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2章 不打白不打

张大官人笑道:“电影上演情侣的多了,生活中也不一定真的要恋爱结婚,逢场作戏,咱们今晚就临时充当一下情侣档。”
夏伯达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常海心道:“不行啊,我们上班期间禁止聊天,要是让领导看到了我这月的奖金就没了。”
张德放道:“现在说这些话没用,事情已经闹大了,我摁不住!”
房心伟知道自己理亏,他低声道:“张局,一件小事罢了,张扬这个人是在小题大作。”
张扬道:“既然干了就干到底,不让这两个人下来,我不会善罢甘休。”
张扬对顾明健的性情还算是了解的,知道这厮在感情生活上也很不定性,张扬当然不想顾明健追求常海心,看到常海心拒绝他,心里还感到一阵窃喜。
徐光然道:“这个张扬,难道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吗?就算公安系统做得欠缺妥当,他也不应该把这件事捅出去啊,闹得沸沸扬扬,连国台办都知道了,我们南锡的形象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张扬道:“我说李市长,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不是我要搞到底,是邱凤仙要搞到底,我也不瞒你说,查晋北听到这件事火了,他利用在京城高层里的人脉,把这件事捅到了国台办,国台办听说咱们公安局诬陷台商招妓,也是雷霆震怒。”
房心伟低下头去,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这件事他不想担,他也担不了,根本就是孟允声惹出的事情,他不能替孟允声背黑锅,房心伟道:“昨晚我和孟局在燕归来喝酒,遇到了张扬,你知道的,因为龚市长女儿的事情,孟局看他很不爽,所以……”
张扬道:“今晚我请你吃饭,给你接风洗尘。”
夏伯达道:“他倒是没说什么,国台办那边是邱凤仙上告的,她是星钻集团的总裁助理,其实是二当家,跟查晋北是合作关系。”
张扬不等李长宇说话,就已经猜到了李长宇找他的目的,他笑道:“李市长,今儿是打算当说客啊!”
常海心想都不想就回绝道:“不好意思,我晚上要跟我哥一起回岚山。”
李长宇有些惊诧的看着张扬,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多的阴谋诡计,而且下手干脆利索,他是要制造大影响,利用上方的压力迫使公安系统完成一次换血,一次有利于他的换血。李长宇低声道:“孟允声你也想动?”
张德放这句话并没有说错,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了,南锡市常委会议上,军分区司令员刘恒发飙了,他把君缘被查的事情当众说了出来,把公安系统数落了一通,搞得一帮南锡市领导面子上都觉着挂不住。
顾明健已经先来了,他的美女助理柳延也在,这小子也是个情种,如果今天常海心能来,他肯定不会带柳延同来。燕归来的老板钟海燕也在,当然她是陪张德放的。
李长宇叹了口气,这小子还是过去那个脾气。
邱凤仙格格笑道:“我有那么馋嘴吗?”
顾明健道:“不用,我不渴,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张德放道:“问题是火烧起来了,点火的是你们,可你们没本事灭火,光腚惹马蜂,能惹不能撑!”
李长宇低声道:“你有什么打算?”
钟海燕自然要维护张德放,她轻声道:“邱小姐,刚刚才坐下,怎么就要走呢?”
张扬顿时明白了顾明健这次前来的目的,他是为张德放当说客来的。张扬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明健,你来南锡应该是我做东啊!”
张扬微笑道:“你当我是在演戏吗?”
顾明健笑了起来,他本想调m•hetushu•com侃张扬两句,可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他和张扬之间的确不适合开这种玩笑,确切地说应该是张扬能说,他不能说。
几杯酒下肚之后,谈话自然而然的转向正题,张德放端起酒杯向邱凤仙道:“邱小姐,今天咱们朋友间聚会是其一,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见到邱小姐后,当面向你道歉,我们公安局的部分同志在上次的问题上处理的很不好,影响了邱小姐的名誉,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借此机会,我要向你郑重道歉。”
张扬和邱凤仙来到燕归来门前,发现张德放已经等在那里,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向邱凤仙伸出手去:“邱小姐能够赏光前来,张某不胜荣幸。”
回到张扬的办公室,顾明健道:“海心好像对我很提防,她该不是把我当成色狼了吧?”
邱凤仙微笑道:“我来之前已经和张扬说过了,张局请我来,我不来会让他觉着不给面子,我来过了,头三杯酒我也喝了,我真有事儿,今晚有重要业务要谈,你们要是不相信,张局,你再派两名警员跟着我去看看。”这句话无异于给了张德放一个耳光。
房心伟想起了孟允声被马蜂围攻的事情,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张扬可真是一个煞星啊,我他妈真是倒霉催的。
夏伯达笑了笑,他知道徐光然最近并不如意,最近一段时间,南锡越来越不太平了。徐光然虽然把这件事交给了夏伯达,可夏伯达却清楚自己并非合适的人选,他找到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原因很简单,李长宇和张扬的关系过得硬,由他去做张扬的工作更容易一些。
张扬道:“本来也没打算管他们的闲事,可现在已经惹到了我的头上,我就不得不帮他们操心操心了。”
张德放心亨一声:“既然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你们为什么要去给他机会?查房查到君缘了,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顾明健笑道:“陪老爷子来西樵,顺便到你这儿拜访一下,上次你们信息中心把我们否决了,我始终感到纳闷,到底你们能把信息中心建成什么样?为什么我们蓝海会被淘汰?”
张扬笑道:“她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我觉着你丫就是一色狼。”
李长宇道:“徐书记和夏市长都不想这件事闹大,他们让我来跟你说,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张扬笑道:“河西区分局局长房心伟一定要为这次的事情承担责任,他让出的位置由程焱东接替,孟允声也负有连带责任。”
张扬道:“市里让你找我的?”
李长宇心中一动,张扬果然不是毫无目的的向公安系统发难,他是在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过去的班底引入到南锡来,这小子的野心可不小,对李长宇而言,张扬这么做对他只有好处,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来南锡担任常务副市长,除了张扬以外,没有更多得力的助手,最近他和龚奇伟走得很近,目的也是为了寻找政治上的帮手,从南锡原地培养帮手需要很大的精力和时间,如果能从外地引入当然是最好不过,程焱东他也了解,在丰泽干得很出色,当初也是在张扬的帮助下接替了赵国栋的公安局长。年轻有能力,这样的人大有潜力,更重要的是,他和张扬的关系很铁,又来自江城,李长宇道:“程焱东只不过是一个县级市的公安局局长,级别有点低,不可能一步登天。”
张扬笑道:“邱小姐听说有不花钱的饭局肯定要来。”
李长宇并不想接招,可市长压下来的事情又不能不去办,他考虑再三,还是把张扬叫到了面前。
常海心笑着和_图_书回答道:“你们蓝海的价格太高,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实在是支付不起这么高的费用,所以我们决定自主开发程序系统,这样一来我们省了一大笔钱。”
邱凤仙看了看时间,起身道:“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聊天了。”刚刚坐下没多久就告退,等于给了张德放一个难堪,张德放的表情尴尬无比,留她也不是,不留她也不是,他今天准备的很充分,可还是低估了邱凤仙的厉害,邱凤仙为人高傲的很,压根没把他张德放放在眼里。
常海心点了点头。
李长宇道:“唐兴生畏罪潜逃之前,南锡市公安系统一直都在他的领导下,出问题也是在所难免。”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道:“你觉着张德放怎么样?”
顾明健道:“不用你破费,我来体委是专程请你的,我表哥都安排好了,咱们去燕归来。”
张扬道:“她刚才不是说了吗?人家要回岚山,我可请不动。”
顾明健点了点头道:“很不错,海心的确很有能力!”
张大官人听他海心海心的叫着,心中颇有些纳闷,什么时候他也和常海心这么熟了?
顾明健和张扬之间从朋友变成敌人,后来又因为张扬对他不遗余力的帮助,而从敌人又变成了朋友,顾明健在心底很感激张扬,可是顾明健面对张扬的时候感觉又有些不自在。
李卡宇笑道:“咱先打住,看来你是要把这件事搞到底了?”
张扬哈哈笑道:“现在你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
“为什么?”
徐光然道:“必须要尽快处理这件事,国台办那边,刘司令那边全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件小事而已,千万别闹大。”
张德放这个恼火啊,自己好歹也是南锡市公安局代局长,邱凤仙当着这么多人竟然不给他一点面子,当初去查她房又不是自己下得命令,她有气凭什么朝着自己发啊?可今天自己摆下这座酒宴,主动求和,就是向人家低头,可邱凤仙并不领情。
张扬笑道:“这样一来,你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来了。”
张扬笑眯眯道:“你别叹气,我让高廉明回家去做他老爷子的思想工作了,只要各方面的压力给够了,有些事肯定水到渠成。”
邱凤仙道:“你是男士啊,难道你想把责任全都推给我?”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顾明健笑道:“谁做东不是一样,重要的是大家坐在一起好好的聚聚。”
张德放道:“我再问你一遍,查房的事情究竟是你派人去做的,还是孟允声让你这么干的?”
李长宇可没有张扬这么乐观,他低声道:“就算你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可是现在你们缺少别人陷害你们的证据,相反他们说误会却很能说通,事情最多可以追究到房心伟的身上,市里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件事闹下去。张扬,听我一句话,做事不可操之过急。”
邱凤仙道:“张局长太客气了!突击检查的人又不是你,你不用道歉。”
徐光然道:“张德放干代局长也有一段时间了,他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君缘的背景他不知道?随随便便就派人过去查房?今天刘司令差点就拍桌子了,这么多年,我们南锡地方和军队的关系一直相安无事,他为什么非得去招惹这个麻烦?”
张德放总觉着张扬那句逢场作戏另有所指,不过他也不愿多想,现在人家占据了主动,说两句风凉话,自己也得听着。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钟海燕笑得尤为开心,她格格笑道:“邱小姐真是幽默。”
张扬道:“是张局让你请我过去的?”
张扬道:“一切皆有可能,总之这次房心伟和m•hetushu•com孟允声一定要出来承担责任。”
张德放摆了摆手,示意房心伟不用再说下去了,他都明白了,张扬猜得不错,就是孟允声和房心伟两个自不量力的家伙惹出的这件事。
李长宇道:“其实同志间的内部矛盾没必要把影响扩大化吧?”
“还不是因为龚市长女儿的事情,他们认为我扫了他们公安系统的面子。”
张德放愣了一下,不解道:“杀人犯?”
张扬道:“我来南锡的时间虽然不算太久,可是公安系统的事情我已经有所了解,我认为南锡公安系统内部存在很大的问题。”
张扬这才意识到他和顾明健是在信息中心,他笑道:“我们喧宾夺主了,明健,去我办公室坐。”
张扬知道顾明健说的这些都是理由,今天的这顿饭一定是张德放预先安排好的,甚至连顾明健这次来南锡,都是张德放请来的,张扬的步步紧逼已经让张德放陷入困境之中,他急于摆脱眼前的困境,所以主动向张扬抛出了橄榄枝,现时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早已不复昔日的融洽,张德放也清楚,自己未必能够说动张扬罢手,所以他把表弟顾明健请来,凭顾明健和张扬的关系,张扬应该会给他一个面子。
张扬笑眯眯望着邱凤仙,发现邱凤仙处理这些事很有一套,张德放想方设法的想把她绕进去,可惜邱凤仙头脑清醒得很,在她的面前,张德放半点便宜都占不到。
顾明健又道:“把邱凤仙请去吧,我想找她订制一套首饰。”
这句话让房心伟一颗心凉了半截,张德放是要把自己推出去啊,他觉着自己很冤枉,他是被孟允声利用了,昨晚张扬说让他辞职的时候,房心伟还有些不服气,可现在他真的有些害怕了,邱凤仙的事情如果真的闹到了国台办,首当其冲要承担责任的就是他这个分局局长。房心伟道:“张局,我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张扬道:“孟允声和房心伟两人串通好了,想抓我的把柄。”
房心伟道:“张局,现在该怎么办?”
顾明健听她这样说,不由得有些失落:“这样啊!”
邱凤仙道:“张扬,咱俩是临时搭档,可不是情侣档。”
常海心听出他话里有挑逗自己的意思,只当没听到,笑了笑道:“顾经理,只顾着说话,忘了给你倒茶了,我这就去。”
李长宇道:“你是不是已经有想法了?”
张扬看到他不肯说实话,也不勉强,微笑道:“那好,我去!”
顾明健哈哈大笑:“张扬,我真是服了你。”
听到顾明健亲切的称呼自己为海心,常海心觉着有点儿肉麻,她告辞道:“你们聊,我出去干活。”
张扬道:“找到一次机会不容易,他们把脸都凑过来了,我要是不打,岂不是太不给他们面子?”
张扬道:“他主要请得是你。”
张扬道:“同志间的内部矛盾就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他们的手段比起社会流氓还要龌龊,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当得起人民警察这四个字?”
张德放笑道:“张老弟说话就是幽默,快请进,今天都是自己的朋友,大家聚聚,喝点闲酒,交流交流感情。”
常海心一旁听得也很是郁闷,顾明健这个人真是有些讨厌,女孩子家的心思很奇怪,其实顾明健无论长相还是风度都算的上一个英俊青年,又有着优越的背景,可常海心却怎么看他都不顺眼,究其原因,是因为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拿他和张扬相比,这一比差距就显现出来了,顾明健的潇洒是卖弄出来的,装的味道比较弄一些,而张扬这个人虽然大大咧咧的,可是他自然不作伪。
张扬表和图书现的若无其事,好像邱凤仙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这厮越是淡定,张德放看在眼里,心中越是恼火,认为邱凤仙之所以这样做,全都是受了他的指使,其实张德放冤枉张扬了,张扬可没让邱凤仙这样做,只不过是邱凤仙明白张扬想要借题发挥,干脆来一个顺水推舟,推波助澜,帮着张扬把火烧得更旺一些,这也证明邱凤仙对这次公安闹出的查房事件深感不满。
顾明健笑道:“哪位领导,张扬是吧?”
李长宇道:“你是体委主任,不是政法委书记,也不是公安局长,公安局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操心吧?”
邱凤仙道:“把我捧这么高,万一摔下来,我岂不是没命了,你不是杀人犯是什么?”
顾明健道:“他这个人出了名的怜香惜玉,是不可能扣你钱的……”话音未落,听到身后响起张扬的声音:“谁在这儿说我坏话呢?”
李长宇笑眯眯看着张扬,他完全明白了,张扬是要利用这次机会对公安系统下手,在他的印象中张扬和张德放之间的关系好像不错,怎么这次张扬丝毫不给他面子?李长宇道:“张扬,这件事如果继续搞下去,肯定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的。”
李长宇和张扬之间没毕业绕弯子,他笑道:“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找你为了什么。”他点燃了一支香烟,一个人来到南锡,妻子葛春丽没有同行,身边少了约束,他的烟瘾又打了许多。
张德放道:“自己惹得事情,自己料理干净!”
邱凤仙道:“请我做什么?只要你的气消了,你不追究,我自然不会追究。”
顾明健乐呵呵道:“真是会为公家精打细算,谁要是娶了你这样的女孩子当老婆,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呐。”
徐光然道:“查晋北不是中组部查部长的弟弟吗?”
张德放内心一怔,邱凤仙这话什么意思?自己身为南锡市公安局代局长当然有资格代表南锡市公安系统向她道歉,邱凤仙这么说分明是不接受他的道歉,难道她还准备把这件事闹到底?张德放一脸笑容道:“就知道邱小姐气量大,不会计较这些小事。”张德放是想用话把邱凤仙架上去,让她碍于面子不好继续追究。可张德放忘记了一件事,邱凤仙可不是普通人物,她出身台湾珠宝世家,后来又独自来到内地历练,在生意场上游刃有余,对于这个社会的了解要比同龄女孩子深得多,她微笑道:“张局,你想当杀人犯吗?”
事实上张扬的确要给顾明健面子,不但因为他们之间的友情,更因为顾佳彤的关系,顾明健还是自己的事实小舅子。当晚张扬约了邱凤仙,亲自开车去君缘把邱凤仙接来,邱凤仙一上车就不禁笑了起来:“怎么?这场戏打算收场了?”
顾明健点了点头,又向常海心笑道:“海心,今晚没别的事情吧,咱们一起吃饭!”
张扬道:“他才是这次事情的罪魁祸首,我和姜亮谈过,如果组织上能够同意,他可以来南锡担任副局!”
邱凤仙道:“幽默与否全在各人理解,有些事你很认真的说出来,偏偏有人当成是玩笑话,可有些时候,你想说笑话,可偏偏就没有一个人笑,要是遇到了这样的场面真是尴尬啊。”
夏伯达点了点头道:“这个人的人脉很广,国台办那边肯定是他起到了作用。”
徐光然看了他一眼,夏伯达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事情既然是张扬惹起来的,他就有能力把这件事给平息下去,徐光然道:“老夏,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最近我们负面的事情太多,真的不想再闹出什么事情来了,稳定才是发展的根本。www.hetushu.com
张扬直言不讳道:“唐兴生的事情是我捅出来的,张德放能当上代局长我起了不少的作用,可是通过我的观察,发现这个人并不适合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
张扬回到体委的时候,一位老朋友正在等着他,顾明健,此时顾明健正在参观体委的信息中心,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和常海心搭讪,顾明健笑道:“海心啊,上次为什么放我们蓝海的鸽子?都谈好了,突然改变了主意?”
顾明健呵呵笑道:“我在南锡就你们这几个朋友,这顿饭虽然是他请得,人却是我召集的。”
张扬道:“我个人没什么意见,我也没想闹事,都是南锡体制内的干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可现在事情的关键不在我身上,是人家邱凤仙不乐意,一个未婚台湾女青年,深受孔孟思想的影响,又被国民党统治多年,人家把名声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张扬笑道:“明健,怎么突然就来到南锡了?”
顾明健又道:“请海心一起过去吧。”
会议后,徐光然专门找到了夏伯达,在徐光然看来,夏伯达和张德放走得比较近,夏伯达知道这件事比较晚,徐光然刚一提起,夏伯达就叹了口气道:“徐书记,这件事的确有点麻烦,连国台办都打电话过来了,他们要我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台商?”
李长宇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打击点放得小一点才不会引起别人的警惕。”他在提醒张扬这件事不要做得太大。
邱凤仙打开化妆镜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轻声道:“张德放摆酒请你,意味着他要低头了。”
顾明健转过身去,却见张扬已经出现在门外,他乐呵呵走了过去,张扬也笑着迎了上来,很热情的和顾明健握了握手,张扬对他客气是真的,事实上的小舅子,这是亲戚啊!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顾明健上次入狱之后,张扬和他之间的关系虽然恢复了正常,可是再也无法恢复到他们刚刚认识时候的无话不谈,也许是因为他和顾佳彤关系的缘故,有些事情不挑明,可别人未必没有回数,以顾明健的头脑又怎会看不出张扬和姐姐之间的暧昧关系。
李长宇苦笑道:“张扬啊张扬,你当是过家家吗?公安系统内部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你说了算,程焱东的事情有可能,姜亮的事情没有任何可能性。”李长宇想得比张扬更远,他刚到南锡,现在就从江城调来一位分局长一位副局长,知道的明白是张扬在玩,可不清楚的肯定会觉着他才是主谋,市委书记徐光然和市长夏伯达肯定会产生警惕之心,他们不会让自己从容的建立起圈子的。
夏伯达道:“我问过他,他对这件事并不知情,如果他事先知道,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去查君缘的。”
张扬道:“丰泽的程焱东很有些能力,如果能把他调来南锡就好了。”
张扬笑道:“想不到啊,今晚上全都是情侣档。”一句话把柳延说得脸红了,这位女助理面皮薄,钟海燕笑道:“张主任,可不兴乱点鸳鸯谱的,我是临时过来充数的。”
房心伟道:“张局,该说的我都说了。是他张扬欺人太甚,做事不依不饶,上次龚雅馨的案子,就已经表明,他根本没有把我们公安系统放在眼里,这次一个小小的误会,又被他抓住机会,无休止的扩大,张局,他不是针对我一个人,他是针对咱们整个公安系统啊。”房心伟本来想直接说他针对的是你张德放,可话就要冲口说出的时候又改了主意,张德放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怂恿的,说出这样的话反而容易遭到他的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