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2章 没有金刚钻

王准慌忙表白道:“我真不知道,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放心我马上打电话找他们,让他们别提这件事,所有的事情我来负责。”
王准呵呵笑道:“你喝多了!”
邱子健愣了,想不到这位张主任翻脸比翻书还快呢,刚才还笑眯眯跟自己说话呢,这会儿说翻脸就翻脸了,把自己祖宗八代都骂进去了,他指着张扬道:“你怎么骂人呢?”
钟海燕道:“你怕,我比你还怕,这哪是一群明星,根本就是一群瘟神。”
傅长征也笑了:“还行吧,看着脸都挺熟的,那个丘子键主演的电视剧刚刚播出过,今天这么多女孩子都是冲着他来的。”
张扬道:“对不起啊,我困了,只想睡觉。”
丘子键和那帮港星都觉着灰溜溜的,正准备溜走,却又被张扬叫住,张扬道:“你们给我记住,人都是有尊严的,我把你们请到南锡来,以贵宾相待,并不是意味着你们的地位比我们高,是因为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中国人都是讲究礼节的,相互尊重,礼尚往来,这是一个中国人应该懂得的最基本的道理。如果你们不把自己当成是中国人,权当这句话我没有说过。”
渠圣明道:“我是个管体育的,也说不出什么高深的道理,可是我希望咱们从自身做起,能够做好每一件事。花的每一分钱能够对得起老百姓,当官一天就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办一天事,千万别说得多做得少。”
张扬道:“行,我信你一次,你帮我提醒这帮明星们,明天最好给我好好表现,要是谁敢跟我捣蛋,我让他们从二线变成贫困线!”
张扬冷笑道:“不就是块破表吗?丢表事小,丢人事大,表和脸那个更重要?你是要表还是要脸啊?”张大官人咄咄逼人,把丘子键说得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张扬和徐光胜之间没什么矛盾,他笑道:“改天一起吃饭,我得陪领导,先走了。”
李长峰委屈的叫了声二舅。
傅长征听说张扬不走了,他也不打算回去了,找服务员要子房卡,和张扬一起回了房间。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什么服务啊?”
钟海燕摇了摇头道:“都是一帮大爷,早知道这样我们无论如何也不接你们的招儿。”
这名港星张扬也认识,下午王准专门给他介绍过的那个托尼,丘子键,此时丘子键气得满脸通红,指着那名服务员骂道:“八婆,你最好马上把我的表拿出来,不然我就报警。”
徐光利道:“你们就眼睁睁看我被他欺负。”
因为当晚很多领导在场,张大官人表现的相对低调。这种官方的宴会一般也不会持续太久,晚宴结束之后,张扬还得去海天赶场,陈浩拉着渠圣明去喝茶,看来谈的很愉快,有些意犹未尽。
徐光利道:“这个张扬怎每老和我作对?”
钟海燕让那名服务员去休息,叹了口气道:“张主任,这帮人真的很难伺候。”
张扬笑了笑,他知道钟海燕还怕出事,刚才的事情他也看到了,除了自己,还真没有其他人能震住这帮二流明星。张扬道:“好,那我今晚就住这儿。”
张扬道:“现在的女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就这帮明星,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的也有人追?”
所有人都愣了,那服务员手里拿的手表正是丘子键的,原来吃饭的时候,丘子键多喝了几杯,嫌手表碍事,当时取下来随手放在桌上,走的时候却忘记了,他回到房间发现手表没有了,认为自己放在房间里,所以把服务员叫来,大发雷霆,诬陷服务员拿走了自己的手表,这下糗大了,丘子键满脸通红http://m•hetushu.com,拿过那手表,确信真的是自己的,这才尴尬道:“我……我刚才喝多了,忘记了。”
张扬道:“瞧他那熊样,刚才事情都没搞清楚就诬陷服务员,还出手打人,要不是我照顾到大局,今天我早就抽他了。”
那名服务员委屈的在那儿直哭,她压根没看到什么手表。
说话的时候,王准已经赶到了,他也没想到自己出门这么一会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王准劝说那帮香港明星不要激动,丘子键愤愤然道:“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们不住了,走,回香港去。”他这么一说,几名香港明星纷纷响应,王准劝这个哄那个,一时间也有些压不住阵脚。
所有人散去之后,王准来到张扬身边,歉然道:“不好意思啊,这件事真是意外。”
傅长征道:“这帮人是挺麻烦的,我看他们十有八九是对没有出场费不满,想找机会发泄出来。”
张扬一听就来气了:“一帮二线演员,得瑟什么?明天踢完球,让他们赶紧滚蛋。”
张扬道:“渠主任,新体育中心不是什么面子工程,我们已经做好了规划,省运会之后,各个体育场馆的功能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
张扬道:“渠主任,我知道了,我马上制订方案,开展一场全面的安全大检查。”
“一个人睡多无聊啊。”
李长峰郁闷的走了出去。
张扬道:“不走了,钟经理害怕这帮香港明星闹事,让我留下来压阵。”
徐光胜道:“你啊,不是整天觉着自个儿是个儒商吗?我看你还是过去那个杀猪匠。”
钟海燕把那名服务员叫到身边,低声询问事情的经过。
徐光利看到张扬就觉着不妙,在他看来,张扬这厮来到南锡就是为了和他做对的,张扬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他十有八九要有麻烦了。
张扬拿起电话就拨打了王准的号码,接通电话,听到王准那边相当的嘈杂,这厮不知在那儿潇洒呢。张扬大声道:“王导啊,你究竟是导演的导还是捣蛋的捣?”
张扬道:“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这么搞,影响多恶劣,南锡的形象就坏在他们这帮人手里了,改天我得找张德放好好问问。”
“你……”丘子键憋得脸色发紫。
徐光利余怒未消道:“一天到晚的给我惹事,整一个废物点心,骂他都是轻的,我都想揍他。”
崔国柱忍不住笑了:“张主任,你还指望人家踢球呢,做人不能这么现实。”
张大官人一听就火了:“放你妈的屁!你他妈说什么?”
张扬道:“今天晚上这件事我不追究了,不过人也不能白打。”
萧苕敏道:“那帮香港明星一个个鼻孔朝上,傲气得很,我们敬酒人家根本不喝。”
张扬笑着拍了拍王准的肩膀道:“早就知道你够朋友。”
张扬多数时间都是作为一个倾听者,他对省运会的举办早已有了全面的构想。陈浩和渠圣明的交谈在张扬看来只不过是闲扯罢了,他们说了不算,真正的执行者是自己,只有他才能掌握省运会的经营权。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看这帮香港明星里面没几个好东西,还是小心为上,千万别闹出事端。”
张扬笑道:“人家是香港明星,都是大腕,脾气大点也是难免的,反正就住一晚上,明天他们走了不久没事了。”
张扬这边挂上电话,看到钟海燕风风火火的上楼去了,萧苕敏走过来也有些慌张道:“出事了!”
电话又倔强的响了起来,傅长征也走了进来,笑道:“海天的夜晚还真热闹啊。”
和*图*书长峰也跟着走了。
张扬没好气道:“你瞧瞧你都请来的什么人?要么是演黑帮分子的,要么是演三级片的,这帮人也敢叫香港明星足球队,明儿往体育场这么一站,是不是也有点影响形象?”
张扬道:“我倒要看看谁敢闹事,王准这只老狐狸,给我弄了一帮二流角色滥竽充数,我以后非找他算账不可。”
钟海燕叹了口气道:“看到没有,虽然不是什么明星大腕,可还是吸引了不少女孩子,这都几点了,还有女孩子找他们签名。”
徐光利被张扬气得脸色铁青,他冷哼了一声往办公室去了。
张扬也笑了起来,几个人说话的时候,钟海燕走了过来,她见到张扬也抱怨起来:“张主任,你哪儿请来的这帮香港明星,真是难伺候,一个个都这么大牌,我们的服务员几乎都被骂了。”
围观的人们不由得为张扬的这番言辞而叫好,钟海燕也不禁对张扬刮目相看。
渠圣明点了点头,脸色并不好看,低声道:“小张,我看你们的安全问题一定要加强。”说完他举步就走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服务员哭得泪人一样。
王准呵呵笑了起来。
王准认识张扬已有多年,对张扬的性格脾气相当的了解,知道这厮绝非易于之辈,王准也不想这件事伤了他们的和气,笑道:“这样吧,回头我让丘子键拿一千块钱出来作为精神赔偿,你看行吗?”
张扬正准备发火的时候,一名餐厅服务员匆匆赶了过来,她手里拿着一块手表,高高扬起道:“哪位先生把手表忘在餐厅了。”
服务员摇了摇头,抽抽噎噎道:“我根本没看到,刚才……我进来收拾房间,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钟海燕点了点头道:“明星不假,不过我看他们全都是演反面角色的,一帮牛鬼蛇神,早知道都是这样的,我们海天说什么也不接待。”
徐光胜在弟弟的身边坐下,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冷静下来:“光利,长峰也老大不小的了,又不是孩子,你不能说骂就骂,也得给他点面子,人都是有自尊心的。”
张扬道:“还不可能呢,真的,我骗你干吗?有那必要吗?”
那服务员看到沉冤得雪,心中的委屈终于得到释放,趴在钟海燕怀里大声哭了起来,钟海燕拍着她的肩膀,低声劝慰着。
张扬道:“酒店不管吗?”
张扬道:“你才喝多了呢,你给我听着,你带来的那帮明星找我要出场费,五十万,狮子大开口啊。”
张扬看到阵势有些乱了,闷哼一声道:“都给我闭嘴,到底怎么回事咱们交给警方去处理。”
张扬笑道:“钟经理辛苦,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让体委给你送一锦旗。”
傅长征忙完也下来了,他苦笑道:“不知哪来的那么多追星族,四名保安忙得够呛。”
徐光利沉默了下去,其实现在他已经开始后悔了,当初接新体育中心工程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的这么复杂,在工程的承建过程会出现这么多的麻烦,他将一切的麻烦都归咎到张扬的身上,可是冷静考虑一下,如果当初张扬不让丰裕集团介入新体育中心的工程,单凭他自己肯定无法在限期内完成工程建设,这也是大哥徐光然默许张扬介入这件事的真正原因。
丘子键怒道:“你胡说,我分明就是把表放在桌上的,你一定是见财起意,把我的手表拿走了。”
豪华套房设施不错,傅长征睡外面那间,张扬去里面睡了,刚刚躺下就听到电话铃响了,张扬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魅惑的声音道:“先生,要不要服务啊。”和图书
王准笑道:“没你说得那么严重,现在到处都是丑星当道,你们大陆红起来的那几个形象也不怎么样。”
“丘子键不是道过歉了吗?”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他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
傅长征道:“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能这样了,把他们要是赶跑了,哪儿去找人?”
“一个道歉!”
张扬道:“你还忘了一件事!”
张扬道:“辛苦了,辛苦了,有什么委屈只管跟我说,回头我找这帮家伙算账。”
张扬道:“道歉就行了?他打了人家一个耳光,这不但是人身伤害,还涉及到人身侮辱,我要是较真,他丘子键就别想走着离开南锡。”
张扬点了点头,只要让丘子键服软就行,杀人不过头点地,也没必要赶尽杀绝了。他向王准道:“出场费的事情你跟他们说明白,这次来南锡,我好烟好酒的招待着,可事先咱们没提出场费的事情,只说是义演,别说五十万,就是五分钱我也不会出。”
徐光胜叹了口气,刚才的情况他也看到了,张扬在上级领导面前失了面子,发火也是正常的。
徐光利叫苦不迭道:“张主任,工程进度紧,我们如果不日夜赶工就根本不能在约定的工期内完成。”
钟海燕道:“张主任,我看你也别走了,今晚我给你开一豪华套房,你就住在这里压阵,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好解决。”她干酒店多年,客人什么样子一打眼就知道,更何况这帮香港明星已经来了好一阵子,他们的表现钟海燕全都看在眼里。
傅长征道:“现在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我每次出差,入住酒店都有人打电话。”
徐光胜道:“千万别,我看大哥最近心情也不好,你别给他添堵了。”
徐光胜道:“老三,做生意要看得长远,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你能拿下这么大的工程,是因为大哥的影响力,你是一个商人,追逐经济利益无可厚非,可是你在追逐经济利益的同时不要损害大哥的政治利益。”
“要什么有什么?先生感受一下按摩好不好,我的技术一流,包你爽。”
张扬和徐光胜的关系还算不错,他笑道:“我陪省体委的渠主任来工地看看,刚巧遇到了一些事情。”他向渠圣明介绍道:“这位是市二院泌尿科徐主任,那位是他的弟弟,也是负责体育场工程的承建商。”
几名闻讯赶来的港星自然站在丘子键的一边,他们抗议道:“这地方没法住了,根本就是贼窝,大陆的治安太差了。”
徐光利苦笑道:“怎么回事?”张扬道:“别问我,你们自己做的事情你们自己清楚。”
张扬跟他们说了一声驱车去了海天。不过张扬没想到的是,等他来到海天人家那边的宴会也已经结束了,在餐厅门口遇到了臧金堂几个人,臧金堂看到张扬,忍不住抱怨道:“张主任你怎么才过来,都结束了。”
张扬看了看手表:“才八点钟,结束的这么早?”
张扬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不是挺能耐吗?当初还要承建整个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要是真把所有的工程都交给你,你干得完吗?现在知道时间紧迫了,早干什么去了?你要是没那个能耐趁早跟我说,我现在申请换人还来得及。”
张扬离开之后,来到酒店大堂,看到钟海燕在那里劝那个女服务员,张扬走过去笑道:“没事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他把刚才商量的结果告诉钟海燕,那名女服务员听说对方要给她一千块作为补偿。当下也止住了泪水,一个耳光换来一千块钱,还是港币,应该差不多了,心里总算找回了一点和*图*书平衡。
钟海燕向张扬道:“看到了没有,这帮明星给我们带来了多少麻烦。”
张扬转向那名服务员道:“你有没有见过他的手表?不用怕,有什么说什么!”
随着和渠圣明接触的加深张扬发现他的人品刚正,虽然脾气稍嫌暴躁,可是在如今的官场之中很少见到这么棱角分明的人物。
钟海燕道:“放心吧,十二楼专门安排了四名保安,不让闲杂人等进入。”
徐光胜道:“老三啊,说心里话,我一直不赞成你接新体育中心的工程,张扬有句话没说错,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的新世纪公司到底有多少斤两,你心里最清楚,老大是南锡市委书记不假,有了他的这层关系,你做生意肯定会受到不少照顾,可你也应该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这次承建新体育中心工程,胃口有些太大了,这样一来,把大哥弄得相当被动,你想想,如果新体育中心在你手里弄砸了,责任谁来背?别人怎么看?”
丘子键道:“什么?”
张扬道:“王导啊,咱俩合作可不是第一次了,这次你弄了一帮香港二流明星糊弄我,我不跟你计较,可他们要出场费就有点不够意思了。”
张扬没说话,脑子里开始琢磨了,段金龙这么大胆,是不是张德放在给他撑腰啊,他们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勾结,如果是真的,张德放这小子真是无药可救了。
张扬道:“骂你是轻的,你他妈再敢跟我说一遍,我还抽你呢!”
张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傅长征过来了,他负责具体的接待工作,他有些神秘的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看出他有事,和傅长征走到一边,低声道:“怎么了?”
徐光利道:“我明白了。”
渠圣明道:“现在社会上流行一种不好的风气,喜欢做面子工程,不调查民情,不考虑实际情况,领导头脑一热,说上什么工程就上什么工程,他们考虑的不是收益,考虑的不是能否给老百姓带来好处,他们考虑到的只是自己的政治利益,做了面子工程,自己就有了政绩,就有了升迁的资本。我去过不少的城市,也见到了很多的面子工程,几个亿几十个亿投资在那里,建设的时候红红火火,建好之后就闲置在那里,领导因为面子工程得以升迁,而他们制造的建筑垃圾谁来埋单。老百姓啊!这也是一种可耻的贪污,可耻的浪费。渠圣明说着说着激动起来。
丘子键被张扬的威势所慑,竟然不敢再说话,憋了好半天方才道:“我表丢了!十多万港币呢!”
王准道:“我真不知道他们要钱的事情,你放心,这件事我来解决,如果他们敢找你要钱,我就联合电影公司封杀他们。”
张大官人一听就火了:“要他麻痹,不答应义赛我会请他们?王准呢?”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向傅长征道:“咱们去看看!”示意其他人先回去。张扬跟着钟海燕的脚步来到了十二楼,原来是一名港星发现少了东西,他放在桌上的手表不见了,所以随手给了房间服务员一个耳光,威胁她拿出来。
李长峰也是满腹的委屈:“小舅,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徐老抽一家子闹事也不是一次了,是你说不给他钱的,我是按照你说的办。”
丘子键咬了咬嘴唇,当着这么多人让他向一个服务员道歉,这对自视甚高的他来说是一种侮辱,可在张扬盛严的目光下,他也不敢反驳,终于低下头去,向那名服务员道:“不好意思啊!我误会你了。”
丘子键心里透着不服气,可是他也明白自己理亏,看张扬的样子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今天还是认栽算了。
和_图_书光胜知道张扬和弟弟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他主动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张主任,来视察工作啊!”
徐光胜点了点头,他也来到了办公室,还没走进去就听到弟弟大声呵斥外甥李长峰:“你怎么搞的?越是让你加强管理,越是给我捅娄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从新体育中心工地回去的路上,渠圣明的脸色都不好看,张扬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刚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安全上绝无问题,可偏偏就有这么一件事发生了。
张扬蓬!地一声挂上了电话,他摇了摇头,海天的色情服务够猖獗的,等这件事过去之后,他要好好查查这里,段金龙居然敢阴他,这次一定要让段金龙无法翻身。
“我看他就是公报私仇,从来到南锡,就不停的挑我毛病,我得罪他了?回头我见到大哥得问问,他怎么就放任这么一号人物在南锡猖狂?市委书记还管不了体委主任了?”
张扬道:“你什么你?有事儿说事儿,东西丢了我们给你找,没评没据的你凭什么认定就是人家拿的?大陆人怎么着?大陆人不是中国人?你他妈不是中国人生出来的?什么素质低下?你再给我说一遍!”
王准道:“不可能吧?”
傅长征看到张扬这会儿都没走,有些诧异道:“张主任,您不打算走了?”
王准笑道:“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张扬伸手把电话线拔掉,打了哈欠道:“这下没人能打进来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伺候这帮孙子。”
当晚南锡市方面由常务副市长陈浩出面宴请了省体委主任渠圣明一行,席间渠圣明并没有提起新体育中心建设的事情,只是就举办省运会的事情和陈浩交换了一下意见。
渠圣明低声道:“张扬,工程进度再紧,安全问题也不能放松。”
张扬道:“算了,说起这帮孙子我就生气,早点睡吧。”
张扬来到现场,他笑着向丘子键道:“丘先生,你冷静一下,将细想想,是不是自己放在别的地方忘记了?”
丘子键怒视张扬道:“你什么意思?怀疑我诬陷她吗?我记性好得很,不会记错。你们这帮大陆人真是素质低下,全都是见钱眼开的角色。”
王准道:“别理他们,回头我去说说他们。”
“放屁!我这么说过吗?”徐光利有些恼羞成怒。
徐光胜道:“他是体委主任,你承建新体育中心,工作上的摩擦是在所难免的,张扬这个人我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他应该不是公报私仇的人。”
徐光胜走了进来,劝道:“干什么?你不说长峰会自作主张吗?我看他没这个胆子。”
钟海燕笑道:“免了,我受不起,好了,你们两位聊着,我去安排人加强治安。”
傅长征道:“出去玩了!”
张扬心说你们不接待,你们敢不接待吗?上次段金龙那笔帐我还没跟他算清楚呢,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两个女学生从他们的身边经过。
傅长征压低声音道:“麻烦,这帮香港明星很难搞,原本都说好了要义赛,不知是谁起头的,突然要起了出场费,说低于五十万,明天他们罢赛!”
傅长征道:“现在时兴这个,追星族都是盲目的,钟经理,还得增派点人手,晚上得有值班的,我害怕有人打扰这帮香港明星休息,又闹出事情来。”
徐光利发了一通火之后也冷静了下来,他向李长峰道:“滚蛋,别站在这儿碍眼。”
其实张扬现在也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明星足球队就这德行,他说什么也不清他们过来,可明天就要比赛了,声势都已经造了出去,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必须把这件事进行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