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3章 领导视察

文国权笑道:“你这话可不恰当,好像在拐着弯的骂我们!”
张扬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等他把事情交代完,常海心都已经驶入了南锡市境,常海心好心提醒他道:“最近科学研究表明,长时间使用手机对你的大脑会有辐射。”
夏伯达道:“我刚刚和他通过电话,他已经回来了,提前做好了准备工作。”
龚奇伟道:“深水港面临的资金困难虽然得到缓解,可是真正的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我们如果过多的倚重外来资金注入,早晚还会出现问题,只有联合开发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才能避免内耗,避免给国家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和损失。”
文国权道:“其中最关键的两个字就是利益,社会主义政治和资本主义政治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维护利益的对象不同,我们的对象是无产阶级大众,是千千万万的老百姓,而他们的对象是一个特定的群体。”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我可配不上这三个字,工作和家庭总会产生一些矛盾,想要两方面前做好,并不容易。”
他们两人坐在一起,徐光然抱着双臂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从他肌肉紧绷的程度能够看出,他的内心明显有些紧张。徐光然低声道:“怎么会突然去新体育中心?”
张大官人吐了吐舌头:“这么恐怖,可手机也不能不用。”
深水港是文国权视察的重点,所以龚奇伟比其他人承受的压力还要大一些,夏伯达也专门向龚奇伟强调,一定要做好准备工作,千万不要让文总理发现问题,千万不要再深水港的建设上出差错。
宋怀明微微一怔,不知道文国权为什么忽然会问出这个简单而又深奥的问题,他低声道:“政治的传统定义是上层建筑领域中各种权利主体维护自身利益的特定性为以及由此而结成的特定关系。”
徐光然不自然的笑了笑,他当然听说了张扬是文国权干儿子的事情,徐光然道:“陈浩病了,张扬还在东江吧?”
体委副主任臧金堂也在欢呼者之列,张扬看着臧金堂,忽然想起这厮向前体委主任惠敬民行贿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感叹,其实臧金堂还是有些能力的,可惜他的问题随着惠敬民的落网而浮现,属于被惠敬民株连的干部,估计他在体委的日子也到头了,张扬并没有提醒臧金堂,这件事并不属于他管辖的范畴,惠敬民的事情牵涉到不少人,张扬的目光落在身后的主体育场上,徐光利为了工程的事情多次给惠敬民送礼,省纪委追究下来之后,势必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在风波掀起之前,他务必要做好准备工作,确保新体育中心的建设不会受到影响。
罗慧宁的眼圈忽然红了,她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你可不可以帮我劝劝浩南,让他不要去新疆,我这么大年纪了,到头来女儿那个样子,现在儿子又要离我远去,我心底真的好难过。”
张扬在得悉文国权要前往南锡视察的消息,决定马上返回南锡,他主管的体委工作也很重要,新体育中心也是南锡的重点工程之一,又是文国权前往南锡的必经之路,说不定这位老干爹突然兴致来临,也会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去看看。
夏伯达拍了拍龚奇伟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文副总理这次来南锡,是突然做出的决定,杀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啊,深水港工程是我们南锡城市建设的重中之重,也是文副总理视察的重点,现在时间紧迫,只能尽最大可能去做好准备工作,尽量保证不要出问题。”
张扬心中也很温暖,因为江城新机场的事情,一度让他和文家的关系疏远了不少,可这次文国权夫妇前来平海,几件事已经婉转的表明了他们的歉意,自己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们如此看重,张扬心中的那点儿芥蒂早已烟消云散。
徐光然总算来到了文国权身边,他赔着笑道:“文总理好,前面就是我们新体育中心的主体育场了。”
张扬道:“干妈,你现在产生失落的情绪也是难免的,我干爸忙于国家大事,肯定对家庭的事情很难兼顾,平时陪你说话的时间自然会少一些,玲姐那样,浩南的性格内向,所以你产生了孤独感,浩南现在去新疆更让你这种感觉加剧。我觉着你应该多多去关注一些其他的事情,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慈善事业,只要每天都有事情做,你的注意力就会转移,也不会这么失落了,我说的对不对?”
张扬摇了摇头道:“其实有些问题可以解决,最早的时候,南锡和岚山都在竞争深水港项目,最后南锡取得了胜利,深水港确定由南锡建设,资金投入方面主要的投资商有两家,一家是新加坡的星月集团,还有一家就是何叔叔那里……”张扬侃侃而谈,将深水港从筹建到后来投资出现问题全都说了一遍,他本来是不会提起深水港的事情的,可龚奇伟既然找到了他,想要通过他把这一观点传递给文国权,张扬认为龚奇伟的想法是正确的,在深水港的事情上,如果南锡和岚山可以合作,无疑会降低深水港工程的风险,深水港不仅仅关系到南锡的利益,以后也会关系到周边城市的利益,合作开发才是真正符合平海利益的行为。
张扬临时找南国山庄总经理任文斌借了辆沃尔沃,吃完早点,七http://m.hetushu.com点半的时候就和常海心一起驱车返回南锡,他得赶在文国权抵达南锡之前回去做做准备,虽然张扬一直反对做表面功夫,可最起码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得,比如说卫生问题,至少要呈献给国务院领导们一个整洁的面貌,因为张大官人要不停的打电话布置工作,所以常海心主动承担了开车的任务。
张扬被龚奇伟的问话逗笑了,的确他是有些不放心,深水港因为资金的问题险些停工,龚奇伟接手工程之后,资金的问题刚刚得到缓解。张扬并非是对龚奇伟不放心,他是对深水港不放心。
文国权转向宋怀明道:“怀明啊,这种精力过剩的年轻干部,你们要多多委以重任。”他这话充满了玩笑的语气,周围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其实大家都看在眼里,这爷俩在这儿演戏呢。
张扬道:“干妈,其实我有些事想对干爸说。”
张扬笑道:“我脑壳厚,不怕辐射。”
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尴尬的站在一旁,他真后悔自己多说那句话,更后悔自己没皮没脸的挤过来,别看他在南锡算得上一号人物,可在人家文副总理眼里,自己什么都不算,人家都懒得跟自己说话。徐光然悲哀的同时又感觉到有些惶恐,张扬这小子该不会在他干爹面前说自己什么坏话吧?
文国权笑着点头,他带上了安全帽,又向众人道:“我很欣慰啊,能够看到我们的干部这么年轻,就有了安全生产的意思,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时刻把安全工作放在第一位,要确保每一个建设者的人身安全,只有做好了安全工作,社会才能稳定,一个稳定的社会才能走向繁荣。”
徐光然道:“有准备就好。”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应该知道文总理要视察新体育中心的事情吧?为什么不跟我们打声招呼,也好让大家有个准备。”徐光然对张扬有些不满。
阎国涛忙着打电话做出安排准备的对候,宋怀明正陪着文国权夫妇一起吃早餐。
罗慧宁道:“我本来还想叫你一起过去,好啊,那你就在南锡好好准备,今晚带我去南锡好好转转,官场上的应酬饭我想起来就头疼,南锡有没有特色小吃?”
张扬道:“我干爸准备在南锡视察几天?”
张扬笑道:“人要是这么活着累不累啊?我以后尽量注意……”话还没说完呢,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张大官人这次果然听从了常海心的建议,把手机拿得离开自己好远,然后接通了电话,等对方连喂了几声方才把手机凑到耳边。
罗慧宁瞪了文国权一眼,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宋怀明道:“文总理这次选择南锡而不是岚山就是处于这个目的,想要让这些地方干部措手不及,想要在他们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看到最真实的一面?”
龚奇伟笑道:“知道了!”他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最近都在说张扬是文国权干儿子的事情,也许通过张扬的这层关系可以将自己的一些意见传递给文副总理知道,龚奇伟道:“张扬,如果有机会,能不能将深水港的实际情况向文总理反映一下?”
文国机道:“我不用你们制订的视察计划,会不会给你们平海方面带来麻烦啊?”
宋怀明点了点头。
文国权道:“先去南锡,再去岚山,两座城市距离不是很近吗?”
张扬道:“听说十一点前就能到,文总理这个人做事的风格雷厉风行,你还是做好准备,想好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文国权道:“怀明啊,你认为政治的本意是什么?”
常海心道:“有可能的前提下还是尽量多使用固话,实在需要用手机也不要抱着打个没完,说两句就挂上,时间越短辐射越小,还有手机刚刚接通的时候辐射量最大,你不要急着说话,稍等一下再放在耳边。”
文国权笑道:“别紧张,我就是来考察一下你们的工作,放松心态,要对自己的领导能力有信心嘛!”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龚奇伟道:“我们的改革正处于发展阶段,存在问题是合理的,不存在问题反而是奇怪的,每到领导视察,我们打出热烈欢迎的条幅,其实内心中却是如临大敌,这些现象都是很不正常的。”
张扬笑道:“干妈,我发现你对我反倒宽容得多,其实浩南比我优秀比我出色,你对他应该多放手一些。”
张扬道:“这次回来有没有准备去修文看看?”
徐光然一脸尊敬的表情:“文总理好!”
张扬道:“干妈,其实浩南去新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京城虽然有你们的帮助,可是你们的声望对他也是一种压力。我给你举一例子,岚山市委常书记的女儿常海心,过去就在岚山市政府当秘书,按理说应该很不错吧,可是她也觉着不如意,感觉别人看她的时候总是戴上有色眼镜,从来都把她当成常书记的女儿看待,而不是把她当成常海心。她本来都想去图书馆躲起来不见外人了,后来决定调来我这里工作,自从来到我这边,性格顿时变得欢快活泼多了。现在流行一个词儿,叫找回自我,我看她就是找回了自我,浩南去新疆也是本着找回自我去的,你就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接受点风雨,感受点挫折,到边疆的大熔炉里锻炼一回,和*图*书这叫镀金,你可不能拖他的后腿啊。”
张扬电话通知了副主任崔国柱,让他马上动员体委全体工作人员,提前加班打扫卫生,力求做到体委内外环境整洁一新,又通知了萧苕敏,让她做好新体育中心工地的卫生工作,通知各施工单位,在最短的时间内整理现场,做到整洁有序,涉及到施工的路段也要尽快清扫干净,当日上午停止一切运输车辆的通行,工地施工人员一定要做好安全防护工作,严格按照施工章程办事。
龚奇伟笑道:“夏市长,找我还有事情吩咐吗?”
张扬道:“没问题,我们现在有多家建筑公司同步进行建设,在预定的工期内可以完成全部的建设,工程质量方面我们聘请了最严格的监理,对于工程的每一个细微部分都力求做到尽善尽美,绝不会出现任何的隐患,更不会出现偷工减料的现象。”
这两个孩子其实都是体委的子弟,男孩是萧苕敏的侄子,女孩是纪检组长段建中的外孙女,临时从学校请假带出来,专门为了给文总理献花戴红领巾的,如果让文国权知道真相,少不得要骂张扬一顿。
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文总理来新体育中心视察只是一个幌子,地方上的体育事业就算重要,还没重要到惊动国务院副总理的地步,他之所以前来,目的就是为了力捧他这个干儿子,当众肯定张扬的成绩,这下好了,等于在公众面前宣布,新体育中心就是张扬的政绩,他干儿子干得很不错,以后省运会只要举办成功,政绩就全都是张扬的,谁也抢不走,再说了,文国权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谁还有那个胆子去抢?
文国权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张扬率领一帮体委干部把领导们送上了汽车,上车的时候,宋怀明才把徐光然介绍给文国权认识:“文总理,这位是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
看着领导们的汽车离去,送行的人群发出齐声欢呼,这帮体委干部尤其激动,虽然得到表扬的是张扬,可他们体委的每个人都分担了这份荣誉,意味着南锡市体委的地位在张扬来到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以后会在南锡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张扬笑道:“开车呢!”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啊,什么话到你嘴里都是往好的地方说,我本来是想让你站在我这边的,可你倒好,反而帮着他说起话来。”
文国权微笑道:“其实他们的心态不难了解,他们渴望自己的政绩得到我们这些当领导的肯定,害怕我们的视察中会发现他们管理上存在的问题,他们认为领导视察工作,只是走个过场,短短的几天时间内,不可能深入了解地方的真正情况,所以他们会尽一切可能的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我们,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内,看到的只是他们好的一面。”
文国权哈哈笑道:“我就说过怀明是一个好丈夫!”
徐光然分别给市长夏伯达、负责深水港工程的龚奇伟打了电话,让他们马上做好迎接文总理视察的准备。他交代夏伯达道:“马上调集全市的环卫工人务必要在文总理到来之前,将街道打扫干净,给国务院领导们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宋怀明笑道:“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去医院她送了早点,看她吃过饭这才过来。”
文国权笑道:“你不是体委主任吗?什么时候改行管起教育了?”
文国权在新体育中心停留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正如所有人看到的那样,他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干儿子张扬一个上镜的机会,就是为了要在平海这么多官员的面前表扬一下张扬,不要小看这一个细节,对文国权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他的这一举动,却要让张扬受益无穷。
宋怀明道:“出发点是好的,政策是好的,可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却会出现不少的偏差,在很多人的眼里,政治就是政治,他们认为政治就是官场,就是通过一定的手段达到提升自己位置的目的,而忽略了政治本身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服务于我们的人民。”
文国权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张扬示意她将手腕平放在桌面上,帮她诊了诊脉,察觉罗慧宁的脉象并无异常,这才放下心来,张扬微笑道:“干妈,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罗慧宁道:“你是想帮南锡市争取一些国家财政拨款?”
张扬沉默了一下,他低声道:“我找机会跟他说一声。”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文国权和张扬,周围的多数干部都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张扬,这小子不知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能够得到文总理如此的看重,来到南锡第一个肯定的就是他的工作成绩,这厮的光芒甚至把那帮南锡市领导全都掩盖住了。
罗慧宁道:“所以说自古都是忠孝不能两全。”
张扬望着罗慧宁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恻然,文玲的事情虽然是她咎由自取,可在某种意义上和他也有些关系,罗慧宁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记恨他,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关爱,虽然在江城新机场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度产生了隔阂,可是通过这次他们来到平海的表现,那层隔阂早已消融不见,张扬很同情干妈的境遇,可是他也有些无能为力,他对文浩南还是相当了解的,文浩南很倔,他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从眼前的情况m.hetushu.com来看,文国权对儿子的选择表示赞同。
张扬马上就赶到了市政府招待所。
龚奇伟觉得有些好笑,深水港建设正在进行中,不可能完美到让领导挑不出一丝毛病的地步,其实让领导看到真实的情况并不是什么坏事,可每到这种时候,许多人都会紧张,他们一方面考虑到怎样去歌功颂德,一方面还要考虑到怎样将自身的缺点和问题掩盖起来。整天说实事求是可真正的工作中,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实事求是?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龚市长,你别发牢骚,全国各地都是这个样子,报喜不报忧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一层而,谁让咱们中国人特爱面子的?”
阎国涛放下电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预先制定的日程已经被文国权全盘否定了,他来到东江伊始就前往了东江开发区,在他的原定日程中本没有视察开发区这一项,在开发区现场,在欢迎宴会上文国权又针对各地盲目上马开发区建设的行为做出了批评,这让他们以为,文国权这次前来视察的重点内容会放在各地的开发区建设,没想到文国权突然转变了念头,他在平海真正视察的第一站放在了南锡,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提起南锡的事情,也没有流露出要去南锡视察的意向,阎国涛预感到这次文国权的视察肯定会有些事情发生。
南锡市领导匆匆赶到新体育中心的时候,文国权一行已经抵达,张扬率领一帮体委干部在新体育中心工地门前的道路旁迎接文国权一行,文国权走下汽车后马上有两位扎着红领巾的小朋友跑了过来,一个给文国权献花,一个给文国权系上了红领巾,文国权笑着抱起了那个小男孩,心说张扬这小子倒是会作秀,这么短的时间内哪里找来的两个孩子?
文国权道:“那好,就去看看!”
掌声马上雷鸣般响起,文国权这才意识到掌声突然增大了许多,回头一看,原来是南锡市的那帮领导已经赶过来了,带头鼓掌的就是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文国权的目光在徐光然的脸上根本没有停留就转向了下一处,徐光然感到有些失望,看来文副总理对自己没多少印象,他又有些尴尬,副总理都到南锡了,自己这个市委书记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欢迎队伍中,不然应该由自己陪伴在副总理的身边,为他讲述南锡改革开放的成果,可现在,张扬那小子占据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正在那里侃侃而谈,这厮也不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居然给国家副总理当引路人。
电话那边罗慧宁笑了起来,文国权就在她的身边,张扬听到罗慧宁向文国权道:“听到没有,你突然改变计划,弄得南锡大大小小的干部都跑断腿了。”
汽车途经新体育中心工地的时候,宋怀明指向那一片正在建设的工地道:“那里就是南锡市新体育中心,明年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就在这里举办,目前这边的工程和省运会的组织工作都由张扬具体负责。”
张扬道:“可帮了我很大的忙。”
徐光然一边擦汗一边道:“是,是!”
罗慧宁道:“南锡不就是张扬工作的地方吗?”
夏伯达道:“年轻人考虑事情毕竟不可能面面俱到,不过有他在,新体育中心那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在夏伯达看来,文国权不可能去挑他自己干儿子的毛病。
罗慧宁想起上次张扬陪她回修文,在青阳古镇遇到送葬队伍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很多官员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了。”
文国权停下脚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显然没有继续深入考察的意思,微笑道:“南锡市的体育建设搞得很不错,看到这里,我已经不用再看下去了,我相信年轻干部的工作能力,希望我们的党内涌现出越来越多张扬这样有能力有责任感的青年干部!”文副总理一句话已经把张扬给镶了金边,这样的评价不可谓不高,谁都知道这招叫假公济私,可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在这里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只有文国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罗慧宁道:“今天在南锡,明天上午去岚山,后天去平海北部视察,江城也是要去的地方之一。”她摇了摇头:“这次我不该来,帮不上什么忙。”其实罗慧宁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看看她的这个干儿子,自从江城新机场风波之后,他们母子俩还是头一次见面,单就这一点而言,这次前来目的已经达到,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说清。
罗慧宁正坐在小楼的平台上晒着太阳,一旁的玻璃桌上放着一壶柠檬茶,看到张扬过来,她笑了笑道:“李伟让你来的?”
罗慧宁微笑道:“政治上的事情,我没有发言权。”
张扬道:“南锡市的财政很紧张,前些日子因为资金的问题,深水港工程差点全面停工。”
乔振梁道:“八点半离开东江,从东江到南锡车程满打满算也就是两个小时,现在准备也来不及了,有什么好准备的,该什么样子,让他看什么样子,搞那些假的东西干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张扬道:“只要是对国家有利的事情我都关心。”
夏伯达慌忙道:“别,千万别,我们南锡市政府有能力解决深水港而临的财政问题,不可以向国家伸手,给国家增添负担。”和-图-书
罗慧宁道:“这两天他忙得很,你也没有单独跟他说话的机会,有什么建议,跟我说也是一样。”
龚奇伟道:“其实让领导发现一些问题也不是坏事,说不定文副总理了解到我们目前财政上的困境,大笔一挥批下来一大笔财政拨款,我们的问题全部都解决了。”
文国权微笑点头道:“光然同志,你很紧张啊,怎么满头大汗?”
文国权笑了笑,他转向身后的罗慧宁道:“咱们去新体育中心工地看看吧,检阅一下张扬的工作成绩!”
文国权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转向张扬道:“小张啊,好好干,你们这一代将会成为我们共和国的脊梁,要脚踏实地,要戒骄戒躁,不要因为取得了一些成绩就沾沾自喜,要把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始终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
徐光然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满脑袋都是汗水,他平时能说会道的,可在领导面前突然变得笨嘴拙腮了,他张口结舌道:“天太热……”说完自己也感觉到这理由实在太牵强,十二月的天能热到哪里去?
罗慧宁笑道:“我没帮你什么,你能有今天的成绩全都是依靠自己努力,我说你是我干儿子,也是事实。”
夏伯达道:“可能因为张扬在那里负责吧。”
张扬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文总理,您的话我都记着了。”
在前往南锡的路上,文国权向宋怀明道:“我每次去基层视察,几乎都看到大红条幅上面写着欢迎领导视察,每到一处,花团锦簇,锣鼓喧天,地方干部一个个笑逐颜开,欢欣鼓舞,可他们真正的心理你揣摩过吗?”
龚奇伟道:“文总理什么时候到?”
张扬道:“干妈,您哪儿不舒服?”
龚奇伟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你是对深水港不放心还是对我不放心啊?”
张扬笑道:“青阳古镇很不错,就是警察恶了一点。”
罗慧宁笑道:“玉莹还躺在医院,你不去陪她,却要来这里陪我们共进早餐,她肯定心里要不舒服了。”
原本南锡市的这帮领导收到的消息是,文国权来到南锡视察的第一站会是深水港,所以市委书记徐光然、市长夏伯达率领着一帮大大小小的干部全都去了深水港那边列队欢迎,可突然传来消息,文总理路过新体育中心的时候临时准备去体育中心看看,一帮市领导慌忙上车,急匆匆往新体育中心那儿赶。
这帮市领导今天没有坐各自的专车,这是徐光然特别交代的,如果他们每人都带着专车,单单是他们的车辆就会形成一条长长的车队,不但在老百姓心中的影响不好,而且被领导看在眼里肯定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今天他们需要低调一点,需要发扬艰苦朴素的作风,所有前去迎接文总理的干部全都坐进了大巴,即便是市委书记徐光然和市长夏伯达也不搞特殊化。
罗慧宁点了点头:“你倒提醒了我,天池先生的遗作拍卖后成立了一个助学基金会,我以后可以多多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宋怀明暗自好笑,文国权给张扬的评价也太高了一点,这样一来,南锡的这帮市领导只怕要头疼了,以后谁还敢惹张扬啊。
罗慧宁道:“你和他脾气不一样,性情也不一样,你有什么话都能直接对我说,可浩南有话喜欢藏在心里,也许你说得对,我应该对他放手了!”
这番话虽然不是冲着电话说的,可张扬也听得清清楚楚,他真是后悔自己多嘴,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罗慧宁道:“本来想去的,可是这两天心情不好,想想还是算了,免得打扰我姑母的宁静。”
阎国涛道:“我马上通知南锡方面准备一下。”
张扬引领着大家向体育中心工地走去,通往工地的道路打扫的干干净净,看得出张扬还是做出了一番准备,文国权走入工地大门,马上有人给领导们送上了安全帽,张扬亲手把安全帽递给文国权:“文总理,安全责任重于泰山,您也不能例外,要给我们大家做个表率。”
文国权也笑了一声:“那好,让他好好准备,我本来不想去检查他的工作,好啊,他既然准备了我就去看看,要是他干得不好,我就把他的体委主任给撸了。”
领导们的车队没走多长时间,张扬就接到了李伟的电话,却是罗慧宁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先去南锡市政府招待所休息了,李伟担心她的身体有问题,所以请张扬过去一趟。
张扬听说文国权视察的第一站就是南锡,他马上通知了副市长龚奇伟,龚奇伟刚刚开完市长办公会,在会上,市长夏伯达已经向所有人通报了文国权马上就要来南锡的事情,让所有副市长全都行动起来,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的做好准备工作,虽说是临时抱佛脚,可怎么说也比毫无准备的好。
乔振梁道:“领导都有些个性,今天去岚山是我们安排的视察日程,他有他的想法,咱们要尊重领导的意见。”
张扬为文国权介绍着新体育中心的未来蓝图,文国权一边听一边点头,他虽然对南锡新体育中心的工程了解不多,可是也能够从时间上推算出工期很紧,他问道:“小张,距离平海省运会开幕只剩下十个月了,你们的工期来不来得及?”
文国权笑道:“等见到南锡的那帮市领导,你需不需要再告诉他们一声,张扬是你的干儿子?”hetushu.com
罗慧宁望着丈夫,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她在平海省领导面前强调张扬是她干儿子是出于对张扬的内疚心理,丈夫对她的做法始终没有正式评价,可今天丈夫来新体育中心等于回应了她的做法,丈夫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力顶张扬,他和自己不同,做事的方法不会那么直接,可是他的方法更为巧妙,通过肯定新体育中心进而达到肯定张扬成绩的目的。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过去的一种补偿。
常海心道:“别忽视这些细节问题,欧洲已经有人因为长时间使用手机得了脑癌,我是关心你才提醒你。”
市委书记徐光然嘴上不说,可心底有些怨念,文副总理的行事作风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兴之所至,计划随便更改,可想想原本南锡根本就不在他这次的考察之列,他都可以临时决定来南锡视察,至于选择新体育中心作为他南锡考察的第一站也没有什么稀奇。
龚奇伟挂上电话,才意识到市长夏伯达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看到他结束了通话,夏伯达才笑着走了过来:“奇伟同志!”
罗慧宁道:“你去哪里?”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舒服,只是觉着有些气闷。”
张扬道:“干妈,您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张扬笑道:“让他们来给您献花也是为了提醒文总理多多关爱我们祖国的下一代,多多关注我们的教育事业。”
宋怀明笑道:“文总理觉着这些地方干部不够真诚?”
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她听到张扬这么久才回应,不禁有些奇怪:“张扬,你搞什么呢?这么半天才接电话?”
龚奇伟笑了笑,他只是说说罢了,从夏伯达紧张的表情来看,夏伯达是想报喜不报忧,龚奇伟实在不明白粉饰太平,将实际的情况掩饰起来有什么好处?难道南锡不是平海的一部分?难道南锡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让国务院领导人知道南锡的真实情况就是给南锡抹黑吗?就是否定自身的政治成绩吗?究竟是政绩重要,面子重要,还是南锡老百姓的切实利益重要?龚奇伟不想继续说下去,他低声道:“夏市长,我马上回去准备了!”
乔振梁道:“你看着办吧,对了,宋省长这次会全程陪同。”
“什么情况?”
汽车已经驶入南锡市区,宋怀明向文国权介绍着途中经过的地方,司机也有意放慢了车速,让文副总理可以自如的欣赏南锡的最新而貌。
文国权道:“应该看到我们的党内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干部,我们有必要要将这些只盯住自身政绩,只盯着官位的人从我们的干部队伍中清除出去,只有真正理解政治意义的人,才会真心真意的为老百姓谋福扯。”
“南锡,听说你和我干爸要来南锡视察,所以我得抓紧回去准备一下。”
会议结束的时候,龚奇伟先行离开了会场,张扬也打来了电话,他是提醒龚奇伟做好准备,张扬只是出于好心,龚奇伟接手深水港工程的时间不长,他的人品和能力都让张扬相当的佩服,所以张扬不想他出什么事情。
文国权道:“走,去瞧瞧!”
宋怀明细细一品,可不是嘛。罗慧宁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可没有骂你们的意思,你们这些当领导的,疑心太重!”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阎国涛有些愕然道:“不是说好了要去岚山吗?”
阎国涛道:“还是要安排一下,让他们有个准备。”
文国权点了点头道:“很好!”他向大家道:“年轻干部就需要这种踏实肯干,认真务实的态度,小张的身上,也有很多值得大家学习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阎国涛就接到了省委书记乔振梁的电话,乔振梁道:“文总理想先去南锡深水港视察,你陪他去一趟。”
宋怀明道:“我们只是提出建议,最终去哪里,视察哪里,当然还是领导说了算,南锡深水港也是我们省未来五年的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具有相当的代表性,文总理去看看也好,不过开发区方面以岚山搞得最好,您想看我们平海改革开放的成果,最好还是去岚山开发区看看。”
文国权捏了捏那小男孩的脸蛋,发现这孩子红扑扑的小脸是给冻得,小女孩也是一样,文国权充满怜爱道:“这么冷的天,让孩子们出来干什么?赶紧回家,找个暖和的地方呆着。”
罗慧宁坐在后面听着两个男人围绕着政治津津有味的谈着,她却感觉到索然无味,每个人的生活目标不同,每个人的幸福感也不会相同,也许多数的男人都会为政治这两个字而激动,可她不同,这些年,儿女接连出现的问题让罗慧宁越来越感觉到家庭生活的重要,即使一家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她仍然缺少一种归属感,在无数人敬慕仰视的目光背后,她充满了孤独,这种感觉很奇怪,也许天下人都会觉着她很幸福,可罗慧宁却感觉到自己很不如意,这种感觉让她的心绪十分的烦乱。
乔振梁表现出的态度虽然无所谓,可阎国涛仍然要提前做出一些准备,文国权的视察计划改变的太突然,这在他这种级别的干部身上很少发生,难道说他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这次的平海之行就是为了来找毛病的。阎国涛马上联系了南锡的那帮官员,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静海考察,马上表示自己即刻赶回南锡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