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0章 以权谋私

老庄没多久就带着两只熏鸭过来了,还有一包鸭舌,张扬也没跟他客气,拿了一只鸭舌喂到艾西瓦娅的嘴里,艾西瓦娅自从截瘫之后就很少吃荤腥,吃到鸭舌感觉美味之极,忍不住赞道:“真的很好吃!”
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那帮自认为受骗的商人把欢颜公司的事情上告到纪委,纪委书记李培源出于谨慎,先通知了李长宇,众所周知,李长宇是张扬的分管领导,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情匪浅,这件事交给李长宇处理,一来是给李长宇面子,二来也避免了和张扬的冲突,以免他误会自己在故意针对他。
张扬道:“没什么可解释的,从南洋国际楼顶落下来的广告牌是我帮忙联系的,那些广告业务,有我帮他推荐的,也有他自己打着我旗号跑来的,现在出了事情,我无话可说。”
张扬安慰他道:“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你也不必总是想着伤心事了。”
徐光然认为张扬之所以敢在新世纪公司上做文章,都是因为李长宇在背后支持的缘故。
张扬第二天去体委上班,发现有不少人在门外等自己,这些人都是欢颜公司的客户,听说欢颜公司出了事情,又找不到负责人,所以都找到了张扬,何卓成不但逃走了,而且卷走了数百万的广告款,而且他在做这些广告的时候或多或少的利用了张扬的关系,基本上都打着张扬的旗号,有些是张扬知道的,有些是张扬并不知道的,可很多听说他搬出了张扬,多少都会给几分面子,如果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可能张扬永远也不会知道,可昨天的事情发生了,广告显示屏倒了下来并砸死了人,何卓成利用张扬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事实顿时浮出了水面,把张扬置于想当尴尬的境地。
李长宇道:“你现在跟我这么说,我信,我始终都信你,可是别人会相信吗?张扬,多少干部在经济问题上栽跟头,我一直都觉着你政治觉悟很高,足够理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可是你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什么?”
何歆颜的眼皮有些红肿,父亲的事情让她自责,和张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泪水又忍不住落了下来,素来坚强的何歆颜,此时的泪水更是因为心中的内疚。张扬将她拥入怀中,吻去她脸上的泪珠儿,轻声道:“傻丫头,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吗?”
那年轻人火气很大:“你说的容易,我们给了八十万的广告费,电视台还没播出呢,公司就找不到人了,我们的损失谁来负责?当初不是你给我叔叔打电话联系,谁会把广告交给这家小广告公司做?现在人跑了,你倒跟旁观者似的,别人给你面子,我可不给你面子,找就找你,我们八十万的广告款你得给我交出来,别想蒙我,是不是你跟何卓成商量好了,故意弄出假象来糊弄我们,弄点钱你们私分啊!”
老庄指了指不远处的水街道:“水街又开业了,朱老三也在砂锅居呢,您去哪里吃吧,我请客。”
朱老三道:“那我帮你把轮椅拿上去。”他是想拿轮椅,让张扬抱着艾西瓦娅上楼。
李长宇忽然对徐光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反感,就算张扬得罪了他,也不至于急着落井下石吧?李长宇也明白徐光然的格局不会小到这种地步,他这么急于出手对付张扬,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想转移注意力,让南锡上上下下的目光转移到其他事件上,既可以转移注意力,又能够打击到张扬,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李长宇故意装糊涂道:“张扬的事情?什么事情?”
张扬笑道:www•hetushu.com“还是楼上吧,清净,还能够观湖!”
何歆颜咬了咬嘴唇道:“就算找遍天涯海角,我也得把他找出来。”
张扬摇了摇头,他不想吃,也吃不下,何卓成的事情弄得他狼狈不堪。
张扬点了点头,目送胡茵茹上了汽车,这才转身回到办公室内。
李长宇指着张扬道:“你呀,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你?说你以权谋私,说你利用体委主任的身份和欢颜广告公司串通一气,你和何卓成到底什么关系?你这么帮他?”
张扬道:“你都说是传言了,公安机关正在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他干得。”
张扬道:“李市长,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算意识到了又有什么用?该怎么解决怎么解决呗!”
李长宇道:“何卓成带走了三百多万!被骗的单位个人数目已经有二十三家,他们联合告到了纪委,人家告得是你,你一个国家干部老老实实的干你的本职工作不好吗?为什么要掺和别人生意上的事情?海天的事情还没解决,你又闹出了欢颜广告的事情。”
胡茵茹啐道:“你别跟我说客气话,你这样说,我……我会感觉到你把我当成外人了。”
张扬冷冷看着这帮人:“都他妈给我滚蛋,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会负责,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但是,谁他妈再敢到我这里无理取闹,我大嘴巴抽你们出去!”
张扬道:“我纯粹是给朋友帮忙,我在其中没有收取一分钱的好处。”
那年轻人被张扬的威势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可又有人站了出来:“张主任,你也别生气,何卓成跑了,我们的广告费打了水漂,换成谁不心急啊?我们也不是想为难你,可当初大家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才把广告交给欢颜去做?不然这个名不见轻传的小广告公司怎么可能拉到这么多的业务,张主任,现在大伙儿都很着急,你要是知道何卓成的下落就告诉我们,帮助我们多少挽回一点损失吧。”
胡茵茹俏脸微微一红,她向张扬的办公室内瞄了瞄道:“歆颜因为她爸爸的事情非常难过,她认为是自己连累了你,我们过来的路上,她哭了一路,你好好安慰安慰她。”
张扬把艾西瓦娅带到了二楼,艾西瓦娅很久没有来到这种公众场合了,对一切都感到十分的新奇。
何歆颜和胡茵茹在得知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南锡,何歆颜见到张扬,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她觉着自己特对不起张扬,这件事全都是因为她父亲而起,如果张扬不是看在她的面上帮助父亲,也不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张扬无言以对。
李长宇来到徐光然办公室,脸上带着笑意道:“徐书记找我?”
张扬起身把胡茵茹送出办公室,来到门外,胡茵茹小声向张扬道:“别担心,一切还有我们呢,这件事我相信一定可以圆满解决。”有道是,患难见真情,张扬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他动情道:“茵茹,辛苦你了。”
张扬摆了摆手道:“不用!”他展开手臂,将艾西瓦娅连人带轮椅一起给端了起来,气定神闲的走上楼去。包括朱老三在内的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乖乖里格隆,这位张主任好大的力气。
可张扬越是这样说,何歆颜越是埋怨自己,如果不是看在自己的面上,张扬怎么可能去帮助父亲?现在父亲惹出了这么大的祸端,他自己没有勇气承担责任,逃得不知去向,把所有麻烦都留给了张扬,何歆颜充满担忧道:“张扬,这次你和*图*书会不会很麻烦?”
李长宇把张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李长宇的脸色很不好看,市委书记徐光然正在利用海天大酒店的事情大作文章,矛头指向张扬,自己为了张扬的事情也是顶住了很大的压力,可想不到在这个紧要的关头,这小子又生出事来,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广告牌砸死了人,公司老总席卷了这么多的广告款跑路走人,而这些事都和张扬有关系,李长宇真是有些头疼了,他有些愤怒的看着张扬道:“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艾西瓦娅点了点头:“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可怕,最坏又能怎样?”她截瘫的日子里,无数次期盼过死亡,认为如果自己死去,就可以彻底获得解脱,现在张扬给了她康复的希望,就算手术失败,最多还是这个样子,又有什么可怕呢?
张扬道:“看着安排吧,我们两个人吃不了多少!”
李长宇对张扬的极力回护激怒了徐光然,徐光然道:“什么叫传言?长宇同志,海天大酒店的事情你说是传言,如今欢颜的事情你又说是传言?利用职利为自己谋取利益那叫以权谋私,可是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就叫大公无私了吗?错!一样是以权谋私!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严重影响到了我们党员干部的形象,你是张扬的主管领导,这件事应该怎么解决,你自己看着办!”徐光然在隐忍许多天之后终于发飙了。
徐光然也知道了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连他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牵连到张扬,这是一个机会,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想起前些日子,张扬利用徐光利的事情大张旗鼓的检查新世纪公司的事情,徐光然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仗着背后有人给他撑腰,就全然不把他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了,当时徐光然就想到,你小子最好别让我抓住毛病,一旦让我抓住毛病,我绝不会对你客气。徐光然不想对他客气的原因一是因为私怨,二是因为私利,双规张德放,紧接着要打张扬的板子,他这个市委书记在反腐倡廉方面绝不犹豫,在他看来打张扬板子的意义更大,李长宇这次前来南锡,让他感到迫切的危机感,张扬是李长宇冲锋陷阵的排头兵。
张扬笑道:“跟你没关系,当初你不止一次劝过我,让我别管他的事情,是我自己的缘故。”
何歆颜含泪道:“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艾西瓦娅道:“那要先谢谢你了。”
艾西瓦娅平时就不怎么吃饭,她跟着张扬过来只是因为好奇,在家里闷太久,整个人都快要闷坏了。张扬亲自动手喂她吃了几个丸子一些青菜。倘若艾西瓦娅是个正常人,张大官人这样的举动就有些暧昧了,可她是个截瘫病人,自己并没有动手的能力,张扬这样做很自然,艾西瓦娅也很坦然的接受。
“实事求是?我告诉你事实,南洋国际上方的广告牌从天而降,砸死了一名保安,这广告牌是欢颜广告公司制做的,欢颜广告只是岚山的一家小公司,他们之所以能够在南锡接下这么多的业务全都靠了张扬帮忙,那些被骗的单位和个人为什么要去纪委告张扬?难道这么多人都想诬陷张扬?既然这件事和张扬一点关系没有,别人为什么会找上他?”
一群人多少也听说过张扬的厉害,有些不甘心的退了出去,不知谁说了一句:“不就是一体委主任吗?牛逼什么?还不信没说理的她方。走,告他去!”
老庄点了点头道:“张主任,和图书你放心吧,我早就接受了现实,对了,今天我找您是想问问,我听说唐兴生又杀人了,他把傅连胜一家子都杀了,这件事到处都在传,究竟是不是真的?”
徐光然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很凝重,他要给李长宇造成心理压力,徐光然道:“张扬的事情你听说了吗?”他不说是欢颜,而是直接将目标锁定在张扬的身上。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老庄,送货回来了?”
李长宇道:“你来承担责任?说得轻巧,你承担得起吗?就算你能把经济账给补上,可是你一旦承认了这个责任,就得付出代价,不是钱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身为一个领导干部,利用自身权利,帮助他人谋取利益,这本身就是一件违反原则的事情,难道你意识不到吗?”
张扬道:“现在都有引渡条例的,只要他不是逃到外太空,都有办法把他给抓回来。”
老庄道:“快过年了,最近生意忙,这不,送了一上午,总算把该送的货都送完了,张主任,您吃饭了吗?”
李长宇道:“徐书记,不是我袒护张扬,而是我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分析这件事情。”
张扬笑道:“好好的哭什么?这儿可是我的办公室,让别人看到还不知我怎么着你呢!”
身后响起自行车铃铛的声音,张扬没转身就闻到一股诱人的熏鸭味道,他马上猜到是老庄,笑着回过身去,看到老庄推着自行车,乐呵呵的站在身后的道路上:“张主任,您来玩啊!”
艾西瓦娅道:“我喜欢阳光,每次看到阳光就好像看到了希望。虽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可是你烦恼的时候看看我,比起我你是多么的幸福,你就会感觉到上天对你是如此的厚爱。”
张扬微笑道:“其实人生总是充满希望的。”
张扬道:“我不想你们为我的麻烦事负责。”
李长宇道:“徐书记,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如果证实张扬在这件事中负有责任,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艾西瓦娅道:“很期待,但是,还有点害怕!”
艾西瓦娅道:“多亏了你经常过来陪我说话。”
张扬道:“老庄,你别急,要相信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法律,常言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唐兴生做了坏事,不可能始终逍遥法外。”
李长宇道:“徐书记,一些不法商人利用别人的名义招摇撞骗的例子并不少见,我们不能因为一些外部的传言就轻易下结论。”
张扬抿了抿嘴唇:“好,我不说,你不是外人,你是我内人,最亲最亲的内人!”
张扬笑道:“你的中国话越来越纯正了!”
何歆颜也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可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再埋怨父亲也是没用的,只能想想如何解决,尽量做好补救措施,帮助张扬从麻烦中解脱出来。
徐光然淡然道:“这件事还是交给纪委去查实吧,你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我找你来,只是想跟你交换一下意见,我们南锡的领导层从来都是旗帜鲜明的反对贪污腐败,当年公安局长唐兴生因为腐败被我们拿下,如今的张德放也是一样,无论是谁违反了纪律?只要他敢触犯人民的利益,他就是我们南锡全体干部的敌人!”
老庄憨厚笑道:“姑娘喜欢就好,下次我多做点,让张主任给您送去。”
李长宇没说话,可心中却对徐光然充满了鄙夷,你徐光然说得冠冕堂皇,看似理直气壮,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新世纪怎么说?你让你的亲弟弟去承建新体育中心工程就叫大公无私?真搞不懂他怎和*图*书么好意思说出这番话,说别人的时候也不想想他自己。
张扬笑了笑,他推着艾西瓦娅来到了凤眼湖畔,今天的阳光很好,暖融融的照在他们的身上,湖边的草地在阳光下泛出金黄的色彩,让人感到一种暖意。
胡茵茹道:“张扬,我和歆颜在来之前已经商量好了,欢颜欠下的那些帐,由我们负责解决。”
张扬笑了起来:“没什么好怕,你的身体情况很好,承受得住这次手术,于博士是神经外科领域的专家,就算在全世界也是数的着的。”
老庄充满感伤道:“我别的事儿也不指望,我就想咱们公安局赶紧把唐兴生给抓住,这个人太坏了,丧尽天良,害死了我儿子,我想在活着的时候看到他得到法律的制裁!”
胡茵茹道:“张扬,我了解过,何卓成收了不少的定金,也收了不少的广告款,那些公司之所以来找你的麻烦,是因为他们认为被骗了,钱给过了,广告却没了着落,我们的广告公司比欢颜不知大多少倍,影响力也比欢颜大得多,由我们来做善后措施最合适,如果愿意继续履行合同的,我们会负责把广告做完,不愿意履行合同的,我们会退还他们的定金和广告费,这样做,一可以帮助欢颜减轻一些罪责,二可以帮助你摆脱麻烦。”
老庄对张扬还是很信任的,他感叹道:“我真的很想早一天看到他落入法网。”
李长宇怒道:“你以为一句无话可说就交代了?一句无话可说死去的人就能复活?一句无话可说这些单位和个人被骗走的广告费就能够找回来?一句无话可说这些恶劣的影响就能消除?”
何歆颜道:“必须的,否则我以后再也不见你了。”她心情很乱,当着胡茵茹的面也不再顾忌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
这些客户一致认定何卓成是个骗子,他们都付了不少的定金,有些人还能保持安静和克制,可有些人就显得非常激动,在张扬的办公室内就嚷嚷了起来:“张主任,当初这个人是你介绍给我们的,现在广告没做成,钱被他带走了,我们的损失谁来承担?”
张扬把轮椅固定好,自己就坐在草地上,折断一根草梗在手里把玩着。
提起吃饭的事情张扬这才觉着有些饿了,他摇了摇头道:“没呢。”
老庄盛情邀请道:“去吧,回头我给你送两只熏鸭过来,再说,我还有点事儿想跟您说。”
老庄摇了摇头道:“不了,我下午还得回家做菜,晚上还有一拨要送,趁着年前生意好,多赚点钱,等赚够了就能够退休养老了……”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伤感:“我们家那个儿子走得早,我们老两口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张扬道:“不用!”
张扬笑了起来,的确,比起这世上的多数人他无疑是很幸运的,可以有二世为人的机会,可以拥有这么多关心他的亲人、朋友、爱人!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他又有什么可遗憾的?
张扬气得差点没拿起茶杯砸出去。
张扬招呼道:“老庄,喝一杯吧!”
张扬道:“找他干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找到他,也解决不了问题。”
常海心走入办公室内,为张扬的茶杯内续上热水,柔声道:“中午吃什么?我去食堂给你打饭回来。”
张扬这两天窝了一肚子的火,虽然他竭力克制,可听到别人这么污蔑他,心中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他拍案怒起,指着那名年轻人道:“放你妈的屁,你敢再给我说一遍?”
朱老三拿着菜单走了过来,笑道:“张主任吃点什么?”
李长宇道:“你说得倒是轻巧hetushu.com,怎么解决?何卓成卷走的三百多万谁来负责?死去的那名保安谁来赔偿?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谁来买单?”
张扬笑道:“不用!”
张扬没说话,他看出李长宇火了,让他发泄一下也好,其实张大官人心里也恼火,可他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李长宇笑道:“这件事啊,我刚才问过他,他说自己和欢颜广告公司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没有利用职权为欢颜广告公司创造任何的利益。一直都是那个何卓成打着他的旗号到处拉生意。”
艾西瓦娅道:“我能够看出,你的眼里深藏着忧郁。”
张扬道:“我可不敢居功!明天就要手术了,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没什么麻烦的,我的确帮你爸介绍过一些生意,可是我又没从中捞取好处,最多算是违纪吧。”他嘴上说得轻松,心中却明白,这次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蒙混过去,李长宇找他谈话的时候已经向他暗示,市委书记徐光然公开表态要严肃处理以权谋私的行为,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确有利用职权为他人牟取利益之嫌,想要完全脱开干系很难,他应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胡茵茹不无嗔怪道:“什么你的我的,你现在还跟我们说这种话?”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我已经和那些受损失的客户联系过了,现在就去和他们面谈,歆颜就不要过去了,你的情绪不太稳定,并不适合参与这件事。”
徐光然暗骂李长宇装傻,他声音低沉道:“刚才有二十多个单位个人联名把张扬告到了纪委。”
“可我听说他逃到了外国。”
“你不开心?”即使艾西瓦娅也能够看出张扬今天的情绪有些低落。
张扬无言以对,李长宇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李长宇拿起电话,却是市委书记徐光然叫他过去一趟。李长宇放下电话,向张扬道:“你哪儿都不许去,就在这里等我!”
徐光然道:“我不是针对张扬,我也不是针对任何人,我身为南锡市市委书记,看到南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很痛心,我希望张德放、张扬的事情都只是个例,我更希望我们的其他同志要从中接受教训,真正意识到国家赋予你权力是为了什么?”
张扬的脸上保持着谦和的微笑,这厮为什么这么好脾气是有原因的,理亏!何卓成也算得上他事实上的老丈人,老丈人惹下了这么多的麻烦,现在拍屁股跑了,自己这个当女婿的只能给他料理后事,张扬道:“大家不要着急,我也在积极寻找并联络相关负责人,你们都知道昨天广告牌砸死了人,何卓成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害怕,所以估计他躲了起来,害怕承担责任,我相信他不会躲太久,早晚都会站出来承担责任……”张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年轻人打断了。
张扬道:“算我倒霉,既然出了事情,我来承担责任就是。”
徐光然叹了口气,毫不客气的揭穿李长宇道:“长宇同志,我知道张扬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的确也很有工作能力,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袒护他的理由。”
张扬征求了艾西瓦娅的意见,艾西瓦娅在别墅中呆的很闷,乐于跟着张扬过去见见世面,张扬于是让老庄先走了,自己推着艾西瓦娅来到朱老三砂锅居前。朱老三看到张扬来了慌忙乐呵呵的迎了出来:“张主任,快请楼上坐……”说完他就有些后悔,张扬还带着一个残疾姑娘呢,仔细一看,这漂亮姑娘还是个外国人,朱老三道:“下面坐吧,我去准备!”
朱老三点了点头道:“行,我挑几个拿手的砂锅送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