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5章 虚张声势

张扬道:“我这叫明查!”
赵国强提醒张扬道:“张主任,注意你的措辞,如果你早就注意一点自己的工作方法,也不会把事情闹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张扬道:“都让你猜着了,其实刘翠艳这么闹,不是让我难看,她是让我们的徐书记难看。”
于子良当然不知道张扬说得都是真话,于子良道:“明天我还要返回江城,虽然确定做手术,也需要一定时间来做准备,咱们大概定在下周吧,等我这次回江城把医院的事情处理完,然后过来给艾西瓦娅做这个手术。”
张扬也了解于子良严谨治学的脾气,也没有勉强他。
张扬道:“她可不是家庭主妇,她是一个泼妇,你是没看到她来体委闹事的情景。”
李长峰张口结舌,他早就料到这件事早晚都会传到大舅的耳朵里,可他没想到这么快。
李长峰道:“有这回事,最近他们把我们的进货单据和收支账本都拿去审核,说是要给我们结清尾款,可我总觉着不是那么回事儿。”
张扬笑了起来,萧苕敏住院只是他们的一个手段,现在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萧苕敏当然没必要在医院待下去了,他低声道:“你想回家就回家吧,先别急着办手续,那些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发疯,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歇两天吧,这次让你受委屈了。”
张扬道:“没问题,不过市里答应的财政拨款只给了三千万,还有三千万没有到账。”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合着你觉着这件事都是我的原因?”
张扬道:“瞎忙,尽忙别人的事儿,跟自己没啥关系。”他想起现在还没有放假,有些好奇道:“你不用上课啊?”
李长宇道:“你做事这么大张旗鼓,谁都知道你想干什么。”
张扬道:“他有问题就代表新世纪公司有问题。”
徐光胜指着李长峰的额头道:“你小子就是没出息,现在好了,她到处闹,还嚷嚷着要和你小舅离婚,徐家的脸面前让她给丢光了。”
卓婷笑了:“张主任真是很忙啊!”
张扬歉然道:“辛苦了,我应该先安排你休息的。”
于子良笑道:“看病人要紧,等看过病人,你给我找个地方,我好好的睡上一觉。”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能够懂李长宇的意思。
张扬被她问得一愣:“什么?”
李长峰内心忐忑不安,他最怕的就是大舅,如果他和徐晓娥的事情真的被大舅知道,自己肯定完了。
张扬是真的不知情,赵静根本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过自己,妹妹显然是不会出国的,不然他早就知道了,丁斌出国留学意味着什么?张扬的心中忽然笼上一层不祥的兆头。他必须要找妹妹好好谈谈了,如果丁斌出国,他们的感情必然会发生变化。
徐光然笑道:“儿子大了,总要有自己的事业,我们这些当父母的不能拖孩子的后腿。”两人谈着孩子的事情,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李长峰站在一旁。
张扬将于子良介绍给拉库马,于子良在美国生活多年,英文说得那个标准,他和拉库马聊得很投机,把张扬扔到了一边,张扬借机提出让卓婷带着他参观参观别墅,卓婷对张扬很有好感,带着他在别墅外面的庭院转了转,从别墅后面的院落,有小门直接可以通往凤眼湖,沿着防腐木搭建的长桥,一http://m•hetushu.com直可以走到湖边。
李长峰心说你让我来的,就算上班我也得过来,更别说我已经辞职了。李长峰道:“主体育场就快完工了,最近清闲了许多。”
张扬道:“内部装修在去年底已经开始同步进行了,现在装修工程也进行了大半,跑道铺设,草坪种植,灯光架设的工作也会马上跟进,估计最迟三月份我们就能够将主体育场的内外装修全部完工。”
于子良摇了摇头道:“如果那么简单,早就有人动手术了,真正的难题在于,就算我可以取出这块碎骨,将颈椎恢复原位,也无法保证脊髓能够恢复过去的状态,换句话来说,我无法保证她的四肢恢复功能。”他向张扬看了一眼道:“不过我知道你能!”
李长宇道:“女人疯狂起来是很可怕的,惠敬民的鼻子宣判,徐光利的事情也就差不多有眉目了,他的问题不少。”
徐光然道:“说你什么?就算你不辞职呆在公司里又能做什么?”
张扬道:“今晚我在这里准备了一桌饭给你接风洗尘。”
李长峰被他突然揭穿,窘得满脸通红:“呃……是……是……”
卓婷看到张扬的表情,有些诧异道:“你不知道?丁斌过了春节就去英国留学,你妹不是和他谈恋爱吗?难道他们不是一起去?”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明白,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查,我就是造出点影响,她不是跑到体委来恶心我吗?我也得让他们家难受难受。”
李长峰不敢打扰他们,老老实实垂着手站在一旁,他看不懂围棋,只是耐心等待着。
张扬道:“惠敬民跟我查的事情无关吧,你是担心我查徐光利,可能会触动某些人敏感的神经。”
张扬赞道:“这里环境真是不错,我经常到这里来,可没发现过这儿还有别墅。”
李长宇道:“能够早点开发是好事,我看过她的计划书,应该说做得还是很不错的,如果她的计划书可以全部实现,体育场地块必将成为我们南锡新的商业中心。”
李长峰辞职的第二天,被大舅徐光然叫到了家里,二舅徐光胜也在,兄弟两人坐在书房里下着围棋,房间内烟雾缭绕。
李长峰吓得多说了一下,他不敢看大舅的目光,低声道:“我自己想辞职的。”
李长宇停下脚步道:“我听说你在调查新世纪公司。”
别墅距离水街不远,周围绿树环绕,站在别墅的庭院内就能看到凤眼湖的风光。拉库马对这里的环境也表示相当的满意,他当天就带着艾西瓦娅搬了过来。
徐光胜道:“今年春节明秀和明达回来吗?”他说的明秀是徐光然的大女儿,明达是徐光然的儿子,现在徐明秀已经结婚并定居加拿大,徐明达也在加拿大留学,而且去年就拿到了绿卡。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他的电话响了,是副主任臧金堂打来的,臧金堂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张主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刘翠艳和那几个老太太全都出院了。”
徐光胜谦虚道:“我是凑巧罢了。”
张扬挂上了电话,没等他把电话收起来,局副局长赵国强又打来了电话。赵国强打来这个电话,是想帮着他们双方调解的,赵国强道:“张主任,我和刘翠艳谈过,她已经出院了,也不打算追究昨天和*图*书的事情了,你们体委方面打算怎么办?”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目光仍然关注着棋盘,足足看了一分钟,方才摇了摇头道:“不行了,我的棋艺真是越来越退步了。”
徐光然才不相信他会自己辞职,笛声道:“你跟在你小舅身边这么多年,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你应该最清楚。”
李长峰道:“小舅还没出来,我……我也不想走,可……可现在工程被体委接管了,我在那儿也是一个摆设。”
徐光然道:“有段时间没和崔国柱下过棋了。”
李长峰默默退了出去,徐光然从烟盒里抽出一直香烟点燃,他起身来到窗前,静静看着窗外,院落中的那棵老树在冬天里剩下的树叶已经不多了,冷风吹过,树枝微微颤动,枯黄的叶子如同蝴蝶翅膀般瑟缩着,它拼命想吸附在大树身上,可终于还是没有扛住冷风的牵扯,倏然飞入了空中,随着冷风起伏旋转,落叶似乎不甘心随风而逝的命运,飘过玻璃窗,又吸附在玻璃之上,徐光然望着那片枯黄的叶子,目光中竟然流露出悲悯之色,他吐出一团烟雾,看到落叶的同时也看到了玻璃窗中的自己,憔悴了许多,消瘦了许多……虽然经历了重重波折,南锡市新体育场的主体工程部分还是在一月八号这一天竣工了,竣工之日,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专程来到现场,内部的装修工作已经开始紧张的进行,张扬陪着李长宇围着即将要铺设跑道的位置缓缓漫步,李长宇对体育场如期竣工表示满意,主体育场工程在整个新体育中心的建设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一个环节,新世纪公司的特殊背景,徐光利的被抓,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市委领导感到头疼,张扬在徐光利被抓之后采取的应对措施是果断而正确的,如果不是他果断采用干预机制,严格监督新世纪公司的建设进程,说不定体育场工程就会出很大的问题。
徐光然嗯了一声,声音很低沉,目光却没有向李长峰看上一眼,低声道:“今天你不用上班?”
张扬道:“徐书记让你来找我的?”
于子良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真的不用,我想好好睡一觉,下午我和艾西瓦娅约好了,陪她去医院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全面了解她的身体状况。”
张扬道:“只要你治好了艾西瓦娅,我保证你能够得到一大笔资金,用来开办一所现代化的医院。”
臧金堂道:“我们都在医院看萧主任呢,您跟她说两句?”
李长峰道:“他让我去给她送过钱。”
徐光然目光阴郁道:“是你自己想辞职的,还是有人逼你辞职?”
张扬道:“那不是很简单!”
李长宇提醒他道:“龚市长女儿被绑架一案已经让你和公安系统的关系闹得很僵,你应该从中吸取一点教训,有些事不属于你的职权范围内,应该查,可是轮不到你查,这就叫责权分明。”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他才不会跟我说这些,张扬啊,刘翠艳只是一个家庭主妇,她之前闹事的确不对,可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别拿着那件事做文章了。”
卓婷道:“赵静也要出国吗?”
萧苕敏道:“我没事,谢谢张主任关心。”
张扬笑道:“看你睡得这么香,实在不http://m.hetushu.com忍心吵醒你。”
徐光然缓缓放下茶杯道:“今年不知是怎么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碰到了一起,真是很烦。”
于子良道:“昨天做了一天的手术,晚上坐软卧,刚巧同车厢的两个人都打呼,吵得我一夜没睡安稳。”
徐光胜落下一子,笑眯眯道:“大哥,你败了!”
张扬淡淡笑了笑,这些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张扬道:“走了好,闹下去没什么意思,大家都让一步不就得了。”
“好!”
李长峰真是苦不堪言,如果不是张扬拿着他和徐晓娥约会的照片威胁他,他怎么也不会跑到刘翠艳面前把这件事捅出来,这下好了,自己里外不是人,要是让小舅知道自己出卖他,还不知要怎么对付自己。李长峰苦着脸道:“小舅妈不知哪儿听到了风声,她把我叫过去问,我本来是想瞒的,可没瞒住。”
于子良哈哈大笑道:“跟我想到一处去了。”
李长峰耷拉着脑袋,一句话都不敢说。
徐光然冷冷道:“可她说是听你说的。”
徐光胜道:“下棋心境很重要,大哥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我看你有些心不在焉啊!”
那边萧苕敏接过电话。
徐光然道:“明秀肯定要回来,明达还没定下来,说是刚开了公司,忙得很。”
李长宇微笑道:“其他场馆的建设也要抓紧跟进,现在省运会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李长宇意味深长道:“南锡还是徐书记说了算,他是个爱面子的人,有些事我们还是应当把握好分寸。”通过和张扬的这段谈话,李长宇了解到,张扬这小子故意声张调查新世纪公司的事情,一是为了出前两天刘翠艳闹事的那口恶气,二是为了恶心一下徐光然,其实南锡体制内的很多人都明白,徐光利的问题绝不止是行贿那么简单。新世纪公司肯定存在问题,可是谁也不敢去查,徐光然在任一天,就没有人会主动提起这件事。张扬查新世纪,其实是一种虚张声势,他就是想让徐光然紧张,通过徐光然给徐家人施加压力。
张扬把他带到了别墅前,车子停好,发现于子良还在睡,他不忍心打扰于子良,推开车门先走了下去,虽然关门的声音很轻,于子良还是被惊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笑道:“太累了,居然睡着了。”
张扬道:“萧大姐,感觉怎么样了?”
卓婷道:“这些别墅都是德国人建起来的,听拉兹先生说,南锡煤矿机械厂和德国方面有过合作,德国专家来的时候,给他们在这里准备了别墅区居住,可合作了一年就以失败告终,德国人走了,只剩下了这十多栋别墅,平时就作为机械厂招待客人的地方,有几栋也对外承租,拉兹就租下了这里,一次付清了一年的租金。”
赵国强被这厮气得七窍生烟,麻痹,这他妈还是人话吗?老子为了你们的那点破事跑前跑后,现在事情总算可以解决了,你反倒给我说风凉话:“你们以后有事自己解决,别报警!”赵国强气得蓬!地一声挂上了电话。
李长宇道:“我听说李长峰从新世纪辞职了?”
李长宇道:“你笑什么?”
徐光胜道:“你小子真是不懂事,有什么事情不能先对我们说?你小舅妈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跑到她那里胡说八道,她可当了真和-图-书,昨天跑到我家哭了半天,又来你大舅这里哭闹,你把这件事告诉她究竟是什么目的?你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吗?”
徐光胜点了点头,知道大哥有事情单独问李长峰,他起身出去,走的时候,将书房的门带上。
李长峰做无辜状:“她怎么能这么说呢?要是让我小舅知道,他不得活剥了我!”
张扬道:“看病的事情交给你,出名的机会让给你,我帮你敲敲边鼓行吗?”
李长峰从他们的话中估计到,他们应该不知道自己和徐晓娥的关系,李长峰在前往医院告诉刘翠艳真相之前,就已经悄悄给了徐晓娥一笔钱,让她回乡下老家去了,跟她说是暂避风头,其实他是想保护自己。
卓婷道:“他这个人就是大方,不过这别墅也不算贵,一年的租金才一万块。”
张扬笑道:“当然记得,卓小姐这么漂亮,让人过目不忘。”这厮说话就是讨女人喜欢,卓婷乐得格格欢笑。
徐光胜终于抬头看了李长峰一眼,没好气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坐啊!”说是让他坐下,可书房内只有两张椅子,李长峰坐哪儿?总不能坐在地上。
张大官人咧嘴笑了笑,他可不认为赵国强给他帮了什么忙,刘翠艳之所以不再闹下去了,是李长峰起到了作用,跟公安无关。看到身边卓婷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张扬笑道:“刚才说到哪里了?”
赵国强道:“天下间有的是说理的地方,你别跟我说,我也不想听,局里把你们的事情交给我,我帮你们调解,只要你们双方达成谅解,我就和这件事再没有任何的关系。”赵国强的言外之意很清楚,我才懒得管你们的闲事呢。
张扬道:“拉兹对他这位印度朋友真是不错。”
周云帆在南锡凤眼湖附近租下了一套别墅,南锡的市容整顿告一段落,凤眼湖水街又恢复了昔日的嘈杂和喧嚣。
徐光胜一旁埋怨道:“有什么好骗的?跟我们还不说实话?”
萧苕敏道:“张主任,我也没啥事,我想出院了。”
张扬道:“但愿如此。”他对海瑟夫人可没什么好感。
于子良在拉库马的陪同下向他们走了过来,张扬转身迎了过去,来到于子良面前道:“怎样?”
于子良是在当天上午赶到的,他从江城坐卧铺过来,这一夜休息的并不好,精神显得有些萎靡,上了张扬的皮卡车,说了没几句话,就靠在后座上打起了瞌睡。
张扬笑道:“我们体委只是监督管理体育场工程的建设,新世纪公司内部的事情,我们不过问。人事上的事情跟我们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长宇笑道:“你都知道了,还敢这么干,这不是故意触徐书记的逆鳞吗?”
李长宇道:“徐光利因为行贿被调查,听说惠敬民最近就会审判,现在是个敏感时期。”李长宇的这番话说的不是太明白。
徐光然摆了摆手道:“出去吧!”
张扬道:“多谢你了,赵局,给您添麻烦了,您要是真觉着麻烦,您就别管了!”
徐光然道:“我听说体委正在调查你们新世纪公司的财务状况。”
徐光胜道:“再忙也得回家看看父母,回头我给他打电话。”
徐光然道:“光胜,你去楼下帮你嫂子做饭!”
李长峰尴尬的叫了声:“大舅,二舅!”
徐光然道:“我叫你来不是问你辞职的事情,你跟你和图书小舅妈说什么了?”
刘翠艳制造的这场风波终于平息下去了,然而张扬并没有因此作罢,他让李长峰主动辞职,李长峰因为有把柄被张扬捏在手中,自然不敢违拗,老老实实递交了辞呈,张扬联系了审计,针对新世纪公司之前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全面的调查。
张扬的目光投向体育场上方的天空,微笑道:“虽然过程是曲折到,可毕竟这座体育场还是建成了。”
徐光然道:“你不是辞职了吗?”
别墅内拉库马听到动静已经迎了出来,周云帆不在,不过他把小女友卓婷留下来了,张扬在东江曾经见过卓婷,她和赵静是同班同学,卓婷见到张扬笑盈盈走了过来,娇滴滴道:“张主任,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赵静的同班同学!”
于子良幽默道:“每次都让你当无名英雄,那我多不好意思。”
李长宇道:“徐光利老婆的事情是不是弄得你很不爽,你要查新世纪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于子良笑道:“我可不是为了诊金来的。”
张扬道:“可能是我上辈子从事过这一行当,累了也厌烦了,这辈子想换一种方式生活。”
张扬道:“我觉着她的手术和秦欢有点类似,不过比秦欢的病情要轻许多。”
“他在外面有情人的事情也没告诉你吧,你怎么会知道?”
李长峰听出了大舅的言外之意,他小心翼翼答道:“大舅……我只是一个部门经理,公司的很多内部事务我都不知道,小舅也没告诉我。”
李长峰道:“我……怕你们说我。”
于子良笑了笑道:“回头再说。”
足足等了二十分钟,兄弟两人的这盘棋仍然没有分出胜负,徐光然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内,端起茶杯想喝一口,却发现杯子里早已没有了水,把茶杯递给李长峰,李长峰慌忙去给他续满水。
张扬看着李长宇,他知道李长宇不会平白无故提起这件事的,看来他今天前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视察主体育场,而在于此,张扬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隐瞒的必要。
张扬道:“人怕出名猪怕壮,我最怕出名,出名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于子良笑道:“真是搞不懂你这小子,你要是弃政从医,一定能够成为举世闻名的医学家。”
张扬道:“赵局,这件事的主动权不在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她带人,我们一贯主张和平解决问题,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谈的,再说了,我们有这么多工作要忙,也没时间跟这帮泼妇搅和!”
李长宇道:“体育场拍卖得到的那两亿,按照合同规定,要在月底全部到账,你别着急,绝对不会耽误你们的使用。”他背着手向体育场的中心走去,张扬跟着他走了过去,低声道:“听说海瑟夫人就要动那块地了?”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不错!”
卓婷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道:“就快实习了,我实习单位找好了,没什么可忙的。”其实她自从认识周云帆后经常逃课。
徐光然道:“你们让我很失望!”
张扬安排于子良在南洋国际住下,回到房间内,于子良脱下大衣,松了松领带,舒了口气道:“艾西瓦娅的情况还不错,我看过她的病历资料,颈椎发生了错位,而且有一小块的碎骨刺入了脊髓,如果能够用手术的方法取出这块碎骨,并将颈椎恢复原位,就会解除脊髓受到的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