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7章 干掉你

张扬道:“我们今天过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查出他为什么要对顾明健下手,还有一件事是帮你报仇。”
张扬道:“美国警察不管吗?”
“谁是莱森?”
“顾书记,我想让你帮我查两个人。”
小野正洋从地上艰难的爬起,张扬抓住他的领口将他拖到了旁边的那辆悍马车上,赵天才启动引擎,驱车向前方驶去,一名敌人举枪射向驾驶室,赵天才机警的低下头,子弹将挡风玻璃射出一个弹孔,赵天才踩下油门,悍马车撞击在那名不及躲避的敌人身上,将他撞得高高弹起,飞向半空之中然后又落了下去,不等他爬起身来,悍马车已经从他的身体上碾压而过。
张扬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如果佳彤死了,前途和未来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我心中剩下的只有复仇这两个字,顾书记,国内的事情交给你,美国的事情交给我!”
顾允知低声道:“张扬,保重!”
赵天才推动工具柜,从里面将房门堵住,他向张扬道:“怎么办?”
张扬淡然一笑:“他不愿出来,我就闹出一点动静逼他出来。”望着三名向自己逼近的白人,张扬从怀中掏出了手枪。
这里是控制室,从后方的窗口向外望去,下面是汽车修造厂的车间,这里和唐山工厂的结构大概差不多办公区和工厂区离得很近。
张扬从他的手中拿过手枪,低声道:“走吧,警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一个是王均瑶!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妹妹,我怀疑这件事和她有关。”
小野正洋听说底盘下有东西,心中不免有些慌张,不过他也算是见惯了风浪,变脸变得极快,哈哈笑道:“既然是谈生意,好,咱们就坐下来好好谈生意。”他主动放下了武器。
顾允知接过电话,听到张扬的声音响起:“顾书记,唐山是我的朋友,你可以信任他。”
小野正洋来到张扬的面前,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张扬,然后他的目光落在那辆法拉利跑车之上,走过去抬起脚,一只脚落在法拉利的引擎盖上,应该说是用力踩踏才对,引擎盖被他踩得凹陷下去,小野正洋慢条斯理的系着鞋带:“跟我谈生意,居然打我的人?”
小野正洋指了指一楼的会客室道:“我们去里面谈!”他拿不准那辆法拉利下面到底有没有炸弹,所以想先稳住张扬,把他骗到办公室内再说。
顾允知没说话。
张扬利用镇上的公用电话给唐山打了一个电话。
赵天才道:“钥匙上,那个法拉利标志,你连摁三下,隔三秒钟再连摁两下!”
赵天才点了点头,他也进行了伪装,不过改动比张扬小许多,只是贴上了一脸的络腮胡子。
小野正洋警惕的看着张扬:“为什么这么问?你不是要跟我谈生意吗?”
张扬道:“你终于完成了心愿,以后有什么打算?”
没多久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就带着大腹便便的唐山走了进来,唐山礼貌的向顾允知笑了笑道:“顾书记,请允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张扬的朋友,我叫唐山。”说完他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交给了顾允知。
唐山送给张扬这辆法拉利是有原因的,小野正洋也从事黑车生意,对这种豪华跑车是很感兴趣的,有这辆法拉利作为掩护,更容易接近小野正洋,张扬载着赵天才两人来到小野正洋位于尼亚加拉瀑布城西北区的汽车修造厂。
张扬道:“手枪和其他的证据也要抹掉。”
小野正洋内心的防线被子弹瞬间击垮了,他颤声道:“是我的……”
“顾书记,我查到了一些线索,现在还不能离开美国,你和明健赶紧离开,唐山可以保护你们的安全。”
小野正洋的手下看到头和图书目被人劫走,一个个慌忙上车追赶。
赵天才双手握枪,他的泪水滚滚落下,自从妹妹死后,他的仇恨一直都隐藏在内心之中,今天在张扬的帮助下总算得以手刃大仇,赵天才一时间悲喜交集,情绪无法控制。
赵天才再度举起手枪,愤怒的子弹全都倾泻在小野正洋的胸口。
张扬压着小野正洋向后退去,赵天才推开办公室的后门,张扬拖着小野正洋退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刚刚走出去,一名手下就举枪射来,张扬利用墙角作为掩护,一枪将对方撂倒在地,虽然平时摸枪的机会不多,可是张扬的枪法依然百发百中。
张扬打开收音机,里面传来一首悠扬的西部民谣,这多少缓冲了车内压抑的气氛,赵天才已经止住了泪水,不过他的眼睛依旧很红,低声道:“谢谢!”
顾允知用力抿起嘴唇,他的左手紧握着拳头,看得出他在竭力控制自己悲伤的情绪。
野马亨利围着那辆法拉利转了一圈,咧开嘴,一脸狞笑的望着张扬道:“车不错,想卖吗?”
“谁是莱森?”
他来到父亲身边道:“张扬让人过来了。”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亚裔年轻人从对面小楼的铁梯上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身上的皮衣,还不时回头张望着,二楼的落地窗上紧贴着一个身穿睡衣的金发女郎,在那儿搔首弄姿卖弄风情。这身穿黑色皮大衣的亚洲人就是小野正洋,他虽然是亚洲人,可是脸上的轮廓分明,混血基因赋予他英俊的外表,可惜整个人透着一股阴霾之气,给人的感觉邪气十足。
门外已经传来撞门声,赵天才的枪口瞄准了大门处,一边紧张的为张扬翻译。小野正洋没说话,张扬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又是一枪射在小野正洋的左腿上,他对小野正洋可没那么客气,这一枪是瞄着他的股骨射进去的,痛得小野正洋杀猪一般惨叫,他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小野正洋道:“莱森……”
顾允知道:“张扬,先回去再说。”
赵天才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杀掉那混蛋。”
小野正洋得意道:“跟我谈条件!放眼整个布法罗地区,没有人敢给我谈条件!”
赵天才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的地址……他在布法罗……唐宁道……”
外面响起零星的枪声。
唐山此时正在机场,他接听张扬电话的时候,顾允知父子乘坐的飞机已经起飞,唐山听说小野正洋已经死了,也是非常开心,他乐呵呵道:“干得漂亮,看来尼亚加拉瀑布城这两天不会太平了。”
法拉利穿过前方破破烂烂的街区,来到小野汽车修配厂外,马上有四名身高体壮的白人青年围了上来,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一些不良分子,其中一个剃着马鬃头的白人大汉双手撑在引擎盖上,用力吹了一个呼哨。
张扬扬起手枪,枪托砸在他的脸上,将小野正洋砸晕在地。
顾允知站起身,低声道:“张扬,跟我们一起走吧。”
顾允知摇了摇头,手里仍然握着女儿的照片:“睡不着!”
赵天才愣了一下,还是按照张扬的话翻译了一遍。
几名白人看到手枪傻眼了,扔下手中的铁棍掉头就往工厂内逃去,武器不在一个级数上,谁留下谁是傻逼。
张扬推开车门悠闲自得的走了下去,赵天才紧跟在他的身后,十多只枪指着他们。张扬胜似闲庭信步,面色镇定依旧,低声道:“让小野出来!”
张扬道:“很危险的。”
此时灰头土脸的野马亨利也赶了过来,看到张扬,他大吼一声就冲了过去,小野正洋用阴冷的眼光制止了他,然后,转向张扬,从腰间掏出手枪瞄http://m.hetushu•com准了他的脑袋道:“只要我一声令下,这十多杆手枪就会把你的脑袋轰个稀巴烂。”
张扬道:“她和许常德、董得志曾经一起下过乡插过队,我曾经查过她,可是没有调查出她和许常德的关系,还有一个是唐兴生,前南锡市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正是因为我他才流亡海外,听说他人在加拿大,和这里离的很近。昨晚明健险些被撞,可以看出这个幕后的策划者不仅想对付我,还想利用佳彤的事情把你们引到美国来,这些人都有嫌疑。”
来到小野正洋的办公室内,马上从门后冲出两个人,用手枪指向张扬和赵天才的脑袋。
顾允知父子俩这一夜并没有睡好,顾明健还在床上眯了一小会儿,而顾允知彻夜未眠,儿子遇袭险些丧命的事实,让他意识到这件事并非是针对张扬,顾允知冷静分析着自己过往的政治对手,他要从中找出对付自己的那个人,一旦让他查出真相,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对手死无葬身之地。
赵天才拾起地上的手枪,瞄准了小野正洋的脑袋。
小野正洋的身体倒了下去,他的胸口被打得稀巴烂,身体仍然在地上不断地抽搐,张扬走了过去,瞄准小野正洋的脑袋开了一枪,送他一命归西。
张扬找出车钥匙,按照赵天才说的话摁了下去,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身后响起,气浪让他们的这辆悍马都原地蹦了起来,赵天才稳稳操纵着方向盘,避免汽车在爆炸的震动中脱离方向。张扬转身望去,却见那辆法拉利已经淹没在火光和浓烟之中,他惊声道:“你真的在法拉利里面装了一颗炸弹?”
张扬也将手中的枪交给了赵天才。
小野正洋举起手枪,抵住张扬的额头道:“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谈条件,告诉我真相,究竟是谁撞翻了我的那辆车?给你五秒钟考虑,不然你就会永远失去思考的能力!”
赵天才大声道:“坐稳了,系好安全带,我们要破门而出!”他将油门踩到最大,张扬系好了安全带,悍马的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撞开了前方的卷帘防盗门。从门口的台阶上颠簸着驶了下去。
张扬将枪口移到他的双腿之间:“下一枪我会射这里!”
工具柜被撞得砰然倒地,赵天才瞄准了门外连开数枪,大声道:“我们从后窗跳出去,下面有一辆悍马车!”小野正洋惨叫道:“别开枪,别开枪……”可惜他的声音全都被枪声压制住。
“谁?”
野马亨利听到这话顿时火了,一张嘴就是:“FUCK……”话还没说完,张扬一个耳刮子就抽了过去,大官人对这句最熟,也最反感别人对他发科。野马亨利足足一米九的身高,二百多斤的体重,被张扬一个大耳刮子打得原地转了一整圈,张扬随手推开车门,抬脚狠狠踹在野马亨利的小肚子上,将他踹得踉踉跄跄向后退了过去,后背撞在工厂的大门上,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张扬冷傲的看着他,赵天才道:“叫你们老板来,我们要跟他谈一笔大生意。”
张扬点了点头。
在美国搭顺风车很容易,两人搭车来到距离布法罗不远的约克镇,两人在小镇的二手车行内购买了一辆七成新的福特,只不过花去了四千美元。又在小镇的超市内买了两个手机,一些日用品和两身衣服,换好之后,将原来的衣服全部扔掉。
赵天才道:“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毁灭证据。”其实他是抱着和小野正洋同归于尽的准备过来的,张扬何尝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现在想起来真是捏了一把冷汗,差点不明不白的被这厮给炸死。
赵天才的英文很好,他告诉张扬,小野正洋是尼亚加拉瀑http://www.hetushu.com布城最凶残的黑帮分子,他的父亲是日本山口组的主要成员之一,在五年前日本的扫黑行动中落入法网,他的母亲也是韩国黑帮东方社老大的女儿,虽然出自这样的一个黑帮家庭,不过他的父母并不想他成为黑社会分子,中学的时候就把他送来美国读书,可能是基因的作用太强大,所以小野正洋来到美国后不久就开始从事犯罪活动,他凶残冷酷,做事不择手段,这些年竟然在美国闯出了一些名堂,主要从事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犯罪走私活动,落户尼亚加拉瀑布城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过去他的主要窝点在布法罗,他的到来对唐山的生意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唐山早就想将小野正洋除去。唐山虽然在尼亚加拉瀑布城有一定的势力,可是他对小野正洋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小野正洋的背景很深,如果铲除小野正洋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野马亨利笑道:“大生意?一辆法拉利就叫大生意?我们老板很忙!”他粗鲁地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下车,让我试试你这辆法拉利。”
张扬想都不想就跟他一起过去了,赵天才忍不住小心提醒张扬,提防有诈。可张扬看来对他的提醒不以为意,赵天才无奈只能跟着他走了进去。
不过他的几名手下却已经吓得向后让了让,有人已经趴下去看法拉利的汽车底盘。底盘下果然粘着一盒东西,是不是炸弹不知道,张扬可不是什么爆破专家,只是用胶带纸缠了个空盒子在下面,虽然这样,已经将这帮人全都震慑住了。
顾允知举目望向窗外,低声道:“你姐姐是被人谋杀的,昨晚你又差一点……”
张扬冷笑道:“你有胆就试一试,我在法拉利车下装了一颗炸弹,只要我按下引爆装置,方圆百米内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于难。”
唐山点了点头道:“我可以保证他们安全抵达布法罗,其他的事情就是纽约领事馆来做了。”
张扬不屑笑道:“看到没有,美帝国主义全都是纸老虎!”他上车后,开着那辆红色法拉利,轰动引擎向工厂内驶去。
顾允知道:“佳彤已经死了,张扬,我不想你将你的前途和未来全都毁掉!”
两名手下已经冲进房内,张扬举起手枪,连续两枪将之击毙,抓住小野正洋的身体用力撞开了窗口,把他从上面直接扔了下去,小野正洋惨叫着从窗口跌落下去,张扬向赵天才使了个眼色,两人回击两枪之后,也从窗口跳了出去。
外面小野正洋的手下,听到枪声响起,一个个向办公室内冲来。
顾允知两道浓眉凝结在一起,他想起当初正是自己彻查许常德,而张扬从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个在暗处对付他和张扬的人,很可能和许常德一案有关。
“你大爷!”张扬一拳砸在他鼻子上,然后用后背撞开身后的房门,和赵天才一起拖着小野正洋走了进去。
张扬怒道:“什么人让你杀顾明健?说!”
赵天才紧张的向张扬解释着,他真是后悔,为什么要跟这厮一起出来,现在别说是报仇,就连保命都难,早知如此刚才就应该引爆炸弹,和他们同归于尽。
张扬道:“告诉我那辆跑车是不是你的,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告诉你是谁撞翻了那辆跑车!”
赵天才道:“我们在前面把悍马车扔掉,这辆车是一个线索,警方会沿着这条线索找到我们。”
其中一人从赵天才的手里夺走了手枪,另外一人开始对他们进行搜身,张扬道:“昨晚爆炸的那辆三菱跑车是不是你的?”
张扬低声道:“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给过佳彤什么,我已经当她是我的妻子,顾书记,你让我为她做一件事,就做这一件www•hetushu•com事!”
张扬道:“好狗不挡路,这么多的看门狗,别人怎么和你谈生意?”
“你呢?”
“顾书记保重!”
赵天才只是一个工程师,他没有经历过这样凶险的场面,心中暗暗叫苦,还说是来报仇呢,照张扬这种做法,只怕连小野正洋的面都没见到,脑袋就被人乱枪轰烂了。
正午的阳光很好,照着地上血淋淋的尸首,说不出的凄惨和诡异,阳光下,一辆悍马吉普车正驶向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布法罗。
张扬道:“我哪有那玩意儿,只是一个空盒子。”
顾允知叹了口气,他握住儿子的手道:“明健,今天你就回国,我不想你再有什么差池。”
顾允知道:“张扬,佳彤已经死了,我不想你再有无谓的牺牲,你明白吗?”
张扬用手枪抵住他的那话儿,小野正洋惨叫道:“莱森……他从我这里买了不少车,让我帮忙撞死一个华人……他给我钱……给了我一笔钱……”
小野正洋的瞳孔因为恐惧而突然变大,他颤声道:“你……你是她……”
“我是她哥哥!”赵天才举起手枪蓬地一枪射在小野正洋的两腿之间,小野正洋痛惨叫了一声:“我……”
张扬才不相信唐山仅凭着这些消息就能够断定自己的身手,他坚信一定是邢朝晖对他说了什么,张扬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他对唐山并不了解,唐山会不会给他提供错误的消息,利用他去铲除小野正洋?可是他现在并没有更好的选择。张扬道:“我还想你帮我做一件事,确保顾允知父子安全离开美国。”
赵天才鼓足勇气,大声呼喊小野正洋的名字。
十多名小野正洋的手下拿着武器将张扬和赵天才团团围住。
此时门铃响了,顾明健凑在猫眼上向外看了看,确信外面是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这才把房门打开,领事馆的工作人员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顾明健道:“让他进来!”
赵天才道:“没问题!”他们将悍马车开到无人的路段,利用汽油将悍马车引燃。
“他有不在场的证据,只要你有钱,想找人帮你伪证,很容易!”赵天才的眼睛发红。
张扬向赵天才道:“让他把脏手拿开!”
小野正洋野兽般怒视张扬:“你会死的很惨!”
赵天才低声向张扬道:“他是小野正洋的左右手,野马亨利。”
顾允知的语气不容置疑:“必须走,这里是美国,留在这里多一天,你的危险就多一分。”
张扬道:“你不走,明健也不会走,我无法安心,佳彤如果在天有灵,她也不会安心,顾书记,你们留在美国对事情不可能有任何帮助,对方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付我们,我们借用官方的力量是没用的,唯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赵天才猛打方向,将一辆靠近他们的宝马跑车撞得偏离出方向,悍马车继续前进,撞开停靠在道路上的法拉利跑车,那辆车是他们开来的。后方七辆汽车已经追逐而至。赵天才向张扬道:“引爆你的炸弹!”
提起小野正洋,赵天才恨得咬牙切齿,他的妹妹在三个月前来尼亚加拉城探望他,被小野正洋看到,这混蛋将妹妹骗上了车,劫持到无人之处强奸了她,警察发现的时候,妹妹的咽喉被人割破,身无寸缕,身体上被捅了三十多刀。
唐山道:“他妹妹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学习,一直以来都是赵天才供她上学,可三个月前她来这里探望哥哥的时候,被人强奸后杀害,我查到是小野正洋干的,赵天才发疯了一样想要去杀他,这世上他只有这个亲人,我阻止了他,不仅仅是因为他能够给我创造高额的利润,我觉着他真的是一个人才,不想他就这么死去。”他望着张扬道:“你先和-图-书后两次袭警,还能够从FBI的手里逃出来,身手真的很不一般。”
小野正洋满身是血,他惨叫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对付我?”
张扬点了点头,赵天才虽然稍显文弱,但仍然不失为一条热血汉子。
小野正洋听到汽车有炸弹,他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可马上又哈哈笑了起来:“开玩笑,炸弹?吓我?”
张扬微笑道:“看来那辆三菱跑车真的是你的!”他的手闪电般拿住了小野正洋的手腕,小野正洋扣动扳机,在张扬的牵动下,枪口瞄准了一名自己的手下,蓬!地一声枪响过后,那名手下被射中心口一动不动的躺了下去,另外一人原本将枪口对准赵天才,看到情况突然生变,想转移枪口射杀张扬,张扬拉着小野正洋的手已经射出了第二颗子弹,连续两枪,两人毙命。
赵天才低声道:“我这条命已经是你的了,唐先生那里我不能去了,美国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走一步算一步。”
警车闻讯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安然离开了汽车修造厂,赵天才不敢在尼亚加拉瀑布城继续呆下去,驾驶着悍马车离开了城市,出城之后,驶下了公路,在一片树林前停好了车辆,张扬把小野正洋从车内拖了出来,小野正洋预感到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妙,他惊恐道:“不要杀我,这件事和我无关……全都是莱森……都是莱森让我做的……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钱……”他哆哆嗦嗦的掏出自己的皮夹,里面鼓囊囊的装着不少美钞。
想起昨晚那辆向自己疾驰而来的三菱跑车,顾明健仍然心有余悸,他低声道:“爸!那辆车想要撞死我,如果不是张扬及时出现,我恐怕已经完了。”
另外三名白人看到形势不对,一个个都掏出了铁棍。
顾明健道:“爸,你在想什么?”
赵天才把张扬的话翻译了过去,他有些奇怪,这辆法拉利跑车是他负责的,里面装了炸弹是真的,不过他根本没告诉张扬,这厮怎么会知道?
赵天才道:“帮你做完你的事情。”
小野正洋满面狐疑道:“你知道真相?”
赵天才根本没想到张扬会一言不合马上出手,到现在还没见小野正洋出现,他慌忙提醒张扬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张扬此时的表现就像是一个莽夫。
来到工厂内的空地上,就听到一片跑车的轰鸣之声,六辆跑车从不同的位置冲了出来,将他们这辆法拉利围在中心。
小野正洋咬牙切齿道:“你是谁?”
顾明健倔强的摇了摇头道:“不,我姐尸骨未寒,正因为她是被人谋杀,所以我才要留下来查明真相。”
顾允知放下电话,向顾明健道:“我们离开这里!”顾允知从来都是个坚决果断的人,他虽然已经离休,可是仍然能够清楚的对局势做出判断,美国是一场乱局,他们继续留下也毫无帮助,想要破局,必须依靠张扬的勇武,或许真的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正如他和张扬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件事的真正根源在国内,他的战场在那里!
赵天才拿起手枪,抵住他的前额:“记得三个月前被你强暴并杀害的那个女孩吗?”
蓬!地一声枪响,张扬开了一枪,子弹将小野正洋的左肩打透,痛得他闷哼了一声,双目中已经流露出恐惧的光芒。
顾允知内心一怔。
张扬用手枪抵住小野正洋的肩膀,冷冷道:“那辆三菱跑车是不是你的?”
外面的天空开始泛白,新的一天到来了,顾明健从床上爬起来,他来到父亲身边,体贴地为父亲按摩着双肩:“爸,你去睡一会吧!”
刚才张扬顺手拿走了小野正洋的皮夹,里面除了信用卡以外,还有五万美元的现金,对现在的他们来说,这笔钱算得上一笔不小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