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9章 碰壁

龚奇伟道:“徐书记,我并不认为我的建议是标新立异,也不认为体育场的那块地是芝麻,地块的重要性,我在列席常委会的时候已经说过,现在没必要进一步说明,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我可以保证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杂念在里面,如果我在这件事总牟取了任何的私利,一经查实,徐书记大可免去我的一切职务。”
徐光然并不认为自己在公报私仇,他始终认为龚奇伟的政见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放着已经谈好投资的星月集团不去理会,而去将主动权交给别的城市,这在经济上或许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从政治的角度出发,龚奇伟的所作所为无疑是愚蠢和可笑的,体制中有着独到的规则,在权力的使用上必须做到泾渭分明,岚山和南锡如同一清一浊的泾渭两河,经济上的合作就意味着政治上的合作,他和常颂就会在权力领域中发生越来越多的交集,也许会融洽,也许会撞击出火花,任何政治永远都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问,一旦把两个权力相同的人放在一起,他们难免就会发生政治利益上的冲突,而别人也会自然而然的把他们进行对比。
张扬道:“我不是好人,我怕祸害你。”
常海心道:“你想不想我去?”
“这么晚,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常海心小声问。
常海心对张扬竟是放心得很,躺在他怀里居然睡去了,张扬也迷迷糊糊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望着常海心海棠般的睡姿,他心中又爱又怜,悄悄从床上下来,此时方才感觉到裤裆里冰凉一片,奶奶的真是浪费啊。
再次光顾常家,张大官人和昨晚的形象已经有了天壤之别,昨天是丝袜套头翻墙而入,今天是衣冠楚楚从大门走入。昨晚是做贼,今天是做客。
何英培道:“太谦虚了吧,政治上的黄金年龄,提升空间很大。”
龚奇伟笑道:“组织部的事情我可不好越俎代庖。”
徐光然道:“奇伟,你有你的想法,我可以给你证明你自己的机会,但是并不代表我要放弃自己的想法去服从你。”
常颂道:“我一直都认为南锡深水港项目上马的有些仓促,资金一旦跟不上,损失将会是难以估计的。”
张扬在常颂面前并不说谎话,他笑道:“搞火炬传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市财政的重点放在了深水港,省运会这边能够得到的财政支持有限,我只能另想办法,现在新体育中心那边的工程大都是垫资,我找徐书记要来了省运会的营销权,以后就打算用营销省运会的钱来补上这一个个的大窟窿。”
经过组织部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刚从外面会来的组织部长何英培,龚奇伟现在的脑子很乱,竟然没留意到何英培的出现,何英培道:“小龚!”
秦清道:“你不是要回南锡吗?”
常颂道:“能把乔书记请来跑第一棒你还真的是有本事。”
袁芝青已经让人准备了午饭,挽留张扬在家中吃饭,张扬急着赶回南锡,所以谢绝了她的好意,可刚刚出门就接到了常颂,常颂又把他给堵了回来:“都该吃饭了,走什么?留下来吃晚饭再走。”
常海心小声道:“雨很大,你等会儿再起……”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天亮还早着呢。”
秦清知道他的身手,轻声笑道:“可我今天听说常书记家里闹贼。”
徐光然怒道:“你是说我在损害南锡的利益?龚奇伟,现在分管深水港工程的是你,我把指挥权交给了你,我没打算干涉你的事情,你信誓旦旦要搞好深水港,可当你发现和*图*书自己的想法在现实中行不通又来找我,我是南锡市市委书记,我要管的事情很多,不止是一个深水港,我明确的告诉你,我要的是结果,无论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看到你尽快解决困扰深水港的资金问题,我只要看到深水港早日建成,你既然分管了深水港,就得承担相关的一切责任,你明不明白?”
最终张大官人还是将他的坚持抵在了常海心的玉臀之上,就算不能深入,增进一下彼此的了解也好。
常颂道:“你做的事情算得上是开历史先河了。”
因为袁芝青守在一旁,张扬也不方便说话,为她治病之后只是嘱咐她道:“要多多休息,千万不可再受凉了。”
龚奇伟的这次南锡之行成效不大,他虽然把自己的意图向常颂表白,可是从现在的反应来看,徐光然把深水港的指挥权交给了他,可是并不甘心情愿,非但如此,他还在背后拆台,龚奇伟决定和徐光然好好谈谈。
张扬道:“那是因为你想得太多。”
张大官人道:“我帮你暖暖……”这厮的声音也有些抖了,和美女同床,却要坚持底线真是一种折磨啊。
何英培笑道:“你去岚山谈合作的结果怎么样?”
离开徐光然的办公室,龚奇伟一边走一边犹豫着,本来他还打算去市长夏伯达那里谈谈,可是想起夏伯达模棱两可的态度,龚奇伟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夏伯达做官从根本上是为了玩弄政治,一个政治理论的高手,绝非是一个实干家。
张扬心中暗自好笑,可不是他主动过来的,是袁芝青把自己叫过来的。
张扬心中暗自奇怪,常海心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了,不过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受凉了。反正他也要去那里取车,张扬答应下来。
张扬笑道:“总得有人先走出第一步,说白了,我缺钱,我不这么干,省运会根本就开不起来,徐书记不给我钱,我只能要经营权,省运会的经营权既然交给了我,我就要利用这次机会把利益最大化,以后对我的非议肯定会越来越多,要想让别人不说自己,除非躲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说完张扬又感叹道:“其实就算我想混,形势也由不得我混下去,我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如果省运会办不起来,或者是办的不成功,领导们肯定要追究我的责任,我现在是想通了,反正都是一死,我不如豁出去拼了。”
龚奇伟如实回答道:“没有期望中顺利,岚山方面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张扬笑道:“跟我们相比,岚山是地主,家里余粮多得很,与其等着余粮放陈了,发霉了,不如趁着新鲜把余粮用出去,深水港绝对是个好项目,以后带来的回报是无法想象的。”
张扬道:“所以龚市长这次才专门跑来岚山,他希望常书记能够给我们雪中送炭啊!”
常颂意味深长的看着张扬道:“你和龚市长一起过来,不是想当说客?”
张大官人脸部红心不跳的回答道:“跟我没关系!”
张大官人悄悄拉开通往露台的房门,外面冬雨依然在没完没了的下着。张扬深吸一口气,重新将丝袜套上,腾空飞跃,落在围墙之上,右足在围墙上轻轻一点,身躯大鸟般没入夜雨之中。
徐光然的表情很平静,他早就算准了龚奇伟会来找自己,表面上他把深水港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龚奇伟,可实际上他这个市委书记不点头,龚奇伟什么也做不了,你龚奇伟公开跟我唱反调,以为有省里乔书记撑腰就目空一切,就敢公然否定www.hetushu.com我的政治方案。现在我给你机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现实,在现实的面前,你会碰得头破血流一败涂地。
秦清啐道:“你还好意思说我都差点迟到,到现在还腰酸腿疼的。”
徐光然很不喜欢这样,深水港本来就是他权力范围内的事情,虽然他和常颂的私交不错,可是也不想常颂插手进来,更不想属于自己的政绩被别人分走。
张扬笑道:“企业出钱买火炬接力权,这些企业家也不是傻子,他们花这么大的代价,还不是为了制造广告效应,廖伟忠通过这次拍卖,在整个平海的名气都打了出来,一品锦湾目前还没有推向市场,几乎所有的烟民都知道这个名字了,南锡市卷烟厂从中获得的利润还不知道有多少。”
张扬也没有继续在深水港的问题上和常颂探讨下去,他微笑道:“一个省运会就够我忙活的了,深水港的事情我可不敢掺和。”
张扬笑道:“就凭那帮警卫想抓住我,做梦去吧!”
龚奇伟默默站起身,低声道:“我走了徐书记,深水港的资金问题不解决,我不会再来见你。”
徐光然道:“早就跟你说过,想法是好的,付诸实施却没有那么简单,投资深水港这么大的事情,岚山方面在一天两天内也无法做出反应,奇伟啊,多点耐心吧。”
常颂道:“听说你两支火炬就拍卖了五百多万。”
两人贴得依然很近,可是彼此也都坚持着最后的底线说是坚持,主要还是张大官人坚持,意志上坚持的时候,身体的某处也在坚持着,确切地说是坚挺而持久着。
张扬道:“本来想当说客,可是跟您谈过话之后,我才知道,敢情您心里什么都明白,我才是瞎操心呢。”
何英培一脸笑容道:“小龚啊,来我办公室坐坐。”
常海心没说话,外面的雨下得越发疾了。
张扬道:“拍卖火炬接力权的事情也遭到了不少的非议,前两天我去东江,省体委渠主任还针对这件事跟我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谈话。”张扬说的平淡,其实当时渠圣明是和他交手来着,因为火炬接力权的事情差点对张扬大打出手。
龚奇伟尴尬道:“徐书记,您是我的领导,怎么可能服从我呢?我只是想尽快解决深水港的资金问题。”
常海心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知道自己应该拒绝,可拒绝的话却又不知怎么说出口,也许她心底深处根本就没想过拒绝。
常海心的声音有些虚弱:“进来!”
张扬这才跟着袁芝青走了进去,只是几个小时未见,常海心明显憔悴了许多,俏脸绯红,体温很高。和张扬预想中一样,常海心是因为受了风寒,原本算不上什么大病,可常海心受风寒这件事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他自然要倾尽全力,他握住常海心的纤手,将一股浑厚的内力送入她的体内,只是一个小周天的功夫,常海心体内的寒气就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常海心紧紧咬着嘴唇,美眸紧闭,此时的样子像极了革命先烈赶赴刑场英勇就义。
张扬跟着袁芝青来到了楼上,常海心的房间他进去过,可从正门进还是头一次。
龚奇伟道:“我从没想着自己将来要做到什么级别,只是想在现在的位置上踏踏实实的为南锡做点好事,说来惭愧,我这个副市长还真没为南锡的老百姓做过什么。”
张扬如实向常颂说了一遍。
常颂没想到南锡市内部情况这么复杂,从张扬所说的,和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南锡市的经济现状并不乐观,徐光然的政治策略和常颂不同,常颂是一边www.hetushu.com搞经济一边搞建设,徐光然也是两样都抓,可他在市政建设上的热情更大一些,常颂是唱戏的同时不断将舞台扩大,徐光然是先搭起大舞台,然后唱大戏。
回到酒店,张扬好好补了一个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洗完澡换好衣服之后,才打开手机,很快就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很关心他昨晚的去向,那帮警卫到处搜索的时候,秦清担心到了极点,生怕张扬被人抓个现行。
秦清那边好像有事,她小声道:“不聊了,回头再给你电话。”说完匆匆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我比你还怕!”
常颂邀张扬来到餐厅坐下,因为张扬下午还要返回南锡所以并没喝酒。吃饭的时候常颂问起张扬省运会筹办的事情。
何英培感叹道:“年纪轻轻就正处了,真是前途无量啊!”
龚奇伟道:“宋省长和我同年,人家都已经是正部级了。”
张大官人暗骂自己,禽兽啊禽兽,君子不欺暗室,自己现在的表现哪像一个国家干部,根本就是一个采花淫贼,可生理上的反应是他无法控制的,压在常海心充满弹性的温软娇躯之上,张大官人此时已经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袁芝青敲了敲房门道:“海心,张扬看你来了。”
张大官人虽然竭力掩饰,可他的大灰狼嘴脸还是忍不住暴露出来了。
龚奇伟道:“张扬的确很有能力,这种有能力有热情的年轻干部就应该大胆的启用。”
龚奇伟笑道:“不管别人,先管好自己,每个人都把自己管好了,队伍自然而然的就纯洁了。”
常海心点了点头:“谢谢!”
张大官人向常海心的身边靠了靠,不过这次没有什么亵渎的举动,只是想给她一些温暖。
张扬点了点头,常海心伸出手去手指轻触到张扬的手背:“我有点害怕。”
常颂点了点头道:“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南锡和岚山毕竟是两个城市,有些事不能太理想化,要考虑到现实的因素。”
龚奇伟静静望着徐光然,他从刚才的激动和愤怒中迅速冷静了下来,徐光然的格局比他想象中还要小,在深水港的问题上充分暴露出他的自私和狭隘,龚奇伟本以为做到徐光然这个级别应该做到公私分明,可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想错了,他今天根本就不该来找徐光然。徐光然说得不错,把权力放给他,他就得承担深水港相关的一切责任,徐光然没必要帮他。
张扬道:“那我就在这儿眯一会儿,你睡吧!”
张扬道:“就是想来问问你,想不想去我那边工作。”张大官人纯属信口开河,不过他总不能把和秦清偷情的事情说出来。
龚奇伟坐下之后,徐光然道:“这次去岚山怎么样?”
龚奇伟摇了摇头,提起这件事,他的脸上就没有了笑容,龚奇伟道:“我相信岚山市政府对深水港是有兴趣的,可是我对他们来说份量有些不够,他们认为我代表不了南锡的领导层,对我们合作的诚意表示怀疑。”
龚奇伟笑道:“不敢当,我都四十多岁了,没有多少提升空间了。”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常海心感觉张扬的手已经探入自己的睡裙内,抚摸在她的玉臀之上,常海心的娇躯微微战栗着,她仅存的一丝意识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从哪里过来的……”她呓语般问道。
徐光然道:“什么叫不一致?岚山不答应合作难道是我的责任吗?”
张大官人却是一怔,常海心的话让他产生了一丝清明,他刚刚才从秦清的香闺中溜出来,这会儿却已经躺在了常hetushu•com海心的床上,常海心的本意是帮助自己,自己却对她咨意轻薄,那啥……咱是不是有些卑鄙啊。
张大官人想到这一层,欲念居然消褪了许多,他默不做声的从常海心身上移开,躺在常海心身边,看到常海心仍然闭着眼睛。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放着一个如此的美丽少女躺在自己身边,自己能够悬崖勒马,这需要怎样坚强的革命意志,张扬道:“对不起……”
张扬拗不过他的好意,只能留下来吃饭,袁芝青盛了些饭菜给女儿送去。
龚奇伟愣了一下,组织部长发话了,不去当然不好,他跟着何英培走入办公室内,何英培道:“张扬的正处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件事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他,他是你的老部下,要不你跟他说一声。”
张扬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世上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的。”
龚奇伟道:“徐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的这个建议连我们内部都说服不了,又怎么去说服岚山市的领导呢?”
何英培道:“放眼国内,宋省长那样的人物能有几个?奇伟啊,想要在政治上获得巨大的跨越,必须要有坚实的政绩作为基础,眼前的深水港对你来说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啊。”何英培从事组织工作多年,南锡市新近的微妙变化已经让他意识到,南锡的政坛可能要面临着一场剧变,龚奇伟的奇兵突出绝非偶然,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得到了省委书记乔振梁的青睐,深水港工程极可能是乔振梁对他的一次考验,如果龚奇伟圆满完成了任务,通过了这次考验,那么以后他的政治道路必然光明无限。
徐光然的瞳孔骤然收缩,龚奇伟的这番话充满了下军令状的意思,这其中好像还充满了对他的挑战,过去自己怎么就没发现他有这么大的胆色。
龚奇伟这才如梦初醒的抬起头,看到何英培慌忙招呼道:“何部长好!”
常海心此时忽然想起房门还没锁上,她起身去将房门反锁,回到床上,扯了点被子,和张扬隔了一些距离睡下。
张大官人暗自惭愧,心说谢我什么?你受凉还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徐光然微笑望着龚奇伟,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这是他专门让秘书搬过来的,为的是面对面和龚奇伟说话。
徐光然点了点头道:“你总算明白了关键所在,知道你为什么说服不了我们内部的同志吗?是因为你的建议本身就存在问题!”
常颂道:“这个人还是很有眼光的。”
常海心颤声道:“你压到我了……”其实何止压到,两人现在仅仅隔着薄薄的衣物,对方的反应彼此都清清楚楚。
张扬道:“收拾收拾,这就准备走,昨晚为秦市长精疲力竭,今天睡过头了。”
张大官人心中一暖,常海心对他的情意一听即知他低声道:“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龚奇伟察觉到徐光然话中幸灾乐祸的意味,他可以理解徐光然对他的不悦,毕竟在深水港投资问题上,他和这位市委书记的意见相左,作为一个下属和领导的关系一直僵持下去对他自己,对深水港的建设都算不上好事,龚奇伟道:“徐书记,您和岚山常书记的关系很好,联合建设开发深水港的事情,由您和常书记交流更容易一些。”
张扬道:“下雨了!”这句话更像是没话找话。
袁芝青看到张扬过来,有些紧张道:“海心烧得很厉害,我让她去医院她不去,刚刚给她吃了点药,我听说你在岚山,所以给你打了个电话。”袁芝青对张扬的医术近乎迷信,所以才会想起给他打这个电话。
何英培叹和-图-书了口气道:“其实最合适提出合作的并不是你。”他并没有点明,心中却清楚市委书记徐光然才是去和岚山谈合作开发建设深水港最合适的人,只有他才能代表整个南锡市的领导层,也只有这样才能打消岚山方面的顾虑,可是徐光然一直对两座城市合作开发深水港抱有反对态度,他怎么可能亲自去做这件事。
龚奇伟道:“徐书记,岚山方面的犹豫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南锡市的内部并没有达到一致。”
常海心道:“有些冷了。”她今晚不知怎么了,总是说错话,这句话好像在鼓励张扬干点什么。
常海心道:“其实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我现在又不怕了。”
常海心道:“你怕什么?”
龚奇伟的硬气激起了徐光然更大的火气,他怒道:“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说得再大声,给人的感觉再理直气壮,也解决不了深水港的资金问题,你在所有常委面前否定了星月集团的投资,也获得了不少的支持,我也很支持你,如果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我当然愿意放弃星月集团,也不想接受他们苛刻的条件,可是你的想法就是联合岚山,你已经去过岚山了,结果怎样?现实和理想往往都是存在差距的,奇伟同志,深水港的工程如箭在弦上,我们耽搁不得的,停工一天,损失就无法估计,和对星月集团的小小让步相比又算得上什么?”
张扬极尽温柔的唤了一声:“海心!”
常海心小声道:“没关系……”说完这句话俏脸不由得红的更加厉害,自己真是糗大了,被他这样占便宜居然还说没关系。
张扬的手伸了过去,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常海心又回过身,枕在张扬的手臂上,躺在他的怀抱中,伸出手臂抱着张扬的身躯:“冷……”
何英培道:“如果每个官员都想着为老百姓多做点好事,不是整天想着怎样去升官,那么我们的干部队伍会纯洁得多,我们的改革开放也会迅速的多。”
张扬收拾好行囊,向窗外看了看,雨仍然在下,他的皮卡车此刻还在市委家属院里停着呢,凌晨只顾着逃出来,哪还顾得上开车啊。他琢磨着要去取车的时候,袁芝青打来了电话,却是常海心病了,袁芝青听说张扬在岚山,所以想让他过去帮忙看看。
龚奇伟道:“徐书记,我希望在深水港的问题上,您能够冷静的考虑一下,怎样才能维护我们南锡最大的利益。”
常颂意味深长道:“炭不是我自己的,是属于岚山老百姓的,我把炭送给你们,必须得征求老百姓的同意啊。”
何英培笑眯眯看着龚奇伟道:“你也很年轻,也有能力有热情。”
张扬道:“我该走了,那些警卫应该都离开了。”
秦清笑道:“什么好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
常海心睁开美眸,黑暗中和张扬的双目对望着,两人都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尴尬,只差那么一点点,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踏出实质性的一步了。
徐光然道:“本来已经解决了,可是你非要认为我们在解决资金的过程中丢掉了面子,找岚山联合开发,你以为我没有想过?你知不知道,和投资商之间的合作只是经济上的问题,可是和岚山的合作却涉及到经济和政治两个层面,究竟哪个更复杂?我知道你刚刚分管深水港,想要做出成绩证明自己,这也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了证明自己,没必要标新立异,要考虑到大局,要考虑到南锡市整体的利益,什么是芝麻,什么是西瓜要分得清楚。”徐光然带着上位者的骄傲,他毫不客气的教训着龚奇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