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6章 悄然布局

张扬道:“逐一调查!”
柳玉莹挣扎着想坐起来,乔梦媛慌忙上前扶住她道:“柳阿姨,您别动,千万别动了胎气。”
张扬和高廉明两人离开了车管所,高廉明忍不住埋怨道:“你干嘛把我老爷子给供出来?”
张扬下午已经从刘艳红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可丁兆勇说出来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宋怀明最近在全省范围内整治贪污腐败,柳玉、莹的被撞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系?是不是因为宋怀明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对方才铤而走险,不惜利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来报复他?
高廉明道:“一言为定!”
丁兆勇笑道:“我是小本生意,跟大公司不能比,这样吧,你们三个的电脑我包了,每人送一台。”
“我看清了,里面的确没有。”
当天下午,两人去找了白沙区分局局长栾胜文,栾胜文一口应承下来,按照资料上的联系方式通知了这十六辆车的车主,让他们明天上午九点半准时到白沙分局办理相关手续,不然因套牌车产生的罚款和一切费用,以后公安机关概不负责。
张扬道:“这小子嘴太坏,什么都往外倒!”
张扬这才知道自己真的冤枉高廉明了,他笑道:“没啥事,我都跟你交代了,对你我从不隐瞒!”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挺忙的,最近在忙惠敬民的案子!”
乔梦媛对张扬的医术很清楚,她小声道:“柳阿姨没事吧?”
“同事?”常海心有些搞不明白了。
这下不但是常海心,连丁兆勇都感到惊奇了,高廉明虽然回来的时间不长,可是在省委大院的名气很大,谁都知道高仲和的儿子是在美国拿到律师牌照回来的,本身在美国读法律大学已经很难,而且他不但读了法律,还成功拿到了律师执照,这更是难上加难,现在高廉明已经成为了不少机关干部教育子女的榜样,不过这厮回国这么多天,一直没有去工作,也让很多人觉着奇怪,搞了半天这个美国律师也没啥稀奇,也属于海待派。
张扬道:“五百万,估计他这辈子出不来了!”
丁兆勇听说南锡体委要组建信息中心的事情,他当然乐于帮忙,不过一听说要搜集全省范围内优秀教练员运动员的资料,丁兆勇显得有些为难,他向常海心道:“我们公司以做硬件为主,软件方面还真是不行,缺乏这方面的人才啊。”
柳玉莹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柳玉莹笑了笑道:“他跟你说过啊?”语气虽然平淡,可言外之意却耐人寻味。
栾胜文摇了摇头道:“我是把他们请过来的,而不是拘捕他们。”他同时拍了拍张扬和高廉明的肩膀道:“这件事不好查,就这么算了吧,我们公安机关也不适合留他们太久。”
丁兆勇道:“宋省长在反腐倡廉方面的力度很大,最近抓了不少贪污分子。”
乔梦媛道:“刚才我们来医院的时候,看到你们两人鬼鬼祟祟的站在医院门口商量着什么,你还去了门口的小店,所以我才这么问。”
孟传美笑了笑:“张扬也在。”
张扬摇了摇头道:“别介,最近省里正反贪污呢,你这么千不是坑我们吗?”
柳玉莹道:“和*图*书我现在想起一些,那人是个高个子男人,大概有一米八多点,身材很壮,戴着墨镜,留着络腮胡子,对了他左边额头上有一颗黑痣,有黄豆般大小。”
高廉明喝了口酒道:“不就是信息中心吗,多大点事啊,我有一女同学,她在美国就是学计算机专业的,不是我吹,就她那计算机水平放在国内绝对是首屈一指,我跟她说一声,让他去南锡帮你们,反正她寒假回来也没事干。”
小店老板娘摇了摇头道:“没有,这里面没那个人。”
丁兆勇转向张扬道:“张扬,这事儿其实蓝海更合适,他们做电脑比我早,而且这两年已经逐步完成从硬件到软件的转变,他们的技术力量比我的小公司要雄厚得多,如果把这件事交给他们,一定做得游刃有余,只要你说一句话,顾明健肯定愿意给你帮忙。”
张扬一来到办公室内就急着问道:“那帮车主都来了吗?”
栾胜文带着他们来到了接待室的隔壁房间,透过一扇单向玻璃,观察里面的十多位车主,张扬也跟着仔细看,除了一名没到以外,其他人都来了,可其中并没有一个人留着络腮胡子。
他送刘艳红走出门外,刘艳红显得情绪不高,轻声道:“不必送了,我自己回去。”她摆了摆手,又想起一件事,转向张扬道:“你柳阿姨没事情吧?”
柳玉莹道:“他工作忙,我让他先回政府了,下班后他还会过来。”
多数人脸上带着迷惘,可是其中有一人,脸上的惊慌稍闪即逝,有些时候,想要找出问题的关键未必要用太复杂的方法,看似简单的办法却可以收到奇效。
张扬还是有些不甘心,高廉明也觉着不应该这样放弃,他向栾胜文道:“栾叔叔,要不,咱们干脆一个一个的审问他们。”
张扬笑道:“不爽利,你就不能咬咬牙送我们几台微机啊?”
乔梦媛道:“你别冤枉他,柳阿姨的事情我不是听他说的,我和妈妈原本是来探望王夫人的,可听说了柳阿姨的事情。”
常海心道:“真的?”
丁兆勇道:“硬件方面我来提供,你们放心,我给的价格肯定是批发价。”
常海心还想着信息中心的事情:“高廉明,你可别骗我!”
听张扬把高廉明说得如此不堪,乔梦媛忍俊不禁,她嗔道:“人家廉明背后可没少说你的好话,可你倒好,把一个留美高材生,一位年轻律师糟蹋成什么了?他愿意给你当法律顾问是你的福气。这小子聪明着呢,真要是愿意帮你,肯定对你大有帮助。”
张扬道:“那个人是哪里的?”
第二天一早,张扬接了医院小卖部的老板娘,前往白沙区公安分局,高廉明已经先于他赶到了这里,正坐在栾胜文的办公室里陪着他喝茶聊天。
张扬笑了笑道:“还有你这种人,现在有生意找上门,你自己不做反而拼命往外赶,你是做生意的材料吗?”
栾胜文提醒她道:“事关重大,你可要仔细看清楚了。”
柳玉莹点了点头。
这时候病房门又被敲响了,乔梦媛和母亲孟传美一起走了进来,她们也听说了柳玉莹跌倒的事情,所以专程过来探望。
高廉http://www.hetushu•com明道:“我这么大人了,没事骗你一小姑娘干什么?再说了,我骗你,张扬也不乐意啊!”
张扬叫了声柳阿姨,又叫了声刘书记,他没坐下,过去帮柳玉莹能了诊脉,笑道:“柳阿姨现在感觉好多了吧?”
张扬道:“没计么啊,这小子闲着没事可做,所以我让他去南锡给我当法律顾问,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谁曾想他就贴上我了。”
张扬道:“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他看出刘艳红最近有些憔悴,关切道:“刘姐,最近瘦了很多啊,是不是工作很忙?”
高廉明道:“还有一人没来,难道就是他?”
张扬笑道:“放心吧,小孩子好的很,健健康康的。”
张扬笑眯眯道:“你不信?没关系,将来你就会知道。”
柳玉莹道:“我摔倒的时候,幸亏张扬在场,是他把我送到病房里来的。”
高廉明道:“我怕他把这件事告诉我们家老爷子。”
两人来到附近的茶馆内,把十六辆车的资料仔细查看了一遍,高廉明道:“你打算怎么办?”
随着掌握情况的增多,张扬对这个人已经有些模糊的印象了。
张扬道:“这事儿我不管,海心目前是信息中心主任,组建信息中心的事儿全归她管,她说了算。”
高廉明一听乐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他当然能够想明白。
张扬笑着转过身去:“梦媛,找我有事?”
张扬道:“没什么,只是随口问问。”他起身道:“宋叔叔去哪里了?”
张扬笑道:“马上省运会就要举办,我们体委正值用人之际,你要是想去,我也双手欢迎。”
张扬道:“你怎么知道我和高廉明混在一起?”
刘艳红格格笑了起来,她摆了摆手,举步向电梯走去。
张扬又去了一趟省人民医院,专门请那小卖部的老板娘过去帮忙认人,那老板娘本来是不愿意的,可在收到张扬给她的五百块钱之后,马上表现的很配合,答应张扬明天一早准时去白沙分局帮忙认人。
高廉明道:“怎么调查?”
张扬被她问得一愣,他和高廉明调查柳玉莹被撞的真相,乔梦媛怎么会知道?他想起高家和乔家关系一向很好,高廉明去美国还是乔梦媛帮忙安排,他一直都将乔梦媛当成姐姐看待,肯定是这小子不小心把事情给兜出来了。
张扬望着常海心,心中有些好笑,常海心看来已经把蓝海给否决了,这主要是顾明健的缘故,顾明健的性情张扬也清楚,在他坐牢之前,顾明健就是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见一个爱一个,感情上泛滥的很,偏偏又处理的一塌糊涂,所以张扬并不相信他会当真对常海心动感情,别忘了他身边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助理柳延,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搞清楚呢。一场牢狱之灾虽然让顾明健有所改变,可张扬相信有些事他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他对感情的态度,秉性难易,时间可以让顾明健淡忘那场牢狱带给他的伤痛。
张扬这才明白乔梦媛和孟传美前来应该是乔振梁的意思,这位省委书记想得还真是周到。
张扬道:“上面前有联系方式,通知他们车辆被套牌,过来办理相关m•hetushu.com手续。”
张扬道:“你仔细想想,胡子可以剃掉,你看看他们的脸部特征,有没有一个特别符合的?”
柳玉莹微笑道:“艳红走好啊,张扬,帮我送送刘书记。”一会儿艳红一会儿刘书记,不知道柳玉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张扬道:“你放心吧,有我在,保她母子平安,我在妇产科方面造诣颇深。”
张扬道:“柳阿姨、孟阿姨你们聊着,我还有事先走了!”
安排完这些事情已经是黄昏时分,张扬来到省人民医院产科病房探望了在那里进行保胎治疗的柳玉莹。
张扬笑道:“恭喜柳阿姨了,宋家有后了。”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那次的事情只是将他免职,这次涉及到一桩贪污案,他在平海省体委担任主任期间,曾经多次收受贿赂,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涉案金额要在五百万以上,宋省长对此深表震怒,已经明确批示,要重点办理这件事,将惠敬民的案子作为反腐典型来抓。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忙于这件事。”
栾胜文道:“那辆车应该没问题,渠圣明的车,司机小何,挺老实的一个人,长得又瘦又小,不是你们说的样子。”
高廉明点了点头,他忽然冲着接待室走了过去,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手指着那帮窃窃私语的司机吼了一嗓子:“你别觉着把胡子刮掉我就不认识你了,给我站出来!”
张扬微笑道:“放心吧,他见了你们家老爷子只会说好话,在你爹面前告你的黑状,他没那么傻,你爹跟你亲还是跟他亲啊?”
张扬听妈说得如此坚决,再加上他也没看到什么大胡子,也没看到额头上有黑痣的人,兴许撞到柳玉莹的那个人并不在其中。
栾胜文笑道:“早就来了,全都让他们去接待室坐着去了,来到之后,我就告诉他们,今天是来配合调查案情,一个个都在犯嘀咕呢。”
张扬害怕她又把话题拐到楚嫣然那里去,慌忙岔开话题道:“对了,柳阿姨,你能够记起撞你的人是什么样子吗?”之前他不敢细问,是因为柳玉莹的情况很不稳定,现在母子俩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柳玉莹已经可以冷静的去回忆当时的情况。
柳玉莹经过张扬的治疗,身体状况好转了许多,这会儿正在听音乐呢。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刚刚来到没多久,正陪着柳玉莹说这话,看到张扬进来,柳玉莹热情的招呼道:“张扬来了,赶紧坐下!”
张扬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惠敬民是前平海省体委主任,因为东江体育场坍塌事件而下台,已经淡出了张扬的视野,想不到他居然又犯到了纪委的手里,张扬好奇道:“还是东江体育场的案子?”
丁兆勇笑道:“算了,去你那里受你的窝囊气,我才不干呢,现在多好,我赚多少吃多少,不用看别人脸色,舒服得很,自在得很。”
张扬笑道:“不提他,咱们能这么顺利拿到资料吗?”
张扬道:“用不着,咱们找栾局,他应该会帮我们这个忙。”
好不容易才调查出来一些线索,可追到这儿全都断了,张扬不免有些沮丧。
张扬道:“对于这些贪官就是要严厉打击,吃了多少就要让他http://m.hetushu.com吐出多少。”
柳玉莹听他这样说自然放心,又道:“医生说,我肚子里是个男孩!”说话的时候,脸上透着喜悦,柳玉莹并不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可是宋怀明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楚嫣然,在柳玉莹的潜意识中,想给他生个儿子,这样就能够儿女双全,想不到天从人愿,果然让她怀了一个儿子,心中的欣喜实在难以形容。
柳玉莹点了点头道:“李主任刚才为我做过检查,说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应该不会对胎儿有什么影响。”她心中对张扬充满了感激,可是她也知道现在说感激的话有些多余,虽然张扬和楚嫣然已经分手,可柳玉莹始终还觉着他们的关系仍像过去一样,她觉着两人的感情绝不会就此结束。
桠玉莹道:“嫣然还不是一样,在我们眼中,儿子女儿没什么分别的。”
张扬笑道:“你怕什么?我去找栾局,凭我和他的交情,他应该会给我帮这个忙。”
张扬道:“那可不一样,女儿嫁了人就跟别人家姓了。”
高廉明刚才就已经查过这件事,他附在张扬耳边道:“省体委的车!”
丁兆勇笑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对自己公司的实力清楚得很,你要是想买电脑主机硬件啥的,我肯定削尖脑袋往里钻,可你们现在要的是组建信息中心,那玩意儿本来就不是我公司的长项,我要是硬接下来,既是对你们的不负责,也是对我的不负责。越是自己哥们的事情,咱越是要慎重,真的!我觉着还是蓝海合适。”
想要查出这十六辆车的资料并不难,冲着高廉明在这儿,车管所所长李景明对这件事办得尽心尽力,把十六辆车的资料全部整理好并打印出来,态度和蔼的交给了高廉明,心中虽然对他很不爽,可嘴上没说,这事儿不能说,高衙内他得罪不起。
一句话把乔梦媛说的俏脸通红,啐道:“你少胡说八道。对了,你和高廉明搞什么阴谋呢?”
高廉明道:“我骗你干什么?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我也是为体委考虑,当然要想办法帮体委节省成本。”
刘艳红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能够感觉到柳玉莹对自己排斥,看得出柳玉莹并不欢迎自己的到来,她起身道:“你看,我只顾着说话,忘了晚上还有事要办,嫂子,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常海心没有离开东江的原因还是为了组建体委信息中心的事情,顾明健过度的热情让常海心感到害怕,因此而打起了退堂鼓,她几乎放弃了和蓝海合作的念头。
高廉明道:“这件事还得找车管所!”
张扬也笑了,栾胜文这个老公安处理这种事情很有一套,让这帮车主漫无目的的等,很多人的内心就会非常煎熬,说不定有心虚的人就会露出马脚。
目送刘艳红走远,张扬方才回到柳玉莹的病房内,柳玉莹道:“张扬,你说,我摔了这一跤会不会带给宝宝什么伤害?”
柳玉莹笑道:“看不出你这么年轻,脑子还挺封建的。”
高廉明道:“要是姓李的去我爸那里参我一本,我少不得又得被训一顿。”
刘艳红也知道张扬是个闲不住的性子,真要是把他弄到省纪委来和图书,他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情,当下笑了笑道:“好了,不说了,真得老了。要是你这两天不急着走,抽空我请你吃饭。”
乔梦媛嗤之以鼻。
丁兆勇没想到高廉明居然要去给张扬当法律顾问,他感叹道:“张扬啊,张扬,你真是招贤纳士,现在你们南锡市体委真的是卧虎藏龙。”心中却道,这帮高干子弟全都被张扬弄到南锡体委,哪位市领导想动这块地方都得先掂量一下,张扬真的要把南锡市体委组建成太子营吗?
张扬闪到一边,冲着孟传美笑了笑道:“孟阿姨好!”
“人呢?”
张扬道:“我现在挺好,体委工作干得有滋有味,您让我过来当跑腿的,我不乐意。”
乔梦媛道:“是你救了柳阿姨?”
刘艳红并不清楚其中的内情,只当是柳玉莹不小心摔倒的,她叹了口气道:“嫂子,以后你可得要多多小心了,宋省长不知道有多紧张你。”
张扬当然感觉到两人之间的那种不和谐,看来刘艳红和宋怀明走得太近,已经引起了柳玉莹的反感,张扬心中暗暗发笑,看来感情的困扰谁都会遇到,连宋怀明、刘艳红这样的高官也不会例外,却不知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点啥事儿,张大官人喜欢用自己的思维去想别人。
乔梦媛俏脸一热,轻声道:“用不着!”
张扬道:“晚上一起吃饭吧,高廉明也去,常海心、丁兆勇他们都在。”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不了,我爸让我留在这里陪陪柳阿姨。”
张扬害怕她中途变卦,表示明天自己会亲自过来接她。
栾胜文道:“他们敢不来吗?”
张扬原本是准备尽快走人的,可现在柳玉莹这个样子,他实在走不开,必须确保柳玉莹平安无事,这才能返回南锡,他笑道:“等我忙完给你打电话,给你一个教育我的机会。”他算准了刘艳红要给自己上课,所以这样说。
张扬笑道:“不错,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骋请高廉明同志担任咱们省运会组委会的法律顾问,他很快也会去南锡上班。”
张扬笑道:“我发现我这人天生就是忙碌命,本想着今天赶回南锡,可偏偏让我遇到了这件事,我想走也走不了了。”
刘艳红道:“当初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搞得这么严重,惠敬民这个人向来低调,谁知道他居然是这么一个贪得无厌的人物。”
张扬走出门外,乔梦媛随后跟了出来,轻声道:“张扬!”
刘艳红笑道:“我始终认为,你最适合干的工作就是纪委,早就想把你调到我们省纪委工作,可你偏偏不愿意过来。”
栾胜文看出了他的沮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其实这件事中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仅存者车辆出入记录是无法查出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不确定因素太多,也许他根本没开车,走入地下车库只是为了躲藏起来,也许他是为了去开车,可他等错过了当时的时间段,事态稳定之后再从容离去。”
张扬道:“说事就说事,别把我扯进去,你要是真能把信息中心给建成了,到时候我奖励你。”
小店老板娘又逐一看了一遍,坚决的摇了摇头道:“真没有,那个人是个大胡子,这些人里而没有一个留胡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