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0章 面对面

罗慧宁笑着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你们两人生出的孩子一定聪明漂亮。”
张扬笑了笑,将高廉明介绍给赵静认识,赵静之前见过常海心,过去和她说话了。
罗慧宁道:“我们这些做女人的,归根结底还是离不开家庭两个字,生孩子只是开始,从现在起,你就得为他操不完的心。”罗慧宁这句话是有感而发,柳玉莹道:“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属于我和怀明的孩子,心中真的很期待。”
罗喜宁瞪了他一眼道:“混小子,你们就盯着升官,我可不想你们当多大的官,只要平平安安,只要能让我看到你们就好。”
罗慧宁道:“你年龄也不小了,这个年龄生孩子,肯定要辛苦一些,一定要多多小心,眼看就要生了,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差错。”
文国权道:“国内的很多事都是一窝蜂,看到一个地方搞建设,其他地方纷纷效仿,看到一个城市开发区搞成功了,所有城市一窝蜂都上开发区项目,其实根本用不着这么多的开发区,搞开发区促进经济发展是好事,可是盲目的搞开发就是坏事,最近国务院收到了不少人民来信,反应很多地区开发区占用耕地,农民失去了田地,这些田地变成了工业用地,却开发不起来,产生不了经济效益,这就是极大的浪费,国务院已经初步达成了意向,在全国范围内清理整顿开发区建设,对于那些没有必要的开发项目采取果断的关停,把土地还给老百姓。”
柳玉莹道:“现在张扬是我和孩子的救命恩人,我实在是不忍心说他的坏话了。”两人对望,一起笑了起来。
邱凤仙笑着走了过来,她从张扬手里拿过那条领带,帮着张扬很熟练的将领带打好,张扬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极其诱人,这种香水味儿一闻就是高档货,邱凤仙帮他把衬衣领子整理好,又想起一件事,转身回到宾利车旁,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礼盒,里面有一个镶钻的领带夹,帮助张扬整理好。
张扬正准备将领带扔回后备箱的时候,听到笑声,他转身望去,却见身穿黑色皮大衣的查晋北和穿着白色貉裘的邱凤仙,向他走了过来,邱凤仙身姿婀娜,腰身如同风中摆柳,挽着查晋北的手臂婷婷袅袅向这边走了过来。
文国权笑道:“振梁,你说得很实在,今天我来到东江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经济开发区,我看到的情况并不满意,那个所谓的韩国工业园,规模不小,占地不少,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多少韩国企业啊!我刚刚来到平海,对事情不深入调查,可能没有什么发言权,可是有些事都是摆在面上的,我想问一问,东江开发区的发展方向是什么?你们这些领导是准备先搭台再唱戏,还是一边唱戏一边搭台?”他的问题很尖锐。
文国权道:“你是说静海韩国城发生的恐怖事件?”
乔振梁在级别上是下级,这就决定他要走更多的路,从文国权目前的表现来看,他对自己不去迎接他有所不悦,所以现在连步子也懒得迈动。乔振梁笑得阳光灿烂,他的笑容一半是天生,一半是后天修炼,这和不芶言笑hetushu•com的乔老完全不同,老爷子在家里经常批评他整天笑嘻嘻一张面孔,不分场合,乔振梁虽然很虚心的接受了批评,却仍然是这幅笑眯眯的面孔,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已经改不了了,他也没打算做出改变。
文国权道:“现在体制之中,报喜不报忧的现象实在太多了,我们反复提实事求是,可工作中是否能够贯彻实事求是这四个字呢?”
张扬道:“你们真是我的及时雨,要是再搞不定这条领带,我就打算栓在树上上吊了。”
张扬嗯了一声,他并没有在电话中拒绝,低声道:“那我马上去医院见您。”
张扬笑道:“邱小姐这句话我可不怎么相信,来东江这么久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分明是把我给忘了。”
罗慧宁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张扬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本事的。”听到柳玉莹夸奖张扬,她打心底高兴。
邱凤仙道:“如果不是忙于门店开业,我和查总早就过去南锡拜访你了。”
赵静道:“你忙你的,我马上还得回学校。”
柳玉莹道:“文大人,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我看他和嫣然未必是真的分开,给他们一点空间,未尝不是好事。”
丁兆勇笑道:“都别发牢骚了,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火锅,预祝我和南锡市体委合作成功。”
张扬笑道:“真不行,我有重要事情去办,这么着吧,你们玩你们的,只要我把事情办完,马上就过来和你们会合。”
罗慧宁没好气道:“你还用我介绍?我最喜欢的就是嫣然,我可早就把她当成我的干儿媳妇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望向窗外,张扬觉察到她的心情并不好,低声道:“干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几个人都盯住张扬,高廉明道:“我说你怎么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下雪天,喝酒天,围着火锅喝点小酒多自在啊。”
文国权对乔振梁的解释表示满意,他又道:“我这次来,重点就是考察各地的开发区和重点工程。”
张扬笑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您也不能照顾子女一辈子,总得给我们点自由,让我们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张扬暗自发笑,佟秀秀十有八九是故意这样做的,不过把车交给警察拖走倒是个安全的办法。
张扬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罗慧宁因为晚上要参加平海省为他们举行的接风宴,也不能继续耽搁下去,向柳玉莹说了一声,和张扬一起离开,她的保镖李伟一直都在外面等着,罗慧宁和李伟都上了张扬的车,让带他们前来的司机开着奥迪车在前方带路。
乔振梁道:“我也是这么认为,不过清理整治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有些在建的项目,一旦中止,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更大。”
常海心强调道:“兆勇哥,你得确保提供给我们的硬件设备的质量。”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高廉明气鼓鼓道:“你还好意思问,那个佟秀秀借走了我的车到现在还没还,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违章被警察拖到城北停车场了,让我自己去取,你说有这种人吗?”
看到查晋www.hetushu.com北和邱凤仙前来,张扬才知道罗慧宁所说的果然是真的,今晚出席招待宴会的不仅仅是官场中人。
文国权也不是注重形式的人,可乔振梁现在才过来拜访,在文国权看来,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他自己的目的,看到乔振梁笑眯眯朝自己走了过来,正在和一帮干部说话的文国权缓缓站了起来,他的连上带着笑意,可脚下的步伐并没有挪动,很热情的招呼了一声:“振梁,你来了!”
罗慧宇道:“晒得跟个黑炭团似的有什么好,还是皮肤白点显得文质彬彬。”
柳玉莹道:“他知不知道您来啊?”
张扬道:“小静,我还有事,等回来再跟你聊。”
高廉明又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道:“我算倒了八辈子霉。”
签订合约之后,丁兆勇还专门开了香槟。
张扬接到罗慧宁电话的时候正在丁兆勇的公司里,常海心已经确定和丁兆勇合作组建信息中心,虽然丁兆勇一再强调他的公司在技术力量上有所欠缺,可常海心就认准了他们公司,因为高廉明答应技术上由他来解决,其实常海心自己对电脑也研究颇深,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大不了自己亲自做这件事。
张扬道:“这话您该直接对她说,我跟她断联系很久了。”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干妈,您该不是给我创造机会,让我认识哪位名门闺秀吧。”
乔振梁道:“我不敢向你保证,你在平海的视察过程中所见到的所听到的都是最真实的反馈,可是我会尽量将平海最真实的一面呈现给你,至于表面功夫,这些年已经成了体制中的通病,小领导视察,下面有小动作,大领导视察,下面就会有大动作,我也改变不了这一状况。”
回到丁兆勇的办公室,发现高廉明也到了,这厮一身都是雪,在门口抖了一会儿,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赵静道:“就快实习了,等我实习结束再考虑。”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张扬对他们两人还是有些距离感的,毕竟当初在江城新机场筹建的事情上,查晋北先是和何长安竞争,在何长安退出之后,他也马上放弃投资新机场,事实上等于摆了张扬一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张大官人现在和商人相处都是相当的小心,这些人都是利益为先,对他们而言只有永远的利益,不可能有永远的朋友。
查晋北微笑道:“这下好多了。”
罗慧宁道:“我在你柳阿姨这里,你方便的话过来,晚上省里有个接待宴会,你跟我一起出席吧。”
张扬笑道:“干妈,下次我见到她一定跟她好好谈谈。”
张扬知道她来这里是为了公司业务的事情,忍不住叮嘱她道:“学业为重,千万别为了副业耽误了学业。”
张扬笑道:“怎么了这是?雪很大吗?”
三人并肩向宴会厅走去,张扬道:“查总何时来东江的?”
张扬把方向盘交给了李伟,陪着罗慧宁坐在后座,罗慧宁望着张扬,轻声道:“瘦了,也黑了!”
高廉明凑了过来,笑道:“你妹啊,长得还挺恬静!”
查晋北道:“听到没有,能让我们邱大美女和-图-书念念不忘的只有你张扬一个人了。”
罗慧宁道:“没事就好,我这次来平海就是为了见你,他们男人聊他们的政治,我们这些做女人的聊我们的家常,可是我一下飞机才知道你居然住进了医院,玉莹啊,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怎么都要跟我说一声。”
文国权静静观察着乔振梁的步伐,不紧不慢,完全没有下级官员见到上级的那种诚惶诚恐,乔振梁比起同级官僚要镇定,因为他的靠山很硬,腰杆自然挺直,乔振梁来到文国权的面前,握住了早已等待在那里的,文国权的右手,他热情洋溢道:“欢迎文总理来我们平海指导工作!”
查晋北微笑道:“明天!”
张扬道:“好事啊,去艰苦的地方镀金,事半功倍啊,几年后回来,就可以青云直上了。”
乔振梁道:“其实搭台之前就已经开始唱戏,韩国工业园比较特殊,之前我们东江联系了一个韩国商贸团,也已经有了初步的意向,之所以加快园区建设,是因为想吸引更多的韩国企业家过来投资,可是韩国商贸团前来平海考察的时候出了一些问题……”他停顿了一下道:“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啊。”
这时候护士把煎好的草药给她送了过来,柳玉莹把草药喝了,罗慧宁帮她倒了杯茶,柳玉莹漱了漱口道:“张扬给我开得药方,苦的很。”
乔振梁笑道:“文总理的意思我明白,你是害怕我们为了应付你这次视察,做表面功夫,害怕我们粉饰太平,把缺点隐藏起来,只把好的一面呈现给你。”
张扬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小妹赵静也来了,她平时利用休息时间在丁兆勇的公司内做兼职,看到哥哥也在这里,赵静不由得惊喜万分:“小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东江都不告诉我一声?”
李伟将汽车停好,把车匙交还给张扬。
柳玉莹道:“没什么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了一跤,幸亏有张扬在,现在已经没事了。”柳玉莹并没有将真实的情况说出来,她不想这件事再起波澜。
做官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也都有特别的含义。
邱凤仙被张扬夸张的话引得咯咯笑了起来。
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张扬已经知道她今天会抵达东江,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和自己联系,笑道:“干妈,您到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那次的事件中死了一位韩国商贸团的副团长,所以韩国工业园的招商工作也就此搁置了下来,可是已经在建的工程不能停,所以工业园仍然继续建设,至于招商只能押后了,先搭台后唱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乔振梁来到省政府招待所的时候,文国权已经抵达,也就是说,乔书记有意无意又错过了一次迎接文副总理的机会,乔振梁认为由省长宋怀明出面迎接文国权已经足够隆重,他身为平海省委书记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文国权的到来不应该成为他和宋怀明同时出动的理由。
张扬道:“恭喜,什么时候开业,通知我一声,我也过去送个花篮。”
张扬道:“那好,我去宴会厅等你们!”张http://m.hetushu.com扬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衣服,感觉缺了点什么,他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找到了一条领带,竖起衣领,打了起来,张扬过去很少戴领带,这么简单的事情却把他给难倒了,一连弄了几次,都打得不成样子,他有些懊恼的将领带拽了下来,埋怨道:“这个丁兆勇,也不弄条一拉得!”
高廉明道:“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居然比咱们喝酒还重要?”
张扬当然不会将干妈来到平海的事情告诉他们,毕竟文国权来平海这件事对公众来说还是一个秘密。
罗慧宁道:“晚上省里举办接风宴会,你一起过去。”
罗慧宁微笑道:“我这个干儿子倒是没什么坏心眼,只可惜随性了一些。”
罗慧宁道:“咱们是好姐妹再说了,还有张扬和嫣然那层关系……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混小子,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儿都让他给得罪了,回头等我见到他,一定要狠狠地骂他一顿。”
张扬微微一怔,他心说自己跟着罗慧宁出席接待宴会,合适吗?这不是等于在全体省领导面前宣布他就是文国权的干儿子吗?
短暂的寒暄过后,文国权和乔振梁一起来到贵宾接待室坐下,单独相处的时候,文国权说话就随便了许多:“振梁,咱们是老朋友了,这次国务院几位副总理全体出动,在全国范围内视察改革发展情况,也是响应党的号召深入基层,到人民中去,我负责华东地区,我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你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压力。”
罗慧宁道:“我先回去换衣服,你先去宴会厅吧。”
罗慧宁道:“浩南要转业了,你干爸打算让他去新疆,从基层做起。”
邱凤仙妩媚笑道:“怎么可能,只要见到张主任一眼,就不可能把您给忘了。”
文国权笑道:“参观学习!我对平海肯定不如你们了解,所以不能盲目指导。”
查晋北笑道:“在车里就看到你了,这条领带不错,挺衬你的。”他的宾利车就停在不远处。
张扬有阵子和他们没见面了,咧开嘴笑了起来:“查总,邱小姐,真是无处不相逢啊!”
张扬想起干妈罗慧宁还在医院等着他,当下向丁兆勇要了车钥匙,开着他的那辆捷豹离开。
罗慧宁道:“正准备给他打电话呢。”
张扬笑了起来,牙齿倒是挺白。
柳玉莹笑道:“平安就好!”
张扬道:“干妈,我去合适吗?”
罗慧宁笑着走了过来,将鲜花放下,脱去身上的羊绒大衣,轻声道:“你也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说一声。”
文国权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改革是个不断摸索的过程,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都在面临着一个从未有过的转型期,没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变的,我们的改变是为了更适安这个时代,只有把握住时代的脉搏我们才能引领国家引领我们的人民不断地走向富强。”
张扬笑道:“离开江城之后,我加强了锻炼,把积累的那点酒膘全都消耗掉了,现在国际上不是流行什么古铜色吗?我整天跑工地晒出来的。”
罗慧宁又叹了一口气道:“和-图-书你们都大了,我想管也管不了。”
乔振梁笑道:“文总理,我本来没有任何的思想压力,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感到压力了。”
丁兆勇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这也不是什么副业,赵静给我的公司帮了不少忙,我正考虑等她毕业后聘请她来我这里当市场部主管呢。”
罗慧宁道:“有什么不合适,今晚出席宴会的不仅仅是省领导,还有不少企业家、投资商、年轻才俊,名门淑女也有不少,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好机会。”
柳玉莹笑道:“真的没事了您来平海的时间不长,我不想您耽搁时间来看我。”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赶上这么隆重的场合,不好意思穿的太随意。”
张扬知道她放弃蓝海是因为顾明健的原因,在这一点上常海心表现的有些小孩子家脾气,颇有点公私不分,但是张扬心底深处也乐于见到她做出这样的选择,顾明健的性情他清楚,如果真的选择了蓝海,说不定他会对常海心纠缠不清,到时候只怕会惹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当然张大官人还是有私心的,自从那晚和常海心耳鬓厮磨大被同眠之后,这厮对常海心的感觉也发生了改变。
乔振梁对文国权在东江经济开发区的发言已经有所了解,他笑道:“文总理认为开发区发展过热,是时候该降降温了?”
汽车行驶到省政府招待所,门前警卫仔细检查,如果没有罗慧宁陪同,张扬还很难进入其中。
查晋北道:“有一周了,星钻在东江人民广场的门店就要开业,我过来看看情况。”
张扬道:“不用你赞助,你只要确保质量就行。”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了,他向几个人歉然一笑,起身来到办公室外的阳台接电话。
罗慧宁之所以提起这件事,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别人知道,在江城新机场一事上,罗慧宁总觉着委屈了张扬,虽然丈夫有他的打算,可罗慧宁总觉着需要给张扬一些补偿,带着张扬去参加平海省的接待宴会是一种巧妙的补偿方式。
罗慧宁意味深长道:“斩不断理还乱才对,我看你们两个还是应该找机会好好谈一谈,都这么憋着劲,不是什么好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都能够看出你和嫣然是有感情的。”
柳玉莹道:“我知道了,已经向学校请了假,生产之前,我哪儿也不去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把孩子生下来再考虑工作的事情。”
文国权哈哈大笑起来,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道:“我的意思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想了解一个真实的平海,改革中的平海,发展中的平海,任何改革发展的过程都会有种种的缺点和不足,我这次来也不是专门挑毛病的。”
张扬道:“今晚我没时间。”
丁兆勇笑道:“放心吧,我做生意和做人一样,就是厚道,这次跟你们合作我也没打算赚钱,所有的硬件设备都走批发价,我一分钱不赚总行了吧,主要是我公司规模小,不然我就全部赞助了。
罗慧宁来到东江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省人民医院,去那里探望正在养病的柳玉莹,柳玉莹没想到罗慧宁会来看自己,充满惊喜道:“文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