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7章 秋后算账

张扬笑道:“你倒是听话。”
乔鹏举道:“张扬,我和何先生已经见过面了。他答应由我出面竞标并开发体育场的地块,投资方面他来负责。”
钟海燕道:“这件事我问过他,他说现在还不合适,必须要保持低调,张扬因为上次的事情很恼火,盯住了海天,可能会有所作为。让我们务必要保持谨慎。”
梁成龙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乔梦媛也不禁莞尔。
张扬道:“你对海天甄事情很清楚啊。”
张扬笑道:“哟嗬,你赖上我了。”
梁成龙道:“我现在是发现了,你就是我命中的贵人,以后你走到哪儿,我生意做到哪儿,你做多大的官,我做多大的生意。”
石胜利道:“这我倒是知道,海天有二百多小姐,我玩过的说……”说到半截这厮又觉着说错话了,尴尬的笑了笑道:“张主任,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要不我这就找段金龙,让他把酒店转给我。”
张扬道:“这件事你打算就这么算了?”
区公安分局局长林光明也动作起来,没法不动作,这次海天玩大了,区委书记的儿子居然在他们那里食物中毒,如果石胜利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十个海天也不够赔的。
梁成龙道:“清红喜欢吃这口儿,我们过去经常户外烧烤。”提起林清红,梁成龙不由得有些感伤,曾经有一度他也开始松动,准备离婚算了,总不能这样永远冷战下去,可是随着两人分开的时间久了,他发现自己对林清红的感情却是越来越深,梁成龙道:“我挺想她的。”
石胜利道:“我该不会被毒死吧?”
石胜利这次的确出力不少,洗胃的滋味不好受,他这七个哥们平时跟他混吃溜喝的习惯了,谁也不知道吃饭也能吃出这么倒霉的事情来,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这一切都是石胜利做的手脚,更不会知道真正的幕后指使人是张扬。
梁成龙愤愤然道:“全都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梁成龙振振有辞道:“举贤不避亲,有道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们要是对自己的实力没信心我们也不敢这么说话。”
常海龙道:“建国以来就是走程序,走着走着就走习惯了。”
梁成龙吸了吸鼻子:“哪儿来的烧烤味儿,挺香!”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梁成龙一眼:“你怎么知道?”
张扬道:“你还记得上次跟我说过的话吗?”
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赶到医院抢救室的时候,妻子陈凤兰已经到了那儿了,正守在儿子身边哭呢。
石胜利那帮人全都躺在地上,一个个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口吐白沫,房间里到处都是他们的呕吐物,气味难闻到了极点。
席若琳浅浅一笑,她一贯骄傲,可是她已经知道乔鹏举是谁,眼前这位高大魁梧的男子不仅是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大儿子,更是国内政坛元老级人物乔老的孙子,骄傲也是相对的,要分清对象,对不如自己的人尽可以表现出自己的骄傲,可是面对乔鹏举这样的人物,如果滥用骄傲,那就是愚蠢的,那就是有眼无珠,席若琳很优雅的回应道:“谢谢乔先生的关注,其实电影中表现的m.hetushu•com都是我们美好的一面,光环都是观众给我们的,我们的生活其实和你们也一样,很普通。”
梁成龙道:“这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海天使公共场所,客人这么多,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很快就传出来了。”
几个人相互看着,梁成龙来了一句:“鹏举,你们家妹子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啊?”
张扬道:“这小子在我背后做了不少的小动作,这次我不能饶了他,非得让他从海天滚蛋不可。”
钟海燕小声道:“十万!”
钟海燕柔声道:“段总,可能是这段时间不顺心的事情太多,等过了这阵子一切就会好转起来的。”
张扬道:“没事,只是表现出症状,身体有些难受并不厉害,过六个小时自然一切恢复正常,不过为了表现的逼真一点,你们可能得洗冒。”
两人走向后门,通过体委花园的时候,看到时维和郭志江一起拎着网球拍,去体育场网球训练馆打网球了,这两人倒是好兴致。
梁成龙吃了口肉串道:“你别跟我装糊涂,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明白,段金龙这么搞还没出事,没有背景可能吗?因为他和公安局长张德放搭上了关系,别人涉黄,公安接到举报马上就去查,海天涉黄,举报的人多了去了,可你见到谁去查了?就算有人查,他们事先也能得到消息,警察到来之前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绝对不会被抓住漏洞。”
郭志江笑了笑,他其实也看不惯时维追星的样子,可心里不舒服,却不敢说,害怕招来时维的白眼。
梁成龙提醒他道:“你想动海天,就是要损害张德放的利益,这件事你得考虑清楚,张德放这个人很有一套的,过去在保和县当公安局副局长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黑,后来调到东江稍有收敛。到南锡之后,规矩过一段时间,现在……嘿嘿……”梁成龙利用冷笑做出了评价。
段金龙睁开双眼:“这十万块我出……”他说得很艰难,说完之后又停顿了一下道:“你跟张局说说,桑拿部不能这么耗下去,我们的损失不可估量啊!”他故意用上了我们这两个字,强调他们的利益关系是一致的,损失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乔鹏举微笑道:“席小姐真是低调啊!”
张扬瞅准时机小声提醒时维道:“别得意忘形,你这叫盲目崇拜,小心被人骗!”
一旁乔鹏举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向张扬道:“人家小郭都不急,你急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
张扬和梁成龙来到后巷的西北人烧烤,叫了一斤肉串,一箱啤酒,就在路边坐了,烧烤炉架上,梁成龙将肉串摊开,很熟练的烤起来。
张扬道:“熟练工种啊。”
区里正在开会的那些干部也从区委书记慌张的表情觉察到了什么,问明情况之后,区卫生局长和区防疫站站长马上就亲自率队前往海天,检查食品状况。
酒宴开始之后,大家共同干了几杯酒,很快就聚成了一个一个的圈子,这么多人一起吃饭,想让所有人都谈论一个话题显然是不可能的,张扬每人喝了两杯之后,和乔鹏举、梁成龙、常m.hetushu•com海龙凑到了一处。
钟海燕道:“张局好不容易才劝梁部长平息怒火,不过梁部长说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要咱们酒店拿出一些钱作为精神损失费赔偿给梁月玲。”
石胜利愣了:“啥?”
张扬道:“今天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要是传到第三个人耳朵里,嘿嘿……”张扬扬起手,一掌劈在办公桌的边角之上,好好的办公桌被这厮一掌削掉了一角,宛如刀削斧凿一般整齐,石胜利吓得舌头伸出老长半天都缩回去,后背的衣服瞬间就被冷汗湿透。他颤声道:“张主任放心……张主任放心……我一定……一定保密……”
段金龙满头大汗的凑了上来,哭丧着脸叫道:“石老弟,石老弟……”
石胜利装出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用食指指着段金龙道:“你……你……害我……”
张大官人顿时无语,梁成龙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也一口喝干了:“哥们,你说咱们是不是都挺贱的?别人对你好的时候你不知道珍惜,现在人家伤心了,不理咱们了,咱们又上赶着想追人家?”
张大官人其实也想重色轻友来着,只可惜乔梦媛早早的回房休息,连聊天的机会都没有,常海心跟着她二哥一起逛街,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合适跟他单独说话。
乔鹏举嘿嘿笑了一声:“有些道理,有些道理。”
段金龙紧闭双眼,心疼,他暗骂自己犯贱,上次挑唆石胜利对付张扬,结果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出了三十多万,这次还没长记性,又被张德放给利用了,不但得罪了梁松,还要掏出十万,还连累的桑拿部没生意可做,教训真是惨痛。
石仲恒指着他道:“你啊!”
钟海燕也是花容失色,她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石胜利那帮人在这里点菜吃饭,吃着吃着就出事了。
急救人员来到现场之后,马上决定把这些人送往医院抢救。
张扬道:“你他妈有病啊,大晚上的尽提不开心的事儿。”
张扬道:“段金龙这个人是个小人,他三番两次的和我作对,海天大酒店藏污纳垢,堂而皇之的经营色情业,已经成为南锡的一颗毒瘤,我想把这颗毒瘤清除掉,这也是为民除害,伸张正义吧!”
放下电话,段金龙愤愤然道:“现在做个生意真他妈的难,方方面面全都得照顾到,随便哪柱香没烧到,就得罪了一般菩萨,我他妈是做生意还是当孙子?”他发泄的不仅仅是对石胜利的不满,其中也包含着张德放,和张德放相处的越久段金龙发现这个人的胃口越大,可是他现在已经深陷其中,脱身不能了。
段金龙惊慌失措的来到钟海燕身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石胜利有些犹豫道:“该不会被人识破吧?”
石胜利躺在那里,心里明白着呢,他想起张扬跟他之间的秘密对话……张扬笑眯眯递给他一个小瓶子:“只要你把这里面的东西倒在酒里面,你们就会表现出食物中毒的症状,去医院也查不出来。”
张扬端起酒杯道:“我觉着梦媛说得对,来来来,我挨个敬你们两杯!”
乔梦http://m.hetushu.com媛微笑道:“没事的,时维又不是小孩子,梦想和现实她分得清楚,小郭,你别往心里去啊。”
石胜利道:“我早就想揍这剁子了,可您不是不让吗?”
又是张扬,段金龙提起这个名字恨得牙都痒痒。
段金龙欲哭无泪:“我没有,我发誓我没有啊!”
梁成龙道:“我不管这块地什么时候拍,反正你们要是开发这块地,工程得包给我来干。”
乔鹏举哈哈笑道:“你们这帮人可真是,官商勾结,赤裸裸的官商勾结。”
钟海燕告辞后离去,段金龙望着钟海燕扭来扭去的屁股在心底恶毒的骂了一句,贱货!钟海燕就是张德放布局在自己身边的一个棋子,他的任何动向都被张德放掌握的清清楚楚。段金龙忽然想起张扬说的话,要让他离开海天,也许离开未尝不是什么坏事,张德放如同一个永远喂不饱的吸血鬼,自己如果继续留在海天,早晚要被他榨干,趁着海天还有价值,将之转让出去,离开海天离开南锡,去别的地方开拓自己的事业。
乔梦媛脸儿有些发烧,自己看到这帮损友都在把张扬往坏里拐,终于还是没忍住,站出来帮张扬说话,可这样一来等于暴露了自己对张扬的关心。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差点让我载了一个大跟头。”他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向梁成龙说了一遍。
张扬向石胜利勾了勾食指,石胜利来到他的面前,张扬附在他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石胜利听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一张老脸也泛出了些许的红意,这乔鹏举说话也太没遮没拦了,张大官人自我解嘲道:“我这不是关心朋友吗?”
张扬在此之前已经听何长安透露过这件事,他笑道:“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定论,我已经和陈市长说过,让他去向市里要来地块的拍卖权,估计还得经过常委会讨论,估计还得有不少程序要走,具体竞拍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常海龙道:“女孩子都是这样,天生外向,外向啊!”
张扬道:“我听说过一些。”
梁成龙叹了一口气道:“咱们中国干什么事都麻烦,明明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事情,非得要走这么多的程序,效率这么低下,还谈什么改革开放,全速发展?”
梁成龙笑道:“不敢,不敢,那那咱们说点别的,我听说海天昨晚出事了!”
这些高官子弟全都是人精儿,看破不说破。
梁成龙听完眉头紧锁道:“段金龙胆子这么大?他竟然敢把梁松的侄女送到派出所?”
石胜利没想到张扬会再度找上自己,自从上次在海天被张扬揍了一顿,石胜利老实了许多,那件事给他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课,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他惹不起的,到最后,还是给张扬下跪,才把那件事给平息了,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石胜利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满脸堆笑道:“张主任,您找我有事。”
梁成龙问道:“你别说我,你和楚嫣然怎么样?”
段金龙望着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月的收入锐减,一是因为拿出了三十多万赞助明星和_图_书对抗赛,二是上次港星集体买春事件之后,他不得不收敛许多,现在桑拿部门可罗雀,眼看着这么多钱,却无法去赚,段金龙心里怎地一个痛字得了,可这件事的影响要过一阵子才能消除,什么时候能够恢复经营还得看张德放的意思。他抬起头,看着站在眼前的钟海燕道:“那件事解决了吗?”
石胜利食物中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他父亲那里,当时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正在区里开会,听到这一消息,脸色都变了,他只有一个儿子,虽然不怎么争气,可也是心头肉,听说在海天食物中毒,现在生命垂危,他哪还有心思开会,起身就离开了会场。
钟海燕叹了口气道:“梁部长知道她侄女是被我们酒店送到派出所的,十分的恼火,他放话出来要让我们海天关门。”
小护士似乎从石胜利的眼神中看出了点什么,慌忙拉了拉领口。
石胜利这会儿脸色更难看了,身体也说不出的难受,洗胃这滋味真是不好受,他感觉自己这次以大无畏的精神为张扬奉献了一次,不过也感觉这次吃下去的东西和上次张扬给他的有些不一样,应该是剂量大了一些,不但呕吐不止,口吐白沫,下面也泻个不停,整个人虚弱的没有任何力量。他看着老爷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却没力气说话。
常海龙道:“装修设计的事情得交给我。”
梁成龙道:“张德放这个人我不喜欢,他心太贪,段金龙肯定给了他不少的好处,海天杂拿部现在的小姐就有二百多号,海天的大堂经理钟海燕是张德放的情妇,这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张扬指了指体委后面:“小巷子里有家西北人烧烤,挺不错的,走,我请你尝尝。”
张扬道:“我想你出面把海天拿下来。”
张扬道:“我试给你看,你放心保管没人能够识破。”
张扬道:“凭什么?”
席若琳不好意识的笑了笑,显得很矜持。
乔鹏举对席若琳显然有些兴趣,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到席若琳的身上,微笑道:“席小姐真人比电影上还要漂亮,我是你的影迷,过去经常看你主演的影片。”
张扬和张德放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张德放也有背景。他的翼舅就是前任省委书记顾允知,张扬对段金龙背后捣鬼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段金龙一个商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是张德放在给他撑腰,梁月玲被送派出所的事情上,段金龙是不是也受了张德放的主使?如果真的是这样,张德放就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人,他已经意识到张扬要介入他的利益范围,已经开始悄声无息的反击。
急救车拉着八名食物中毒患者前往距离最近的市二院急救。
此时餐厅部打电话过来,却是石胜利带着七八个人过来吃饭了,段金龙真是头疼,吩咐餐厅部只管好酒好菜的招待,要是找他就说自己不在。
陈凤兰不停抹泪道:“老石,你就别骂他了,他都这样了,半条命差点丢了。”
石胜利提起这件事就恨得咬牙:“是啊,要不是他,我怎么会得罪您,也不会被您……”石胜利说不下去了,挨和*图*书揍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当晚宴会结束之后,张扬把所有人的住宿安排好,本想叫着乔鹏举、梁成龙、常海龙几个人一起出去继续喝点,可乔鹏举偷偷溜出去和席若琳一起泡吧了,常海龙陪着薛燕和常海心去逛夜市,只剩下梁成龙一个人。
梁成龙道:“海天的色情服务在南锡很有名,这么长时间,他段金龙这么玩,凭的是什么?”
时维瞪了他一眼:“要你多管!”
张扬道:“走吧,咱俩再喝点!”
石胜利的思绪回到现实之中,他看到医护人员在自己的身边忙来忙去,一名小护士忙着给他量血压,长得不错,咪咪挺大,领口要是再低点就好了。
钟海燕看到段金龙现在的模样,心中非但没有同情,反而感到一阵快意,这个人眼光太短浅,根本不是做大生意的材料,她已经无数次盘算过,将段金龙从海天踢出去,自己来执掌大权,到时候,海天就成为她和张德放的夫妻店,有了张德放的照顾,她大可放心大胆的经营,钟海燕小声叫了声段总。
张扬拿起一根肉串,吃了一口,端起面前的啤酒杯一仰脖灌了下去:“想她就去找她,大老爷们别弄得跟个娘儿们似的,有什么好怕?”
张扬道:“你说段金龙告诉你关芷晴是三陪小姐的事情。”
就在段金龙的内心开始有所松动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石胜利和他的七名朋友中午在海天吃饭之后全都食物中毒了,一个个口吐白沫当场倒地。
段金龙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晕倒过去,急匆匆赶到现场,钟海燕已经先他赶到了酒店部,外面传来急救车的声音。
段金龙道:“那件事不是我的主意……”他做完那件事之后也开始后悔,梁松根本是他得罪不起的,张德放教了他这一招,目的是让梁松迁怒到张扬的头上,可没想到这件事最后竟然能够峰回路转得以解决,而梁松和张扬之间也没有掀起什么波澜,梁松所有的不满都冲着他来了,谁让他把梁月玲送到了派出所,还举报梁月玲卖淫。
这种事根本不用区委书记打招呼,天汇区区长冯国明当场就做出命令,勒令海天大酒店停业整顿,什么时候调查清楚事情的原因,找到责任人,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营业。
石胜利脸皮再厚,这会儿也不禁有些发热,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是真的怕了张扬。
张扬望着满脸笑容的石胜利,还是从他的眼睛深处找到了对自己的惶恐,张大官人心中一阵宽慰,看来这小子还没坏透气,一顿拳脚让他找回了点自我。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乔梦媛开口了:“你们这么说可不对,张扬是政府官员,做任何事首先考虑到的应该是国家利益,还要考虑到老百姓的看法,你们作为朋友就不应该让他这样做,你们说得振振有辞,可实际上就是逼着他犯错误,真要是朋友的话,你们就不该利用这层关系,更应该堂堂正正的去竞争,用实力说话,让别人说不出什么来。”
段金龙叹了口气道:“多少钱?他要多少钱?”
段金龙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
石胜利脑子不太灵光,摸了摸后脑勺道:“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