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0章 接风宴

罗瑞超道:“这个杨文媛啊,她怎么会来这里?”
徐光然呵呵笑道:“孔部长放心,我和长宇同志早就认识了,我也早就知道长宇同志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组织上委派长宇同志来南锡工作,对我们南锡的领导层是一件大好事,有助于我们加强领导层的实力,有助于我们更有效的进行改革开放的事业。”徐光然一连用了两个有助于,表示对李长宇前来南锡的欢迎。
夏伯达嗯了一声,心中对李长宇的这句话却是不信,一点都不信!
张扬笑道:“我早就说过你会没事!”当着常海心的面自然不能说什么过火的话。张扬道:“我这里还有客人,等我忙完再给你电话。”
李长宇微笑道:“我应该算得上他政治上的领路人,勉强算他老师吧。”
李长宇道:“孔部长放心,我会向徐书记多多学习的。”
孔源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小杨啊,你好!”他主动向杨文媛伸出手去。
夏伯达皱了皱眉头,从电话中可以听出张扬并没有说谎,这厮的鼻音很重,不停打着喷嚏,夏伯达道:“既然这样,你好好在家养病吧。”
李长宇本不想这么隆重,可是徐光然搞接风宴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省组织部长孔源,想要谢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孔源脸上的笑容一敛:“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带车来了。”转向杨文媛,又换成了一副和蔼可亲的笑脸:“小杨,你带我去南锡宝莲寺看看,听说那里的风景不错。”
徐光然道:“老何,你和瑞超先陪孔部长去休息,我带李副市长和其他同志认识一下,今晚在一招给孔部长和李副市长接风。”
常海心嫣然一笑道:“那……你陪我去吃麦当劳吧!”
夏伯达看到李长宇登门,满面笑容的站起身,迎上前去,极其热情的握住李长宇的双手:“长宇啊,我总算把你盼来了!”领导就是领导,表面功夫都很不一般,李长宇知道这次自己来南锡,最不开心的可能要属夏伯达,他笑道:“夏市长是我的老领导,一听说这次来南锡,能和夏市长有共事的机会,从那天起我就充满了期待,以后可以跟在夏市长身边好好学习了。”
正如李长宇想的那样,张扬的确不想去当陪衬,这种官方的接风宴。他去没多大意思,比自己级别高的人多了去了,就算他去,也不一定能轮到他和李长宇叙旧,何必呢,还是将机会让给需要交流的人去吧。
徐光然看到李长宇表现的十分谦虚,笑眯眯道:“李市长太客气了,大家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在一起工作,只有把各自的优点都发挥出来,这样才能够提高工作的效率嘛!”
何英培心中这个佩服啊,孔源肯定看到杨文媛有几分姿色动心了,杨文媛也不是什么好鸟,从她开始搭话就能看出,她想和孔源搭上关系,省组织部长,拥有这一光环的男人,在很多女性政客眼中,那就是无敌魅力的存在。
孔源道:“我是来工作的,可不是玩得,既然工作已经交代完了,还是要尽快回去。”
李长宇笑了,夏伯达的最后一句话很有意思,力争让政府的利益最大化是不是意味着要尽量拍出一个高价,这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他轻声道:“这件事是不是张扬在负责?”
崔国柱道:“臧主任自杀了!”
徐光然道:“孔部长,您不喝白酒就改喝太雕吧!”
孔源微笑道:“光然同志,我把李副市长送到这里,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以后,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无间,认真搞好南锡的领导工作。”
夏伯达笑道:“我和孔部长有同感。过去我能喝二两,现和图书在嘴一沾酒杯就醉了。”他今晚一直喝得都是饮料。
张扬笑道:“病好了吗?”
他拿起一条浴巾围在腰间,然后去开了房门,却是常海心站在门外。她看到张扬穿成这个样子来开门,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你穿这么少。不怕感冒加重?”
徐光然笑道:“李市长说得对,有多大酒量就喝多少酒,千万别逞强。什么东西都不能过量。酒喝多了会醉人的。
崔国柱点了点头,又道:“听说臧主任当时给惠敬民送礼的时候,一共是送了一万块,他送去出去的时候,又从里面抽出来一张,所以就是9900,不到一万块,应该不到量刑标准。”
夏伯达笑道:“长宇啊,常务副市长肩负的任务很艰巨,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夏伯达意味深长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来南锡,张扬肯定会很高兴。”
多数人都听出徐光然刚才的那句话,话里有话,孔源道:“酒喝多了不仅会醉人。搞不好还会死人的。所以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量。如果掌握不好,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张扬穿着黑色皮夹克从里间走了出来。拿起电话道:“喂!”
张扬的手机就在茶几上,偏偏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常海心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是秦清的。她给秦清当了这么久的秘书,当然一看就知道。常海心道:“电话!”
孔源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行了,人上了年纪,身体大不如从前了。现在酒量也是每况愈下,我年轻的时候,可以喝到八两,可现在,二两酒就醉了。”
夏伯达笑道:“是他,这小子很有一套,来到南锡之后把体委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以后你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他故意停顿了一下道:“长宇啊,我听说你们的关系可不一般啊!”
夏伯达哈哈大笑:“长宇啊,你太谦虚,实在太谦虚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崔国柱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如果一切属实,臧金堂还是留了一手的,不过他说的这件事无法证实。
罗瑞超向孔源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南锡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文媛。”
罗瑞超和何英培两人看着孔源走远,谁都没跟过去,直到孔源和杨文媛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两人方才对望了一眼,都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张扬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怔,臧金堂居然自杀,不就是行贿吗?大不了进去坐几年牢,也没必要搞到自杀那么严重。
夏伯达挂上电话,无奈的向李长宇摇了摇头。
夏伯达道:“感冒了,晚上过不来了。”
内力在张扬的体内生生不息循环不断,很快他的头顶就蒸腾出袅袅的雾气。张大官人一呼一吸,口中白汽徐徐喷出,足足运行了三个周天。他方才缓缓将内息纳入丹田,周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汗水湿透。此时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张扬脱下衣物,来到浴室内打开热水冲去一身的汗水,正在洗澡的时候。听到门铃响了,张扬大声道:“等会儿!”
张扬咳嗽了两声道:“这事儿现在是纪委在负责,跟咱们没多少关系,老崔,你还是别宣扬了,别在体委内部制造恐慌情绪。”
秦清温柔的声音在那端响起:“是我!”
张扬道:“进来吧,你在外面等我,我去屋里换身衣服,然后请你去吃饭。”
张扬笑道:“好啊!”说到这里,他轻声咳嗽了一下。
李长宇点了点头,其实他觉着晚上这种场合张扬并不适合来,毕竟张扬的级别摆在那里,就算来了也只能起到陪衬作用。
张扬则走入里间去换衣服,他一边穿衣服一边道:“茶几上有刚泡好的大红袍。你自己和-图-书拿杯子!”
这场接风宴虽然是为李长宇接风,可主题还是围绕组织部长孔源进行。孔部长的级别摆在那里,他在今晚就是众所瞩目的中心,喝了几杯酒之后。孔源已经捂住了杯子,他微笑道:“我酒量不行,大家随便进行。”
杨文媛一双大眼睛笑成了月牙:“南锡的发展日新月异,孔部长这次来一定要好好看看。”
徐光然喝酒的时候,悄悄观察了一下夏伯达的脸色,虽然夏伯达仍然带着谦和的笑容,可他的眼神已经变了,徐光然对夏伯达相当了解。确定李长宇来南锡当副市长之前,夏伯达就主动向自己示好。他的意图很明显,想要和自己联手,把李长宇边缘化,可徐光然认为夏伯达想得太简单了,省里不会平白无故的把李长宇派过来,他和夏伯达联手。反而会弄巧成拙。会让省里对他们的领导层越发反感,发现问题就要针对问题进行及时调整,徐光然的策略就是先求稳,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只有稳定下来,才能把这些烦心事一件一件的解决,一件一件的梳理清楚。李长宇也好、夏伯达也好,他们归根结底只会为他们自己的政治利益服务,而不会为了他徐光然服务,在徐光然的眼中,他们谁当市长都没有任何分别,关键是,谁不会损害他的政治利益。
李长宇前来南锡,由省委组织部长孔源亲自保驾护航,这也充分体现出省领导对这次任命的重视,因为工作需要,李长宇是一个人先行离开江城的,他妻子葛春丽会收拾妥当之后再来南锡和他会合。
夏伯达所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老体育场地块拍卖的事情,夏伯达道:“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陈浩生病,应该已经完成了,现在对这块地感兴趣的商人很多,体委方面也拿出了一个拍卖方案,你开始工作之后,首先就要把这件事解决好,拍卖要秉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让这些商家凭实力说话,拒绝一切的人情关系,力争让我们政府的利益最大化。
秦清关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罗瑞超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向孔源道:“我去安排车辆。”
李长宇微笑道:“那是夏市长会保养,我一直都喝不多。雷打不动的半斤酒,让我多喝我也喝不下,喝酒方面还是随意的好,不要勉强。”
孔源笑道:“其实做到你们这种级别,该怎么去做,怎样做才对城市有好处,对老百姓有好处,用不着我交代了。”他起身道:“我就送到这里了,这就回东江。”
李长宇道:“夏市长,明天我就准备正式开展工作。”
何英培叹了口气道:“你问我?我去问谁?”
李长宇微笑道:“我过去干得就是这个工作,说穿了,我这个职位就是万金油,哪里有需要就抹到哪里去。”
徐光然慌忙上前挽留道:“孔部长,您不能刚来就走啊,好不容易才来南锡一趟,这次一定要好好玩玩再走!”
徐光然道:“孔部长,你看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您返回东江肯定天黑了,今晚就在南锡住下吧,我也好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何英培和罗瑞超陪着组织部长孔源离开了办公室,在门前遇到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文媛,杨文媛出现在孔源面前的时候,孔源的目光不由得一亮,这位宣传副部长虽然已经四十岁了,可是保养的很好,皮肤白皙细腻,举手抬足之间充满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张扬道:“当然是主随客便,你说!”
张扬盘膝坐在床上,修习了一下内力,他这次感冒受凉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因素,主要还是双修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仔细考虑了一下www.hetushu.com。他和秦清之间的功力相差还是有些太远,这种双修对秦清的好处大一些,而且秦清不懂得怎样配合他修炼,所以才出了点小岔子,好在不太严重。
夏伯达当着李长宇的面给张扬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夏伯达拖着官腔道:“小张啊,李副市长到了,今晚六点半在市政府一招为李副市长举办接风宴,你也过来参加吧!”
张大官人认为自己和李长宇之间不需要交流,彼此的那点儿根底谁都清楚,张扬一边咳嗽一边擦着鼻涕,平时他都住在体委招待所。梁成龙云曦山庄的那栋别墅,他偶尔也会去,不过很少一个人去,现在体委这片地即将拿出来拍卖,张扬也是时候该考虑去哪儿住的问题了。
孔源道:“希望你不要辜负组织上对你的期望,尽快把新的工作开展起来,省领导对你都很看重的。”孔源这句话说得平淡,可在徐光然耳朵里却是一种强调,孔源在强调李长宇的重要性。
张扬道:“是啊!年前土地拍卖就得完成,如果不是陈市长在这个关键时候病了。这件事早就完成了。”
杨文媛走过来向徐光然汇报工作的,想不到在门前遇到了省委组织部部长,她微笑道:“孔部长好!”她虽然认识孔源,可孔源并不认识她。不过孔源对漂亮女干部从来都是平易近人的,他笑眯眯道:“你是……”
徐光然端起酒杯道:“今晚我代表南锡市全体市委领导,欢迎李市长的到来。希望长宇同志能够在南锡开展出一片新的气象。”
常海心道:“随便,你请我吃饭,我不挑剔!”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徐光然在有意识的捧李长宇,他捧李长宇就是在贬夏伯达。夏伯达的内心中很是郁闷,在得知李长宇来到南锡的消息之后。他首先想到的是一致对外,想要和徐光然暂时联手,把李长宇边缘化,可是从今天徐光然的表现来看,这只老狐狸处处流露出向李长宇示好的意思,难道他想和李长宇联手对付自己?夏伯达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感觉到不安了,李长宇此来南锡是省里的决定,可以说是省委书记乔振梁的意思。自己是当年顾允知离职前提拔起来的干部。他这种人的身份很敏感,按照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来说,现任领导不可能对自己委以重任,乔振梁难道想动自己?可夏伯达认为自己没什么毛病,自从他来到南锡之后,一直小心谨慎,做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乔振梁应该挑不出自己的毛病。
孔源故意叹了口气道:“时间紧迫,又没有向导。”
孔源以一个局外人的目光冷眼旁观着眼前的一切,政治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权力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南锡未来的政治斗争是省委书记乔振梁一手导演出来的,孔源只是负责调度。他把人带到地方就算完成了任务,以后这些地方干部怎样斗,他才懒得去管呢。
孔源把李长宇送到南锡,带着他和南锡市委领导班子的主要成员见了个面,市委书记徐光然对李长宇的到来虽然心里不舒服,可表面上仍然是如沐春风,对待同志要春天般的温暖,一个市委书记这点政治素养是有的。
张扬道:“没有,好着呢!”他挂上电话,看到常海心坐在那里若无其事的喝茶,常海心越是表现出坦然,张扬越是感到心虚,这丫头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难道她从自己的对话中听出来了什么,张扬笑了笑道:“朋友的电话!对了,想好没有,晚上去哪里吃饭?”
杨文媛受宠若惊的和孔源握了握手,感觉孔源的手掌很大,而且有些潮湿,在握手的时候,很明显的用力和-图-书捏了捏自己,杨文媛早就听说这位组织部长是位好色之徒,从孔源现在的表现来看,这个人果然名不虚传。杨文媛道:“孔部长来考察工作吗?”
望着热切交谈的李长宇和徐光然,夏伯达忽然感到了一种危机感,徐光然一定看到了李长宇背后的力量,他不是顾忌李长宇,而是顾忌省委书记乔振梁,反观自己,徐光然根本用不上害怕自己。
崔国柱这个人平时还算稳重,很少见到他这样的表现。张扬道:“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张大官人感觉最近一段时间事情挺多,他也不想有什么麻烦事情再发生了。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不好意思走进去,将手中的一包药递给他道:“给你买的药!”
崔国柱生怕张扬不相信,强调道:“真自杀了,他把房间内的镜子砸破了,然后用镜子的碎片割脉,幸亏发现得早。”
李长宇道:“我想尽快开展工作,我年龄已经不小了,到了争分夺秒为国家奉献的时候了,不然以后想奉献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孔源迟疑了一下,徐光然已经打电话把市委秘书长罗瑞超喊了过来,让他安排孔源去一招休息,孔源看到盛情难却也只能点头答应了。这会儿市委组织部长何英培也来到了,他和孔源很熟悉,握着孔源的手热情的攀谈起来。
李长宇来南锡之前已经对南锡的政治情况已经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对陈浩现在分管的工作清楚得很,李长宇微笑道:“那我就先接手李市长的工作,把工作先理顺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夏伯达整理了一下文件道:“走吧,咱们一起过去。”
李长宇道:“张扬病了?”
见过市委书记徐光然,李长宇紧接着就去了市长办公室,拜会了南锡市市长夏伯达,因为工作关系,过去他和夏伯达就很熟悉,现在夏伯达又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李长宇对夏伯达表现的还是很尊敬的:“夏市长!”
夏伯达一边说好一边点头,心中却道:“你急什么?以为自己很有本事?以为你来到南锡就能很快改变南锡市的面貌?想要做出成绩给省领导们看吗?”夏伯达嘴上说出的版本却全然不同:“长宇啊,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南锡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应该知道,常务副市长陈浩同志得了肝癌,现在正在东江开刀治疗,他负责的工作要有人接手。”
杨文媛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女人,她娇声道:“孔部长如果愿意,我可以给您当向导,带您到南锡到处看看。”
李长宇听得明明白白,两位南锡的最高领导人正借着喝酒这件事较劲呢。他们表面上是谈论喝酒,实际上是在给自己上课。眼前南锡的政坛,比他想象中更加错综复杂,徐光然和夏伯达之间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自己的到来会不会让他们产生同仇敌忾的心理?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验证,哪怕是掩饰最好的政客,也会在时间的面前一层层剥掉他的伪装,李长宇清醒的认识到这一张张的笑脸的背后写满了虚伪。多数人都不欢迎他的到来。还有相当的一部分人对他抱着质疑的态度,想要在南锡尽快展开局面。就必须在所有人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让别人认识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孔源眉开眼笑道:“好啊,好啊!”他转向何英培道:“英培啊,现在还早,我忽然想去南锡四处看看,让小杨陪我去吧。”
夏伯达笑道:“到底是老同志,觉悟就是不一样。”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李长宇也明白,在南锡开展工作,接触最多的人就是夏伯达,虽然夏伯达这个市长并没有多少实权,可他毕竟是自己的上司。
张扬笑了一声道:和图书“我身体棒的很,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进来!”
夏伯达笑道:“所以我戒酒了,不喝。我没那个酒量,我就不沾!”他望着李长宇道:“李市长比我能喝。你得陪徐书记好好喝!”
孔源笑道:“我负责的是考察和选拔干部,今天专门送你们新来的副市长李长宇过来。”
张扬微笑接了过去,常海心垂下睫毛不敢看他:“我走了!”
常海心应了一声。找出一个茶杯,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轻声道:“这儿是不是很快就要拆了?”
夏伯达听着这话多少有些不顺耳,可他又说不出什么来,呵呵笑道:“希望你的到来能够给南锡带来一片新的气象。”
张扬道:“不好意思,夏市长,您帮我跟李……李副市长解释一下……阿嚏!”
当晚组织部长孔源很高兴,这趟南锡之行他没白来,送来了一位副市长,发现了一位很有潜质的女干部,南锡市宣传部副部长杨文媛是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很会说话,陪着孔部长在宝莲寺转了一圈之后。同志间的友谊突飞猛进,孔部长已经暗示她要深入谈话,杨文媛愉快的表示,回头要去孔部长的房间,继续聆听领导教诲。
秦清嗯了一声,小声道:“真的很灵验,我今天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张扬握着电话接连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夏市长。我还是别去了,我感冒了,太重,万一我把你们这帮市里领导都给传染了……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呢……阿嚏!阿嚏!”
秦清道:“下周我可能会去南锡,文总理提议南锡和岚山共同开发深水港,省里也是这个意思,今天的常委会上,常委们已经通过了决议。下周常书记会亲自去南锡和你们徐书记商谈合作的细节,他让我一起过去。”
张大官人一听就头大了,他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这些洋快餐。偏偏女孩子都好这一口,他只能点了点头道:“成,我就陪你吃一次垃圾食品。”
李长宇谦虚的笑道:“徐书记太客气了,我这次来南锡工作,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我以后会紧密地团结在以光然同志为核心的南锡领导班子周围,为南锡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奉献自己的最大力量。”官话套话谁都会说,李长宇在这方面的实力不逊色于徐光然。
李长宇道:“私下的关系不可能带到工作中,夏市长放心,我对张扬和其他同志会一视同仁的。”
夏伯达关切道:“长宇啊,我都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夏伯达留意到徐光然对李长宇的称呼是李市长,而不是李副市长。当着自己的面他这样称呼李长宇,根本是对自己的一种冒犯。当着这么多的干部,他徐光然难道不应该在李长宇的市长头衔前加一个副字,这样称呼,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以后他夏伯达的市长权威已经受到了挑战。
李长宇道:“单靠一个人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只有靠大家的集体配合,才能带给南锡真正的改变,我会认真做好我的工作,会让老百姓满意,会让夏市长和徐书记满意。”
常海心听到他已经不再咳嗽,也不再打喷嚏。这才相信他病真的好得差不多了,常海心低着头来到房间内。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下。
夏伯达笑眯眯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道:“还有些时间,我和你谈谈几项等待解决的问题。”
常海心看到张扬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帮他整理了一下,不小心从衣服上抖落了一张纸条儿,拾起一看,却是前往岚山的过路费小票,常海心看了看日期。上面写着昨晚8:35,她想了想,昨晚张扬提前离场,原来是去岚山,常海心没吭声,把衣服给放入脏衣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