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2章 生死之间

伍得志道:“你丫闭嘴,我正在研究!”
张扬恨不能冲过去抽他两个耳光,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生死关头居然还这么墨迹,张扬推开车门,一刀就将拖车绳斩断,向后方的伍得志大吼道:“走了!”
伍得志是个高度近视眼,两只眼还有些斗鸡,他不满的看着张扬,嘴上不说心里仍然在计数。
金尚元望着用枪瞄准他的那名方脸男子道:“不要再造杀孽了,你们的目的是想救出李秉原,救人难道就要用杀人来实现吗?”
张扬道:“你叫什么?”
张扬道:“你哪有这么多的废话,赶紧拆弹!”
佟秀秀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内无法和商贸城内联系上,自然不清楚内部发生的情况,可是从里面接连不断的爆炸和枪声已经能够推测到,里面的战况十分激烈。目前他们已经扫除了恐怖分子潜藏在静海人民医院的暗哨。
刘恒掷地有声道:“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你们韩国政府的任何让步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率先苏醒了过来,他看到的景物全都是颠倒的,很快就意识到应该是翻车了,忍着剧痛,张扬解开了安全带,用脚狠狠踹开了已经扭曲的车门,从变形的吉普车内爬了出去。
韩国方面终于传来了消息,政府方面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释放李秉原,现在正护送李秉原前往监狱附近的军用机场。
所有人都惊呆了。
金尚元瞪大了眼睛,双目之中充满了担忧和牵挂,他低声叫道:“敏儿……敏儿……”
张大官人虽然不是专职狙击手,可是对自己射击的天分还是颇为自信,趴在五楼之上,瞄准下面的人群,他很快搜索到歹徒所在的位置。
张扬眉头紧皱,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冒险而大胆的主意,打开对讲机道:“接好了!”抓起那名狙击手的尸体从五楼之上扔了下去。
“我很好!”张扬似乎看到了她的泪水。
刘恒道:“恐怖分子的承诺不可信,就算李秉原获释,也很难保证他们不去引爆炸弹,我们已经拔出了他们的暗哨,目前内部的情况很复杂,对我们来说,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尤为珍贵,必须要充分利用,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将民众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张扬坐到吉普车的驾驶室内,没等他踩下油门,金敏儿已经从另外一侧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张扬怒吼道:“搞什么?现在还有六分钟,你让我改变路线?”
“我死了……”这是狙击手大脑还有功能的时候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张扬靠在墙角,这儿的地势可以很好的隐蔽,他借机调整着身体状态,借着微弱的光线,将刺入身体上的玻璃碎片取了出来。
几名特种队员已经前往一楼大厅了,想要在二十分钟内安排近两千人从地下管道撤离,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但是眼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刘恒也是一个极其爽快的汉子,朗声道:“放心,等你排除了危机,正处包在我身上!”
伍得志愣了,再也顾不上研究什么炸弹,连滚带爬的跳下了货车,张扬重新冲上吉普车,伍得志随后冲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快,快开车!”
即使是韩国商贸城的位置上也感觉到了这强烈的震动,军区司令员刘恒望着海滩的方向,脸上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刻的一般生硬。
张扬道:“时间来得及,咱们留下三分钟逃离好不好?”
“不劳你操心,我们会解决!”佟秀秀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抓住那名方脸歹徒,将他拖到一旁,冷笑道:“现在告诉我,炸弹藏在什么地方,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是你大爷!”
张扬也听到了接连响起的枪声,一种不样的预感笼罩了他的内心,拿起对讲机:“在找我?”这声音对他来说十分的陌生。
金敏儿上前护住朴正义,方脸歹徒狞笑了一声,他看到金敏儿携带的对讲机,上前一把抢了过来,打开对讲机,双目望着楼上道:“你在哪里?”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过了好久方才听到对方悲怆的声音:“你叫什么?”
“他骂你呢!”
金尚元大吼道:“不要再杀人了!不要再杀人了!”
张扬关上了对讲机。拾起了地上的那把狙击枪,现在只能依靠这把狙击抢了。
张大官人没来及使用一百零八种方法,仅仅用了三种方法,那方脸歹徒就说实话了:“在……在地下车库……一辆牌号为平CR1735的汽车内……”
张扬听不懂这厮说什么,转向金敏儿道:“他说什么?”
张扬一伸手,点中了金敏儿的穴道,金敏儿呆呆望着他,美眸中晶莹的泪光化成泪珠缓缓滑落。张扬低声道:“对不起!”他推开车门,将金敏儿推了下去。
又是一个黑乎乎的物体落了下来,这下没人开枪了,不用问,一定是自己人的尸体,当那具尸体落在地上,所有人凑上去看的时候,却听到了枪响,这次落下的竟然不是尸体,而是活人,活生生的张大官人。
张扬望着倒地的狙击手,不屑的笑了笑,从他身上找出对讲机:“我说过,用不了太久!”
张扬乐了:“那啥,我正处还没批下来呢,你也是南锡市常委吧,帮我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张扬大声道:“伍得志,你准备离开,我停车之后,你马上切断拖车绳,然后我hetushu•com带你离开。”
张扬忍不住道:“你为我想得可真周到!”
方脸歹徒冷冷看着他,用韩语骂了他一句。
在场的所有人都默默关注着那边。
威胁金尚元的那名方脸歹徒惊愕之间,被金尚元趁机拧住手臂,一时间,十多名勇敢的男子已经冲上去加入战团。
伍得志却低声道:“等一等!黑线还是红线?”
然后将油门踩到最大,吉普车带着货车以惊人的速度向左侧道路行去。
“前方有一列客车经过,你必须改变路线!”
张扬笑道:“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张扬道:“我不知道该怎么拆除它,是不是应该先将这辆车开出去?”
四十五岁的李秉原已经满头白发,他在六名严阵以待的韩国军人的押解下来到这座汉城北郊的军用机场,天空中飘着零星的白雪,他深深吸了口气,深邃的双目露出凛冽的寒光,宛如一头出笼的野兽,他贪婪的呼吸着这清冷的空气:“自由的感觉真好!”他看到了远处的直升机,大踏步向前方走去。
对方冷冷道:“我要确保李将军离开韩国的领空。”
张扬愤懑道:“让佟秀秀说话。”
金敏儿转身向大伯笑了笑,仍然毅然决然的跟着张扬走了。
朴志信扑了上去抱住儿子,愤怒的吼叫道:“你们这帮冷血的禽兽!”
伍得志望着海滩的方向,低声道:“5、4、3、2……”他的最后计数被爆炸的巨大声响完全掩盖住了。
权正泰抗议道:“你们这样做只会触怒劫匪,逼迫恐怖分子提前引爆炸弹。”
佟秀秀和任绍新商量了一下之后,任绍新上前道:“刘司令,从这里沿着北角路,可以转向海滨路,约十分钟车程,在贾家湾一带游人稀少,汽车可以丢弃在这里。”
张扬道:“那就把他拖出去,你在里面拆弹,我来开车!敏儿你带领其他人安排大楼内的人员撤离!”
权正泰忍不住大声道:“你给我听着,中止一切行动,我国政府已经同意释放李秉原,这件事就要解决了。”
张扬听得心烦,怒吼道:“你他妈给我闭嘴!”
那名方脸歹徒拿起枪又瞄准了他。
权正泰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恐怖分子一方。
张扬望着熊熊燃烧的吉普车,望着远处海滩上爆炸引起的冲天火光,他忽然笑了,笑得如此开心如此灿烂。
张扬笑了一声,他关上了对讲机,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前缓慢的走了一步,感觉自己的身体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看来防弹衣和护体罡气的组合还是有些效用的。他已经杀死了三名歹徒,不知道这栋大厦中究竟埋伏了多少人。
张扬将车速尽可能提升,不过他又不敢开得太快,前方的十字路口处需要拐弯,如果高速拐弯的话,后方的货车可能倾倒。
张扬没说话,唇角的肌肉却剧烈抽动了一下,他的目光盯着远方,过了许久他方才道:“你不是她!”
张扬甩出的军刀正中狙击手的胸部,坚韧的避弹衣阻挡住了军刀,虽然如此,狙击手也感觉到军刀的锋芒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就在他准备射出第二枪的时候,张扬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拳砸在军刀的刀柄之上,被避弹衣阻隔的军刀猛然插入进去,冰凉的刀锋深深刺入了狙击手的心脏。他的双目中充满了震骇和惊恐,然后又看到张扬的拳头在他的视野中不断扩大,砰!地一声砸在他的脸上,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面颅骨坍塌碎裂的声音。
张扬靠在北侧的廊柱之上,抓起地上的一个易拉罐,向远方扔去,易拉罐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听到嗖地一声,这是子弹穿过易拉罐的声音,易拉罐还没有在地上停稳,被子弹击中再次飞向半空之中,然后叮叮咣咣的落在地面上。
权正泰听得莫名其妙,可现场的体制中人都听得哭笑不得,这厮什么人啊,这种时候居然还对正处的事情念念不忘,整一个官儿迷,不过再一想,又有哪个人能有张扬的胸怀和气魄,在这种时候谈笑风生,根本没有流露出半点的畏惧,都说共产党员的大无畏精神,人家这才是大无畏,人家这才是真正的革命乐观主义。
“我说的两分钟是你开车逃离的时间。”
张扬也没想到他能够成功,绕过去向伍得志招了招手道:“赶紧走,这玩意儿也有失效的时候。”话还没说完,时间继续跳动起来。
南锡市军区司令员刘恒向权正泰道:“不要质疑我们中国军人反恐作战的能力!”
那名方脸男子冷笑了一声道:“是你们不守规矩,杀了我们不少兄弟,现在我们必须要给你们一些教训!”他说完,掉转枪口,瞄准朴志信的头颅就是一枪。
张扬咬了咬嘴唇,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一辆丰田霸道吉普车上,他大步走了过去,用枪托砸烂了玻璃,打开汽车,利用从间谍手册上学到的知识,很快就将这辆吉普车打着,金敏儿从另外一侧拉开车门走了上去。
佟秀秀捂住嘴唇,望着远方的冉冉升起的烟雾。
张扬把爆破专家第一时间叫到货车前,看到那满满一车厢的烈性炸药,爆破专家也不由得额头冒汗了:“这……”他迅速检查了一下引爆装置,低声道:“我应该可以接触它的遥控引爆装置,可是我无法停止计时器……很复hetushu•com杂,我需要时间。”
“我叫伍得志,行伍出身的伍,小人得志那个得志!”
金敏儿倔强的看着他:“不!”
权正泰道:“你们的行为在冒险,不要忘记,恐怖分子就潜伏在大楼内,虽然拔出了他们的一个暗哨,可是在周围在内部仍然有他们的人在,他们在密切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如果我们的行动被他们觉察到,有可能促使他们提前引爆炸弹,我国政府已经做出了让步。”
朴正义怒吼道:“放开她!”他勇敢的冲了上去,却被那名男子一枪就击中了大腿,朴正义惨叫一声摔倒在地,那名男子举枪瞄准了他的头颅,金敏儿惊声道:“不要!”她伸手推开那名男子的手臂,坪!地一声,子弹射在朴正义身边不到半尺的地方。朴正义紧紧闭上了眼睛,他本以为必死无疑,幸亏金敏儿在危急关头救了他。
围绕是否进入商贸城形成了两个不同的意见,权正泰坚决认为要以静制动,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等下去,南锡公安局长张德放也认同他的观点,他害怕贸然的潜入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
一旁的佟秀秀微笑道:“这是在中国,我们对恐怖主义有着自己处理方法,你们韩国可以选择妥协,而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有权说不!”
指挥部现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朴正义被打的懵在那里,金尚元从他手中夺过手枪,朴正义无力的蹲了下去,低声呜咽起来。
张扬望着不断跳动的数字,内心前所未有的紧张,他向金敏儿道:“你回去,这边交给我来处理。”
负责开路的军车已经停下来不再继续前进,张扬减缓车速,咬牙切齿道:“靠啊!就剩下咱们两个了!你他妈到底会不会拆,给我个明白话!”
权正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拿起电话立刻联系了汉城总部:“炸弹危机已经解除,中止释放李秉原的行动。”
有一名拿枪的歹徒一人瞄准了金尚元,一人瞄准了金敏儿,还有三人严阵以待。
朴志信花白的头颅猛然晃动了一下,然后他缓缓倒了下去。
两人一问一答,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借着对话来缓冲内心的紧张情绪。
权正泰道:“千万不要尝试拆除炸弹,千万不要……”因为紧张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军分区司令刘恒一脸严峻,他在接到里面的情况最新通报之后,马上道:“安排车认为他开路,清除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如果你死了,我好帮你把名字刻在墓碑上。
当锯片刚刚露出,一颗子弹就射中锯片,火星四射,张扬手指一震慌忙将锯片丢开,对手的枪法极其精准,而且他肯定配有红外夜视瞄准装置。
“我在拆,这是那个混蛋的杰作,线路实在太复杂了!”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张扬跌跌撞撞的来到另外一侧,全力拉开了车门,把里面已经昏迷的伍得志拖了出来,刚刚拖出十多米,吉普车发生了爆炸,张扬连同伍得志又被掀倒在地,张扬大口大口喘息着,身边的伍得志抬起头,他的眼镜也不知丢到了哪里,眼前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我……我这是在哪里……”话没说完,又晕了过去。
方脸歹徒怒吼道:“混账,你给我下来!”
金尚元叫了声:“敏儿!”
张扬紧靠廊柱,狙击手果然还活着,刚才和他发生枪战被他杀死的那个并非是狙击手。
伍得志低声倒数着:“30、29、28……”
听到张扬的声音,金敏儿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无法形容此时内心中的欣慰。
他起身向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金敏儿跟上他的脚步:“我和你一起去。”
张扬在狙击手后撤的时候,全速冲了出去,扣动扳机,冲锋枪愤怒的子弹全都倾泻向对方所在的位置,强大的火力压制的狙击手暂时无法还击,可就在他距离狙击手藏身处不到三米的时候,子弹全部用尽。
一切都在紧张而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你们以为可以破坏遥控装置,可是你们无法解除定时引爆装置,现在还剩下十分钟,希望你们能够有足够的时间转移到安全的地点。”
刘恒冷冷道:“什么时候了,他们也跟着添乱,全部管制起来,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再安排人员向他们解释。”
“没事……现在我正在前往寻找炸弹的路上,炸弹应该在地下停车场,一层大厅内暂时已经安全。”
张扬咬了咬嘴唇,他望着美眸含泪的金敏儿,心中生出复杂难言的滋味儿,再不说话,猛然踩下油门,吉普车引擎轰鸣之中,带着那辆载满炸药的厢式货车向外面缓缓驶去。
张扬怒吼道:“不用!”
张扬怒道:“还剩下二十分钟,够吗?”
佟秀秀大声道:“往前三公里向右拐,可以直达海滨,如果你的速度够快,应该还可以剩下一分钟的时间逃离!”
张扬道:“放心吧,你谁啊?”
张扬冲上海滨公路之后,一个漂亮的急转弯,全速向右侧驶去。
“滚开!”
佟秀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张扬又主动和她联系,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全都关注着佟秀秀手中的对讲机。
张扬神情凝重,他低声道:“你不该来!”
狙击手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他倏然从藏身处冲出,手中的狙击步枪瞄准了张扬的头部,他已经意识到张扬穿hetushu.com着避弹衣,唯有头部才是他的致命处。可他扣动扳机的同时,看到一道逼人的寒芒射向自己的胸口,狙击手的心神受到了干扰,他犹豫了一下,生死关头却来不得半点的犹豫,张扬已经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做出了攻击躲避一连串的动作,子弹贴着他的右耳飞了出去,张扬甚至能够感觉到耳边的空气因为子弹的高速摩擦瞬间变得灼热,灼痛了他的肌肤。
闭上双目,仔细倾听着周围的一切,楼层上死一般的寂静,张大官人过去对自己的听力十分自信,可是今天受到了爆炸的影响,他也不敢盲目乐观,一切还是小心为上,短暂的调息之后,他的元气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张扬继续开始小心搜索,他要确保藏身在五楼的那名狙击手已经死亡,可是从他得到的冲锋枪来看,并非是狙击手使用的狙击枪,很可能狙击手仍然活着,也许他就藏身在哪个阴暗的角落,等待着张扬出现,给他致命一击。
五名恐怖分子看到空中落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不知是什么,其中一人还开了一枪,当那物体落地的时候,方才发现是自己人的尸体。
“我是南锡军分区司令员刘恒,这件事要是能解决,我会亲自给你颁发勋章。”
金敏儿摇了摇头,美眸中充满了自信:“不会,张扬一定会把我们都救出去!”
“我要和你在一起!”
结束通话之后,刘恒马上来到那幅韩国商贸城的结构图前,他用手指点着地下管道的位置一直拖动到商贸城的楼下,大声道:“开始行动!”
伍得志又剪断了一条线:“看来高丽棒子摆弄炸弹的技术也越来越精深了,麻痹的,全都是跟老美学得。”
权正泰道:“你听我解释,这里是在中国,我们无法……”
拆弹专家道:“两分钟足够了!”
所有警察、军人全都动员了起来,开始进行疏散行动。
就在他们清除藏匿在商贸城内歹徒的时候,外面的军队和警察联合动作,也成功清除掉藏身在静海人民医院的一名恐怖分子。
权正泰望着眼前烟尘弥漫的情景,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们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是!现在他们都在我的手中,已经死了一个,我给你五分钟,如果你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再杀死一个!以后每过一分钟,我会多杀一个!”
张扬气得在方向盘上狠狠砸了一拳,他忽然踩下刹车,后方的货车因为急刹车撞在吉普车的尾部。拆弹专家大声骂道:“混蛋,你在搞什么?想提前引爆吗?”
张扬道:“如果真的找不到办法,我就用这辆车把那辆货车拖出去。”他将吉普车开到厢式货车前方,利用拖车绳将两辆车连接在一起。
张扬阻止他道:“不可以!”
佟秀秀道:“保持联系,现在我们只剩下28分钟,韩国方面已经答应释放李秉原,恐怖分子也同意李秉原离开韩国领空之后会解除炸弹危机。”
朴正义明白了,金敏儿早已知道他想说什么,她甚至不愿给自己这个表露爱意的机会,朴正义的内心宛如针扎般的疼痛。
张扬笑道:“恐怖分子的话谁会相信?”
张扬点了点头,一拳就将他打得昏死过去。
拆弹专家有些不耐烦道:“别催我,还在想办法!”
权正泰结束通讯之后,向佟秀秀道:“商贸城内的情况怎么样?”
一声爆炸响起,韩国商贸城的西门发生了爆炸,不过并没有人聚集在那里,只是造成了少许慌乱,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亡。
张扬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射杀五人,而且,他也不清楚,人群中还有没有恐怖分子隐匿其中。如果走下去,不用问,他们会把枪口转向自己,自己虽然武功不错,可是在短时间内躲过五人的射杀,只怕也没有任何可能。
张扬暗骂了一句,掏出一颗手雷,看看是你的子弹厉害还是我的手雷厉害。可张大官人有了刚才的经历,也不敢轻易将这颗手雷扔出去,只怕他手雷还没露出来,人家就一枪击中手雷,搞不好就炸在自己手里了。
张大官人脚下不远的地方是一个玩具球,他踏住玩具球,一脚踢飞,玩具球飞向空中,蓬!地一声,被子弹射中,炸了个四分五裂。张扬利用这一时机,将手雷向狙击手可能藏匿的地点扔了出去,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火光和烟尘齐飞,整个五楼到处都是硝烟,张扬趁机冲向下一个廊柱。
就在这时,对讲机内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张扬,改变路线,马上改变路线,在前方的十字路口向左行驶。”
军分区司令刘恒道:“小张,你一定要尽快找到炸弹,随时将情况反馈给我们。”
张扬并没费太多的功夫就找到了那辆名为平CR1735的厢式货车,金敏儿用强光手电筒照射在车尾部:“就是这辆!”
他估算了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大概在五十米左右,对方的枪法十分的精准,张扬不敢轻易冒险,他必须利用手中的两颗手雷有效地拉近和对方的距离,然后发动致命一击,一击必中。
张扬只觉着头脑一懵,然后吉普车从公路之上原地跳跃起来,车身在半空中翻滚,车窗玻璃被爆炸造成的冲击波震得粉碎,从另外一侧滚下了路基。
张大官人看了看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了,研究?还他妈研究个屁!他拐过十字路口,和*图*书油门猛然踩到最大。对他而言还剩下两分钟,因为突然更改引爆地点,道路两旁仍然有不少摊贩,低空飞行的直升飞机正在负责驱散他们的任务。
金敏儿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海滩的方向,她一边走一边哭,夕阳很好,可是她却觉着自己的世界突然变得一片黑暗,脑子里全都是张扬的笑容,她默默呼唤道:“张扬,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死……”
张扬点了点头,大声道:“怎么样,拆除了没有?”
金敏儿小声提醒道:“还有六分钟!”
朴正义因为父亲的死早已被仇恨蒙住了双眼,他举枪就朝那名方脸歹徒走去,想要一枪射杀他为父亲报仇。
刘恒道:“马上安排人员前去疏散,为引爆炸弹创造条件。”
易拉罐的响声平息之后,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张扬笑道:“比我还有信心!”
枪声再度响起,这一次却是来自他们的身边,人们惊慌失措的蹲了下去,五名隐藏在其中的恐怖分子终于现身,其中一人拿着手枪抵住了金尚元的脑袋,冷冷道:“金先生,希望你能够好好配合我们!”
张扬驾驶着那辆吉普车拖动载满TNT烈性炸药的厢式货车缓缓驶出了地下停车场,刚刚来到外面的道路上,就有三辆军车驶向前方为他开道。
刘恒根本没有理会他,他转向手下军官道:“通知大楼里面,在炸药拖离大楼之后,我们将会安排正面引爆,在商贸城的正门炸出一个缺口,打通逃生通路,在我们引爆的时候,让特种队员安排好大家撤退到安全的范围内。”
权正泰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位中国将领,此时他才感受到中国军人雷厉风行的做派,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刘恒的举措无疑是正确的,恐怖分子的大量炸药都集中在地下车库内,大楼的周围不可能布置太多的炸药,刘恒利用以爆制爆的方法,打通一条逃生通路,这是险中求胜的方法,只要张扬将最有威胁的那辆炸药车拖离商贸城,引爆已经成为可能。
金敏儿凝望着张扬坚毅的面庞,柔声道:“如果是春雪晴,她会不会来?”
金敏儿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感,轻声道:“小心!”
张扬看了看货车后面的锁,双手拧住,内力贯注双臂,硬生生将铁锁拧断,拉开车厢大门,金敏儿用手灯照去,当他们看清里面的情况时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此时他听到了脚步声,慌忙拉着金敏儿躲到一旁,举起手中枪,此时他听到一个声音:“张主任!”
朴正义来到了金敏儿的面前,低声道:“也许我们会死!”
张扬开始减速,驶出海滨公路,拖着那辆货车驶向无人的海滩,深入一段距离之后,时间只剩下一分半钟,他停下吉普车大吼道:“弃车!”
对方只开了一枪,张扬下意识的向左闪避,正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他避过了要害,子弹从他的肩头钻了进去,幸好有避弹衣的阻隔,阻挡子弹进一步钻入体内,虽然如此,张扬还是如同被人重重击打了一拳,短时间内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强忍疼痛冲到下一个廊柱隐蔽起来,拉开紧束在身上的避弹衣,好半天才缓过一口气。
可是没等他走出几步,他听到了身后子弹上膛的声音,李秉原缓缓回过头去,望着六个乌洞洞的枪口,他顿时明白了什么,自由离他如此之近,可是一转眼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李秉原缓缓举起双手,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不是吗?”
楼上接连不断的枪声和爆炸已经让一楼的人们胆战心惊,每个人都在默默祈祷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开始感觉到获救的希望一点一点的变小。
而佟秀秀的观点和已经赶到的南锡市军分区司令员刘恒的观点相同,他们认为是时候派出特种部队潜入大楼内部了。
“混蛋!你们会付出代价!”
拆弹专家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她居然没有提到我!”
张扬道:“我有一百零八种方法对付你,保证你每种滋味都会不同,你现在尝到的只是第一种。”
金尚元走了过去扬起手狠狠给了朴正义一个耳光:“你给我冷静一点!”
朴正义怒吼道:“你滚开,我要杀了他为我爸爸报仇!”
谁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张扬能从五楼上直挺挺摔下来而安然无恙,事实上也没有人顾得上去想这些事情,毕竟是群众力量大,三名歹徒当场被张扬射杀,那名方脸歹徒和另外一个被他们抓住。
佟秀秀抢过通话器:“你可以试试,你的炸药车已经被我们清除掉,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讨价还价?”她已经收到了拆弹专家解除遥控装置的消息。
伍得志居然表现的十分沉稳:“还有时间!”
张扬道:“必须要留着他,我有话问他!”
佟秀秀道:“告诉你一件事,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抓住你,会将你绳之于法,要让你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拆弹专家笑了一声:“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伍得志道:“红线!”他果断的将红线剪断。时间停止在59秒,他惊喜大叫道:“我成功了,成功了!”
刘恒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组织疏散大楼内所有的民众。”
距离恐怖分子最后通蝶的时间仅仅剩下半个小时。
爆破专家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把握……也许应该把这辆车从这hetushu.com里弄出去,可是它还有引线和打火线路连在一起,只要打火,汽车十有八九就会爆炸。”
朴正义不知她为何会对这个中国人产生这么大的信任,他暗自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道:“有句话我一直都压在心里,始终没有向你说,现在我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敏儿……”
张扬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他的听力逐渐恢复了过去的水准,从子弹上膛的声音已经判断出对方的具体位置。张扬先扔出一颗手雷,果不其然,手雷还没有落地,就被对方一枪击中,蓬!地一声爆炸了,真的整个大楼再度抖动起来,张扬握着冲锋枪在爆炸的同时冲了出去,扣动扳机,子弹如雨点般向那名狙击手射去,他一边开枪一边冲向下一个隐蔽的位置。
“你滚开!”朴正义竟然将枪口指向张扬。
张扬将对讲机扔到了一边,伸手从身上拨出了两片碎裂的玻璃,然后反手点中身上的穴道止住血流。他又听到那个焦急的声音:“张扬!张扬!你有没有事?”
此时恐怖分子传来了最后通蝶,他恼羞成怒道:“你们违反协定,一切的后果都是你们造成的!”
朴正义挣扎着扑了过去抱住父亲:“爸,哦!爸爸……”他痛不欲生的惨叫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盯住那名开枪的歹徒,怒吼道:“我跟你拼了!”
金敏儿制止了他:“不要说,我不想知道,我当你是朋友。”
权正泰呆呆站在那里,此时大量的人群已经在军队和警察的护送下离开了商贸城。
佟秀秀咬了咬嘴唇:“张扬,保重!”
张扬微微一怔,原来是中方特种部队从地下管道成功潜入到了地下停车场内。他小心的应了一声,这次从地下管道中潜入的特种队员共有六人,其中一人是国安的爆破专家,他们来得正是时候。
张扬怒吼道:“下去!”
张扬拿起对讲机:“找到了,车厢内全都是炸药,炸药的威力足以将这座大楼夷为平地。”
金敏儿道:“我和你在一起。”
“不!”金敏儿十分坚决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对方的最后通牒已经不到三分钟了。
他听到对方的脚步移动,想来对方试图远离他,对狙击手而言,距离越近,他越没有安全感,张扬握住最后一颗手雷,抽出拉环扔了出去,这次方向并没有瞄准那名狙击手所在的位置,狙击手显然错愕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张扬会突然丧失了准头,原本举起的狙击步枪并没有发射,手雷的目标却是西墙的方向,手雷撞击在墙壁之上,砸得沙石乱飞,爆炸的威力将西墙砸出了一个一米左右的洞口,夕阳的光芒从外面投射进来,狙击手这才明白对方投掷手雷的真正目的,他不得不后撤到原来的地方,可是阳光将他的身影投射到了地面上。
张扬道:“怎么办?难道我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等着它爆炸?现在还有不到二十四分钟!”
佟秀秀慌忙阻止道:“不要轻举妄动,也许炸弹的触发装置和汽车的点火装置连在一起,只要你启动引擎,这辆汽车就会随同商贸城一起灰飞湮灭。”
抽出两片锯片,张扬觑准对方的墙壁,猛然甩出,其中一片锯片在飞行中就已经被击落,另外一片撞在墙壁之上然后反折急速向狙击手所在的位置射去,又是一枪,准确无误的将锯片击落。
佟秀秀有些不屑的看了权正泰一眼,拿起对讲机道:“你还好吗?”
伴随着南锡市军区司令员刘恒的一声令下,特遣队引爆了商贸城正南方的一堵墙面,炸开了一个五米左右的巨大豁口。
张扬一脚踩下油门,吉普车向海滨公路上疯狂驶去。
这声音并非春雪晴,而是金敏儿,不是他的幻觉,张扬这才从腰后掏出金敏儿刚刚交给他的对讲机:“我没事!”
却见车厢内全都是炸药,计时器在其中倒计时,25分12秒,红色的读数在不停回跳着。
张扬握着狙击枪瞄准了那名控制金敏儿的歹徒,手指搭在扳机上,可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扣动扳机。
张扬咬住嘴唇,他很小心的从腰间掏出一个锯片,慢慢探伸出去。
一名军官来到刘恒面前,敬礼之后道:“报告司令员,外面来了不少记者,他们想要采访。”
信号并不太好,张扬的声音时断时续:“干掉了九个……大楼内应该没有其他潜伏的恐怖分子……”
对讲机内传来拆弹专家的声音:“还有十五分钟,遥控引爆装置已经解除!”在张扬驾驶吉普车驶向前方的时候,他也在紧张的拆除炸弹装置。
金敏儿在一旁为他翻译,也觉着有些残忍,可她也清楚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歹徒来不得半点仁慈。
张大官人火了,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打了过去,怒道:“操你大爷,给我放老实点,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扬随手在他身上几处穴道揉捏了一下,那名歹徒顿时感觉周身宛如千万只蚂蚁爬过,这种感觉又痒又疼,简直无法忍受,他脸上的表情古怪到了极点,恨不能即刻死去,也好过在这里被张扬折磨。
金敏儿花容失色,正想上前,却被枪口抵住了后脑:“金小姐,你最好站着别动。”
近距离射击原本就是张大官人的强项,一连三枪放倒了三个,一名歹徒想要举枪射击,却被朴正义怒吼一声扑倒在地,抓住他的手腕,死命地向地面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