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0章 误会

李伯平眉开眼笑道:“这位同志真是幽默,邱小姐的资料我们调查过了,她是台胞,是我们的朋友。”
房心伟道:“我真不知道!”
邱凤仙嫣然笑道:“无论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相信。”
邱凤仙道:“他们根本是在冤枉我们啊!”
张扬笑道:“李所说是误会,那两名民警也说是误会,既然全都是误会,看来这件事应该就这么算了。”
李伯平被小胡子从梦中叫醒,听他把情况说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他真这么说?”
张扬道:“别跟我提负责这两个字,狗屁,你他妈蒙谁啊?我是三岁的小孩子?这样的手法我见多了,我说你们就不能拿出点新鲜的?刚才那俩警察还想弄张淫秽光盘阴我,麻痹的,你们是警察还是贼啊?”
房心伟本不想说,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又害怕李伯平再坏事,低声道:“体委主任张扬。”
李伯平的笑容僵在脸上,张扬是在给他下最后通牒。
又是误会,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缓缓放下茶杯道:“李所长,你的茶不错。”
小胡子瞪圆了双眼道:“你态度好一点!”
张扬说完拉着邱凤仙在连椅上大刺刺的一坐。
“你敢威胁我?”
张扬道:“我不想告诉你!”
邱凤仙的睫毛忽闪了一下,格格笑了起来:“你别把人家吓着!”
张扬道:“看来你是不想知道我是谁了。”
房心伟当然能够听出他话里的怨气,不由得怒道:“你什么态度?”
张扬笑道:“拉倒吧,就你那熊样还人民警察?谁让你去查房的?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是什么人你都没查清楚,就跑到房间里去查,出了什么问题,你兜得住吗?”
张扬看了看表:“现在是十一点十分,十一点半,我要见到房心伟,你跟他说,我在香河派出所等他,晚一分钟,明天一早我杀到分局去,把你们今晚干的事情全都捅出来,让南锡市领导给我评评理。”
房心伟道:“既然没抓住他什么毛病赶紧让他走人。”
李伯平听他这样说,以为张扬放弃追究这件事,心中大喜过望,慌忙道:“我来送你们回去。”
张扬笑道:“我没想来,是你们硬要我来。”
小胡子愕然道:“什么光盘?”
李伯平听到张扬的名字,打了个激灵,手机差点没掉到地上,他颤声重复道:“张……扬?”
邱凤仙被张扬说得俏脸一红,悄悄牵子牵他的衣袖,示意他说话注意一点。
张扬冷冷看着李伯平,这厮倒是蛮滑头的,想利用这种方法堵住自己的话,让自己对他们不便深责。放弃追究今晚的事情,不过李伯平想得太简单了,张大官人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张扬道:“我这个人一向通情达理,今晚的事情不可能这么算了,你觉着自己能够承担下来,我现在就走,我保证,明天你们整个香河派出所都会倒霉,如果你觉着自己没那么大的能耐,兜不住这件事,就赶紧让能兜住这件事的人过来。”
李伯平微微一怔。
房心伟刚刚把喝醉的孟允声送回家,才来到汽车旁手机就响起来了,一看号码是李伯平的,马上就猜到事情还没搞定,他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有些不耐烦道:“还有什么事啊?”
张扬道:“好啊!”
张扬笑道:“你不认识我?”
张扬脸上的笑容却忽然收敛:“我他妈就这么好欺负吗?你糊弄我啊?搞完我,现在说声误会就没事了?你当我傻子?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张扬道:“谁让你查的我?你把人给我交出来!”
张大官人倒是气定神闲:“我开始只是觉着你们无知,现在才www.hetushu.com发现你们够无耻,香河派出所属于河西分局吧,是不是房心伟指使你们干的?你们俩啊,就是俩傻逼,被人当枪使了,现在赶紧给房心伟打电话,让他到这里来,把今晚发生的事情给我解释清楚,我给你们二十分钟,如果我见不到房心伟,你们俩……倒霉了!”
张扬道:“房局,照你的意思,今晚的事情你不知道啊,全都是李所长的主意?”
张扬乐了:“你什么水准啊?我是犯罪分子?你给我定性了,你也别着急,你的警察也当到头了。我给你一机会,现在就把背后的指使者交代出来,我说不定会饶了你。”
小胡子警察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敢情今晚上捅了个大漏子,他赶紧去把邱凤仙的手提电脑拿了过来,恭恭敬敬交给了邱凤仙。
“不然怎样?”
李伯平道:“房局,他指名道姓的要见你,让你十一点半到所里来,不然……”
张扬道:“说什么?”
李伯平在一旁默默陪着,一边盯着墙上的钟表,一边打着哈欠。
小胡子警察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一进屋就被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通,一时间没能反过劲来。
房心伟道:“我不是让你亲自去处理这件事吗?你怎么回事儿?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李伯平道:“这位同志,都说是误会了!这样吧,我让两名警员正式给你们道歉,再把你们送回酒店,你们今晚酒店的费用我们所里负责报销,你看行吗?”李伯平态度不错,他之所以忍气吞声是建立在知道对方是谁的前提下,体委主任张扬,不提人家的背景,单单是人家的级别是正处,自己就得罪不起,今天让房心伟给坑了,如果事先知道张扬的身份,李伯平说什么也不会干出这件事。
张扬向邱凤仙道:“你信吗?”
张大官人却道:“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房心伟虽然隔着电话,仍然能够感觉到李伯平的恐惧,他低声道:“这个人不好对付,你还是让他走吧。”说完房心伟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笑了:“不会为难我们?我就纳闷了,我们两人在房间里好好的说话,你们冲进来干什么?警察查房为什么专查我们这一间,我们是违法了还是乱纪了?谁举报的我们?”
凤仙道:“好吧,我跟你们走!”她看出张扬在演戏,既然想演戏,她干脆配合一下,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做,闲着也是闲着,她倒要看看今晚的事情,张扬如何收场?
邱凤仙气得脸色由红转白,她柳眉倒竖怒斥道:“你混蛋。”
李伯平心里的怨气再也按捺不住了:“房局,我能想的办法全都想了,反正现在我是没辙了。”
张扬哈哈笑道:“威胁你?我至于吗?就你一个派出所的小民警,我犯得着跟你计较吗?你们想干什么我清楚,我说你们办事不用脑子吗?想查房,也要先去服务台调查一下客人资料,她没有身份证明是怎么登记入住的?你们两个急惶惶的冲进来干什么?真想捉奸啊?让你们失望了吧?”
李伯平道:“我……我所里的两名民警干的,我也没想到。”
邱凤仙问道:“光盘呢?”
房心伟问完这句话,想想这件事都是自己给挑起来的,李伯平算是无辜被波及,呵斥他也没用,他低声道:“你跟他说,我待会儿过去。”
李伯平道:“邱小姐,对不起,我马上派人送你们回去。”
“姓名、职业、家庭住址,工作单位。”
张扬笑眯眯看着李伯平的表演,等李伯平把两名警员骂完了,他才来到张扬面前:“这位同志,你们受惊了,刚才我们已经调查过,这次的和_图_书报警可能是个恶作剧,是一场误会。”
小胡子警察道:“还嘴硬,还不承认,孤男寡女,大半夜的躲在一间屋里观看淫秽光盘,你们想干什么当我不知道啊?幸亏我们去的及时,不然还不知道你们要干出什么事情来。”
张扬并不介意他们对自己有些想法,可是事情演变到现在,他们开始利用这种低级而卑劣的手段对付自己,已经让张扬开始忍无可忍了,老子的心胸虽然宽广,可老子也是有底线的。
张扬和邱凤仙跟着这两名警察上了他们的小面包,面包车拉着他们来到了距离君缘大酒店不远的香河派出所。
房心伟哭笑不得道:“他们聊天,没什么事情你们就走呗,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去?”
张扬看了看他的警号道:“看你的年纪当警察应该有些日子了,这样的手法应该不是第一次玩了,想诬陷我是不是啊?”
邱凤仙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不是夫妻就不能在一起说话了?你妈和你平时晚上都不见面的吗?”邱凤仙也有些生气了,说起话来也是犀利之极。
让邱凤仙没想到的是,这两名警察把她的手提电脑也给带走了,说是要配合调查。
李伯平回到房内,打通了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的电话,房心伟一听张扬和邱凤仙都被他弄到派出所去了,当时就有些愣了,他怒道:“谁让你把他们抓到派出所去的?”
小胡子警察憋得满脸通红:“你……你……敢辱骂人民警察!”
房心伟尴尬到了极点,脸色发红道:“张主任,别动气,我知道这件事上我们做的不好。”
房心伟笑道:“还是张主任好说话,到底是领导,胸怀就是不一般。”
邱凤仙走后,李伯平掏出香烟,想给张扬上烟,张扬道:“不会!”
张扬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道:“你不认识我啊?”
李伯平道:“这……”
李伯平殷勤道:“张主任,您喝茶吗?我给你泡点茶提提神。”
邱凤仙道:“刚才你们拿的那张色情光盘,不说是我的吗?”
邱凤仙道:“你们栽赃也得技术一点,我的电脑里根本没有光盘,而且,我电脑设置了密码,你们进的去吗?”
李伯平抿起嘴唇,他还在犹豫。
李伯平道:“没多大毛病,警察进去的时候,他们穿得好好的,坐在一起聊天。”
邱凤仙小声道:“你不解释啊?”
张扬把工作证掏出来递给了李伯平,李伯平接又不是,不接也不是,他当然知道张扬是谁,现在人家要跟他挑明了,李伯平的脑子不停地转,无论他怎么转也想不出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这位爷,一小本工作证拿在手中,感觉真是重逾千斤,李伯平还是展开看了看,这厮也算有些能耐,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还是能惺惺作态一番,李伯平拿捏出一副惊奇的表情道:“哎呀,原来是张主任,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误会啊!”他转向自己的两名手下道:“今天算你们运气,遇到的是咱们体委张主任,他大人大量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还不赶紧给张主任道歉。”
邱凤仙知道张扬咽不下今晚的这口气,其实她对今晚的遭遇也是相当的恼火,起身道:“那好,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张扬笑道:“你是……”
这世上的事情变化真是太快,刚才张扬还被当成阶下囚,这会儿却变成了上宾,谁敢说当今的社会人人平等?人心是杆秤,每个人心里的秤不同,衡量的标准自然有了千差万别,有了差别,又怎会有真正的平等。
张扬和邱凤仙被带到了香河派出所,来到审讯室,那名小胡子警察道:和*图*书“说吧,把具体情况说一遍吧!”
李伯平尴尬笑道:“真是误会!”
李伯平当然明白小胡子的意思,他皱了皱眉头道:“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李伯平愕然道:“房局,您不是让我好好调查调查他们吗?”
小胡子点了点头道:“李所,那小子傲慢的很,根本不把我们警察放在眼里,我问他情况,他给我来了个一问三不知。”
张扬把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道:“清者自清,随他们去吧,闹得越大,事情越不好收场。”张扬闭上双目,他算准了这件事十有八九和孟允声有关,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张扬对孟允声的酒后失态并没有计较,甚至对他的勇气还有些欣赏,现在发生的情况已经彻底惹火了张扬。
李伯平脸上发烧,这他妈什么事儿,自己这不是犯贱吗?怎么招惹了这么一位煞星,李伯平本想稀里糊涂的把这件事给蒙混过去,可张扬较起了真,他想蒙都蒙不过去。
张扬道:“台胞就没问题了,搞不好她是台湾间谍呢。”
张扬道:“误会?李所,你说了这么半天,我怎么有些不明白啊,刚才不是怀疑我们有色情交易,还说我们躲在房间里观看色情光盘,怎么这会儿又变成了误会了呢?”
“我是香河派出所副所长李伯平!”李伯平的态度很好。
李伯平笑道:“这位同志,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是一场误会,有人恶作剧打电话报警,我们当警察的接到报警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必须要查,还望你们能够理解,对于这件事给你们造成的困扰和不便,我在这里代表我们所里的警察向两位道歉了。”
进去之后就怒斥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不问清楚就能胡乱抓人吗?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还想不想干?”
“误会个屁!你明白,我也明白,今晚怎么回事儿,你们想搞什么?谁他妈都不是傻子,大家心知肚明,李伯平,我不跟无知的人计较,包括那两名小警察,我相信你们不认识我,所以才弄出了这些事,但是你要是不知好歹,继续在这儿敷衍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张大官人笑了,他低声反问道:“有必要吗?”
房心伟和李伯平都有些愣了,张扬这句话有些不着调。
张扬懒洋洋道:“等他到了再说。”
李伯平道:“朋友送的,张主任要是喜欢,回头我给你拿两盒。”
当晚派出所内,副所长李伯平也在,不过他躲在值班室睡觉呢,查房的事情就是他下得命令。体制之中往往存在着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的普遍现象,公安系统内也不例外,最早提出要跟踪张扬和邱凤仙的人是南锡市公安局副局长孟允声,他把这件事交给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房心伟又把这件事交给了香河派出所副所长李伯平,李伯平就交给了两位值班民警,说起来每个人都很认真的为领导办事,可是这么层层传递下来,到最后性质就有所转变,执行的过程中应对的方法就有些走样,李伯平认为张扬和邱凤仙得罪了分局长,房心伟又没把张扬的身份事先说明,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李伯平道:“张主任,都说是误会……”
李伯平也笑了起来:“这位同志真是会开玩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怎么可能犯法呢?”
邱凤仙道:“我没有身份证,我就算有也不想给你看。”
李伯平拿着电话愣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等他回过神来,心底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麻痹的房心伟,你害人不浅啊,让我查他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他是谁?现在说他不好对付,还他妈用你说?整个南锡谁不知道他不好对付,李伯平此时已经睡意和*图*书全无。他前思后想,这件事不尽快处理不行,自己不亲自出面不行,他硬着头皮来到了审讯室。
张扬喝着李伯平送上来的大红袍,想不到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还收藏了这么好的茶叶。
李伯平吓得哆嗦了一下,他不是不想兜,的确是兜不住,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张扬这种人吐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今晚是让房心伟给坑了。李伯平心里埋怨着,他走出去打电话。
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终于来了,这件事归根结底是孟允声引起的,房心伟来的路上,后悔不已,孟允声今晚明显喝多了,可自己没喝多,孟允声发疯,自己没必要跟着他一起发疯,本来这件事自己只要当作没听见就过去了,可他却按照孟允声的旨意去办了,下边这帮人又拿着鸡毛当令箭,办事的过程中偏离了原有的方向,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从张扬让他过去这一点上能够推断出,张扬一定把帐算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件事真是麻烦啊。
小胡子警察重重的拍了拍桌子道:“你最好配合一点,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房心伟走入派出所内,他的声音率先响起,房心伟怒道:“李伯平,你们搞什么?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事情都没调查清楚,就乱抓人?”
这两名民警也明白过来了,他们虽然不认识张扬,可是对张扬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知道眼前这位就是把公安系统弄得颜面无光的张扬,两人心中都害怕了,刚才还冤枉人家从事色情交易,还弄了张色情光盘想栽赃,想想都后怕。两人赶紧走过去向张扬道歉,小胡子表现的很有诚意:“张主任,我们真不知道是您,要不然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误会。”他说话就比起李伯平欠缺技巧。
小胡子摇了摇头,马上又低声道:“他们电脑我进不去,在光驱里找到一张光盘!”
张扬道:“我不走,你们先把邱小姐送走。”
李伯平道:“查出毛病没有?”
李伯平就算认识也不能说认识,他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不过看你好像有些眼熟!”
房心伟眼前一黑,他一脚把刹车踩住,孟允声躺在后座上,嘴里不时发出呓语,他喝多了,房心伟正在送他回家的路上,老孟同志这会儿睡得倒是自在,房心伟看了孟允声一眼,方才道:“发现什么了?”
李伯平意识到这件事可能办岔了,他慌忙赔不是道:“对不起,房局,我这就去处理。”事实上是这厮昨天打了一夜的麻将,今儿实在太困了,所以才让手下人去处理。
房心伟道:“张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专程赶过来向你道歉的,派出所是接到举报才过去检查的,他们也是本着对工作负责的态度……”
小胡子警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弄错了,误会,误会!”
小胡子警察霍然站起身来:“你不要太嚣张!”他向一旁的警察说了两句,那警察出门去了,没多久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光盘晃动了一下,小胡子警察顿时神气了起来,大声道:“这是什么?你们的电脑里为什么会有淫秽光盘?”
小胡子警察指了指张扬,他差点就骂粗口了,可是看到墙上人民警察为人民的标语,硬生生把要骂人的话又咽了回去,他冲着邱凤仙道:“你说,你的身份证呢?”
李伯平不敢吭声。
小胡子警察怒道:“谁诬陷你?你们孤男寡女大半夜的呆在一个房间里,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两口子吗?”
李伯平暗暗叫苦,正应了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他看出来了,今晚的事情想要顺顺利利的解决恐怕没那么容易。m.hetushu.com李伯平耐着性子道:“这位同志……”
张扬道:“别介啊,其实我带身份证了,也带工作证了,你还是看看吧。”
“他敢!”房心伟说了句狠话,可随后又软了下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态度好一些,把他哄走得了。”
在营救龚雅馨的事情上,张扬并没有抢功的意思,他之所以没有在发现线索之后第一时间通报给公安机关,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担心公安机关打草惊蛇,害怕他们声势浩大的行动惊动全城,非但营救不了龚雅馨,反而会对她的生命造成威胁,不是有心去驳公安机关的面子,可是在这件事之后,张扬发现自己似乎把南锡市公安系统的人都给得罪了,很多人都对他抱有敌视的态度,也许孟允声今晚借着酒意发难,是公安系统情绪的一种集中反应。
李伯平笑道:“不调查了,我相信你们是清白的。”
张扬冷笑道:“做的不好?没把我捉奸在床当然做的不好,你很失望是不是?”
张扬道:“我觉着不是误会。”
李伯平赔着笑:“不熟!”现在打死都不能承认,要是说自己认识他,不是没事找事吗?
小胡子警察气得脸色铁青,他指着张扬的鼻子道:“我当警察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你这么嚣张的犯罪分子。”
张扬向邱凤仙道:“邱小姐,你先回去吧。”
两名警察愣了,他们就算再没有眼色,这会儿也能听出来,张扬这个人不一般,其实张扬还真是高看他们两个了,以他们的级别怎么可能够得上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小胡子警察让另外那名警察负责看守,自己溜了出去,他是去汇报情况了。
李伯平气得脸都白了,不知道你麻痹,狗日的房心伟,你他妈还是人吗?有这么推诿责任的吗?
“张主任,你看这么晚了,是不是我送您回家?”
邱凤仙气得俏脸通红,这两名警察可真是败类,她的手提电脑里哪有光盘,根本是他们想刻意栽赃。
两名值班民警都愣了,这两人都不好对付,一点都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另外那名警察的脾气要比小胡子好一些,他低声道:“你们还是配合一些,把情况说清楚,我们不会为难你们。”
李伯平陪着小心,心里却把房心伟祖宗八辈骂了一个遍,我这么干,还不是受了你的指使,你他妈不给我暗示,我敢这么干吗?这帮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惹事的时候都躲在后面指挥,出了事情,拼命把别人往前推,我他妈就活该给你当炮灰啊?埋怨归埋怨,可李伯平也明白,人家官大,今天这件事十有八九都要让自己承担责任了。
张扬道:“你把房心伟给我叫过来。”
李伯平听出房心伟似乎颇为忌惮,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房局,他究竟是谁啊?好像挺嚣张的。”
张大官人知道,这位李所长不会突然态度转变的这么和蔼,他一定是打听到了自己的身份,张扬道:“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你别看我身边这位邱小姐长得漂亮,其实她也是罪犯,而且是国际罪犯。”
“不然他明天一早要杀到分局去。”
张扬笑得越发开心:“我没身份证,我过去干过不少坏事,犯过法!”
房心伟来到张扬面前,一脸歉然之色:“张主任,我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对不起啊,都怪我平时疏于对他们的管理,才闹出了这样的误会。”
李伯平听房心伟这样说,真是如释重负,只要房心伟过来,自己的责任算是了了,他回到房内,笑眯眯向张扬道:“张主任,我给房局打通电话了,他也很生气,对您的遭遇表示万分歉意,还说马上过来当面向你解释。”
张扬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