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1章 原来如此

张扬道:“岂敢岂敢,道长,我虽然年轻,可人伦五常我还是懂得,从来都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样的考验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再有才好,我倒是没什么,可要是让小妖知道,你让我们师徒之间以后该如何相处?”
李信义道:“快去写,快去写,我和张扬继续喝酒。”
陈崇山笑道:“在你面前写字总是让我感觉有些班门弄斧的味道。”
张扬乐道:“以后这两个字就是我的座右铭!”
张大官人的脑袋嗡!地一下,妈妈咪呀!兜了一个大圈子竟然查到了陈雪的身上,他之所以如此认定,因为县一中的状元本来就不多,长得跟仙女儿似的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陈雪,张扬低声道:“陈天重的老婆是不是叫耿秀菊?”
张扬真正关心的是陈天重在小石洼村中发生的事情,他指了指照片中的沈静贤道:“陈老伯,你认识她吗?”
杜天野微微一怔,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和自己有关系,低声道:“说来听听,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的皮卡车内有药箱,姜亮找出一片退烧药吃了,车内开足了暖风,他身上裹着大衣还一个劲的叫冷,离开卢家梁之后,路况明显好了许多,车速也逐渐加快,张扬道:“看来咱们赶得及回春阳吃午饭。”
张扬道:“一点苦都不能吃,党和国家怎么能放心把更大的重担交给你。”
姜亮道:“赵师傅,您还记得陈天重的老婆叫什么?在哪里工作吗?”
杜天野道:“那你一定不要辜负他的期望啊!”
李信义点了点头道:“现在信了,张扬,别见怪,关心则乱,我乱说话,你可别当真,更别生我气。”
张扬道:“我看得出来,陈校长有些事不愿说,照他的说法,他在小石洼村一段时间后,就因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被抓去乡里批斗,小黑屋里关了大半年,其中发生了许多事,他并不知情。而这个陈天重一直都在小石洼村,他应该更了解这些知青之间的事情。”
人世间感情的事,怎地一个复杂得了,离开水利局之后,张扬和姜亮也就此分手,姜亮搭车返回江城,而张扬决定继续在春阳逗留一天,他要查清陈天重的事情,他相信从耿秀菊和陈崇山那里应该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姜亮道:“我听说你和赵国强的关系并不怎么样,这次他去南锡,会不会对你不利?”张扬当初被怀疑和赵国梁的死有关,那件事很多人都知道。
张扬道:“春阳水利局的。”
张扬的突然来访让陈崇山感到十分的惊喜,他和老道士李信义正站在青云峰上赏雪聊天,老道士李信义看到张扬也是欣喜非常,哈哈大笑则迎了上来:“无量佛!张施主许久没来了!”
张扬笑道:“你只怕想不到吧,董得志也是八名知青中的一个,许常德、王均瑶、沈静贤当时全都在这里插队,他们相互间都认识。”
张扬道:“您笑什么?”
姜亮一直没把真心话说出来,当初张扬让他去南锡的时候,他是真不想去,老婆孩子都在江城,而且他在江城本身发展的不错,有了相当的基础,局长荣鹏飞又很重用他,也不想他走,他之所以答应张扬,是因为看在两人的交情上,张扬既然需要帮助,他这个老朋友是责无旁贷的,可因为公安厅的干涉最终没能成行,这也遂了姜亮的心思,姜亮道:“是有点不想走,可你开口了,我总不能不答应,现在省厅不让我去,你可怪不得我。”
张扬拍了拍陈崇山的手背,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沈静贤原来和陈天重之间有过一段孽缘,事情虽然有了很大的进展,可是张扬真正想查的是王均瑶,到底王均瑶和-图-书和许常德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呢?
张扬道:“我昨天去了小石洼村,照片中有八名知青当年在小石洼村插队,我找到了其中的一位,从他那里我知道一个人……陈天重!”
张扬道:“陈老伯,我想请你看一幅照片。”
李信义微笑道:“成仙成佛,一念之间,我现在就是快乐似神仙!”
李信义道:“你小子少跟我装傻,她对你的喜欢很不寻常,是那种,你应该懂得。”
老赵头想了想道:“好像姓耿,叫什么……你看我这记性,年纪大了就是不管用了。”老赵头低头想了想,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她有个女儿,长得跟仙女儿似的,听说前两年考上了清华,是咱们县一中的状元。”
陈崇山抿起嘴唇,目光仍然盯着那张照片:“天重是我儿子!”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在感情方面一向都是认真的,杜书记,陈老伯说过,忘情并非无情,他送我这两个字,是让我排除感情的困扰,趁着年轻的时候,为党和国家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张扬道:“查出了一部分,而且和你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姜亮道:“这么说,王均瑶这个人很可能有问题。”
张扬笑道:“陈老伯太谦虚了,业精于勤荒于嬉,我平时能够静下心来写字的时候少之又少,现在手生疏得很,眼力还在,正所谓眼高手低,看到陈老伯给杜书记写的那几个字,我真是爱不释手,当时就像从他家里摘走,可惜杜书记不肯割爱。”
姜亮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借着这个机会,你和赵国强还是说开的好……”他咳嗽了两声,抽出一张纸巾,撮了一把鼻涕,喘了口气道:“赵国强那个人我接触过几次,能力很出色,也很有正义感。”
杜天野真的有些震惊了,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这位大哥的存在,不过因为大哥早已去世多年,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照片,他虽然好奇,可一直都没有在父亲的面前提起过,害怕这件事会勾起父亲痛苦的回忆,他真的没想到大哥也会和这件事有关。
李信义哈了一声道:“我怎么听着你像咒我呢?”
李信义笑眯眯道:“我等会儿把我酿的好酒带来,我最喜欢和张扬喝酒!”
陈崇山微笑望着李信义,老道士虽然遁入空门多年,可他心中对亲情还是难以割舍,其实何止是他,自己隐居在这清台山多年,寄情山水,本以为早已忘记了尘世中的诸般情感,恩恩怨怨,可是家人的每一件消息都牵动着他的内心,忘情,说的容易,真正做到的又能有几个?
姜亮道:“春阳部门这么多,不可能我每个人都熟悉,对了,你突然打听这个人做什么?”
李信义道:“我给你的那些东西你看过了没有?”
张扬轻声道:“陈雪知道这些事情吗?”
谢超道:“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一定尽力。”
沿着雪后的台阶拾阶而上,虽然道路还有些湿滑,可是比起卢家梁的山路要好走的多。
张扬道:“自己哥们有啥好怪罪的,你当初能答应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李信义道:“没那么夸张。”
张扬差一点就说出这张照片就是从沈静贤那里得到的,而沈静贤的女儿苏媛媛,当初差一点就害了陈崇山,可话到唇边,张扬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他觉着对陈崇山吐露这件事并不合适,还是不要让他老人家知道这背后太多阴谋的好。
李信义道:“至少我做不到。”
老赵头很快就来到了办公室内,听到问起陈天重的名字,老赵头点了点头道:“我认识,陈天重,六十年代末的时候在水利局干过一阵子,不过没多久就被开除了,他家庭和*图*书成分好像不太好,后来他娶了春阳当地的一位姑娘,他结婚的时候还给我们送来了喜糖,74年还是75年,他就突然去世了。”
陈崇山道:“我打了不少的野味,晚上让老道士做给你尝尝!”
老赵头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道:“对啊,是耿秀菊,你说我怎么就给忘了!”
张扬道:“陈校长告诉我一些事情,他们下放到小石洼村的知青一共有八个人,陈天重是其中之一,也是他们的队长。”
张扬道:“那幅正大光明我已经见到了,很是喜欢,回头我走的时候,陈老伯一定要送我一幅。”
陈崇山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个牛鼻子老道哪像一个出家人。”
陈崇山知道这小子在拍自己的马屁,不过听起来却是十分的受用,他点了点头道:“借着酒意,我就送你两个字吧。”
张扬道:“我说你一大老爷们怎么娇贵的跟小丫头一样?”
张扬道:“搞了半天,你根本不想去南锡当副局长啊?”
陈崇山泡了壶野山茶,笑道:“张扬,最近我写了几幅字,回头你品鉴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道:“看了,不过我没看明白。”其实张扬对李信义交给他的那卷内功心法已经有了一些领悟,但是上次和秦清尝试着合体双修之后,因为彼此功力悬殊过大,反而生了一场病,张扬因此变得谨慎了许多。
当晚张扬并没有急于离开,老道士李信义亲自下厨做菜,款待这位许久不见的小友,李信义最为关心的就是安语晨的病情,和张扬谈及这件事的时候,李信义不由得长吁短叹道:“张扬,在我有生之年真的希望能够看到小妖病情痊愈。”
李信义道:“道家练气之术能够口口相传这么些年,绝非虚无缥缈,我相信通过练气应该可以重塑经脉。”
李信义一喝酒鼻头就有些发红,两只眼睛却变得越发明亮,他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借着点酒意低声道:“你说小妖若是嫁人之后,会不会能有转机?”
姜亮道:“就这些?”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
张扬刚才途经紫霞观的时候就发现紫霞观已经修整一新,现在见到李信义,发现他也是一身崭新的道袍,看来紫霞观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张扬微笑道:“道长好,一阵子没见,道长越发是仙风道骨,看来距离成仙不远了。”
张扬道:“他敢!公安机关已经查明,我和赵国梁的死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我,所以偷了我的车,把他给撞死。”
这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没有想到,陈天重是耿秀菊的丈夫,陈雪的父亲,还是陈崇山的儿子,杜天野的亲大哥,张扬感觉其中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他忽然想起苏媛媛翻供的事情,当初苏媛媛拒绝为陈崇山作证,难道这件事和她的母亲有关,如果真的是沈静贤,那么她为什么要这样仇恨陈崇山?难道她和陈天重之间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姜亮道:“我肩膀窄,力气小,给我太大的担子我怕被压趴下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在江城呆着。”
李信义笑得眼泪就快掉出来了,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张扬啊张扬,不枉我和你相交一场,我刚才是故意出言考验你,听到你的话我就放心了,你知道的,我最疼小妖,当然害怕别人欺负她,对她抱有企图。”老道士的狡黠可见一斑。
陈崇山送给张扬一幅字,上书……忘情这两个大字,这幅字一气呵成苍劲有力,张扬对这幅字也是爱不释手,其实这两个字张扬是永远做不到的,更像是陈崇山自身的内心写照。
张扬叫了声陈老伯,李信义道:“你们聊,我回道观m•hetushu.com去交代一些事情,今晚就在山上住下吧,我还有事情找你聊。”
姜亮苦笑道:“他那被子又薄又潮,房间又四处漏风,我这次可让你折腾苦了。”
陈崇山意味深长道:“忘情并非无情,我送你这两个字,只是提醒你,不要受到感情的困扰,趁着年轻的大好时光,多做一些事,做大事!”
张大官人不想继续跟老道士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下去,这厮正义凛然道:“道长,枉我一直如此尊敬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我是小妖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居然曲解我们之间纯洁的关系,道长,我真是失望,失望透顶!”
陈崇山点了点头,张扬将手中的照片递了过去,陈崇山接过那张照片,当他看清那张照片的时候,他的手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竭力控制住内心的激动道:“这张照片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张扬道:“既然可以重塑经脉,意味着经脉生生不息,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
李信义低声诵念道:“忘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世上真正能做到忘情的又能有几个?”
张扬道:“你知道自己有个大哥叫陈天重吗?”
张扬真是服了李信义,这老道士还是出家人吗?他哈哈笑道:“我是她师父,她当然喜欢我。”
姜亮要了杯热茶,把刚刚买来的感冒胶囊吃了下去。
李信义走后,陈崇山把张扬请到石屋内,他生起了一个火盆,陈崇山今年已经七十二岁了,可是身体依然健壮硬朗,这两年陈崇山也终于了却了心事,失散多年的儿子得以找回,孙女儿也考上了清华,明年就能毕业,他多数时间都潜心山水之间,打猎之余,写写画画,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
这些年清台山的旅游开发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比起清台山西麓,这边的道路交通条件要好上许多,昔日的危险路段,紧慢十八盘如今也经过大幅度的改造,道路平坦宽阔,再也没有昔日的迂曲回旋,张扬一边开车一边欣赏着清台山的变化,来这里的旅游车辆明显增加了不少,道路两旁新建了不少的家庭旅馆,清台山旅游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张扬不觉想起当初说动安老投资清台山旅游的事情,看来他们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清台山绝好的自然资源本身就是一个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巨大宝藏。
张扬道:“你们水利局有没有一个叫陈天重的人?”
张扬笑道:“我们这次来是找你帮忙的。”
张扬小心把那幅字收好了,杜天野道:“老弟,我上午还得开会,不能陪你多聊了。”
陈崇山眯起双目,仔细辨认了一会儿,低声道:“沈良玉,她是天重的初恋情人,两人一度要谈婚论嫁,可后来因为我的缘故,天重被连累,他们分手了,我只见过这女孩子一次,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李信义却没有放弃这个话题,他低声道:“张扬,你觉着我这孙女儿怎么样?”
陈崇山道:“天重很重感情,人很聪明,但是性情有些偏激,我记得当年他和小沈分手之后,很痛苦。”陈崇山叹了口气道:“当时我的处境很不好,这些孩子都受到了我的影响,在那个年代,感情脆薄如纸……”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天重和小沈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解脱出来,直到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喝多了,告诉我小沈结婚了,又过了几年,他才彻底死了心,认识了小雪的妈妈。”
青云峰东南一座现代化的影视娱乐城正在兴建,这座娱乐城就是海瑟夫人投资的项目,因为是冬季,工地暂时处于停工期,诺大的工地显得冷冷清清。张扬今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拜访陈崇hetushu.com山,他并没有对这些事提起太多的关注。
姜亮愣了一下,有些迷惘的摇了摇头道:“从来没听说过。”
姜亮道:“我就想睡觉,什么都不想吃。”
当天中午他们顺利抵达了春阳,姜亮的烧退了,不过身体还是有些发虚,两人就在水利局对面的小饭馆中随便吃了点,下午一上班就赶到了水利局,水利局副局长谢超他们都认识,谢超是牛文强的老同学,和张扬姜亮他们都是老熟人了,不过这些年过去,谢超仍然在原地踏步,还是水利局副局长。反观张扬和姜亮,人家的升迁速度简直如同坐火箭,谢超心里自有羡慕的份儿,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热情的把他们请进了办公室,嘴上埋怨道:“张主任、姜局长,你们也真是,来春阳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好做出安排啊!”
杜天野道:“这次去小石洼村查出结果来了?”
张扬道:“我对他什么人没兴趣,只要他不主动招惹我,我肯定不惹他,对了,你在春阳这么久,有没有听说过陈天重这个人?”
还别说,张大官人这番正义凛然的言辞真的把老道士给震住了,李信义看着他,一时间分辨不出他是真是假。这下轮到老道士尴尬了,看来张扬和小妖之间真的是纯洁的师徒关系,自己多想了,李信义羞得老脸通红,觉着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那……那……哈哈哈……”老道士支吾了两句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就轮到张扬发愣了。
陈崇山点了点头道:“天重的确在66年去小石洼村插队,插队三年后,通过我一位朋友的帮助,他来到春阳水利局工作,后来认识了耿秀菊……”
李信义还真被张扬给蒙住了,心中颇感惭愧,看来张扬对小妖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反倒是自己多想了。
张大官人有些头皮发紧了:“呃……很好!”
谢超道:“我在水利局干了十年,如果我不知道,他就应该是老人了,可能在我来这里之前就调走了。”他往传达室打了一个电话,把传达室的老赵头叫来,老赵头在水利局干了三十五年,过去的事情他比较熟悉。
张扬道:“你忙你的,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关于那张照片……”这厮故意停顿了一下。
张扬能够理解老道士的心事,毕竟他是安语晨的叔爷,张扬道:“道长放心,我答应过安老,一定会照顾好小妖。”
张扬点了点头,把那张照片拿了出来,指着其中的陈天重给杜天野看:“这就是你大哥。”
张扬道:“我也是这么觉得,想要查清她的事情,就必须先调查出当年在小石洼村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关系。”
张扬笑道:“道长,你六根不净,看来是无望成仙得道了。”
李信义道:“那本册子精神玄奥,应该有些用途吧。她要是不嫁人,怎么修炼呢?”
李信义道:“我看得出她很喜欢你!”
张扬微笑道:“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么就可以长生了。”
姜亮听到这一消息也是非常惊奇,之前他查过董得志的资料,其中并没有下乡的记录,姜亮道:“难怪许常德当初会对董得志这么信任,一直提拔他,董得志没什么学历,也没有什么特别耀眼的工作成绩一样可以爬升到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董得志在江城公安系统内一直没多少威信,田庆龙在江城的时候,他一直被田庆龙的光芒所掩盖,田庆龙去省厅不久,又爆出他陷害田斌等一系列的事情,已经成为江城公安系统内的反面典型。
姜亮道:“沈静贤不说,陈爱国不愿说,王均瑶根本不会说,许常德、董得志已经死了,现在看来,我们解开谜团的最大希望就在陈天重身上了。hetushu.com
张扬和姜亮对望了一眼,两人脸上都充满了失望。好不容易才追查到这条线,想不到这条线到这里又断了。
李信义低声道:“我不在乎什么得道成仙,我只想这孩子平安。”望着李信义真挚的表情,张扬再也笑不出来,亲情果然是这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汽车进入前方山门的时候,看到清台山形象大使何歆颜的巨幅照片,张扬笑眯眯看了一会儿,想要开车上山,在这里就得购买门票,这是今年六月份才开始的,现在是淡季,二十块一张。旺季已经要三十了,看来旅游的商业化是必然趋势。
张大官人肯定做不到忘情,所以这两个字肯定不能成为他的座右铭,可杜天野却早已将正大光明这四个字作为指导自己的人生准则,杜天野笑眯眯看着父亲送给张扬的这两个字,轻声道:“我看,他老人家一定看出了你太过多情,滥情,所以才送给你这两个字,让你在感情方面好好收敛一些。”
张扬来此之前已经确认了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他低声道:“陈老伯,可能你会认为这件事与我无关,但是这件事对我真的很重要,我必须要搞清楚66年去小石洼村的这些知青之间发生过什么,我要了解当时的详情。”
陈崇山也笑了起来,他拍了拍李信义的肩膀道:“你这牛鼻子道士,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们修道之人最想的不就是成仙吗?张扬是祝福你呢。”
杜天野道:“我听老爷子说过,怎么?他也在照片中?”杜天野马上联想到了什么。
张扬道:“陈天重是66年的知青,应该快五十岁的人了。”
张扬道:“陈老伯,您这次一定要帮我写一幅字。”
张大官人虽然脸皮很厚,可李信义当着他的面说得这么明白,也禁不住有些脸热,这老道士当初把那幅春宫图给自己的用意原来在于此。张大官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佯装没听懂李信义的意思,端起酒碗道:“道长,我敬你一杯。”
谢超皱了皱眉头道:“局里上上下下我都认识,可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李信义感叹道:“张扬,小妖的命很苦,我害怕自己也走在她前头,到时候,这世上还有谁关心她爱护她?”
张大官人心中却有些忐忑,要说他对安语晨没有一点想法那是假的,可每次和安语晨相见,他首先考虑到的是安语晨为时不多的生命,自然顾不上去想其他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相见的时候,甚至连逗乐的话都很少说,可在张扬心底深处,安语晨十分的重要,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拯救她的生命。
陈崇山哈哈笑道:“你们官场中人都喜欢这幅字。”他找出两个粗瓷茶杯,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递给张扬,微笑道:“怎么突然想起过来看我?”
陈崇山摇了摇头道:“我对谁都没有说过,天重也没有对小雪的妈妈说过,如果不是你拿出这张照片,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再提起这件事。”
张扬去黑山子乡之前先往乡里打了个电话,却被告知耿秀菊不在乡里,她趁着元旦假期,去京城探望女儿陈雪了,张扬只能驱车前往清台山,他和陈崇山是忘年交,在这件事上,陈崇山应该不会瞒着他。
张扬心说拉倒吧,你这个老滑头,肯定是被我把话封住了,又怕脸上挂不住所以找个台阶下。张扬笑眯眯道:“道长,你真是不厚道,连我你都信不过?”
张扬买好门票,驱车沿着盘山公路一路上行,现在汽车已经可以直接驶到青云峰下,张扬并没有前往上清河村去探望他的那些故友乡亲,他知道那些乡亲的热情,如果知道自己来,今天肯定是要盛情款待的了,他必然无法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