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8章 南国雪

顾佳彤格格笑道:“真会说话,官当得越大,嘴巴越甜。”
文国权道:“过去我以为他只是因为乔老的关系,仕途才走的如此顺利,可现在看来,他的政治手腕相当的高明。”
文国权笑道:“他倒是挺能折腾的。”
文国权道:“他真想转业,就由他去,我考虑好了,让他去新疆锻炼几年,在京城呆久了,已经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在这样下去,他以后很难有什么作为。”
高仲和道:“只要脚踏实地的做事,成绩怎样都无所谓,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赵国强的脸色变得越发冷漠:“任何事都要有程序,你也是国家干部,什么叫自己的职责,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成见,而是为你负责,撇开警方独自行动,如果有什么闪失,你后悔都晚了。”
高廉明道:“为民除害啊!”
高廉明吓了一跳:“别介啊,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他,千万别让他跑了。”
惠强觉察到身后有些异样,转过头去,还没有看清是什么物事,垃圾桶盖已经砸在了他的身上,惠强一个踉跄摔倒在水泥地上,他艰难的想从地上爬起,不等他起身,佟秀秀已经追到他的身边,抬脚踢在他的小腹上,痛得惠强一声闷哼,身躯虾米一样躬了起来。
张扬和高廉明跟着高仲和上了他的警车,高仲和上车之后把警帽摘了下来,向后靠在座椅上,低声道:“以后这样的事情,最好还是先和我打个招呼,涉及到刑事犯罪,你们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
文国权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意,他拍了拍罗慧宁的手背,政治上的事情,很难解释清楚,他的这一动作意味着不想说,就算说出来你也不会明白。
罗慧宁道:“去了南锡体委,在那儿当上了体委主任,目前负责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的组织承办工作。”
多年的夫妻,罗慧宁又怎会不明白丈夫的意思,她轻声道:“我知道你也很为难,老秦在军方很有影响力,你不想因为这件小事跟他伤了和气,可是秦家在张扬的事情上做得的确有些过火。”
文浩南笑道:“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去新疆又不是去外国,你要是想我啊,一个电话我就飞回你身边。”
张扬淡然道:“谢了,我的安全不用你操心!”
罗慧宁听到张扬这样说,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她发现她和张扬之间的母子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而疏远,罗慧宁放下电话,此时文国权从一旁走了过来,低声道:“这么晚了,给谁打电话?”
顾佳彤气得踢了他一脚道:“少在这儿玷污我们的革命先烈,我看你,根本是封建思想作祟,如果有前世,你前世一定是个妻妾成群的大地主。”
顾佳彤道:“大概是明健把海心吓着了,明健这小子感情上的事情从来都处理的不好,我本来以为他和柳延已经确定关系了呢。”说到这里她抬头看着张扬道:“你们男人是不是全都这样?捧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
宋怀明转身望去,妻子已经安然睡去子,望着妻子秀丽恬静的面庞,宋怀明感觉一阵说不出的温暖,他轻声道:“情况很好,这次多亏你了。”
张扬的内疚在于他无法给顾佳彤光明正大的爱,不但对顾佳彤,对秦清、对海兰、对何歆颜、对胡茵茹都是一样,随着他来到这个时代越久,他对这个时代的道德观和婚姻观也变得越来越了解,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给这些爱人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虽然她们都没有主动提起过婚姻的事情,可并不代表着她们的心中不去想,每个女人都想有一个幸福的归宿,秦清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仕途之中,海兰看破感情事,何歆颜、胡茵茹致力于事业,而顾佳彤只说是因为上一段失败的婚姻,对婚姻已经产生了恐惧,可张扬明白,这些全都是借口,她们都是为了避免给自己造成困扰,如果有可能,谁都想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和心爱的m.hetushu.com人共度一生,在这一点上自己无疑是自私的。
罗慧宁道:“我总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张扬笑道:“只要跟你在一起,吃什么都有情调。”
罗慧宁道:“可你一个人去新疆,身边也没有个人照顾。”
张扬道:“高廉明,你再唠叨,我就把你给辞了,你继续在东讧当你的待业青年,法律顾问,我另请高明。”
高廉明吐了吐舌头,向老爷子身边凑了凑低声道:“爸,你弄这么多人过来,太夸张了,您是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还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
文国权握住罗慧宁的手道:“慧宁,慈母多败儿,我过去一直以为浩南很成熟,可是经过了秦萌萌的事情,我才知道他的感情如此脆弱,脆弱到不堪一击,一个男子汉,为了感情消沉成那副模样,这样的孩子怎么能够成就大事?你刚才说过,小玲已经那样了,我不想我的儿子也变成一个废物,他缺少磨练,把他送到边疆,离开京城这个安乐窝,让他好好锻炼几年,我相信他会有所感悟。”
张扬点了点头,佟秀秀钻入桑塔纳,启动了引擎。
张扬端起酒杯,望着顾佳彤姣美的容颜,深情道:“祝你美国之行一切顺利。”
南国的雪是温柔的,润物细无声,说的是春雨,用来形容南国的雪也极为恰当。
一会儿工夫,雪居然大了许多,地上房顶都积下了薄薄的一层,不知是因为羞涩还是天气寒冷的缘故,顾佳彤的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熟透的苹果,她牵住张扬的大手,轻声道:“要是你能够和我一起去美国多好,我们可以去时代广场,可以去好莱坞,可以去阿拉斯加一起去看雪,可以去夏威夷去听海。”顾佳彤的一双美眸充满了兴奋的神采,宛如夜空中璀璨的明星。
罗慧宁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你知道的,信息中心我已经放权给了她,可能是她觉着蓝海不合适吧。”
因为下雪的缘故,澳门豆捞的生意也很冷清,张扬和顾佳彤挑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顾佳彤点菜的时候,张扬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她的声音十分的亲切:“张扬吗?”
顾佳彤靠在张扬的怀中沿着街道慢慢走着,路灯很暗,雪夜的街道上很少有人,可顾佳彤的内心无比温馨,只要和张扬在一起,就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这个男人的胸怀可以为她遮挡一切。
这时候赵国强走了过来,他向高廉明笑道:“廉明没事吧?”
罗慧宁道:“我不明白,秦振东是他们的儿子,可秦萌萌也是他们的女儿,老秦家为什么要对女儿如此仇视?”
顾佳彤啐道:“这跟共产主义什么关系?”
罗慧宁道:“国权,其实张扬的品行不坏,他只是性情冲动了一些。”
顾佳彤换好衣服离开了锦香河公寓,张扬还在原地站着,夜空中飘起了零星的小雪,顾佳彤穿着红色的羽绒服,蓝色牛仔裤,足蹬一双黑色长靴,她还专门给张扬带来了一件蓝色羽绒服,这是她今天逛街时候买的。
张扬道:“东江你比我熟,你说上哪儿咱们就去哪儿。”
张大官人说真话的时候往往没人相信,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她夹了一只涮好的基围虾塞入张扬的嘴里:“你呀,从来不喜欢说实话。”
佟秀秀拧住他的手臂,将他两只手的大拇指用不锈钢锁扣扣在一起,惠强怒吼道:“你们是谁?抓我干什么?”
张扬道:“宋叔叔,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张扬笑道:“只怕我还得排后,你还得陪你爸呢。”
张扬笑道:“省公安厅高副厅长的公子,在美国拿到过律师执照的。年轻有为,也是我们南锡市体委的法律顾问。”
高仲和忍不住笑了起来:“混小子,你除了一张嘴还剩下什么?”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听到政治这两个字我就头疼,你那个儿子好好的突然想要转业,都不知道他在和_图_书想什么?”
张扬听到罗慧宁的声音,内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自从得知文国权夫妇要来平海的消息之后,他一直都在想,罗慧宁会不会和他联系,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看重这段母子感情的。
罗慧宁道:“明天上午我和你干爸会到平海,在平海进行三天的考察,你要是有时间,可以抽空来东江和我们见面,实在不行到岚山也可以。”
佟秀秀刚刚跳上莱阳号,一根竹竿斜刺里飞向她的面门。佟秀秀娇躯侧仰,躲过这次偷袭,与此同时,一个黑影出现在船尾处,他先是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利用助跑腾空跃起,稳稳落在旁边的渔船之上。
文国权道:“张扬闯入军区大院,从秦家抢走了秦欢这一连串的事情等于公然打了秦家的脸面,秦家当时保持了克制,很大原因是因为张扬和我们之间的这层关系,在这一点上,我们站不住理,秦振东被杀,秦萌萌失踪,秦家发生了这些事,他们肯定要找一个宣泄的对象,张扬很不幸成为了这个人,我承认,在江城新机场的事情上,我没有做太多的干预,一来我不想和老秦伤了和气,二来,这口气他们始终是要出的,把张扬从江城新机场踢出去,我不吭声,等于给足了他们面子,他们如果进一步再做出过分的事情,就是不给我面子,我也就有了干涉的理由,有些时候,让年轻人吃点亏并不是坏事。”
张扬道:“我就在东江,您到了之后给我电话,我第一时间过去见您。”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估计回不来,我还要在美国参观几个大型药厂,考察他们的设备,如果顺利的话,元宵节以前应该可以回来,到时候我再陪你好好过节。”
顾佳彤道:“一言为定。”
罗慧宁惊声道:“你真的要把他送到新疆去?你好狠的心,我们就两个孩子,女儿女儿那个样子,儿子你又要把他送到边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说到这里罗慧宁心中一阵难过,她甚至感觉到自己还不如普通人家过得幸福快乐。
文国权拿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道:“老秦的格局不会这么低,这件事应该不是老秦亲自出手,也许是他的家人。”
顾佳彤嫣然一笑道:“下午逛街的时候,听说今天有寒流,所以顺便给你买了一件羽绒服。”
“在想什么?”顾佳彤轻声问道。
高廉明低声道:“官僚主义害死人!”
赵国强应了一声,带着两名警察一起将惠强押上了警车。
张扬缓步来到惠强的身边,蹲下身,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惠强的面孔:“惠强,你不惹事,我们也不会找上你,好歹也是一个男人,居然卑鄙到对一个孕妇出手,你他妈还算人吗?”
此时文浩南回来了,外面的风雪很大,他脱下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笑道:“爸、妈!明儿您们不是要出行吗!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赵国强的目光落在张扬身上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弟弟赵国梁是死在张扬手中,一直以来他都在寻找对付张扬的机会,赵国梁向张扬走去,冷冷道:“张主任好大的本事,知道案情居然可以撇开我们警方擅自行动,看来以后我们的工作你都可以代劳了。”
张大官人道:“都是共产主义惹的祸。”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可想着儿子就要远离自己,脸上的笑容又马上消失了。
高廉明道:“南锡市体委正式邀请我担任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的法律顾问,我已经答应了,过几天我就去南锡上班了。”
张扬道:“春节能够赶回来吗?”
高廉明道:“你倒是大方啊,借花献佛,她有驾照吗?开车出了事情你帮她担着?”
罗慧宁看到儿子,不由得有些伤心,悄悄转过身抹去眼角的泪痕。她这细微的举动并没有躲过文浩南的眼睛,文浩南走了过来,搂住母亲的肩头:“妈,你哭了?”
高仲和有些诧异的看了张扬一眼,在他看来这件事肯定和张扬有m.hetushu.com关。
“你在哪儿?”
张扬笑道:“你今晚表现的这么卖力,搞了半天是想帮你表哥脱罪的?”
高廉明臊得满脸通红,心中暗道,这老爷子也忒夸张了,这边的局势都已经控制了,他们还出动了这么多的警力,为了一个惠强,至于来几十个警察吗?
张扬笑道:“没什么辛苦的,柳阿姨情况怎么样?”
佟秀秀娇叱道:“你给我站住!”她向黑影逃走的方向全力追去。
张扬抬头看了看夜空,南国的雪应该下不大,落在身上给人的感觉也没有北方的冰冷。
佟秀秀道:“事关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张扬乐呵呵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都难追!”
顾佳彤伸出脚在张扬的脚面上踩了一下,低声道:“你敢说自己不是?”
张扬哈哈大笑,他已经抓住了真凶惠强,至于那个黄军根本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看在佟秀秀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也未尝不可,张扬道:“对了,你来南锡干什么?是一直没走还是专程来啊?”
罗慧宁道:“国权,我知道张扬在这件事上弄得你很难做,可是他毕竟是我们的干儿子,秦家当初把他从江城新机场项目中踢出来,是不是有些公报私仇?他们给张扬难堪,我们的面子也不好看啊,你为什么不帮着张扬说一句话?”
文国权道:“我什么时候说他的品性坏了?这小子真是能惹麻烦啊,秦鸿江的家事他也要过问,他把秦鸿江的外孙从秦家抢了出来,他凭什么?秦家人不见了外孙当然不会放过他,还怀疑他和秦萌萌的失踪有关系。”
张扬笑道:“行,我答应你,等我忙完省运会的事情,一定请个大假,陪你去美国,陪你去看雪听海!”
张扬道:“给你爸打个电话,这事儿交给公安机关了。”
张扬在锦香河公寓附近下车,在楼下给顾佳彤打了一个电话,顾佳彤知道张扬这两天都在忙着柳玉莹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打扰他,听说他就在自己楼下,惊喜道:“你忙完了?”
张扬笑道:“我和海心是清白的,我和她是同学,我当她是朋友。”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大官人不禁想起那天晚上钻到常海心被窝里面的情景,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到现在仍然难以忘怀,只差那么一点,他和常海心之间的关系只差那么一点点。
张扬笑了笑,高廉明道:“爸,没事儿,我和张扬搭档,犯罪分子望风而逃,根本不用我们出手,往那儿一站,单单是气场就把那帮罪犯吓得胆都破了。”
高仲和父子两人也觉察到了赵国强和张扬之间浓烈的火药味。高仲和道:“国强,把人先押回去,这件事性质非常的恶劣,一定要审问清楚,还有,刚才我和宋省长通过电话,这件案子尽量不要公开。”
文国权道:“只是我没有想到,张扬会这么快就得到了任用,乔振梁果然很有一套。”
张扬忽然想起最近文国权夫妇要过来的事情,难不成佟秀秀这次到来和他们的安全问题有关,这种事情并不适合刨根问底,佟秀秀道:“还是把车给我用用,我可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佟秀秀瞪了他一眼道:“你干什么?”
张扬把嘴凑了过去:“让你尝尝甜不甜!”
挂上电话,佟秀秀和高廉明都望着他,高廉明道:“这个人怎么处置?”
张扬的多情为他招惹了这么多的感情债,这些感情债连他自己都不知怎样还清,张大官人暗暗想道:“大不了以后找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盖上几座宅院,把爱人们全都带过去,什么狗屁婚姻法,什么世俗眼光,老子全都一个靠字,我原本就是从封建社会过来的,我爱娶几房就是几房。”可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他愿意,别人未必愿意,如果楚嫣然能够接受他五彩缤纷的感情世界,两人之间也不会上演一出分手事件了。
顾佳彤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向下望去,看到张扬站在远处的路灯下,正朝这边张望着,她不由得笑了起和*图*书来:“你等等啊,我换衣服!”
罗慧宁笑了笑道:“张扬!”
佟秀秀笑道:“得了,我不说了,回头你把我送到新石器时代酒吧附近,千万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我表哥那边,你不能再追究。”
罗慧宁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正跟你爸谈你转业的事情。”
文国权道:“女儿杀了儿子,你让他们怎么面对这件事?”
佟秀秀不禁笑道:“我算看出来了,你的手下全都是一帮虾兵蟹将。”
罗慧宁望着丈夫,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顾佳彤道:“还好有明健陪他过节。”说起弟弟,她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常海心已经放弃和蓝海合作,到底什么原因啊?”
罗慧宁紧张的握住儿子的手臂:“浩南,你要是去了那里,我好久才能见你一次。”
高仲和道:“什么好消息?”
顾佳彤搂紧了他的手臂道:“这么晚了,只有明西路的澳门豆捞还开业,下雪吃火锅还是别有情调的。”
惠强听到这句话,脸色登时变得苍白。
罗慧宁的眼圈红了:“国权,我只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逃跑的正是惠强,当他发现有人靠近莱阳号的时候,马上选择逃走,码头上船和船之间的距离很近,惠强的弹跳力不错,在渔船之间辗转腾挪,如履平地,他逃得快,佟秀秀追得也很快,惠强实在是有些头疼,连续跳过五艘渔船之后,他从渔船上跳到了码头上,沿着码头旁边的道路发足疾奔。
顾佳彤无微不至的体贴让张扬感到一阵温暖,虽然他并不冷,可还是将羽绒服穿上:“很合身!”
没过多久,公安机关的警车就来了,这次是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亲自带队,不过场面也夸张了一点,一共来了十辆警车,望着那一排车队向他们围了过来,张大官人瞠目结舌道:“高廉明啊高廉明,你爹排场够大啊!”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行了,别闹了,赶紧把他弄回去!”
文国权道:“那是秦家的家事,张扬也好,我们也好,全都是外人,我们不能去干涉别人的家事。”
佟秀秀道:“真威风啊,要不我把他放开,你跟他一对一单挑?”她装模作样要解开惠强手上的锁扣。
张扬笑了笑,心中暗骂高廉明说话不分场合,这不等于把自己推出来了吗?不过他转念一想,高廉明这么做是有目的的,肯定他老爷子另有打算,高廉明在自己在场的情况下说出这件事,就是逼着他老爹表态。
高廉明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他喜不自胜道:“爸你放心,我这次去南锡,一定给你长脸!”
张扬道:“明天我为她再做一次治疗就没事了。”
高仲和骂了他一句道:“少跟我胡说八道!”
张扬道:“不就是一辆破车吗?人家借用一下,我把你电话留给她了,她用完还给你。”
高廉明道:“这你不能怪我,是你让我学法律专业的,当律师的就是靠嘴吃饭,对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向你宣布。”
文国权道:“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没什么不好的,不经历风雨,正能担当大任!”
张大官人一脸错愕,其实他拿捏出这种表情是为了掩饰心虚:“佳彤姐,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吗?”
佟秀秀道:“嗬,你不会反悔吧?”
张扬很认真的说道:“佳彤,我前世就是一医生,我没结过婚,真的!”
“就在你楼下!”
张扬道:“忙完了,还没吃饭呢,佳彤姐有没有雅兴陪我吃点东西?”
高仲和瞪了他一眼道:“混小子,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高仲和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他居然点了点头:“好啊!小张,你帮我看着他,这小子在美国呆久了,自由主义严重,千万别让他给你捅篓子。”
张扬望着远处逃走的惠强,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他从一旁拿起垃圾桶的圆盖,瞄准了远处的惠强投了出去,垃圾桶盖,宛如天外飞碟般回旋着向惠强飞去。
高廉明上前照着惠强的屁股和-图-书就是两脚,颇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
顾佳彤笑道:“我明天就要去上海,在那儿办理完事情,直接飞往美国,今年的圣诞节就在美国渡过了。”她和张扬碰了碰酒杯,将杯中酒饮尽。
文国权道:“收起你的好奇心,别人的家事轮不到你去过问。”
张扬笑道:“托干妈的福,好的很!”
高仲和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夸张!”
高仲和从一辆警用吉普车上下来,看到远处儿子和张扬站在一起,这才放心下来,他大步走了过去,先向张扬笑了笑道:“小张,瞒着我们公安机关擅自行动,小心我追究你的责任。”他只是说笑罢了。
文浩南道:“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都说维吾尔族姑娘漂亮,我去新疆给你带来一个维吾尔族的儿媳妇好不好?”
说起这件事,罗慧宁不禁皱起了眉头,她有些不悦道:“张扬带走秦欢不错,可秦家人始终没承认秦欢就是他们的外孙,他们认为秦振东是被秦萌萌杀死的,之所以想要秦欢,目的是用秦欢作为诱饵要挟秦萌萌。”
张扬听到赵国强出言不善,微笑道:“赵警官如果想要解释,可以直接去找宋省长。”言外之意就是,你赵国强算个球毛,是宋省长让我调查这件事,你有种去找他质问。
张扬道:“能者多劳,按需分配,像我这种能力,要是按需分配,估摸着要给我配一支娘子军,你说我是不是洪常青转世啊?”
罗慧宁轻声道:“你是说乔振梁任用了张扬?”
罗慧宁轻声道:“张扬,最近还好吗?”
远处打电话的高廉明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看到佟秀秀开着自己的桑塔纳走了,他慌忙追了过来:“嗳!那是我的车……”
顾佳彤把滑雪帽拉低了一些,主动伸手挽住了张扬的手臂,只有在夜幕的掩饰下,她才敢这样表露自己的感情。每当在这种时候,张扬总会感觉到一种内疚。
高仲和向张扬道:“都上我车吧!”
文浩南笑道:“原来是这事儿,爸,我考虑好了,接受你的建议,去祖国最需要我的地方,我去新疆!”
高廉明喜孜孜道:“好嘞!”他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顾佳彤意味深长的看着张扬道:“你和常海心之间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张大官人颇有些欲哭无泪,不是他不喜欢说实话,问题是他说实话的时候,别人总是当玩笑话听,大隋朝那会儿,咱是医生啊,未婚男青年,虽然时常醉卧美人膝,可咱张一针一直到死都没结过婚啊!
宋怀明道:“把他交给公安机关,秉公处理,张扬,你辛苦了。”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你寒碜我可以,不能糟蹋我的这帮得力助手。”
高廉明果然不敢再说,咬牙切齿道:“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张扬第一时间把抓住惠强的消息告诉了宋怀明,宋怀明听说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惠敬民的案子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妻子是被自己给连累了,宋怀明内心中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歉疚,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很好。”
张扬吸了口清冷的空气,笑道:“我在想吃什么?”
听到张扬的名字,文国权的眉头动了一下,他在妻子的身边坐下,轻声道:“有日子没见过这小子了,他最近在忙什么?”
文国权道:“孩子大了,该走的始终要走,并不是我们想留就能留得住的。”
此时高廉明开着他的桑塔纳也赶到了,雪亮的车灯照在惠强的脸上,惠强的双眼被强光刺激的睁不开。
顾佳彤笑道:“你啊,大晚上的把我喊出来吃饭,居然还没想起要吃什么?”
高廉明道:“爸,你得给我们颁发个好市民奖,我们这叫为民除害。”
顾佳彤笑着逃开,张扬在后面追了过去,没多久就把她追上,搂在怀里,狠狠亲了下去。
佟秀秀望着高廉明,向张扬道:“这人谁啊?嘴巴这么贫?”
高廉明摇了摇头。
“干妈……”以张大官人两世修炼的心态,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