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5章 蛛丝

龙贵道:“夫人为什么不早一点将他的身世告诉他?”
高廉明道:“还真是麻烦啊!”
范思琪满脸泪痕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感觉自己正被一个无底的深渊吞噬进去,佩佩死了,这些照片全都是在她不知情的时候被拍下的,谁在害她?也许佩佩会知道一些?难道佩佩从未爱过自己,接近自己只是为了设局害她?范思琪想到这里越的伤心,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可是她或许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了,林佩佩已死,没有人可以告诉她真相。
海瑟夫人道:“倒杯红酒给我!”
张德放道:“范小姐,林佩佩动用的每一笔钱都要经由你的亲笔签字,这笔钱也不例外,在这里我想向你申明一下我们党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高廉明道:“为她做这些事的是林佩佩,我在林佩佩房间内看到的照片,有不少都是她和范思琪赤裸拥吻的,她们之间应该是同性恋人关系。”
常海心惊呼了一声,她对林佩佩还是有些印象的,那女孩子长得挺漂亮,不过对张扬是相当的尖酸刻薄,想不到几天不见竟然已经被人杀害了,常海心充满惋惜道:“怎么会?”
张扬点了点头,把照片收了起来。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就快凌晨了,他低声道:“我出去一趟,有什么消息,马上打电话给我!”
张德放因为他的沉默而感到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道:“龚市长,我们已经找到了嫌疑人,取得了一些进展……”
龙贵看到此情此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海瑟夫人握着酒杯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她向后靠在椅背上,两颗清泪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滑落。
张扬道:“成,我就说你们两个是私家侦探!”
海瑟夫人摇了摇头,目光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已经不需要知道了,我只要知道,她害了嘉勇,所谓的证据,最多是她的丑闻罢了,佩佩已经帮我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我已经可以彻底摧毁她!”说到这里,海瑟夫人又叹了口气道:“我原本很喜欢佩佩的,可惜……”
高廉明有些惋惜道:“都怪张德放那帮人来得太早,不然我把那卷录影带拿来,什么情况都清楚了。”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却是高廉明找了过来,佟秀秀本不想给他开门,张扬笑道:“大家应该相互配合,时间对我们来说很紧迫,必须发挥所有人的力量。”
龙贵道:“您让我调查这件事,可是还没等我调查清楚,他就出事了。”
常海心道:“真是夸你,你没听出来啊?”
张扬示意伍得志给他播放一遍,高廉明看完顿时感觉到事情麻烦了,他低声道:“范思琪这下麻烦大了!”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走出门去,来到院子里,高廉明道:“这件事你觉着是不是很蹊跷?”
唐糖道:“这是我们女人的天性,这么大的钻戒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的,不过我看不出品牌,你要是真想查出,还是找一个专家去问问。”
高廉明揉了揉鼻子,此时偏偏就睁开了眼睛,佟秀秀刚巧凑过来看他,高廉明吓得一骨碌就从连椅上掉下去了:“鬼啊!”
张扬道:“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知道录影带的内容!”
张扬马上反应过来了:“骂我呢?”
海瑟夫人冷冷道:“我在她面前提起嘉勇曾经留给我一份文件,她无法掩饰内心的慌张。”
常海心小声对张扬道:“龚市长的女儿还没有找到?”
龚奇伟来到妻子身边,握住她的手道:“小宁,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女儿找回来。”说这话的时和*图*书候,连他自己都没有任何的把握。
张扬将那盘从龚奇伟那里拿来的录影带交给他道:“帮我能不能从其中找到一些线索。”
楼上传来妻子的哭泣声,龚奇伟的手机此时响了起来,这次打电话过来的是张德放,张德放道:“龚市长,张扬去过您那里?”
海瑟夫人抿了口红酒,醇美的红酒饮入口中却是极其苦涩的,她低声道:“嘉勇结婚实在太突然,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他和范思琪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他和她的婚姻只是一场利用。”
唐糖道:“把照片给我!”
龙贵道:“夫人打算何时开始?”
一切归于沉寂,电视机上闪烁着雪花,室内一片寂静,过了好久,张德放方才道:“马上将情况通报给夏市长,对了,即刻提审范思琪。”
“什么?”范思琪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眼圈迅速红了,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下来,她激动地大叫道:“怎么会?什么人杀死她的?为什么?为什么吗?”
高廉明道:“我是帮我师兄罗恩了解情况,她的辩护律师不是我!”
唐糖从一旁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伍得志赶紧拿出火机帮她点上,唐糖抽了一口烟道:“别在这儿碍事,我还没处理完呢。”
张扬和高廉明来到体委,林佩佩的死也让他们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今晚常海心和唐糖都在信息中心加班,进行最后的系统调试工作,常海心帮助张扬收好了那份由邢朝晖传真来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一共传来了两张,一张是原件复印,还有一张是经过国安技术部门处理后的,根据对照片的后期处理,去掉了那个女人的帽子和眼镜,放大了她的面部特征。
他们跟着张扬一起来到了信息中心,高廉明仍然裹着军大衣躺在连椅上熟睡,还不时打着轻微的鼾声,佟秀秀凑了过去,认出是高廉明,小声嘟囔着:“我当是谁?原来是这个贫嘴的家伙!”
海瑟夫人道:“所以我才把佩佩派到她的身边,才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同性恋,她从未爱过嘉勇,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冷血。”
张扬道:“关键不在于找到谁是绑架案的元凶,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龚雅馨,她在劫匪的手里多呆一段时间,就多出一份危险。”
龚奇伟马上想起自己的手机正处于被警方监控之下,自己的一举一动他们都很清楚,龚奇伟道:“是,他来问候我一下。”
张扬道:“我也觉着很奇怪,那些绑匪不可能了解她这么多,她怎么会暴露这么多的弱点给这些绑匪?”
常海心笑道:“看看人家张主任多会哄女孩子!”
高廉明道:“明天罗恩就能抵达南锡,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我的职责就算完成了。”
其实张扬也看到了那些照片,只是一直没有把这件事说出。
高廉明道:“何止没有找到,刚才我们去找林佩佩,发现林佩佩也被杀了。”
龚奇伟抿了抿嘴唇,他知道张扬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他低声道:“张扬,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现在心里很乱。”
张扬道:“我向你保证,我会动我一切可能的关系,为你查到雅馨的下落,谁敢动雅馨一根头,我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高廉明道:“什么方法?”
佟秀秀走过去将房门反锁,低声道:“我们调查了范思琪的资料,她过去并没有犯罪记录。”
张扬道:“龚市长,我有些关系,我想利用我手头的渠道帮您查一查,希望能够帮的上您!”
张扬也有同感,根据现在掌握的所有证据全都对范思琪不利,难怪张德放和图书不愿他们接触到这盘录影带。
高廉明道:“林佩佩!林佩佩才是整件事的关键人物,我敢断定,这井事一定和她有关,她清楚整件事的内幕。”
张扬向电脑屏幕上看了看道:“多久才能处理好?”
高廉明点了点头:“我刚才趁那帮警察没注意拿到的,不知道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海瑟夫人道:“我当年抛下他离开,那时候我一心想要开创自己的事业,我不甘心平凡的命运,我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我以为,我忘了他,忘了自己过去的一切,可当我拥有了想要的一切,当他去美国留学,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才发现,一直以来我都在欺骗自己,这么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他!”
虽然已经是凌晨,龚奇伟家里仍然亮着灯,他的母亲刚巧这两天回老家省亲不在这里,并不知道孙女被人劫持的事情,妻子杨宁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声音哑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龙贵道:“您不想知她害怕的是什么?”
张扬来到龚奇伟家楼下的时候,先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几声之后,龚奇伟方才接通了电话,从号码上他已经知道是张扬,龚奇伟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悲凉:“小张,这么晚有事情吗?”
张扬道:“我也想不通,好好的,为什么有人会对林佩佩下手,难道她真的和龚雅馨的失踪案有关系?”张扬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些动摇了,和林佩佩有关就意味着和范思琪有关,难道范思琪真的策划了这件事,可以他对范思琪的了解,范思琪又似乎不是这种人。
阴沉的声音在审讯室内回荡,范思琪含泪望着屏幕,当她看完全部内容之后,用力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他,我发誓,我不认识他,他在诬陷我,他在诬陷我!”
高廉明进来后,有些不满的瞪了佟秀秀一眼,然后向张扬道:“录影带怎么说?”
龚奇伟用力咬着嘴唇,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不可以流泪。
高廉明道:“根据这盘录影带,因为范思琪想杀绑匪灭口,所以触怒了他们,他们转而杀死了一直都在和他们怜惜的林佩佩,然后陷范思琪于囹圄之中。”
张德放低声道:“林佩佩被杀了!”
此时佟秀秀和伍得志也闻讯赶来,两人都没有想到张扬的手下竟然有这么一位精兵强将。伍得志低声道:“这件衣服上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天岚大酒店的住客多数都被警笛的鸣响声惊醒,海瑟夫人仍然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下方红灯闪烁的情景,妆容精致的面孔上充满了悲悯和惋惜,当看到警员抬着担架从大楼内走出的时候,她轻声叹了口气。
海瑟夫人晃动了一下酒杯,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曳,红的有些像血,她闭上眼睛,抿了一口,似乎从酒中品尝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嘉勇死的很惨,他被人设计了!”
高廉明道:“可范思琪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这样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她可以得到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报复龚市长,仅仅是为了出一口气?她为什么不先离开中国,然后再策划这件事?而要留在这里,等到事情一点点暴露,自己又无法脱身呢?”
张扬笑道:“去找你家老爷子,只要他发话,张德放不敢不听。”
张扬低声道:“按照你的这个推测,龚市长女儿失踪,导演这出戏的人真正的目的并不是针对龚雅馨,而是针对范思琪,他是要利用这件事让范思琪陷入绝境!”
龙贵道:“我怀疑她有把柄被他抓住,所以她才假意表现的顺和图书从。”
张德放望着范思琪,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在他看来,范思琪是在演戏:“我们查过你的帐户,你曾经给境外汇过一笔五十万的款项,而汇款发生在龚雅馨被劫持之后,范小姐,我想,我不用再强调你和林佩佩之间的关系,她所做的一切,你应该知道。”
海瑟夫人轻声道:“所以我不能冒任何的风险。”
唐糖道:“想要把背景和细节全都处理清楚,大概需要三到四个小时吧,或许更多。”
龙贵默默拾起地上的酒杯,又去取了一只干净的杯子,倒好红酒再次送到海瑟夫人的手中。
常海心惊声道:“这不是龚市长的女儿吗?”
海瑟夫人过了好久,方才道:“他的性格很像我,同样的执着,正是他的执着害死了自己,我劝过他,可是他不听。”
张扬想起了一个人,龚奇伟,发生了这种事,龚奇伟不可能睡着,还有一点,张德放取得了任何进展,他肯定会向龚奇伟通报。那卷录影带,就算从张德放手里无法得到,找到龚奇伟应该有希望拿到。
唐糖道:“我通过图像软件进行锐化,终于发现……”她又切换了一张图像,指向工作服袖口的位置:“大家留意一下!”
范思琪看到上面自己和林佩佩赤裸拥吻的惹火场面,整个人在悲痛和羞辱交织中崩溃,她歇斯底里的尖叫道:“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尖叫一边哭泣着。
那个低沉的声音仍然在继续:“你并没有告诉我们她是市长的女儿,让兄弟们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事,最后还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你好毒!这女人对你很重要吧,她的死会让你清醒一些,你想害我,就只能先下地狱!”
伍得志已经将录影带播放,几个人的目光都被录像吸引了过去,看完这段录像,伍得志道:“绑匪很狡猾,应该是职业老手,我会利用手中的设备逐段分析,争取找到一些线索……”
常海心的声音从楼上响起,她站在阳台上向张扬挥手道:“张主任,你上来一趟!”
张扬道:“我估计他不会答应,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龚雅馨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身为公安局长,他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
佟秀秀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抵达了南锡,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拆弹专家伍得志,张扬在静海恐怖事件的时候已经和伍得志打过交道,两人很熟悉,看到伍得志前来,张扬笑着迎了上去,给了伍得志一个热情的拥抱,走向一旁的佟秀秀,他作势张开了手臂,佟秀秀笑道:“滚蛋,少趁机占我便宜!”
龚奇伟道:“刚才他们给我送来了一盘,我还没敢给你嫂子看。”
龙贵道:“夫人,您不必自责,在整个计划中,她早已成为必须牺牲的一部分,或许本来不应该是现在,可她对范思琪产生了怜悯之心,一旦她的思想动摇,必将影响到您的全盘计划。”
伍得志脾气很好,笑眯眯来到张扬身边,张扬让常海心把隔壁的办公室打开,伍得志从随身的背包内拿出电脑和一些装备。
张扬道:“龚市长,我在你家门口,方便和你说几句话吗?”
张扬乐道:“高廉明啊高廉明,你丫真是不开眼,见过这么漂亮的女鬼吗?”
海瑟夫人猛然睁开双眼,她将酒杯狠狠的扔到了地上,红色的液体洒在脚下的地毯上,变成了一片殷红的色彩,就像一滩血迹,海瑟尖声道:“你以为我不想告诉他,你以为我不想他知道,可是我一直都在等待机会,没想到一切会这么突然,还没有等和-图-书我对他说,悲剧就已经发生了。”
海瑟夫人合上窗帘,龙贵打开室内的灯光。
范思琪句道:“我没犯法,我无须坦白,我又保持沉默的权力,有什么话,等我的律师来到再说!”
高廉明道:“如果存在这个人,那么他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
张扬道:“没听出来!”他笑着把佟秀秀和伍得志介绍给常海心认识。高廉明刚才那一跤摔得不轻,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嘟囔着:“人吓人吓死人,不带这么吓人的!”
张扬原本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经她提醒认真看了看:“你怎么能够认定这是定制款?”
海瑟的嘴唇剧烈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她的情绪方才平复下来:“龙贵,我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人值得我在意,可是我错了。”
张德放道:“龚市长,在案情没有明朗之前,希望您尽可能不要对外人透露细节。”
龙贵点了点头:“有些事永远都无法改变。”
海瑟夫人将空空的酒杯缓缓落在茶几之上:“这一天,不会太远!”
佟秀秀忍不住笑。
张扬拿着那张照片仔细的看,觉着这女人的面容相当的陌生,唐糖走了过来,拿起那张照片道:“这张是电脑处理过的,只能作为参考,不过有些特征还是符合实际的。”她指向两张照片:“在这张远景上看不清这女人脸上的黑痣,从这张修复后的就能够看出,她的左眉有一颗痣,还有,戒指的形状看不出来,修复后可以看出这是一颗钻石戒指,从戒指的外形来看应该是定制款。”
深夜被突然提审,范思琪敏锐的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她看着一脸严肃的张德放,充满愤怒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还想问什么?是不是要我再对你说一遍,我和龚雅馨失踪案没有任何关系?”
龚奇伟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妻子,他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来到楼下,张扬迎向他走去,龚奇伟虽然脸色不好看,可是他的目光仍然充满了坚毅,这是一个不会被轻易打倒的人。
张扬道:“龚市长,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搅您!”
张德放道:“范小姐,有些照片我想你有权知道。”他挥了挥手,身边的女警走了过去,将几张照片递给范思琪。
龚奇伟目送张扬驾车远去,他的内心因为张扬的那番话而激动着,真正的朋友敢于在朋友危难之时挺身而出,他相信张扬,无论结果如何,张扬一定会尽力而为。
龚奇伟嗯了一声,他放下电话,起身向楼下看了到张扬正站在皮卡车前向上张望着。
张扬指了指楼上灯火通明的信息中心道:“我在这里成立了一个临时指挥中心,还有几位朋友介绍给你们认识。”
张扬道:“你是说范思琪现在已经无路可退?”
杨宁眼圈红红的,泪水又簌簌落了下来。
海瑟夫人笑了,她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全部饮尽:“没有人比我更恨他,可死亡对他来说太便宜了,我不会让他好过,嘉勇说过,要让他尝到亲人离去的痛苦,我要为嘉勇完成这个心愿。”
高廉明知道她方面的水平,将照片递给了唐糖,唐糖将照异放入扫描仪中,将照片扫入电脑,她轻声道:“我可以利用电脑图像软件提升这幅照片的分辨率,放大照片上的细节,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帮助你们的线索。”
佟秀秀气得抬脚就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记:“你才是鬼呢?”
高廉明这才把自己从林佩佩房间内藏起来的照片拿了出来,这张照片是龚雅馨的,张扬也不知道他居然偷藏了一张照片在身上,拿过去看,照片上的龚雅馨被反绑着,泪流满面,背景m•hetushu•com很暗,依稀能够看出是在一间小屋内。
张扬道:“你还准备为他辩护吗?”
龙贵道:“因为他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
伍得志一旁道:“别人要是问起我们千万别把我们的身份给揭穿了。”
张扬也没有绕弯子,把想看录影带的想法告诉了龚奇伟。
龚奇伟没说话。
龙贵低声道:“夫人并不想她死!”
龚奇伟句道:“我要的不是什么嫌疑人,我要的是女儿她已经失踪7个小时了,我只要我的女儿平安!”
龚奇伟点了点头他转身回到楼上,把那盘复制的录像带拿了下来,交给张扬,低声道:“帮我保存好……”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上面有雅馨的样子,或许……或许这是我最后看到她的样子了……”说到这里,坚强如龚奇伟甚至哽咽了。
张扬道:“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好像是,范思琪请人绑架了龚雅馨,可是在绑架的过程中,绑匪和她反目,根据录像带上所说,应该是范思琪想要让绑匪杀死龚雅馨,然后她又找人杀死这些绑匪,从而铲除后患,撇开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
龙贵道:“夫人,为什么你要容留张扬到现在呢?”
高廉明苦笑道:“你丫是想让我去找骂吗?我要是因为这件事去找我爸,估计他要带着警棍追到南锡来揍我!”他想了想道:“张扬,要不……还是你去找张德放,看看他能不能透露点信息给你。”
张德放示意一旁的助手打开录影机。
伍得志凑到唐糖的身边,他看着电脑屏幕道:“高手啊!”
张扬道:“希望我们能够找到线索,范思琪的事情还可以等等再说,龚雅馨却已经不能再等了。”
伍得志笑道:“行啊,挺好!”
高廉明因为这件事的错综复杂而变得异常兴奋,他举起手来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我们假设一下,如果范思琪不知情,林佩佩策划这件事的目的是为什么?她和范思琪既然是同性恋人,为什么又要背着她做这些事,还有这些照片,究竟是她们自己拍下的,还是她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下的?究竟是什么人这样仇恨范思琪,一定要将她置于死地呢?”
龙贵叹了口气道:“夫人,对不起!”
佟秀秀道:“我这次带了一些资料过来,不过我得事先声明,这次帮你是为了还你的人情,我们头儿已经说了,属于私人帮忙性质,可以动用我们的资源,但是不受官方承认。”
张扬道:“可是林佩佩死了,我们不可能从一个死人的身上得到任何的线索。”
唐糖有了一些现,经过她对照片的处理,终于从照片漆黑一片的背景中提取出了一些东西,她指着电脑屏幕道:“这儿有一件工作服,因为背景虚化,光线比较暗的缘故,开始几乎隐藏在黑暗中,我经过几次处理……”她停顿了一下向张扬解释道:“和你得到的那张照片,处理的技术方法基本相同,我从中找到了……”她将画面切换到下一幅,龚雅馨的背景明显强化了许多,可以看出她的身后有一排挂衣钩,上面挂着一件衣服,唐糖将图像放大。
龙贵去酒柜中拿了红酒,倒好后恭敬地递给她。
高廉明找了件军大衣,跑到暖气旁的连椅上躺下:“我得眯一会儿,有结果叫我!”他可没有张扬那种精神头儿。
张扬道:“看来应该是这样。”
张德放抿起嘴唇,龚雅馨的镜头一闪而过,屏幕上一片漆黑,一个低沉的声音道:“范总,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们?”所有警员都睁大了眼睛。
张扬道:“龚市长放心,我坚信这世上有公道二字,吉人自有天相,吉人必有天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