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2章 恐吓信

赵静送走了李长宇夫妇,回到病房,看到张扬已下床来到了窗前,赵静有些紧张道:“哥,医生不是让你卧床休息吗?你怎么忘了?”
崔国柱道:“张主任,我害怕我干不了,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这么大的活动,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胜任组织领导工作,你现在病倒了,我们都失去了主心骨,张主任,你赶紧把病养好。”
常海心把张扬的几封信放在床头柜上。
听李长宇这么说,张扬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昨天他来看过我,把这件事都跟我说了我给他做了点思想工作,让他好好接替我的工作,千万别有什么思想压力。”
顾佳彤卖了个关子道:“等我回去跟你详细说。”
赵静摇了摇头道:“其实自从发生我被打的事情之后,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种状态,他和我在一起更像是为了还债,补偿对我的亏欠,他很小心,生怕得罪了我,我知道,那是因为你的缘故。”
张扬马上明白崔国柱是来向自己表白心迹的,他显然害怕自己会多想,害怕自己认为他趁火打劫抢了自己的权力,张扬道:“我高血压挺重的,估计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崔主任,我住院期间,咱们体委的工作就拜托给你了,你不要有什么顾忌,只管放手去干,我一定会支持你。”
胡茵茹笑道:“放心吧,你哥这么大人,根本用不着照顾了!”
袁波哈哈笑道:“没问题。”他拍了拍张扬的手臂道:“哥们,对不住,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何歆颜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她生怕被胡茵茹和常海心看出来,起身匆匆离去了。
常海心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总觉着他看完那封信之后有些古怪,可她也不好继续留下来,轻声道:“要不要我帮你去打饭?”
张扬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找一家学校实习,然后当一名人民教师,是准备留在东江还是回江城?”
张扬探出身去看了看她的眼睛,发现赵静的眼圈红了,闪烁着两点晶莹的泪光,张扬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妹妹,低声道:“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我去找那个混小子算账!”
张扬点了点头,装出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也没从床上起来送袁波,既然装病了,就得装出点样子,要是再拿出平时生龙活虎的劲头,别人指不定又要说什么了。
“美好的记忆永远也忘不掉。”
张扬笑道:“你这丫头真是鬼精灵,对了,你别关心我的事情,最近和丁斌怎么样啊?”
左晓晴言不由衷道:“很久了,许多事都记不得了。”
顾佳彤轻声道:“我去过尼亚加拉大瀑布两次,可是从没有看到过她在冰雪中的美态,我想那景色一定非常的壮观。”
张扬不再说话,他发现自己对左晓晴还是放不下的,尽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尽管他从一个卫校实习生已经变成了南锡市体委主任,可是他的感情没变,嘴上说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可他对和自己相处的每个人都透着关心,真真正正的关心,张扬道:“一个人在外面,多多注意身体,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看到崔国柱进来,微笑道:“崔主任来了,快请坐!”
赵静将信将疑。
张扬虽然是赵静的哥哥,可对她感情方面的事情还真不好多说话,他这个妹妹性格很独立,并不喜欢家人干涉她的事情。
张扬道:“我也很好……”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忽然想起了我们在春阳实习的时候,所以给你打了个电话。”
葛春丽把鲜花和营养品放下。
常海心敏锐地觉察到了张扬的不安,关切道:“信上有什么?你好像很紧和-图-书张?”
崔国柱苦笑道:“张主任,我清楚自己的能力,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咱们体委的工作真的离不开你。”
她的话似乎在强调着和张扬之间的距离感,张扬道:“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左晓晴反倒愣在了那里,她本想告诉张扬自己今年春节要回江城,可没来得及说。
李长宇哈哈笑道:“我是帮理不帮亲,你小子的确犯了错,可你的错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今年的先进工作者和十佳青年都没戏了,我还准备给你一个处分,你说给个什么好?”两人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李长宇这些话都不避讳张扬,全都说了出来。
常海心小声道:“在楼下遇到的,大家都很关心你!”
张扬道:“都没什么事,说这么多客气话干什么?”
张扬道:“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
袁波笑道:“刚才我去纪委说明了一下情况,当初我和段金龙签署转让合同的时候,有律师和公证处的人在场,我还把签约过程进行了全程录音,当时我就看出段金龙这个人绝非善类,所以留了一手,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现在还怎能派上用场,你放心吧,海天的事情不会牵连到你。”
李长宇在张扬身边坐下,看了看他的床头卡,轻声道:“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丁斌是不是要出国了?”
赵静道:“兆勇哥说了,我去公司主管市场部,他负责帮我把实习的事情搞定,毕业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丁兆勇对赵静的能力一直都很赏识,他让赵静帮忙绝不是为了弟弟的事情做出补偿,而是真正想让赵静去他那里发展。
张扬叹了口气,既然赵静已经决定了,自己当然也不好坚决反对,他提醒赵静道:“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的,女孩子家能有个安稳的工作挺好。”
张扬让她们三人在床上坐了,自己拉了椅子坐在她们对面,乐呵呵道:“我发现住院挺好的,每天都有人来看我。”
张扬自然也不会冷落胡茵茹,同样的方法向她道:“早点回来,带海兰一起回来过年,咱们好好聚聚。”
“不!”赵静拉住张扬的手臂:“哥,你别多想,他没有欺负我,只是……只是……”
张扬拍了拍崔国柱的肩膀道:“老崔,别多想了,其实这个地球离开谁都照转,多给自己一点信心,体委的工作能够有今天的局面,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单单是依靠我一个人,根本干不成事儿,我在或者不在都是一样,你们都要把工作干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上。”
张扬第一次感觉到赵静长大了,她对感情能够看得如此清楚,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够做到向她这般洒脱。
张扬道:“这两天我冷静的考虑了一下,之所以闹出这么多的事情,和我自身处理问题不够成熟有关。”
何歆颜啐道:“别胡说八道,大吉大利。”
赵静道:“我不想当老师了,半年的实习期,我也不想留在学校,兆勇哥跟我说,让我寒假去他公司帮忙,我发现自己对IT行业很有兴趣,在这一领域我能发挥自己的所长。”
崔国柱等到袁波走后,小心地把房门关上,然后又来到张扬的身边坐下,低声道:“张主任,李市长刚才找我谈话,让我暂时接管您的工作。”张扬并没有感到意外,他笑道:“好啊,你办事我放心。”
张扬第二天上午,李长宇和和葛春丽一起前来探望张扬,刚刚抵达南锡的赵静也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了,张扬没想到赵静会来,他笑着坐起身来:“小静也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赵静点了点头道:“提前一两天回去,和*图*书你要是回去,就去东江找我,我搭你的顺风车。”
这时候又有人敲门走了进来,却是体委副主任崔国柱,这厮脸上的表情很苦闷,他刚刚接到了通知,张扬因病住院,市里决定让他暂时接管张扬的工作,倘若在过去,崔国柱一定会为这个机会欢欣鼓舞,可现在不一样,他是真不想要这个权力,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真正意识到张扬出众的工作能力,体委能有今天的格局,全都是因为张扬努力的结果,现在张扬遇到点麻烦,住进了医院,突然就这么大一个摊子甩手给他,他没这样的本事。所以李长宇找他谈话的时候,崔国柱明确表示,自己在张扬生病期间代理工作可以,但是张扬病好之后,自己马上把权力交出去。
听到常海心用上了大家这个词儿,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我知道。”他停顿了一下道:“单位没什么事吧?”
张扬道:“她还好吧?”
张扬点了点头,拆开那封信,展开信笺,却发现上面只有一个鲜血淋漓的仇字,张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他妈谁这么缺德?给他寄这种恐吓信!张扬没有声张,他害怕常海心知道后为自己担心,悄悄将信折好,然后将信封交给常海心道:“你帮我看看,这封信是从哪里寄来的?”
张扬看出了何歆颜眼中的不舍,以传音入密向她道:“丫头,早点回来,这次时间仓促,咱俩都没来得及多那啥几次……”
袁波看到有人来,他起身道:“我先去海天看看装修的进展情况,这两天我在南锡,暂时不会走,有事给我打电话。”
李长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养病,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多想。”他还有事,来这里主要是给张扬吃上一颗定心丸,李长宇也明白通过这次的事情,自己和徐光然的矛盾已经挑明了,还好市委常委中他并不是孤家寡人,包括纪委书记李培源,组织部长何英培在内的多数人都建议给张扬一个机会,通过这件事他也看清楚一件事,常委中和徐光然不同意见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头。
张扬道:“那就给个警告处分吧,您要是给我记了过,我以后就有政治污点了。”
张扬道:“李市长,你这么顶我,不怕因为我得罪了有些人?”
赵静来到他身边,挽住他的手臂道:“哥,是不是你工作上遇到什么麻烦了,所以才装病?”赵静多少听说了一些事情。
赵静擦去眼角的泪痕道:“我终于发现,我和他之间并不适合。”
常海心俏脸有些发热,张扬道:“帮我送送她们!”
袁波道:“事实上你也没有从中捞取过一分钱的好处,我接手海天之后,连饭都没请你吃过一顿呢。”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道:“我记得,等我忙完省运会的事情,我就陪你去尼亚加拉瀑布看彩虹。”说完这句话,张扬又想起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他关切道:“佳彤,你在美国要多注意安全,毕竟不是在国内,我可以照顾你。”因为害怕顾佳彤担心,他还是没说那封恐吓信的事情。
兄妹俩谈得正热烈的时候,常海心、胡茵茹、何歆颜三人一起过来探望张扬,虽然她们三个都知道张扬是在装病,可听说张扬的血压这么高,仍然有些担心,赵静见惯了哥哥身边美女成群,她俏皮的向张扬挤了挤眼睛,起身道:“我走了,今天中午答应陪干爸干妈一起吃饭,等晚上我再过来陪你!”她又向胡茵茹她们笑了笑道:“我哥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张扬道:“告诉大家,我没什么事,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去上班了。”他的目光落在床头柜上,看到那几封信,拿起来之后,发和_图_书现其中还有一封是从外国寄来的,张扬拿起那封信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常海心知道他英文水平有限,小声道:“美国寄来的!”
左晓晴淡淡笑了笑:“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也许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常海心知道张扬和楚嫣然的事情,也就没有多问。在她有记忆以来,张扬居然第一次向她下起了逐客令:“海心,我没什么事,你回去休息吧,我也有点困了,想睡个午觉。”
赵静微笑道:“哥,都什么年代了,每个人活着的目的不仅是要吃饱穿暖,还要实现自我价值,你这么能干,我这个当妹妹的当然不能拖你的后腿,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让你为我感到骄傲。”
赵静点了点头道:“哥,你放心吧,我知道,家里我什么都没说。”赵静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人也变得成熟了许多。
葛春丽和赵静知道他们两人有话要说,两人借口出去打水,离开了房间。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一个朋友寄来的新年问候。”
张扬来到妹妹身边,赵静把脸拧了过去。
提起丁斌的名字,赵静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她垂下头去,小声道:“挺好的……”
顾佳彤笑道:“放心吧,我这么大人,懂得照顾自己,对了前两天我在洛杉矶的时候,专门去见了嫣然,她已经是贝宁集团的CEO了。”
常海心起身去送。
张扬道:“还不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崔国柱连连点头,张扬的话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崔国柱害怕自己在这件事上得罪了张扬,所以才主动来到他面前坦诚这件事,事实证明,张扬的胸襟还是很宽广的,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迁怒到自己的身上。
崔国柱其实已经跟体委党组成员一起探望过张扬一次了,他这次过来目的是当面向张扬解释清楚,他害怕张扬误会,他真没想到过要夺权。
张扬这才放下心来。
胡茵茹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用,你留下来陪他说说话吧,省得张主任寂寞!”她早就看出常海心和张扬之间有些暧昧,心中不由的感叹,张扬这个勾三搭四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一下。
常海心离去之后,张扬马上拿起电话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之中,张扬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应该是洛杉矶时间的晚上七点,楚嫣然应该还没有入睡,可是她并不愿接自己的电话。张扬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顾佳彤。
常海心看了看道:“纽约州,纽约市!”
张扬道:“你呢?”
张扬道:“一句不适合,你们这么久的感情就完了?”
张扬道:“我也整不明白,这血压说高就高起来了,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调养调养。”
胡茵茹和何歆颜走后,常海心反而沉默了下去。
胡茵茹道:“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和歆颜晚上的机票要返回香港,就快新年了,广告公司忙得很,我们争取尽快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这样才能过一个安稳的新年。”因为常海心在场,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其实胡茵茹和何歆颜已经商量好了,今年春节全都陪张扬一起去春阳过年,欢颜广告留下的一堆事需要尽快处理,要把欢颜欠下的广告业务制作完成,还要回公司总部做好年终工作,单单依靠海兰一个人是不行的。
赵静道:“分手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看得出,他办好去英国留学手续之后如释重负,他和我在一起并不快乐,也许这几年他都生活在压力之中,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勉强他呢,就算勉强在一http://m.hetushu.com起,以后呢?我不想成为别人的压力,更不想成为别人的负累,既然不快乐,我不如早点放手。”
张大官人望着三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心说什么时候能够把她们三个全都推倒在一张床上,那该是怎样旖旎浪漫的一番情景。
张扬惊喜道:“太好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等我睡醒了自己去食堂吃。”
张扬道:“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赵静道:“你帮我暂时瞒住她,等我想好了再跟她说!”
张扬满怀深意的看着妹妹,有些嗔怪道:“你还当我是你哥哥吗?有什么话都不向我说!”
张扬仔细想了想,楚嫣然目前在洛杉矶,左晓晴在内华达雷诺大学医学院学习,两人都不在纽约,自己在纽约没啥熟人啊,他又想起了顾佳彤,这封信究竟是恶作剧,还是一个威胁?想起远在异国他乡的三位红颜知己,张大官人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了。
赵静咬了咬嘴唇道:“哥,你有听到什么流言蜚语了?”
左晓晴轻声道:“人要是能一辈子都做到没心没肺也不容易。”
张扬没说话,当初他为了赵静被打的事情,一怒之下冲到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家里大打出手,丁斌被他吓破了胆子,如果是这个原因,他才和赵静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自己非但没帮妹妹,反而是耽误了她。
李长宇道:“说的容易真正重要的事情还在后面,省运会这么大的活动不是随便谁都能组织起来的,昨天我和崔国柱谈话,让他在你生病期间暂时代理你的工作,他拼命拒绝好像我害了他似的。”
赵静道:“我们的家庭出身不同,他的一切父母都安排好了。”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习惯性的揉了揉赵静的头发,赵静抗议道:“哥,你老毛病又犯了,还当我是小孩子!”
张扬道:“还差半年毕业,你总得把毕业证拿到。”
张扬望着那封信,望着那个触目惊心的仇字,心中仍然感觉到有些紧张,究竟是什么人,从美国给他寄来了这封恐吓信,谁对自己拥有这么大的怨念和仇恨?
顾佳彤格格笑道:“一定有机会,你答应过我,有一天,你会陪我一起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看彩虹,我不会忘记的。”
赵静听哥哥问起这件事,知道瞒不住了,她默默点了点头,悄悄放开张扬的手臂,来到床边坐下。
张扬道:“真想陪你一起去看看。”
听到顾佳彤的声音,张扬长舒了一口气:“佳彤,我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你了。”
张扬道:“我没变,还是那么没心没肺。”
张扬笑道:“我没事,我根本就是装病。”在自己妹妹面前,他当然不用伪装什么。
常海心的俏脸红的越发厉害了:“我……我和大家一样。”
张扬道:“只是怎么?”
张扬道:“我压根也没担心过。”
张扬道:“我的身体壮的像头牛,怎么可能出问题!”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没什么事儿,大家都盼着你早点康复,早点回到工作岗位上。”
左晓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镜子,却看到了摆在桌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张扬穿着军大衣,站在雪地上笑得阳光灿烂,左晓晴的目光顿时变得温柔起来,她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张照片,时光的流逝并没有让她和张扬之间那段美好的记忆淡去,每次闭上眼睛,昔日的一切就会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会想起春水河边的漫步,想起清台山的山水,会想起张扬为她怒发冲冠,会想起他们在电影院内脸红心跳的牵手,会想起雨中张扬霸道而蛮横的那个亲吻……想忘,却从未忘记。真正的感情不会随着时光褪色,只会在时光中一点点沉淀,变http://www•hetushu•com得越来越清晰。左晓晴道:“我很好,你呢?”
张扬和顾佳彤通完这个电话,心头安稳了许多,他又给左晓晴打了个电话,电话是直接打到左晓晴宿舍去的,张扬和左晓晴近来的联系已经少了许多,可左晓晴听到张扬声音的时候,仍然第一个就想到了他,左晓晴已经记不起他们上次通话是什么时候,这些年的留学生活已经让她变得自立而坚强,她再不是过去那个动辄流泪的小姑娘,左晓晴的声音十分的平静:“张扬,找我有事吗?”
张扬道:“这事儿,妈还不知道,她肯定不会同意。”
李长宇道:“你病得太突然,外面有不少人说你是装病。”张扬笑道:“我就是真装病又能怎么着,有人憋着劲要打我的板子,我偏偏不让他得逞。”
李长宇当然明白张扬所说的有些人就是徐光然,他低声道:“我刚才和纪委李书记沟通了一下,海天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至于欢颜广告公司,现在那帮客商已经接受了补救条件,死者的家属也接受了二十万的抚恤金,表示不会继续追究,看来事情不会继续恶化下去。”
“今年过节回家吗?”
顾佳彤很快就接听了电话,她的声音很愉快:“张扬,怎么这时候想起来打电话了?”
张扬笑道:“瀑布被冻住了还有什么好看。”
袁波道:“该不是海天的事情惹得你着急上火吧。”
李长宇道:“徐书记现在的态度也有所缓和,昨天的常委会上有多名常委站出来帮你说话,你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负担,好好养病,组织上不可能当这些事都没发生过,不过对你的处理也不会太严重,毕竟省运会还要等着你来组织,谁也不想临阵换将,你小子敢在这时候病倒是不是算准了自己还是很重要的?想利用生病来证明一下?”李长宇的话十分的耐人寻味。
顾佳彤听到张扬的情话,心中一阵温暖,她柔声道:“我也想你,美国这边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根据目前的工作情况,再有一个星期我就能完成美国的考察,春节前可以回去了。”
何歆颜道:“你要多多注意身体,我们赶时间,这就得去机场了。”
赵静笑道:“刚刚下车,我听干爸说你病了,所以赶过来看看。”
张扬道:“你觉着我这么容不足事儿?”
顾佳彤道:“来到美国的这些日子马不停蹄的工作,真是有些累了,打算明天抽时间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玩,听说那儿冬天的景色很美,是一个冰雪世界,瀑布全都被冰冻住了。”
胡茵茹眼波流转,她轻声道:“我们走了,海心,照顾好张主任!”目光落在张扬的身上又道:“你可要多多注意身体。”这些话单听没什么,可两句接在了一起,味道好像有些不同寻常。
李长宇道:“马上就过年了,这段时间没什么重要事情要忙活,不管你真病还是假病,我给你放个大假,让你好好休息休息凭你自己的医术,就算你真有病也一定能够治好,别想偷懒省运会的工作还等着你去做,你不去做,换成别人我还真不放心。”
张扬道:“如果是因为这个缘故,你不必担心,他能上英国留学,我一样可以供你去英国读书。”张扬对这个妹子相当的疼爱。
张扬道:“这事儿你千万别跟妈说,我怕她担心。”
张扬笑道:“先欠着,等你把海天装修完成,开业之后,我每天都去吃白饭。”
张扬道:“我没觉着自己有多重要,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误,自从来到南锡之后,我整天围着省运会的事情忙活,现在新体育中心建设搞得七七八八了,钱也要来了一部分,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换成谁都能把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