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8章 小城故事

何歆颜的俏脸红了起来,啐道:“谁说要跟你生了?”
赵铁生道:“哭啥,又啥好哭的?你把你妈推倒了,还有理了?立军,以后你们两口子要吵架,别到这儿来,我和你妈年纪都大了,搁不住你们搅和!”
张扬道:“遇到了一点事情,必须要回来,我呆不长,后天就得赶回去。元旦南锡有个万人环城跑,我本来不想参加,可上头打电话让我回去,混在官场里,时间都不是自己的了。”
张扬当然懂得何歆颜的意思,他呵呵笑道:“你还年轻,趁着年轻就应该好好做一番事业,相夫教子,过两年再说,我一定尽力,让你多生几个。”
张扬道:“西山县就在清台山的背面,距离江城不远啊。”
张扬拿起电话:“喂!”
“白酒吧,今儿天太冷,喝点白酒暖和。”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不跟我生,跟谁生?”
张扬道:“是啊,改不了了!”他拿起菜单点了几道菜,又叫了一瓶清江特供,他向何歆颜道:“你喝白的还是啤的?”
张扬笑道:“有我在不会紊乱,回头我帮你调节调节。”
何歆颜道:“骗人,迷得你神魂颠倒的那个肯定不是我”
何歆颜觉着张扬的双腿缠得越发紧了,端起酒杯道:“喝酒吧,你还让不让我好好吃顿饭?”
发生了刚才的事情,赵立武也不好意思再提自己的事情了,他草草吃了一点,也借口酒店有事,匆匆离去。
何歆颜之所以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她对张扬的态度感到有些失望,她的性格很坚强,绝不是个一味痴缠的女孩子,感情上她想做到拿得起放得下,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放下张扬,可是张扬有句话说得对,她应该做些事,趁着年轻,多做一些事,如果命运注定她还要等待,那么她就这样等待下去……杜天野收到了一封信,信中没有署名,里面只有一张照片,这是一张拍摄于66年的集体照,杜天野从中找到了年轻时候的许常德,他顿时明白,这就是张扬所说的那张照片,一定是苏媛媛寄给了他。杜天野对这张照片的兴趣并不是太大,许常德和王均瑶、沈静贤这些人的关系对他来说不是特别重要,他之所以去找苏媛媛,主要是因为张扬开口求助,作为朋友,他应该帮这个忙。
张扬陪着母亲聊了一会儿家长里短,他本以为何歆颜还会打电话过来,可等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没有接到何歆颜的电话,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了,他想出去转转,很久没回春阳了,不知现在的春阳是否和他过去初来的时候一样?他向母亲说了一声,离开家门,沿着小街缓步向前方走去,方才走了几步,和_图_书就看到前方一个窈窕的身影迎着他走了过来。
徐立华听说是何歆颜,也是开心非常,她接过听筒道:“歆颜啊,你有日子没过来看我了。”
何歆颜摇了摇头。
张扬笑了笑,去一旁泡了杯茶,自己喝了起来,还别说,何歆颜倒是很会哄老人家开心,陪着徐立华聊了足足有十多分钟,徐立华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上了电话,看了儿子一眼,嘴里还故意感叹着:“多好的姑娘啊!”
徐立华道:“家和万事兴,我们这家人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我总想着一家人还是和和美美,这样日子才过的有滋有味,你赵叔那个人没多少文化,过去对你也不好,可这两年他改了许多,小军、小武两个对我也满孝顺的,至于小莲,她脾气大了一些,平时也不这样,可能是女人怀了孕,容易上火生气,可你当兄弟的不该打她啊!”
张扬暗叫晦气,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姜亮也披上棉大衣跟了上去。来的时候还后悔带了这件累赘出来,可一进了山里顿时就感觉到棉大衣的好处,山风凛冽,人原地站在那里都能被吹得打晃晃,日头虽然还挂在天空上,可丝毫没有晴天的感觉,阳光白乎乎的没有任何的暖意,姜亮裹紧了大衣。
“嗳!”
这两年春阳还是有不少变化的,县委书记沙普源上台之后,把前任领导朱恒没有完成的县城道路改造工作做完了,现在春阳的街道宽阔了许多,张扬感到这座小城有些陌生了,不过他记得春水河,春水河畔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他带着何歆颜来到了熟悉的知味居,沿着春水河前往知味居的路上,熟悉的感觉仿佛瞬间都回到了张扬的心中。
张扬接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杜天野的办公室,拿走了这张照片,姜亮那边也查到了一些线索,许常德当年下乡插队地点就在北原省荆山市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
姜亮坐起来向前方望去,却是一辆客货车和一辆拖拉机撞在了一起,盘山公路本来就狭窄,路面大部分都堵上了,五个人在那儿吵着呢。
张扬笑着抓住她的手腕:“别介啊,打死了我,你哪儿找这么好的男人去!”
张扬道:“什么专辑?”
姜亮道:“你委托给我的事情我当然要尽力查,王均瑶和沈静贤的资料并不好查,许常德的资料咱们这边不缺,毕竟他是江城过去的市委书记,他在所年曾经下乡两年,插队的地点就在北原荆山。”
从江城前往荆山,春阳是必经之路,张扬早晨才把何歆颜送到江城,这会儿又得折返回去,来江城的这两天几乎都在奔波中渡过了。
何歆颜道:“我的东西,还和-图-书有给徐阿姨买了点营养品。”
俞美莲只是抽抽噎噎的哭,她的那点儿泼劲被张扬一巴掌给打散了,她倒是想找张扬算账,可她不敢,关于这个小叔子的传奇,春阳流传着很多的版本,她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张扬看了看那两辆车,又看了看那五个人,客货车上有两个人,拖拉机上有三个人,都没受伤,不过拖拉机被撞得惨不忍睹,客货车的前脸也坏了,水箱也漏了,客货车司机是一个又高又胖的汉子,他操着典型的荆山话道:“娘的,老子都把车停下了,你咋还直愣愣的的往我车上撞?”
张扬笑道:“不用你迷,我早就神魂颠倒了。”
张扬笑道:“好事啊,总是拍广告提升知名度相当有限,如果可以出一张舞曲专辑,对提升你的知名度大有帮助。”
何歆颜道:“不是我对自己没信心,是对你没信心!”
赵铁生很生气,低声道:“你们接着吃,我吃饱了。”
张扬道:“跟我回家去吃。”
张扬摇了摇头:“前面好像出事了。”
何歆颜道:“不了,外面随便吃点吧,别让伯母麻烦了。”
春阳的冬天比南锡要冷许多,何歆颜和张扬来到墙角空调旁坐下,张扬帮着何歆颜脱下大衣,搭在椅背上,望着何歆颜的俏脸,张大官人笑得很开心。
茶几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母子俩的对话。
何歆颜又踢了他一脚,张扬的确对她很好,可是这混蛋一提到婚姻的事情,就开始回避主题,何歆颜知道张扬是怎样的人,任何女人都很难拴住他那颗不羁的心,可是何歆颜真真正正深爱着他,她也想有一日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她也憧憬着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爱上一个这样的人,就必须承受幸福的代价,代价是什么?何歆颜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何歆颜抿了抿嘴唇,端起酒杯道:“我决定了,就试着出张专辑搏一下。”
张扬知道母亲识大体,顾全大局,他打俞美莲那个耳光形式大于内容,响是很响,不过不疼,小叔子教训嫂子传出去也不是啥丢人的事儿,想当初武二郎还把他潘金莲嫂子一刀给搠了呢。张扬这巴掌多少出了些恶气,冲着俞美莲道:“嫂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这当兄弟的一般见识。”
汽车来到清台山前,张扬不由得想起当初他在黑山子乡担任计生办代主任的事情,想起他在山路至上邂逅楚嫣然的情景,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如此熟悉,张扬发现自己对清台山的感情很深,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清台山当成了自己的故乡,他的人生从这儿开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道:“张扬?你什么时候来江城的?”m.hetushu.com
张扬借着路灯微弱的光芒看清那身影竟然是何歆颜,张大官人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丫头真是神出鬼没啊,刚刚才打完电话,这会儿就出现在春阳,还是自己疏忽了,刚才忘了问她到底在什么地方。难怪她会打电话给母亲,原来她来江城了。
张扬来到母亲身边握住她的手道:“妈,你没摔着吧?”
徐立华趴在沙发上,感觉到儿子的大手在腰部推拿,说来奇怪,张扬揉捏两下之后,她感觉疼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徐立华笑道:“看来当初让你读卫校还是有些好处的。”
张扬道:“还好学了点按摩推拿的本事,以后可以用来孝敬您。”其实他这手功夫可不是从卫校学来的。
张扬道:“刚才打电话的时候都不告诉我你在春阳。”
何歆颜道:“你是体委主任,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当然要出面了,小张同志,好好表现,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
张扬道:“妈!她和小欢在一起,去了外国,总而言之她现在生活得很好。”
何歆颜道:“你笑得很色啊!”
张扬笑道:“妈,我怎么会生您的气,再说您又不是真冲我发火。”
张扬道:“妈,我错了,刚才我看到她把你推倒,一时心急所以才打了她,不过我没下狠手。”
这里依然是清台山,不过是清台山的西坡,春阳在清台山的东面,卢家梁的山路比起黑山子的紧慢十八盘丝毫不逊色,道路之崎岖,路况之复杂,甚至犹有过之,张扬不得不减慢车速,快要到卢家梁的时候前方有两辆车出了事故,把道路给堵上了,张扬暗叫晦气。姜亮这会儿也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到了吗?”
张扬道:“你是说许常德他们都在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井村插过队。”
张扬接过他手中的文件袋:“里面前是些什么?”
何歆颜挽住他的手臂道:“我想把你迷得神魂颠倒。”
张扬决定亲自去一趟,他和姜亮一起从江城出发前往荆山。姜亮得到的一些资料全都放在文件袋中,因为寒流突然来了,他特地带上了一个警用蓝色大衣,来到张扬的皮卡车内,发现张扬的暖风打得很足,忍不住抱怨道:“穿多了,早知你空调这么好,我就少穿点。”
张扬把何歆颜的旅行包锁在自己的皮卡车内,两人也没开车,步行出了小街。
何歆颜道:“其实我并不想有多大的名气,现在的生活衣食无忧,我已经很满足,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而不愿成为什么明星!”何歆颜这句话说的平淡,可她却是在婉转的向张扬表明心迹。
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张扬就穿过了连同平海和北原http://m.hetushu.com两省的清台山毯道,出了隧道就是西山县,沿着县道走了没多远,就驶入通往卢家梁的蜿蜒山路。
俞美莲抹干净眼泪,爬起来往外面就走,徐立华慌忙催促赵立军去追她。
徐立华笑道:“妈知道,你要是下了狠手,她的脸早就肿起来了。”
赵立军追出去没多久,又折回头来,把摩托车开走了。
何歆颜妩媚的瞪了他一眼,抬脚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张大官人的腿伸了出去,两人的腿在桌下纠缠在一起。
姜亮道:“其他人我不知道,可许常德肯定是从那儿出来的,他的档案中有这段记录,我查了很久,才查到这份原始文件,后来他只是写这两年下乡插队,并没有指明在哪里。”姜亮打了个哈欠,把座椅放倒了,躺下道:“我昨晚值夜班,一晚上都没睡好,得补个觉,等到了西山县再叫醒我。”
姜亮点了点头道:“现在隧道都通了,当然不远,过去那会儿要绕过清台山,道路也是崎岖不平,交通十分的不便利,去一趟西山就得花一整天的功夫。”
徐立华点了点头道:“知道他们生活的很好就行,萌萌是个好孩子。”
何歆颜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开好的白酒,给张扬倒上满满的一玻璃杯,然后自己倒了半杯酒,感叹道:“上午还在海南拍广告,晚上就来到天寒地冻的江城了,长期过这样的日子,我生理都要紊乱了。”
张扬笑道:“你不知道我回来,怎么会往我家里打电话?”
何歆颜道:“他把我介绍给香港的金牌音乐制作人良正,良正看过我的舞蹈,听过我唱得一首广告主题曲,他有意帮我出一张舞曲专辑。”
没多久姜亮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看来他真的累了,张扬望着他笑着摇了摇头,启动汽车向荆山市的方向驶去。
何歆颜道:“王准前两天跟我联系,问我想不想出专辑。”
徐立华想去接电话,张扬让她继续躺着:“妈,我去接!”
张扬感觉到何歆颜的娇躯颤抖了起来,他虽然没看清何歆颜的表情,可她颤抖明显是因为笑得,而不是害怕,张扬知道自己露馅了,放开了何歆颜。
听到儿子这样说,徐立华不由得想起子秦萌萌,这个干女儿和秦欢一起失去了踪影,她轻声道:“萌萌去了哪里?”
何歆颜的确被吓了一跳,可马上从张扬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熟悉而温暖的气息,男女之间发展到了一定的层面,对彼此的气息都很熟悉,张大官人虽然嗓音拿捏的不错,可还是没能瞒过何歆颜的鼻子,张扬感觉不到何歆颜的反抗,心中真是纳闷,以这丫头刚烈的性格竟然不做抗争,这厮恶作剧的性子又上来了,贴着何歆颜的俏脸,伸出舌和-图-书头在她耳垂上舔了一口,阴测测道:“我还要劫色!”
何歆颜道:“这次来的有点突然,江城酒厂明天有个代言,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刚刚出了江城机场,原本打算明天做完活动,过来探望徐阿姨的,可没想到你竟然在春阳,所以我想都不想,打车就来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张扬马上听出是何歆颜,他颇感意外,可马上又明白了,这丫头肯定是抽空跟母亲培养感情呢。
“滚!”何歆颜含羞带怨的瞪了他一眼,将旅行袋扔给他:“帮我拿着!”
张扬笑道:“那好,我把电话给我妈。”
何歆颜道:“切,你以为我一定要找你啊,我不能跟徐阿姨聊聊天说说话吗?”
开拖拉机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后生,跟他一起的两个也都差不多,年轻人血气方刚的,瞪着双牛蛋眼,大声瓣驳着:“你也不睁眼看看,这儿是羊肠子,谁家车停在路当中啊?你不是找撞的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谢领导重视,以后我会用实际行动好好表现,一定让领导满意。”
何歆颜的目力当然比不上张扬,她手中还拎着一个旅行包,显得有些吃力,张大官人悄悄躲到一棵大树下,等何歆颜经过的时候,这厮倏然从后面冲了出去,其实张大官人重生之后如果没有选择当官,这厮做贼也有极其优秀的天赋,一手捂住何歆颜的嘴巴,一手将她抱住,压低声音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张扬道:“真是孝顺啊,我妈都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了。”
张扬看到何歆颜柔情脉脉的样子,心中一阵温暖,他关切道:“吃饭了没有?”
何歆颜笑得就要喘不过起来,好不容易才停住笑声,俏脸之上荡漾着笑意,瑶鼻可爱的皱了起来,挥动粉拳向张扬的身上打去:“越来越没出息了你,打死你这个臭流氓!”
母子俩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举杯道:“预祝你专辑热卖,红遍中港台!不!应该是红遍全亚洲,全世界!”
赵立武等他们两口子离去之后,低声笑道:“活该,瞧她那嚣张样,我都想抽她!”
徐立华道:“三儿啊,刚才妈对你那样,你不生气吧?”
徐立华笑着摇了摇头,她起身想去收拾,却感到腰部一阵疼痛,又不得不坐下,张扬关切的扶着母亲来到沙发上坐下,轻声道:“妈,你趴下来,我给你揉揉。”
何歆颜道:“前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都没说要来江城,怎么这么突然?”
张扬道:“里面是什么?”
张扬道:“我说丫头,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张扬这才放开了她,陪着何歆颜喝了杯酒。
张扬笑道:“觉着她好,你就认她当干女儿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