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7章 暗涌

宋怀明道:“光然同志,作为一位老党员,老干部,你的目光不能始终局限于南锡本地,深水港工程会给周边城市地区带来一个飞跃发展的机会,让岚山加入深水港的建设,也是为了分担你们所承受的压力,有些事大家都很清楚,深水港前些日子曾经面临停工,虽然现在情况得到缓解,可是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用不了太久的时间,这种事还会发生。”
张扬道:“性质不同,性质不同,你千万别给我胡乱拉关系。”
乔振梁道:“南锡缺少一个有主见的市长!”
徐光然的脸色变了,没想到宋怀明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给他打电话,他不得不中断会议,迅速来到隔壁的房间内,从秘书手里接过电话,用恭敬地口气道:“宋省长,您好,我是徐光然!”
乔振梁微笑道:“兼任南锡市市委副书记,南锡市常委,三块招牌够不够用?”
宋怀明道:“光然同志,文副总理很关注你们深水港的事情,对你们所面临的困难进行了深入了解,这次在岚山,专门针对深水港的事情和岚山市的领导干部进行了一番磋商,大家讨论后认为,岚山应该加入到深水港的建设中去,这也是乔书记的意思。”
徐光然一个劲的擦汗。
李长宇道:“应该和他没关系,张扬还没到能够影响省领导决定的地步。”
徐光然第一个举起了自己的手,就在他准备把自己的决定强加给所有常委的时候,他的秘书匆匆走了进来,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电话,宋省长的电话!”
阎国涛瞪大了眼睛,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乔振梁会提出这个人选,他提醒乔振梁道:“乔书记,李长宇在江城就是常务副市长,调他去南锡可不是升职啊!”
杜天野笑了:“很少听到你奉承我啊!”
阎国涛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夏伯达的不作为已经彻底让乔振梁失去了信心,龚奇伟的能力仍然需要时间去证实,李长宇在江城常务副市长的职位上一直做得兢兢业业,从清台山旅游到三环路修建,到教育改革,乃至最近的江城新机场建设都表现的很称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李长宇和张扬的关系很好,是张扬进入官场的引路人,他去南锡,张扬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他,开拓局面自然变得容易了许多,乔书记这一手不可谓不高明。
阎国涛清楚一点,李长宇去南锡绝不是奔着常务副市长去的,乔振梁是要重组南锡市的领导班子,李长宇前往南锡,势必会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以夏伯达过去表现出一贯弱势,他极有可能成为最先被淘汰的一个,而徐光然的处境好像也不是那么乐观,他的弟弟徐光利已经被检察院立案调查,有道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徐光然肯定不是那么干净,如果真的从徐光利查到了他的身上,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阎国涛明白,这次乔书记是动真格的了,众所周知,乔老和文国权之间的理念不同,而文国权这次来平海考察,提出了一些意见,乔振梁表现的出奇的合作,给予大力的支持,这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乔振梁对深水港工程的现状不满,文国权刚好给了他一个顺水推舟的机会。
杜天野道:“我知道应该让你走,可是心底又舍不得你走啊!”
乔振梁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来州同志,这次做得很好,对于惠敬民这种腐败分子就应当坚决打击,绝不手软。”
李长宇道:“还真是!”他也不禁笑了起来。
阎国涛笑了起来。
阎国涛内心一怔,他确信自己听得清清楚和图书楚,阎国涛所说的是市长,而不是副市长,难道乔振梁想动夏伯达?他想起了龚奇伟,难道乔书记真的有心要扶植龚奇伟?
张扬道:“我最近忙着搬家,还有新体育中心的安全质量大检查,单单是这摊子事儿我就忙得昏天黑地,哪还顾得上去管市里的干部调动,再说了,就算我想管,也得轮的上我管不是?”
乔振梁道:“文总理的这个提议很好,过去我不说是因为时机不到,而且不想在人前造成一种我们的政策偏重于岚山的印象,既然文副总理提出,最合适不过。怀明同志已经和我交换了看法,我让他给徐光然打了一个电话。”
乔振梁道:“到底是当秘书出身的,服从命令听指挥!”
杜天野笑道:“终究是你和张扬有缘,兜了一圈,你们又在一起了。”
徐光然的这句话就意味着要在众多的副市长中选出一位常务副市长,而且这位常务副市长会成为未来南锡市常委。徐光然说完,紧接着就提议道:“我先提出一位候选人,我觉着王海波同志不错,大家以为怎么样?”
乔振梁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双目圆睁,怒不可遏道:“这件事是真的?”
宋怀明那边已经挂上了电话。
徐光然脑子里嗡!地一声,他感觉自己的头就要快炸开了,当初龚奇伟提出这件事,他好不容易才给平息了下去,可没成想这件事过去没多长时间,怎么又旧事重提,文国权虽然是国务院副总理,可他应该不会干涉地方内政的,宋怀明说得这番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不过无论是不是文国权的倡议,作为省长的宋怀明既然说了,就证明这件事已经成为定局。徐光然喉头发干道:“宋省长,深水港工程已经全面启动,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我觉着中途发生变化并不好。”
宋怀明道:“我听说你们常务副市长陈浩同志得了肝癌?”
乔振梁道:“这段时间,我考察了不少人,也征求了一些同志的意见,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应该是个合适的人选。”
李长宇已经接到了省组织部的电话,他此时正在默默消化领导这次任命的意思,不过有一点他能够断定,这次去南锡虽然级别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可对他来说是大好事,是一次政治上的飞跃。李长宇并没有想到杜天野这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慌忙起身迎接道:“杜书记,您怎么来了?”
乔鹏举笑道:“要是两个亿,我想都不想就放弃了,那块地值不了这么多钱。”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我是专程过来恭喜你的!”既然说是恭喜,却又为什么叹气,足见杜天野心中对李长宇的不舍。
阎国涛刚刚才从岚山回来,宋怀明陪同文国权去了江城进行为期一天的考察,阎国涛这次来是专门针对南锡和岚山发生的事情向乔振梁汇报的。
阎国涛听到这句话,脸不由得热了热,虽然乔振梁无意说他,可阎国涛也显然属于这个范围内的。
“那倒未必,现在已经有很多家对这块地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不排除拍出天价的可能。”
乔振梁道:“刚才我和宋省长还在电话中谈过这件事,他向我推荐了北港市副市长曹向东。”
“多少?”
阎国涛笑道:“我现在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主见多了,就不听话了,就会惹领导不开心。”
乔鹏举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张扬点了点头:“市里知道这件事吗?”
李长宇道:“江城的改革不是单靠哪一个人,而是集体努力www.hetushu.com的结果,现在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几大工程都在稳步建设之中,我也能够放心离开了。”
杜天野道:“是不是和张扬这小子有关,如果是他,我非得狠狠骂他一顿。”
曾来州又说了两句,起身离去了。
宋怀明道:“帮我慰问一下陈浩同志,他的工作安排,省里会做出调整。”
徐光然都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回会议室的,所有常委都看出他的脸色极其难看,徐光然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坐了下去,点燃了一支香烟,默默地抽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纪委书记李培源终于忍不住提醒他道:“徐书记,咱们还接着表决吗?”
“一百万!”
提起徐光然,阎国涛想起了一件事,他低声道:“乔书记,我听说徐光然的弟弟徐光利也和惠敬民的案子有关系。”
张扬道:“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如果要是我当家,我肯定从两个亿起拍。”
所有常委都保持着沉默,王海波和陈浩一样,都是徐光然的人,其实常委中的多数人都习惯了沉默,在南锡和徐光然唱对台戏并不明智。
李长宇拉着杜天野在他刚才的位置上坐下,自己又拿了张椅子,在杜天野身边坐了,微笑道:“杜书记,我也是刚刚接到组织部的电话,感觉也很突然。”
会议从常务副市长陈浩的病情开始,市长夏伯达道:“今天上午,常务副市长陈浩同志,通过家人递交了辞呈,因为身体的缘故,他已经无法继续担任常务副市长一职,这是他的辞职申请。”他扬起手中的那张申请,然后慢慢放在桌面上。
乔鹏举道:“装,你接着装,这么大的事情你会不知道?”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如果你不对我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徐光然一颗心不停的往下沉,他明白了,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领导们决定了,根本由不得他更改,面对这个结果,他只能接受,无论是否情愿,他低声道:“宋省长,我尊重领导的决定。”这句话充满了无奈,他不接受又有什么办法?
杜天野对省里的这个决定十分的不理解,李长宇是他在江城最密切的政治伙伴,现在肩负着江城的很多重点工作,把李长宇调走,他肩头的责任顿时沉重了起来,北港市副市长曹向东来接替李长宇的位置,杜天野和曹向东不熟悉,彼此间肯定会存在着磨合阶段,杜天野免不了要向宋怀明抱怨,可他也不能坚决反对,毕竟李长宇前往南锡对李长宇自身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在江城李长宇短期内不可能逾越左援朝这座大山,只有走出去,他才有可能在政治上开拓一个新的天地。
阎国涛小心翼翼的问道:“乔书记,是不是您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徐光然愣了,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省领导为什么突然会盯住南锡,一个个都把手伸到了南锡,他这个市委书记似乎变得可有可无,徐光然周身都冒出虚汗,他意识到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对了,省里肯定对他的领导产生了不满,不然不会接连做出这样的调整,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他无法作出决定,省里要确定这件事。徐光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屈辱,这是对他领导能力的不信任。徐光然还想说句什么,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乔振梁怒道:“胆子不小,这种人一定要重判,要让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乔鹏举道:“跟干爹也差不多。”
石仲恒道:“已经说过了。”
徐光然道:“是,他已经提出辞呈,我们正在开常委会和*图*书讨论。”
乔鹏举道:“南锡政坛变动,看来体育场地块的事情还要拖延一段时间。”
徐光然接下来的话就是:“大家举手表决吧,我提议王海波同志暂时接替陈浩同志的工作,同意的请举手。”徐光然清楚的意识到现在南锡的政坛已经暗潮涌动,他必须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稳定自己在南锡的政治地位,不然他在南锡多年经营起来的绝对话语权,将面临一次空前的挑战。
乔鹏举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的确,张扬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市级领导干部的变动轮不到他操心,如果张扬没有向他老爷子极力保荐李长宇,那么这件事就是老爷子自己的意思,在国内经商必须紧密的关注政治,尤其是像乔鹏举这种立志成为红色资本家的有志青年来说,政治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注意力。
乔鹏举道:“张扬,不是你向我们家老爷子保荐的李长宇吧?”
乔鹏举笑道:“他来南锡对你肯定是大有好处啊!”
常委们的目光都看着徐光然,所有人都清楚徐光然的心里不好过,一直以来陈浩和常凌空都是他的左右手,常凌空之前已经前往岚山担任市长,现在陈浩又病倒了,徐光然的左膀右臂在短时间内先后离去,对他绝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他的弟弟徐光利因为行贿被抓,就算徐光然是南锡市市委书记,他对这件事也是一筹莫展,因为主抓这件事的是宋怀明,徐光然不敢做任何手脚,这段时间徐光然的日子可不好过。
杜天野在接到通知,专门来到了李长宇的办公室,在体制中,上级领导放下架子来到部下的办公室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去问责的,一种是真的有急事。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他是谁,只要是违反了法律,就要追究他的责任,这个徐光利他是做什么的?”
张扬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信心未必会赢,可没信心一定会输,多点信心吧,很快就能够见分晓了。”
徐光然当然知道夏伯达的目的,他淡然道:“奇伟同志肩上的担子已经够重了,深水港工程这么重大,我不想他分神。”这句话等于公然否决了夏伯达的提议。
张扬道:“这次前来竞拍的不少,我们已经确定了拍卖保证金。”
在李长宇的任用上,宋怀明并没有太多的意见,他对平海的市级领导干部做过一番深入的了解,李长宇因为种种的缘故,宋怀明和他接触的算比较多的一个,他也认为李长宇有能力,但是乔振梁把李长宇调到南锡的确打破了常规,宋怀明一眼就看出乔振梁任用李长宇的真正目的,他绝不是想让李长宇去当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此去是奔着南锡市市长,甚至南锡市委书记去的,乔振梁给了李长宇三道金牌,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南锡市常委,也就是说,李长宇在党政方面都有发言权,徐光然和夏伯达两人谁做的不好,谁就面临下台的危机。
乔振梁道:“说实话,我在官场中这么多年,就没见到过比他这个市长当得更窝囊的。”
乔振梁道:“贪污腐败是犯罪,可是蹲在国家给他的重要位置上,蒙混度日,毫无作为也是一种犯罪。”
曾来州道:“惠敬民实在可恶,他的儿子惠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宋省长主抓这件案子,竟然找人报复宋省长,害得柳校长差点流产。”
李长宇相信杜天野的这句话发自真心,他起身倒了杯茶给杜天野道:“杜书记,我没想过要走,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张扬道:“我从开始到现在很http://www•hetushu•com少靠别人照顾,我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这厮说话也不脸红,如果不是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关键时刻发话,他这会儿指不定在哪儿窝着呢。
南锡市委会议室内,常委们正在开会,当天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心情极度不好,先是他的弟弟徐光利因为行贿惠敬民事件被检察院请了过去,然后又知道常务副市长陈浩得了癌症,刚才又收到消息,副总理文国权在岚山开众区发表了一通讲话,倡议兄弟城市应该打破地域观念,增强彼此间的经济合作,互通有无,秉着共同开发,共同发展的原则做好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工作,其中重点提出了南锡深水港的事情,说什么深水港不是南锡自己的事情,这么重大的工程应该集中周围地区的优势,摒除地域观念,这样才能顺利圆满的完成建设任务。
阎国涛知道乔振梁对徐光然十分不爽,他轻声道:“南锡这几年出了不少的问题,我看和领导层应该有些关系,徐光然在南锡独揽党政大权,夏伯达这个人又过于圆滑,欠缺主见。”
徐光然知道文国权不会平白无故强调这件事,而且这件事既然被他说出来,就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整个平海都在关注着文国权的一举一动,文国权的这番话不仅是对岚山说到,也是对南锡,对整个平海说的。
乔振梁道:“考验一个干部是不是称职的标准,首先要考虑到他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究竟是有利于改革的发展,还是阻挠改革的发展,凡是影响或阻挠到改革发展大计的,必须要被淘汰。”他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断无回旋的余地。
乔鹏举道:“我听说李长宇是你干爹,这事儿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阎国涛道:“乔书记怎么认为?”阎国涛对乔振梁是相当了解的,虽然表面上乔振梁和宋怀明已经过了磨合期,最近合作的还算默契,不过宋怀明在平海的重大事件上并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乔振梁从把张扬安放在南锡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将南锡政坛洗盘的准备,这一局棋,他肯定会按照自己的意思走。
李长宇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也许只有等我到了南锡才能够搞清楚这些事情。”
乔鹏举道:“底价多少?”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我总觉着这次省里的组织变动和文副总理的视察有关。”
张大官人苦笑道:“假的,他是我妹的干爹,不是我干爹!不过,我进入官场是他引得路,确切地说应该是我老师。”
宋怀明道:“其实在文副总理来南锡之前,我和乔书记针对深水港的事情就谈过,文副总理提到这个问题,我专门针对这件事和乔书记交换了一下意见,并取得了一致的看法,为了深水港工程能够顺利圆满的建成,必须要加强地域合作,其实岚山市市长常凌空同志过去就是深水港项目的负责人,中途加入应该不存在什么磨合问题吧?”
张扬感到有些奇怪,陈浩是常务副市长,就算请假,也没必要石仲恒专门来和自己说一声,他们这么做,对自己也太看重了。张扬认为专门过来说明这件事可能并不是陈浩的意思,石仲恒来找自己需要一个借口来展开话题。张扬道:“陈市长的事情真是让人遗憾,可是这病既然落在了他的身上,就只能面对现实,现代医学这么发达,很多癌症已经可以治愈,我相信陈市长一定是吉人自有天相。”
杜天野也知道这件事不会是张扬引起的,他从李长宇手里接过茶杯,喝了口茶道:“长宇啊hetushu.com!你这一走,我心里空空荡荡的,真不知道谁有能力接替你的工作。”
曾来州道:“真的,宋省长害怕这件事在干部中造成恐慌情绪,所以一直压着。”
所有常委都觉着奇怪,徐光然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以后再说?常务副市长的问题可以以后再说,可是他分管的工作必须要有人接替,难道这件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搁置下去?
徐光然摇了摇头,目光充满茫然道:“这件事以后再说!”
张扬还是从乔鹏举口中知道李长宇要来南锡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消息,乍一听到他有些不相信,毕竟这事情太突然,按照张扬的常规思维考虑,南锡这么多的副市长,就算陈浩病了,随便都会有人顶上,根本想不到省里会从江城调人过来,李长宇原本就是常务副市长,过来还是担任常务副市长,级别上并没有任何的提升,不过省里任命他为常务副市长的同时,还让他担任南锡市委副书记,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阎国涛道:“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陈浩病了,听说得的是肝癌,目前在省人民医院住院,准备手术了,他已经递出了辞呈。”
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办公室内多了两个人,一位是纪委书记曾来州,一位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涛,曾来州是专门过来向乔振梁汇报惠敬民案情的最新进展的。
徐光然现在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祸不单行,倒霉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他低声道:“陈浩同志的事情真是让人感叹,所以我平时一直都在强调,大家不要只顾着工作,也要多多保重身体,要知道身体是草命的本钱,没有一个过硬的身体,还怎么进行草命工作?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说到这里他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烦闷,清了清嗓子道:“陈浩同志虽然病倒了,可是我们的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大家讨论一下,目前由谁来顶替他的工作比较合适。”
“哥哥当书记,弟弟搞建设,还真是配合默契啊,这里面究竟有没有问题?”乔振梁没好气道。
乔振梁看到阎国涛尴尬的表情,不由得笑道:“你别多想,我没想说你,不过你也没多少主见。”
市长夏伯达说话了:“我觉着龚奇伟同志更合适一点,他过去就分管体育工作,对这一领域相当的熟悉。”夏伯达已经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徐光然正处于政治上的低潮期,这种难得的机会如果他再不知道加以把握,那他就白白在体制中混这么多年了,夏伯达并没有说提议龚奇伟当常务副市长,而是故意混淆概念,提议龚奇伟分管体育工作。
乔振梁哈哈大笑:“国涛啊,你和夏伯达有过不少相同的经历,你帮我分析分析他。”
阎国涛道:“徐光利是南锡新世纪建设公司的总经理,当初南锡新体育中心的项目就是他在承建,后来因为建设进度的问题,工程建设发生了变更,他只负责南锡主体育场的建设。”
阎国涛道:“既然乔书记让我说,我就大胆说两句,夏伯达这个人过去一直都是顾书记的秘书,正如您刚才所说,当秘书时间长了,容易欠缺主见,而且夏伯达担任南锡市市长没几天,顾书记就退了下去,他自然失去了主心骨,政治上处于彷徨期,所以他在南锡的工作一直都是谨小慎微,也许他是在等待机会吧。”
李长宇微笑道:“不是有句话说,地球离开谁都一样转,我对江城其实没那么重要,你才是江城的脊梁骨。”
石仲恒道:“他准备在省人民医院开刀之后,返回南锡做后期的治疗,只要专家给出放化疗方案,在哪里进行后期治疗都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