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7章 念亲恩

徐立华转身看了看儿子,感动的点了点头。她想起了在东江上学的女儿赵静,轻声道:“要是小静回来就好了。”
张扬道:“酒店早就吃腻了,我在南锡的时候就惦记咱妈做的饭菜,在家里吃吧,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儿媳妇俞美莲笑道:“没事儿,这摩托车稳当。”
杜天野微笑道:“是这样,我有一位世叔最近来到江城,他过去曾经和许省长一起插过队,提起过一些人和事。”
赵立军虽然平时蛮横,可是却有些惧内,但是当着家人的面,也不能显得太怂,他大声道:“你他妈闭嘴,我们爷几个说话,你插插个啥?”
赵立武道:“我那是开人家的,自己可买不起。”
苏媛媛道:“这次不一样,我遇到的这个人他提到你。”
杜天野道:“好小子,你来江城之前就盘算好了,想让我帮你查这件事是不是?”
俞美莲道:“我就知道你们不欢迎我来,赵立军,你什么老大啊,在这家里没人看得起你!”
张扬道:“大学毕业的时候都要面临毕业分配,感情再好的两个人,如果不能分配在一起,感情就会出问题,很多人因此而分手,我没上过大学,上中专那会儿也没谈过对象,都是从杂志上看的。”看到母亲有些担心,张扬又笑着安慰她道:“您别担心,只要他们两人感情好,分配的事情就算丁家不管,我也能帮忙搞定。”
苏媛媛道:“我一直都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她是鼓足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
徐立华看到时间还早,也就没忙着做饭,拉着儿子的手回到客厅里坐下,现在他们家的条件已经改善了许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全都齐备了,徐立华给儿子倒了杯开水还专门冲了点蜂蜜,她端着茶杯递到张扬手里道:“喝点蜂蜜茶,冬天干燥,去火用的。”
杜天野默默看着苏媛媛娴熟的茶艺,轻声道:“伯母的身体好些了吗?”
张扬还没说话呢,赵立武笑了起来:“大哥,少在这儿哭穷了,光阳150都骑上了,还说买不起尿片,谁信啊?”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可是,我突然找她是不是有些冒昧?”
徐立华的声音从厨房内传来:“你弟想吃香肠了。”
杜天野道:“好!一个小时后,我在那里等你。”
徐立华道:“这些年你帮了家里不少,真是辛苦了。”
徐立华道:“三儿又不是国家主席,他也有领导,他也要讲究组织纪律。”
张扬道:“这巴掌是替我大哥教训你的,你嫁到这家来,就应该懂得尊敬长辈,我大哥不管你,我这个当兄弟的只能代劳,别觉着肚子里怀了孩子就有了撒泼的资本,胎教不好,小心带坏了孩子,你敢骂我一句,我一样敢打你,在这个家里不懂得尊重我妈,就是不尊重你自己。”
沈静贤冷冷望着女儿:“你是不是想我死?在你心中是不是当我是一个冷血的毒妇,你是不是想我死?”
赵铁生笑道:“那可不,干啥没熟人都不行!”他这边出门,徐立华又叮嘱他道:“你给小军、小武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晚上回来吃饭。”
“杜书记,找我有事?”苏媛媛的语气透着礼貌和敬意,她对杜天野一直是抱有深深歉意的,虽然她的谎言没能造成恶果,可是她辜负了杜天野对她的信任,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背叛了他,这让苏媛媛感觉到抬不起头来,她不好意思面对杜天野。她本以为杜天野会因此而憎恨她,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杜天野是个胸怀宽广的人,他并没有因为那件事而埋怨自己,非但如此,他还找医生给她的母亲看病。
张扬笑道:“她要是敢对你不好,我跟老大说,让他把老婆给休了。”
等几个人进屋打起了麻将,张扬陪着母亲来到厨房,徐立华笑了笑道:“你别不高兴啊,你嫂子就是那个脾气,想什么说什么,嘴上没个把门的,你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俞美莲眼睛眨了眨道:“你们两个都别互相捧了,还是咱们三弟有出息,你们加起来收入也不如三弟高啊!”
张扬离得比较远,原本他只是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念头看看,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大哥大嫂的那点事儿他也管不了,可是看到俞美莲把母亲给推到了,张扬火大了,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起地上的母亲,徐立华这一跤摔得不轻,脸色苍白,忍着痛挤出一丝笑容道:“三儿,我没事儿!你们别怪小莲。”
赵立武也凑了过来,摸了摸摩托车道:“和_图_书哥,光阳150,新买的啊!”
张大官人差点没被呛着,心说跟这个女人没啥好说的,老子可是清官啊。
张扬乐道:“这年头什么都得靠关系啊!”
徐立华道:“老赵,还是我去吧,你们爷俩说话。”
徐立华有些不解道:“为什么不能多笑啊?”
徐立华道:“现在还是不开,你大嫂怀孕了,明年四月的预产期。”
苏媛媛道:“对啊,他叫邱德灿,他说和你们这几个人一起插过队,当过知青。”
苏媛媛很看重杜天野委托给她的事情,离开茶社之后,直接回到了家里,母亲沈静贤正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看到女儿回来,沈静贤有些好奇:“媛媛,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回到房内,苏媛媛先给母亲倒了杯热茶,然后道:“妈,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
赵立军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道:“最近生意不错,所以琢磨着给你嫂子买台车,以后上下班的也方便。”
徐立华道:“妈是高兴,高兴了才哭!”
“没有……”苏媛媛流泪了。
苏媛媛道:“妈,我大哥在店里,最近生意清淡,用不着都守在那里。”她走过去推动轮椅道:“变天了,回屋坐吧。”
张扬笑道:“大哥,你不是在跑运输吗?”
张扬道:“早就劝您跟我一起去南锡散散心,可你就是不愿走。”
徐立华道:“眼看二十四岁的人了,是该成家了,成了家身边就有个人照顾你,省得我整天为你操心了。”
杜天野笑道:“还是你先说!”
杜天野道:“生意还不错吧?”
张扬有些听不下去了,赵立军兄弟俩说什么他无所谓,可俞美莲对他母亲不尊敬,他可受不了,张扬冷冷道:“嫂子,你什么意思?”
苏媛媛是不可能让杜天野等他的,放下电话之后她马上就出发了,来到了约定的茶社,特地要了一个雅间,她考虑到杜天野市委书记的身份,如果别人看到他和自己在一起,恐怕又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苏媛媛坐在桌前,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向外张望着,她感觉到自己变得剧烈的心跳,望着墙上的时钟,双手下意识的交叉在一起按住胸口,她有些紧张了,她很清楚,自己的紧张并非因为杜天野是市委书记,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张扬道:“我嫂子对你咋样?”
张扬道:“我看得出,苏媛媛对你肯定比我好,我要是去问她,她绝对不会给我帮忙,你要是开口,我琢磨着,她应该愿意为你做点事儿。”
徐立华被儿子逗得不禁笑了起来,嘴上却道:“你别气我了,这么大人了,别整天不定性,感情上的事情不能朝三暮四,也不能三心二意,天下好女孩儿多了,总不能全都被你娶进门来?”
俞美莲望着张扬,只觉着一股强大的威势逼迫过来,她竟然不敢冲上前去,这会儿想起老公来了,可怜兮兮的看着赵立军道:“赵立军……就看着我被他打?”
徐立华笑道:“人一辈子总有这个过程,还好,再过几个月我又有事情干了。”
苏媛媛充满诧异道:“他提到过我的母亲?”
杜天野道:“他叫邱德灿,你回去跟伯母说一声,如果伯母愿意跟他见一见,你直接打我电话。”
徐立华道:“倒没什么,她对我还好,就是手脚懒了些,现在的年轻人不都是这样。”
张扬最怕母亲提这事儿,他笑道:“那我就多娶几个,烧水的烧水,做饭的做饭,揉肩的揉肩,捶腿的捶腿,另外还得有陪你聊天逗乐的,还有唱歌跳舞给你解闷的。”
沈静贤道:“你在骗我!”
杜天野当然不能把这件事的实情说出来,他点了点头道:“你的母亲是不是叫沈静贤?对了他还提到过一个名字叫王均瑶,他们当时都是一起插队的,他想召集当时一起插队的那些知青聚一聚,所以让我帮忙打听一下。”
张扬一脸坏笑道:“这事儿还是得你亲自出马!”
沈静贤微微一怔,轻声道:“怎么可能,我十多年都没有和外界交往了,认识的也只是一些街坊邻居,哪里还有人记得我?”
苏媛媛没想到杜天野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在呼机上看到杜天野的手机号码,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去马路对面的公话亭内回了一个电话。
母亲的病情最近稳定了,身体状况也好转了许多,苏媛媛以为是于子良帮忙的缘故,却并不清楚,真正负责开药方的是张扬,于子良只是他请去的幌子。
徐立华不和_图_书无嗔怪的看了儿子一眼道:“别胡说八道,她对我一直都很尊敬。”
苏媛媛也利用这一时机调整好了情绪,不要意思的向窗外看了看,小声道:“杜书记您说!”
杜天野从苏媛媛的反应中明白了什么,低声道:“要不,你定个地方吧。”
赵立军道:“这年头,谁不想发展啊!”他朝老婆的肚子看了看道:“你嫂子就快生了,我得抓紧时间赚点奶粉钱,不然以后我连尿不湿都买不起。”
徐立华这边走入厨房,那边老二赵立武得到消息已经从金凯越赶了回来,他也开上车了,一辆二手的长安面包,从保安到保安部经理,到现在金凯越酒店经理,赵立武的一路升迁全都仰仗了张扬和牛文强的关系。现在的张扬早就不是那个少言寡语的中专生,已经成为了他们家的希望和荣耀,别说欺负了,现在巴结都来不及。
杜天野微笑道:“那就好!”对当初苏媛媛出卖他的那件事,杜天野一直都感到很困扰,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苏媛媛要出卖他,事情虽然过去了这么久,可杜天野仍然不方便提起,他不想苏媛媛难堪,杜天野道:“最近在忙什么?”
苏媛媛点了点头道:“好多了,多亏了于博士开的药方,她的身体状况渐趋好转。”
张扬既然开口,杜天野的确不好拒绝,而且去找苏媛媛问问情况,也不是违反什么原则纪律的事情,他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话还没说完呢,眼前掌影一晃,只听到啪!地一声脆响,却是张扬出手赏了她一记耳光,以张大官人的胸怀原本是犯不着和这个市井泼妇一般计较的,可是俞美莲把他母亲推倒在地,嘴上还不干不净,张扬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可是不能看到母亲受委屈,这一巴掌他当然不会尽全力,俞美莲毕竟怀有身孕,张扬打得很巧妙,虽然很响很脆,可是并没有多少力量用在俞美莲的脸上,这一巴掌把俞美莲打愣了,也把所有人都看愣了。
俞美莲捂着脸,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她酝酿着情绪准备不顾一切的撒泼发动反击。
苏媛媛道:“两湖茶社吧,距离您办公的地方不远,还比较清静。”
苏媛媛道:“他不但提到你,还提到我们平海的前省长许常德,还说一个叫什么?什么……”苏媛媛装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眼角的余光却在悄悄观察母亲的表情变化,她看到母亲的脸色瞬间改变了,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
杜天野很守时,一分不差的来到了约定的地方,苏媛媛看到他走入茶馆,就迎出门外,戴着黑色无框眼镜的杜天野朝她笑了笑,一言不发的跟随她走入雅间。
赵立军道:“老二,你比我混得好,汽车都开上了,咱们当兄弟的得相互帮助,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说是不是?”
苏媛媛点了点头,她并没有生出任何的疑心。
“真的假的?打麻将都不会?”
徐立华没想到儿子会突然回来,之前张扬说过,他要等到春节前夕才能回来过年的,徐立华看到儿子,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拉着张扬的手,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苏媛媛用力点了点头道:“烧掉了,真的烧掉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看来何歆颜还是很会讨好老娘的,难怪母亲一个劲的帮她说好话。
杜天野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只是想问问你的近况。”
沈静贤的目光落在空白的墙面上,墙壁上留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印记,她想起了那张照片,低声道:“媛媛,那张照片,你有没有烧掉?”
沈静贤内心感到一阵刺痛,低声道:“他是谁?他说的人我都不认识,他怎么会记得我?”
苏媛媛道:“他叫邱德灿!”
张扬笑道:“怎么会!其实也不怪她这样说,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认为当官就有钱,从古到今升官发财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家里的每个人都很欢迎张扬的到来,亲情固然是一方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张扬是赵家两兄弟眼里的贵人,认为这个当初的拖油瓶,现在对他们能有很大的帮助。
徐立华道:“牛文强现在去丰泽发展,听说生意做大了,这边的金凯越就交给老二打理了。老二整天忙的不见人影,他嫌早出晚归的住在家里不方便,所以就搬到酒店住了,所以家里只剩下了我和你赵叔。现在房子大了,人反倒少了,这么大房子,整天就我们两个人楼上楼下的转悠,我倒开始怀念过去在农机厂宿舍的时候了。”
赵立和_图_书武冲着厨房内大声道:“妈!别做饭了,都去金凯越吃饭,我请客!”
沈静贤闭上眼睛道:“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只想平平安安的再多活几年,亲眼看着你嫁人!嫁个好人家。”
沈静贤叹了口气道:“媛媛,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家,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连江城都未走出过,怎么可能认识那些大人物。”
赵立武道:“大哥这句话说的我赞成,老三啊,我也有事求你,我在金凯越虽然当上了经理,可酒店毕竟是人家的,我始终都是在给人家打工,赚得都是小钱。我琢磨着想盘一家饭店自己干,你关系多,人脉广,帮我参谋参谋,要是能帮忙从银行弄出点贷款就更好了。”
张扬笑道:“妈,你真疼我,要不你干脆跟我去南锡得了,在我身边也好照顾我。”
张扬笑道:“赵静最近忙着实习的事情,要回来也得等到寒假了。”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逼命吗?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赵铁生连连答应。
苏媛媛叫了一壶铁观音,现冲现泡,她让服务员离开,亲自承担了泡茶的工作,过去她专门学习过茶道,当初她在一招的时候,综合素质评比稳居第一,她是一招的明星服务员,正因为如此,杜天野初来江城的时候,才让她承担了照顾杜天野的职责,苏媛媛想到,如果当初没有发生清台山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出卖杜天野,也许她仍然在一招工作,可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时光不能倒流,她和杜天野之间的关系再也不会恢复到昔日的模样。
杜天野笑道:“都说了,不提过去的事情,对了,我找你还真的有件事。”他看出苏媛媛明显有些感动,杜天野这个人也见不得女人的眼泪,赶紧把话题岔开了去。
徐立华道:“我不管人家,他又不是我儿子,我就管你,你新的一年里一定要正儿八经的找一个女朋友,咱们就是普通人家,不一定要找什么金枝玉叶,也不一定要找多漂亮的,只要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懂得关心你,照顾你,会过日子的女孩子就行。”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何歆颜:“对了,我看歆颜就不错,每次她来江城都会抽时间过来看我,又漂亮,又懂事,还有一手好厨艺,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样的女孩子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杜天野还有很多事要忙,和苏媛媛说完这件事就起身告辞了,临走的时候,抢先把账单结了。
张扬道:“我记得他们两个都在家住啊,什么时候搬走的?”
俞美莲道:“咱们打麻将吧。”
俞美莲怒道:“你让谁闭嘴?”
俞美莲是典型的小市民,喜欢自作聪明,眼睛眨巴眨巴:“三弟,都是一家人,还掖着藏着,谁不知道你赚钱容易啊。”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她考虑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杜书记,你说时间地点!”
赵立军和赵立武对望了一眼,赵立军道:“妈,谁不知道老三现在是手眼通天啊,连咱们春阳县委都得给他面子,我们可都是您的儿子,我们都混出个人样来,您老脸上也有光是不是?”
徐立华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让赵铁生和儿子儿媳之间修补一下关系,她接过赵铁生买来的菜,让他们去了。
徐立华啐道:“混小子,满嘴的胡说八道,我是你妈!”
张扬咧着嘴笑道:“你笑两次就年轻二十岁,看起来像我姐,要是再笑一次就成我妹了。”
“我没有!”
杜天野低声道:“这样吧,我抽空和她联系一下。”
俞美莲呵呵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有感而发,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张扬道:“高兴了应该笑才对,笑一笑十年少,您笑两次,千万别多笑了。”
徐立华走过来道:“都别吵了,三儿,给你嫂子道歉!”
苏媛媛默然无语,过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道:“妈,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初要让我那样说?”
沈静贤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女儿真是孝顺。
杜天野道:“一招的飞庐茶社吧。”
苏媛媛心中感到异常内疚,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杜天野仍然关心她,越是如此,她心里越不好过,她抬起头,想要说话,却看到杜天野也张口要说话,两人同时停住说话,苏媛媛道:“杜书记先说。”
俞美莲也不是好性子,扬起右手,啪!地就给了赵立军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把赵立军打懵了,把全家人都给弄愣了。张扬和这位嫂子接触不多,没想到这娘们儿居然是个泼妇。和图书
张扬笑道:“回自己家还要打什么招呼?”
张扬道:“妈!”
徐立华道:“她和那个丁斌到底怎么样了?平时打电话过来,她也不提两人的事情。”
徐立华又叹了口气道:“你是说小静很可能不回江城了?”
张扬道:“老大啊,这事情不能耽搁了,一定要尽快联系,我在江城呆不了多长时间,明儿我回春阳看看,后天回来,你千万要给我个准信儿。”
张大官人当然知道自己发生了怎样的转变,可这件事永远也不会说出来,其实他已经适应了重生后的角色,他就是张扬,张扬就是他,这辈子是不会发生改变的。张扬真挚道:“妈,无论怎样变,我都是你最亲的儿子。”
徐立华道:“老大媳妇挑剔了一些,你赵叔那个人又大咧咧惯了,上个月吵了一架,生气就搬出去了,小军这两年跑运输也赚了点钱。”
苏媛媛听到杜天野的这句话几乎就要流泪了,她强忍着眼泪低声道:“我……不该说谎话……”
徐立华道:“你要是怕我累,赶紧娶个媳妇回家,让她帮我分担家务。”
苏媛媛点了点头,她竭力控制好自己的表情,不让母亲看出自己撒谎。
俞美莲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老公爹是在说自己,她眉毛竖起道:“怎么着,不把我当这家人了?赵立军,我不是你媳妇吗?”
张扬听到这哥俩全都为了这些琐事烦自己,碍于母亲的情面他不好说什么,可徐立华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她轻声道:“小军,小武,你弟刚回来,咱们不提这些事儿,让他好好吃顿饭,再说了他是南锡的体委干部,又管不了江城的事儿,你们别难为他。”
徐立华好心想要拦住她,却被彪悍的俞美莲一把给推倒在地。
几杯酒下肚,赵立军咧着嘴笑道:“三弟,听说你最近在南锡干得不错,省运会工程都是你说了算,那啥,能不能给我这个当大哥的弄点小工程干干?”
张扬道:“权当朋友间的普通问候就是。”
张扬道:“上次我去东江见到他们了,还好吧,不过我听说大学毕业对感情是个考验,希望他们能够顺顺利利的度过这个门槛儿。”
沈静贤道:“他还说什么?”
赵铁生也听不下去了,他对这个儿媳妇从来就不怎么顺眼,赵铁生过去对张扬母子俩不好,可后来张扬发达之后,没跟他一般计较,反而对他们赵家尽心照顾,赵铁生虽然没多少文化,可是他也懂得感恩,这也是这两年他对徐立华越来越体贴的原因,赵铁生重重的把酒杯顿了一下,两道眉毛拧在一起道:“我们家的事儿你插插个啥?”
张扬笑道:“真不会!”他看到赵铁生买菜回来了,笑道:“你们和赵叔去打牌,我陪妈做饭。”
张扬道:“老二怎么也不在家里住了?”
徐立华听儿子这样说不由得有些担心了:“考验?什么考验?”
张扬笑着叫了声大嫂。
徐立华道:“行了,都别在这里站着了,你们该干啥干啥,等饭菜准备好了我叫你们。”
张扬知道母亲是个劳碌命,真让她闲下来,她反倒会浑身不自在,张扬笑道:“妈,你自己多注意身体,要是累病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杜天野道:“你母亲是不是和我们平海前省长许常德一起下过乡?”
徐立华感叹道:“这些年你的变化最大,过去你不喜欢说话,和这个家庭格格不入,我最担心的就是你,没想到人长大了真的会变。”
沈静贤笑道:“傻丫头,你哪天不遇到人啊?”
俞美莲有些不识好歹,尖叫道:“谁要你虚情假意?你又不是赵立军的亲娘,你只疼你亲生儿子,别再这假惺惺的充好人……”
苏媛媛道:“我哥哥放出来了,他开了家摩托车专卖店,我在他店里帮忙。”
“邱德灿?”沈静贤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目光中充满了迷惘,她对这个名字相当的陌生,她敢保证,自己还没有老到糊涂的地步,当年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名字都牢牢镌刻在她的心底。
苏媛媛道:“我母亲很少提起她过去的事情,我对这方面一无所知,杜书记,不如你把那位先生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给我,我回家跟我妈说一声。”
沈静贤道:“别忘了,你是我的女儿,你的一举一动瞒不过我的眼睛,到底是谁找了你?”沈静贤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赵立军道:“比不上你,汽车都开上了。”
这句话提醒了俞美莲,俞美莲母老虎一样向赵立军冲了过去:“赵立军,我他妈跟你www.hetushu.com拼了。”
赵立军脸涨得通红:“你闭嘴!”
这时候老大赵立军两口子也过来了,赵立军骑了一辆新买的光阳踏板,一直骑到了院子里,他老婆肚子已经初具规模了,徐立华听到摩托车的声音,专门从厨房里赶出来扶儿媳妇下车,嘴里唠叨着:“小莲,不是跟你说了吗,别坐摩托车,你挺这个大肚子凡事都要小心。”
张扬的继父赵铁生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随着张扬在仕途上做得风生水起,赵铁生对张扬的态度也是越来越和蔼,现在表现的就像是一个慈父了,他笑眯眯道:“三儿回来了,我出去买点好菜去。”
苏媛媛愣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杜书记,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
徐立华笑道:“好啊,回头我给你蒸!”
张扬心说十有八九是这个样子,丁斌是不可能陪着赵静来江城定居的,不过嘴上却道:“小静怎么打算咱们也不知道,妈,其实只要小静能有好的发展,在哪儿还不是一样,就算留在东江,也没多远啊。”
苏媛媛道:“他还说了一个名字,好像叫……嗯对了,叫王均瑶!”
徐立华道:“你这小子,把我给你说的话全都记清楚。”
赵立军和赵立武不吭声了,都跟着点头。
徐立华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难过,这么多儿女之中,只有张扬和赵静是她亲生的,可现在这两个孩子都去了外地工作,每想起这件事,她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赵铁生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张扬和自己没多少共同语言,在张扬发达之前,他对张扬母子俩也不怎么好,现在还是用实际行动多表现表现,赵铁生坚持道:“我去,我和卖菜的熟悉,能买到好菜。”
苏媛媛道:“还好,最近买车的人很多。”她抿了一口茶,小声道:“杜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过去的事情,不开心的事情,咱们都不要提了,我相信一个成年人做每件事都有自己充分的理由,小苏,忘了过去,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赵立武听他这样说也只能作罢。
赵立军这会儿反过劲来了:“我他妈都想抽你,俞美莲,你在我家撒什么泼?有气你冲我来,你推我妈干什么?”赵立军的这番话多少博得了张扬的一些好感。
苏媛媛没吭声,飞庐茶社是一招的其中一个部门,当初苏媛媛就在市政府一招工作,那里她有不少的熟人。
张扬笑道:“嫂子别这么说,我就是一普通小干部,指着工资吃饭,哪有什么收入。”
赵立武道:“发财了啊!”
张扬一边打着马虎眼,一边扶着母亲往厨房走:“妈,我饿了,特想吃你灌得香肠。”
俞美莲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现在可紧张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了,亲生的儿子谁不爱啊?”她阴阳怪气的腔调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一听就知道她是在讥讽徐立华。
赵立军面子可挂不住了,扬起手作势要打俞美莲,徐立华慌忙把他的手臂拦住,大声道:“小军,别犯浑,小莲还怀着身孕呢。”
沈静贤摇了摇头道:“没有,从没有过,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邱德灿,也不认识什么王均瑶,许常德我认识,不过那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人家活着的时候是省长,我怎么可能认识他?死了……或许有机会认识吧,不过那得等我死了之后。”沈静贤满面狐疑的看着女儿:“媛媛,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去找你?”
张扬道:“妈,你怎么越说越是生分啊。”
“不道歉,就别叫我妈!”徐立华似乎真的生气了。
张扬叫了声二哥,家和万事兴,张大官人就是冲着母亲,也得和老赵家搞好关系。
张扬道:“不会!”
俞美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苏媛媛有些惊慌道:“妈,真的没有,我没骗你。”
赵立武道:“三弟,这次回来咋没提前打声招呼,我好让人准备。”
张扬道:“无论有没有难度,这件事兄弟就拜托你了。”
张扬看到母亲这个样子,不由得有些内疚,自己只顾着工作,忽略了对母亲的关心,他笑道:“妈,你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
张扬道:“妈,我今年才多大啊,你就这么着急把我推销出去?”
杜天野道:“有事,你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面谈!”
张扬道:“现在时代变了,都讲究先立业再成家,你看江城市委杜书记,他都四十挂零的人了,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赵立军尴尬道:“美莲,你少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