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7章 阴霾

张扬点了点头,和张德放一起来到无人的路灯下,张德放点燃一支香烟,低声道:“纪委有没有找过你?”
钟海燕给他泡了杯茶,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儿,关切道:“你喝酒了?”
张扬道:“你去南洋国际订一桌饭,咱们晚上给程局接风!”
钟海燕微微一怔,张德放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一句,自己饭店还没开多久啊,她敏锐地觉察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挽住张德放的手臂,柔声道:“怎么了?你好像心情不太好!”
张大官人笑道:“几位领导误会了,我不是想替你们摆接风宴,今天这顿算我请焱东的,焱东在丰泽的时候就是我的好搭档好朋友,我摆这场接风宴的目的是想给大家介绍介绍,以后焱东在南锡还要靠各位领导多多帮忙多多照顾。”
石胜利自从到新体育中心工地担任了保卫科长,整个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他对张扬只有佩服的份儿,他亲身参与了张扬对付段金龙事件,并起到了关键作用,正是他牺牲自我,伪装食物中毒,这才导致了海天的垮台,可想出则主意的是张扬,前两天刘翠艳闹事,他又见证了张扬的运筹帷幄,利用李长峰轻轻松松就瓦解了刘翠艳发起的这场人民战争,石胜利长这么大没佩服过别人,就算他老子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他都没这么佩服过。可以说他简直把张扬视为了自己的偶像,人一旦有了偶像,就等于有了一面镜子,他会不由自主的拿自己和偶像做比较,发现了自己的缺点,在不知不觉中会改进,连他老子石仲恒都觉着邪了,原本以为这个儿子蒙混度日无药可救了,可不知怎么突然有了上进心。
林光明不好意思的笑道:“这借口说习惯了,一张嘴就溜出来了,我是没来晚,不过比两位领导来得晚。”林光明很会说话,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和公安局领导,和天汇区各级领导关系都相处的很不错。张扬通过石胜利请他过来,林光明并没有犹豫,孟允声和房心伟两人的事情在公安局内部早就传开了,谁都知道他们两人下台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对于这样一个人林光明是不想得罪的。
赵国强道:“我想了解朱俏月被杀事件的全部,你认识朱俏云吗?如果可能,帮我联系她,请她来南锡配合调查!”
程焱东来南锡之前并没有给张扬打电话,所以他的出现很突然,这样的出现才能够制造惊喜,张扬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门外的程焱东,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起身迎了出去,来到程焱东面前伸出双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到底是干公安的,神出鬼没,一点征兆都没有就出现在我面前。”
张扬道:“李书记倒是找我谈过,问起海天转让的事情,我如实说了,怎么?他也找你了?”
张扬道:“傅连胜你可能不熟悉,但是南锡市前公安局长唐兴生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他出事,他本来很有希望担任咱们省厅副厅长,也就是现在高厅的位置,傅连胜和江南春的老板娘朱俏月死于静海政府招待所33号别墅,我去静海参加学习班的时候,恰巧住在那栋别墅,也因此结识了朱俏月的妹妹朱俏云,唐兴生为了掩盖证据,想尽办法想要除掉朱俏云,最后朱俏云还是克服困难,找到了她姐姐留下的证据,唐兴生知道大势已去,所以才潜逃海外,到现在仍然没有归案。”
张德放不相信张扬白白奉献,他认为张扬和袁波之间是有着相当密切的利益关系的,袁波只是一个幌子,拿下海天的真正后台是张扬,每每想起这件事,张德放都无法释怀,他认为是张扬抢走了自己的利益。而和*图*书接下来发生的龚雅馨被劫一案,让张德放更为光火,他认为张扬知情不报,隐瞒案情,目的是让自己难堪,孟允声和房心伟是他的左膀右臂,如今都被张扬从公安局内部清除出去,张德放因此已经将张扬视为仇敌。
程焱东听张扬这样说,心中还是很感动的,他初来乍到当然不方便多说话,微笑道:“希望各位领导以后要多多关照。”
赵国强叹了口气道:“还没有什么眉目,不过根据现场的情况调查,和尸检报告来看,母女俩都是被人先杀死,然后才制造了这场煤气爆炸,这场煤气爆炸只是想造成意外的假象,不过杀手的手法太拙劣了。”
张扬从张德放的话里已经推测到纪委可能找到他了,看来张德放的日子很不好过,张扬道:“谣言止于智者,这世上的流言多了去了,如果我们每件事都在乎,我们什么事也干不成了。”
“什么?”
赵国强笑了笑道:“谦虚是美德,可要是真有了任务,别谦虚,要主动冲上前去,那才是咱们刑警的本色!”
可心中再恨,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这就是张德放的处事原则,也是他最虚伪的一面。
张德放道:“未雨绸缪总是好的,我听说纪检部门调查海天的事情,所以我借着今晚的机会试探了一下张扬,他跟我说纪委已经找过他,就是为了海天的事情,燕儿,无风不起浪,你现在不走,真要是等到他们找到门上,想走都走不了了。”
石胜利笑道:“您是正规军,我充其量也就算一民兵。”
赵国强看了看张扬,这厮说了这么多,显然是想从自己这里换取一些消息,在这个世界中没有平白无辜的付出,等价交换是最公平的规则,赵国强道:“他杀!死者的口腔里没有任何的灰烬,应该是有人先杀死了他们,然后才引燃了煤气。”因为死者的身份还待于确认,所以赵国强没有肯定的说死者就是唐红英。
张德放呃了一声,不由得笑道:“我有这样说过吗?”
傅长征也是从丰泽出来的,他和程焱东很熟,两人又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张扬从丰泽提拔起来的,傅长征热情的笑道:“程局长好,早就听说您要来,欢迎啊!”
赵国强道:“我来不是冲你,程焱东是我们公安局的人,给他接风洗尘,我怎么能不来呢!”
赵国强道:“我知道。”
赵国强道:“张主任真是关心我们局里的事情,连我们欢迎小程的接风宴都替我们摆好了。”他这句话明显在讽刺张扬管得太宽。
张德放的手尴尬的僵在那里。
程焱东微笑道:“领导们放心,我肯定第一个冲上去!”
赵国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李培源虽然坦诚了唐红英给他打电话的事情,可并没有说电话的内容。
程焱东笑道:“初到贵地,还望多多关照!”
张扬道:“肯定不是唐兴生,他已经逃亡海外,国内发生了什么他不可能第一时间知道,就算知道了唐红英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也没必要再花费精力杀她,也就是说除了唐兴生以外还有他人,有人想要灭口。”
张德放放下茶杯道:“今天的主题是欢迎小程,怎么又聊起案情了,我看你们全都是工作狂,这样可不好,工作和生活要分开,工作之余,咱们不谈案情,喝酒,喝酒!”
张德放道:“我怀疑他手里有些我们不知道的证据,燕儿,你先离开,避一避风头,等这件事过去,再回来,只要被纪检部门盯上了,就是很麻烦的事情。”
张德放当然能够看出钟海燕心中的怨念,伸出手臂想要揽住钟海燕的肩膀,钟海燕却尖叫道:“不要碰我!”
张德放和_图_书道:“燕儿,你必须马上走,趁着纪委还没有对你调查之前马上走。”
“你是不想自己有事吧?”
张德放却没有钟海燕这样乐观,段金龙的违法经营很多都是在他的庇护下,他虽然没有直接从段金龙的手上拿钱,可是钟海燕却拿过不少,钟海燕是关键人物,如果段金龙真的豁出去了,钟海燕肯定会被调查,一旦落在检察院的手里,钟海燕还会不会对他情深义重,很难说。
傅长征点了点头道:“好嘞!”正准备走的时候,张扬又道:“你让石胜利过来,我有话跟他说!”
张扬看到赵国强也来了,不觉愣了一下,他笑着走了过去:“张局、赵局,这么赏面子,全都来了!”
张扬道:“你晚上少喝点,别给我出洋相。”
张扬考虑了一下,还是给张德放打了个电话,虽然他和张德放的关系最近搞得不太愉快,可毕竟张德放是南锡公安局代局长,程焱东来到南锡,还是应当先见个面,张扬本想邀请赵国强的,可想了想赵国强未必给自己这个面子,还是别自讨没趣的好。
张德放道:“段金龙可能向纪委举报我了!”
张德放道:“不是让你离开,是让你出去避一避,我不想你有事。”
张扬招呼几位公安局的头面人物坐下,张德放道:“早知道这样,我把其他几个分局的头头都叫过来了,省得再到局里给小程介绍了。”
张德放笑着向赵国强道:“国强,小程很谦虚啊!”
程焱东谦虚道:“我这次来南锡就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到新的岗位,我会以一个新人来要求自己,以后两位局长有什么艰巨的任务,尽管差遣!”
赵国强道:“配合和多事是两回事,张主任这么聪明,应该懂得区分两者的界限。”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道:“我走了,朱俏云的事情拜托你了!”
张德放当晚并没回家,而是来到钟海燕的住处,因为害怕别人撞破他们的关系,钟海燕在市郊租了套房,她刚刚从燕归来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洗澡,看到张德放开门进来,钟海燕感到有些惊奇,她迎上去帮助张德放脱下外套,轻声道:“不是说你今晚要回家吗?”
林光明道:“傅连胜一家的遭遇在咱们公安内部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无论傅连胜过去做过什么,他已经死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是无辜的,如今也落到这样的下场,不能不让人感到惋惜。”
张扬道:“你小子哪这么多废话,看不起咱们体委保卫科是不是?这叫妄自菲薄,丫的一点信心都没有。”
钟海燕听到张扬的名字心中有些奇怪,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张德放和张扬还能坐到一起。
林光明作证道:“张局的确这么说过。”
张扬不屑笑道:“段金龙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小人,他离开南锡,肯定对我怀恨在心,他爱怎么举报怎么举报,我才不管,反正我没有做错什么事。”
程焱东看到张德放和赵国强两位上级领导都过来了,慌忙过来打招呼。
钟海燕道:“我有什么好怕,段金龙他能有我什么把柄?”
张德放道:“不是猜测,纪委已经开始调查海天的事情,早晚都会查到你的身上,燕儿,我不想你有事。”
程焱东笑着将行李箱靠墙角放下:“就是想给张市长一个惊喜!”
赵国强低声道:“我一定要抓住他!”
唐红英的案子在南锡闹得沸沸扬扬,短时间内许多版本的传言满天飞,这件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案子也重新被南锡市民所关注,程焱东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南锡,他的调令其实是和赵国强同时下达的,不过他在丰泽的工作没有娇接完毕,所以来南锡报和*图*书到推迟了两周,程焱东来到南锡第一件事不是去河西分局,而是来到了南锡市体委,从丰泽公安局来到南锡担任河西分局局长,对他来说是政治上的一次大跃进,这多亏了张扬帮忙,在某种意义上,张扬是他的贵人,来到南锡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来看看自己的这位老上司,老朋友,也是老伯乐。
张德放离去之后,张扬陷入长久的沉思之中,纪委书记李培源找他问海天大酒店的时候,他就猜到,可能有人递了黑材料,张德放的这番话已经证明,段金龙肯定将手里的一些证据递到了纪委,当初段金龙离开南锡,放弃海天大酒店也是迫不得已,看来他不甘心咽下这口气,现在事情没过去多久,他就筹谋反击了。张扬并不怕段金龙的反击,正如他向纪委书记李培源所说的那样,他根本没有从海天的转让过程中捞取任何的好处,张大官人压根看不上那点儿钱,别人不这么认为是别人的事情,他能够看出张德放很紧张,早在段金龙经营海天的时候,张扬就察觉到张德放和段金龙之间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段金龙落难之时,张德放对他不闻不问,想必是张德放的绝情触怒了段金龙。
钟海燕站直了身子,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陌生,她摇了摇头道:“你出去,以后再也不要到我这里来!”
张扬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轻声道:“李书记怎么跟你说的?”
石胜利笑道:“好嘞,林局那里我来安排,还有其他事情吗?”
张扬道:“唐兴生一定知道是谁,可是他不会说,傅连胜也知道,可惜他死了,唐红英应该发现了一些什么,可没等她说出来,就发生了这件事。”
张德放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就算你没做错什么,也要引起警惕,体制内的事情恨难说,别人说你好的时候没人信,可一旦说你坏,马上就要调查,纪委的那帮老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挑毛病,别看他们平时对你笑眯眯的,指不定什么时候给你下绊子。”张德放更像是说给自己听,他和张扬之间也很久没有这样推心置腹的说话了。
钟海燕道:“已经确实了?”
程焱东乐呵呵道:“过去叫习惯了,一时间改不过来。”
张扬道:“唐红英说自己掌握了一些证据,可以证明她的丈夫是被诬陷了,当初她的丈夫死于他杀……”说到这里张扬停顿了一下:“你应该知道唐红英的丈夫就是傅连胜,生前曾经担任南锡市莲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张扬给远在澳洲的朱俏云打了一个电话,可惜无人接听,张扬在电话中给她留了言,朱俏云从事海洋研究,平时在海上工作的时间很久,她人应该不在澳洲,希望她收到消息之后能够尽快回复。
张扬说的事情赵国强知道一部分,可很大一部分都是不知道的,赵国强道:“你是说,唐红英的死是唐兴生案情的延续?”
张扬道:“有没有想过,什么人要杀唐红英?”
石胜利在张扬面前脾气出奇的好,一脸的笑。
傅长征笑道:“以后要靠程局多多关照我才对!不耽误你们叙旧了,张主任,有什么事,吩咐我一声。”
张扬笑道:“谢了,我一定多多留意。”
程焱东笑了笑,他和石胜利握了握手道:“你是保卫科的,我是警察,大家的工作性质都差不多,都是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
赵国强哈哈笑道:“我们从总局过来,就经过你们天汇区,那里见到有堵车的?再说你也没来晚啊!”
赵国强道:“如果我没记错,是你约我来这里,说是有情况告诉我!”
张德放用力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道:“你不用多心,我只是随口问问。http://www•hetushu.com
张扬道:“电话声音很大,我听到了一些她的谈话内容。”他当然不会说自己的耳力超常,将唐红英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张扬道:“根据你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唐红英究竟是被杀还是他杀?”
张德放叫上了赵国强,虽然赵国强不在张扬的邀请之列,可是张德放叫他,这个面子他得给。张德放当然清楚赵国强和张扬之间的那段恩怨,叫赵国强一起去,也存着要让张扬不舒服的心思。
钟海燕白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你,自从孟允声和房新伟出事之后,你们局里的业务少了许多,店里的生意也是一天比一天清淡,这个张扬真是把我坑苦了。”
张德放抬起头,看着烟雾袅袅升腾而起,在灯光下不断地扩散,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段金龙可能提供了很多不实的材料给纪委,想要抹黑我们。”他用上了我们这个词,是想提醒张扬,现在他们两人站在一艘船上,段金龙举报的不仅是他,还有张扬。
张德放喝了口茶道:“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店里生意不忙?”
石胜利咧着嘴笑道:“张主任放心,我现在有自制力了。”
张德放道:“千万别小看小人的力量,段金龙递了不少黑材料给纪委,主要就是指向咱们两人的,老弟,看在咱们相交一场的份上,我给你提个醒,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啊。”
石胜利和傅长征坐在一起,这种场合他们两人原本是没多少资格说话的,傅长征当然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可石胜利还是憋不住,他张口道:“傅哥活着的时候,我跟他很熟,我觉着他人挺不错的,他到底得罪了谁啊,怎么会落到这么惨的下场?”
张德放看出她明显有些不开心,轻声劝慰道:“只是出去避一避风头,过阵子没事,我就安排你回来。”
钟海燕道:“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燕归来开业没多久,你让我把刚刚有了点起色的事业全都抛弃?就为了你的猜测?”
石胜利听说人家是河西分局的新局长,笑着走了过去:“程局好,我早就听张主任提起您!”
张德放笑着和程焱东握了握手道:“小程,我早就听说过你,年轻有为,在丰泽干得不错,希望你来到我们南锡一样要发挥你的能力,为我们南锡的社会治安做出最大的贡献。”
张德放当晚的情绪始终不太高,看得出他有心事,离开的时候,程焱东和张扬一起把他送到停车场,张德放他们分别握了握手,他看了看张扬忽然道:“张扬,我想跟你说件事。”
张扬道:“得了,别市长前市长后的,怎么跟傅长征一个毛病,我现在是体委主任,别乱叫啊!”
钟海燕听张德放这样说不由得也紧张起来,她当然不想走,张德放之所以让她走,用心很明显,他是为了保护他自己,想到这一层,钟海燕难免有些失望,张德放这个人太没有担当,遇到事情,他只会想到自保,根本没有考虑她的感受。钟海燕放开了张德放,默默坐到一边。
钟海燕道:“瞧你吓的,也许没事呢!段金龙自己的屁股就不干净,他要是敢举报我们,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这些年他可没少干违法经营,除非他好日子过腻歪了,想蹲大狱!”
天汇区公安局长林光明也到了,他没想到两位局领导都比他先到,拱手道:“惭愧惭愧,路上堵车来晚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把外套脱下来,室内空调打得很足,根本穿不住那么多的衣服。
张德放点了点头道:“张扬请客给新来的分局长接风,所以多喝了两杯。”
傅长征这会儿也过来了,他是通知张扬开党组会议的,张扬摆了摆手道:“你让和-图-书崔主任代我主持吧,反正没什么事,焱东来了,我得陪他!”
张德放道:“没有,不过我听说纪检部门开始调查海天的事情。”
钟海燕道:“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南锡,现在你让我离开?”
张德放没说话,端起茶杯默默喝着茶,最近南锡接连不断的出事,他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
张德放向后靠在沙发上,钟海燕搂住他的身躯,娇滴滴道:“怎么啦,你倒是说嘛!”
赵国强点了点头,他对傅连胜的情况了解并不多。
张德放哈哈笑道:“焱东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以后我们工作上会相互帮助,工作之余也会多多交流,来!咱们为焱东的到来共同干了一杯。”
张扬道:“我也想早日抓住这个人!”
张德放眉头紧锁,在沙发上坐下。
张扬愣了一下,马上想起李培源找他询问海天的事情,难道张德放也被调查了?
张德放低声道:“既然生意不好,就关了吧!”
张扬道:“我下午在李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唐红英给李书记打过一个电话。”
石胜利来到张扬的办公室,看到有个不认识的人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张扬笑道:“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河西分局的新任局长程焱东,是我的老朋友,这位是我们新体育中心保卫科长石胜利。”
“滚!”钟海燕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张扬道:“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铁人也受不了啊,那啥……我赞同张局的话,工作之余,咱们不谈案情,喝酒!喝酒!”
张扬端起酒杯道:“我会尽量配合,只是希望赵局不要嫌我多事。”
赵国强道:“傅连胜一家全都死了,那具瘦小的尸体应该是他的女儿。”说完这句话他和张扬都沉默了下去,这次的谋杀是何其的残忍,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竟然会对这对相依为命的母女下手。
赵国强没说话。
“燕儿……”
赵国强笑道:“张局,你不是说过,咱们当公安的,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没有休息的时候吗?”
张德放接到张扬的电话感到还是有些意外的,自从张扬来到南锡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渐行渐远。张德放对这件事看得很透,他认为自己和张扬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从根本原因上来说还是利益的冲突,他明白自己能够坐在南锡公安局代局长的位子上,和张扬有着很大的关系,当初正是张扬透露给他消息,帮他扳倒了唐兴生,立下了一件大功,从而为他登上南锡公安局代局长的位子铺平了道路,可自从张扬来到南锡之后,他们之间的政治理念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偏差,张德放是个注重培养各方面政治关系的人,而张扬不同,这小子从不按常理出牌,真正让他们发生矛盾的还是海天大酒店,张德放早就将海天大酒店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却想不到从中杀出了张扬,他非但赶走了段金龙,而且将海天的老班底全都清除出去,真正落到便宜的人是袁波,让张德放所有的计划都落空。
三句不离本行,一群公安在一起,没聊几句话题就来到了新近发生的爆炸案上,话题是林光明挑起的,案子发生在天汇区,虽然市局接手,可他也很关注这件事,毕竟天汇区很久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恶性案件了,林光明道:“唐红英母女两个得罪了什么人?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残忍,竟然下手将母女两人都杀死了!”
张扬道:“今晚我给程局接风,你把天汇区分局的林局请来,大家见个面。”张扬和天汇区公安分局的林光明不熟,可石胜利很熟,张扬是想通过这个机会,为程焱东铺平道路,多认识一些人。
赵国强道:“这个人能力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