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3章 初步诊断

顾佳彤穿着白色浴袍坐在餐桌前吃着烙饼卷肉串,望着赤裸着上半身走过来的张扬,不禁笑道:“胸肌又大了!”
张扬笑道:“我本来觉着南锡小,想不到东江也不大,到处都是熟人,高厅长好!”他首先问候了一下高仲和,人家是公安厅副厅长,马上就要接王伯行的班,也是最有希望进省常委班子的。
陈浩的脸色很不好看,看到张扬过来,他向张扬招了招手道:“张扬,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张扬笑道:“陈市长,没有您指导我工作可不行,您只管安心养病,争取尽快调养好身体,早点恢复工作,我们都等着您回来领导呢。”
张扬道:“我听说夫人在清台山投资了一座国际化的影视城,进展还顺利吧?”
王均瑶介绍道:“嫂子,这位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张扬!”
石胜利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才劝舅妈止住哭声,一家人走入病房内去探望陈浩。
顾佳彤道:“对了,你给我去旁边巷口捎点眼镜烧烤过来,我饿了。”
张扬正琢磨着等会儿去帮陈浩看看病,可这会子陈浩家人都在病房里陪着,并不太方便,张大官人来到走廊窗口,无聊的向窗外张望着,忽然听到走廊内传来高跟鞋有节奏的笃笃声,张扬转过脸去,却看到久未谋面的海瑟夫人王均瑶向这边走来。
顾佳彤在一旁也听出了个大概,她关切道:“陈浩出事了?”
王均瑶微笑道:“对我们这些商人来说,商机就意味着财富。”
张扬道:“你吃饱了,我还饿着呢!”
张扬道:“我就是一颗螺丝钉,领导把我拧到哪儿我就钉在哪儿,出色不敢当,不过我还算称职!”
张扬一直没怎么说话,把花篮放在地上。王伯行的老婆不认识他,和高仲和父子打完招呼才留意到张扬的存在:“你是……”
张扬也不想继续呆下去了,他向高仲和父子笑了笑道:“你们先聊着,我还有事就不耽误你们聊天了。”他转身离开了病房。
来到陈浩的病房,看到病房内只有石胜利在里面呆着,其他人都不知去向了。
石胜利背着陈浩偷偷向张扬使眼色。
张扬笑了笑,他可不敢居功:“夫人看来要把生意的重心往国内转移了?”
王均瑶望着张扬,心中恨到了极点,可是她的表情上却没有显露出半分,轻声道:“听说你在南锡干得很出色!”
高仲和笑道:“看来你也是!”
也许是顾佳彤感应到了张扬此时的思念,就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你在哪儿?”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幽怨,一个人在锦香河公寓等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张扬过去。
陈浩斥道:“胜利,你小子就会满嘴放炮,这里是医院,你要尊重医护人员,不要胡说八道。”
张扬赔着笑道:“梁主任多多费心。”
崔国柱道:“这事儿可不能跟陈市长说,你要是说了,他精神上肯定接受不了。”
几个人看到张扬过来,全都围了上来。臧金堂一脸沉重道:“张主任,陈市长的情况不乐观。”
张扬也有些累了,两人相拥着睡去,这一夜睡得相当踏实,直到第二天张扬的手机铃响起,他们才被吵醒。
张扬却不听话,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
张扬在医院门口的花店内买了一束鲜花,买花的时候遇到熟人了,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跟他儿子高廉明也在那里买花,张扬和高仲和不熟,可他和高廉明已经很熟悉了,高廉明今天居然没戴眼镜,所以张扬多看了两眼才把他认出来。
梁树成道:“手术治疗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我们在等待全面的检查结果,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想想办法http://www.hetushu.com,能不能劝病人接受放化疗?目前这是唯一延缓他病情的方法。
张大官人乐呵呵走到她身后,双手从她领口探身了进去,捂住她丰挺的胸膛道:“再大也不及你大。”
冯伟也跟着张扬一起来到了外科主任办公室。省人民医院外科主任梁树成正在哪儿阅片,看到他们进来,这才把片子放下。
张扬又道:“高厅,您是来探望王厅长夫人的吧!”
王均瑶点了点头,此时心中晃动的全都是许嘉勇的影子,她的目光也投向窗外,低声道:“我听说你们南锡体委的土地要进行公开拍卖。”
既然他开口说了,张扬也不推辞,跟着他们父子俩一起去了王伯行老婆所在的病房。
张扬笑道:“海瑟夫人的信息很是灵通啊,这件事市里只是一个初步意向,还没有正式对外宣布。”
她把张扬拿来的烤串去微波炉里热了热,等了这么半天的确有些饿了。
王均瑶道:“已经帮了不少忙了!”
看到高仲和父子前来,王伯行的老婆支撑着想坐起来,高廉明上前一步扶住她的手臂,这小子挺会说话:“刘阿姨,您赶紧躺下休息,刚刚动完手术需要好好休息,千万别触动了伤口。”
“呀!”顾佳彤尖叫着跳了下去,笑着从床上逃开,张大官人正要去追,他的手机又响了,他越来越发现,手机这玩意儿在很多时候都成了自己的负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官越做越大,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却是越来越少。
石胜利跟了过去,他对张扬佩服得很,上次帮着张扬把段金龙从海天踢了出去,觉着和张扬的关系也近乎了许多,也敢在张扬面前说两句话了,他低声道:“张主任,有什么话,你不方便说,对我说吧!”
张扬让傅长征也走了,冯伟道:“张主任,这件事是不是要向市里汇报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道:“床头卡上写着呢,急性胰腺炎。据说这病很凶险,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张大官人心说这事儿跟工作关系不大,也不是他们劝陈浩喝酒的,陈浩喝酒是他自己的选择,作为他们中的最高领导,如果陈浩不主动喝酒,别人是不好去劝他的。可陈浩都已经惨到这个样子了,张扬也不好说什么,向石胜利道:“好好劝劝你舅妈,千万别让陈市长看出什么来。”
张扬笑道:“只可惜我离开了江城,没能给夫人帮上忙。”
王均瑶点了点头道:“我嫂子在这里开刀,所以我过来探望!”
王均瑶道:“还好,江城市政府对我投资的这个项目十分的支持,给了我不少的便利条件。”
马红娟一边哭一边道:“他这个人工作起来不要命,都知道自己有肝病,还得去参加什么酒会,明知道喝酒伤身,还拼着命……得去喝……他心里只有南锡,把我们娘儿几个放在哪里了?你们也真是,明知他身体不好,还让他喝?”
马红娟和冯伟最为熟悉,扑上去抓住冯伟的手,还没说话呢,眼睛已经红了:“小冯,你说,你快说,我们家老陈到底是什么病?”
顾佳彤转过身,双腿分开坐在他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娇声道:“你啊,等我一会儿不行?”
张扬愣了一下,占位只是婉转的说法,陈浩十有八九得了肿瘤,而且恶性的可能很大,张扬低声道:“这么倒霉?”
张扬道:“就是想好好抱抱你。”
顾佳彤道:“有点儿,虽然蓝海已经上了轨道,可是我害怕他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次我离开这么久,心里有些不安。”
张扬道:“那就是你的问题,你总把他当和-图-书成小孩子看待,总觉着他需要你的照顾。”
电话那边顾佳彤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琼瑶。”
张扬道:“臧主任,你带领其他同志先回去吧,冯秘书留下,我也多留一天,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我明天再回去。”
顾佳彤点了点头,搂住张扬的脖子道:“我把你当成乖儿子看待!”
梁树成心说喝酒跟工作有关系吗?可他也知道眼前的这帮人都是南锡的头面人物,他自然不会出言得罪,向张扬道:“你们放心,院领导专门叮嘱我们要重视陈市长的事情,诊断治疗方面我们会集中最强的力量,提供最先进的诊疗手段,可是病人的情绪方面需要你们帮忙配合,只有他的情绪不出问题,我们的后续治疗才好进行。”
臧金堂道:“我看还是先跟他家人说,这件事咱们做不了主,应该他家人拿主意。”
张扬笑道:“就来!”
梁树成摇了摇头道:“你放心吧,我们考虑到病人本身的心理承受能力,不会轻率的把实际病情告诉他,这件事还是尽快通知他的家人,他的家人有知情权。”
张扬转身看了看石胜利,这小子现在也是满脸的愁云,他对这个舅舅一向都很尊敬,关心也是由衷的。张扬道:“医生说是肝癌肺转移。”
张扬道:“来到省人民医院,忽然想起咱们过去的那些事,这感情不知不觉就泛滥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肝癌肺转移?怎么会这么突然呢?”
张扬拿起电话,电话是傅长征打来的,向他汇报陈浩的病情已经稳定,目前他们送陈浩去接受全面体检。张扬告诉傅长征自己中午才能过去。
顾佳彤温婉一笑,把最后一口烙饼吃完,柔声道:“大爷乖,我去洗漱一下,再来陪你。”
顾佳彤轻声道:“犹豫什么?你知道的,我始终都在等你。”
张扬笑道:“这么说,你把我也当成孩子看待了?”
张扬道:“我刚遇到他妹妹了,才知道王夫人病了!”
张扬道:“梁主任,您好,我们都是陈市长的下属,目前他家人还没赶到,有什么话可以先对我们说吗?”
放下电话,顾佳彤也醒了,一双美眸柔情脉脉的看着张扬,张扬伸手摸了摸她吹弹得破的俏脸,顾佳彤保养的很好,皮肤仍然如同青葱少女,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顾佳彤道:“我年底要去美国,明健那边麻烦你帮我多看着一些。”
张扬道:“当然要保密,医院的正式诊断还没出来,关于陈市长的病尽量不要多说。”
梁树成点了点头道:“根据检查情况,已经初步断定陈市长得了肝癌,并且发生了肺转移,情况十分的严重。”
张扬马上意识到肯定有事情发生,他笑着走了过去:“陈市长,什么事情,搞得这么严肃啊?”
顾佳彤去衣柜里给他拿为他买的衣服,张扬匆匆洗漱之后,换上衣服离开了锦香河公寓。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好,我马上就过去。”
锦香河公寓的管理相当严格,幸亏顾佳彤早就给他预备了业主卡,张大官人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公寓,来到了门前,顾佳彤听到门铃响第一时间打开了房门,闻到张扬身上的味道,不禁皱了皱眉头:“天哪,你从酒缸里爬出来的?”
臧金堂道:“原定咱们要下午返回南锡的,还走不走?”
外面的这帮人也都松了一口气,臧金堂打了个哈欠道:“我累得不行了,得回去歇一会儿。”
顾佳彤在外面道:“那衣服你扔到洗衣桶里,有空我给你洗出来,我在上海给你买了两套衣服,回头你刚好试试。”
几个人都把目光投向张www.hetushu.com扬,毕竟他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张扬道:“我们都是他的同事,家人等会儿赶到。”
从梁树成的办公室里出来,看到陈浩的家人已经赶到了,他老婆马红娟,姐姐陈凤兰,外甥石胜利都来了,陈浩的一对儿女都在外地上大学,他老婆并没有通知他们过来。
张扬张开臂膀勾住顾佳彤的膝弯将她抱了起来,顾佳彤搂住他的脖子道:“喂!讨厌啦,我还有正事跟你说呢。”
张扬道:“你们先去吧,我回头过去。”
冯伟觉着难以开口,他求助的望向张扬,张扬也知道这种话并不适合自己对马红娟说,他转身走了。
张扬也觉着很麻烦,他虽然医术高超,也曾经救治过癌症患者,可陈浩这种已经发生了转移,属于晚期癌症患者,就算他出手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陈浩听他这样说,稍稍放下心来,他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道:“小张啊,这次恐怕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了,市里那边,你帮我请个假,体育工作你要好好抓起来……”他说到这里有些累了,喘了口气又道:“省运会的筹备工作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偏偏我又病倒了,真是不甘心啊!你以后要多多辛苦,一定要把这次的省运会筹备工作做好。”
冯伟哭丧着脸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陈市长说。”
张扬道:“我想你,它也很想你。”
王伯行的老婆还是没啥印象,以王伯行身份,老婆住院,不知有多少人赶着想过来送礼,王伯行也预见到这一点,所以在这件事上处理的相当低调,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张扬的到来才让人觉着奇怪,他和王伯行的关系不怎么样啊。
张扬听说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老婆住院开刀,心中暗道真是巧啊,这出来进去的肯定有不少领导来此,陈浩的事情只怕是瞒不住了。
张扬笑道:“我去吧!”
高廉明道:“胆囊结石摘除手术,今儿是术后第二天了。”
小护士道:“我们梁主任要跟你们谈谈病人的情况,谁过来一趟?”
顾佳彤指了指浴室:“赶紧去洗个澡!”
石胜利还算有些良心听到张扬说出病情,泪水就吧嗒吧嗒落下来了,感情上接受不了。
顾佳彤红着脸斥道:“一边呆着去,我吃饭呢。”
冯伟明白张扬的意思,他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王均瑶看到嫂子一脸的迷惘,知道她还没想起张扬是谁,又补充了一句:“过去和宋省长女儿谈恋爱那个。”王均瑶这个解释搞得张大官人相当的尴尬,不过很有效,她嫂子总算想起张扬是谁了,笑道:“原来是小张啊,谢谢你了!”
张扬点了点头,陈浩是常务副市长,他的身体出了问题,肯定要向市里汇报,张扬考虑问题十分的全面,他叮嘱冯伟道:“现在只是初步诊断,所以你向市里汇报的时候一定别说的太重,先告诉市里,陈市长得了急性胰腺炎,目前住院治疗,至于具体的情况还是等正式诊断出来再说。”
张扬道:“你对我真好!我心里好温暖!”
顾佳彤道:“忙完了就赶紧回来吧,都几点了!”她的语气就像一个妻子在催促着晚归的丈夫。
顾佳彤不好意识的笑了笑:“可能是吧,其实明健出狱之后,表现一直都很好,蓝海的业务如今他也已经全面上手,按照现在的势头,用不了太久时间,业绩就会超出我在公司的时候。”
张扬道:“不行,本大爷就是要你乖乖在我怀里呆着。”大手分开顾佳彤的浴袍,抚摸在她雪白修长的美腿之上。
等张大官人办完他的正事儿,顾大小姐累的只有出气的份儿了,娇躯软绵绵贴在张扬的身上,浑身慵懒无力hetushu.com,什么话都不愿说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医院全面体检的时候发现肝上肺上都有占位,十有八九是癌,我得马上去一趟。”
张扬望着臧金堂又看了看崔国柱,他们在医院熬了一夜,都十分的疲倦,张扬点了点头道:“赶紧回去休息吧,让其他同志也不要到医院来了,免得影响陈市长休息。”
王均瑶也是凤目圆睁,显得颇为惊奇,不过马上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形,唇角露出笑意,她穿着灰色貂皮大衣,显得贵气逼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股高贵的气度,微笑走向张扬道:“张扬,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大官人道:“那好啊,先给我口奶吃!”
陈浩道:“我总觉着自己病得很重,今天检查了这么多项目,是不是我还有其他病?你们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比石胜利还接受不了的是陈浩的老婆马红娟,马红娟此时已经瘫软的坐在地上了,冯伟慌忙去扶她,她大姑姐陈凤兰也过去把她扶起来,陈凤兰在一旁也听清楚了,一边抹泪一边道:“红娟,你可得挺住,陈浩还不知道呢,你要是失态,千万别被他看出来……”陈凤兰只有这一个弟弟,说着说着也哭起来了。
张扬道:“怎么了?”
高仲和笑道:“一起去吧!”
高廉明冲上来乐呵呵道:“张扬,你怎么在这儿?”
张扬一边洗一边笑道:“明儿再试,今晚不用穿衣服。”
张扬道:“先办正事,等办完了再说。”
石胜利愤愤然道:“现在医院的大夫都不会看病了,只会开单子,过去是人看病,现在都是机器在看病,换成我也能当医生了。”
张扬笑道:“陈市长,您想多了,真要是有什么大病,我们也不敢瞒你啊,要是耽误了您的治疗,谁担待得起呢?”他心中有些奇怪,不知刚才他们谈话中是不是露出了什么马脚,让陈浩产生了疑心。
那护士抱着病历道:“只有全面检查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希望你们家属要多多配合我们的工作。”
高仲和向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候一名小护士走了过来:“你们谁是陈市长的家人啊?”
张扬道:“你注定就是操心的命,明健都多大人了,你不能总把他当小孩子看。”
张扬道:“梁主任,陈市长知道这件事吗?”
顾佳彤啐道:“又耍流氓了不是?”
房门被推开了,一名护士走了进来,把一摞检查申请单放在床头。
张扬将带来的烤串递给她,笑道:“来得太急,没顾得上清理。”
王伯行的老婆笑了笑,她声音透着虚弱:“没事,小手术罢了,现在都是腹腔镜,打几个眼儿就把胆囊摘除掉了,不伤元气。”
顾佳彤感觉灼热和坚挺抵住了自己的双腿之间,顾佳彤伸出纤手将他的不安分的地方握住,柔声道:“越来越不乖了!”
张扬道:“我也是凑巧从海瑟夫人那里知道您生病了,献束花给您,祝您早日恢复健康。”
陈浩道:“张扬,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是胰腺炎吗?”
梁树成道:“病人本身就是个乙肝患者,我询问过病史,他得乙肝已经二十年了,还有胆囊结石,这种身体状况,喝酒还这么凶,不是玩命吗?做市长的难道都是这个样子吗?”
张扬有些诧异,没想到在这儿和海瑟夫人不期而遇。
臧金堂连连点头,他和崔国柱这次很爽快的离去了,他们走的这么干脆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太疲倦,还有一个原因,陈浩得了绝症,他们就算在陈浩面前表现的再好,以后也别指望得到什么回报,在他们看来,陈浩已经时日无多,一个人连命都快没了,还谈什么政治生命?对一个这样的领导,他们又www.hetushu.com何苦去费尽心机的去巴结,体制中的多数人都是现实的。
王均瑶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叶落归根,我在国外飘了这么多年,现在年纪大了,对国内的一切越来越想念,想念我的朋友,我的亲人。”说到亲人这两个字的时候,王均瑶的内心宛如被毒蛇咬噬一般疼痛,她曾经找到过自己生存奋斗的意义,可现在一切却都不见了。王均瑶不敢继续停留下去,她害怕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她会无法遏制对张扬的仇恨。不过王均瑶的表现还是优雅而从容,她笑着和张扬道别。
傅长征道:“肺上也有,医生说是转移了,搞不清原发灶在哪儿,陈市长的家人过会儿就赶到了,我觉着,您最好在场。”
傅长征道:“刚刚送陈市长去做了CT检查,结果不太好,在他肝上发现了一个占位。”
张扬走入浴室,顾佳彤在他来之前已经将浴缸内放满了热水,张扬把衣服脱掉,身上沾染了不少陈浩的呕吐物,难怪味道会这么大。
陈浩笑了笑,他低声道:“其实你们体育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小张,你很有能力,好好干,将来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顾佳彤道:“你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吃东西?”
王伯行的老婆赞道:“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真是会说话!”
既然知道了王伯行的老婆也在这里住院,张扬在礼节上也要问候一下,虽然他也不喜欢王伯行,可在官场之中,一个人首先学会的就是收藏自己的好恶,即使是面对自己的仇人,也要表现的温暖如春,这就是从政的境界。
顾佳彤格格笑道:“你想我肯定不如它想我厉害,我能感觉到。”
顾佳彤道:“他这么大了,还没有成家,男人没成家之前都是孩子。”
张扬对海瑟夫人其人虽然一直没什么好感,不过人家对自己始终都是十分的客气,礼数上他不想失掉,张扬乐呵呵道:“陪朋友来看病,海瑟夫人来这里有事?”
张扬答应了一声,他去了旁边的巷口找到顾佳彤说的那家烧烤店,打包了一斤烤串,又要了半斤烙饼。
冯伟一听只差眼泪没掉下来了,陈浩对他一直都很不错。
崔国柱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是不是先保密?”
石胜利愕然道:“不是做过检查了吗?怎么又有这么多的检查单。”
张扬洗完澡,裹上浴巾走了出来,自从去南锡主持体委工作,张大官人也借着工作的便利,一有时间就健身不辍,把前些日子在东江休养出来的一些酒膘全部清除掉,现在身体肌肉的线条更加硬朗健美。
电话还是傅长征打来的,他语气显得很凝重,低声道:“张主任,你得赶紧来医院一趟。”
张扬道:“出了点麻烦事,陈市长突发急性胰腺炎,我刚把他送到医院,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到你那里去。”
张扬已经听傅长征说过了,点了点头道:“最后的诊断结果还没出来,也许情况不至于这么糟糕。”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已经明白这次陈浩的麻烦大了。
他们到的时候,王均瑶还没走,正在床边给她嫂子削苹果呢,王均瑶很会做人,和嫂子相处的很好。张扬的到来是她意料中的事情,看来这小子对官场内的规则已经很熟悉了,眼皮活也够用。
张扬道:“工作需要,身不由己啊!”
来到省人民医院,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陈浩做完检查被几个人送到病房休息了,臧金堂和崔国柱两人都熬了一夜,原本打算走了,可听说陈浩的家人马上就到了,于是又辛苦撑了下来,陈浩的秘书冯伟满脸愁容,和傅长征两人站在走廊里商量着什么。
张扬笑道:“怎么?他都这么大人了,你对他还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