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9章 谁是黄雀

此时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有催泪弹已经从外面扔进来了,唐兴生打开水龙头,打湿衣袖捂住口鼻,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警察将他们团团围困,最大的可能就是黎叔,黎叔出卖了自己,他的目光落在那个黑色手提箱上,难道是手提箱有问题。
唐兴生道:“我到了!你要的钱我也已经准备好了。”
张扬忽然一把推开他,一排子弹从唐兴生刚才所在的位置飞掠而过,张扬举起冲锋枪向外反击,烟雾之中听到一声惨呼,一名特警被子弹击中了腿部,倒地后叫得惨无人声。
“你放心,不等他发现,我的人就会将他制服。”
唐兴生看到黎叔动气,慌忙赔不是道:“黎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确在经济上出了困难,能不能再通融一些。”
唐兴生道:“我不知情,我根本就不知情!你是谁?为什么认定了我和这件事有关?为什么要抓我的女儿?”
想要在北美立足并不容易,他虽然在国内拥有方方面面的关系,可是在北美却只是一个外来者,他的女儿在美国读书多年,言谈举止西化了许多,但是她的人生阅历太浅,非但帮不了他的忙,反而为他惹来了不少的烦恼,黎叔这个人恰恰是能够为他解决麻烦的,说起来,他们的相识还源于王均瑶的介绍。
黎叔道:“小野正洋被杀了,现在唐玉玲也被抓,接下来对付的就是唐兴生。”
唐兴生走入体育馆内不久。给张扬打了个电话:“我在西看台。六排三十二号!”
唐兴生等了一会儿,现场的比赛都已经开始了,仍然没有电话打过来,他有些沉不住气了,目光向四周不停张望着。终于他掏出了手机,再次拨打了女儿的电话号码,现在唐玉玲的电话就在张扬的手上。
唐兴生向四周张望着,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物,他低声道:“到了!”
唐兴生在第二天上午九点抵达了布法罗,走出机场,已经有一辆黑色林肯在那里等着他,一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为他拉开了车门,唐兴生坐了进去,黎叔坐在里面,身穿灰色唐装,手中拿着一根拐杖,颌下的山羊须已经花白。
张扬怒道:“你女儿的男朋友找人要撞死顾明健,你敢说你不知情?”
唐兴生颤声道:“两百万……”听到这个狮子大开口的数字,他不仅有些肉疼了。他用商量的口吻道:“黎叔,你知道的,我来到加拿大已经用去了不少钱,我……”
利用望远镜观察唐兴生的不止黎叔一个,赵天才此时也在福特车内用望远镜观察着唐兴生的一举一动,他同时向张扬汇报着自己看到的情况:“我看到他了,应该是他,拿着一只黑皮箱,中国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他很小心,对周围的情况很注意,他买好票了,正向入场的地方走去……不对……后面好像有人跟着他。”
唐兴生的额头上满是冷汗。他感觉到这件事很不对头,按理说黎叔的人应该冲进来了,可到现在那几名跟着自己走入体育馆的人全都没有跟进来。
“去售票窗口买一张入场券,10:30,有女子花样滑冰的比赛,买好票之后入场,入场之后给我电话。”
“给那小子留条活路,警察到处在找他,把他交给美国人更好!”
冷汗沿着唐兴生的脸颊滑下,箱子里没有一百万美元,可事到如今他只能老老实实将皮箱打开。低声道:“见不到我女儿,你休想拿到钱。”
黎叔依然在闭目养神:“看来绑匪很能沉得住气,我们只能继续等待。”
“先告诉我人在哪里?”
张扬比唐兴生更早离开了三号出口,途中接到了赵天才和图书的电话。赵天才道:“好像有些不对,体育馆门外来了很多警车。”
唐兴生捂着肚子,忍着痛道:“现在外面这么多警察,你和我都逃不掉!既然你是冲着我来的。就不要为难我女儿,堂堂正正的像个男人。”
等到唐兴生坐好之后,张扬并没有急于给他打电话。
唐兴生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一百万上午就会汇入你的账户,还有五十万,等我救出女儿,自然会打到你的账户中。”
“我明天就把他们一起干掉!”
黎叔低声道:“唐兴生认为这件事另有内情,可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黎叔点了点头,低声道:“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他向对面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名手下打开了黑皮箱,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全都是钞票。
黎叔缓缓睁开了双目:“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前平海省委顾允知的女儿出了车祸,吉普车落在了尼亚加拉河中,她的未婚夫张扬来到了这里,闹的动静很大。”
唐兴生道:“你要的东西我拿来了,人呢?”
黎叔低声道:“我的人会远远跟着你,你尽量表现的自然点,不要被他看出破绽。”
“不是我们,是你!”
张扬的目光看了看他的手提箱:“你带来了?”
“爸……爸……救我……救我……”唐玉玲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扬就把手机拿过去了,他缓步走向谷仓外,迎着初升的太阳:“唐先生,你抵达布法罗了?”
唐兴生诧异道:“黎叔,你认识我这么久,还信不过我?”
黎叔冷冷看着他。
黎叔尴尬道:“夫人,这次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唐兴生合上电话,心中暗骂对手狡猾,体育馆内观众很多,便于隐藏行踪,还有重要的一点,入口处安检严密,普通人无法携带枪支进入其中。他来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入场券。
唐兴生冷冷道:“多谢关心!”他合上电话,走入洗手间内。
“他要是发现了呢?”
张扬就是要消磨他的耐性,有道是关心则乱,唐兴生心系女儿的安危,他不可能保持冷静的心态。
唐兴生并没有急于走入体育馆内,他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安检这么严,你让我带着一百万的现金堂而皇之的走进去,好像并不可能。”
张扬一直没有放松对他的关注,抬脚将地上的皮箱踢飞,皮箱重重撞击在唐兴生的手臂上,刚刚拿起的冲锋枪因为手臂酸麻而掉落在地上。
唐兴生道:“我和他没有什么过节!我和顾佳彤的死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选择在这里和唐兴生见面是赵天才的主意,只有在这里更能保证他的安全。
唐兴生的手机突然响起,他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黎叔道:“兵不厌诈,我准备了这个箱子,里面只有表面的一层钞票,其他的全都是废纸,这也是为了保证你和我的利益。”
唐兴生默默回忆着他逃亡后发生的一切,其实北美像他一样的官员还有很多,多数人都认识黎叔,黎叔在加拿大,在美国都有着相当的关系,他对国内的形势把握的很清楚,明白这些官员的想法,他有能力帮助他们把钱从黑洗白,也有能力为他们办理各种各样的证件和居留权,但是这个人太贪婪,在唐兴生的眼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吸血鬼。
张扬的目光来到了比赛场上,他居然看到了在场边做准备的冰公主关芷晴。想不到她也会来到这里参赛,不过她肯定认不出现在自己的样子。看到关芷晴,张扬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南锡还没有做完的工作,也许他再也不会回到南锡,从此就要告别仕途。
“两个……不应该是六http://www.hetushu•com个,这六个人好像都是一起的。”
唐兴生不可能带着一百万现金出关,所以让黎叔在美国这边代为准备,他直接把钱打入黎叔的账户内,唐兴生拿过钞票看了看。
黎叔淡然笑道:“不要想得太多,如果他一心求财,就不会这么早撕票,你不是说他是中国人吗?”
黎叔诚惶诚恐道:“夫人,看来我们低估了那小子的实力。”
张扬冷冷道:“捆好她,堵住她的嘴巴,等我们回来!”
唐兴生站起身,迅速向三号出口走去。
“唐兴生知道的太多,你懂我的意思。”
洗手间中有四名男子全都站在小便池前,唐兴生不知是哪一个才是给自己打电话的人,他也站在一旁,装出要小便的样子。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步向入口处走去。
“你找的都是一些什么人?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能搞定!”电话中的女人愤怒了起来。
唐兴生知道对方肯定一直都在注视着自己,他摇了摇头道:“我自己过来的,没有其他人。”
“怎么回事?”
唐兴生道:“是,我担心他是针对我而来。”
黎叔意味深长道:“盗亦有道,这就是你们这些国内干部所谓的原则,想不到你居然是个坚持原则的人。”
张扬向唐兴生道:“把他们两个拖过来!”
让张扬感到奇怪的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冲进来,其实张扬对唐兴生一方有多少人并不在意。以他的武功。足可以将他们全部拿下。
唐兴生心中把黎叔骂了个千百遍,可嘴上却不敢得罪他,他低声道:“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中国人,我怀疑他不仅仅是想要钱,他想利用我女儿把我引到美国去,他想对付的是我。”唐兴生不是普通人物,张扬虽然抛出一百万美元赎金的幌子,可唐兴生还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他不敢报警,他能够想到的只有这层关系可以利用。
唐兴生果然不老实,他今天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张扬抄起一把冲锋枪,不等唐兴生再次拿起地上的枪支,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张扬冷冷看着他,掏出手枪指着他的脑袋。
“有没有查出是谁干的?”
唐兴生道:“保持距离,千万不要让他看出来。”他拿起皮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对黎叔抱有着相当的戒备,这是一只老狐狸,极其贪婪,他感兴趣的是自己手里的钱,他才不会关心自己女儿的死活。
唐兴生道:“他很狡猾,你的人不要跟我太近,容易引起他的警惕!”
“他想和我见面交易,黎叔,你帮帮我,救救我的女儿。”
黎叔道:“你想怎么做?”
皮箱内除了薄薄的一层美钞外,下面全都是废纸,张扬扬起拳头朝着唐兴生的小腹给了一拳,痛得唐兴生闷哼了一声蹲了下去,张扬骂道:“老狐狸,你居然敢骗我看来你真没把你女儿的性命放在心里。”
张扬道:“到了吗?”
赵天才有些不忍道:“你想对付的是她父亲,她是无辜的。”
那戴墨镜的男子向他笑了笑:“为什么不接电话?”此人正是张扬。
张扬对唐兴生不敢掉以轻心,这是一只老狐狸,在南锡的时候他不但是公安局长,更是一名出色的刑警,具有相当的反跟踪能力,唐兴生贪污杀人事发之前,他的工作能力在平海公安系统是得到很多人认同的一度被视为公安厅副厅长的最佳人选。
赵天才道:“她怎么办?”
唐兴生不禁老脸发烧,他听得出对方在讽刺自己。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这里不是国内,他也不再是昔日在南锡呼风唤雨的那个局长,来到北美,他的人生等于经过了洗牌,一切和_图_书都要重新开始,能够从国内逃脱,唐兴生无疑是幸运的,在他踏上北美洲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多年以来的苦心经营没有白费,他把女儿和儿子先后送往国外,在自己的罪行没有暴露之前就想着未雨绸缪,把资产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到国外,如果不是杀死朱俏月东窗事发,那么他现在应该仍然呆在国内,或许已经成为了平海省公安厅副厅长,想起这件事唐兴生就对张扬充满了怨恨,可是他从没有想过去报复张扬,当他来到北美之后,他就逼迫自己忘记过往的一切,他想和过去道别,想低调做人,做个普普通通的人,安安稳稳的渡过后半生,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这里并不是天堂。
黎叔冷笑道:“不相信我?”
张扬正要说话,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他不仅微微一怔,很快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话,只可惜他听不懂英文。
赵天才道:“放心吧,你小心才对!”
“给我看看!”
张扬冷笑道:“去你妈的。你也算男人!”
张扬道:“你先离开这里回谷仓看住她,等我脱身之后,会和你联系。”
张扬没有接电话,直接将电话挂断,继续通过望远镜观察着唐兴生的周围。又有几名男子在他的附近出现。
张扬道:“理由真多,怎么把现金带进来是你自己的事情!”
黎叔淡淡然道:“流言可畏,我信你,未必别人相信你,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是不是他就将顾佳彤的死算在了你的头上?”
张扬怒道:“你他妈居然报警!”
黎叔叹了口气道:“很麻烦,顾允知父子两人已经安然离开了美国,派去干掉顾明健的人,非但没有杀掉顾明健,反而自己掉了。”
唐兴生点了点头。
唐兴生看到上面的号码是女儿的手机号,他拿起电话低声道:“喂!”
黎叔又掏出一把手枪交给他。唐兴生摇了摇头拒绝道:“我看他十有八九是想去体育馆里面交易,过不了安检的。”
唐兴生来到体育场的入口处,手机再度响起。
“尼亚加拉的事情怎样了?”
黎叔放下唐兴生的电话,他马上又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黎叔恭敬道:“夫人,唐兴生有麻烦了!”
外面又有催泪瓦斯扔了进来,张扬屏住呼吸,他并不怕这玩意儿。美国警察扔得越多越好。洗手间内硝烟弥漫。唐兴生趴在那里似乎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唐兴生恭敬道:“黎叔!”
“是个中国人!”
唐兴生愕然道:“我没报警,我女儿在你的手上,我怎么可能去报警,我不可能置我女儿的性命于不顾。”
唐兴生因为女儿落在对右手里,只能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黎叔冷冷道:“一百五十万,少一分钱,我都不会再管你的混账事!”
张扬从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听出至少外面要有几十名警察,他们已经将洗手间的入口和窗户封锁住。张扬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和唐兴生见面的过程应该不会引起警察的注意,究竟是谁报警?他的目光落在唐兴生的皮箱上,低声道:“打开它!”
“我没做过!我和这件事毫无关系!”
唐兴生道:“人在哪里?”
黎叔道:“你以为我在讹诈你?唐先生,如果不是别人介绍,我根本不会帮你做这么多的事情,你要是觉着钱花的冤枉,大可另请高明。”
黎叔坐在车内通过望远镜观察着唐兴生的一举一动,低声道:“他在搞什么?”
唐兴生摇了摇头,又回头向身后望了一眼,看来黎叔还真是有些先见之明。一百万美金无法骗过安检的眼睛,可是这个箱子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黎叔道:“这里是一百万,你马上和*图*书把一百五十万汇入我的账户。”
张扬不懂可是唐兴生却听得清清楚楚。听到外面有人叫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们是警察,举起手走出来!”
张扬冷笑道:“毫无关系?你认不认得这张照片?”他拿出那张莱森和唐兴生父女的合影。
对方陷入沉默之中。
唐兴生在煎熬中等待了二十分钟之后,张扬的电话终于再度打了进来张扬低声道:“三号出口。你去右侧的洗手间!”
唐兴生爬过去,将两名特警拖了过来,首先扒下了其中一人脸上的防毒面具,捂在脸上用力的呼吸了两口,两名特警全都被张扬点中穴道,虽然意识保持清醒,可是两人都动弹不得,只能任凭唐兴生摆布。
黎叔多数时间都是闭着眼睛的,他低声道:“唐先生,绑匪有没有给你再打电话?”
唐兴生看到那张合影,充满迷惘道:“这张照片又有什么问题?”
张扬道:“你自己小心。”
张扬听到了脚步声,特警队员已经开始进入,他抓起地上的黑色手提箱向特警队员的方向扔去,张扬虽然视野受到干扰,可是他单从听力就能够准确判断出对方的位置。两名特警队员手中的冲锋枪全都瞄准了皮箱。连续射击,皮箱上顿时多出了无数弹孔,弹孔中弥散出不少白色的粉末,张扬扔出手提箱真正的用意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在两名特警射击的刹那。他宛如猎的般窜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人击倒在地,一名特警的冲锋枪摔落在地上,刚巧落在距离唐兴生不远处,刚才看来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唐兴生,忽然敏捷地动作起来,他一把抓住了冲锋枪。
随着时间的推移唐兴生变得越发不安起来。
张扬道:“抓住唐兴生再说!”
赵天才开着老福特来到他的身边,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黎叔低声道:“两百万,你拿出两百万美元,我帮你一劳永逸的解除掉这个祸患。”
黎叔低声道:“如果这次的事情针对你恐怕会很麻烦!”
张扬冷冷道:“他不敢一个人过来的,注意看他们一共有几个人?”
唐兴生比约定时间提前了五分钟就已经来到布法罗冰上运动体育馆外,最近这里正在举办北美冬季运动锦标赛,前来欣赏的观众络绎不绝,唐兴生拿起那只装有一百万美元的黑皮箱,黎叔抓住他的手臂道:“别拿这个箱子!”他使了个眼色,手下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黑箱子递给唐兴生。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唐兴生一动不动。
张扬一把抓住唐兴生将他的身体重重撞击在厕所的瓷砖墙面上。低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为什么要杀死佳彤?”
唐兴生道:“黎叔,任何交易都是有规矩的。”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半个小时内,你要抵达布法罗冰上运动体育馆,到了那里,我会打电话给你。”说完张扬就挂上了电话。
唐兴生一口应承下来,挂上电话,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烟灰缸上,猛然抓起烟灰缸向客厅的展示柜砸去。
唐兴生再次拿出了电话,他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按下重拨键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对方正在和自己展开心理战,就是想让自己心神不宁。方寸大乱,唐兴生坚信。对方一定躲在体育馆内的某处静静观察着他。唐兴生转身向周围看了看,看到黎叔的几名手下目光不时的向他这边望来,唐兴生暗叫不妙恐怕这几个人十有八九都已经暴露了。
唐兴生的身上脸上沾染了不少的白色粉末,这是刚才皮箱撞击在他身上的时候留下的,唐兴生擦了一下,用舌尖舔了舔,心中震惊到了极点,这些白色粉末竟然是和图书可卡因,全都藏在皮箱的夹层里,事情已经很明了了。黎叔在设局,他在设局将自己和对方全都陷入困境之中,一安是黎叔通知美国警察,单单是毒品交易这桩罪责已经让他们无法解脱。唐兴生暗骂黎叔卑鄙,张扬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他并不慌张,一边咳嗽一边道:“杀了我,你也要死……”
唐兴生道:“我担心他们会对小玲不利。”
黎叔道:“夫人放心,我会利用这个机会把他们全都除掉。”
黎叔道:“他们只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
黎叔望着外面越聚越多的警车,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他拍了拍那只装有一百万美元的皮箱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不会想到箱子里是什么,可惜了我的那些可卡因。”
唐兴生看到了洗手间他谨慎的向四周看了看,他的电话响了。唐兴生拿起电话,打电话来的却是黎叔。
“唐兴生知道的内幕太多,他必须要死,我看这起绑架案十有八九都是那小子搞出来的。”
“有人劫持了他的女儿唐玉玲,找他要一百万。”
唐兴生从其中一人身上找到对讲机,他冲着对讲机用英文道:“你们有两个人在我们的手上,不要尝试继续行动,如果再有人胆敢侵入这里,我们会先杀掉一个!”唐兴生是正牌警官大学出身,英文基础很好,再加上他已经来到加拿大这么久,口语水平也是突飞猛进,这一点上张大官人是望尘莫及的,其实这次他来到美国之后,已经多次意识到不懂英文的弊端,看到唐兴生英文也说得那么棒,张扬有些受刺激了,难怪有人说当今的时代不懂英文和计算机就等于文盲,麻痹的,想当初老子在大隋朝那会儿也算得上一才子,可穿越到现在居然成了文盲。人都是那么回事儿,知耻而后勇。张大官人意识到自己的差距,现在已经下定决心,等这件事过去后一定要把英文学好。
张扬在人群中用微型望远镜寻找着唐兴生的位置,终于他看到了拎着黑色皮箱,正在走向座椅的唐兴生,他又移动方向,观察唐兴生的身后,看到有两名男子远远跟在他的身后,虽然他们距离唐兴生很远。不过从他们不时飘忽的目光可以看出,他们跟踪的正是唐兴生。
黎叔低声道:“还没有解决?”
唐兴生警惕地打量着他。
唐兴生没说话,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
唐兴生说话的时候,张扬已经在那儿开扒特警的衣服,唐兴生也跟他学着这样做,危急关头,两人的步调出奇的一致。因为有人质在他们的手上。外面的美国警察一时间果然不敢再发起进攻,唐兴生换好了衣服,穿上避弹衣,想去拿手枪的时候,看了看张扬,伸到中途的手又缩了回来。他知道张扬不会让他碰枪,唐兴生道:“无论咱们之间有怎样的仇怨。都得先放一放,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
“你先去坐下!”
身边的三个人先后离去,唐兴生的目光转向身后,此时东北侧的一扇门开了,一名棕发带着墨镜的男子走了出来,他也在看着唐兴生。
“你真是让我失望!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搞不定,顾氏父子去了美国,到了你的眼皮底下,你却动不了他们分毫,看来你真是老了。”
唐兴生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充满着深深地忧虑,女儿从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夜,怎么可能不担心?这个女儿真是不让他省心,花钱大手大脚,在私生活上也是相当的混乱,唐兴生虽然自己也有情人,也很喜欢挥霍,可是他希望自己的子女懂得勤俭节约,懂得自知自爱,人都是矛盾的动物。
张扬道:“外面好像还有你的朋友吧,为什么不请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