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5章 不惜代价

白志军来到张扬面前,他摸了摸张扬的颈部,发现张扬的心跳果然消失了,就在此时,他听到张扬的声音:“带我离开,我装死的!”
白志军愕然向张扬看了看,这厮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没有其他人说话,好像也没有人听到张扬的这句话。
麦克用枪指着白志军的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美也深谙这个道理。麦克大声道:“你先放下!”
几名FBI的特工都是一愣,再看时,张扬已经倒在那里,麦克大声道:“小心他伪装!”可看张扬的样子并不像是在伪装,麦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颈侧,脸色顿时变了,张扬的心跳竟然消失了。
顾允知望着女儿的遗物,阅尽沧桑的双目中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悲怆,他抿起嘴唇,拿起女儿的护照,望着上面的照片,喉结不停的抖动,他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悲伤。
夜幕悄然降临,风很冷,除了湍急的水流声,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应和,如果世上真的有灵魂存在,顾佳彤会听到亲人的呼唤吗?
张扬怒吼道:“我让你停车!”
田玲欣喜道:“张扬,真的是你!没想到你会来美国。”
麦克冷哼一声,来到白志军的身上,从他的外衣上取下了一颗小小的窃听器,这是麦克刚才趁着白志军不注意在他身上留下的,张扬死的太突然,麦克对此很怀疑,所以才动了些手脚,可没想到居然发现了张扬装死的事实。
章碧君听说这件事也是颇为震惊,她惊声道:“顾佳彤死了?”
白志军的脸色变了,他暗叫不妙。
田玲咬了咬嘴唇,她见过顾佳彤,对顾佳彤十分欣赏,想不到美丽而年轻有为的顾佳彤会死于一场车祸,心中感到非常的惋惜。
白志军充满同情的看着张扬,他低声道:“节哀顺变,这是一次意外。”
张扬之所以选择和白志军分开是有原因的,他加入国安也有不短时间了,知道一旦有FBI插手,自己在美国的行动就被别人冠以间谍行动的性质,无论他情不情愿,这件事只会变得越来越麻烦。他不想自己的事情把纽约领事馆也拖进来。
“有没有想过你的行为会给国家带来不好的影响?”
男子道:“上车再说!”
麦克摇了摇头道:“不要骗我,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一些资料,有理由证明,你这次来到美国想要从事间谍活动。”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我担心的是张扬,他刚到美国FBI就找上了他,我真不知道为什么美国人会无缘无故的盯上他?这次他前往美国并非是为了执行我们的任务。”
白志军听得清清楚楚,他是在说全都给他下车,难道张扬装死的事情败露了?
张扬点点头。
邢朝晖道:“你忘了,我们的一切都应该服从国家的利益,你已经惊动了FBI,你要搞清楚,自己是在美国,你不懂英文,在美国,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只要FBI盯上了你,你上天入地,他们一样能把你挖出来。”
汽车沿着尼亚加拉河缓缓而行,顾允知父子都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异国的美景,他们沉浸在失去亲人的莫大痛苦之中,顾允知道:“警方怎么说?”
顾允知道:“帮我联系他,我要见他!”
白志军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张扬的话翻译给麦克。
舒英恒听完,表情凝重道:“他的护照丢了?居然还打伤了美国警察?”
张扬愣了愣,仍然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头儿,你是在威胁我吗?”
张扬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一辆丰田吉普车停靠在公用电话亭旁,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国男子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看到公用电话亭内没有人,抬起手看了看时间,然后点燃了一支香烟。
白志军把吉普车停在帐篷旁边,他向张扬道:“我带你过去,你什么都不要说,一定要保持冷静,辨认那些物品之后,我们马上离开,一旦引起美国警方的注意就会很麻烦。”
张扬将自己目前的大概位置说了。
张扬大声道:“我无需任何人为我负责,我的事情我自己承担!”
顾允知低声道:“明健,火机!”
章碧君道:“必www.hetushu.com须阻止他!”
张扬道:“在找到顾佳彤之前,我不会离开!”
“间你妈!”张扬扬手一拳打在麦克的脸上,然后点中了他的穴道。
张扬道:“那就让他们试试!”
顾允知道:“佳彤的尸体始终没有找到,理论上是不是还存在生还的希望?”他的一颗心已经支离破碎,其实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得到了答案。
几名联邦探员对张扬的身手显然缺乏充分的估计,全都愣在那里。
五名联邦调查局特工,举起手枪瞄准了吉普车内,麦克大吼道:“下车!全都给我下车!”
白志军接到他的电话显得情绪有些激动:“张扬,你不可以这样下去了,顾佳彤的死只是一个意外,你赶紧来纽约领事馆,我们会尽可能帮助你离开这里。”
顾允知道:“我想去找到她遗物的现场看看!”
邢朝晖道:“张扬,如果你一意孤行,我们将无法帮助你。”
张扬紧接着又联系了邢朝晖,邢朝晖也一直在等待着他的这个电话,张扬在美国的作为国安方面已经有所了解,邢朝晖道:“张扬,你在哪里?”
白志军同情的看着他:“我想你应该面对现实!”
顾允知坚持要来到发现女儿遗物的地方是有原因的,共产党人虽然是无神论者,可是人都是有感情的,面对亲人的离去,顾允知不忍心女儿的芳魂就此长留在冰冷的北美,如果真的在天有灵,他相信女儿应该可以看到自己的到来。
舒英恒道:“根据警方目前的调查,这是一起交通意外。”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允知兄,佳彤的未婚夫是不是叫张扬?”
张扬道:“你不要过来,从现在开始,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什么领事馆、什么外交部,通通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说完他狠狠甩上车门,驱车向远方驶去。
麦克一把推开了他,他向手下使了一个眼色,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刚刚找到张扬,想不到张扬就死了。他们上了汽车,驱车离去,谁也不向死去的张扬看上一眼。这具尸体是个麻烦,FBI对活着的间谍感兴趣,对死人可没有任何的兴趣,既然是中国人,还是交给中国人自己去处理吧。
顾明健跟着父亲的脚步来到河边,他发觉父亲高大的背影变得佝偻许多,姐姐离去对父亲的打击是巨大的,顾明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应该成熟起来,应该承担起照顾父亲,照顾妹妹的责任。
张扬跟他握了握手道:“久仰!”客套话,他也是刚刚从田玲嘴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白志军忽然发现反光镜内两辆黑色讴歌正在飞速向他追赶而来,他微微一怔,惊声道:“他们追上来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声音低沉道:“多谢你的帮忙。”
白志军把张扬的尸体拖上了吉普车,驱车离开了搜救现场。
白志军道:“我先送你回领事馆,顺利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就能抵达纽约领事馆。”
他在吉普车内找到了一个手机,因为担心上面有追踪系统,张扬将手机扔了出去。他在前方的出口驶下了高速,先彻底检查了车子上有没有GPS跟踪系统,他对这方面的技术还是有些了解的,很快在车上找到了全球定位系统,利用工具将之破坏,然后在道路旁的公话亭给白志军打了一个电话。
舒英恒道:“好!”
邢朝晖从章碧君的这句话中意识到了什么,他打心底暗自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的前景只怕不是那么乐观。
张扬道:“带我去,大不了把我驱逐出境。”
顾允知默默走向湖边,舒英恒并没有下车,他知道顾允知来到这里是为了缅怀女儿,他无意于打扰这位老友的哀思。
章碧君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做。”说完之后,她又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必要的时候,或许要否认我们和他之间的一切联系。”
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用手枪瞄准了躺在后座上装死的张扬:“站起来!”
白志军道:“张扬,顾佳彤的家人已经来了,他们正赶往尼亚加拉瀑布城,这件事交给他们去解决吧!”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http://m.hetushu.com:“张扬已经去了美国,他说在顾佳彤出事之前,有人给他打过恐吓电话。”
舒英恒道:“你从下飞机到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吧,我请你去吃饭。”
邢朝晖道:“停止一切行动,马上去纽约领事馆,他们会帮你返回国内。”
张扬用枪口狠狠摁着麦克的脑袋:“我操他妈的FBI!你跟着我干什么?你们这帮黑狗子跟着我干什么?”
白志军怔怔的看着张扬,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不知道吧,救援队今天清晨在尼亚加拉河下游发现了她的衣物和鞋子,上面有很多的血迹,从她失踪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十二个小时了,整条尼亚加拉河都搜遍了,没希望了!”
邢朝晖听说张扬人在美国,也是无比诧异,他愕然道:“你去美国干什么?”
“我的所作所为和国家无关!”张扬想要挂上电话。
舒英恒起身道:“我要去布法罗,顾书记中午就要到了,这么大年纪了,失去了女儿,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麦克用手臂拦住白志军,冷傲的看着他道:“走开,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烦的话!”
舒英恒道:“张扬也到了美国,而且一来到美国就弄丢了护照,袭击美国警察,招惹了FBI,声称佳彤是被人害死的,现在整个尼亚加拉瀑布城的警察都在抓他。”
张扬道:“带我去,佳彤是我的未婚妻!”说出这话的时候,张扬忽然有种想嚎啕大哭的冲动,他相信顾佳彤心底一定是想嫁给他的,可是还没等实现这个愿望,她就已经离开了自己,张扬用手堵住嘴唇,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堵住自己的泪水。
麦克趴在张扬的胸口又听了听,确信没有任何心跳的声音,又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懊恼道:“死了!他自杀了!”他实在是搞不懂,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张扬怎么会如此从容的自杀。
顾明健望着姐姐遗物,泪水已经流了出来,顾允知低声道:“明健,擦干眼泪,把你姐姐的东西收好。”
田玲道:“张扬很不简单,我看他这次来美国一定和顾佳彤的失踪有关。”
舒英恒通过外交途径给美方施加了一定的压力,所以自从顾佳彤乘坐的吉普车失踪之后,美方展开了一系列的搜救工作,吉普车的残骸已经打捞上来,车内发现的两具遗体都不是顾佳彤,今晨在下游发现了顾佳彤的衣服和鞋子。可以说这72个小时内,美方已经尽全力搜救,他们认为顾佳彤没有生还的希望。
顾明健点了点头,一边流泪一边收拾着姐姐的遗物。
舒英恒道:“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那男子看到张扬,向他迎了上去,低声道:“张扬?”
张扬道:“对不起,我不能听你的。”
章碧君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你是说,顾佳彤的死绝非意外,而是有人策划?”
一旁的FBI特工用手枪抵住张扬的腰间,张扬忽然抽搐了一下,他的身体瘫软下去。
“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舒英恒正在打电话,等他打完电话,抬起头来,向田玲道:“什么事?”
舒英恒摇了摇头:“他主动联系过领事馆,我让白志军去接他来领事馆,想帮他离开美国,可没想到FBI找到了他,这小子也真有些能耐,把五名联邦探员全都击倒在地,还枪伤了其中一个,抢了他们的手枪和汽车跑了,现在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美方正要我们给出合理的解释呢。”
白志军一边开车,一边道:“我听说你的事情了,真是不小心啊,护照都能弄丢,不过你弄丢护照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们领事馆,大使馆也行,为什么要攻击美国警察?我听说你昨天在尼亚加拉城瀑布城袭警,然后又来到波特瓦纳镇上的警局闹了个天翻地覆,现在警察到处在找你,事情很麻烦啊!”
汽车驶入高速公路之后,张扬才从后座上坐了起来,白志军幸亏知道他是装死,不然一定会以为是诈尸,吓都吓死了,白志军充满不解道:“他们为什么会找上你?”
两人吓得扑通一声就趴在地上,没和-图-书等张扬吩咐,双手就抱着后脑勺,身体平贴在地面上,张扬道:“什么FBI?全他妈都是怂包!”他上前将两人的穴道点中,然后上了其中的那辆黑色讴歌吉普车。
张扬拿着顾佳彤的那张护照,眼睛始终盯着顾佳彤的照片,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道:“我和纽约领事馆的人在一起。”
张扬面部的肌肉因为痛苦而抽搐起来。
张扬的手颤抖着打开了护照,当他看清上面顾佳彤的照片的时候,眼前一黑,胸口宛如一柄冰冷的尖刀刺了进去,他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面孔顷刻间变得毫无血色,白志军扶住他的手臂,低声道:“你没事吧?”
顾允知摇了摇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顾允知道:“别说了,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
麦克道:“你是间谍,我们不允许你在我们的土地上从事间谍行动!”
“先回领事馆,我会让人跟你联络。”邢朝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舒英恒轻轻的拍了拍顾允知的肩膀,目睹这位老朋友临近古稀却要遭受丧女之痛,舒英恒也是感到无比的同情,他低声道:“允知兄,节哀顺变!”
张扬突然道:“停车!”
舒英恒道:“刚刚收到消息,顾佳彤的鞋子和外衣打捞到了,外套上沾染了许多的血迹,根据现场情况分析,她应该凶多吉少了。”
张扬很快就从声音中分辨出,对方竟然是田玲,王学海的妻子田玲,张扬曾经在火车上帮助田玲解过围,本来关系不错,可后来因为王学海的事情,田玲也跟他产生了隔阂,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络过,记得田玲过去就在外交部。张扬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田姐?”
张扬联系了邢朝晖,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想要找到杀害顾佳彤的真凶,单靠孤军奋战是不可能的,更何况FBI找上了自己。
白志军推开车门,举起双手走了下去,刚一下车,就被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抓住手臂,粗鲁的压在汽车的引擎盖上,白志军怒吼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我要向你们的政府严重抗议!”
张扬低声道:“佳彤死了,美方认为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我不这么认为,在她死前,有人给我打过威胁电话。FBI刚才也找到了我,我装死蒙混了过去。”
顾允知和顾明健都是一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早就知道张扬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始终没有公开过,顾允知知道女儿有苦衷,身为父亲,他不想给女儿太大的压力,这也是他内心中深藏的一个结。顾允知没有回答舒英恒的问题,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白志军望着张扬发红的眼圈悲痛欲绝的表情,他终于点了点头。
装死对张扬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他再度躺了下去,白志军将吉普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两辆讴歌车一前一后将他的吉普车夹在中间。
张扬道:“我来找我的未婚妻!”
顾明健拿出火机,看到父亲正拿出他的皮夹,将其中带来的纸钞拿出,接过他手中的防风火机,将纸钞点燃,顾允知没有流泪,可是他饱经风霜的内心正在滴血,他低声道:“佳彤!爸爸来了,你弟弟也来看你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孤独,你喜欢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如果听到爸爸再叫你,你就回来,跟我回家!”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
白志军把电话交给了他。
麦克道:“你可以不说,可是,我保证你会后悔。”身边的一名FBI特工居然懂得中文,虽然不怎么熟练,可是充当翻译还算胜任。
张扬跟着他来到吉普车内,那名男子这才伸出手:“你好,我是纽约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我叫白志军。”
麦克冷笑道:“你知道你是在跟谁作对?”
顾明健再度流泪了,他跪倒在父亲的面前:“姐!我来了,跟我们回家吧!”
张扬将护照交还给白志军,他没有说话,两名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将他夹在中间,他们的手都放在西服里,明显握着手枪瞄准了张扬。麦克望着张扬道:“和图书张先生,你这次来美国的目的是什么?张扬没有理会他。
白志军道:“你是国家工作人员,你要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白志军道:“对不起,我们是中国驻纽约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我们有外交豁免权!”
邢朝晖道:“我担心的也是这一点,我害怕他的复仇行动会影响到我们的组织。”
邢朝晖大声道:“如果你一意孤行下去,局里不会对你的事情负责。”
张扬确信周围没有其他可疑的人物,这才从树林中来到了道路前,翻越护栏,走向那名男子。
邢朝晖沉默了片刻,他终于道:“给你一个电话,你马上和他联系,也许他能给你一些帮助,这是我作为朋友唯一能做的!”
张扬道:“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麦克虽然有些害怕,可是他听不懂张扬再说什么,张扬向白志军道:“翻译给他听!”
“怎么组织,境外的事务不属于我们四局的范围。”
白志军带着张扬来到搜救现场,搜救人员已经准备收队,他和领队交谈了两句,一名美方工作人员带着他们来到帐篷右侧,两名搜救队员正在那里整理找到的物品,一只鞋子,一件染满鲜血的外套,还有一个手袋,白志军走了过去,搜救队员跟他已经很熟悉,他们从手袋中找到了护照和证件,将护照递给白志军,白志军看了一眼,然后转交给张扬。
白志军这才踩下煞车,愕然望着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产生怀疑了?”
美国方面的搜救队已经停止了工作,在尼亚加拉河下游,有一间搭起的帐篷,这是美方搜救队临时的指挥所。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他向白志军伸出手:“电话给我!”
白志军微微一怔,他仍然继续驾驶着,没有停车的意思。
白志军知道总领事舒英恒和顾佳彤的父亲顾允知相交莫逆,所以舒英恒才会对这件事如此关注,他并不知道张扬和顾佳彤的关系,到目前为止,具体的内幕他了解的很少,可张扬的悲伤多少感动了他,张扬不远万里从中国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证实爱人的生死,这样的人的确是至情至性,白志军决定带张扬去现场看看,也许只有现实才会让张扬死心。
张扬摇了摇头,看到眼前的一切,他终于意识到,顾佳彤已经永远离开了他。顾佳彤的笑靥不时钻入他的脑海之中,张扬用力闭上了眼睛,热泪宛如决堤的洪水般滚滚流下。
这件事令邢朝晖相当的棘手,他主管的部门是国安四局,美国方面的工作并不属于他的工作范围,他深思熟虑之后,前往十局将这件事告诉了十局的主任章碧君。
白志军有些紧张的向他跑了过来,张扬举起手枪,蓬!地一枪射击在地面上,柏油路面被射出一个弹孔,吓得白志军木雕一样止住脚步,他是没想到张扬的枪口居然会对准自己。
白志军望着几名瘫软在地的FBI探员,又望着越走越远的吉普车,他打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真是一个麻烦,他不敢继续留下,启动汽车,慌忙离开了现场。
田玲来到他面前,小声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
白志军以为自己听错了,张扬又道:“自然点,别让其他人看出毛病。”白志军这次相信了,张扬的确是在跟他说话,装死能够装到这个境界也实在是令人佩服,不过刚才的那种情况下,也的确想不出其他脱身的办法。
张扬道:“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我的事情跟领事馆无关,你们无需为我负责,佳彤的死不是意外,我要找出那个凶手。”
张扬举着手枪走向另外两名FBI特工:“趴下!”
张扬用力摇了摇头,他低声道:“带我去搜救现场!”
张扬举枪瞄准了他的头:“把枪全都给我放下,否则,下一枪,我打得就是他的脑袋!”张大官人已经被仇恨蒙上了双眼,他要为顾佳彤复仇,挡我者死!眼前的情况下必须用非常手段震慑住对方,两强相遇,那就要比谁更狠。
舒英恒能够理解顾允知的心情,他解释道:“自从佳彤那天清晨出事之和-图-书后,救援队就开始了搜救工作,美方在救援方面尽到了最大的力量,尼亚加拉河全段,甚至包括河畔两岸全都搜索过了,船只,直升飞机全都出动,可以说能够搜到的地方都搜查过,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十多个小时,已经过了事后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就算吉普车落入峡谷内,佳彤能够侥幸生存,可现在……”
张扬点了点头,他忽然拿起手枪瞄准了被他踢倒在地还没有爬起的那名特工,扣动扳机,蓬!地一声,那名特工腿部中弹,痛得杀猪般惨叫起来。这还是张大官人手下留情,这一枪只是射向对方的大腿肌肉,并没有伤及他的骨骼。
白志军有些紧张道:“怎么办?你继续装死!”
白志军始终没有走开,他目睹眼前的一切也感觉到太过突然,他愤怒的冲了上去,大声抗议道:“你们是什么人?他死在你们的手上,我要向你们的政府提出抗议!”
白志军苦笑道:“别玩了,这么搞下去怎么收场?”白志军一想到可能因此产生的外交影响,顿时头疼不已,他真是后悔为什么要来趟这趟浑水。
麦克走到张扬的面前,他盯住张扬的眼睛道:“先生,请上车!”
“不是意外!”张扬的话刚刚说完,两辆黑色讴歌汽车先后来到了现场。五名身穿黑色西装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将张扬围堵在那里,为首的一人是麦克。
张扬从现场的情况已经意识到被他们识破了,他睁开双眼,缓缓坐了起来,淡然道:“有些手段!”张扬刚刚离开汽车,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用手枪指着他的头,另外一人想要扭转他的手臂抓住他。
自从来到美国之后,护照丢失、袭警、再袭警、痛打FBI,还从他们的手中抢走了一辆讴歌豪华吉普车,张扬惹出的麻烦已经越来越大了。
白志军专程前来跟进搜救行动,他对搜救的情况十分清楚,此前他和张扬并不熟悉,只是刚刚从田玲的口中知道,张扬是国内某地级市的官员,更重要的是,他是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的干儿子。田玲在电话中强调了张扬在美国惹下了很多的麻烦,让白志军务必要保护好他,尽量不要让事态恶化。
张扬没说话,他的表情充满了忧伤。
张扬道:“美国!”
麦克的脸变得苍白,他抿了抿嘴唇,终于举起了双手,把手枪扔在了地上,张扬等到他们全都将手枪放下,方才制住身边两名特工的穴道,他走到麦克的面前,抓住麦克的领带,手枪抵住他的头,逼迫他趴倒在汽车的引擎盖上。
顾允知内心一动:“能不能联系上他?”
田玲放下电话,首先给白志军打了个电话,让他去波特瓦纳镇附近的公话亭去接张扬,然后她去了总领事舒英恒的办公室。
白志军看到张扬刚才枪击FBI的情景,也不由得被他的疯狂和冷酷所震惊,慌忙提醒张扬道:“他们是FBI!”
章碧君道:“张扬的脾气你知道的,为了给顾佳彤报仇,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张扬也没想到田玲会在纽约领事馆,毕竟能够找到一个熟人是好事,张扬将自己的麻烦说给田玲听了,田玲听完之后,安慰他道:“你不用着急,我马上去找总领事反映一下,我给你一个电话,领事馆已经有人去了搜救现场,他叫白志军,告诉我你的具体位置,我让他去接你。”
白志军道:“现在警察到处都在找你,你去搜救现场岂不是自投罗网?”
张扬动作的速度超出了对方想象的极限,他的身体倏然就向那名拿枪的特工冲了过去,对方扣动扳机的时候,张扬的左手已经将他的手臂托起,子弹失去了准头,呯!地一声射向空中,几乎在同时,张扬一脚反踢将另外一名特工踢倒在地。然后张扬拧转握枪特工的手臂,那名特工的手臂立时被拧动脱臼,张扬抢下他的手枪,调转枪口瞄准了他的脑袋,冷冷道:“全都把枪给我放下!”
邢朝晖对顾佳彤和张扬的关系有所了解,顾佳彤之死对张扬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以他对张扬的了解,这次他一定会为了找出真凶而不惜一切代价,邢朝晖道:“你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