,金敏儿看出她有些不对,上前抓住她的手臂:“梁小姐!”
朴正义赶过来,帮着金敏儿为金尚元包扎好头部。
朴正义的声音在后方响起:“我对这方面有所了解,让我试试!”
郭成道:“你好好想想,为韩国人卖命损害国家人民的利益,你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张扬关上对讲机,他向楼上看了看,看来事先潜伏在韩国商贸城的歹徒还真不少。
张扬鬼魅般从藏身处窜了出来,扬起手中的锯片射向其中一名男子。
朴志信道:“那就只有期望政府会向恐怖分子低头,释放李秉原。”说完他不禁又向金尚元看了一眼,金承焕的强硬和倔强在韩国民众之中广为人知,这样的一个人会向恐怖分子低头吗?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发表了一篇措辞激昂的反恐怖主义演说,赢得了不少的支持,他说过绝不向任何一个恐怖分子妥协,现在恐怖份子选择在中国行动,并危及到他家人的生命,他会怎么做?
金尚元的情绪激动了起来:“你们为什么要劫持这么多人?既然可以放走一些母亲和孩子,为什么不可以将所有的中国人都放了,他们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是冲我来的,我会留下,我们所有的韩国人都会留下当你的人质,还不够吗?”
就在他准备扣响扳机的刹那,躺在地面上看起来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的张扬,猝然出手了,他一把抓住枪口,将冲锋枪推到一边,子弹擦着他的左耳射在了水泥地面上,水泥碎屑迸射的他半边面孔火辣辣的疼痛,张扬的左手抓住一块锋利的玻璃,自下而上狠狠插入了对方的胯下。
佟秀秀低声道:“放心在他们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暂时不会引爆大楼。”
楼顶的爆炸让整个大楼为之晃动,一楼的天花板吊灯都被震得纷纷落下,人们发出一声声惊恐的尖叫。金尚元张开手臂护住金敏儿,他的额头却被落下的碎石击中,一时间血流如注,金敏儿花容失色,慌忙找来纱布为他捂住。
商贸城一楼电视墙上闪烁了一下,出现了一个涛黑的身影,他用韩语道:“大家好,能够和各位国内的精英一起在中国相逢,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你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
佟秀秀望着那名死去的男子,紧咬嘴唇,低声道:“子弹是从商贸城五楼射出来的,里面有他们的人。”
市长夏伯达叹了口气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这件事,我看这件事非同小可,必须马上成立紧急情况应对小组。”
两人反应也是奇快,同时掉转枪口扣动扳机。
张大官人这次却是冤枉得很,本来他和这件事毫无瓜葛,是雷国滔那孙子恩将仇报,想着把他阴进来,张扬抱着给东江招商办帮忙的念头,想不到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卷进来了。张扬从不喜欢怨天尤人,既来之则安之。
对讲机中又传来急切的呼唤声,张扬拿起对讲机,冷冷道:“不要着急,我会把你们一个不留的干掉!”
那名歹徒惊恐的想要转过身去,等他的目光看到张扬的时候,张扬手中高高抡起的铁锤狠狠击落在他的头顶,头骨脑浆碎裂一地。
“目前没有,如果你们再不想出一些办法,肯定会有人死了。”
佟秀秀望着权正泰道:“我想你们政府一定可以和恐怖分子联系上,现在我们需要你和他们建立联络,里面有五名伤员,需要马上救治,如果再耽搁可能有生命危险。”
梁晓鸩有些诧异道:“你去干什么?”
一旁的中方陪同人员慌忙介绍道:“这位是韩国反恐专家权正泰先生。”
张扬点了点头,两人来到一旁。金尚元道:“帮我联系一下,我想和歹徒直接通话。”
张扬此时却没有功夫接听对讲机,对和_图_书方的火力迅猛,压制的他抬不起头来。他咬牙切齿道:“操你大爷,你他妈不换子弹啊?”说话的时候,对方的火力真的暂停了一下,张扬终于抓住了机会,举起冲锋枪瞄准歹徒所在的位置接连开火。
跟张扬通话的那名韩国人愣了,他居然懂得中文,操着生硬的中国话道:“你是谁?”
近三百名妇女带着她们的孩子排着队列离开,五名伤者则由十名男子抬着走了出去。
佟秀秀虽然对权正泰的傲慢极其反感,但是现在是需要所有人协同配合的时候,只有互通有无,才有可能化解这次的恐怖危机。
金尚元紧紧握着金敏儿的手臂,他开始明白这场阴谋针对的是他们韩国商贸团,现场的几千名中国公民都是无辜被卷入其中。
权正泰方面又收到了恐怖分子的电话:“让你们的人马上给我滚开,否则我会引爆其中一枚炸弹,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要死在这场爆炸中。”
在场的中国人都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有几个人开始埋怨咒骂着,金敏儿咬着樱唇,美眸中噙着委屈的泪水,她知道大伯这样做是真心使然,遭到别人的埋怨也很正常。
梁晓鸥道:“我没事,我没事……”说着说着忽然哭了起来,她扑入金敏儿的怀中,金敏儿抱着她,低声劝慰着,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每个人的内心都在承受着巨大的考验。
金敏儿平静而轻柔的声音在某种程度上舒缓了所有人的恐惧,可没过多久,广播室的电源也被切断了,黑暗中,张扬握住金敏儿的纤手,他的声音沉稳而镇定:“敏儿,跟我来。”
嗖!地一声,一颗子弹从身后射中了他的头部,鲜血和脑浆从那名男子的前额的洞口喷射出来,他重重仆倒在地,现场响起惊呼声,孩子的哭喊声。
权正泰大吼道:“我们不会轻易向恐怖分子妥协!”
任绍新被他的威势震住,正想说话,佟秀秀走了过来:“你是谁?”
梁晓鸩慌忙道:“金先生,这件事不怪你!”
张大官人屏住呼吸,他的计策果然奏效,听到脚步声正向这边靠近。
对方顶不住他的火力接连后退,张扬终于成功登上了五楼,他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就发现不远处红光闪动,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的内心,张扬全速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他刚刚跑出没多远,一颗隐藏那里的炸弹就爆炸了,强大的气浪从后面冲击而至,张扬的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抛向半空,重重撞在上方的天花板上,然后又摔落下去,他四仰八叉的砸落在柜台上面,玻璃碎裂了一地,一些尖锐的玻璃刺破了他的衣服,刺入了他的大腿和手臂,幸好有避弹衣护住要害,否则他所受的冲击伤会更加严重。
金尚元道:“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我们都是韩国人,我有几句话想奉劝你,你们想营救李秉原,可以绑架我们,这都是韩国人内部的恩怨,何必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何必要将这么多的中国人卷入其中,就算你们仇恨韩国这个国家,但是不应该仇恨整个大韩民族,你们的所作所为正在为我们的民族抹黑,我希望你们能够放了在场的所有中国人,他们和这起事件无关。”
金尚元很郑重的向在场的中国人连续鞠躬:“对不起!”
商场经理道:“我们有对讲机!”
佟秀秀寸步不让:“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有两个半小时了,你们韩国方面做了什么?一个李秉原对你们韩国政府就这么重要,要为了他用几千条人命冒险吗?”
张扬的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他仿佛看到漫天遍野的油菜花中,一身白衣的春雪晴向自己翩然走来,浅颦轻笑,风姿如画。她轻启朱唇:“张扬……张扬……”
外面的警察也正在搜索通信信号,在接到通讯信号之后,马上将对讲机送到了静海市警察局长任绍新手里。
张扬低声道:“咱们里面可能有恐怖分子混在其中,你们留意一下,我去楼上找找,争取把狙击手找出来。”
张扬又来到梁晓鸥面前:“梁主任,麻烦你协助王市长。”
对方这才明白自己中了圈套,气得叽里呱啦又是一统恶毒的咒骂。骂完方才用中文道:“我会找到你,杀死你!”
张扬和金敏儿来到周围,金敏儿从人群中找到了大伯,她走了过去。
张扬拿起对讲机,悄悄退到安全的隐蔽处,这才打开,里面说得是韩语叽里呱啦的他听不懂。张大官人此时还有闲情逸致跟对方逗趣,他冲着对讲机道:“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后轱辘不转前轱辘转,前轱辘后轱辘都不转!”韩语张大官人也是会一点的,不过是听相声学的。
张扬接到通知之后,大声将这一消息转述给在场的所有人,他中气十足,不借用话筒,声音一样浑厚充沛,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从不后悔!”张扬从歹徒的身上取下三颗手雷,摸了摸他的颈侧,确信他已经死亡。
佟秀秀和两名同事来到了现场向任绍新出示了证件之后,佟秀秀道:“现在绝不可以贸然进入商厦,恐怖分子来自韩国,他们训练有素其中不乏爆炸专家在内,如果我们强行进入只会引起他们的极端行动,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张扬笑道:“我姓大名爷!”
任绍新利www.hetushu.com用话筒大声提醒着。
“金先生,如果你真的想救人,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赶快和你的弟弟,和那个冷血的屠夫联系,让他尽快释放李秉原将军。”
“你来啊!我在五楼等你!”
张扬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他拉下其中一人的头罩,看到一张典型的韩国大饼脸,他迅速脱下那人身上的避弹衣,取下他的所有武器,此时他听到对讲机的声音,却是来自那名韩国歹徒的身上。
佟秀秀忍不住侧目,这会儿还顾得上报出自己的官衔,当领导的就是不一样。
朴正义摇了摇头道:“父亲,我想我们生还的机会微乎其微,我不相信中国方面的反恐能力。”
王广正满面愁云,向张扬道:“不能这样耽搁下去了,这样下去,会死人的!”
王广正在人群中大声吼叫着:“不要拥挤,千万不要拥挤!”在突然到来的危机面前,王广正还是表现出干部的带头作用。
张扬挺拔的身躯出现在他身后,轻松的嗨了一声。
人们基本上都集中在一楼,韩国商贸城的二楼到六楼全都空空如也,张扬沿着楼梯直接来到四楼,因为停电这里一片漆黑,张扬经过一家五金店的时候,悄悄溜了进去,店主早已不在,他从墙上挑选了一杆衬手的铁锤,又找到了四片圆形锯片,这些东西到了他的手中全都是威力强大的武器。
“不想妥协那就解决,现在还剩下三个半小时,你们是不是想继续拖延下去?”
张扬拿起手机想要联络佟秀秀,却发现手机已经完全没有信号刚才还繁华喧嚣的商贸城,如今笼罩着死亡的氛围。
“不够!我就是要通过这件事制造国际影响,引起国际关注,我就是要韩国政府承受巨大的外交压力,记住你们剩下的只有四个小时,如果金承焕不做出让步,坚持不释放李秉原将军,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任绍新道:“你好,我是静海市公安局长任绍新,可以告诉我里面的具体情况吗?”
任绍新道:“不错,刚才的那次爆炸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人们想要从商贸城逃离,所以采取的震慑手段。”
朴正义果然有些本事,没过多久就已经找到了警方的频段,当对讲机内传来人声后,朴正义欣喜道:“听得到吗?”
张德放气得转身走到一旁。
雷国滔被他卡的就要窒息过去,郭成放开手臂,雷国滔躬下身剧烈的咳嗽起来。
刚才门口的爆炸,并没有造成死亡,有五人受伤,全都躺在空地上,两千多人中有三名医护人员主动站了出来为伤员进行急救,商厦负责人找来了急救包,可是这样简陋的设备显然不能满足急救的需要。
“现场情况怎么样?”
金尚元拍了拍金敏儿的手,他站起身向梁晓鸣走去,来到梁晓鸥面前,他深深一躬,充满愧疚道:“梁小姐,我为我们韩国方面带给大家的不安深表歉意,对不起!”
直升飞机刚才已经在静海韩国商贸城的上空盘旋了一周,从飞机上俯撤,可以看到商贸城一侧冒起的烟尘,应该是局部发生了爆炸,佟秀秀现在的位置正处于商贸城的对面,她马上向郭成汇报了情况,郭成低声道:“我刚刚接到消息,策划这起恐怖事件的是韩国革命党,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利用这起事件要挟韩国政府,让他们释放反政府武装的领袖李秉原,你们暂时不要靠近商贸城,以免引发更糟糕的状况。”
人们恐慌的情绪瞬间提升到了顶点,现场一片混乱,张扬大声道:“不要慌张,千万不要慌张!”
张大官人今天已经被这帮高丽棒子彻底惹火了,他悄然下定决心,遇到恐怖分子一定痛下杀手。
郭成道:“你用脑子想一想他们为什么不在韩国动手?来到中国动手,是为了把事态搞得更加严重,让韩国方面不但承受人质压力,还要承受外交方面的压力,而我们的同胞却无辜的卷入这场危机之中,雷国滔,为了几个臭钱,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张扬再次联系了佟秀秀,他将对讲机交给金尚元,来到王广正身边低声道:“这边交给你了,一定要劝大家保持冷静,歹徒不敢轻易引爆炸弹,在他们的要求没有得到韩国政府满足之前,他们不会动手,所以,至少在四个小时内我们是安全的。”
王广正也很害怕,可是他得撑着,他是静海市的副市长,他不能趴下。
大楼的照明电路被断,幸好广播室仍然还有点,张扬不厌其烦的播报着,让所有人保持镇定,房门被推开了,金敏儿出现在他的面前,张扬有些诧异道:“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
佟秀秀一听就火了:“权先生,你恐怕没搞明白事情的真相,是你们韩国的恐怖分子来到中国的土地上制造事端,如果你想解救你的国人,最好选择和我们配合,不然的话,请你靠边站!”佟秀秀的话激起了周围中国人的齐声喝彩。
佟秀秀道:“明白了,你尽量安抚大家的情绪,让大家保持镇定,我们会尽快想出应对的方法。”
恢复信号之后的第一件事,张扬就给佟秀秀打了一个电话,佟秀秀道:“你听着,商场内部有他们的人,狙击手应该就在四楼。”
张扬道:“不用伤心,用不了太久时间,你就会见到他了。”
张德放忍不住道和图书:“里面有几千条人命,你们韩国方面还在等什么?”
徐光然道:“韩国商贸团来南锡参观,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向我们汇报?”
朴正义和父亲坐在不远处,朴志信低声道:“他们怎么会对我们的行程如此了解?怎么会预先在这里埋下炸弹?”
权正泰道:“我们韩国政府的立场一直都很坚定,绝不向恐怖分子屈服。”
任绍新充满不安道:“里面有炸弹如果他们现在引爆,死伤必然惨重。”
权正泰冲着手机怒吼道:“畜生!为什么要开枪?”
张扬转身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他躬下身,为几名伤者点穴止血,三名医护人员看着张扬手指挥舞,不一会儿已经将伤者身上的鲜血全部止住,一个个暗暗称奇。
张扬道:“我会找出他!”
在外界的努力下,金尚元总算可以和恐怖分子一方直接通话,金尚元平静道:“我是金尚元!”
权正泰被佟秀秀当场呵斥,脸色也很不好看,他也明白这次的危机事件因何而起,确切地说,应该是韩国恐怖分子在中国土地上策划的一起针对韩国人的恐怖行动,他还想说话。
“大爷?”
张扬道:“必须要把伤者全都送出去!”
“你杀了他……”对方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你这混账,你杀了我弟弟……”
佟秀秀愣了一下,她拿起对讲机走到一旁去联系张扬。
郭成的声音凝重:“初步估计,商贸城内大约有两千多人,如果他们真的拥有烈性炸药,一旦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一进展让所有人感到一丝安慰,佟秀秀低声道:“他们一定有人在附近监视。”
收音机内传出广播员的声音:“各位听众你们好,现在是每周一歌时间,请欣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蒋大为的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金敏儿一边安慰着梁晓鸥,一边向楼上张望着,不知张扬现在怎样了。
张德放怒道:“屈不屈服是你们的事儿,想埋炸弹怎么不去你们自己的地方,把我们卷进去干什么?”
张扬虽然武功高超,可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子,而且从刚才狙杀那名男子的情况来看,他们持有武器。张扬利用他灵敏的耳力倾听着周围的一切细微动静,再往前行走一座买袖珍收音机的店铺,张扬从柜台中摸出一个收音机,打开播放键,然后迅速来到后面的店铺藏身。
电话突然中断,金尚元气得嘴唇发抖,他感觉到胸口有些疼痛,金敏儿慌忙搀扶他到台阶上坐下,金尚元从上衣口袋中取出急救药丸,吃了一粒,喘了口气,黯然叹道:“耻辱,整个韩国的耻辱啊!”
任绍新上前一步道:“我!”
佟秀秀看到张德放情绪如此激动,走过来道:“请你控制一下情绪!”
雷国滔冷笑着,郭成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一拳狠狠打在雷国滔的小腹上,雷国滔痛得闷哼了一声,郭成将他压在墙壁上,用手臂抵着他的脖子:“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那帮韩国恐怖分子在我们的国土上制造暴力事件?他们威胁的不仅仅是那个韩国商贸代表团,还有两千多名我们的同胞。”
权正泰冷冷盯住任绍新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两名带着面罩全副武装的男子循声赶来,战术手电雪亮的光芒聚焦在柜台上,当他们看到是收音机的时候,忍不住同时骂了一声。
金尚元来到张扬的面前,他低声道:“张先生,我有事和你谈!”
徐光然把了解到的情况向常委们进行了通报,所有常委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谁都没说话,现场静得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一定要小心!”
剩下的九名男子全都木立在原地,谁也不敢挪动半步。
张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抢来的冲锋枪也不知扔到了哪里,现代高科技炸药的冲击力绝不次于一个绝顶高手的重击。张扬四肢骨骸仿佛要碎裂一般,他的意识很清醒,对方刚才停下射击真正的目的是要把他吸引到那个圈套里,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炸弹,此时已经被炸死当场。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东侧的大门处硝烟弥漫,浓重的硝烟过后,听到凄厉的惨叫声,几乎就在同时整个商贸城内的灯光全部熄灭了。
“金尚元先生、朴志信先生、金敏儿小姐,还有各位韩国企业界的精英,你们都是大韩民族的优秀儿女,你们对韩国政府相当的重要。我知道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吸引到这里来?为什么要选择中国对你们下手,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们我对你们并没有任何的私人仇恨,韩国政府逮捕了我们的领袖李秉原将军,发出逮捕令的就是金尚元先生的弟弟,金敏儿小姐的父亲金承焕上将,在国内我们没有机会把你们这么多精英聚在一起,所以我们只能选择中国,现在是下午两点五十分,从现在起六个小时内,我要求韩国政府释放李秉原先生否则我将引爆整座商贸城,不要忽视炸弹的威力,我预先埋下的TNT炸药,足够将这座商贸城夷为平地,顺便提醒各位,请你们不要妄图逃走,不要妄想离开商贸城,在商贸城的各个出口我都预先埋设了炸药如果有人胆敢逃离,我一样会引爆整座商贸m.hetushu.com城。我不懂汉语,你们可以将我的话翻译给他们。”
金尚元放开了金敏儿的手臂,低声道:“去!”
权正泰道:“政府方面正在紧急磋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请冷静,不要做出过激的举动,否则只会把事情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张扬冷笑道:“孙子哎,你他妈给我等着,我会一个个弄死你们,让你们后悔来到中国,来到这个世界上。”
金冉元道:“离开这里,他有能力自行离开!”
张扬的手机恢复了信号,外面的工程队已经修好了移动基站,从现场的情况可以看出,移动基站遭到了人为破坏。
纪委书记李培源道:“老夏说得对,先救人,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其实李培源也纳闷的很,难怪都说张扬是个惹祸精,真是哪里有麻烦,哪里就有他跟着掺和。
按照规定伤者必须从正门离开,张扬和王广正开始奉劝男士靠后,金尚元、金敏儿也主动加入了维持秩序的行列。
权正泰神情倨傲的看着佟秀秀:“你们中国的反恐能力真是糟透了,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在我们韩国。”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一名负责抬伤者离开的男子,忽然不顾一切的向外面逃去。他好不容易才从里面走了出来,说什么都不想回去。
权正泰声音低沉道:“一个半小时,他们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正是你们的行动缩短了我们的时间。”
“那就想办法制止他!你们还剩下三个半小时!”
发生在静海的恐怖事件第一时间传到了南锡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正在召开常委会,听到这一消息,脸色顿时变了,两千多人其中还有一个韩国商贸团,商贸团成员大都是韩国企业界的精英,现在这么多人全都被困在静海韩国商贸城,如果歹徒真的引发爆炸,这件事将震惊国际,徐光然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官位,如果无法阻止这次危机,恐怕他们南锡整个领导班子都要下台。
张扬离开的时候,金敏儿追了上来,将其中一个对讲机交给他。关切道:“张扬,你要小心!”她已经猜测到张扬要去做什么。张扬向她笑了笑:“放心,我们都会没事!”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把话筒交给我!”
朴志信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次的商务之旅竟然是死亡之旅,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中国人的身上了。”
“还好,大家都很镇定,不过刚才的爆炸造成了五人受伤,其中两人受伤很重,需要尽快送往医院输血。”
佟秀秀道:“头儿,你放心,我会尽一切努力化解这次危机。”
电话中传来阴测测的冷笑声:“做任何事都有规则,我做出让步是因为我怜惜伤者和儿童,可是有人想要利用我的善良,那么对不起,他只有死路一条。别忘了,你们只剩下四个半小时!”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任绍新眼睛都红了,大喊道:“冷静,冷静!”
金敏儿忽然转身向楼上走去,却被金尚元一把抓住手臂,他浓眉紧锁用力摇了摇头,示意金敏儿不要前去,金敏儿道:“我要去!”
佟秀秀转向身后望去,目光落在那栋23层的静海市人民医院病房大楼上,她向任绍新道:“对大楼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务必要将埋藏在其中的眼线拔除。”她拿起对讲机联系张扬:“里面的人听着!经过我们的谈判,恐怖分子同意释放五名伤者,还有部分携带儿童的妇女,请你们一定要遵照秩序,千万不可以出现擅自逃离,让伤者和部分妇女儿童先离开那里。”
张扬短时间内无法从地上爬起来,他倾听周围的动静,可是双耳刺耳的鸣响,炸弹巨大的冲击波造成了他短时间内失聪,他迅速调息着,期望能够恢复些许的体力,退到安全的地方。处于某种直觉,他感觉到危险正在向自己靠近,现在别说是那些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子,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可以轻易夺去他的性命。
伤者的亲属在一旁低声哭泣。
任绍新并没有处理这方面的经验,两千多人被炸弹威胁,而且刚才已经发生了一次爆炸,这样的场面他从成为警察之后还从没有经历过:“那……我们该怎么办?”
金敏儿将恐怖分子刚才说得那番话播报了出去,现场的慌乱情绪不断蔓延着,可是谁也不敢贸然冲出商贸城,刚才的爆炸已经让多人受到波及具体的伤亡数目不祥。
佟秀秀道:“注意你们的周围……”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听到了一声爆炸,这次爆炸并非来自商贸城内部,而是来自楼顶,爆炸让楼顶巨大的广告招牌断裂,从空中倾倒下来,现场一阵慌乱,武警公安们慌忙后撤,巨大的广告招牌砸中了三辆警车,其中一辆警车起火爆炸,现场烟尘弥漫,硝烟四起。
此时听到一个老人道:“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我们不要怨天尤人,咱们中国人什么时候怕过?日本人能打走,美帝国主义能够打跑,几个韩国小流氓能把我们怎么着,金先生,你不必内疚,我们权当是一次历险,相信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一定不会置老百姓的安危于不顾。”
电话中传来一个大笑声:“金先生,我们知道,你是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之一。”
雷国滔道:“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王广正点了点头。
张扬道:“能不能找到外面的频段?”
金敏儿点了点hetushu.com头她沿着楼梯向三楼走去,应急灯光很弱借着微弱的光芒,她走向三楼面广播室,身后响起金尚元的声音,他在大声将倒才恐怖分子的话转述给所有人。
剧烈的疼痛让歹徒跪倒在地,张扬坐起身,手中剩下的半块玻璃全力贯入对方的左眼,尸体在张扬的面前不断抽搐。他恢复了些许气力,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从地上捡起那把冲锋枪。
佟秀秀道:“有没有人员死亡?”
伤者的家属再也忍不住了,尖声抗议着,他们要带着伤者离开。
“你会后悔的!”
歹徒紧密关注着现场的情况,当伤者离开大门二十米处,他们下令这十名男子将伤者放下退回商贸城内。
耳鸣音渐渐消失,对他的呼唤来自于身边的对讲机。一个坚硬而灼热的枪口抵住了他的额头,眼前的幻景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佟秀秀道:“召集工程人员,先检查周围通讯设备,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通讯,只有和里面的人联系上,我们才能了解到大楼内部的情况,找到韩国商贸城的建筑图结构争取找到合适的潜入途径,还有,公布电话,让韩国恐怖分子方面和我们主动联系,尽量拖住他们。”
佟秀秀已经转过身去,向任绍新道:“别搭理他!”
权正泰点了点头,马上着手和上级联系。
张扬则来到伤者身边,查看了一下几名伤者的情况,一名负责急救的医生道:“有两名伤者失血过多,必须马上急救。”
佟秀秀听到张扬的声音,不由分说就把对讲机抢了过去:“张扬,听得到吗?”
张扬道:“听得到!”
“我失去耐心了,现在你们只剩下一个半小时,如果一个半小时内,还没有释放李秉原将军的消息传出,那么这座大楼和里面所有的人一起,全都灰飞湮灭!”
静海公安局全体出动,已经将韩国商贸城的几个出口堵住,公安局长任绍新正在现场部署,准备派持警潜入救人。
王广正激动地大声道:“这位老先生说得对,我们需要的不是相互埋怨,越是到这种危急关头,我们越是要携手渡过难关。”
郭成抓住他的衣领将雷国滔拉了起来,怒吼道:“炸弹放在哪里?”
佟秀秀站在静海人民医院住院大楼的直升机坪上不停拨打张扬的手机,却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佟秀秀充满担忧道:“不好,出事了!”
此时空中响起直升飞机的声音,佟秀秀暂时关闭了和张扬的通话,此时当地驻军、南锡市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率领精锐特警部队陆续赶到,一架直升飞机在商贸城停车场内落下,韩国方面的反恐专家也赶到了,他们从上海赶来。为首的那名男子叫权正泰,他一上来就问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朴正义道:“一定是中国人出卖了我们!”
佟秀秀点了点头道:“我是国安的工作人员,希望你们韩方能够配合我们做好这次救援工作。”
常务副市长陈浩道:“我刚刚已经调查过了,是东江招商办的雷国滔和张扬直接联系的,张扬帮他联系了静海方面做出接待工作。”
让张扬感到欣慰的是,现场这么多人并没有因为惊恐而出现哄乱,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每个人都表现出强大的控制能力,这也多亏了金敏儿刚才在广播中说得很清楚,擅自冲出这座大厦只会引起歹徒更加凶残的报复。
张扬从朴正义手中接过对讲机:“我是张扬!”
任绍新和体秀秀等几名国安的危机处理专家在一起,正在研究大楼的建筑结构图,听说已经和里面建立了联系,他惊喜的将对讲机接了过来。
权正泰接完这个电话,脸色铁青的走向佟秀秀,他怒吼道:“谁让你们擅自行动的?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就是拿几千人的性命冒险?”
雷国滔闭上双眼坐在地上,低声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要对付韩国商贸团,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任绍新陪同张德放来到权正泰的面前,张德放一脸的凝重,没法不凝重,这次不是普通的犯罪,是一起恐怖袭击,要是控制不住情况死的人要以千计,什么前途未来全都完了。
郭成挂上电话,他离开了座椅,宛如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走向对面的雷国滔。
徐光然怒道:“胡闹,既然把人家请过来,就要做好安全措施,现在好了,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就会捅篓子?”
金尚元大声道:“大家不要惊慌,千万不要惊慌,尽量呆在原地。”危急关头,金尚元表现出超人的胆色和镇定。
可是张扬的速度更快,锯片已经高速奔袭到其中一名男子的面前,锯片的寒光映照着他因为惊恐而倏然变小的瞳孔,可随即锯片就深深陷入了他的头颅,他的瞳孔也随之在黑暗中散大,他的身体软绵绵倒在了地上,另外那名男子发出怒吼,手中的冲锋枪向四周疯狂扫射着,他的子弹并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张扬大声道:“大家必须要保持冷静,现在,你们看一看随身的工具,谁还可以和外部联络,必须将我们的情况告诉他们。
楼上不断响起的枪声让聚集在一楼大厅的人们感到越发的恐惧,此时外面的佟秀秀又和他们取得了联系,张扬走后,和外界联系的任务就落在了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的身上,他低声道:“楼上正在交火,不知道具体情况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