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9章 输液

秦传良看到他的神态,不由得惊慌道:“张扬,怎么?小清的病要不要紧?”
张扬道:“我就说过,这种阴阳双修的方法对你大有裨益。”
秦清从张扬的话中察觉到,张扬对江城新机场事件心理上仍然存在一些阴影,她柔声道:“其实你没必要刻意去做什么,过去你喜欢从个人的好恶出发,重感情,易冲动,可人总是会长大的,你现在已经是南锡市体委主任,正处级干部,你的首要任务是要把自己的职责做好,上层的心思你永远不会明白,也没必要去猜,他们之间的斗争如果不波及到你,你也没必要主动去参予,只有远离这个是非圈,才能够看清楚究竟谁对谁错,与其花这么大的精力去搞政治斗争,还不如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我就不用那么纠结,我就可以旗帜鲜明的站在你这一边,谁敢跟你搞政治斗争就是跟我张扬过不去,我打的他满地找牙,我甘为你的马前卒,为你在南锡杀出一片天!”
秦清点了点头,来到沙发上坐下,将手腕反转,平摊在茶几之上,张扬在她身边坐下,右手的中指贴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之上,从秦清的脉相来看,不仅仅是伤风感冒这么简单,而是秦清的内力修为即将面临一次突破。之前秦清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张扬教她的这套内功心法,其实顾佳彤、海兰她们都会,不过她们都做不到像秦清这般心无旁鹜,秦清身为岚山市副市长,本来应该要数她最为繁忙,不过她在工作之余,反倒是最能静下心来的一个,所以她自从跟张扬修习内功之后,勤练不辍,所以内力修为已经是诸女之中最高的一个。
张扬微笑道:“你刚才太兴奋了,所以晕过去了。”
秦清感觉到这厮的大手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俏脸发热道:“这种事儿也和修炼内功有关?”
张扬道:“输液啊,你不是说有两瓶水要打,想要病快点好,就得药量跟得上。”
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低声道:“这世上有这么大的针头吗?”
张扬向市委家属院的大门努了努嘴道:“我就不送你进去了,太晚了,怕别人看到说闲话。”
“舍得吗?”
秦清羞不自胜的将他用力推倒在椅背之上,娇躯扑了上去,小声道:“你想害死我吗?”
张扬道:“秦叔叔那是想家,根本不是想回去当什么顾问,你还是让他回去吧,毕竟秦白在那儿,他不放心。”
秦清望着张扬阳光灿烂的笑脸,不知为何鼻子忽然一酸,泪水差一点就要夺眶而出,虽然她竭力抑制,张扬还是看到了她美眸中的那两点晶莹,知道秦清舍不得自己,柔声道:“赶紧回去吧,好不容易病才好了,千万别再生病了。”
高廉明有些同情的看着张扬:“张主任,你要是真难受就回家休息吧,想表现也不在一时。”
张扬道:“治病有很多种方式,你的病只有我才能治好!”
“滚!信不信我咬死你!”
张扬之所以走这么急是有原因的,他吃饭的时候接到了秦传良的一个电话,秦清病了,已经病了三天,可始终高烧不退,让她去医院,她又不去,只是自己吃了点药,可没见好转,更让秦传良揪心的是,秦清每天仍然坚持上班,秦传良原本打算这两天就返回江城的,可因为女儿生病又耽搁下来。无论他怎样劝女儿在家里休息,可秦清就是不听,秦传良没奈何只能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秦清点了点头,她的软弱只会在张扬面前表现出来,关切道:“你也别急着赶回去,在岚山先住下,等明天再回去。”
张扬笑道:“你怕死啊?”
高廉明看到张http://www.hetushu.com扬的模样,心中感到十分可乐:“张扬,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帮你出气去!”
秦清扭过头,张扬低头想要吻她,秦清小声道:“不,小心传染你感冒……”
秦清轻声道:“爸,张扬刚刚陪我看过医生,医生说要输液,您先睡吧,我得挂两瓶水呢,估计还要过两三个小时才能回去。”挂上电话,发现张扬表情古怪的看着自己,秦清俏脸一红,嗔道:“都是你,害得我要向爸爸说谎话。”
秦清含羞道:“你这人,做这件事都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电话那头秦清笑得花枝乱颤,张扬虽然说得离谱,可是却温暖着秦清的一颗芳心,秦清道:“张扬,为了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秦清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山风迎面吹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马上裹紧了大衣,乔山虽然不高,可是站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清岚山的全貌,夜深人静,没有人会像他们这样跑到这座空山里来的。
秦清啐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洗了好久,才把你身上的那股味道洗掉,讨厌死了。”
秦清闭上美眸:“不想问,你愿意带我去哪里就去哪里。”秦清忽然想,如果张扬从现在就带着自己浪迹天涯,自己会不会跟他走?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她在人前是一位冷静而睿智的副市长,如此年轻就已经在政界有所建树,不知被多少人嫉妒和羡慕,然而在秦清的心中,没有什么比得上张扬更重要。
秦清知道并不适合说得太久,向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张扬笑了笑,接过那盒药,虽然他不打算吃药,可常海心的一片关心他可不能拒绝,他正准备听从大家的话,回去休息的时候。
张扬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关切,他轻声道:“秦叔叔说你病得厉害,所以我过来给你看看。”
张扬笑道:“你就别管我了,我身体好的很,别说是回南锡,现在开车去京城都没问题。”
张扬微笑道:“为什么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现在返回南锡还能睡个好觉!”
秦清道:“我还感冒呢,你不想我病情加重吧?”
虽然生了病,可工作不能耽搁,第二天一早还要去现场谈信息中心的事情,张大官人有史以来第一次捂上了大口罩,来到了位于南洋国际旁的体委临时办公楼。
秦清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嗔怪,认为张扬在这种时候,仍然想着男女欢好的事情,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可是她又不忍心拒绝张扬,两人在车厢内纠缠在一起,秦清小声道:“你要是被我传染感冒了,别怪我!”
张扬眼圈有些发红,不是感动的,是感冒引起的,鼻子麻酥酥的,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难受的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张扬笑道:“怎么样,身体是不是舒服多了?”
秦清道:“你现在虽然认同了,可是我知道你的脾气,到时候难保不会跟着凑热闹。”
高廉明道:“戴口罩有用吗?该传染还是得传染,放心吧,我们没那么小气,真被你传染上了,我们也不怪你。”
张扬一听秦清病了,自然顾不上其他的事情,马上驱车前往岚山。
秦清笑得很开心:“你呀!总算意识到了,不过正因为这样你才与众不同。”
秦传良道:“我早就说过要去医院嘛!”他准备去换衣服跟着一起过去,秦清却道:“爸,这么晚了,你就别去了,让张扬陪过我去就是,等看完病,再让他送我回来。”
张大官人道:“咱们是不是要抓紧时间!”
常海心从手袋里找出一盒康泰克,前两天她感http://www.hetushu.com冒吃剩下的,递给张扬道:“你先吃一粒,很有效的。”
秦清咬了咬樱唇,轻声道:“你要走?”
张扬笑道:“没说谎话啊,我们出来是为了输液啊,要不咱们抓紧给你输液,别让老爷子久等了。”
高廉明慌忙向后撤了几步:“是不是昨晚干啥坏事了?衣服穿少了吧?”这厮在恶意猜度着,不过还真让他猜中了。
张扬道:“我在体制中混了这么久,忽然发现政治就是政治,玩弄政治的高手都是极其理性的,我这个人是个异类,一直都是激情四射,平海官场中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样。”
当着秦传良的面,张扬自然不能说秦清这病到底是什么缘故,他皱了皱眉头。
秦清道:“我爸看到我病好了,准备这两天就要回江城。”
“做什么?”一时间秦清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张扬伸出手轻轻在她的玉臀上拍打了一记,轻声道:“这种阴阳双修的方法必须循序渐进,虽然你的内力有了一定的根基,可是和我相差仍然太远,因为是第一次练习,所以我掌控不好,传入你体内的内力稍稍强了一些,你的经脉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才会晕倒,不过以后不会了。”
张扬左手驾驶,右手怜惜的轻拍着秦清的美背,秦清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喘息道:“也许我真应该去医院了!”
秦清有些无奈的向父亲摇了摇头,表面上虽然不悦,可内心却欢喜非常,这段时间,她和张扬都忙于彼此的政务,虽然南锡和岚山距离如此之近,他们却少有见面的机会。
张扬微笑道:“那咱们就一边输液一边谈。”
张扬指着高廉明想骂他一句,可话还没说出来,鼻子痒痒的:“阿嚏!”
张扬笑道:“要是真的因为这事死了,我陪你一起走,最多人家说咱们是输液反应,现在医院因为输液反应死人的多了去了。”
张扬道:“你小子少废话,找到自己的办公室了没有?”
秦清没想到张扬会这么晚过来,她颇为诧异,望着门外的张扬几乎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她马上就猜想到究竟怎么回事,转向父亲道:“爸,是不是你给小张打的电话……”话没说完,就咳嗽起来。
体委副主任崔国柱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张主任,不好了,不好了!”
秦清嗯了一声,又道:“省里让李长宇过去,难道是对南锡的两位领导人中的一个不满?”
张扬笑道:“你还是不信我!”
张扬道:“马上就拍卖了,想想你的工程款!”
张扬道:“清姐,我为你诊诊脉吧!”
张扬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李长宇过来对我只有好处。”
张扬瓮声瓮气道:“感冒了……阿嚏!”
秦清道:“就是他请我爸回去当顾问的,现在他都来了,我爸还回去做什么?”
秦清含羞去捂他的嘴巴:“还说,就会胡说八道!”
张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是啊,自己大老远跑过去就是为了给秦副市长治病,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多说几句。
秦清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这一段的记忆一片空白。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趴伏在张扬的怀中,两人都是赤裸裸未着寸缕,车内也没有开暖风,可是他们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寒冷。
张扬道:“我刚刚搞清楚一些门路,不过还没有练习过。”
汽车市驶出市委家属院,秦清侧过身,螓首枕在张扬的肩头,小声道:“你好坏,为什么要骗我爸?”
“那就好!”
张扬道:“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你仔细看看,这画面上小人的身上绘有经脉图谱,乃是一套阴阳双修的内功方http://m.hetushu.com法,你想想是一个人力量大还是两个人力量大?按照上面的方法修习,可以通过阴阳交合的方式让两人的经脉融会贯通,水乳交融,修炼也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秦清埋下头去在张扬的胸口咬了一口,这次下嘴颇重,在张扬的胸口上留下了一个小巧整齐的牙印儿。
秦清的电话偏偏又响了起来,还是父亲的电话,秦清拿起电话,一手捂住张扬的嘴巴,生怕他发出任何的声响。竭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爸,我还在医院呢,输完液就回去……”说完,秦清就匆匆挂上了电话。
张扬笑了起来:“清姐,还是你说的话最贴我心。”
张扬瞪了他一眼:“阿嚏!”这个喷嚏总算打出来了:“一边玩儿去,你给我记着,以后在公开场合要叫我张主任,别没大没小的!阿嚏!”
常海心看到张扬的样子,禁不住有些担心,关切道:“张主任,你生病了就别过来了,在家里休息就是!”
高廉明叹了口气:“革命工作还需要你呢,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张扬笑道:“你主要问题不在于感冒,而是内力面临突破,我帮你!”
张扬笑了,露出一口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暗夜里,贝壳一样闪亮:“我也没说不让秦叔叔一起去,明明是你不让他跟着去,应该是你别有用心才对!”
没过多久,秦清打来了电话,告诉张扬她已经到家了。
秦清道:“我不信!”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你啊!是不是又做好了为李市长冲锋陷阵的准备了?”
张扬发现高廉明真是一张破嘴,老子是想表现吗?我是工作认真。
秦清道:“不怕死,可是我怕这样死,让别人知道多难为情啊!”
秦清被他说中,俏脸不由得一热,本想争辩两句,可是嗓子一热,又剧烈咳嗽了起来。
张扬打开了阅读灯,从扶手箱内将那卷春宫图拿了出来,出示给秦清看,秦清看到那幅春宫图,上面画的极其露骨,方才看了两眼俏脸就红了起来,娇羞难耐道:“你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怎么收集这些东西?小心被警察发现,以散播淫秽物品罪把你给抓起来。”
秦清道:“什么病你看不好?为什么要说去医院?”
高廉明摇了摇头,他刚刚来到这里,还不知自己要干什么?应该从何处着手。
两人在黑暗的车厢内默默动作着,他们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秦清的体温不断上升,她抱紧了张扬的身子,张扬解开她的衣襟,亲吻着她的粉颈,沿着她晏妙的曲线,一直吻落在她的胸膛之上。
张扬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很多话都忘了对秦清说了,他低声道:“省里已经定下来了,李长宇要到南锡来担任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这几天就要过来上任了。”
这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梁成龙把张扬送到门外:“哥们,你可真不仗义,人都是你请来的,你居然要先走?”
秦副市长当然不舍得咬死张扬,虽然咬了他几口,可都是不疼不痒的,张扬辛辛苦苦从南锡连夜赶过来,虽然给她治病的这种方式有待商榷,不过张扬对她的关心是毋庸置疑的,秦清很感动,凌晨一点,张扬又把她送回了家门口,老爷子在家里等着呢,输液也不可能输一夜,秦清走下皮卡车的时候,感觉有点儿不舒服,双腿之间黏黏腻腻,这厮倒是敬业,留了不少的东西在自己体内,可秦清感觉身体轻松了,体温正常了,也不咳嗽了,看来张扬双修之术还真的很神奇。
秦清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会不会传染你感冒?”
秦清有些不能置信道:“真的会有这么神奇?”
常海心诧异道:“你怎么了http://m•hetushu•com?”
张扬道:“我是害怕传染给你们!”
张扬道:“我什么时候骗他了?”
秦传良热情的把张扬给请了进去。
梁成龙哭丧着脸道:“你怎么补偿我?再让小日本查我的安全质量吗?”
张扬道:“过去我以为没啥关系,可最近发现真正达到武功大成的地步,这是一个捷径。”张大官人并不是玩笑话,他从李信义那里得到了一卷春宫图,经过他一段时间的研究,发现其中蕴藏着一套阴阳双修的内功。
梁成龙只是说说罢了,他自然不会当真挖龟田浩二,龟田浩二的薪金可是和国际接轨的,在梁成龙看来,花这么一大笔钱,去挖一个小日本不值,他的集团内不缺乏这种人才,同样的技术管理人员选用国内的要比洋货便宜的多,商人首先考虑的当然是成本。
张扬道:“是感冒,不过很重,得去医院看看。”
梁成龙无奈的看着这厮远走的背影,感觉张扬变的是越来越滑头了,连望梅止渴这招都给他用上了,就南锡目前政坛上混乱的局面,那块地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拍卖呢,就算拍下来,工程款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拿到。
常海心道:“器材方面我们基本上清点完毕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秦传良听到女儿这样说,点了点头,他本身对张扬也放心得很,叮嘱道:“等到了医院给我打个电话回来,看医生怎么说。”秦传良把秦清的大衣拿下来,让她穿好,直到目送张扬带着秦清驱车走远,这才关上房门。
前方就是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张扬来到大门前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方驶去。
秦传良道:“张扬,你帮我劝劝你清姐,她病了这么多天,还是坚持去工作,简直是摧残自己的身子嘛!”秦传良对这个女儿是相当的疼爱。
张扬道:“我过去在江城的时候杜天野也罢李长宇也罢,他们都很理智,感情是感情,工作是工作,他们能够把两者很好的区分开来,我几次栽跟头其实都栽在了不够理智上面,太容易感情用事。”张扬之所以说这些话是有原因的,之前他拜会顾允知的时候,就专门请教过他。顾允知当时给了他一个建议,让他抽身于政治斗争之外,不当那个倒霉孩子。李长宇这次前来南锡,必然会让南锡本来就暗潮涌动的政局变得波涛汹涌,他和市委书记徐光然、市长夏伯达之间肯定要有一场恶战,纵然张大官人的政治素养一般,这种事还是能够预见到的。在过去他无数次充当了政治上的勇三郎,可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充当了倒霉孩子,李长宇来南锡,他肯定会站在李长宇的一边,不过张扬现在的心态已经有所改变,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为他们冲锋陷阵,打打杀杀。
张扬跟着高廉明来到二楼的微机室,东江方面已经将电脑器材发了过来,常海心和唐糖、傅长征一起正在那儿对照清单点货呢,看到张扬戴着大口罩走进来,每个人都带着惊奇。
张扬笑道:“我真有事,今天客人们就拜托你来照顾了,咱哥们革命友谊万年长,以后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谈到喝酒,高廉明、梁成龙加上龟田浩二也不是张扬的对手,不过张扬今晚有些心不在焉,七点半的时候就提前离席,说有急事要先行离开。
秦清道:“我没事了,刚刚量过体温,已经正常了。”
强悍如张大官人居然也会生病,他当晚回到南锡后就打起了喷嚏,然后咳嗽不止,医者难自医,张扬费了一番思量才搞明白,自己应该是被秦清传染了,以他的身体本来不会这么容易感冒,问题出在双修上,可能是第一次修习,张大官人没有很好的掌握住这个度,把秦清治好了,和-图-书自己却病倒了。
“好了,别再说这事儿了,好像咱们两人见面就没有别的话,我现在想想,你大老远的跑过来,究竟干了些什么?”
张大官人自然不会害她,疼都来不及呢,他们双手相握,秦清在极度的愉悦中,宛如整个人升入云端,不久她就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感觉,仿佛她和张扬的经脉连在了一起,两人的内息融会贯通,在彼此的体内顺畅流动。张扬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双修之法,他没想到秦清的内力竟然已经有了如此修为,开始的时候,他考虑到秦清经脉的承受能力,只敢将内力一点点透入她的体内,可后来可以将三成的内力汇入秦清的经脉之中,按照春宫图上的方法,这样的内力修行对双方都是大有稗益,当然对内力较弱的一方,获得的稗益要更大一些。
张扬看到秦清进门也启动皮卡车离开。
“有什么好?”
张扬道:“我骗你做什么?修炼这种功夫,两人的内力必须都要有一定的根基,你的内力已有小成,应该可以配合我。”
秦清红着脸想从张扬的身上爬起,却被张扬紧紧抱住脱身不得,她又羞又急道:“以后我才不陪你练什么双修,我看是个邪法,要是控制不好,我岂不是要被你害死。”
张扬道:“如果在过去我会,可现在我的想法有些改变了。”
高廉明仍然在笑,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秦清伸出手指在张扬的鼻尖上轻点了一下:“刚才我怎么了?”
张扬道:“没多大事儿,我说过要过来的,说话得算数啊!”
张扬笑了笑,从车内拿出一个水壶喝了一口:“这儿清净!”
张大官人才不管这些,捉住秦清娇艳欲滴的樱唇,用力啜了一口,可此时秦清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不得不将秦清放开,秦清拿出手机,看到电话是家里打来的,吐了吐舌头,宛如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俏皮可爱,却是父亲担心她有事,打电话过来询问她的情况。
秦清觉着身下一凉,这会儿功夫已经让张扬把她的衣裤脱得干干净净,秦清虽然看到那张春宫图,可是对张扬阴阳双修的鬼话却并不信任,可是娇躯在张扬的抚弄下已经开始有了反应,终于她分开玉腿,缓缓坐在张扬的双腿之上,黑暗中默默体会着两人融为一体的销魂滋味。
常海心道:“你要是觉着不舒服就别戴口罩了,呼吸点新鲜空气对你有好处。”
秦清谈兴正浓,抱了个靠枕躺在床上,柔声道:“你说,我听着呢!”
秦清道:“爸,我都没事了,你就会小题大……”她又开始咳嗽。
高廉明在大门口遇到了张扬,差点没认出他来,盯着张扬仔细看了一会儿方才道:“张扬!”他惊奇中带着诧异,一夜不见,这厮捂着个大口罩做什么?
秦清啐道:“我才不相信呢。”
张大官人不无得意的笑了起来。
张扬向傅长征道:“长征,你回头带他去看看办公室,顺便把体育场地块拍卖的相关文件给他看看……阿嚏!”
张扬道:“人总会长大的,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长了点记性,私交和政治我分得清楚。”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要是省里把你派来当常务副市长多好!”
汽车来到岚山西郊的乔山,张扬沿着盘山道路一直驶上山顶,在山顶的平地上泊好车,秦清睁开美眸,这才意识到张扬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她低声道:“大半夜的到这里来做什么?”
张扬跟着秦清走了下去,他张开臂膀将秦清的娇躯搂在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低声道:“这儿只有我们两个,没有人会打扰我们。”
秦清红着脸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流氓,好好的话到你嘴里就变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