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8章 设局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张扬接通电话,听到赵天才紧张的声音:“有个美国人往楼上去了,他按的是四楼!可能就是你要找的人!”张扬已经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他躲在门后。
“不!”唐玉玲吓得面无人色。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不敢,他的钱全都是贪污得来的,能一掷千金为女儿买兰博基尼高档跑车,一百万对他来说不会在乎。”
唐兴生道:“黎叔,对不起,我女儿被劫匪劫走了,他用我女儿威胁我,找我要一百万!”
“她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学习……不过,她经常不在学校,对了,今晚十一点东郊废弃的州立公路上会有赛车,她和她的新男友会去赛车……”那男子哭丧着脸道:“我知道的只有那么多,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被绑架了?”对方的声音并没有透露出太多的惊奇:“不是我说你,你那个女儿也实在太招摇了,在布法罗的华人圈里名气很大,谈几个男朋友只是个人生活问题,没人会说什么,你给她买了不少的名车吧,以为你到了加拿大就安全了?没有引渡条约,山高皇帝远就没人管你了?你犯了这么大的案子,别人不会轻易把你给忘了。”
唐玉玲怒道:“你是谁?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唐兴生道:“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想要的,但是你一定要保证我女儿平安,不可以伤害她。”
张扬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怒吼道:“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我给你三十秒的时间考虑,如果不打电话,我一刀杀了你!”张扬掏出一柄水果刀抵在她的下颌上。
唐玉玲拼命摇着头道:“我不认识,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佳彤的悲剧已经让张扬早已忘记了什么叫怜悯,即使面对女人也是一样,他现在想要的就是查出顾佳彤被杀的真相,张扬将手机递给唐玉玲。
根据小野正洋所说,雇他谋杀顾明健的人叫莱森,目前住在布法罗北城边缘的塔纳万达镇,塔纳万达镇拥有一家雪佛兰汽车的分厂,莱森在镇上开了一家配件厂,平时主要给雪佛兰方面配送零件。
赵天才把车停好,和张扬一起重新走向比赛区,天气虽然很冷,可是仍然有不少外穿羽绒服或皮革,内穿三点比基尼的赛车女郎走来走去,她们招摇惑众,搔首弄姿,一双双美腿让人目不暇接,张扬显然没有心情欣赏这些莺莺燕燕,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赵天才找到了刚才那名爆炸头黑人,拿出五百美元递给他,低声道:“有没有见到一个华人女孩,她叫唐玉玲。”
博德眯起眼睛不屑地看着张扬道:“小子,想赛车吗?”
张扬从唐玉玲的手里拿过电话:“唐先生,你好!”他随手制住唐玉玲的穴道,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布法罗的夜空高远,星光漫天,张扬伫立在这空旷的土地上,他的内心中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从那辆想要撞死顾明健的三菱跑车,一路追踪到小野正洋的身上,从小野正洋又查到了莱森,他意外的发现了莱森和唐兴生父女的合影,张扬推断出这一系列的事件全都和唐兴生有关。
张扬上了电梯,来到403门外,摁响了门铃,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有人开门,他抬脚就把房门给踹开了,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间内很凌乱,地上七零八落的扔着衣服和杂志,电脑桌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张扬的注意,这是一张三人的合影,左侧是一位美国青年,中间是一位华人少女,她的手臂一左一右挽着这名美国青年和另外的一位中年男子,那男子是中国人,张扬几乎一眼就认出那男子竟然是南锡前公安局长唐兴生。
www.hetushu.com我不知道,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唐玉玲望着他们两个,如果说赵天才是中国人她信,可张扬分明长着棕红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怎么看也不像中国人,不过他的中国话倒是标准。
张扬冷冷道:“我对你女儿没兴趣,不过我的两个黑人手下就不好说了,唐兴生,越早把钱送给我,越能够保证你女儿的安全。”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一百万美元,现金!明天在布法罗交易!”
这一发现让张扬震惊不已,如果这名美国男子是莱森的话,那么他和唐兴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和唐兴生的合影?唐兴生和新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又有怎样的联系?
放下电话,看到赵天才仍然在摆弄着那辆刚刚买来的二手车。张扬走了过去:“车怎么样?”
张扬今天过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赛车,开着那辆二手福特,跟在人家兰博坚尼的后面,恐怕只有吃灰的份儿。唐玉玲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她启动引擎,将油门轰的很大声,赵天才道:“等等!等等,你这辆车有问题!”
一名美国人来到了403,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发现门锁坏了,轻轻一碰,房门就打开了,他警惕的从怀里掏出手枪,猛然踹开了房门,双手举枪瞄准了室内。
张扬围着看了看道:“你不会又在里面装一颗炸弹吧?”想起今天差点被赵天才不明不白的给炸死,张大官人也是心有余悸。
张扬冷笑道:“你可以给女儿买得起兰博坚尼,却拿不出一百万,你以为我会相信?”
张扬道:“你是谁?莱森吗?”
唐玉玲大声哭泣起来。
张扬道:“为了钱!”张扬并没有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如果他说得太多,唐兴生反而会产生怀疑,过早的产生警惕,为钱劫持唐玉玲,更容易说得过去,这个理由也更容易取信于人。
张扬道:“现在给你的父亲打电话,我要找他!”
唐兴生迅速冷静了下来,他不能不冷静,种种迹象表明女儿已经落在了对方的手上,而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唐兴生低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女儿?”
唐玉玲还想说什么,被张扬伸手点中了穴道,塞入副驾,自己则在驾驶座椅上坐下,启动了那辆兰博坚尼,驱车向前方驶去,博德捂着裤裆从地上爬起来,惨叫道:“追他……追上他。”他的几名同伙全都上了赛车,启动赛车向那辆兰博坚尼追去。
张扬点了点头,驾驶唐玉玲的那辆兰博坚尼,跟在赵天才后面,两人离开大路,来到距离会合地点约一公里处的谷仓前,张扬来到谷仓前,伸手将锁住大门锈迹斑斑的大锁拧开,从铁锁的锈蚀程度就能够看出这里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人住了。
“安稳,你以为你想安稳就能够得到安稳了?”黎叔的声音充满了不屑。
赵天才笑着摇了摇头,他拉开车门道:“车子性能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出发了!”
两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也向张扬逼迫过来,张扬心中暗骂,麻痹的,老子看着好欺负吗?两名彪形大汉,一左一右架起了张扬的手臂,想把他给架起来扔出去,可两人架住张扬的臂膀之后,顿时发现张扬的双脚如同在地上生了根一样,无论两人怎样努力都移动不了他一丝一毫。
张扬忽然扬起手出其不意的给了她一个耳光,打得唐玉玲懵在那里,张扬怒道:“贱人,居然背着我勾三搭四!”
赵天才摇了摇头。
张扬道:“那是你的事情,如果你觉着你的女儿不值一百万美元,大可当我没有打过这个电话。”
赵天才低声道:“http://m.hetushu.com那女的应该就是唐玉玲。”
张扬道:“你认不认识小野正洋?”
赵天才叹了口气道:“中国的这帮官吏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张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辆橙色的兰博坚尼,一名身穿赛车服的金发美国佬正搂着一全身材高挑的华人少女在车旁热吻。
唐玉玲明显一怔,她将汽车熄火,推门走了下去,来到赵天才面前道:“你怎么知道?”
现场的赛车很多,原本都准备开赛呢,可突然看到一辆兰博坚尼就窜了出去,还以为比赛开始,一个个,全都上车争先恐后的向拼死去,现场近百辆赛车先后启动,引擎的轰鸣声震天响。
张扬扬起手点中那男子的穴道,他的独门点穴法至少可以封住这名男子的穴道二十四个小时,避免他过早的解开穴道去通知其他人。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他已经查到莱森和唐玉玲的关系,顺着这条线,一直找到了唐兴生,如果这一切真的和唐兴生有关,张扬绝不会放过这个冷血的混蛋。
唐玉玲这才意识到他们不是冲着自己的钱来的,她战战兢兢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里是美国,你们劫持人质是要坐牢的!”
“她是唐玉玲,莱森的女朋友……不过,他们应该已经分手了!”
张扬减缓速度,从前方道路的出口驶了下去,刚刚开出路口,一辆蓝色斯巴鲁从后方狠狠撞击在兰博坚尼的后包围上,张扬死死握住方向盘,车身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方才重新掌控好,继续向前方开去。
对方对他在半夜吵醒自己相当的不爽,冷冷道:“有事吗?半夜三更的!”
推开谷仓的大门,里面一股霉味扑面而来,赵天才被呛得接连咳嗽。谷仓内很宽阔,他们直接把车开了进去,赵天才打开应急灯,来到那辆跑车前看了看唐玉玲,低声道:“就是她?”
张扬道:“我找到了一些线索,现在和赵天才一起去查这件事。”
张扬伸手解开了唐玉玲的穴道,唐玉玲尖声大叫,张扬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怒道:“再叫,我把你舌头给割了!”
张扬沿着前方的道路不断加速前行,后视镜中警车距离他也是越来越远,就在张扬大声狂呼的时候,忽然发现前方的道路上黑漆漆的一片,他马上意识到,前方的道路有一道两米左右的壕沟,此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张扬唯有将油门踩到最底,临近壕沟之时,猛然降档,突然提升的转速,让车身倏然前蹿,在张扬的大叫声中兰博坚尼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稳稳落在对面的公路之上,过低的车身因为突然下压,底盘都擦在地面上,摩擦出一道长长的火星。
正在热吻的两人分开,唐玉玲向这边看了看,她身材挺高,细眉细眼,称不上漂亮也算不上难看,皮肤还算不错,白暂细腻,只是鼻梁上生满了雀斑。和她亲吻的那名男子是她的新任男友,这辆兰博坚尼就是属于她的,唐玉玲在大学中很有些名气,她很有钱,换男友的速度和换车的速度都很快。跟她亲吻的美国男子叫博德,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位机械师,在布法罗拥有一家规模不小的汽车改装厂,他和唐玉玲就是在汽车改装的时候认识的。
博德怒道:“滚开,信不信我把你们扔出去。”他认为这两个小子是来挑衅的,博德对自己的汽车改装水平向来都很自信,听到赵天才这句话当然生气。
黑人把五百元收好,拇指向右后方指了指道:“那辆橙色的兰博坚尼是她的!”
唐玉玲道:“你有办法?”
谷仓里有的是枯枝和麦秸,赵天才在空旷的地方点了一堆和*图*书篝火取暖,夜里气温很低,他担心唐玉玲在车里被冻死了,也把她拖到篝火旁。
张扬接通电话道:“我们分头离开,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会跟你联系。”
赵天才道:“四千美元的二手车还算不错。”
唐玉玲摇了摇头道:“不认识,我不认识他!”
赵天才身体单薄,险些被他一把推倒在地。
张扬听到这话就有些气不打一出来,指着唐玉玲的鼻子骂道:“你爸的钱全都是贪污受贿得来的,在国内做了那么多的坏事,现在跑到国外肆意挥霍,你们这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
唐玉玲惊恐的看着张扬,她对眼前的男子全无印象,可是她刚才明明听到张扬在说中国话。张扬缓缓停下汽车,伸出手指,解开了唐玉玲的穴道,唐玉玲胸口一松,感觉手足恢复了自由,她马上大声尖叫起来。张扬一把扼住她的脖子,冷冷道:“再敢叫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张扬道:“你认不认识顾佳彤?”
博德听到赵天才这么说,不禁火了,他怒道:“FUCK,你懂什么?居然跑到我的地盘上指手画脚!”他走过来向赵天才一把推了过去。
唐兴生对这位黎叔显得相当的敬畏:“黎叔,是我对女儿管教不严,可是哪位父亲不疼自己的子女?我以后一定注意。”
张扬本想抓住唐玉玲之后就马上离开这里,可几十名没头脑的赛车手没命的向他追赶而来,沿着这段废弃的州际公路,张扬踩下油门,速度飙升而起,瞬间将多数赛车远远甩在后面。
赵天才跟了过来,他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听不懂你们的话。”
张扬的车技只能算是一般,不过兰博坚尼良好的加速性能还是弥补了他技术上的不足,不断提升的速度让他再度摆脱了几辆纠缠不休的汽车。
此时赵天才也匆匆赶了过来,他害怕张扬遇到麻烦,所以冲上来接应。
张扬冷哼一声,双臂一拉一送,挣脱两人的束缚,双拳重重击打在两人的胸口,两名大汉被张扬打得苦着脸蹲了下去。
就在张扬距离他们越来越远的时候,前方两辆警车迎着他的方向堵截过来,张扬骂道:“狗日的美国警察!”控制车身在高速中变线,擦着右侧警车冲了过去,左侧的反光镜擦在警车上碰得粉碎。
赵天才道:“三档入四档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强的顿挫感。”他仅仅通过听排气筒的声音就已经发现了这辆改装车存在的不足。
唐玉玲听到他提起父亲的名字,内心越发惊恐起来。
“他……他好像是唐玉玲的父亲……我不清楚,真的不太清楚。”
美国佬摇了摇头道:“我是莱森的朋友,他不在这里,去了欧洲……我只是……只走过来帮他收拾收拾屋子。”他生怕张扬不相信:“我带了身份证明,不信我可以拿给你们看。”
唐兴生道:“我怎么和你联系?”
“女的是谁?”
唐兴生道:“你要多少!”
张扬道:“莱森在哪里?”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黎叔,黎叔,我好不容易才逃到了加拿大,我不想招惹国内的那些人了,我只想躲在加拿大安安稳稳的了却残生。”
唐玉玲颤声道:“别杀我……你们想怎样都行……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钱,我爸有的是钱。”
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有两辆汽车追了上来,博德就在其中的一辆汽车内,他疯狂大吼着:“抓住那混蛋!”
唐玉玲怔怔的看着他,张扬道:“你听得懂我的话,你是中国人!”
张扬道:“你女儿的手机号码你不会不知道,准备好钱之后马上和我联系,我的耐心有限,明天上午十点之前,如果你还做不好这件事,和*图*书你就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你不要试图报警,如果让我发现你敢报警,我一样会杀掉你的女儿。”
唐兴生道:“这么短的时间,你让我从哪儿弄到这么多钱?”
赵天才道:“她毕竟是个女人。”
赵天才道:“小心!”这时候远方传来警笛的声音,赵天才不敢继续逗留慌忙向布法罗城区方向驶去。
赵天才看了看张扬。
当晚十一点,布法罗东郊废弃的这段州立公路上热闹非凡,从布法罗周边有百余名车手驾驶着他们的赛车集结到这里,这儿简直成了改装车的展示会,一辆辆赛车的到来总能引起或大或小的欢呼声,可张扬和赵天才开着他们的老福特到来的时候引起了一片嘘声和哄笑,其实来到现场的普通车辆也有不少,可是他们开错了地方,把汽车直接开到了比赛区,一名爆炸头黑人走了过来,拍了拍他们的车窗示意他们把车停到西边的开阔地带,别在这儿影响观感。
张扬看了看被他制住的美国人,又看了看那张合影,让他失望的是,照片上的人并非是同一个,他举起夺来的手枪轻轻碰了碰那男子的太阳穴,低声道:“想要命的话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张扬被她嚷嚷的心情烦躁,随手点了她的哑穴。
张扬道:“你是唐兴生的女儿?”
张扬虽然胆大,此时也不禁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放缓速度向后方看了看,看到警车在那道壕沟前方停下,警灯不停闪烁,却始终没有追赶上来,这才重新加速驶入未知的黑暗中。
“走了,我看着他们上了飞机,纽约领事馆的人全程护送,就算有人想下手也没有机会。”
藏身在房门一侧的张扬一把抓住了手枪,不等这厮呼救,伸手就制住了他的穴道,将他拖进房间内。
张扬瞪了他一眼:“看上她了?看上了就上,你放心,我只当没看见!”
张扬道:“好,咱们也去凑个热闹。”
张扬冷冷道:“别怕,就你这德行,除了眼睛有毛病的那帮老外,我们中国人还真没几个能看上你。”
赵天才点了点头道:“看在大家都是中国人的面子上,五万美元,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博德冲上来,怪叫一声,一个跆拳道的侧踢,直奔张扬的面门,高丽棒子的这门东东经过奥运会的推广,在世界上的影响也飞速扩展开来。张扬抬起腿,他的脚后发先至,一脚踹在博德的裆部,最近一段时期,谁招惹张大官人谁倒霉,张扬这一脚可没打算留情,一脚就把博德踹得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捂着裤裆惨叫起来。
赵天才也趁乱离开,回到了那辆二手福特,他驱车驶离了现场,拨通了张扬的手机。
唐玉玲颤声道:“你……你找我干什么?我……我不认识你。”
赵天才道:“地下赛车,布法罗的地下赛车很猖狂,赌注很高,唐先生卖出的不少车辆都来到这里参赛。”
赵天才向张扬道:“东南方有座废弃的谷仓,咱们可以到那里等上一夜。”那是他刚刚经过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赵天才道:“你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远处有车灯正在向这边不断地接近,张扬警惕的注视着前方,很快他就辨认出那辆车是赵天才驾驶的老福特,张扬向他招了招手,赵天才刚才和他联系之后确定了他的位置,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张扬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建筑,这座建筑应该有些年头了,他向赵天才道:“你在下面等我,我先上去看看,如果有情况赶紧通知我。”
赵天才被他噎得满脸通红,唐玉玲无法说话,可听得清楚,听说张扬要让赵天才上自己,吓得脸色煞白。
可后方仍然有六七辆汽车紧追不舍,hetushu•com唐玉玲手足麻痹,被安全带缚在座椅上,一双眼睛惊骇莫名的看着张扬。
赵天才开着那辆福特车来到莱森的寓所,他看了看门牌号道:“他就住在这里,B座403。”
张扬拿起电脑桌上的那张照片道:“上面的这个人是不是莱森。”
“是……他就是莱森。”
唐玉玲却落下车窗,冲着赵天才道:“让他说!”
赵天才点了点头。
唐山不禁笑道:“你的事情还真不少,不过,你帮我解决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这些小事,我全都代劳了。”确信小野正洋被杀,唐山少了一个强硬的竞争对手,现在他的心情爽透了。
张扬道:“你回去之后,帮我查一查,佳彤她们当晚出事的拖车,警方在当天晚上有没有拖车途经出事路段,还有,我的护照在来到美国当天就已经遗失,你替我查查是谁干的。”
张扬道:“我找她老子要了一百万,明天他可能会来布法罗。”
赵天才听到张扬这么说,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知道在场的多数人都听不懂中国话,他笑道:“男女朋友争风吃醋,人家抢女朋友呢,跟大家没关系,别看了,别看了!”
张扬低声道:“门外还有没有其他人?”
唐兴生道:“我女儿被人绑架了,他们找我要一百万!”
赵天才道:“这辆车改过进排气,发动机也重新经过调教,不过没有做好电脑匹配,所以打火的时候会发生轻微的抖动,换挡的时候会有强烈的顿挫感,可能你认为是小问题,不过我要提醒你,小毛病越积越多,如果得不到彻底根除,会对车造成很大的损害,甚至会在高速狂飙中失去控制,对驾驶者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
那美国佬吓得脸色都变了,他颤声道:“你们想要什么,都给你们,别伤害我……”
唐玉玲道:“你最好放了我,这里是美国,如果你敢对我不利,你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张扬点了点头:“在哪儿能够找到这个唐玉玲?”
张扬道:“车真的很不错,看来你老子贪了不少钱。”
张扬点了点头,他缓步走了过去,没等他靠近那辆汽车,两名彪形大汉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人指着张扬的鼻子,呵斥他退后。
赵天才道:“他会不会报警?”
唐兴生在加拿大的公寓内来回踱步,他极其的不安,足足考虑了半个小时,他方才决定打了一个电话:“黎叔!”
赵天才看了他的身份证明之后,向张扬摇了摇头道:“他不是莱森。”
唐兴生道:“我没这么多钱!”他警察出身,对犯罪心理学极其熟悉,懂得怎样和对方讨价还价。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张扬并不是冲着钱来的,张扬是要利用唐玉玲将他引入美国。
“这个中国男人呢?”
一辆黑色法拉利从左侧超了上来,张扬忍不住骂道:“傻逼,老子跟你赛车了吗?”他向一旁避让,那辆法拉利从一侧冲了过去,随之又有一辆日产超过了他们,后方警灯闪烁,十多辆警车从周围向洲际公路包围而来。
唐玉玲终于接过手机,她颤抖着拨通了一个号码,才听到父亲的声音她就大声哭泣起来。
唐兴生自从潜逃加拿大之后,几乎没有一个夜晚睡好过,听到女儿的哭声,他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妙,颤声道:“小玲,怎么了?你怎么了?”
“一百万,不多哦,你有的是钱,给他就是了!”黎叔的语气显得不以为然。
唐玉玲吓得打了一个激灵,果然不敢再发出声音。
张扬道:“顾书记走了吗?”
唐山道:“我只当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
黎叔道:“我之前就警告过你,有人想动你,让你拿出钱来摆平这件事,可你倒好,认为我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