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4章 公事公办

张扬道:“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刘翠艳这么闹,别以为什么事都没有,我教你一个办法,你把你小舅外面有女人的事情告诉她。”
他老婆将信将疑,李长峰一瞪眼道:“我说你怎么回事儿?老爷们家的事情,女人跟着插插个啥?”
孙景芳心说这都是哪跟哪啊,难怪徐光然会生气,这个刘翠艳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又劝了一会儿,这才离去。
刘翠艳果然心虚,她明明打了萧苕敏一个耳光,周围很多人都看到了,可嘴上还很硬:“没有!”
李长峰哭丧着脸笑道:“没事儿,胜利跟我开玩笑呢,你先回去,我们到外面喝几杯去。”
“我没有!”
赵国强盯住刘翠艳的眼睛道:“没有?”
徐光胜双目一亮道:“于博士!我对他可是仰慕已久,这样吧,明天我来做东!”
赵国强知道对付刘翠艳这种泼妇不能用常规方法,必须要出其不意,让她心虚才能解决这件事。赵国强道:“你说他打人,他们也说你打人了!”
张扬顾及到徐光胜的面子,也没有说太重的话,他笑道:“算了,这件事不谈了,对了,明天于子良博士来南锡,想不想一起见个面?”
李长峰那里肯认:“我说石科,你别听别人胡说,我怎么会干这种事?”
张扬微笑道:“给自己留条后路,以后再有人说你和徐晓娥关系暧昧,你可以说人家是冤枉你,至少你家里人会相信你,一个主动举报小舅作风问题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刘翠艳道:“快说,啥事儿,你都快急死我了!”
石胜利恶狠狠瞪着他道:“你能想出来个屁?反正你要是不说,我来说,把你们的事情全都抖落出来!”
张扬笑道:“不用,我已经在南洋国际订了房间,明晚,你和钟院长一起过来就是。”
石胜利乐呵呵搂着李长峰的脖子:“嫂子,你真疼我哥,难怪我哥对你这么好!”
赵国强道:“你的意思是拒绝协调了?那好,我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体委方面,以后的事情就由法院来解决了。”
都同意把这件事交给赵国强的原因是,赵国强刚来,他和双方谁的关系都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赵国强的背后有省公安厅的力顶,他不怕得罪徐光然更不怕得罪张扬。
刘翠艳道:“你别吓唬我,法院就法院,我才是受害者,我不怕!”
刘翠艳闹事的过程中,有一个人躲在暗处始终没有出现,这就是李长峰,市里下拨款项的事情他清楚,新世纪公司的事情他也清清楚楚,这一千万工程款的事情就是他捅给小舅妈刘翠艳知道的,也是他怂恿刘翠艳闹事,刘翠艳纠集家人跑到体委闹事,他心中沾沾自喜,双方谁倒霉他都没有损失,张扬拆他的超市,当众打他耳光,这些事情他不会忘记,刘翠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新世纪建设最需要钱的时候,她处处刁难自己,自己为新世纪劳心劳力了这么久,可到最后什么也没得到,李长峰心想你们去闹吧,最好闹得两败俱伤,我乐得看笑话。
李长峰的脸刷地一下白了,他的嘴唇哆嗦了一下,这会儿他老婆已经冲出楼道来了,尖叫道:“放手,你放手!”她勇敢的向石胜利冲去。
李长峰点了点头,他嘴嗫嚅了一会儿,又道:“有件事我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石胜利笑道:“别谦虚,你肯定行,对付你舅的女人你有办法。”
三人来到小区门口的烧烤摊儿坐下,李长峰特地选了个偏僻的位置,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望着张扬道:“张主任,我没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刚才什么意思?”
刘翠艳是www.hetushu.com南锡本地人,她家里的亲戚很多,家族很大,她这次充分体会到了群众力量大,法不责众的好处,徐光然夫妇离去之后不久,刘翠艳就开始酝酿明天继续前往体委闹事的计划,就在她和几个娘家人商量的时候,警察来了。
“别……”李长峰吓得差点哭出来。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她看到了张扬,抿了抿嘴唇,当初张扬带人拆她家超市的事情她仍然记忆犹新,心头恨着呢。
李长峰紧咬着嘴唇,他害怕了,也后悔到了极点,自己怎么这么不长记性,明知道这厮是个混世魔王,干嘛又要招惹他,在外面有了女人不怕,可自己把三舅的女人给睡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肯定要在南锡炸锅,别说他,就连他大舅的脸皮也挂不住。李长峰低声道:“可……我……我小舅妈那脾气,我不一定能说服她。”
张扬道:“徐主任,咱们是老朋友,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无关,我希望你能够劝劝刘翠艳,别再歪搅胡缠了,下次如果还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对她客气。”
徐光胜出现在办公室门外,他敲了敲房门。
徐光胜叹了口气道:“我会好好劝劝她。”
李长峰道:“我……我……想想办法……”
市委书记徐光然真是有些火大了,他一直都知道三弟媳妇刘翠艳没什么教养,可他没想到刘翠艳会这么泼辣,她闹得虽然是体委,可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面子也不好看。徐光然无奈之下,当晚叫上妻子孙景芳一起去医院探望了弟媳妇刘翠艳。
刘翠艳有些害怕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喝完那杯酒慢慢放下酒杯道:“必要的政治策略还是需要的,对于这帮泼妇刁民,不给点教训他们是不会老实的。”
两人都听得很清楚,张扬是要查问题,换句话来说,今天刘翠艳彻底把张扬惹火了,张扬已经不准备给徐光然面子,他要调查新体育中心建设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李长峰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医院,刘翠艳看到他走进病房,不由得笑道:“长峰来了,怎么这么早!”
石胜利道:“你他妈也真有种,你三舅的女人你也敢睡,他进去了,是不是委托你照顾徐晓娥,你小子居然照顾到床上去了。”石胜利扔出一沓照片,他不是专业的跟踪人员,不过还是拍到了一些李长峰和徐晓娥的亲热镜头。
徐光然这点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他知道弟媳妇想激起自己的愤怒,今天张扬拨通了他的电话,刘翠艳泼妇骂街的情景被他听了个一清二楚,根本就是刘翠艳上门闹事,张扬在整个过程中表现的还是想当克制的。徐光然是老大伯,有些话不方便说,他慢条斯理道:“弟妹啊,尽量不要把矛盾激化嘛,你放心,这件事我会让人调查清楚,一定给你一个公道。”徐光然的这番话乍一听似乎向着刘翠艳说话,可没有一丁点的实质性内容。
可看笑话也没那么容易,工程款的事情只有内部的几个人知道,张扬很容易就想到了他的身上,而且这厮从出事开始就躲了起来,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张扬虽然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可是秋后算账他也会,以他的性子根本等不到秋后。
李长峰强调道:“我是我,刘翠艳的事情我管不着!”
石胜利一言不发走过去,一把就将李长峰的脖领子揪住了,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痕道:“你他妈看清楚,这都是你们家那帮疯娘们给我挠的!”
刘翠艳下午闹事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赵国强就是新来的公安局副局长,她拿捏出一脸的委屈相,抽泣道:“赵局长,你和*图*书可得为我们做主啊,他张扬身为国家干部,知法犯法,他打我还不算,还打了这么多的老人家,他的行为根本是在给党旗抹黑啊,我要告他,我要让他为自己的暴行负责任。”
刘翠艳根本没受什么重伤,医院的诊断书也出来了,可她才不管医生的诊断呢,只说是自己头疼,一会儿又是心口疼,赖在医院不肯走,医院也很为难。
李长峰慌忙道:“别……”
李长峰道:“小舅妈,体委那边萧苕敏也住院了,诊断说是耳膜穿孔,你要是继续闹下去可能……”
徐光胜去劝弟媳妇刘翠艳息事宁人,可没说两句话就被骂的老脸通红。徐光胜没有办法,只能给大哥徐光然打了个电话,说这件事他控制不住了,刘翠艳是想把事情闹大,口口声声要把打人凶手送进监狱,更离谱的是,她还酝酿着明天组织娘家敢死队再去体委闹事。
徐光胜道:“张主任,我这个弟妹是屠户出身,没什么文化,素质差了点,你千万别和她计较。”
张扬向李长峰道:“长峰,赶紧给你老婆解释,她当真了。”
李长峰道:“刚大舅打电话来了,让你别闹了。”
李长峰道:“张主任,别急着走,我们小区门口有家烧烤不错,咱们去尝尝!”这厮心虚,把柄被张扬抓住了,今天不搞清楚张扬的目的,他肯定睡不着觉。
石胜利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刘翠艳那帮老娘们都是你招来的。”诈!石胜利开始就用上了。
李长峰连一刻都不想和他们多呆下去,他走的时候,掏出一百块给烧烤摊儿,心中暗暗咒骂着,吃,吃,撑死你们俩混蛋。
“我……我们公司的徐晓娥你知道吧?”
“什么?”刘翠艳尖叫起来,她马上明白李长峰在暗示自己什么,女人在这方面都是敏感的,刘翠艳道:“你是说……”
赵国强道:“我们警察办案讲究人证物证,如果证据确凿,否认是没用的,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体委那边准备起诉你们,说你们冲击国家机关,影响正常工作秩序,对了,根据萧苕敏的口供,是你打了她,她要告你伤害罪。”
石胜利道:“无关,你他妈跑什么?”
这句话比骂李长峰还难受,李长峰一张脸涨红了。
石胜利兴奋的眼睛发亮,端着酒杯跟张扬碰了碰:“张主任,其实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要是捅出去,有乐子可看了。”
下面的吵闹声惊动了楼上的居民,李长峰的老婆也跑到阳台上看,当她看清是自己男人被人家抓着了,尖叫一声:“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赵国强其实不愿接这件纠纷,有一点张扬误会了他,并不是他不愿出警,而是多数警察对体委都有怨气,张扬前些日子在龚雅馨被绑架案上的做法伤害了不少南锡警察的自尊,后来他又逼得房心伟辞职,孟允声病假,更激起了公安内部的反感,所以公安系统的多数人对这次体委的纠纷事件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事实上这件事也很不好处理,一方是体委,另外一方是市委书记的弟媳妇,搞不好就是得罪人的事儿。
孙景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好话我全都说尽了,可她就是不听,我看她这次闹事不仅是想要钱,估计她一直都憋着这口气呢。”
李长峰心说你不是坑我吗?我越是害怕别人知道,你越是让我捅出来。
李长峰道:“我什么都没说,其实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就只瞒着你……前两天这女人又来公司要钱,我没给她,她说要闹,我担心她闹事所以先跟你说一声。”
张扬冷笑道:“就你也配?”
李长峰开车回家的时候,在家门口被张扬和-图-书和石胜利堵住了,李长峰看到躲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这么晚了,张主任找我有事?”
刘翠艳道:“不就是你们过去的那个会计?”
刘翠艳道:“没事儿,他能怎么着我?我把我们家七大姑八大姨全都叫去了,现在住院的就六七个,不闹则已,要闹就要闹大,他不给我工程款,我继续闹。等会儿,我妈他们还会去体委。”
赵国强来医院是为了做调解工作,刘翠艳和那帮老太太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她们全都没事,赵国强也调查了现场的一些目击者,根据他掌握的情况,是刘翠艳这帮人在颠倒黑白,明明是她带领一帮亲戚去体委闹事,反而贼喊捉贼。公安内部也针对这件事开了个会,根据他们商量的最终结果,这件事还是要由赵国强出面,让他调解一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刘翠艳道:“让她告去,我还告他们呢。”
张扬道:“胜利,咱们走吧,这么晚了,别耽误人家两口子休息。”
张扬道:“我对你的私生活没兴趣,可你们家做的事情已经干扰到了我们的正常工作,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孙景芳没走,她握着刘翠艳的手道:“翠艳啊,你就听嫂子一句,别闹了,赶紧回家吧,现在外面不只有多少别有用心的人想看咱们家的笑话,你说张扬打你,可他有证人,医院也说你没事,翠艳,这样耗下去真的没什么意思,工程款的事情,回头我跟你大哥说,让他想想办法行不?”
石胜利今天已经领教过了泼妇们的战斗力,这会儿学乖了,他及时松开手笑道:“嫂子,我跟长峰开玩笑呢!”
李红阳和臧金堂趁机走开。
刘翠艳这次闹事不但是想要工程款,她也想借此发泄对徐光然的不满,自家男人被检察院弄进去几个月了,这位市委书记大哥对弟弟不闻不问,根本没有出手帮助的意思,这让刘翠艳越来越失望,正是因为失望,她才想出了这个方法,她就是要闹,你徐光然是市委书记要脸,你能做到大义灭亲,我不能,我得想办法救我男人,就算救不出他,我也得把属于我们的工程款要回来。
徐光然把烟蒂在石凳上摁灭了,然后扔到垃圾桶里,低声道:“她同意走了?”
李长峰道:“威胁我?”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笑,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李长峰的脸:“你跟你三叔的事儿,会不会暴露出去,全都在你,我本来没想理你们,可你们这家人实在太操蛋。”
张扬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猜到了他们心中在顾忌什么,淡然道:“你们不用怕,把相关资料搜集一下就行,我准备让相关部门介入这件事。”
孙景芳道:“翠艳,刚才我和你大哥问过医生了,说你没什么事,既然没事还是赶紧回去吧,医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什么病都有,住在这里万一感染了什么岂不是麻烦。”孙景芳在市总工会负责妇女工作,嘴巴很会说,也很有些政治能力,不过因为丈夫是市委书记所以她的光芒被掩盖了,平时孙景芳也很会做事,外界对她的印象都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性,公认她是徐光然的贤内助。
张扬道:“刘翠艳现在和几名老太太赖在医院里不走,你知道该怎么做,如果明天中午之前,她还不出院,或者以后还有人感到体委闹事,这些照片就会传遍南锡的大街小巷。”
张扬笑道:“没啥事儿。”
李长峰道:“我根本不知道她去闹事,今天我去静海出差了,石胜利,你别这样啊,再抓着我不放,我报警了。”
赵国强道:“原本只是一场内部纠纷,说开了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动手?”不到最后,赵hetushu.com国强仍然不打算放弃调解。
李长峰道:“你们凭什么赖我啊,上次因为工资的事情,我就和她闹得很不愉快,我怎么可能挑唆她做这件事?”
孙景芳劝道:“老徐,别生气,咱们回去吧,回头给光胜打个电话,让他再想办法劝劝她。”
两人点了点头,却都没发表意见,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徐光利已经被抓了,如果再查出问题,他们就是落井下石,不给徐光利任何翻身的机会了。别忘了徐光利还有个市委书记大哥,只要他们查,势必会触怒徐光然。
徐光然听得心烦,跟弟媳妇根本说不通,他起身向门外走去。
李长峰道:“我小舅被抓之前给了她二十万……”
张扬道:“李长峰,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如果让我查出这件事和你有关系,你就等着倒霉吧!”
“你……卑鄙……”李长峰居然指责张扬卑鄙。
刘翠艳心中咯噔一下子,昨天赵国强来的时候就说过这件事,如果萧苕敏真的这么严重,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了,她低声道:“真的?”
徐光胜一脸尴尬道:“张主任,刚才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张扬道:“她来找我是想索要新世纪的工程款,徐主任,当初我之所以要把新体育场的管理权收回,是因为你弟弟出了问题,新世纪管理层陷入混乱之中,当时你也同意了。”
刘翠艳道:“大哥,不是我故意闹事,是张扬他太欺负人了,主体育场工程是我们新世纪公司一砖一瓦垒起来的,现在工程就快干完了,按照当初的合同应该给我们结清工程款了,他接管了公司,说是监管,可财务管理权全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凭什么啊?我们辛辛苦苦干到最后,全都白忙活了?我们家光利现在还在看守所里呆着,我们这些孤儿寡母就任由他欺负?大哥……我知道你是市委书记,你害怕光利的事情给你造成影响,可他是你的亲弟弟,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无动于衷啊……”说着说着,刘翠艳居然流出泪来。
徐光然道:“她不想要钱吗?她要是真的在乎老三,会这么闹?会不顾社会影响?她这样闹下去对老三有什么好处?”
石胜利笑道:“让你老婆去报,报呗,你跟徐晓娥的事情是不是也要她知道。”
石胜利骂道:“还他妈不承认,刘翠艳都招了。”
刘翠艳这才感觉到他的表情不对,低声道:“怎么了?”
李长峰一夜都没睡好,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他将水果篮放下:“我昨晚想来的,可看到太晚了害怕耽误您休息,小舅妈,您没事吧?”
张扬并没有料到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前来闹事的那帮人被公安带走之后,当天下午就有六名老太太住进了医院,刘翠艳也住院了,她向警方控诉张扬打了她,那些老太太也是一致口径,说在体委被以张扬为首的那帮年轻人痛打了一顿,一个个叫嚣着要让国家养他们下半辈子,他们的子女也聚在医院筹谋去市里抗议的事情。
刘翠艳不屑道:“他是害怕我给他这位市委书记脸上抹黑,我算看透了,你小舅入狱,谁关心他,谁在乎他?什么亲兄弟,还不如路人呢!”
张扬微笑道:“徐主任,快请坐,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又不是你做得!”
李长峰内心在激烈的交战着,他终于横下心来:“小舅妈……我……我本来不想说这件事……可……可不说又觉着对不住你!”
刘翠艳哭天抢地的哀嚎起来,她一边拍打着双腿一边道:“徐光利,你这个王八蛋,枉我辛苦为你奔走,你居然背着我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徐光利……你不是人啊!”
刘翠和-图-书艳道:“我头疼,可能脑子里有问题,大哥,大嫂,张扬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政治流氓,我找他谈新世纪工程款的问题,可没说两句话,他就骂人,不但不给钱,还侮辱俺们家徐光利,我气不过跟他理论,他说我们能拿到工程,全都是指望大哥给我们走后门,说大哥以权谋私,我让他道歉,他非但不道歉反而出手打我,让那帮保安把我们给拖出去,大哥!大嫂!你们可得给我做主啊!”刘翠艳满嘴的瞎话。
赵国强明知道大家都不想掺和这件麻烦事,可既然事情落在了自己头上,他也只能接下来,虽然他希望张扬打了这帮老太太,抓住张扬的毛病把他给弄到局子里好好审问审问,可他也清楚自己是警察,就算他再讨厌张扬,这件事也应该秉公处理。
徐光然和孙景芳来到病房的时候,刘翠艳正在那儿啃苹果,看到他们来了,刘翠艳慌忙把苹果放在一边,捂着头哼哼唧唧起来,她表演的实在太夸张,连徐光然都看不下去了,徐光然向妻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把东西放下。孙景芳平时对这个妯娌是看不起的,可今天过来探望多少带了点政治味道,必须要做通她的工作,不能让她继续闹下去。
张扬道:“胜利,有话好说啊,你别动手。”
体委报警到辖区派出所,辖区派出所上报分局,分局又报到总局,代局长张德放一听这件事和张扬有关就头疼,所以他把事情交给了赵国强,赵国强倒是接到任务后马上就去了体委。他不喜欢张扬,始终把弟弟的死归咎到张扬身上,张扬同样也不喜欢他,认为是赵国强故意在拖延出警时间,给刘翠艳他们在体委闹事创造了大好机会。
刘翠艳坚持道:“是他们先动手的,你是警察啊,你说话得公道,不能因为他是干部你就庇护他。”刘翠艳并不知道,赵国强比任何人都恨张扬,他始终认为弟弟是死在张扬的手里,可是他没有证据,赵国强同时又是个敬业的人,他认为工作的时候不应该掺杂太多个人的情绪在内,他要公事公办。
张扬道:“我说胜利,咱们是国家干部,用这些照片要挟别人的事情咱可不能干。”
李长峰道:“我和这件事无关。”
“我们也住院了!”
李长峰瞪着石胜利道:“再不放手,我真报警了!”
张扬道:“没什么意思,工程款刚刚才拨下来,刘翠艳这就闹到了体委,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李长峰看着刘翠艳的样子,心中忽然明白了,难怪张扬要逼着他把这件事告诉刘翠艳,这是借着他的手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徐光胜歉然道:“这件事怪我,没有做好和他们的沟通工作。”
刘翠艳说哭就哭,这会儿哭得稀里哗啦的,她抽抽噎噎道:“大嫂,你得帮我,你让大哥帮帮光利,不能让俺们人财两空啊!”
李长峰道:“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他对石胜利还是了解的,这小子是个社会混混,耍起无赖来有一套,自己可惹不起。
石胜利纳闷了,这不明明在要挟李长峰吗?怎么不叫要挟呢。
“说吧!”
来到楼下花园内,看到徐光然站在小花园里默默抽着烟,孙景芳走了过去,轻声道:“老徐,怎么不上车?”
李长峰脸色变了。
赵国强道:“你们全都没事,检查结果我已经了解过了!萧苕敏不同,她不但脑震荡,根据医生说,耳膜可能还有损伤,要是真构成伤害罪,打她的人可就麻烦了。”
李长峰恨不能一拳砸在他脸上。
石胜利冷笑道:“有种你报警啊,你他妈报警啊!我还怕你不成!”
赵国强道:“萧苕敏已经住院了,她的CT报告出来了,是脑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