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6章 疑云密布

杜天野笑道:“这么久没见了,当然要喝个痛快。”
杜天野等了张扬一眼道:“一定是你,觉着自己现在出息了,不受我管了是不是?”
张扬笑道:“那就拿出你最好的手艺,做顿好的给我尝尝!”
当晚他们喝得并不多,离开的时候,杜天野让张扬跟他一起回去住,张扬也没推辞,开着他的皮卡车载着杜天野来到了市委家属院。
张扬咧开嘴笑道:“我看好你,你比那个罗恩强多了,还有,范思琪也看中了你,她指定要聘请你当她的代理律师,范思琪现在落难,可她手里仍然有大部分星月的股份,如果你帮她打赢了这场官司,嘿嘿,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张扬道:“应该还在苏媛媛的家里,我这次来就是想找她拿到那张照片,顺便查明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张扬道:“现在这个社会变化日新月异,人心思变,金钱、物质、美色都是很有诱惑力的。”
杜天野猜到张扬肯定有事,据他所知,张扬对苏媛媛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这次请她又是为了什么?杜天野道:“晚上不合适吧,你有什么事也不急于一时,这样吧,你要是想清静,咱们去南湖农家菜,我把荣局叫上,有阵子没见了,咱们好好喝几杯。”
张扬道:“你一市委书记也要小心谨慎,这年头变了,留宿女人招人非议,留宿男人也会有人说三道四。”
杜天野微笑道:“他写这四个字是要我公正廉明当官,堂堂正正做人!”
这里的老板和张扬也是很熟悉,见到他过来也惊喜道:“张主任啊,您可有阵子没来了。”
江乐一夜回到解放前,什么前途希望都没有了,这还是杜天野念在他跟随自己这么久的份上手下留情,不然恐怕他连工作都保不住,江乐真是悔不当初,他哀求道:“杜书记,我只收了三千块,我都退了,我也没帮亲戚办成事儿,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我保证,以后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表现,我再也不会犯错了,杜书记,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在他看来,只要杜天野愿意,他犯下的小错误根本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在江城,杜天野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只要他肯原谅自己,别人自然不敢说什么。
张扬道:“我要回去调查一件事。”他想起艾西瓦娅的事情,把艾西瓦娅的联系方式交给了高廉明:“你帮我联系这个印度女孩,力求请她来中国一趟,我会找人帮她治病。”
张扬道:“照片好像是六十年代的,上面有一些我认识的人,有苏媛媛的母亲沈静贤,有王均瑶,还有咱们的前省长许常德。”
张扬笑道:“得了,你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吧,不过还是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公平的说,江乐还是很有能力的,你把他一棒子打死了,他以后就没机会了。”
杜天野有些不解道:“你怎么会突然关注这些事情?”
张扬道:“我没忘,许嘉勇一直把我当成杀父仇人,他想尽办法报复我,报复我的身边人,还差一点把乔梦媛给害死了。”
杜天野道:“的确有些奇怪,如果你没认错的话,许常德和苏媛媛的母亲应该是认识的。”
因为都是自己人,张扬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低声道:“我这次回来是想查清楚一件事,需要你们给我帮忙。”
杜天野有些纳闷,这小子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个地方去?他低声道:“那儿好像不太合适吧,太乱。”
张扬道:“你小子活该,这都算便宜你了”
张扬道:“没什么不合适的,顺便把苏媛媛请出来一起吃顿饭。”
张扬听他说得可怜,想想他们毕竟是相交一场,过去江乐http://www.hetushu•com也一直都很听话,张扬道:“好吧,我说说看,不过你别抱太大的希望。”
张扬道:“干啥?还要喝啊?”
高廉明道:“元旦万人环城跑你不管了?”
杜天野笑道:“我觉着她是个爱国商人啊,最近在清台山投资了国际影视娱乐城,还捐助了几所小学,对慈善相当的热衷,这样的人会有心情搞阴谋诡计?”
张扬道:“我有些怀疑,可是就算有人为他复仇也应该冲着我来。”
杜天野压低声音道:“你怀疑有人在为许嘉勇复仇?”
张扬道:“我在苏媛媛的家中看到了一幅照片!”
几个人都沉默了下去,他们都不知道这几个人会有联系,荣鹏飞道:“那张照片还在吗?”
杜天野并不否认这一点,他低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不说,我都要忘了。”
张扬道:“可惜不是每位公安都有你荣局这样的境界。”
杜天野知道他拐弯抹角的骂自己,抬脚就在张扬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你小子欠揍是不?”
姜亮忍不住插口道:“谁会花费这么大功夫去害一个人,如果说真的有这样一个人,他为什么会这么恨范思琪?”
江乐的情绪很低落,从他的声音就能够听出来,江乐道:“张主任,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点事。”
从杜天野的话中张扬听出了一丝回旋余地,毕竟江乐在他身边干了这么久,杜天野对江乐的能力还是认同的,不过江乐这次错得实在离谱,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怎么都交代不过去。
这问题让杜天野无从作答,当初苏媛媛差点就把他的亲生父亲害入监狱,虽然他没有因此仇视苏媛媛,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不复从前了,除了那次让张扬登门帮助苏媛媛的母亲诊病,他和苏媛媛之间再没有什么联系。
张扬微笑道:“你是律师,更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自从张扬去了南锡,南湖木屋别墅这边就闲置了下来,胡茵茹因为业务的关系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回来江城,不过她雇了一位保洁,每周都会过来打扫卫生,所以别墅一直收拾的都很干净。
张扬道:“我总觉着男男女女的在一起没那么单纯,兴许他们之间有点什么呢。”
张扬道:“不敢不敢,以你杜书记升官的速度,我早晚还得犯在你手里,为了以后打算,我说谁的坏话也不敢说你的。”
杜天野道:“判断问题不能根据自己的喜好,我虽然不是警察,可我也知道法律上什么也大不过证据。”
张扬道:“有点儿,范思琪出事的当天,和她见过面,她还特地提起许嘉勇,言谈之中对许嘉勇的感情很深。”
江乐用力抿着嘴唇,他去了档案馆,虽然是个清闲的所在,可是他从市委书记秘书的位置上下来,等于向所有人宣布,杜天野不会用他,以后也不会有人用他,他的政治前途基本上就到此终止了。江乐是个有志向有野心的人,对他来说这次付出的代价太惨痛了。可杜天野的态度很坚决,看他的样子已经知道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江乐刚才听到了张扬的名字,想起张扬,他心中又燃起一丝希望,张扬是他的老领导,当初正是通过张扬的帮助他才得以成为杜天野的秘书,张扬对他一直都很不错,也只有张扬能为他说几句话了。
张扬道:“他们肯定认识!”
单身汉的生活还是很简单的,杜天野从冰箱找了真空包的卤牛肉、烧鸡,又弄了盘花生,剥了几颗松花蛋,两人就凑在餐桌边又喝了起来,他们都是好酒之人,喝酒不是目的,可男人之间谈话的时候,和图书要是没有酒,总觉着缺了点什么。
杜天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二锅头。
杜天野道:“没有证据最好别胡乱说话。”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正因为你是我的秘书,我才要严格要求你,这样的错误我无法容忍,江乐,你很聪明,也有些能力,可是聪明也要用对地方,你在体制中这么多年,什么叫小聪明,什么叫大智慧应该懂得,你去档案馆工作可以好好的反思一下,好好的在这个岗位上干好。”
张扬道:“刚刚来到三环路,进入江城当然要先给您这个父母官打声招呼。”
荣鹏飞道:“说出来听听,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尽力帮忙。”
杜天野道:“你怀疑王均瑶?”
张扬回到别墅洗了个澡,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就前往南湖农家菜。
杜天野道:“可他已经死了,事情应该结束了。”
张扬笑了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不犯错误,哪能明辨是非啊,江乐收的也不多,对待这样的年轻同志,要本着批评教育为主的态度,不能一棍子打死吧?”
张扬道:“不是我要管,是你要管,身为律师,你的职责是维护法律的公正,既然觉着这件案子充满了疑点,就一定要查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还范思琪一个公道。”
张扬道:“杜书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觉着苏媛媛是对你好呢还是对我好?”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来吧,我们欢迎张主任回家!”
杜天野忍不住斥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满脑子的龌龊思想。”
杜天野愣了一下:“江城?什么时候回来的?”
杜天野道:“据我说知许嘉勇留学的时候得到过她的照顾,有些感情也是难免的。”
杜天野道:“老爷子说了,你的书法绝对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张扬道:“不必兴师动众的,这次我回来也不是为了喝酒,这样吧,咱们去苏媛媛家附近的那家母鸡煲喝汤吧。”
张扬道:“许常德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当时你在中纪委,如果不是他突然心脏病发,也是一个锒铛入狱的结局。”
杜天野接到他的那个电话之后就知道张扬这次回来有事,三杯酒过后,忍不住问道:“年底应该是工作最为繁忙的时候,你这个时候跑回来,是不是有事啊?”
“好嘞!”
江乐道:“没有……可这件事还是被举报了,杜书记知道后很生气,他让我去档案馆报到。”
张扬道:“根据那张照片来看,他们应该是一起下过乡,插过队。”
荣鹏飞哈哈大笑:“作为公安战线的一员,我倒希望你这样的热心人越多越好,只要能够帮着维护社会治安,杜绝犯罪,我们公安就算失业了也无所谓。”
姜亮在里面点菜呢,荣鹏飞乐呵呵迎上来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听说你在南锡干得不错,快让南锡的警察失业了。”
高廉明苦笑道:“你这不是坑我吗?我师兄都不愿接的案子,你交给我?”
荣鹏飞拉着他的手臂把他请了进去。
江乐道:“杜书记,我是一时糊涂,又觉着亲戚的面子不好驳,所以我才给城建局李局长打了招呼,我已经把钱全都退回去了。”
张扬走入杜天野的小楼,首先被厅堂中悬挂的一幅大字所吸引,上书……正大光明四个大字,笔风泼辣,大开大合,一看就知道是陈崇山的笔迹,张扬赞道:“陈老伯的书法越发精到了。”
杜天野笑骂道:“屁话,真把自个儿当成三陪了?”
张扬道:“我还当你叫我过来陪你睡觉的,搞了半天还要陪喝酒。”
杜天野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指示?”
回家这两个字让张扬感到温暖,m.hetushu.com望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张扬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从未离开过,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回家的感觉,真好!”
荣鹏飞道:“就算拍到了一张她和董德志的合影又能说明什么问题?董德志犯罪,就能证明她是同谋吗?”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你别帮着说情,谁说情都没用。我给他机会了,让他去档案馆工作,没把他开除都是手下留情。”
江乐乞求道:“张主任,你帮我一次,我知道你和杜书记的关系最好,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帮我说说情,让杜书记再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荣鹏飞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荣鹏飞道:“杜书记料事如神。”
张扬道:“不知为什么?我总觉着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姜亮一边开酒一边道:“杜书记,我可以作证,我们都在说你工作辛苦,坏话可一句没说。”
高廉明看到张扬若有所思,小声道:“你在想什么?”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我记得!”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真是没完没了的烦心事儿,刚刚清净了几天,那个江乐又给我捅了漏子,你说他一个秘书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背着我收受贿赂,张扬,这小子还是你推荐给我的。”
张扬呵呵笑道:“我一处级干部哪敢指挥您这个市委书记,那啥,我到江城了!”
杜天野低声道:“你说的是星月集团的董事长范思琪?”
张扬道:“就是她,根据南锡警方掌握的证据,好像她是最大的嫌疑人,很多证据都对她不利。”
“谁?”荣鹏飞和姜亮异口同声道。
“王均瑶!”
荣鹏飞笑道:“我没说错,你小子就是想抢我们公安的饭碗。”
张扬来到农家菜的时候,公安局长荣鹏飞已经赶到了,和他一起同来的还有姜亮,听说张扬过来了,所以荣鹏飞招呼姜亮一起来了,姜亮是他的左膀右臂,前些日子,张扬想把姜亮弄到南锡担任公安局副局长,顶替孟允声的位置,荣鹏飞很是舍不得,可姜亮出于和张扬的关系,决心要走,没想到临了省里决定让赵国强去南锡,姜亮也未能成行,张扬很失望,可荣鹏飞却十分高兴,他可不想轻易就放走一位这么好的助手。
杜天野道:“现在没有其他人了,你跟我说说,到底你在怀疑什么?”
江乐道:“张主任,还记得上次我在东江求你的事情吗?”
高廉明琢磨了一下,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案子我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通过朋友对这张照片进行了电脑加工处理,基本确认了这女人的身份。”
张扬的目光仍然流连在那幅字上:“真好!赶明儿我也去趟清台山,找陈老伯讨一幅字去。”
杜天野低声道:“你怀疑谁?”
张扬听说是他,有些奇怪,可很快就想明白了,江乐是杜天野的秘书,自己回江城的事情肯定是杜天野告诉他的。
杜天野道:“你这次回来就是想从沈静贤那里查到一些许常德的事情,还有王均瑶的过去?”
杜天野放下电话,怒气冲冲的望着江乐,江乐哭丧着脸,嘴唇哆哆嗦嗦道:“杜书记,我……我知道错了,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张扬觉着杜天野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同意了他的建议,他虽然很想去找沈静贤问明那件事,可想起上次沈静贤冷漠的态度,如果自己就这样找到她门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还是先周详的考虑一下再说,杜天野的提议倒是提醒了张扬,荣鹏飞身为江城公安局长,又是他的老朋友,这方面的事情他应该很有经验,晚上刚好可以请www.hetushu.com教一下。
张扬道:“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范思琪!”
张扬听杜天野这么说,也知道江乐这次是在劫难逃,当着荣鹏飞和江乐的面也不方便说太多。
张扬道:“我总觉着里面可疑的事情太多,偏偏又搞不明白,你还记得那次你让我去苏媛媛家里,帮她母亲治病吗?”
江乐道:“张主任,我是你一手提携起来的,我还年轻,我要是现在就去了档案馆,可能这辈子都要窝在那里面了。张主任,我求求你,你帮我一次,就帮我这最后一次。”
张扬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更改。”
杜天野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收受别人贿赂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你自己整理一下,把情况交代清楚,然后去档案馆报到吧。”
张扬不慌不忙的喝了口酒道:“王均瑶!也就是你们熟知的海瑟夫人。”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过我去查不合适。”
荣鹏飞道:“犯罪都是要有动机的,也许龚奇伟真的在某些方面触怒了范思琪。”
荣鹏飞道:“我可以查一下过去的资料,许省长的资料并不难查。”
杜天野道:“江乐那小子也真是混蛋,又给你打电话说情,他压根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张扬道:“我这人好奇心重。”这个理由谁也不会相信,仅仅是因为好奇心,他就大老远的跑回江城,真正困扰张扬的是范思琪的事情,他总觉着这是一场针对范思琪的报复行动,他必须要找到真正的原因。
张扬经他提醒才想起,上次他和杜天野在东江见面的时候,江乐曾经求他帮忙说情,不过张扬当时就拒绝了,让江乐去向杜天野主动承认错误。张扬道:“怎么?你没听我的?没找杜书记主动坦白这件事?”
一直以来杜天野都是一个人住,他虽然和亲生父亲陈崇山相认,可是陈崇山并不想公开这段关系,害怕给杜天野造成不好的影响,杜天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清台山探望他。
杜天野愤然道:“江乐啊江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收受贿赂,造成了这么恶劣的影响,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而你又是怎么做的?”
张扬道:“荣局,你还记得董得志吗?”
杜天野道:“人家举报他收受贿赂,还收受别人的性贿赂,你说他一个秘书胆子怎么就这么大?”杜天野想起来就有些恼火,重重捶了捶桌子。
张扬道:“市委书记也得守时啊,这都过去十五分钟了!”他刚刚说完,杜天野就推门走进来了,他穿着黑色大衣,带着墨镜,一进门就笑道:“我在门外就觉着耳根子痒痒的,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张扬道:“我马上要去江城一趟!”
荣鹏飞道:“他是市委书记,日理万机的主儿,跟我们不能比!”
张扬知道他是在说龚奇伟女儿被绑架的案子,不由得苦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就快成公安系统的公敌了。”
江乐黯然离开杜天野的办公室之后,来到外面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决定回江城很突然,自从他知道和董得志合影的那个女人是王均瑶,他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许常德和董得志之间,董得志和王均瑶之间,王均瑶和许嘉勇之间,他们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张扬必须要查清这件事,他深信范思琪和绑架龚雅馨的事情无关,这起事件如果说有受害者,这个受害者就是范思琪,龚雅馨只是陷害范思琪的一个道具,她才是被无辜波及的,张扬甚至假设这一切是海瑟夫人策划的,可是他找不到海瑟夫人做这件事的动机,重重的谜团让张扬心神不宁http://www.hetushu.com,他必须要马上赶回江城,必须要调查清楚王均瑶的过去。
杜天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摇了摇头道:“你别打我的主意,我没功夫帮你。”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这件事在平海体制内都引起了震动,公安系统还专门针对这件事进行了内部讨论,荣鹏飞道:“不是说案子已经破了吗?”
高廉明道:“为什么选我?”
姜亮道:“就算一起插过队,也证明不了什么!”
张扬回到江城联系的第一个人就是杜天野,杜天野正在办公室里发火,接电话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气:“喂”
张扬道:“南锡副市长龚奇伟的女儿前些天被人绑架,我想这件事你们都听说了。”
听到许嘉勇的名字,荣鹏飞不禁皱了皱眉头,张扬和许嘉勇的恩怨他多少是了解一些的,荣鹏飞道:“许嘉勇已经死了,谁会为他做这些事呢?”
高廉明道:“你真的要管范思琪的事情?”
江乐连连称谢。
张扬正在驶往南湖木屋别墅的路上,他微笑道:“说吧我听着呢。”江城的冬天比南锡冷很多,南湖已经冰封了,前些日子下过一场雪,不少地方雪还没有融化。
张扬道:“范思琪目前仍在羁押中,她是龚雅馨被绑架一案的最大嫌疑人,如果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她恐怕很难脱罪。”
张扬道:“我总觉着这件事可能和许嘉勇有关。”
荣鹏飞微微一怔:“董得志?他和这件事有关系吗?”他当然知道董得志死去多年,不可能也不应该和这件事有任何的关系。
张扬道:“我不是想抢你们的饭碗,我是觉着这件事很奇怪,以范思琪的身份地位,她根本不用这么做。”
张扬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越是搞阴谋诡计的人,越是喜欢隐藏自己,知道什么叫伪善吗?”
张扬笑道:“这四个大字你应该悬挂到你办公室去,两旁再弄几个衙役站着,绝对是王八之气威震天下。”
杜天野并没有想把江乐一棒子打死,他叹了口气道:“让他好好反省反省,他这么年轻,应该还有机会。”
张扬道:“如果说范思琪是绑架者,可是她从这次的绑架中能够获得什么好处?留下这么多的证据,可只要是仔细想想,这些证据全都是破绽,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证明范思琪有罪,我怀疑范思琪才是这次事件的首要目标,有人想要害她。”
杜天野道:“我今晚可能要迟一点,这样,七点钟一起吃饭鱼米之乡行吗?我让苏小红安排一下。”
张扬道:“我在她家的客厅里看到了一幅黑白照片,照片拍摄于66年,应该是下乡插队的时候拍摄的,里面有很多人,沈静贤和王均瑶就站在一起,她们很亲密,后面一排有许常德,我相信我没认错,可是当我询问沈静贤认不认识许常德的时候,她的情绪很冷漠,竟然说她不认识!你说这件事是不是有些奇怪?”
杜天野原本对这件事并不关注,可听到张扬提起苏媛媛的名字,顿时关注了起来,他低声道:“什么照片?”
张扬道:“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范思琪不可能做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陷害她。”
张扬笑道:“业精于勤荒于嬉,我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官场上,书法比起过去反而是退步了,比不上陈老伯。”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拿出了那张董德志和王均瑶的合影,递给荣鹏飞,荣鹏飞看了看,又交给了姜亮,姜亮道:“这张照片不是刘五交出来的那张吗?”
张扬笑道:“谁招你了?火气好像有点大。”
杜天野哈哈笑道:“随他们说去,老子不怕!”
姜亮点完菜也来到包间内,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一刻了,他低声道:“杜书记还没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