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9章 拉你上船

常海心白了他一眼道:“什么话?我当然走过来认认真真工作。”
张扬道:“这都是什么?”
张扬道:“你现在是科级吧?”
石胜利道:“爸,您怎么胳膊肘尽往外拐?我是受害者,你这话什么意思?该不是怀疑我故意往自己的饭菜里下毒吧?我会这么傻吗?”
石胜利咬牙切齿道:“这次我一定不会放过段金龙,我要让他家破人亡。”
石仲恒其实没有找张扬多要赔偿的意思,他只是觉着张扬把儿子拉进这个圈子有些不妥。
石仲恒虽然心底对张扬充满了戒备,可在表面上仍然相当的礼貌,微笑道:“张主任还专门过来,这孩子没什么大事,整天到处吃吃喝喝,让他得到一个教训也好。”
常海心俏脸又红了,抓起那份计划书向张扬的脸上摔了过去,张大官人乐呵呵一低头躲了过去,低声道:“殴打领导,你胆子不小!”
常海心继续看那份计划书。
石仲恒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张扬走后,他回到了病房,把房门关上,冷冷看着儿子。
张扬道:“石书记,有几句话我想对您说,您可不要生气。”
“股权?”石胜利一听有些懵了,他不懂这些。
常海心正准备点头呢。
常海心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喂!张主任,我第一天来报到,你就让我这么站着啊?”
石仲恒道:“我再考虑考虑。”
石胜利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嬉皮笑脸道:“爸,咱能别这么看人不?看得我心里挺瘪得慌。”
张扬看到常海心娇羞难耐的神情,真是食指大动,恨不能一口把她吞下去,不过这厮还是有党性原则的,知道现在是在工作单位,该正襟危坐的时候,一定要正襟危坐。当官啊,真他妈的虚伪。张扬都觉着自己虚伪,虚伪透了。
常海心点了点头,笑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好命,年轻轻的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
段金龙明白,这次不是上天对他网开一面,而是张扬对他网开一面,可是他并没有感激张扬,因为他今天的下场,多半是拜张扬所赐,他的内心深处对张扬也没有憎恨,因为他不敢!
市委书记徐光然道:“一个城市的服务环境,和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大家提出了这么多的意见,由此可见,改善南锡市的软环境迫在眉睫,我们要在省运会召开之际,让各方宾客看到一个文明的南锡,一个热情的南锡,我提议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一场软环境的治理,彻底清除黄赌毒现象,为南锡服务业树立起一个新的行业标准。”
纪委书记李培源道:“南锡市的软环境是该好好治理一下了,城市的建设只是留给别人第一眼的印象,无论城市建设的多漂亮,规划的多整齐,可并不代表着你城市的文明程度就能够达到同样的高度,经济建设的同时也要抓好精神文明建设,只有两方面齐头并进,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
常海心给了四个字的评价:“漏洞百出!”她笑着将那份计划书放在桌上,“看来傅长征对信息方面是个外行,这样吧,这份计划书就交给我来做。”
石胜利道:“张主任,您怎么亲自来了,我没什么事,就是食物中毒。”
张扬心中暗笑,小狗日的现在蛮能装。
常海龙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他的装饰公司已经入驻新体育中心工地,同步进行园林景观的工程,所以最近常海龙已经常驻南锡。
张扬点了点头,又想起把常海心介绍给他:“小傅,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常海心!”
张大官人跟了一句:“和电脑打交道永远不如和_图_书和人打交道舒服。”
张扬道:“其实海天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签下了转让合同,段金龙一直都没有对外宣布,他把海天转让给了东江商人袁波,袁波是我的好朋友。”
傅长征很有眼色,他礼貌道:“张主任,没事我就先走了。”
张扬道:“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做了这么多的坏事,还能够带着六百万从容离开,已经是上天对你网开一面。”
石仲恒道:“你也知道的,我现在的身份,有些事别人是会说闲话的。”
石仲恒听到最后一句话,内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扬起的手掌缓缓放下了,石仲恒这么多年的官场不是白混的,从儿子的话里他已经觉察到了什么,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儿子对段金龙的报复,而且更大的可能,张扬也参予其中,段金龙昨天出事,今天酒店就宣布早就转让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肯定是这帮小子联手把段金龙给坑了,石仲恒坚信自己的儿子没这个头脑,也没有这个本事,那就是张扬策划了整件事,利用石胜利把段金龙赶出海天。
石胜利不依不饶道:“我得告段金龙,我要他赔偿。”
张扬压低声音道:“该说的我说,不该说的打死我都不说。”
石仲恒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海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这个混蛋搞出来的?”
陈浩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不舒服。
石胜利开口说话了:“爸,我看就这么着了,害我的是段金龙,只要他从海天滚蛋,这件事就此结束。”他倒是痛快。
张大官人沾沾自喜的纠正道:“正处,已经下文了!”得意忘形的样子,让人看到了忍不住想啐他一脸。
常务副市长陈浩也深表认同,他指出随着省运会的临近,南锡必须要有一个一流的服务环境迎接八方来宾,服务行业是南锡的窗口,这一窗口的洁净程度会直接影响到南锡市的城市形象。
张扬道:“这件事有些复杂!”
石仲恒点了点头,他喜欢坦白,如果张扬能够将他的目的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对谁都是一件好事。
陈浩听到这里松了口气,徐光然终于听从他的意见,把老体育场地块拿出来公开竞拍。
张扬道:“石书记,袁波刚刚找过我,他和段金龙已经商量好了,段金龙同意马上让他接手海天,至于这起食物中毒事件,他也拿出了赔偿的措施。”
石胜利撇了撇嘴道:“能利用我的人只怕还没出世呢。”
石仲恒道:“这孩子顽劣了一些。”
石仲恒道:“受委屈的又不止是他一个,怎么可以单单赔偿他一个。”
张扬笑道:“好啊,我准备成立体委信息中心,干脆你就负责组建信息中心,担任信息中心主任,正科级待遇怎么样?”
全体常委一致赞成。
石仲恒道:“也查不出具体的结果,基本上认定是食物中毒,可能是四季豆没做熟的缘故。”
袁波听闻段金龙只要六百万的转让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这件事,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期望,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相信段金龙会舍得将生意如此次红火的一家酒店转让给自己,可出于对张扬的信任,他还是做了不少的前期工作,对酒店的实际价值进行评估,他已经准备了一千二百万,可张扬却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他本想拿出一部分钱给张扬,可张扬却拒绝了,张扬让他在省运会召开期间,承担部分的接待工作,至于海天方面,袁波必须还要接受一个新的股东石胜利,袁波答应在海天为他保留一个董事的位置,并许以未来百分和图书之五的股权,从段金龙的事件中,张扬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石胜利这种地头蛇,必须要收为己用,当他自己也成为海天的一部分的时候,他自然会变得规矩许多。
陈浩道:“本来以为我们能够得到百分之五十的。”
石仲恒走到石胜利面前,忽然扬起手照着他头上就是一巴掌。
张大官人也很高兴,一双眼睛在常海心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张扬跟着走了出去,看到常海龙的奥迪车就停在楼下院子里,常海龙一身深蓝色西服笔挺,头发梳的油光滑亮,乐呵呵向张扬招了招手。
石仲恒心说你没这个脑子才对,他气呼呼道:“你和张扬怎么回事?你不是跟他有过节吗?他怎么会来看你?还提出这样的条件?”
石仲恒叹了口气道:“除了说大话,我看不出你还有什么本事,既然人家愿意给你百分之五的股权,你以后就去海天正儿八经的做事,干出个人样给我看看。”
张扬笑着叫了声石书记,把手中的那捧鲜花交给陈凤兰。
石仲恒微微一怔,不知张扬为什么会这么说。
海天食物中毒事件虽然得以顺利解决,可是因此而引起的波澜并没有就此平息,南锡市常委会上,宣传部长梁松提出要加强服务行业监督的重要性。
常海心道:“你要是敢欺负我,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徐光然呵呵笑了起来:“这块地的起拍价会定在一个亿,也就是说,你们已经有三千万打底了,拍卖的价格越高,你们得到的资金就越多,没什么好失望的,市里的财政状况你也应该知道,省运会虽然重要,可是这种项目毕竟还是要一切从简,市里的财政支出重点还是要放在深水港工程上。”
陈凤兰这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就是打过儿子的张扬,心中有些不高兴,不过看起来张扬说话还挺和蔼的,和儿子关系好像也不错,这个世界真是复杂,她一个妇道人家也看不清其中的奥妙,她借口去打水离开了房间。
组织部长何英培笑道:“改善城市软环境并不容易,过去我们也搞了很多次,却是收效甚微,真正想做好这件事,就必须让文明这两个字深入人心,就必须让每一位市民建立起以城市为家,以城市为荣的观念”让他们都有主人翁的思想,这样才能够彻底改善我们的软环境,口号喊得再响,标语贴得再多,都不如给他们在心理上建立起南锡就是我家的理念。”
石胜利有些委屈道:“我说错了吗?他用这种有毒的饭菜给我吃,差点没把我害死?”
常海心道:“那可得恭喜你了,这么高兴的事儿怎么不见你请客啊?”
可石仲恒却明白,海天百分之五的股权其真正的价值绝不会低于一百万,儿子一直不务正业,现在有了这些股权,等于有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小金库,这个条件可不是一般的优厚,石仲恒在政坛混迹多年,有些事稍一琢磨就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张扬是来当说客的,段金龙放弃了海天,而接手海天的恰恰是张扬的朋友,这百分之五的股权未必是段金龙想起来的,十有八九是张扬和那个袁波的主意,他们利用这百分之五的股权就牢牢将儿子绑在了他们的船上,儿子上了他们的船,自己这个当老子的自然而然就被绑了上去,高明,真的是很高明。别看张扬年龄不大,头脑却不是一般的灵活。
张扬道:“平时您对自己儿子的作为应该有些了解吧?”一句话把石仲恒问得老脸发热,他这个儿子一直都不争气,外面怎么看石胜利,他心里清楚得很。
徐光然又和图书道:“刚刚收到上头的消息,下周文副总理要去岚山开发区视察,虽然行程中没有南锡,我们也要搞好各方面的工作,千万不要出问题。”
陈浩心说你过去跟我说省运会比深水港重要,现在又这样说,根本是前后不一啊。
房门被敲响了,得到应允后,傅长征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摞文件给张扬签字。
梁松笑道:“我本来就是负责宣传工作的,责无旁贷。”
常海心在他对面坐下,很正式的咳嗽了一声:“张主任,你打算安排我干什么工作啊?”
常海心道:“给我看看!”张扬把计划书递给了她。
与会常委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对南锡服务行业的现状都表示出一定的不满。
张扬道:“我打过他,后来通过和他接触,发现他这个人本性并不坏,其实这次食物中毒事件有着很多的疑点,段金龙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在饭菜里下毒。”张扬虽然没有说明,可是暗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这次食物中毒事件中存在猫腻。
张扬听乔梦媛说完就把这件事交给了傅长征,正应了一句话,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傅长征多方收集了许多资料,这才起草了这份成立信息中心的计划小书,不过这方面并非是他的专长,所以他的这份计划书也不完善。
张扬道:“不是钱,是海天未来百分之五的股权,有了这部分股权,你以后就是海天的董事了。”
常海心看到他暧昧的表情,马上明白这厮在暗示什么,俏脸宛如火烧一样红了起来,她开始后悔了,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往这边调,这不是等于把自己送到狼窝里来了吗?
此时楼下响起汽车喇叭的声音,常海心道:“我哥来了!”
南锡市体委来了一位新成员,常海心从岚山调动到了这里,张扬当时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变成了现实,常海心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向他报到的时候,俏脸之上写满了喜悦。
张扬道:“那就先到宣传科当科长,你看怎么样?”
张扬道:“你是想来做一番事业呢,还是来混混日子呢?”
常海心愉快的点了点头道:“也好,我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和电脑打交道更舒服一些。”
徐光然转向宣传部长梁松道:“老梁,这次治理城市软环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张扬笑道:“石书记,事情查出来了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食物中毒?”
石胜利道:“爸,你没听说过不打不相识啊?我承认,我们过去的确有过节,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时也只是一场误会,段金龙那个王八蛋故意怂恿我去调戏关芷晴,他说关芷晴是酒店的服条小姐,不然我怎么会惹到张扬,都是段金龙故意挑起我和张扬的矛盾,他想我们之间斗个你死我活,爸,你说这种坏人我能放过他吗?我就是要让他在南锡再无立足之地。”
石仲恒想透了其中的道理,淡然一笑道:“平白无故的,怎么可以接受别人的股权?”
这件事还是乔梦媛来南锡的时候给他提起好建议,当今的时代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组织一场如此规模的省运会,单靠传统工作是不行的,需要进行信息化处理,这样可以减少大量的人力物力,她建议张扬做一些这方面的了解,只有这样才能够跟得上时代。
徐光然又道:“这块土地过去属于体育用地,拍卖所得的款项,一部分归市财政所有,一部分用于体育事业,主要就是用于咱们即将召开的省运会,分配的比例,我个人认为,百分之三十的部分划拨给体育事业比较合理,大家和图书怎么看?”
傅长征道:“我查阅了很多资料,可是国内关于这方面的东西实在太少,现代化信息也不是我本来的专业,所以这份计划书可能是漏洞百出,张主任,您还是找专家看看。”
张扬道:“主任助理你看怎么样?”过去主任助理是萧苕敏,现在萧苕敏已经被张扬派去省运会组委会新体育中心现场办公处担任主任,事实上主任助理的工作都是傅长征在担任。
石胜利早就知道整件事是张扬设下的一个圈套,他只是帮着张扬做事,具体的奥妙他根本不知道,听张扬这样说,表情有些傻呆呆的看着张扬。
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知道低调啊!”
石仲恒心中暗自苦笑,我的傻儿子啊,你已经被人家拉到船上了,我不答应又有什么办法?
常海心反问道:“合适吗?你一正处级干部,就敢配女助理,你不怕别人说闲话啊?”她现在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现在她和张扬弄到了一起工作,以后会不会有人就此说闲话。
石仲恒把张扬送出门外,这并不是因为他客气,而是他有话想单独对张扬说。
徐光然赞道:“好,这次治理软环境的主题就叫,我爱南锡,我爱我家!”
石胜利嚷嚷道:“您怎么动手打人呢?”
张扬笑道:“话我就说这么多,不过袁波是我的老朋友,这个人在东江饮食业做得很红火,他来到南锡肯定不会像段金龙那样胡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胜利真的能到他身边做事,肯定会学到不少的本事,你也希望胜利以后能走正路吧。”
张扬道:“石书记,胜利都答应了,我看这件事就别推了。”
傅长征道:“这是咱们成立信息中心的计划书,省运会召开在即,需要成立一个信息中心,这是新兴的东西,需要购入大量的微机,并搜集大量数据,还是您上次提起的。”
张扬在第二天下午前往二院探望了石胜利,当时天汇区区长石仲恒和妻子陈凤兰都在房间内,石胜利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两人虽然怒其不争,可心中最紧张的始终是他。
张扬忍不住问道:“怎么样?”
张扬心中暗笑,他的手段,区卫生防疫部门累死都查不出来。
石仲恒道:“你也知道自己大了,既然这么大了,以后就多长个心眼,别总做那些没有头脑的事情,别总让人利用。”
石仲恒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他想不想和张扬同处一条船上的问题,事实上张扬已经把他儿子拉到了这条船上,石仲恒虽然没什么证据,可是这件事他已经想透了前因后果,段金龙这种人没什么值得同情的,不过张扬他们的手段也并不光彩。
其他常委对这件事多数都不怎么了解,一直以来都知道星月集团想用五千万的价格拿下体育场地块,只要公开拍卖,这块地应该不止这个数目,多数常委认为徐光然的提议还是比较合理的,毕竟竞拍这种方式还是最为公平的。
常海心忸怩道:“你还没说到底给我安排什么工作。”
石胜利作势要坐起来,张扬慌忙按住他道:“别动,你病还没好,赶紧躺下来歇歇。”
张扬心中暗骂,石仲恒啊石仲恒你够渴的啊,一共八个人食物中毒的,每人赔百分之五,半个海天就成你们家的了,他微笑道:“胜利是消费者,其他人都跟着白吃白喝,而且也不如胜利的病重。”
石仲恒其实也和张扬有着一般的想法,只是他不愿这样想自己的儿子,如果儿子真的设计坑段金龙,这一手可够毒的。
石仲恒皱了皱眉头,这个儿子实在让他头疼,一开口就大放厥词,石仲恒斥道和-图-书:“你胡说什么?”
张扬道:“胜利这次受了这么大的痛苦,酒店方面做出一些赔偿也是应该的。”
张扬道:“我说哥们,这里是工作单位,下次别在我院子里摁喇叭。”
常海心也道:“就是,你也不注意点影响。”
张扬微笑道:“没啥可高兴的,本来就是应该的事情,我升了正处,肯定又要遭到不少的非议,所以我得保持低调。”
张扬乐呵呵道:“坐,我只顾着高兴,把这茬儿给忘了。”
说完了这件事,徐光然的话题来到了老体育场地块上,这件事已经拖了很长时间,陈浩私下也向他提出过几次,想要把体育场的拍卖权要过去,由此可以看出陈浩已经渐渐进入了自己的角色,他开始投入到体育工作中去。
会议结束之后,徐光然专门把陈浩留了下来,他能够看出陈浩有些失望,微笑道:“是不是觉着有些失望啊?”
徐光然道:“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进度总体上很正常,预计可以在计划的工期内全部完工,等到新体育中心建成之后,我们的老体育场包括体委在内的地块就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作用,根据我们多方讨论,以及城市规划部门的建议,这块土地最合适的用途应该是商业开发,之前也有不少投资商对这一地块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我也征求了一些同志的意见,认为这一地块最好还是进行公开竞拍,力求让这块土地的价值最大化。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我们政府的公开公正,才能保证不让投资商和老百姓说闲话。”
张扬顺水推丹道:“好,我就这么给袁波回话,海天是我们市里酒店业的标杆,真不想看到它就这么倒掉。”他向石仲恒提出告辞。
傅长征笑道:“希望以后大家合作愉快。”他识相的退了出去。
陈浩有些失望,此前他提出的是百分之五十归体委,可徐光然又打了折扣,看来体育在徐光然的心里始终不怎么重要,他要用大部分的资金去保证深水港的建设。陈浩本想提意见,可遇到徐光然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这个时候徐光然应该不想听到不同的意见。
看到张扬来到病房内,石仲恒颇有些诧异,在他的印象中张扬和儿子曾经有过一次激烈的冲突,那次冲突的解决还是儿子去他办公室里下跪才得以解决,石仲恒对张扬这个年轻人的背景进行过专门的了解,对他采取的态度是敬而远之。
常海心向傅长征笑子笑。
两人本来是谈工作,可谈着谈着就成了打情骂俏。
张扬一拍自己的后脑勺:“我怎么就给忘了呢?”
张扬道:“这百分之五的股权拿的光明正大,别人说不出任何的不字,借着这次的机会,可以让他有份正当的事情去做,也好过整天和那帮酒肉朋友在社会上鬼混。”
张扬道:“现在服务业的饮食卫生问题是得好好抓抓,我本来还将海天作为省运会指定招待地点之一,现在看来需要重新考虑了,如果在省运会期间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后果就不堪想象了。”
石胜利看到老爷子半天没说话,低声都囔着:“我都这么大人了,你别动不动就打我,让别人看到我多没面子。”
徐光然拍了拍陈浩的肩膀道:“安心抓好省运会的工作,趁着这个大好机会,证明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
来到门外的走廊,石仲恒看到周围无人,低声道:“张主任,我看股权的事情你还是帮忙回了吧,不合适。”
石胜利眨了眨眼睛,半信半疑道:“真的?你真的同意我接受这些股份?”
石胜利一听赔偿就来劲了,双眼冒光道:“他打算给我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