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3章 海滩

一名军官来到刘恒的身边:“刘司令,记者们想要采访。”
刘恒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答应帮他把正处搞定的事情,不禁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扬的手臂道:“赶紧去处理伤口,这边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我来善后。”
“出去吃饭?”徐光然颇感诧异,这厮倒是有闲情逸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还能够吃得下去。他的秘书道:“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金敏儿从张扬的眼光中意识到了什么,她没来由感觉到一种委屈,张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会想起春雪晴,直接的表现就是。这厮多数时间精神都不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金敏儿道:“你又想起了她?”
市长夏伯达这会儿也跟着点了一把火:“我也赞同刘司令的意见,张扬这次立功不小啊,拯救了几千人的性命,挽回了国家的颜面。而且更难得的是,他丝毫不骄傲,没有宣扬自己的功劳,做了这么大一件好事,还能够保持沉默,这样的风格是值得肯定的,是值得广大年轻党员干部好好学习的,我认为应当马上解决张扬同志的待遇问题。”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芳心中的温馨无声浸润开来,很快就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她小声道:“我相信!”
张扬笑道:“面对真枪实弹谁不害怕?我也怕,可我要是不站出来,咱们几千号人难道就坐在那儿等死?几个高丽棒子跑到咱们中国的地盘上制造事端,这口气咱们不能咽下去,说什么都得把他们给打回去。”
“感觉好极了!”
金敏儿来到沙滩上望着燃烧的火焰,宛如怪蟒般升腾的烟雾,她哭着跪在了沙滩上。
张扬知道金尚元这个人向来惜字如金,能够说出谢谢这两个字已经很难得,起重工包含着很深的意义。
张扬笑了笑,他默默向金敏儿挥了挥手,这个可爱的韩国女孩对自己真是不错。
张扬低声道:“怎么回事儿?”
王广正道:“东江招商办的梁晓鸥,今天的事件中受了一些惊吓,现在还没能从惊恐中恢复过来。”
周围响起警笛的鸣响,几百名军人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
同样一身是血的伍得志就站在张扬的身边,他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们两个,失去了眼镜,就算离得这么近,他的眼力还是不好使:“那哈……你们两个什么情况?”
市委书记徐光然呵呵笑了起来:“刘司令,我觉着这样的表彰不够啊,其实张扬的正处问题,已经解决了,何部长一直在办。”他转向何英培道:“老何啊,不是我说你,工作效率也太低了。”
张扬道:“刘司令好,那啥,你答应我的那事儿别忘了。”
金敏儿:“不想吃。”
张扬愣了一下:“我可以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当天中午张扬就返回了南锡,发生在静海的这起恐怖事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浪,这和当局对消息进行严密封锁有关,相关媒体报道全都对这件事进行了淡化,将这次的恐怖事件说成了一次火灾。除了南锡少数领导人之外,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张扬就在现场,而且正是这厮最后关头开着那一卡车炸药,拯救了现场几千人的性命。
张扬瞪了他一眼:“你丫不懂什么叫国际主义精神?”
佟秀秀道:“这次的事情全都是因为韩国方面引起,外交上我们不会承担任何责任,你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一切事情。”
张扬笑道:“没有,我在想别人说我是个扫把星不是没有理由的,我到哪儿都有事情发生。”
张扬虽然对朴志信没什么好感,可是听说他被杀,还是有些感叹的,低声道:“想不www.hetushu.com到这次的商务之旅,竟然成了惊魂之旅。”
金敏儿摇摇头又点点头,她忽然说:“感觉气闷的很,可以出去走走吗?”
张扬点了点头,从王广正手里接过了他递来的出入证,和王广正一起离开了房间,经过隔壁房间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在哭。
张扬道:“可惜领导们不这么想,他们最怕发生事情。有了事情他们想得不是怎样去解决,而是想着怎样去推卸责任。”
王广正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餐厅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王广正带了一个消息,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市长夏伯达、以及多位常委已经从南锡赶往这里,估计不久就能够到达这里,他们是过来慰问韩国商贸团和受伤群众的。
金敏儿不禁莞尔:“在南锡当体委主任感觉怎样?”
王广正笑了。
张扬笑道:“放心!”
王广正明白今天这场危机的化解,为张扬,为他政治上都加分不少,虽然对外宣称只是一起失火事件,这是害怕在社会上造成恐慌情绪,可是他们今天的表现早已被组织看在眼里,王广正过去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多闪光的地方,在生死关头,他发现自己还是很热血很勇敢的。
张扬道:“那你今晚把我当你爸吧,咱俩多喝点!”
张扬起身道:“既然没什么事,陪我去看看水上运动中心,我看完进度就回去。估计那帮领导都琢磨着找我问话呢。”
金敏儿道:“我只是长得柔弱,可是我的性格很要强哦!”她话锋忽然一转:“春雪晴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她的性情是柔弱呢还是要强?”
金尚元握住张扬的手道:“谢谢!”
那军官愣了:“起……他们会相信吗?”
张扬看到金敏儿始终没有吃饭,轻声道:“为什么不吃饭?”
徐光然首先来到韩国商贸团下榻处去慰问,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陪同他和金尚元见了面,徐光然客套了一番,金尚元也表现的十分豁达,之后徐光然又探望了东江市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梁晓鸥的情绪还是有些不稳定,说着说着话又哭了起来。
刘恒道:“马上召开记者发布会,就说静海韩国商贸城发生火灾,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终于控制住火情。”
王广正道:“休息,昨天这一天我折腾的够呛,昨晚都是硬撑着在工作,如果我不是什么领导干部早就趴下了,真的,我也害怕,我特别佩服你,在昨天的那种状况下能够表现出这样的镇定。”
张扬笑道:“今天的事情,我根本就是误打误撞,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滔以私人的关系找到我,让我帮忙安排静海方面的接待。我本来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搭个顺风车,给韩国商贸团的各位企业家宣传一下我们南锡的状况,增进大家对南锡的一些了解。凑巧能弄点投资,可没想到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投资没弄成,差点把命还给搭进去。”
王广正笑了,他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件事就算你不插手,一样会发生,韩国的那帮恐怖分子早就策划好了在商贸城动手。”
张扬在房间内安顿好不久,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就过来探望,王广正在今天的事件中也受惊不小,他本来以为今天恐怖要死在韩国商贸城了,当时心里后悔到了极点,怎么想起联系这件事,可是危机发生的时候,王广正还是表现出了一名党员干部的过硬素质,过去张扬心底是看不起王广正的,可通过今天这件事也对王广正刮目相看,毕竟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变得亲近了许多。
金敏儿猛然回hetushu.com过身去,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在滨海公路上,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脸上也被烟尘熏黑,可是那双眼睛依然明澈,看到金敏儿无恙,他笑了,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
张扬望着金敏儿的俏脸,低声道:“其实就算没有雷国滔那档子事儿,如果我知道你被困在这里,一样会来!”
泪水模糊了金敏儿的视线,她喃喃道:“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
刘恒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出一个建议,像张扬这种优秀的国家干部,我们可以采用其他形式的表彰嘛,听说张扬同志是体委主任,现在他的正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建议是不是可以在行政上给予他一些补偿,这也是一种表彰啊。”
张扬暗自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一定会给很多人造成心理阴影。
王广正过去是不敢再背后说领导坏话的,可在张扬面前,他也没多少顾忌,叹了口气道:“形式主义还是要走的,张主任,先去吃饭吧。”
金敏儿道:“能喝一点,在韩国的时候经常陪我爸喝!”
张扬穿着军大衣,看起来就是一个英气勃勃的年轻军官。张扬率先打破了沉默,微笑道:“我这个人总是麻烦不断,每次遇到你总是把你牵扯到麻烦之中。”
离开梁晓鸥的房间,徐光然紧皱眉头,向身边的夏伯达道:“这个张扬啊,人家东江招商办的事情他也要管!”所有人都冲这句话中听出了徐光然对张扬的不满。
王广正道:“出去吃饭了!”
金敏儿嫣然一笑,绝美的风姿让人不禁感到呼吸一窒,她柔声道:“你当我是春雪睛也罢,金敏儿也罢,只要你记挂着我就好。”
来到餐厅门前的时候,遇到了前来吃饭的金尚元和金敏儿,金尚元看到张扬微笑着向他都了过来,今天如果没有张扬,后果不堪设想。
金尚元激动地点了点头,伸出大手抚摸着金敏儿的俏脸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宣传部部长梁松笑道:“可这件事好像不适合公开表彰吧,我们对外宣称只是一起失火事件,表彰张扬同志,岂不是要把事件的真像说出?”
张扬握住金尚元的手道:“保护每一位投资商的安全是外面的责任,希望金先生不要因此而改变对我国的看法。”
王广正一旁道:“如果没有张主任舍己救人,大家都完了。”换成过去王广正是不敢在领导面前说这种话的。可是今天的事情过去之后,王广正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他忽然看清了自己的政治方向,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干部,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以身作则。什么叫大无畏。
金敏儿拉着张扬的手臂走了过去,烧烤摊只有两名顾客,不过菜品很全,金敏儿点了一些海鲜,张扬要了一斤羊肉,两人就坐在火炉旁吃起了烧烤。
韩国商贸团方面决定当晚就留在静海,发生了这种事情,不少人需要心理上的辅导,至于一些善后事宜也需要时间。
佟秀秀道:“我们方面死了一个,韩国商贸团方面,RG的总裁朴志信先生被杀。”
张扬端起桌上的红茶喝了一口道:“他们走了?”
张扬笑道:“我过去就听说韩国女性都能喝酒,看来你也不差!”
“敏儿?”一个虚弱的声音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金敏儿追问道。
金敏儿咬着樱唇,抹去脸上的泪痕,她向张扬走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她很用力的捶打在张扬的胸膛上:“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
何英培心中暗骂,我操你大爷,当初不是你让我压一压的吗?现在怎么http://m.hetushu•com又赖到我身上了,可心中骂归骂,这个黑锅还是得背,徐光然毕竟是市委书记,总不能当面拆穿他,何英培笑道:“已经解决了,正准备下文呢,谁想刘司令这又提出来了。”
张扬的话被她打断,于是再也没说出口,目光投向远处,看到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海鲜烧烤摊。
张扬点了点头,转向伍得志道:“得志,你胆子挺大啊?”
前来的领导都没有说话,全都明白现在探望和慰问只不过是走个形式,徐书记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补交功课,不想落他人口舌。
刘恒笑道:“看来是我多说了!”
金敏儿摇了摇头,双手抱着臂膀:“这次的事情是我连累了你。”
张扬笑着说:“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情?”
从招待所走出不远就是海滩,冬日的海滩有些冷清,金敏儿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低着头看着脚下。
伍得志道:“事情逼到头上,由不得我害怕啊,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害怕,这个设置炸弹的家伙一定是对自己相当自信,所以在炸弹装置上设置了一个小圈套,还好,当时没爆。”
这次的事件让南锡市领导层上上下下都吃惊不小,如果事件没有得到顺利解决,不知要有多少人的乌纱要因此而保不住。徐光然对这起事件已经了解的很清楚,和军分区司令刘但也多次通话,他向宣传部长梁松道:“老梁,一定要做好媒体的工作,确保这次的事件不要造成恶劣的影响。”
张扬道:“上午有什么安排?”
金敏儿笑道:“我喜欢你喝酒的样子!”拿起酒瓶又把玻璃杯添满了。
张扬道:“我们方面有多少人被杀?”
他走过去开了门,却是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
张扬笑道:“大戏没赶上,谢幕的时候过来凑个数也好。”
很少出席南锡市常委会的军分区司令刘恒,今天也来到了南锡市委,他是特地向各位常委通报这件事的,其实大体的情况各位常委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刘恒也没有过多的说起细节,只是简略的综述了一遍,最后强调道:“张扬同志在这次的事件中表现出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过硬素质,正是他的大无畏精神,才成功的挫败了恐怖分子的阴谋,对于张扬同志的英勇事迹,我们一定要给予嘉奖。”
刘惶微笑道:“信不信无所谓,重要的是,他们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写!”
张扬随即点头说:“好!”
张扬笑道:“可惜没有把那帮恐怖分子一网打尽。”
搞得张大官人愣愣的看着她。
多数领导心里都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这么大的事情最后民众中有两人死亡,五人受伤,各方面的损失不算太大,而且这件事和韩国方面有着直接的关系,外交上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佟秀秀来到他们的身边道:“生擒了三个,死了七个,目前他们已经承认隶属于韩国革垩命党,韩国方面已经撤消了释放李秉原的命令。”
张扬对这镜子看了看,脸上还是有几道伤痕,不过好在没破相,想起昨天的那场生死激战仿佛在梦中一样。张扬长舒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此时响起敲门声。
金敏儿忽然道:“你当我是金敏儿还是春雪晴?”
张扬笑道:“就当扯平了!”
张扬不以为然道:“估计他们心里对我都相当的恼火,认为我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人在高度恐惧和紧张之后需要适当的放松,金敏儿如此,张扬依然。酒精可以帮助放松,听着海浪吃着烧烤,和一位赏心悦目的美人儿聊天,放松的作用事半功倍。
金敏儿笑着解释道:“好烈的酒!和*图*书
五辆军用吉普车来到了现场,最先从车上跳下来的是佟秀秀,看到张扬无恙,她不禁欢呼了一声,同时她也看到了接着张扬的脖子不放的金敏儿,不禁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徐光然摇了摇头道:“不用,他又不是不上班!”
张扬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当你是金敏儿的时候多一些。”
王广正道:“昨晚徐书记和夏市长都来了,他们提到过你。”
徐光然道:“张扬呢?我怎么没见到他?”
两人离开招待所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例行盘问,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军队加强了戒备,静海的空气也变得紧张了许多,不过他们都有出入证,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
张扬和伍得志被人护送到救护车旁,接受医生的紧急治疗。
医生在张扬身上取出来了三十多块玻璃碎屑,全过程张扬都谈笑风生,所有人对这厮的意志佩服到了极点。处理完伤口,医生建议他去医院观察,张扬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就在车上换了一身衣服,衣服都是部队提供的军服,他穿着军服,披上军大衣,双手上裹着纱布走出了救护车。
金尚元道:“我真心感谢贵国为外面做出的一切,如果这件事发生在韩国,不会得到这样迅速的处理。”
张扬笑着做了邀请的手势,请他一起进去吃饭。
领导们上了车,离开了静海一招,车开了没多远,就看到远处,一男一女坐在沙滩上吃着烧椅,男的正是张扬,女孩儿极其漂亮。
王广正实在佩服张扬旺盛的精力,整个上午他陪着张扬在静海水上运动中心视察了一圈,静海水上运动中心的基础建设已经全部完工,装修和设备安装也就要完成,比起南锡的新体育中心。这里的进度显然要快上许多,张扬对建设的情况表示满意,他在现场拍了一些照片,准备拿回去供南锡有关方面学习观摩,按照张大官人的话来说,要让南锡的那帮建筑商集体组织到这里来参观,看看静海这边的工程进度,再看看他们自己,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王广正没跟着说话,他认为张扬对领导们的看法有些偏颇,南锡市的领导们应该没有他说得那么不堪。
徐光然又提议道:“咱们去静海人民医院探望一下伤者。”
夏伯达冷眼看着徐光然,看来徐光然和张扬之间的矛盾已经越积越深。再无缓和的余地。
张大官人内心一暖,自己何德何能,又得到美人垂青,他正准备表达一下内心的感情,金敏儿却道:“好香!”
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在当晚八点半抵达了静海市此府一招,和他同来的还有市长夏伯达、常务副市长陈浩、宣传部长梁松,这么多市委常委一起到来足见南锡市领导对这次事件的重视,静海市主要领导几乎全部出动陪同。
夏伯达道:“他也是热心,就算他不帮忙安排,韩国商贸团还是会来静海韩国商贸城参观的。”夏伯达对这件事清楚得很,张扬在其中并没有做错什么,无论他来与不来。韩国商贸团都会来,东江招商办早就安排好了日程,韩国商贸城的恐怖事件注定要发生的,张扬只是凑巧被卷了进去。
王广正点了点头道:“走了,一切还算顺利。”
当晚静海市招待所为了这些韩国客人特地准备了精美的菜肴,可惜大家劫后余生,一个个心情不定,都没有太大的食欲。
张扬道:“我更喜欢你喝酒的样子,想不到一个你这样温柔的女孩子也有如此豪爽的一面。”
梁松点了点头,脸色却不好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想堵住媒体的喉舌并不容易,梁松能够预见到”恐怖事件虽然结束,可是http://www.hetushu.com他的任务没有结束,如果因此而产生了不良影响,他可能要承担责任。
夏伯达看到了没吭声,他看了看徐光然,发现徐光然的目光也盯着那沙滩上的烧烤摊儿,徐书记肯定也看到了,不过徐光然也没说话。心中暗道,张扬啊张扬,你小子真是自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闲情逸致哄女孩子,有没有一点党员干部的觉悟性啊!
当晚张扬和韩国商贸团一起都入住静海市政府一招,一招有部队负责戒严,任何人都的受到严格的盘问。
张扬要来一瓶二锅头,烧烤摊上也没有其他的好酒,他用牙齿开启了瓶盖,要了一个玻璃杯,倒了一杯酒,还没来及喝,金敏儿先拿了过去,喝了一大口,秀眉紧紧颦起,显然这酒辛辣的程度超出她的想象,“啊!”她舒了口气,下意识的说了句韩语。
金敏儿笑着踢了他一脚:“讨厌,就知道占我便宜!”
金敏儿往空杯子里倒酒,不知不觉一瓶二锅头已经见底,金敏儿的俏脸上飞起两片诱人的红霞:“体委主任只是你的幌子,你是个007,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前,是不是就已经有所觉察?”金敏儿始终认为张扬是个特工,她甚至觉着张扬事先就已经洞悉了这次的恐怖行动。
第二天一早,韩国商贸团的所有成员就在军警的护送下乘车离开静海返回东江,张扬并没有去送行。他不喜欢送别的场面,对着浴室镜子涂抹好身上的伤痕,穿好衣服来到窗前,看到金尚无和啥敏儿一起正走上客车,金敏儿不时的回过头张望着,显然在寻找着他。
张大官人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伍得志当时如果剪断红线立刻就触发炸弹,恐悄他们两个现在早就化成飞灰了。
金敏儿听他说得有趣,禁不住格格笑出声来,很少见到张扬这么乐观的人。
张大官人看到金尚元也在朝这边走来,赶紧咳嗽了一声,金敏儿这才如梦初醒的放开了他,看到这么多人走过来,显然都看到了她紧抱张扬的一幕,俏脸不禁有些发烧,垂着头走向金尚元,小声道:“大伯!”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一声,不过佟秀秀这一拳捶在了他的伤口上,张大官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变形了。
金敏儿一边捶打着他的胸膛一边流泪,终于她停下手,展开臂膀紧紧搂住张扬的脖子,俏脸埋在他的肩头大声的哭。
佟秀秀来到张扬身边,在他肩头捶了一记:“好样的!没给国安丢人!”
组织部长何英培在坐下悄悄踢了纪委书记李培源一脚,李培源向他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明白,何英培这个老狐狸还是不想说话,这会儿要他站出来,李培源道:“我赞同刘司令的提议,其实张扬这种优秀的年轻干部,早就该得到组织上的肯定,体委主任本来就应该享受正处级待遇。”
张扬拿起金敏儿喝剩的那大半杯酒,一仰脖就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把酒杯重重顿在桌上。
南锡军分区司令员刘恒大笑着走了上来,热情的握住张扬的双手用力摇晃了一下道:“张扬,哈哈,厉害,不简单啊,真是不简单啊!”
张扬笑了,拿起那杯酒喝干:“很像,你们真的很像!”他抬头望着夜空中的星辰,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春雪晴正在天空中的某处静静看着他。
金尚元喝了一碗清粥就率先起身告辞,他是韩国商贸团的主心骨,还负责着安抚团员的任务,离开的时候,向张扬道:“等一会,把敏儿送回去。”
王广正作为副市长有不少工作要安排,他在现场忙前忙后。
金敏儿停下脚步,很认真的盯住张扬的眼睛:“我要你回答!”
张扬依然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