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4章 导火线

夏伯达听说龚奇伟连分管体育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多少有些气闷,你徐光然的手臂伸得也太长了吧,可夏伯达本身和龚奇伟的关系也不怎么样,为龚奇伟去和徐光然理论,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他把市里的意见转述给了龚奇伟,对龚奇伟只能报以同情。
龚奇伟望着夏伯达心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夏伯达的圆滑有余魄力不足,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够混迹在市长的位置上,他的不作为造成了徐光然越发的强势,造成了南锡目前的一言堂,市级领导层没有反对的声音,这根本就是一种畸形的政治现象。
龚奇伟道:“我针对深水港提出了几各意见。”
徐光然内心一沉,他马上就想到了龚奇伟,想不到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到了省里,难道是龚奇伟对自己的决定不服气,所以他告到了省里?按理说省里的反应不该这么快。徐光然的语气透着对领导的尊敬:“孔部长,为了南锡市的领导层工作更有效率,为了更好的发挥干部的主观能动性,所以我们对领导班子的分工进行了部分调整,这也是征求了常委和本人意见的。”
张扬微微一怔,从龚奇伟的话中他听出有些不对头,他低声道:“上车,我请你吃饭!”
乔振梁道:“做工作就要有魄力,要顶得住压力,看来光然同志也意识到你分管体育工作并不合适,想给你加担子啊,小龚,好好干,希望你能负担起建设深水港的重任,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说完乔振梁就挂上了电话。
龚奇伟意识到自己已经触痛了徐光然的逆鳞,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害怕,事实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干脆全都说出来。龚奇伟道:“那要分清是大我还是小我,小我可以为大我牺牲尊严,但是大我的尊严绝不容许受到任何的侵犯!”他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
龚奇伟喝了不少酒,他和张扬谈了许多,谈了他对深水港的计划,谈了他对南锡未来发展的看法,谈了他的抱负。
龚奇伟道:“徐书记,我们并不是只有一种筹资途径,未必把眼光局限在外资。”
徐光然彻底懵了,他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孔源话里有话,他正要解释。
朱老三也不和张扬争,不多时麻利的端上来四样小菜,张扬自带了两瓶茅台,打开一瓶给龚奇伟倒上,微笑道:“龚市长,今天情绪不高啊。”
孔源哈哈大笑,临挂上电话的时候,仍然不忘道:“到底是老同志,政治觉悟就是不一样。”
张扬道:“这不是小事,是关系到南锡发展的大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龚奇伟离开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陈浩也过来见徐光然,和他擦肩而过,陈浩明显看出龚奇伟的脸色很难看,他跟龚奇伟打了个招呼,龚奇伟这才反应了过来,向他笑了笑,笑得相当勉强。陈浩推测到龚奇伟肯定挨批了,他心里不禁生出一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龚奇伟道:“建设深水港本身是一件大好事,深水港建成必然利国利民,带动周边经济,但是南锡市本身的财政无法支撑这么大的工程,过度的依赖外资才造成了目前的困境,我会让这些投资商明白,是我们给了他们赚钱的机会,我们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徐光然道:“你看到的东西,我会看不到?星月的要求很过分,我知道,可是土地出让给他们,仍然是南锡的,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就有权说话,我的让步也是暂时的。”
夏伯达充满同情的望着龚奇伟道:“奇伟同志,市里考虑到你工作过于繁重,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认为怎么样?”
徐光然嘴唇紧紧抿在一起,他的双目中布满了血丝,指着龚奇伟的鼻子,一字一句道:“你给我出去!”
孔源笑了一声道:“你不要多心,我只是随口问一问,下午乔书记还专门夸奖了你,说你知人善任,向龚奇伟这种有能力的干部,就应该把他放在更能发挥能力的地方。”
龚奇伟笑了笑:“可能是最后一次来了。”
龚奇伟道:“我可以试试。”
夏伯达叹了口气道:“奇伟同志,你说的有些意见我也认同,可是很多方面我说了不算啊。”
龚奇伟有些不明白,乔振梁为什么要说好啊,难道他也赞成把自己拿下来。
徐光然道:“你想说什么我都明白,可深水港那边等待用钱,已经不能再耽搁了,如果拖延下去,造成的损失只会更大。”
陈浩道:“明天我们m.hetushu•com要签署土地转让协议,他们承诺本周深水港的二期投资就能够到位。”
徐光然的愤怒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龚奇伟的提议触及到了他的心理禁区,深水港工程是南锡和岚山斗争胜利的结果,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显赫的政绩,谁都想把这个辉煌的荣誉镌刻在自己的政坛之路上,龚奇伟的提议是徐光然无法容忍的,深水港进行到现在,如果让岚山加入,别人会怎么想?领导会怎么想?人家会认为他徐光然无能,玩不转这么大的工程,所以才会向岚山求助,以后政绩属于谁?他的面子往哪里搁?龚奇伟作为一位南锡市副市长竟然提出这样的建议,他显然没有把集体荣誉放在心上。
徐光然摇了摇头,仍然闭着眼睛:“我知道体育场土地转让给星月,一定遭到很多人的非议,外面不可能没有闲话。”
龚奇伟昂头挺胸的走出了市长办公室,他终于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可是现实显然是冷酷的,徐光然把他的合理建议当成了是对他权威的挑战,而且马上下手将他推出局外。市长夏伯达的态度更是让他心寒,关系到南锡前途命运的大事,身为市长,仿佛和他毫无关系,不知夏伯达的内心深处究竟作何感想?
龚奇伟看了张扬一眼,老老实实回答道:“喝酒!”
张大官人很少佩服别人,可听到龚奇伟的宏图大计,他发现龚奇伟真的是一个难得的领导者,他有能力有抱负,对南锡的未来发展有着极其清晰的计划哼,更难得的是他拥有着超人的气魄和胆色,这些年他一直处在徐光然的阴影下,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希望乔振梁的介入,能够让龚奇伟真正拥有深水港的指挥权,能让他得以施展自己的抱负。
龚奇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夹了颗茴香豆放在嘴里,叹了口气道:“徐书记让我以后不用再分管体育了。”
孔源却不想给他解释的机会:“光然同志,下午乔书记还夸你来着,说你执政经验丰富,在对干部的任用上很有一套,让陈浩和龚奇伟进行位置上的调整,能够让他们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力量,这就是执政的艺术,省运会担子不轻,交给陈浩这样稳重的同志才合适嘛,让龚奇伟这样的年轻干部去深水港工程中锤炼,有助于他的成长,但事情要一步一步的来,不可以操之过急。光然同志,我的话你明白吗?”
徐光然听到这里已经基本上明白了,自己下午才做出的调整,这么快已经被省里知道了,孔源打电话给自己,说话透着和气,可其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几乎每句话都把乔书记提出来,这绝不是偶然,陈浩和这件事压根没有关系,孔源三番两次的提起陈浩,徐光然忽然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他感到胸口很闷,几乎就要透不过气来。他想要解释:“孔部长……”
张扬有些错愕,酒杯停顿在嘴边:“凭什么啊?”
徐光然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省委书记乔振梁出手干涉南锡的政事,绝不是一时兴起,他那种级别的官员,做任何事都会经过深思熟虑,都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孔源是一个传话者,而徐光然无论情愿还是不情愿,他必须要充当那个执行者,他必须要执行乔振梁的命令,不然就意味着和乔振梁作对。
徐光然当晚接到了省组织部长孔源的电话,孔源的第一句话就充满了质问:“光然同志,我听说南锡市的领导层分工有了一些变动。”
龚奇伟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是喜是忧,短时间内无法消化乔振梁传递给他的意思。
“出去!”
张扬一听就乐了:“恭喜,恭喜,乔书记肯定关注咱们这边的事情了,他准备把深水港工程交给你。”
一辆皮卡车扯住了他的视线,龚奇伟看到了张扬灿烂的笑脸,那张脸上明显还有许多未愈的伤痕。张大官人乐呵呵道:“龚市长,这么好的兴致,来我们这里视察工作啊?”
徐光然猛然将手中的茶杯扔到了地上,长久以来他给人的印象都是温和的,像今天这样失去常态还从来没有过。
他对这一事件不仅仅表现出关注,而且通过孔源已径直接干涉了。
龚奇伟道:“张扬!”
龚奇伟道:“也许领导们认为,有些让步只是政治上的一种技巧和手段。”
龚奇伟上了张扬的皮卡车,张扬启动引擎的时候,龚奇伟说了一句话:“如果深水港的指挥权交给我,我会暂停深水港建设。”和_图_书
孔源的这个电话彻底打乱了徐光然的布局,深水港交给不听话的龚奇伟,而常务副市长陈浩却被踢到分管体育,以陈浩的能力很难降住张扬那个混世魔王,想起张扬,徐光然不由得又有些头大了。自从这厮来到南锡之后,在不知不觉中一切朝着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
陈浩微微一怔,龚奇伟现在分管的就是体育文化,徐光然还说他的工作过于繁重,这不是笑话吗?明显是龚奇伟得罪了徐书记,徐书记要削他的权,听徐光然的意思是想把龚奇伟从体育这块地方踢出去,陈浩建议道:“我看海波同志不错,咱们的省运会不是想体育搭台,经济唱戏吗?干脆让海波同志兼管这一块儿,一方面可以增进企业文化的作用,也能减轻奇伟同志的负担。”
龚奇伟淡然笑道:“我说了更不算,可是该说的我还要说!”
徐光然点了点头道:“这个建议不错!”
龚奇伟摇了摇头道:“算了,领导有领导的考虑,我见过乔书记,事情我说得已经很明白,平海这么多事,乔书记不可能每件事都管得到。”
孔源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加强干部的选拔制度,不会让一个平庸无能之辈混迹在平海的官场之中。”说这句话的时候孔源自己都觉着有些脸红,可能吗?不可能!
龚奇伟道:“体育场地块以这样的方式出让给星月集团,对国家也是一种损失,从眼前来看,可能损失不是太大,可是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损失是不可估量的,而且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将我们政府的尊严置于何地?”
杨宁食指竖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女儿悄悄退到一旁,低声道:“让你爸好好静一静,工作上可能遇到不顺心的事儿了。”
女儿龚雅馨来到母亲身边,趴在母亲的耳旁小声道:“妈,我爸是怎么了?”
陈浩道:“说闲话的都是一些目光短浅的小人,他们不知道您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大局考虑,是为了南锡未来的发展考虑,徐书记,你辛苦了,为了南锡的发展承受了不少的委屈。”
张扬道:“可是星月集团在深水港的事情上做文章,利用投资要挟政府,这不仅仅是触犯利益的问题,而是对我们政府尊严的挑战,这件事不能让步。”
龚奇伟提议道:“去凤眼湖水街吃饭吧。”
张扬道:“那他也不能公报私仇啊!”
孔源道:“其实徐光然的工作成绩还是有目共睹的,这个人在南锡这些年干得还不错。”
张扬充满好奇道:“乔书记怎么说?”
徐光然的心情并不好,引起他心情不好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张扬,而是通过这次常委会,他忽然发现了很多的挺张派,这在过去是没有过的,表面上看是一件小事,可仔细一琢磨,这件事并不寻常,意味着他的权威开始受到了质疑和挑战。
朱老三笑道:“张主任,今晚算我请!”
陈浩脸上有些发烧,徐光然这句话好像在提点自己。
龚奇伟还想说话,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电话,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从区号看应该是从东江来的,龚奇伟接通了电话:“喂!哪一位?”
龚雅馨慌忙取了大衣,为父亲披上,轻声道:“爸,外面冷,你早点回来!”
徐光然叹了口气道:“自从我走上这个位置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一个领导不被人非议是不可能的,如果他的身边全都是溢美之辞,那么他更应该好好检讨自己了。”
龚奇伟愣在那里。
杨宁悄悄走到书房,房门仍然紧闭着,站在门外就可以闻到里面的烟味儿,她皱了皱眉头,双眸中笼罩上一层深重的忧郁,丈夫一定又遇到了挫折,本就不得志的仕途最近好像变得越发的黯淡,这种时候,她不知怎样去规劝他。
徐光然呵呵笑道:“奇伟同志,革命工作来不得半点儿戏,试试?深水港这么大的工程你居然跟我说试试,出了任何的差错都会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张扬笑道:“对了,去老庄那里切点熏鸭,味道还真是不错。”
乔振梁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好啊!”
夏伯达无言以对。
徐光然愣了:“孔部长,我有些不太明白啊。”
孔源也跟着笑了一声,心说你不想管闲事才怪,手都直接伸到南锡领导层内部了,孔源也感到很不解,这个龚奇伟究竟是什么人物,为什么能够得到乔振梁这样的重视?据他所知,乔振梁和龚奇伟好像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http://www•hetushu.com
乔振梁笑了起来:“跟谁?”
张扬大声赞成道:“早就该如此,这帮投资商都是蹬鼻子上脸的角色,你越给他脸,他越得瑟,提条件,提他妈的条件,爱投不投,不投滚蛋,依着我的脾气,首先就要追究星月违约的责任,他们以为有两个钱了不起?当初签订合约就应该按照合约办事,既然他们违约在先我们就有权解除合同。”
张扬微笑道:“星月集团的投资你不打算要了?”
徐光然嗯了一声,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低声道:“星月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龚奇伟认为这块土地明显被贱卖了,五千万,而且是空头支票,一个拥有强大发展潜力的地块就这么被出让了,他感到心痛,只有真真正正把脚下的土地当成自己的一部分,才能体会到他此时的痛楚。
夏伯达焉能听不出龚奇伟在影射自己的软弱,可夏伯达并不认为自己软弱,他认为自己才是政治智慧,避其锋芒,看到徐光然走出了昏招,他才懒得去提醒,由得他错下去,沿着这条错误的道路走下去,他徐光然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去吃。夏伯达却不知道,自己只从政治的角度上去考虑,只想着看政敌的笑话,他却没有过多的考虑到这样下去会给南锡带来怎样的损失。
龚奇伟对这个决定并没有感到意外,从他对徐光然说出那番话开始,他就已经考虑到了自己有可能面对的麻烦,徐光然剥夺他分管体育的权力,就是想他不要在体育场地块上提意见,就是要把他从这件事中踢出去,龚奇伟感到的只是深深地失望,作为一位市委书记,徐光然的格局显然比他预想的还要小许多。
乔振梁道:“在干什么?”
龚雅馨道:“十有八九被领导批评了,当市长有什么好?我爸这么有本事还不如去做生意,省得受那么多闷气。”
徐光然茫然放下电话,内心宛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虽然乔振梁是省委书记,可是一个省委书记如此明目张胆的干涉地方职能分工的事情很少见,这件事证明乔振梁对南锡目前的现状相当的不满,正是徐光然对龚奇伟出手这件事成为了他干预地方政权的导火索。徐光然不清楚龚奇伟什么时候和乔振梁搭上了关系,难怪龚奇伟今天胆敢在自己的面前说出那番话,敢情是身后有省委书记给他撑腰。
张扬道:“省里难道看不到?谁在为南锡考虑,谁在为了政绩牺牲国家利益,他们看不到吗?”
龚奇伟道:“如果市里抱着为我减轻工作负担的目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的工作非但不繁重,而且很清闲。我的体力和精力都允许我负担更繁重的工作,但是作为一位下属,我尊垂领导的决定,无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有些话我该说的还是要说,我认为市里在深水港的决策上已经出现了重大的失误,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只会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龚奇伟道:“可徐书说……”
张扬道:“不行,你要是老这样我就不来了,给我精心弄几个小菜,钱我来付!”
乔振梁笑道:“老孔啊,你以为我想要干涉南锡的政局吗?我只是觉着龚奇伟有些能力,应该把他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年轻干部多给点考验总是好事。有道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以后怎么样,全看他们自己了,我才懒得管他们的闲事,我要的是经济数据,不管是谁,无法交给我一份满意的成绩单,我可以让他上去,一样可以让他下来。”
张扬笑道:“徐书记?徐书记大得过乔书记吗?”
到了朱老三砂锅居,龚奇伟方才知道张扬在这里的待遇非同一般,朱老三把他们请到楼上,咧着嘴乐道:“张主任,您稍等,我马上给您弄几个可口的小莱。”
徐光然望着陈浩打心底又叹了口气,陈浩这个人做事不可谓不认真,可惜他的能力摆在那里,和已经去南锡担任市长的常凌空根本无法相比,先天不足真的很难改变。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徐光然不会把深水港的事情交给陈浩。徐光然道:“刚才我和奇伟同志谈过,他分管的工作过于繁重,我看他很难兼顾体育工作,省运会即将到来,我们南锡作为东道主不容有失啊。”
陈浩走入徐光然的办公室内,首先观察了一下徐书记的脸色,他虽然不是一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人物,可这么明显的事情还是能够注意到的,秘书正在一旁扫着地上的玻璃碎屑,www.hetushu.com陈浩不用问已经猜到刚才发生的情景,徐书记一怒之下摔了杯子,这在他的印象中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陈浩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徐书记。
龚奇伟道:“徐书记,我想耽误您一点时间,把这件事的利害说一下。”
龚奇伟道:“他说希望我能够负担起建设深水港的重任。”
龚奇伟道:“吸引外资并不是唯一的途径,当初我曾经有个提案,为什么不可以考虑联系兄弟城市?深水港建成之后获利的不仅仅是我们南锡,对周边城市都有着相当的吸引力。”
陈浩道:“徐书记,您放心,我一定抓好深水港工程,绝不会让你失望。”
徐光然用手揉了揉眉间,低声道:“外面的闲话是不是很多?”
徐光然不知道龚奇伟哪来的这番勇气,今天的这番话等于走向自己的公然挑战。徐光然不认为利用外资有什么错误,外商投资南锡,看重的自然是丰厚的利益回报,这个世界上没有傻子,别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投资给你,星月想要体育场地块的原因就在于此,星月投资开发本身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他们想不花一分一毫取得体育场地块,表面上给出的五千万只是一个空头支票,徐光然开始的时候也考虑到了政府尊严的问题,可想到了深水港,想到了即将到来的大笔投资,决定将体育场地块出让给星月,他也是花费了一番痛苦挣扎的。可是从龚奇伟的话中,他感觉到自己被多数人曲解了,在别人的眼中自己是个置政府尊严于不顾的市委书记,这让徐光然难以忍受。
孔源把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徐光然又怎会不明白,想不到他只是针对龚奇伟的分工进行了一个很小的调整,拿下了他的体育分管权而已,竟然惊动了省里,惊动了省委书记乔振梁。
龚奇伟望着女儿又看了看妻子心中感觉到一阵温暖,他微笑道:“放心吧,我尽量早点回来。”
其实徐光然并没有这个意思,现在他也没有提点陈浩的心境,徐光然道:“深水港资金到位之后,建设进度一定要跟上,现在很多人都质疑我们南锡建设深水港是不是正确,只有用事实说话,用工程说话才能堵住他们的嘴巴。”
杨宁于是不再说话,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丈夫,丈夫很少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到家里来,他之所以不愿留在家里吃饭,是不想把这种不悦的情绪带给家里,感染到家人。
副市长龚奇伟偏偏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徐光然,他是专门为了体育场地块的出让一事过来的。
徐光然是个成熟的政客,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懂得调整自己的情绪,他很好的控制了内心中的恐慌和失落,微笑道:“孔部长,我明白,我本想等调整过后才向省里汇报,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而且和我想到一起去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光然的内心中透着苦涩。他很想反抗,可这件事由不得他反抗,孔源只是一个传话者,真正做出决定的人是省委书记乔振梁。
张扬道:“我酒量大得很,放心吧!”
张扬道:“好啊,咱们去吃朱老三砂锅!”
龚奇伟点了点头,他低声道:“徐书记,你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这件事。”
两瓶酒喝得干干净净,龚奇伟看了看时间,他起身道:“我得回去了,太晚了你嫂子会担心的。”
“还没吃饭呢!”杨宁关切道。
孔源微笑道:“你怎么会不明白,你是老同志了,心里有数的很,要考虑到陈浩同志的感受,不可以一棍子把人打死,光然同志,我和乔书记商量了一下,常务副市长还是由陈浩同志继续担任,省运会就在眼前,必须要有一个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压阵,我看体育方面的工作还是陈浩同志亲自抓才好,乔书记很重视这件事哦!”
龚奇伟离开了家门,他却没有想好去哪里,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老体育场,隔着马路眺望着暮色中的体育场,体育场和市中心的直线距离还不到1公里,但是中间有一条西凌河,龚奇伟曾经勾画过南锡市的蓝图,要在这里修建一座桥梁,打通体育场和中心广场这条通路,这样就可以将商业中心一直扩展到这里,到时候这片土地的价值将呈几倍几十倍的上涨。星月集团无疑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才会提条件,要求拿下这块地。
龚奇伟双目一亮,他很认真的对张扬道:“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以牺牲国家尊严为代价去换取经济上的利益,因为那种利益肯定是短暂的不长http://www.hetushu•com久的,只有建立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的合作,才会稳定而长久!”
张扬笑道:“我送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觉着他们有什么政治技巧,无非是怎样最大限度的保证自身的政治利益不被侵犯。根本就是自私,考虑的不是国家不是人民而是他们自己。”张扬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起来:“不行,我明天就去东江,不信这件事掰扯不出一个理来。”
龚奇伟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可能徐书记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龚奇伟笑道:“我出去随便吃点。”
孔源给徐光然打完电话之后,马上就给乔振梁挂了一个电话,笑道:“乔书记,您的意思我已经转达到了。”
徐光然道:“短时间内到哪里筹措这么多的资金?你有这个本事吗?”
龚奇伟和张扬碰了碰酒杯,两人同时饮尽,龚奇伟道:“每个人的政见不同,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不一定可以得到他们的认同。”
龚奇伟反问道:“夏市长认为我是应该高兴呢还是应该生气?”
龚奇伟根本想不到省委书记乔振梁竟然会亲自给他打电话,他整个人激动了起来,结结巴巴道:“乔书说……您……”
徐光然听龚奇伟又谈到了体育场地块的事情,不觉皱了皱眉头道:“奇伟同志,这件事常委会已经决定了,就不用再讨论了。”
徐光然的眼皮没来由跳了一下,他再也压制不足内心的接怒,大声道:“你是在指责我咯?你是在说我损害国家的利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我是乔振梁!”
徐光然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龚奇伟的这番话在他看来充满了对自己权威的挑衅,更是对自己领导能力的一种否定,徐光然的心情原本就不好,龚奇伟的这番话明显把他触怒了,徐光然冷冷道:“尊严可以当饭吃吗?”
深水港,一想到深水港徐光然的内心中就忍不住感到一阵疼痛,这个他一手促成的重大项目,一个让他受用无尽的政绩工程,现在就要交给龚奇伟,他怎能甘心,可是乔振梁已经表明了态度,他该怎样做才能扭转现在的局面。
孔源又道:“乔书记说了,市委班子不应该频繁变动,龚奇伟毕竟年轻,工作经验方面还是不如一些老同志,陈浩同志刚刚担任常务副市长不久,工作能力有待考验,还要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嘛,就我个人而言也不赞同你过于频繁的调整。”
张大官人听龚奇伟喊出乔书记已经猜到是乔振梁的电话,马上意识到这件事极有可能出现转机,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笑眯眯望着龚奇伟。
徐光然不能不认真考虑这件事,乔振梁对龚奇伟的力撑,从另一个方面说明,龚奇伟的观点已经获得了乔振梁的首肯,从徐光然个人的角度出发,深水港是南锡的深水港,而乔振梁而言深水港是平海的深水港,至于深水港建在南锡还是岚山,又或者两座城市联合建设对他来说都没有关系,只要深水港建在平海,就没有任何的分别。
龚奇伟摇了摇头道:“你也喝了不少酒。”
龚奇伟微笑道:“不是什么公报私仇,政治上的见解不同罢了。我也没什么遗憾,该说的话我都说了,领导不接受,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乔振梁道:“老孔啊,干部的考察和任用你可得给我好好盯紧了,这些干部一定要严格要求,他们掌握的是一方百姓的命脉,他们要是不好好干,倒霉的是老百姓,吃亏的是国家啊。”
徐光然从中嗅到了一个危险的信号,省委书记乔振梁对自己一定极其的不悦,他甚至不乐意和自己直接通话,这番话都要通过组织部长孔源来转述,孔源的这番话充分领会到了乔振梁的用意,说得徐光然心惊肉跳,其中威胁的含义不言自明,乔书记要把陈浩从深水港工程中踢出去,让他去分管体育,而让龚奇伟去接手陈浩负责的深水港,而且孔源的言语中流露出威胁之意,省里已经给他保留了颜面,他们甚至可以直接将陈浩的常务副市长免去,改捧龚奇伟。徐光然听完孔源这番话,他手足冰冷,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对龚奇伟下手。
杨宁道:“小丫头家你懂什么?大人的事情你别跟着掺和。”母女俩说这话的时候,龚奇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太多的异常,向妻子笑了笑,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顶,轻声道:“我出去散散步。”
陈浩道:“没什么闲话。”
乔振梁微笑道:“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