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4章 暴走

张扬一走进陈浩的办公室,陈浩就怒气冲冲的质问道:“张扬,瞧你干的好事!”
梁松点了点头道:“那个丘子键强奸了我侄女你知不知道?”
丘子键听到公安两个字吓得浑身上下没了力气,连床都下不了了,外面看到始终不开门,警察一脚就把房门给踹开了,灯光大亮,四名威严的人民警察出现在丘子键的面前,正中浓眉大眼的家伙大声道:“带走!”
这些年来有他的照顾嫂子和侄女一直生活的很安定,都有安稳的工作,收入颇丰,侄女就算不上班,工资一样不少,这都是梁松的能力使然,听说这件事之后,梁松的第一感觉就是震惊,然后就是愤怒。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张德放,为什么打给张德放,因为梁松虽然是市委宣传部长,可下面的人未必认识他,他要让张德放发话放人。
“死鬼,胡说什么……嗯嗯……”
梁月玲的母亲只说了一句谢谢领导关心,又哭了起来,女儿到现在都神志不清,打过镇定剂能好一阵子,药效过了以后又大喊大叫。
段金龙听完张德放的转述,马上就激动地叫了起来:“凭什么?我段金龙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久,海天才有这样的局面,我凭什么要让给他?他想让我走,没门,我要告他,告他以权谋私仗势欺人。”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我调查清楚再说,今天下午明星对抗赛的事情很重要,你帮我把人给请来,对抗赛的事情一定不能办砸。”
钟海燕道:“段金龙坚持把她送到派出所了,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明知是梁部长的侄女还这么做。”
李培源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李培源道:“物证已经有了,现在月玲受了刺激,在医院接受治疗,有些事只能问她才知道。”
张扬停下脚步,等李培源走过来,低声道:“李书记。”
张德放在电话中表现的爱奠能助,感叹道:“老弟,这件事我也没有办法,梁部长火了,医院那边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证据确凿,梁月玲的确和丘子键发生了两性关系,梁部准备要告丘子键强奸。”
张德放道:“还要我教你吗?”
张德放一直都没有说话,梁松走后他方才叹了口气道:“梁月玲精神不正常,丘子键和她发生关系,这次他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段金龙道:“这岂不是更麻烦了,梁部长是市常委,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追究啊。”想到这一层他越发的不安了。
市委宣传部长梁松这个夜晚过得很不好,半夜的时候他嫂子打电话过来,说侄女梁月玲被派出所抓去了,说是涉嫌卖淫,嫂子一边说一边在电话里哭,梁松的大哥在壮年的时候就过世了,梁松一直都很疼这个侄女,偏偏这个侄女的精神又有些毛病,可梁月玲长得挺漂亮,不犯病的时候也像个大家闺秀,尤其是对梁松这个叔叔孝顺的很,梁松去年生病的时候,侄女在床头不眠不休的照顾他,比他的亲生子女还要孝顺,梁松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侄女会去卖淫的。
张扬道:“谁报的案?”他这句话问到了关键之处。
张扬一上班就被常务副市长陈浩叫了过去来到陈浩的办公室,眼前的场面吓了张大官人一跳宣传部长梁松、纪委书记李培源全都在那里,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也到了,一个个铁青着面孔,脸色都很难看。
走进派出所内就听到梁月玲的哭声,梁月玲今晚被刺激到了,只是哭,派出所的警员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会儿局长张德放、宣传部长梁松一起赶到了。
和-图-书梁松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听到张扬这样说,火腾地就上来了,他怒道:“你放屁,你敢说你不知道。”
张德放微笑道:“交出来岂不是更好。”
张德放道:“张扬逼段金龙交出海天,我本来想帮他们两人说和,可没谈拢,看来我的面子不够大。”
李培源道:“麻烦的是梁月玲的精神不正常,这次受了刺激,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清醒过来,丘子键那种人也不值得同情。”
段金龙仔细琢磨了一下,张德放的建议真的很高明,你张扬说我海天有色情服务,可是你没抓住我的证据,梁月玲和丘子键上床却是被人抓了个正着,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这件事闹大了,难堪的也是体委,我们海天至多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怎么办?”
丘子键被他们从床上抓起来,拧转双手,把手铐给铐上了,丘子键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哀号道:“干嘛抓我?干嘛抓我?”
张德放赔着笑,狠狠瞪了那名派出所所长一眼,这下派出所所长明白了,敢情人家是个大人物,连局长都敢骂。
张扬道:“陈市长,有什么话你说清楚,大清早的你把什么责任都往我身上栽,是不是觉着这样自己就能脱开干系了?”
张扬道:“辖区派出所那边是谁报的案?段金龙吗?”
最害怕的要数丘子键了,在他看来和女影迷上床本来没什么,可今晚差点玩出了人命,幸亏张扬及时出现把那女人一把拉回来了,现在想想都后怕,要是那女人真死了,他就算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张德放道:“既然知道那些香港明星住在那里,为什么不避开他们,非得搞得这么麻烦?”
丘子键惨叫着被拖了出去,声音这么大,那群港星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热闹,今晚发生的事情明显把这帮人都吓住了,谁也不敢。麻烦真正来临的时候,大家都是明哲保身,谁也不想主动招惹麻烦。王准拉开一条门缝从里面向外面张望着,看到丘子键被人押走,一边走一边哭号着:“我没强奸她,我们是自愿上床,我们是自愿的……”
张德放笑道:“睡梁月玲的又不是你,丘子键也不是你请来的,梁部长按理说不会把怒火发泄在你的头上。”
段金龙有些明白了,张德放是在教他转移目标呢,他低声道:“可这件事张扬出去对我也没有好处。”
李培源道:“我正要去,一路过去吧。”
段金龙听出张德放这句话已经有了回旋的余地,低声道:“您放心,我已经让他们把人全都打发走了,最近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纰漏。”
梁松憋得手足发抖,想起躺在医院里疯疯癫癫的侄女儿,他又是心疼又是难过:“我侄女……她精神有问题……丘子键是个畜生,怎么可以对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孩子下手。”
梁松怒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张德放,我告诉你,今晚我侄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找你算账。”
张德放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自己的毛病自己不清楚?”
梁松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怒道:“我就这个态度,我就这个语气,我就骂你了怎么着?你害得我侄女被人强奸,现在疯疯癫癫的,我没打你都是轻的。”
张扬道:“你侄女昨晚去了丘子键的房间我知道,至于是不是强奸我不知道。”
张德放道:“看来他是想和张扬干上了。”
“我没有……”段金龙有气无力的分辩道。
一名警察抽出警棍照着丘子键的屁股就来了一下:“自愿个屁,那女的精神不正常,你不知和图书道啊!”王准看到丘子键的惨状,忍不住紧紧闭上了眼睛,他暗叫完了,这件事传到香港肯定要成为各大周刊的头条新闻了。
张德放道:“刚刚查明了她的身份,她是咱们市宣传部长梁松的侄女梁月玲,神经有些毛病,看电视迷上了那个丘子键,听说丘子键随着明星足球队同来,所以过来找他签名,禁不住他的甜言蜜语,竟然跟他上了床。”
张扬道:“我问你,到底是谁报的案?”
张德放掏出烟盒,段金龙慌忙凑上来打着火机帮他点上。
丘子键在房间内辗转反侧,他打算天一亮就离开南锡,不管其他人,说什么他也不在这儿呆了。正在哪儿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被重重敲响了。
段金龙道:“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体委主任,更何况他说海天提供色情服务,根本就没有证据。”
李培源征求她同意之后,和张扬一起走入了病房,看到梁月玲静静躺在病床上,梁月玲今年27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脸色很苍白,皮肤上有几道抓挠的痕迹,不过长得还算清秀可人。
派出所所长不认识他,被他骂的有些恼火:“我说这位同志,我们没打她,你说话要考虑后果啊”
派出所所长这才小心翼翼道:“是这样的,这位梁月玲小姐,今晚在海天大酒店和一位香港客人发生了关系,有人举报她涉嫌卖淫,所以……”
张德放怒道:“你还有脸说,我早就提醒过你,收敛一些,收敛一些,你一直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有你这么搞得吗?好好的一座五星级大酒店被你搞成了色情场所。”
“放你妈的屁,我侄女怎么可能卖淫?你敢侮辱她的清白,信不信我告你!”梁松气得就要失去理智了,忍不住破口大骂。
钟海燕疲惫的躺在张德放的怀里,娇滴滴道:“我就要累死了,早知道就不接这批香港客人,搞得筋疲力尽,麻烦不断。”
梁松元来就以受害者自居,满腹的委屈,他骂人也是发泄心中的愤怒,可到了张扬这儿却碰了壁,张大官人不吃他那套,梁松火了指着张扬就要骂,李培源看出形势不对,赶紧拦住他,低声道:“老梁,你得冷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要面对现实。”
梁松看到侄女神志不清只知道哭,眼圈都红了,抱着侄女,咬牙切齿道:“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德放道:“所以段金龙打算拼个鱼死网破,他要把梁月玲的事情闹大。”
李培源的秘书向她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纪委李书记,专程来探望你女儿的。”
张扬道:“我想去看看梁月玲。”
陈浩愤愤然道:“你还跟我装糊涂,你从哪儿请来子那么一批人?什么明星?全都是些流氓,罪犯。”
张扬点了点头,有李培源陪伴更好,他有些犹豫,自己去是不是不方便呢。
李培源道:“都消消气,干什么这是?大清早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吧,争吵能够解决问题吗?”
段金龙瞪大了双眼,他真不知道这件事,低声道:“你是说丘子键把梁部长的亲侄女给睡了?”
梁松气得怒吼道:“张德放,把他给我撤了,麻痹的,你看你领的这帮手下,都是什么东西?”
张扬道:“陈市长这话什么意思?我干什么好事了?”
王准无言以对。
“公安!”
两人来到市二院,梁月玲目前住在神经科监护病房,本来应该送她前往精神病院的,是梁松坚持留在这里治疗,所以才留了下来。
张德放道:“我记得过去头疼的时候,掐虎口可以减http://m.hetushu.com轻,事实上并没有减轻,只是疼痛转移。”
就眼前的情况下,王准只能求助千张扬,张扬听说丘子键被警方带走也感觉有些诧异,这件事按理说不归警察管啊,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他感觉这件事可能和张德放有关,丘子键这个人并不值得同情,可这帮人毕竟是张扬请来的,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李培源道:“梁部长刚才的情绪是激动了一点,不过你也设身处地的为他想一想,这件事发生在谁身上,谁不着急上火?”
张扬把鲜花放在床头柜上,转身看了看梁月玲的面孔,可这时候,梁月玲忽然睁开了双眼!
段金龙摇了摇头,他只知道那女人不是自己酒店里的。
段金龙道:“张局,这次你得帮我,张扬他不止是想出气,他想要海天,我辛辛苦苦经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我说什么都不能给他。”
张德放道:“我不清楚,这件事我回头给你问问,老弟啊,我看你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应付梁部吧,这帮明星是你请来的他肯定得找你算账。”
钟海燕吃惊道:“张扬想要海天?他胃口真是不小,段金龙辛苦经营这么久才有如今的规模,他肯定是不愿割爱的了。”
王准急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张主任人我给你请,刘德政、席若琳、什么天王天后的我都能给你请来,但是丘子键的事情你一定要帮我解决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张德放心说好嘛,今天有热闹可瞧了,梁部长发威了。
梁松红着眼睛盯住张德放道:“张德放,你现在就把那个欺负我侄女的香港人给我抓过来,我侄女精神一直都不正常,我现在带她去医院检查,要是真的被人侵犯过,我要告他强奸,你现在就去给我抓人!”
张扬道:“梁部长,我敬你是我的领导,所以我跟你说话陪着小心带着客气,你侄女出事,你生气恼火我可以理解,但是身为一个领导干部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言辞,你要是再用这种方式跟我说话,我就没必要跟你谈下去了。”
梁松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了。”说完他离开了办公室。
张德放道:“你有没有,咱们心里都有数,我就纳闷呢,当时张扬为什么要让你拿出三十万,原来他早就知道你在背后捣鬼,你以为石胜利是个狠角色,能够整一下张扬,帮你出一口恶气,你只怕不知道吧,石胜利事后乖乖跑到张扬的办公室给他下跪。”
段金龙不说话了,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
段金龙道:“现在生意不好做,我也没办法,张局,你也清楚,我挣钱不容易,方方面面都需要照顾到。”
张德放避重就轻道:“辖区派出所把梁月玲抓走了,通知家属领人,到最后才知道她叔叔是梁部长,梁部长把我臭骂了一顿!”当着我的面表明态度要告那个香港明星,丘子键是我抓的,我也是情非得已,梁部长那边我不能得罪啊。”
张德放装得很诧异,马上答应这就去派出所和梁松会和。张德放来到和平派出所的时候,已经看到梁松的车停在那里,他推开警车的车门慌慌张张走了下去:“梁部长,怎么回事啊?”
张德放道:“强奸也罢,诱奸也罢,总之梁部长是不会善罢罢休的,这次他摆明了要告到底,现在梁月玲神志不清,在医院里只是哭,本来准备送往精神病院的,是梁部长坚持才留在市二院接受治疗。”
张扬看到梁松悲愤交加的样子也觉着于心不忍,他低声道:“梁部对不起,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可是也不能和图书因为自身的好恶而忽视事情的真相。”
张扬冷冷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提条件吗?早知道这样,你干嘛弄一批良莠不齐的二线演员来糊弄我?现在事情闹成这个样子,你才知道后悔了?”
这件事的复杂程度是张扬事先没有想到的,梁月玲是市委宣传部长梁松的亲侄女,而且更麻烦的是,梁月玲的精神有些问题,这就让丘子键的处境变得越发不妙。
陈浩被他气得满脸通红:“你什么态度?”
张扬道:“梁部长,人的确是我请来的,你有什么话只管说。”
张德放呵呵笑道:“连我都吃得下,还有什么吃不下的?”
梁松道:“张扬,这些香港明星是你请来的,你真有本事啊。”
张扬冷笑道:“我本来是抱着歉意过来跟你谈问题,可你这种态度根本就是不讲理,那个丘子键我也看着不顺眼,不过你有什么凭据就说他强奸你侄女,你侄女是自己跑到他房间里去的,现场也没有打斗挣扎的痕迹,法律上也得讲究证据,你说强奸不算,你侄女说被强奸才算!”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明白,可是咱们也不能不讲事实,丘子键和梁月玲之间应该不是强奸。”
梁松是找陈浩来算账的,陈浩现在分管体育,张扬是陈浩的人,冤有头债有主,他第一个找到的就是陈浩,陈浩听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吓得不行,他分管体育工作,屁股还没坐热呢,张扬就给他捅了这么大的漏子,陈浩马上就把张扬叫了过来。
置于李培源,他和梁松的关系不错,梁松把他叫来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张扬已经猜了咋了个七八分,十有八九是海天方面报案,把梁月玲送到了派出所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将压力全都转嫁到自己的身上,段金龙还是很有手段的。
段金龙也听说过这件事,不过他一直认为都是坊间传言,可信的程度很低,这次张德放亲口说了出来,证明了这件事的真实性,段金龙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其实从他掏三十万开始他就后悔了,图一时之快,三十万真金白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了,他当时倒是抱着破财免灾的想法,可现在才发现,财破了,灾还没有过去,张扬早就搞清楚怎么回事了,给他记着这笔帐呢。
张扬道:“怎么这么巧,居然是梁部长的亲侄女,不过这件事应该不是强奸,顶多算是诱奸。”
钟海燕道:“他这么闹下去,恐怕真的要把海天交出来了。”
一帮香港明星被王准臭骂了一顿,不过当晚他们也没离开海天大酒店,这么晚了想走也没法走,谁也不想在南锡呆了,什么明星足球赛,现在就是给他们钱他们也不踢了。
王准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他觉着丘子键挺冤枉的,影星和影迷发生这种事情,大不了也就是一夜情,怎么也不能跟强奸挨上,可这件事偏偏就发生了。人是王准带到南锡来得,发生了事情王准当然难辞其咎,王准道:“张主任,你一定得帮帮他,如果真的判了强奸罪丘子键以后的前途命运全都完了。”王准还有一个私心,如果这次丘子键真的坐了牢,他王准以后在香港娱乐圈也没办法混下去了。
张德放抽了口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向后靠在沙发上,半夜被折腾过来,此时的确有些疲倦了,张德放道:“老段,跳楼的那个女人你知道是谁吗?”
张德放白了段金龙一眼,冷冷道:“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明明知道张扬不好惹,你干嘛挑唆石胜利去调戏关芷晴?”
张扬放下电话,王准关切道:“怎么样?”
张扬www.hetushu.com道:“丘子键涉嫌强奸已经被警方拘留了。”
王准道:“可丘子键……”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老弟啊,我早就说过,这件事还是息事宁人的好,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问题出来了,想盖住难啊!”
张德放道:“张扬这个人可没那么好说话。”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抓紧联系,一切的行程费用我全部负责,今天下午三点钟的明星对抗赛,你一定要给我弄得风风光光,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要把这件事先办好。”
张德放道:“你最好别让人家抓住证据。”
张扬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出门,走了没几步听到李培源叫他。
钟海燕搂住张德放的脖子,低声道:“你跟我说实话,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金龙道:“张局,今晚的事情不怪我,他根本就是在借题发挥!”
“你他妈的还有脸问,你涉嫌强奸妇女,现在跟我们回去调查!”几名警察将床上的被单,还有丘子键换下来的内衣裤一并带走,这都是证据。
段金龙道:“是那帮二流明星太恶劣了,叫了服务为什么不给钱?”
张德放看到梁松火了,心中暗乐,心说你找我算账?干我屁事,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要算账你去找那个香港明星,你去找张扬啊。可嘴上却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得意,小心翼翼的陪着梁松进了派出所。
张德放笑道:“可不是嘛!”
钟海燕一双明眸眨了眨,顿时明白了张德放的意思,小声道:“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吃不下!”
梁松看到侄女这番模样当时就火了,指着派出所所长的鼻子就骂:“你他妈的还想不想干?想屈打成招吗?”
张扬沉默了一会儿,想起昨晚的事情,有件事他能够断定,丘子键虽然不是什么好鸟,可他肯定没有强奸梁月玲,他也不知道梁月玲精神有问题,丘子键在这件事上很冤,可现在梁松一定要起诉丘子键,形势对丘子键相当的不利,张扬并不喜欢丘子键,他的生死也无关紧要,可是如果丘子键被判定强奸,他势必会负有连带责任,市里早就对他有意见的这帮人肯定不会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张扬买了一束康乃馨,来到监护病房的时候只有梁月玲的母亲在那里陪着,梁月玲的母亲是位老实人,只知道在那里哭。
张德放听到段金龙的这句话不由得有些火了,麻痹的,什么东西?你在威胁我吗?
张德放看到张扬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感到一阵快慰,你张扬再能耐,现在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这件事上你已经犯了众怒,段金龙把梁月玲送到派出所告她卖淫,这件事也会得罪很多人,张扬以后肯定不会放过他,而梁松也不会轻饶了段金龙,张德放暗自得意,自己这个一石二鸟的主意真的很完美,既打击了张扬,又可以将段金龙逼入困境,张扬极有可能因为这件事一蹶不振,而段金龙在南锡也会陷入人人喊打的局面之中,海天的管理权用不了太久就会落入钟海燕的手中,那和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分别。
张扬道:“你放心,我尽一切努力给他一个公道。”
梁松离开之后,陈浩满腹埋怨道:“张扬,你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他还是推卸责任。
张德放笑眯眯搂住钟海燕的肩头,将她向自己的怀里拉近了一些,低声道:“那女人呢?”
张德放慌忙劝梁松冷静,低声道:“梁部长,我看还是先把她送到医院检查一下,她好像精神有些问题。”
丘子键吓得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了:“谁……”
张扬苦笑道:“人算不如天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