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6章 目标是谁

唐山哈哈大笑:“老弟是聪明人,跟你说话真的很省力气。”他冲着一名躺在汽车底盘下修车的男子踢了一脚,那男子从下面露出头来,一脸的油污,不过仍然能够看出他很年轻。
顾明健颤声道:“有……有人想杀我!”
“叫我思想者!就是罗丹雕刻的那个光屁股男人!”唐山很幽默。
赵天才冷冷看着唐山道:“老板,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你的承诺呢?”
唐山道:“天才,你虽然是个一流的工程师,可是你的身手太差,你去找小野,只有送死的份儿,这位张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小野正洋是你们共同的敌人,有他帮你,你一定能够实现你报仇的愿望,好了,现在去好好洗个澡,然后去找身西装,好好的弄一份护照。”
张扬道:“听起来你像个哲学家!”
“叫你什么?”
张扬道:“无论怎样,你们都不适合呆在这里。”
唐山四十六岁,一米七五的身高,体重却达到了二百多斤,走起路来相当的吃力,剃着锅盖头,身穿黑色唐装,来到张扬的位置,伸出手,笑眯眯道:“你是张先生,我是唐山,邢先生的朋友。”
顾允知道:“你是说有人想对我和明健不利?”
唐山也喝了半杯,砸了砸嘴巴,捏了块牛肉塞到嘴里。
临行之时,张扬又说了一声小心。
唐山道:“说实话,你是我见到过的最蹙脚的特工!”
张扬点了点头,开始的时候他认为敌人想要利用顾佳彤的死来打击自己,可顾明健刚才险些被杀之后,他才意识到,顾佳彤的遇害很可能是一个诱饵。张扬道:“有没有办法查出那辆三菱跑车的车主是谁?”
顾允知一生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可是这次女儿的悲剧对他的打击前所未有的沉重,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你们都错了,有些事不是你们想查就能查出来的,对方既然精心布下了这个局,就不会让你们轻易拆穿,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做无畏的牺牲,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不想你们冒险,我不想你们有任何的差池,张扬、明健,明天我们就一起返回中国,纽约领事馆的舒英恒是我的至交好友,我相信他可以帮助我们。”
唐山叹了口气,他碰了碰张扬的酒杯道:“节哀顺变,人总会死的,你和我也会死,无非是早晚而已。”
张扬觉着唐山很有趣。
唐山道:“你不用担心杀错人,小野正洋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不但走私黑车,而且贩毒、抢劫强奸无恶不作,你杀了他也算得上是伸张正义,为民除害。
顾明健道:“我不怕,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对我姐姐下手,我要为姐姐报仇。”
赵天才站起身打量着张扬,张扬也在看着他。
两人在偏僻的角落坐下,张扬低声道:“我一直在跟着你们,刚才你们去河边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的树丛里,因为担心被别人现,所以没敢出来相认。”
张扬道:“就是我!”
张扬摇了摇头道:“报仇的事情交给我,我誓,我一定会找到真凶,不然,我不会离开美国!”
尼亚加拉瀑布城东区有一家华人开办的汽车修配厂,这里的老板名叫唐山,邢朝晖给张扬的号码就是唐山的电话,唐山在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很快就开着一辆尼桑皮卡车去市的停车场和他会合。
顾允知点了点头,张扬把手推车交给顾明健去结账,自己和顾允知来到市内的快餐店,随便点了三份快餐。
张扬道:“我去找他!”
唐山道:“他叫拉力汉,曾经是中东最好的化妆师和证件伪造专家,后来因为杀了人而逃亡,偷渡来美国,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收留了他,他和_图_书的命是我的。”
张扬道:“美国的警察很高贵吗?”
顾明健惊魂未定的抬头望去,他万万没有想到张扬会在这里出现,并从死神的手里救回了他。
唐山道:“这世上再多的钱也买不来一条命,我的命是邢先生救的,他既然开口,我就会尽力帮助你。不用说偿还,我帮你又不是冲着你,而是为了邢先生。现在你告诉我,想让我怎么帮助你?”
唐山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道:“你放心吧,我这里制作的证件绝对是国际一流水准,车辆合格证,车架号车牌,驾证,想要做黑车生意就必须要完善则一系列的配套服务,不然哪会有高额利润呢?”
张扬道:“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
唐山道:“你去找小野正洋,查出事情的真相,顺便帮我把他干掉!咱们就算扯平了!”
张扬上了唐山的皮卡车,这辆车和他过去在国内的皮卡同一型号,不过这辆车改装的地方没有那么多,唯一改装的就是座椅,方便唐山上下车,唐山坐下之后,皮卡车很明显的向下一沉,这厮的吨位还是相当可观。
张扬点了点头:“知道我为什么要撞那辆三菱跑车?因为那辆车当时正全速驶向佳彤的弟弟顾明健,试图把他撞死,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唐山微笑道:“看起来像个拉美人了,葡萄牙人!那就弄个巴西护照吧!嗯,再弄个美国的!替换着用方便些。”
舒英恒本想请顾允知跟他返回纽约,可顾允知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顾允知打算在尼亚加拉城呆两天,办理完女儿的后事,然后就离开美国。
唐山道:“先上我的车,这辆车回头我会让人处理。”
张扬强忍着眼泪,哽咽道:“我对不起佳彤,对不起您……”
张扬意味深长道:“还为你扫清了一个竞争的对手,一举两得。”
张扬端起那杯二锅头一饮而尽。
出于对顾允知父子的担心,张扬在门外打了一辆车,一直跟着他们的车来到酒店门外,确信他们在纽约领事馆方面的护送下平安进入了酒店内,这才返回停车场去取他的那辆讴歌吉普车。
张扬道:“顾书记,我不会让佳彤不明不白的死去。”
张扬道:“其中一个是我的妻子。”张扬已经决定永远用亡妻之礼对待顾佳彤。
唐山笑得越开心:“听说你没有护照,而且还袭警?”
唐山道:“他叫赵天才,三年前偷渡来到美国,是我最好的机械师,三个月前他的妹妹被小野正洋给杀害了,他想去报仇,被我拦住,我舍不得他走,可是这三个月期间,他几乎每天都在试图逃走。”
顾允知在河边逗留了一个小时方才离去,张扬等他们走后不久,驾驶吉普车,远远跟在他们的身后,张扬想寻找机会和顾允知见个面,他想当面向顾允知道歉。
汽车驶入唐山的汽修厂,关上大铁门之后,唐山将皮卡车停在院落之中,张扬跟着他推门走了下去,唐山道:“有人把美国看成天堂,有人把他当成地狱,其实天堂地狱都是一念之间,无论在哪里,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成为强者,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弱肉强食都是一个颠扑不灭的真理。”
张扬道:“无功不受禄,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怎么好意思收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张扬驾驶着吉普车来到附近的超市停车场,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顾明健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骇中恢复过来,走路显得很不自然,张扬拉着他走入超市之中,人越多的地方越方便隐藏自己。
张扬点了点头,他推了一辆手推车,随手拿了一些食品扔在车内。顾明健道:http://www.hetushu.com“你什么时候到的?”
张扬跟着唐山来到外面的车间内,唐山带着张扬走到东首的电梯,两人上了电梯,电梯是需要卡片识别的,唐山用卡片识别启动之后按下了负二层,电梯抵达之后,张扬这次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感到叹服了,这里才是唐山的地下工厂,上面的那个车间只是幌子而已,这间地下工厂至少有两千多平方,下面几十名工人正在积极忙碌着。
唐山叹了口气道:“我什么时候食言过,给你介绍一位朋友,他会帮你杀死小野正洋。”
唐山点了点头道:“听说了这件事震动很大,整个尼亚加拉城都知道,怎么?你就是为了这件事过来的?”
顾允知道:“佳彤如果在天有灵,听到你这句话,她一定会很开心。”顾允知此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他为女儿的遭遇感到难过,他并没有责怪张扬,他不认为佳彤的噩运是张扬所带来的,刚才儿子险些被汽车撞死,这件事已经证明一切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张扬道:“我护照丢了我想找回来。”
顾明健点了点头,他离去的时候,张扬又道:“小心点!”
唐山带着张扬来到二楼的办公室,他邀请张扬在沙发上坐下,笑嘻嘻道:“你是邢先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无论你做过什么,都不用害怕,在我这里,你是绝对安全的。”唐山走到酒柜前拿出了一瓶二锅头,又去冰箱里取出一盘卤牛肉,在微波炉里热了,拿到茶几上,拧开二锅头,给张扬满上了一杯自己倒了一杯,唐山道:“喝杯酒压压惊,然后告诉我你需要什么。”
唐山道:“知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盯上你,是因为你和这片土地格格不入,走在大街上,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你不是美国人,好像是鸡群里出现了一只鸭子,想不注意你都难。”这话可有点刺耳,不是说鹤立鸡群吗?怎么到了他嘴里成了鸭立鸡群。张扬的心情不好,也懒得跟他争论。
张扬想笑却笑不出来,此时他的内心中承载着太多的悲伤和愤怒。
顾允知低声道:“不知为了什么,我总觉着佳彤还活着,她在某处静静地等着我们,张扬,我的内心和你一样的难过,但是我们要认清现实,在这里,是美国人的地盘。我们已经陷入了对方布下的陷阱,想要破局很难,离开这里,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顾允知心底是不愿离开的,可是他不想这两个年轻人无辜送命,女儿的悲剧已经无法挽回,他不想再有任何的悲剧发生。女儿的事情他不会善罢甘休,可是这里毕竟是别国的土地,他相信这件事根源还是在国内,他要从根源查起,一定要找到害死女儿的真凶。
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刻,一辆黑色讴歌吉普车横冲了过来,高撞击在那辆三菱跑车的侧面,强大的冲击力将三菱跑车撞得飞向半空之中,在空中连续几个翻滚,这才落地撞击在街角的橱窗之上。橱窗的玻璃碎裂了一地,正是张扬在生死关头挽救了顾明健的性命。讴歌吉普车的车身刚性很好,可能这辆车是特制的缘故,张扬把车倒了回来,驶到顾明健的身边,推开车门大声道:“明健,上车!”
唐山道:“事情真的很复杂,邢先生没说错,你是个很麻烦的人。”
张扬指了指停在那里的讴歌吉普车,汽车的前杠在刚才的冲撞中已经撞烂了。
张扬内心一怔,天下间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唐山帮助自己是有条件的,不过这样张扬反倒更好过一些。
顾允知二十分钟后就来到了超市,张扬的手推车已经放了不少的东西,他推着车子来到顾允知www.hetushu.com面前,顾允知已经听说了刚才儿子险些被车撞死的事情,他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张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实在想不通,顾明健得罪了谁?有人要向顾明健下手,他本以为这个隐藏在背后的黑手为了报复自己而害死了顾佳彤,可他为什么要杀顾明健?刚才出现的那辆三菱跑车绝不是意外。张扬道:“冷静点,自然点,这里是美国,如果你表现的异常,很快就会有移民局的官员找上门来。”
张扬提醒他道:“那车可是我从FBI的手里抢来的。”他害怕那辆车会给唐山带来麻烦。
唐山瞪大了双眼,他低声道:“你是说有人策划了这件事,则三个女孩死于他杀?”
顾允知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明白张扬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女儿的死并非是一场意外。
张扬道:“这是一个阴谋,你现在打车回去,我就在市里等你,你把顾书记带到这里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顾允知将酒店房间的电话交给了张扬,他站起身和顾明健并肩离去,纽约领事馆的车在外面等着他们。
顾允知父子缅怀顾佳彤的时候,张扬就藏身在不远处的树林内,他兜了一个圈子,也回到了这里,正应了一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美国方面不会想到自己还有胆子回到这里。这里果然没有警察和FBI的埋伏,救援队也已经撤走了,张扬来这里抱着和顾允知父子一样的目的,看到顾允知父子点燃纸钞,轻声呼唤顾佳彤回去的时候,张扬也流泪了,他将顾佳彤的死归咎于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也不会遭遇到这无妄之灾。
张扬道:“在我心中佳彤已经是我的妻子,永永远远我都当她是我的妻子……”张扬说这句话并非是想要向顾允知表白什么,在他听闻噩耗之后,已经下定决心,他要给顾佳彤一个名份。
唐山道:“没问题,在这个国家,不论你是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你都有机会成为上等人,前提是你要拥有MONEY!”这厮夸张的挥舞了一下手臂。”
唐山道:“其实美国没有护照的人很多,原因很简单,偷渡来这里的人太多,别看移民局的官员忙活,他们还是抓不尽这些偷渡者,很多人都有一个美国梦,认为美国是人间天堂,遍地都是黄金,于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到这里,可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理想和现实有着巨大的差距,天堂永远只属于少数人,而多数人都要下地狱,这些人中有来自拉美的、非洲的、亚洲的,不过他们现在都属于我,只有在我的庇护下他们才能吃得起饭,在我的地下工厂干活,我可以给他们一笔优厚的报酬,可以帮助他们将钱寄回去养活家人,唯一不好的就是他们的自由受到限制,不过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帮助他们做几张护照,让他们出去透透气。”
张大官人对英文也不能说是一窍不通,一些单词他也是知道的,诸如money、goodbye、fuck、go,不过两只手应该能够查过来。
唐山笑道:“就算你从美国总统的手里抢来的,我也不害怕,任何的车,在我眼中只是零件,我们的老祖宗教会我一件事,化整为零,这世上任何的汽车都是一个又一个的零件拼装起来的,除非他们能够在每个零件内全都装上跟踪器,否则我一定能够让它面目全非,从此人间蒸发。”
张扬点了点头。拉力汉把张扬的头发染成浅棕色,又给他戴上了有色隐形眼镜,张扬的容貌已经改变了许多,看着镜中的自己,张扬几乎认不出现在的样子。
唐山驾驶着皮卡www.hetushu.com车驶向他的汽修厂,途经刚才车祸现场的时候,张扬不禁向外面看了看,车祸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唐山道:“一个多小时前,这里刚刚生了一场车祸,一辆三菱跑车当场爆炸,据说和它相撞的是一辆吉普车。”说完他咧开嘴笑了笑道:“该不是你的那一辆吧?”
张扬道:“我不懂英文。”
张扬道:“我想找到害死佳彤的真凶,还有,我担心有人会对顾书记不利,我想你帮忙保护他们父子的安全。”
张扬道:“警方在通缉我,FBI也到处在找我,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不过你放心,我会和你们联系。”
唐山道:“我不方便出面,不过我可以帮你找一个翻译,跟我来!”
顾允知道:“你去哪里?”
唐山望着赵天才的背影显得颇为不舍,他叹了口气道:“我最好的工程师,真是舍不得!”
张扬道:“我没有!顾书记呢?”
顾允知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张扬的眼睛,仿佛要一直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张扬低声道:“顾书记,佳彤的死全都是我造成的,她发生车祸的时候,有人从美国给我打来了恐吓电话,说要报仇。”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底一阵深深地内疚。
唐山哈哈笑道:“过去的确有人这么叫过我。”
张扬正襟危坐照好了相片,拉力汉伸出三根手指,唐山道:“三十分钟!”他带着张扬离开了照相室,来到一辆最新款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前,很小心的用手指触摸了一下法拉利的漆面,就像抚摸着女人的肉体,丝绸般柔滑细腻,他向张扬道:“喜欢吗?”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不是什么特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是FBI把我当成了特工。”
张扬道:“有没有听说三位中国女孩出车祸的事情?”
唐山道:“当然是伪造,你看我像个守法公民吗?”他当然不像,一看上去就是个黑社会分子。张扬很奇怪邢朝晖怎么会和他有这么深的交情。
唐山曾经是国安人员,不过他早就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退出,知道这一点的只有邢朝晖。
张扬道:“对不起!”
唐山眯起眼睛,此时的表情狡黠到了极点,他低声道:“他们为什么要杀那个顾明健?你有没有觉得,你未婚妻的死只是一个诱饵,策划这起事件的人,试图把你们全都引到美国,然后一网打尽?美国人不会对一个已经退休的中国高官有这么大的仇恨,做这件事的一定是中国人。”唐山叹了一口气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在美国这么多年,他早已见惯了国人内部的自相残杀。
唐山不屑道:“FBI是美国最无耻的组织,他们就像苍蝇,他们的部门里充满了自作聪明的废物,只要嗅到一丝一毫的疑点,他们就会围到你的身边,没完没了的纠缠你。”
张大官人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你是说伪造?”
拉力汉又叽里呱啦说了几句,唐山道:“他说要帮你改变头发和瞳孔的颜色。”
张扬没说话,可他的表情已经认同了顾允知的看法。
张扬道:“有人在车祸发生之前给我打了恐吓电话,我想阻止佳彤前往尼亚加拉瀑布,佳彤的车刚好坏了,她说她遇到了警察,警察用拖车把他们的吉普车带回小镇,然后……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吉普车跌落峡谷的时候,有个男人给我打电话,他描绘着吉普车跌落峡谷的情景。”
唐山道:“没问题,你要哪国的?加拿大、美国、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阿根廷、牙买加……只要是你能够想到的,我今晚都能给你弄来。”
顾明健跌跌撞撞的上了吉普车,张扬驾http://www.hetushu•com驶吉普车迅速驶离了现场,汽车开出没多远,就听到身后的爆炸声,火光和气浪中,那辆三菱跑车被炸得支离破碎。
唐山哈哈大笑道:“这帮杂碎,多数都是种族主义者,看到他们,我恨不能冲上去踢他们的屁股。FUCK!”
当晚顾允知父子就在尼亚加拉瀑布城住下,顾佳彤的逝去让两人都没什么胃口吃饭,顾允知直接返回了酒店,顾明健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来到街角的肯德基要了外卖带回去。
张扬道:“我现在没多少钱,你给我的帮助我会记在心里,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加倍偿还你。”
顾允知端起咖啡默默品味,顺着喉头滑下的苦涩一直浸润到他的内心深处。过了好久,顾允知方才道:“佳彤对你的感情很深,我始终看在眼里。”一直以来顾允知都没有点破这件事,可是女儿如今已经不在了,他为女儿感到惋惜,有些话终于不再顾忌,脱口说了出来。
唐山先带着张扬来到一间照相室,让他换上西装,一位瘦小的阿拉伯人是化妆师,他帮助张扬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又打开化妆箱,从中找出小胡子为张扬贴在唇上。
“他打开了前方的大门,进入汽修厂的车间,里面十多名,工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干着,唐山笑道:“保时捷、法拉利、布加迪、兰博坚尼,你能够想到的好车都可以在我这里见到,但是没有一辆是我买来的,这些全都是黑车,有人从美国偷来了汽车,在我这里改头换面,我通过秘密途径运送到加拿大,同样有人从加拿大偷来了黑车,运到我这里,我经过改造之后,再卖到美国,什么法律秩序,全他妈都是扯淡,这个社会信奉的只有一样东西。”唐山打了一个响指道:“MONEY!”
顾明健道:“他在酒店,姐姐的事让他很伤心,他想一个人呆着冷静冷静,领事馆方面有人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唐山道:“送给你!”
张扬坐在吉普车内远远望着顾明健从肯德基内走了出来,他正准备过去相认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剧烈的汽车轰鸣声,一辆三菱跑车从远方的街角高向顾明健冲去,顾明健显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他手中的快餐落在了地上,吓得双腿都无法挪动脚步,眼看那辆车瞬间就冲到了他的面前,顾明健出一声惊呼。
顾允知道:“如果有人想要对我们不利,那就证明,他的目标不仅仅是你,而是我们,他要利用佳彤的事情把我们引到这里,然后对我们下手。”顾允知虽然悲痛欲绝,可是并没有影响到他头脑的冷静。
赵天才这段时间以来始终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听唐山说完,他就激动地扔下工具向照相室跑去,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他差一点被地上的东西绊倒。
张扬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将张扬给他的那辆吉普车钥匙扔给了一名白人手下,用英文道:“去把这辆车给我弄来!”
顾明健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他低声道:“我有护照!”
此时顾明健买好东西来到他们身边,张扬警惕的向周围看了看,他低声道:“顾书记、明健,我看你们还是尽快离开美国,我总觉着事情有些不对头。”
唐山道:“当然能够查出,那辆三菱跑车是另外改装厂生产的,工厂的老板叫小野正洋,是今日韩混血儿,也是我的竞争对手,妈的他来到这里做黑车生意之后,我的生意份额至少损失了三成,干他娘!”提起这厮,唐山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张扬低声叫了声:“顾书记!”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没有谁对不起谁?为了她,你能够来到美国,你想阻止,却无法阻止,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