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8章 雨未停

张扬来到她的面前,艾西瓦娅的护士向他笑了笑。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艾西瓦娅的表情并没有预想中震惊,甚至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这反倒让张扬有些好奇。
范思琪黯然道:“要是我当初早点放手,也不会让她遭受这么多的磨难。”
李培源道:“我建议对他实施双规。”
张扬道:“李书记上次您问我,我不是什么都跟你交代了吗?你忘了?”
市长夏伯达适时跟进了一句话,他点了点头道:“我赞同长宇同志的看法,这种匿名举报材料满天飞,如果我们每接到一份匿名材料就要怀疑我们的同志,就要处理我们的同志,那么我看南锡的体制内没有一个干部能够独善其身,一定要慎重,没有查实,没有掌握具体的证据之前,不能操之过急。
李培源道:“这份材料相当的详实,其中涉及到我们的一些干部,最近我围绕这份举报材料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发现其中提供的内容有很多都是真实的,过去在段金龙经营海天的时期,海天大酒店鲁经存在违法违规经营的问题,一些证据表明,我们的一些干部给海天的违法经营充当了保护伞。
范思琪道:“我也不甘心,我也不想承认,可是我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我没得救了!”说完这句话,范思琪用力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滑落。
艾西瓦娅道:“我不想见她,我不想回忆起那段过去。”
张扬道:“她想帮助你,治好你,补偿她昔日对你的过失。”
范思琪当晚就发起了高烧,咳嗽不止,并发生了咯血现象,看守所医务室为她处理之后,发现情况十分严重,又连夜将她送到了市第二人民医院。
张扬放开她的手,微笑着站起身来,轻声道:“祝你好运!”张扬背着双手里去,右手的无名指上金光闪烁,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戒指的一面有一根细小的尖针,张扬正是用这根尖针刺破了范思琪的肌肤,将毒素送入了她的体内,非常之时需用非常之手段,想帮助范思琪逃过这一劫,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张扬犹豫了一下,他本想在艾西瓦娅手术之后再告诉她真相的。
李长宇当然也看到了这份材料涉及到张扬的部分,他暗叫不妙,张扬屡次挑战徐光然的底线,徐光然甚为不爽,这次终于抓住了他的毛病,徐光然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报复张扬的机会。李长宇意识到自己有必要说句话,徐光然正在蓄势待发,一旦大势形成,再想扭转必然困难重重,在这种时候,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是极其必要的。李长宇道:“应该看到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我们的干部队伍内部出现了一些的问题,可这些问题绝不是普遍现象,我们既要认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也要理智的来看待问题,毕竟解决问题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他扬起手中的那份举报材料道:“这样的举报,纪委应该经常接到,对于举报材料的处理,我想李书记要比我专业的多,也负责的多,我们不可以放过一个违反党纪国法的坏分子,同样也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同志,我认为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一定要谨慎,务必要查他一个水落石出,在事情没有确实证据之前,不可以急于下结论,盲目下结论。”
张扬道:“可能吗?”
李培源耐着性子道:“上次是随口问问,什么事情都要有个程序,我让他们去找你,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你说清楚不就行了?放心吧,我们没有找你麻烦的意思要是找你麻烦,就直接把你给叫到纪委来了……”
艾西瓦娅道:“hetushu.com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会找到我?为什么会帮我?”
“我舍得!”
张扬将一丝内息悄然透入艾西瓦娅的体内,内息沿着艾西瓦娅的经脉流走,艾西瓦娅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过了一会儿,她竟然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体内行进,她震惊无比,一双美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扬,张扬微笑道:“闭上眼睛,我只是想向你证明,这世上总是有很多奇迹存在的!”
张扬道:“李书记,我为什么找您,您心里应该清楚啊!”
李培源道:“海天大酒店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大堂经理钟海燕,根据举报,她和张德放是情人关系,可能是她听到了风声,在我们准备找到她之前,她已经从南锡逃走,所以很多线索也就断了,不过,还是有许多照片可以证明她和张德放之间的关系……”
艾西瓦娅道:“她喜欢你?”
艾西瓦娅道:“如果你不说,我会拒绝你对我的帮助,拒绝手术,拒绝你为我做一切的事情。”
李培源道:“根据我们对这些举报材料的分析,举报人很可能就是海天大酒店过去的管理者段金龙,他之所以寄给我们这份材料,主要的目的应该是报复,通过我们的调查,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张扬从中牟利的证据,也没有发现他的违规行为,他只是帮助联系,而且还是在段金龙主动登门求助的基础上。”
张扬道:“李书记,您想问什么,就一次问清楚,我每天忙的连喝水的空都没有,您就别让他们来烦我了,一个个板着张死人面孔,好像我上辈子欠他们钱似的……”
张扬道:“艾西瓦娅让我转告你,她没恨过你,摔倒的事情跟你无关,让你不要自责。”
艾西瓦娅轻声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你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很多有名的神经科专家都为我看过病,可是他们都无能为力,没有人敢为我动手术……”
雨未停,张扬的办公室内迎来了两位南锡市纪委的工作人员,两人是专门过来了解海天大酒店的事情的,张扬耐着性子向他们两人解释了一遍,其实很多内容都跟纪委书记李培源讲过,没想到这件事还没结束,纪委又来调查情况。好不容易把两人给送走了,傅长征来到办公室内,有些紧张的向张扬道:“张主任,石胜利被检察院给叫走了,说是要配合了解一些情况。”
艾西瓦娅道:“听说外面有一面小湖,我想去看看!”
张扬道:“我没时间,眼看就过年了,一天到晚忙不完的事情……”
张扬道:“艾西瓦娅,虽然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可是我相信你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我愿意帮助你,开始的时候和范小姐有关,可现在我愿意无条件的帮助你。”
徐光然道:“无商不奸,你以为段金龙的脑袋被门挤了吗?他会六百万就将海天转手?这其中一定有问题,老李啊,一定要重视这件事,务必要查清楚。”
张扬伸出手握住艾西瓦娅纤长白嫩的右手,艾西瓦娅的手长得很美,肌肤细腻滑润,张扬有些诧异道:“你瘫痪了这么久,你的肢体肌肉居然没有任何的萎缩现象。”
张扬道:“你对中医没有信心?”
张扬推着艾西瓦娅向外走去,艾西瓦娅的身体用皮带固定在轮椅上,这是为了避免她摔倒,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控制力可言。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看举报材料,徐光然脸色铁青,一脸怒容,可心中却有些高兴,总算找到了一个转移视线的大好机会,张德放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徐光然看得很仔细,他留意到www•hetushu•com这份材料有一部分提到了张扬,提到张扬利用职权逼迫段金龙将海天低价转手给他朋友,从中牟取暴利,徐光然心中的惊喜难以言啥,他酝酿了一帮情绪,猛然扬起手掌,狠狠拍打在会议桌上,他拍得太过用力,面前的茶杯都跳了起来,茶水泼出了不少,压抑许多天的徐书记终于发飙了,他怒吼道:“真是一帮败类!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担任国家干部,怎么有脸面自称人民的公仆?贪赃枉法,假公济私,他们在给我们南锡的党旗抹黑,丢掉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党性原则,也丢掉了我们南锡领导集体的荣誉!一定要查,彻查到底!”
张扬以传音入密向范思琪道:“范小姐,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你,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你可能会生一场重病,现代的医学条件应该查不出你得了什么病,也无法为你提供治疗,利用这个机会,你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甚至引渡回国。虽然会遭到警方的监管,失去一些自由,可是要比你从此入狱好的多,在此期间你会承受一些痛苦,可是也只有这种方式,我们可以换取一些时间。”
艾西瓦娅道:“我舅舅不会骗我!”
张扬道:“等你好了,你亲口对她说。”
范思琪道:“证据确凿,我没有胜诉的机会,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我认命了!”
“过去有没有来过中国?”
和艾西瓦娅相反,此时的范思琪正一天天走向绝望,开庭日期临近,依然找不到对她有利的证据,范思琪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张扬将艾西瓦娅推到湖畔的长椅旁,他在长椅上坐下,和艾西瓦娅一起并肩看着不远处的凤眼湖。昔日平静无波的凤眼湖,在冬雨飘摇的日子里也掀起了层层波浪,湖面上笼罩着一层薄雾,周围的景物在雾中显得朦朦胧胧,模糊不清。
张扬怒道:“搞什么……”他心中其实很清楚,这帮纪检人员是在调查海天的事情,想起给程焱东接风洗尘的那天晚上,张德放跟他说了一些话,这厮肯定听到风声了,所以才那么紧张,在政治动向上,张扬还是不如他敏感,当天李培源问他,他就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应该先给石胜利提个醒,这小子别看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到了关键时候未必能顶住压力。如果他把自己设计赶走段金龙的事情给交代出来这件事恐怕就麻烦了,想到这件事,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忐忑了他考虑了一下,终于决定给纪委书记李培源打个电话。
张扬道:“我已经说过了,拉兹是我的朋友,正是因为他的缘故……”
张扬轻声道:“是不是很冷,回房间休息吧?”
张扬望着这个善良的女孩儿,心中充满了欣赏,如果说过去是因为范思琪求他出手帮助艾西瓦娅,可现在张扬已经拿定主意,一定要帮助艾西瓦娅恢复健康。
艾西瓦娅打断了张扬的话:“不是!我知道不是!张先生,我能够看出你是个坦率正直的人,我希望你不要欺骗我,能够告诉我一句实话。”
李培源放下电话,他的目光向前看了看,两名前去体委调查情况的工作人员就坐在他的办公室内,李培源道:“你们先回去吧,情况我都知道了……”
李培源道:“这次举报主要针对的是张德放,张扬只是被顺带提及,不排除有人想借机报复的可能。”
艾西瓦娅道:“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从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包括我的舅舅,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我和她曾经在一起形影不离的生活了大半年,可是我厌倦了这种生活,和-图-书我想摆脱她,她不接受,我们发生了争吵,她想留住我,我想走,是我自己失足踏空,和她没有关系,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所以,你可以转告她,让她不必自责,也不必为我做任何事。”
范思琪望着张扬,她仔细倾听着张扬的每一句话,身体的冰冷麻木感却越来越剧烈了。
张扬道:“她早晚都会知道,你想把手头的股份转让给她,也需要征得她的同意。”
张扬一手推着轮椅,一手给艾西瓦娅打着伞,通往湖边的青石板路面有些颠簸,艾西瓦娅的身体随着颤动着,她轻声道:“我不要打伞,我想感受一下雨滴。”
艾西瓦娅绿色的美眸宛如泉水般荡漾开来,其中闪烁的是晶莹的泪光,她本已绝望,可是张扬刚才的表现,又重新燃起了她心中的希望。
何谓一把手,在国内政坛上的表现往往就是说一不二,徐光然过去在南锡是说一不二的,可现在有点不一样,他说完话,跳出来两个人跟他唱反调,徐光然心里很不爽,李长宇维护张扬可以理解,你夏伯达是干什么的?我还没说完话,你急着跳出来干什么?
市委书记徐光然道:“海天有什么问题?”
徐光然点了点头道:“张扬有什么问题?”
李培源道:“那就等你空闲下来给我电话……”
李培源哈哈大笑,笑声过后,他解释道:“有人举报海天的事情我们总不能置之不理张扬,我可真不是故意找你麻烦,等这次把事情弄清楚,我保证不让人再去烦你对了,这两天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谢谢你上次见义勇为的事情……”
张扬听到这里,心中生出一阵同情,他微笑道:“会好起来的,等于博士来了,就为你做手术。”
徐光然道:“张德放身为公安局长知法犯法,这样的人一定要严肃处理。”
张扬征求了一下护士的意见,那位护士已经见过张扬几次,知道是他为艾西瓦娅联系治病的事情,点了点同意了张扬带她出去看看,提醒张扬尽量不要太晚。
“没用的!”范思琪泣声道,她睁开双眸竭力控制住内心的伤感:“张扬,艾西瓦娅如果不要我的股份,你就帮我成立一个基金会,把我的钱用于慈善事业,我不想白白便宜了那帮冷血的畜生!”
张扬笑道:“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想要解脱,必须放手。”
徐光然道:“我们每天都把反腐倡廉这四个字挂在嘴上,可我们不能只说,也要做!”他扬起那份举报材料:“一个海天大酒店就牵扯进来这么多人,看到这上面的数字,看到上面的这些照片,我很痛心,我很难过,如果这些东西被老百姓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我们的政府?我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公信力岂不是要毁于一旦?在此,我希望我们所有的干部,要引以为戒,一定要严于律己,做官难,做一个好官更难!”
艾西瓦娅道:“不是威胁,我从不威胁任何人。我只是想知道,你和我素不相识,为什么会帮助我?”
张扬摇了摇头:“可这件事明明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承认?”
艾西瓦娅道:“我从小就修习瑜伽,别的医生也对此感到不解,我想应该是这个缘故,我舅舅说,瑜伽可以延缓新陈代谢的速度,曾经有位高僧,他埋在地下三年,不吃不喝,一样可以存活下来。”
张扬忽然想起了顾养养,比起顾养养,艾西瓦娅的命运似乎更加的悲惨。
张扬去看艾西瓦娅的时候,这个印度女孩正坐在轮椅上,看着院子里的冬雨,绿宝石般的美眸此时蒙上了一层灰色,脸色比张扬之前见她的时候更加的苍白m.hetushu.com了,甚至连嘴唇也没有了丝毫的血色。
李培源听到是张扬,他笑着问道:“张扬,找我有事?”他根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张扬笑道:“你在威胁我?”
张扬笑了起来:“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种!”
送入医院不久,范思琪就出现了昏迷现象,医院组织相关专家对她进行了紧急抢救,天亮时分,范思琪的情况才稍稍稳定了下来。
朗吉对这位外甥女显然没有拉库马关心,来到南锡的这几天,她更乐于到处旅游,而将艾西瓦娅交给护士照料。
范思琪道:“她依然是那么善良。”
纪委书记李培源道:“各位常委,如果我没有证据,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是不会把这份材料拿给大家看的。”李培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道:“我拿出这份材料,并不是想针对任何人,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身为纪委书记,我必须尽到自己的职责。”
徐光然低声道:“你是说……”
张扬的内息行进到艾西瓦娅的颈椎处,艾西瓦娅感到一阵刺痛,这痛感从她的颈部一直延伸到她的尾椎,疼痛没有让她感到恐慌,反而让她感到异常的惊喜,自从发生截瘫之后,她的脊椎还从没有感受过这样清晰的痛感。
艾西瓦娅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我不同意,她坐牢,我很遗憾,我知道她想用这种方式换取心理上的安慰,可是,我从没怪过她,所以她没必要这样做!”艾西瓦娅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张先生,我会付给你诊金!”
张扬道:“她遇到了些麻烦,很可能要坐牢,她想把星月的股份转让给你,当然这需要你的同意。”
李长宇最后的两句话明显是针对徐光然所说,刚才市委书记徐光然拍案怒起,他这边来了这句话,徐光然的脸色很不好看。
张扬道:“你让他们来的?”
张扬安慰范思琪道:“她的情况很好,我和于博士探讨过,于博士有信心治好她。”
艾西瓦娅低声道:“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我已经失望过太多次了。”
张扬拍了拍她的手背,范思琪忽然感觉到手背一阵刺痛,一股冰冷的气流沿着她的手背一直传到她的身体内,顷刻间半边身体变得无比麻痹,望着张扬,双目之中流露出震骇莫名的光芒。
如果说第一次为艾西瓦娅诊脉,只是初步了解她受伤的情况,这第二次利用内息行遍艾西瓦娅周身的经脉,张扬已经对她的身体状况有了一个全方面的了解,艾西瓦娅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乐观,她的身体状况很好,只要能够用手术取出她脊髓内的碎骨,再将颈椎复位,张扬可以利用中药滋养她受损的脊髓,让她得以尽快的恢复,而她的瑜伽根基,让她在受伤之后,机体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自我保护,良好的身体状况能够让她康复的时间大大的缩短。
张扬点了点头道:“很多!”
艾西瓦娅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不知他为何发笑。
范思琪道:“谢谢你,张扬,我永远都会记住有你这样一个朋友。”
会议结束之后,徐光然把纪委书记李培源留了下来,他相当关注海天的事情,向李培源道:“这份材料的调查情况怎么样?”
张扬终于道:“范思琪!”
李培源笑着承认道:“是啊,是我让他们去找你的!”
张扬道:“还有三天就要开庭了,你感觉怎么样?”
当天的常委会上,李培源针对海天的事情做了一个发言,他清了清嗓子道:“最近纪委接到了一份举报材料,是关于海天大酒店的……”李培涛这句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张扬缓缓收和图书回内息,微笑道:“你的情况比你想象中要好的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康复,现在你对我有点信心了吗?”
此时雨下的很小,张扬收起了雨伞,艾西瓦娅的目光望着前方突然开阔的湖面,眼眸之中渐渐流露出几分神采。
多数常委都没有发言,这帮人都是政治老手,看出今天的风向有些不对,市委书记徐光然旗帜鲜明的要惩治贪污腐败,而夏伯达和李长宇两位市长出奇一致的站在同一立场上表示要慎重,南锡的政坛最近一直在沉闷中渡过,这和徐光然个人遇到政治危机有关,李培源拿出的这份举报材料,让徐光然找到了一个契机,确切地说,他找到了一个转移目标的契机,他要接着这件事打出自己的威风,重新塑造自己一把手的形象。
市长夏伯达听到张德放的名字,心中不由得一沉,张德放和他的私交一直都很不错,张德放是顾允知的亲外甥,和他一前一后来到南锡,想不到张德放担任代局长还没有多长时间就出了事。夏伯达翻看了一下资料,上面有几张复印的照片,全都是张德放和一个女人的,上面还列明了给张德放送钱的时间,地点,还有几名公安在海天接受色情服务的照片。夏伯达看了一半,脸都绿了,心说张德放啊张德放,你小子可真够大胆的,这下完了。
徐光然近期一直都很郁闷,他弟弟徐光利的案子弄得他狼狈不堪,张扬大张旗鼓的要查新世纪,更是让他颜面受损,想要转移公众注意力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一个新的热点,徐光然敏锐的觉察到这件事应该有所作为,他低声道:“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勾结不法商人谋求私利?”
范思琪咬着嘴唇,她的心情有些烦乱,不仅仅因为艾西瓦娅,还因为她即将走上法庭。
李培源道:“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这份举报材料主要是针对他的,其中包含着很多的证据,我将其中的重点整理了一下,现在分发给大家。”
张扬道:“你不恨她?”
张扬伸出大手盖在她的左手之上,张扬和高廉明不止一次讨论过范思琪的案情,这次范思琪必败无疑,张扬低声道:“未必会输,就算这次输了,还有上述的机会!”
艾西瓦娅的目光仍然盯着前方:“我不觉着冷……”随后她又解释道:“我的身体没有知觉,冷、热、疼痛,我什么都感知不到,我是不是很幸运?”
“不恨!张先生,她应该向你说了不少的事情。”
张扬笑道:“仅有能力是不够的,很多人有勇气去杀死别人,可是杀死自己却没有那样的勇气,因为活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没有人舍得这样放弃。”
艾西瓦娅淡然道:“她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我摔倒只是一个意外。”
艾西瓦娅轻声道:“我早就猜到是她!”
这是南锡入冬以来的第三场雨,风很大,雨很密,细密的雨丝在寒风的舞动下,无孔不入的钻入人们的衣领里袖口里,张扬不喜欢南锡的冬天,潮湿阴冷,很不舒服。拉库马已经返回印度了,留下来照顾艾西瓦娅的是他的妻子朗吉。
张扬把艾西瓦娅的决定告诉了她,艾西瓦娅的决定早就在范思琪的意料之中,她叹了口气道:“为什么要告诉她?”
李培源哈哈笑了起来:“我们纪委的人去找你了?”
“没有,其实到哪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分别,无论到了哪里,我都是呆在房间里,白天等着黑夜的来临,黑夜等着白天的到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惜,我现在连结束自己生命的能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