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6章 波澜再起

李长宇道:“有差别的。”
李培源的目光和张扬相遇,他们的脸色突然都变了,两人同时想起了一件事,不久前唐红英给李培源打过一个电话,她说自己找到了证据,自己的丈夫傅连胜是被杀的。
赵国强来到李培源面前,他很诧异在这里遇到了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张主任真是动作神速,凡事都抢在我们公安机关前头,看来真想让我们这些警察失业啊!”他的话中充满了讥讽的成分。
在这一点上,市长夏伯达恰恰和李长宇相反,他来到南锡之后,被徐光然所排挤,所抓的都是一些面子工程,而夏伯达这个人不敢担当责任的性情让他在一些重大决策上表现的缺乏主见,自从李长宇来到之后,夏伯达也感到了危机,所以他试图改变这一点,可是有些印象一旦造成,想要做出改变很难,夏伯达道:“听完长宇同志的汇报,我感到很欣慰,一直以来,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南锡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工作,工期紧,任务重,而且,新体育中心的建设不但是我们南锡关注的问题,也是整个平海所关注的。所以说新体育中心是我们南锡对外展示的一块招牌,是我们南锡最重要的形象工程之一。”为什么要加上之一,是因为还有深水港,深水港无论从投资还是从远期收益来说都要超出新体育中心。
唐红英道:“我信不过别人!好像有人在监视我……李书记,要不你来我家一趟,我在家里等你!”
赵国强微微一怔,他看着张扬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他想从中看出张扬究竟有没有欺骗的成分在内,张扬的目光很坦然,坦然到赵国强看不出任何的虚伪和破绽。赵国强抿了抿嘴唇,他似乎还在犹豫。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其实不是查他,是查查新世纪的账目,既然市里同意我们来监管新体育中心主体育场建设,我们就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现在主体建筑已经封顶,进入内部装修和设备安装工作,工程款也到位了,前两天徐光利的老婆过来闹事您应该听说过。我考虑了一下,人家要钱也有道理,工程完工了,要把账给人家算清楚,想算清楚就得查账啊!你说说现在这些人,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一传就成了我要查徐光利,前两天李市长找我,我辛苦解释了一通,想不到您也这么误会,李书记,你说这事儿徐书记该不会也误会我吧?”
李培源领教过这个女人不止一次了,认为她有点神经质,李培源道:“小唐啊,我办公室里有客人,你的事情以后再说行吗?”
张扬担心李培源有事,也将汽车就地停好,向李培源追了过去。
李长宇道:“进了官场,拿了工资,就得为国家办事,老百姓办事,咱们这些人全都是劳碌命,改不了的。”
两人深有同感,相视而笑。
赵国强道:“我的时间很紧,等会儿还得去局里看尸检报告。”
李培源道:“小唐,我真的有事。”他想挂电话了。
李培源也是紧咬嘴唇,看来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愤怒,张扬能够理解,如果唐红英之前没有打来那个电话,李培源还好过一些,可唐红英明明打过那个电话,如果李培源能够重视一点,或许这件悲剧就不会发生。
张扬已经点好了菜,看到赵国强过来,他把准备好的清江特供打开了。赵国强在他对面坐下,脱下大衣,除下手套放在旁边的凳子上:“张主任让我过来,不是来喝酒的吧?”
李培m.hetushu.com源道:“海天倒在了那场食物中毒事件里,对了,我听说现在石胜利也在你那里上班?还是什么保卫科长?”
张扬道:“唐红英母女俩是不是他杀?这次的煤气泄漏爆炸是不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李培源还是把张扬叫到了纪委,这件事必须要亲自给张扬提一个醒,这小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惹得市委书记徐光然很不高兴,本来李培源是想通过李长宇敲打张扬几下,可李长宇对张扬太回护,连多说一句也不肯,所以李培源只能自己亲自出面了。
徐光然道:“新的一年里,我相信,我们的领导团队,将像过去一样,紧密团结起来,在党的领导下,为南锡美好的明天,奉献我们最大的力量!”
李长宇说完体育中心的事情,又把近期深水港的工程进度情况做了一个汇报,他是个实干家,初到南锡,在没有切实了解南锡权力结构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多做事少说话,而这也起到了相当的效果,至少在南锡市领导层内已经树立起了新来的常务副市长是个干实事的人。
李培源道:“这小子真是能耐啊,公安的事情他能代劳,莫不是也想把我们纪委的工作给取代了?”他说这话并不是埋怨,脸上还带着笑容。
李长宇道:“应该没有那样的目的吧。”
张扬点了点头,又和李培源的父母说了一声,才离开,来到皮卡车前,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听到赵国强在身后叫自己:“张主任!请留步!”
张扬耳力出众,虽然隔着一张桌子,可是他仍然听得清清楚楚,唐红英的语气相当的肯定,难道这女人真的有证据?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他发现夏伯达有抢风头之嫌,这种总结性的发言本来应该由他来说的,可夏伯达抢先说了,徐光然事先酝酿的发言就不得不做出更改。
赵国强道:“我只是感到奇怪,为什么每当发生重大案件的时候,你总会出现在现场,是你未卜先知呢?还是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李培源道:“拔出萝卜带出泥,有些事比拔萝卜难多了,别搞到最后,萝卜没拔出来,自己踩了一脚的泥。”
李培源真是怕了她,他叹了口气道:“好,我抽空去一趟,不过,你要是再拿不出什么证据,以后就不要再找我。”
赵国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低声道:“全都死了,具体结果还要等详细的尸检报告。”
张扬道:“你怀疑我?”
李培源知道他是顾忌夏伯达在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了:“正市长、副市长都是市长。”
李长宇笑道:“看来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张扬笑道:“我行得正坐得直,人家爱说啥说啥,反正我没啥问题……”他的话还没说完呢,只听到蓬!地一声闷响,震得地面都颤动了起来,张扬下意识的反应过来,一脚踩下了刹车,他们刚刚驶入向阳小区,这声爆炸震得小区内不少房间的玻璃都碎裂了,张扬惊魂未定的抬起头,看到前方一栋居民楼上有火光和黑烟冒出。
张扬道:“可以理解,毕竟死了的那个是她丈夫,不过她怎么认准了找您啊?”
李培源感叹道:“大半辈子了,就算现在让我下来,我还有些不适应呢。”
赵国强收队之后,终于决定去和张扬见上一面,他不得不承认,张扬的话已经激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李培源刚才跟他说了一些话,可都是皮毛,没有涉及太深的内容,赵国强相信事情没那么简http://www.hetushu.com单,李培源应该认为这是一次谋杀案,所以他才会直接给局里打电话。
张扬向李培源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道:“赵局,我是总觉着维护正抑制止犯罪才是你们警察的职责,这件事可能牵涉很多,我相信李书记不会告诉你那么多,如果你有兴趣,拜托你拿出一些诚意,也许我可以给你一些帮助。”
赵国强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皮卡车经过海天大酒店的时候,张扬忍不住向那边看了看,海天的装修开始没多久,是常海龙负责的,袁波还没有到南锡,估计要到春节后才能抽出时间来到这里。
李培源摇了摇头,母亲伤得不重,急救医生已经帮她处理过伤口,他低声道:“张扬,你回去吧,忙了大半天,赶紧回去休息吧。”
李培源道:“都说多事之秋,我看今年很难消停。”
电话中传来一个紧张的女声:“李书记吗?”
发生爆炸的正是李培源父母所在的楼房,而冒出火光和黑烟的房间恰恰是他父母所在的那个单元,201室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李培源来到单元门口,有不少楼上的居民正从里面往外逃,他的父母也在其中,父亲的身上只是有些擦伤,母亲额头被碎裂纷飞的玻璃划伤了,血流如注。李培源看到父母没有生命危险,这才稍稍放心,他叫了声:“爸,妈!”冲上去扶住母亲,老太太吓得两腿发软都走不动路了。张扬也及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李培源想背起母亲,张扬道:“让我来!”他一把就将老太太给横抱起来了,李培源都五十多岁了,人又生得瘦弱,当然没有张扬的力量。张扬抱着老太太来到小区的空地,途中就悄悄点中了她身上的穴道帮她止血。
尸体抬上车之后,赵国强也来到车厢内,他拉开裹尸袋,忍着难闻的脚臭味道,搬开尸体的口腔,用手电向其中照了照,只是初步的尸检,他就已经能够断定,死者应该死于爆炸发生之前,不是被烧死的,口腔内干干净净,如果是被烧死,口腔内应该存有大量的灰烬。赵国强心情极其凝重,他来到车下,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李培源来到他身边,低声道:“怎样?”
唐红英道:“我有证据,朱俏月不仅是唐兴生的情人,她和另外一些官员也有关系。”
赵国强道:“我没怀疑你,只是感到有些好奇。”
市委书记徐光然静静倾听着李长宇的汇报,他的情绪不高,惠敬民的案子就要审判,他弟弟徐光利受贿罪肯定成立,最近体委那边张扬又嚷嚷着要查新世纪,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厮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徐光然感觉自己开始走背字,连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都敢公然挑衅自己,可徐光然也明白,自己的这帮亲戚实在是太不争气,接二连三的给他捅漏子,新体育中心的事情难免要让人指指戳戳,背后说自己假公济私的,说自己任人唯亲的肯定不在少说,三弟徐光利真是辜负了自己的期望,如果他可以将这一工程做好,风风光光的挣钱,把钱赚在明处,也没什么好怕,别人愿意风言风语,就由着他们说去,他混迹政坛这么多年,风风浪浪不知经历了多少,别人怎么说他不在乎,可是他这个兄弟实在是太不争气,背着自己搞出了这么多的麻烦事。
李培源点了点头,李培源问张扬这件事并不是毫无原因的,最近纪委收到了一些举报材料,主要是针对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的,举报http://m•hetushu.com张德放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勒索钱财,生活作风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乱搞男女关系,可其中也有内容把张扬给捎带上了,主要是关于海天大酒店的,说张扬利用不法手段,巧取豪夺,抢占海天,逼着段金龙将海天大酒店低价出让给现任老板袁波,其实这种材料虽然匿名,可李培源一看就能猜到出自海天大酒店前老板段金龙之手。
李培源也朝海天大酒店的方向看了看,他故意笑了笑道:“听说段金龙六百万就把海天给转让了,这么一间大酒店,真是吐血贱卖啊!”
张扬已经断定李培源是有目的的在问这件事了,张扬笑道:“李书记,您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太无聊了,还是别相信。”
李培源也看到了,他惊呼一声,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我有的,我有的!”
张扬看到唐红英母女都死了,心情也很是沉重,他本以为唐兴生的事情早就结束,可没想到又有事情发生,他走过去向李培源道:“需不需要我送伯母去医院?”
张扬微笑道:“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只要你信就行!”
徐光然在夏伯达说完之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我也说两句,今天的常委会是我们跨入06年的第一次,我记得上次我们开常委会的时候是去年,我们的主题是总结过去,今天我谈话的主题就是展望未来,今年我们南锡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全省瞩目的一件盛事就是省运会的召开,主体育场工程封顶,新体育中心建设顺利,这给我们更大的信心,可以将这届的省运会办好。现今社会的发展,让每一领域的活动都变得更具有社会性,我们不能用单纯的一届运动会来看待这次的省运会,我们要看到,省运会举办可能带来的巨大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这对南锡来说是一次腾飞发展的机会,我们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把我们南锡最优秀的一面展现给全省的老百姓,甚至展现给全国全社会。”
李长宇道:“我跟他谈过,他说是自查,不是针对谁。”
张扬道:“这个世界上不止是你的时间宝贵,我也很忙,可再忙也得先吃饱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权当这一顿是我欢迎你来南锡的接风宴吧。”他端起玻璃杯,小二两白酒一饮而尽。
此时消防队的火警声响起,消防车呼啸驶入向阳小区,救护车也来了,最后到来的是警车,天汇区公安分局局长林光明率队来到,李培源脸色严峻,他拿起电话拨打了市局的电话,凭着他的直觉,他意识到这次很可能不是一次普通的煤气爆炸事件,事情不会这么巧,唐红英刚刚说找到了证据,紧接着她的家里就发生了煤气泄漏爆炸事件,如果她真的掌握了某些关键的证据,那么这次的爆炸,极有可能是一次蓄意谋杀。
赵国强听他这样说也就没继续针对张扬,张扬真正感兴趣的是唐红英到底是不是还活着,也没精力和赵国强斗嘴。
张扬停下脚步转过身去,淡然笑道:“赵局找我有事?”
火势很快就控制住了,消防队员进入房内开始搜救行动,没过太久的时间,就从里面抬出了两具烧得发黑的尸体,从尸体的外形来看应该是一大一小,李培源的父母听说大人小孩都死了,老两口难过的不住落泪。
李培源却不认为有差别,夏伯达这种混混儿市长除了占着一个位置,多浪费点粮食,还真没见他在南锡做过什么实事儿,当然李培源不是为hetushu.com了夏伯达的事情,他找李长宇另有目的,李培源道:“李市长,最近有人反映,张扬在查新世纪公司的账目。”
张扬在赵国强面前的玻璃杯中倒满了酒,然后给自己也倒满:“我还没吃饭,你应该也没吃吧,既然坐在一起了,边吃边聊吧。”
电话那头唐红英颤声道:“李书记,我找你就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
张扬笑道:“去哪儿啊?我送你!”
李培源也听出今天有些不对头,他低声道:“小唐,你有证据为什么不送到纪委来?”
张扬总觉着李培源话里有话,他分明想从自己这里试探到什么,张扬笑道:“我是搞行政的,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你问我一斤猪肉多少钱我知道,要是说六百万这间酒店值不值?我还真不知道。”
李培源望着这小子,心中已经揣摩到这厮的目的了,他闹这么大动静就是想让徐光然知道,就是存着恶心徐光然的心思。李培源道:“张扬啊,流言可畏,我信你只是想把帐算清楚,可别人会相信吗?”
李培源听到这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听出来了,打来电话的是唐红英,前南锡莲花区公安局副局长傅连胜的妻子。傅连胜和江南春的老板娘朱俏月双双死于静海市政府招待所33号别墅,这件凶案曾经轰动一时,当时警方认定为双方殉情而死,后来因为张扬的介入才查到了公安局长唐兴生的身上,唐兴生潜逃海外,这桩案子也算得上是真相大白,警方经过重新分析案情认为唐兴生是主谋,而傅连胜是帮凶,可唐红英对这一结果始终不同意,自从丈夫死后她不停上诉,相关部门都找过了,她认定丈夫和这件案子无关,是被人诬陷了。
南锡市委常委会上,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首先汇报了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情况,着重说明了主体育场已经建设完工,现在正紧张的进行内外装修和设施安装工作,根据目前质监部门的反馈来看,主体育场工程建筑质量是过得硬的,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体育场的配套设施会达到国内一流水准。
掌声响起,其实徐光然的这番话很多人都听了无数遍,每年这个时候的发言都是大同小异,不过徐光然的发言还是激情四射的,很有鼓动性,这一点上他比夏伯达要强得多。
李培源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所以他也没必要兜圈子,他开门见山道:“张扬,你是不是在查徐光利?”
李培源的父亲也被刚才的爆炸声吓得不轻,哆哆嗦嗦道:“我和你妈正在做饭,可……可忽然闻到很浓的煤气味……本来以为是咱们家的,可后来发现不是,应该是隔壁小唐家的,你妈刚敲门也没人答应,谁想到突然就炸了……”
夏伯达:“我们应该看到,在实际的工作中还有很多的不足,我们的干部要意识到这种不足,并及时改正缺点,只有这样,我们的改革才能得以顺利进行,我们的经济建设才能持续稳定的发展。”这厮说套话的老毛病又犯了。
常委会结束之后,李长宇被纪委书记李培源叫住:“李市长!”
夏伯达心说,你徐光然也只不过会说说空话,一个省级运动会能带来多少效应?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李培源挂上电话,有些无奈的向张扬摇了摇头道:“傅连胜的老婆,自从她男人死了,好像受了刺激,整天疯疯癫癫的,到处上访,只要是相关部门都让她找遍了。”
“不行!我现在就要说,李书记,我丈夫是被诬陷的,他和朱俏月没有任何关系,他们hetushu•com只是普通朋友,当时他是去静海开会,不是和朱俏月约好了,他和朱俏月都是被杀!他不是自杀!”
张扬道:“一个小时后,我在体委旁边的奥运酒家等你,你爱来不来!”
李培源笑道:“才怪,是不是被徐光利的老婆给惹毛了,他要翻一翻徐光利的老账?”
赵国强端起酒杯,低声道:“真心话吗?你真的欢迎我到南锡来?”他一仰脖也把杯中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李培源微笑道:“可有些事传得有模有样的,要是解释不清楚,以讹传讹,只会越传越走样。”
老爷子一脸的难过:“小唐不知怎么样?她和女儿不知道在不在家里……”
李培源耐着性子道:“小唐,我在工作!”
李培源正想在说他两句,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拿起电话:“喂!”
李培源居然点了点头,其实他还有一些话想对张扬说。
李培源把赵国强悄悄叫到了一边,低声把刚才唐红英给他打电话的事情说了,赵国强越听表情越是凝重,这件事的确疑点重重,难怪李培源会通知市局。李培源让他们过来还有一个原因,他对南锡公安系统的事情是非常了解的,唐兴生虽然逃了,可是他在南锡公安系统经营了这么多年,影响力很大,可以说这件事极有可能牵涉到公安系统内部的事情,李培源尽早通知赵国强也是这个原因,还有重要的一点,赵国强这次来南锡虽然担任的是公安局副局长,可公安厅的意思是要在他和张德放之间进行考察,筛选出南锡公安局局长的最终人选,李培源对赵国强还是很看好的,当然和最近他收到不少张德放的举报材料有关,一旦那些材料查实,张德放肯定失去了竞争局长的机会。
李培源哈哈笑道:“你帮忙联系的?”张扬点了点头道:“当时段金龙处境很艰难,海天食物中毒差点闹出了人命,谁也不愿帮他,他找到了我,觉着我朋友多,可能有人愿意接手海天,我本来不想帮他,可看到他这么可怜,于是帮他打听了一下,刚巧袁波有意向在南锡发展,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具体的谈判过程我不知道,最终的成交价格我都不太清楚。”张扬说的很坦然,这件事上他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段金龙借着这件事告他,也不会有事,抓不住他的毛病。
李培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小唐,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可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了,而且就算有问题,也不属于纪委管理的范畴,你找我,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李长宇听出他这句话意义颇深,微笑道:“这小子精力过剩,我只要他把本职工作做好,其他的事情我才懒得去管。”
李培源道:“小赵,张扬是顺路送我来父母家的,没想到遇到了这次爆炸。”
李培源又叹了口气道:“她和我父母是邻居,所以就认准了我。”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班了,起身道:“我得走了,说好了今天去父母那里吃饭。”
唐红英道:“我真的有证据,连胜留下的!”
李培源叫他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夏伯达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这让李长宇有些尴尬,他放慢了脚步,和李培源都落在后面,不无埋怨道:“李书记,下次这么多人在的时候,别这么叫我,我受不起!”
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国强率队也来到了现场,因为消防队要从事现场救援和灭火,公安机关不可能马上开展工作,赵国强和林光明交流了一下意见,先分头进行现场情况调查,主要是通过小区居民了解爆炸前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