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6章 生死玄机

曾来州低声道:“他连怎么做人都忘了,又怎么会懂得自尊?”
会场鸦雀无声,很多人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孔源接下来的话关系到南锡的未来命运,也关系到以后这些干部该如何去站队。
赵国强道:“你再不相信,可以去验尸房查看尸体。”
就在所有人到处寻找海瑟夫人的时候,海瑟夫人打来了电话,她主动将自己的藏身之处告诉了警方,原来她并没有离开南锡,就藏身在南锡君缘大酒店,公安局长赵国强亲自率队前去,可当他们推开海瑟夫人所在的房间,发现海瑟夫人已经自杀了,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张扬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尸体已经被警方运走,赵国强看到张扬,主动走了过来,他有些无奈道:“又是你,看来你真想转行当警察了!”
南锡市纪委书记李培源此时正在省纪委,坐在曾来州的办公室内,这次省纪委紧急召他过来,为的是了解南锡领导层的私情,他感叹道:“唐兴生这个人是我们南锡领导层的耻辱,他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利用职权,无所不为,他虽然死了,可是给我们南锡带来的巨大的损失,恶劣的影响很长时间都不会消除。”
李培源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问得愣在那里:“高厅长,你什么意思?”
徐光然缓缓站了起来,顷刻间他似乎老了许多,昔日的精气神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低声道:“去哪里?”
李培源道:“我……我……走错了一步,我想回头,可是他们不停的威胁我,让我越陷越深,我是受害者……我……”
省委书记乔振梁也是一脸的凝重,南锡市前常务副市长陈浩承受不住压力,已经主动投案,这两天交代了不少的犯罪事实,在南锡以徐光然为首的利益集团牵涉甚广,贪污腐败的数额令人触目惊心,陈浩所揭露的大都是和徐光然有关的事情,他并非利益集团的核心人物,唐兴生作为利益集团的核心人物,掌握的资料要比陈浩多得多,乔振梁手握那张光盘,低声道:“辛苦了!”
张扬道:“走吧,也许我会帮你开一间不错的修车铺。”
赵天才笑道:“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规划我以后的生活,或许我能够在你那边谋到一份职业。
顾养养不知何时推门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面,不知发生了什么,她惊声道:“爸!”
李培源道:“是不是徐光然,他害怕自己和唐兴生、傅连胜之间的关系败露,所以才铤而走险杀人灭口?”
张扬道:“乔书记,只要抓住王均瑶,你怎么处理我我都没意见。”
楚嫣然拿着电话,没有说话,可不久张扬就听到她在抽泣,他低声道:“嫣然!”
张扬道:“当务之急,一定要抓住王均瑶,绝不能让她逃掉。”
乔振梁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处理你?他们说你去了美国,我又没看到,他们说你袭警,说你是间谍,拿出证据来啊,我们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让那帮美国佬到这里来抓你啊,我没什么意见,不过在中国的土地上,你是个奉公守法的中国公民,是一名优秀的党员,一个出色的年轻干部,小子,好好干吧,美国有什么好?没事就别去瞎闹了,下次想出国,澳洲、非州,大不了南极洲,非得去美利坚干什么?”
张扬真的去了,他不相信,怎么都不能相信,海瑟夫人这样就死,了,实在太便宜她了,他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自己一刀将海瑟夫人头颅砍下来的情景,可她居然就这么死了,不给他复仇的机会,毫无征兆,毫无理由的就走了。
李培源道:“高厅长,你究竟什么意思http://www.hetushu.com?如果你怀疑我和唐红英的死有关,你大可以起诉我。”
李培源挤出一丝笑容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这记性,只想着唐兴生的事情,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刘艳红道:“去了你就知道。”
刘艳红淡然道:“不用,省里会做出工作安排!”
乔振梁道:“虽然如此,王伯行也不是没有责任,因为亲情的关系,他给王均瑶提供了不少的庇护和便利,就算没有金钱上的腐败,政治上也说不清楚,很多时候,政治上的腐败比金钱的腐败更加可怕,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更大!”
顾允知道:“他是王均瑶的哥哥,也许王均瑶不想让自己的亲人冒险,所以一直瞒着王伯行。”
李培源道:“不是已经记录在案了吗?高厅长,你不是怀疑我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吧?”
赵国强看出他有些不对,低声道:“你没事吧?”
其中也有不少人感到幸灾乐祸的,市长夏伯达就是其中的一个,市委书记徐光然出事,他是理所当然的最大受益者,虽然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有些竞争力,可是他毕竟刚来,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呢,省里应该不会把南锡交给他。多数人都没有心情去幸灾乐祸,徐光然、李培源、陈浩这些人都是南锡政坛响当当的角色,在场的干部中和他们有关系的不在少数,虽然远近不同,可是如果省里真的要坚决查办,一些小事也会在这非常时期变成大事,搞不好就会被牵连进去,过去和他们关系走得越近的,心里就越不踏实,副市长王海波开会期间脸色始终很难看,他深得徐光然的赏识,在很多人的眼中,和陈浩一样,都是徐光然身边的红人,自从知道徐光然被双规之后,王海波的内心就没踏实过。他现在什么野心都没有了,只盼望着这次的风波不要波及到自己,哪怕是一辈子当个副市长,敲敲边鼓也无所谓。
楚嫣然仍然没有说话,轻轻挂断了电话。
曾来州和高仲和都没有理会他,曾来州道:“有没有通知陈浩的家人?”
周武阳道:“大家好,最近这两天,南锡发生了一些事,我想大家应该听到了很多的风言风语,今天召集大家来开这个会,首先要声明一点,大家要保持稳定的心态,做好本职工作,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投入太多的关注,只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才是一个称职的干部,一个合格的党员。”
望着脸色苍白的那具尸体,张扬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眼前死去的女人的确是王均瑶,张扬对这个女人可谓是恨之入骨,他下定决心要找到她,亲手杀掉她为顾佳彤报仇,可想不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张扬整个人傻了一样,一时间脑子里乱糟糟一团,这些天以来,他都将为顾佳彤复仇视为自己的目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正是这个念头支撑着他,让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可现在一切瞬间结束了,悲伤和无奈一股脑的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双腿发软,险些没坐倒在地上。
顾养养和顾允知在远处看着他,顾养养有些担心道:“爸,他会不会有事?”
高仲和道:“唐红英说了什么?她在电话中对你说了什么?”
张扬摇了摇头,失魂落魄的走出门外,穿过马路的时候,险些被汽车给撞到,司机露出头来骂道:“你他妈长眼睛了没有……”粗话刚刚说出来,就认出这位差点被自己撞到的竟然是体委主任张扬,那司机吓得魂都飞了,扬起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张主任,对不住啊,我真没认出是您!”
赵国强道:“我看过死m.hetushu.com者,应该不会错!”他弄到张扬还是不死心,拿出一张死者的照片递给他。
乔振梁道:“我问过王伯行,他的口风很紧。看来他对王均瑶洗钱的事情并不知情。”
周武阳和孔源交换了一下意见,把话筒交给了孔源,孔源清了清嗓子道:“周副省长说的很清楚,要求大家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受到外界事情的影响,我知道这两天,大家都有些心神不宁,对!南锡的一些领导的确出了严重的违纪问题,至于具体的情况,目前中纪委和省纪委的联合工作组还在调查之中,调查的最终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还不方便宣布,但是南锡是平海的经济重镇,这是一列在改革开放道路上高速奔驰的列车,我们不可能让列车缺少司机,省里让我和周副省长过来,一是为了安定军心,二是为了宣布几个重要的决定!”
高仲和冷冷看着李培源道:“唐红英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张扬刚巧在你的办公室,你让他送你回向阳小区,这样就多了一位证人,证明你和唐红英的事情无关,而且煤气爆炸案发生的时候,你的父母也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所以没有人怀疑到你。”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有事,工作上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车子在外面等着呢。”
张扬嗯了一声,他来到顾佳彤的房间内,推开房门,看到墙上的照片,泪水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张扬自问是个坚强的人,可是顾佳彤的离去让他几乎崩溃,他始终认为佳彤的不幸是自己造成的。望着墙上桌上的一张张照片,张扬不忍再看,他关上房门,来到客厅内,看到顾允知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顾光知的双目也有些发红。
乔振梁道:“好好放个假吧,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等你回去上班的时候,会发现南锡已经晴天了。”
顾允知双眉拧起,忽然怒吼道:“你是男人,一个男人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遇到了怎样的挫折都不可以消沉下去,你口口声声说你爱佳彤,那就要挺起胸膛,做出点事业给我看一看,给佳彤看一看,让所有人知道,佳彤没有选错人,让佳彤的在天之灵感到安慰!”
曾来州道:“徐光然和傅连胜之间没什么关系,他和朱俏月之间也没什么关系,可是唐兴生留下的这份证据表明,朱俏月还和南锡市的某位常委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顾允知用力咬了咬嘴唇,他伸出大手抚摸了一下张扬的头顶,低声道:“张扬,不必自责,佳彤的死不是你造成的,我知道她对你的感情,正因为此,我相信如果她在天有灵,她希望你活得快乐幸福,而不是整天都活在内疚和痛苦之中,答应我,忘了佳彤,好好活下去!”
高仲和道:“爆炸发生的时候你不是在现场吗?爆炸发生之前,唐红英给你打过电话,怎么?你忘了?”
张扬道:“省内有不少官员贪污受贿,他们将贪污得来的不义之财,通过王均瑶的渠道转移到国外,王均瑶和黎叔是合作关系,他们在美国经营着一个巨大的洗钱网络,专门负责把这些钱由黑变白,从中牟取巨额的利润,唐兴生不堪盘剥,他利用手头掌握的这些证据转而盛胁国内和他有关联的一些官员,那些官员不堪敲诈,所以直接找到黎叔,要把唐兴生除掉。”
赵天才站在一旁等着张扬,张扬转向他道:“你不给家里报声平安?”
顾允知和张扬商量之后,就在别墅的后院内为顾佳彤修建了一座衣冠冢,将他们从美国带来的一些遗物埋在其中,顾允知不想女儿孤单,石碑由张扬亲手所书,上写亡妻佳彤之墓http://m.hetushu.com
真正让徐光然感到害怕的是前常务副市长陈浩的突然失踪,陈浩在初一的清晨没有和家人打招呼,一个人突然离家出走,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如果过去,徐光然不会多想,可是在如今这种非常时刻,徐光然却不能不多想,他无法继续镇定下去。
张扬和赵天才在萨德门托的帮助下顺利抵达墨西哥,从那里他们飞回了上海。
张扬道:“我敢断定,她和许嘉勇之间和许常德之间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当初和她一起下乡插队的知青,一定有人知情。”
张扬对此抱有高度的怀疑,他大声道:“怎么可能,这样阴险狡诈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自杀?你有没有看清楚?”
李培源这才知道自己的的事情已经全都被上级掌握,他宛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沙发上,低声道:“我是受害者……我是受害者……唐兴生被人举报,我得到了举报材料,他知道这件事之后,让那个女人去勾引我,在我的饮料中下药,拍下了我和她的照片,他利用这些照片威胁我……是他威胁我……”
乔振梁道:“你有没有掌握她犯罪的确实证据?就算你抓住她,能够证明她有罪吗?”
顾佳彤的离去对张扬心理的打击是巨大的,他一个人站在顾佳彤的衣冠冢前呆呆站立着,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移动一下。
徐光然点了点头,他低声道:“稍等,我整理好文件,把今天的工作交代一下。”
张扬道:“她如果自杀,为什么不在别墅里自杀,非得要跑到君缘大酒店,非得要给你们警方打完电话在自杀?这是不是一个圈套,死的到底是不是她?”
张扬用力摇头,他含泪道:“是我的缘故,是我害死了佳彤!”
高仲和道:“根据我们刚刚收到的消息,王均瑶畏罪自杀了,不过唐兴生留下的证据已经带回来了,上面的证据表明,南锡市有多名高层干部和唐兴生一案有关,他们之间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罪恶网络,无耻的损害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高仲和冷冷道:“为什么不给你自己保留最基本的自尊?”
今天他的日程安排是要去慰问军烈属,徐光然早早的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内,他拿起电话,正准备询问一下陈浩失踪的事情,办公室的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平海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陪同两位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一起走了进来,徐光然马上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他仍然保持着足够的平静,轻声道:“刘书记有事?”
乔振梁愤然道:“这些官员和强盗又有什么分别!”
无论是中方还是美方都不会想到张扬会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回国,FBI更想不到,会有参议员给张扬他们提供帮助,而且这位参议院是位坚定的反华分子。
平海省常委、省组织部长孔源,平海省副省长周武阳奉命同时抵达了南锡,张扬带来的罪证,对南锡领导层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市委书记徐光然被双规,纪委书记李培源因为涉嫌凶杀被捕,前常务副市长陈浩被双规,算上已经死去的前公安局长唐兴生,常委之中涉案官员就已经达到了四人,这一数字是极其惊人的,孔源和周武阳在此时来到南锡,是为了稳定军心,南锡市委市政府上上下下惶恐不安,和这四名常委有关系的官员很多,很多人都害怕被牵连进去。就算是没有关系的那些官员,也无心工作,南锡可谓是风雨满城。
曾来州怒道:“李培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伪装,唐兴生贪赃枉法你早就知道,你也早就掌握了证据,你身为纪委书记,不履行自己的职责,不去检和-图-书举唐兴生,反而和他同流合污,唐兴生在留下的资料中说得清清楚楚,和朱俏月有不正当关系的那个人就是你,不但如此,你还多次从唐兴生手中收取贿赂,为他保驾护航,唐兴生案发之后,你第一时间向他通风报讯,你怎么对得起党员这两个字,你怎么对得起国家和人民对你的信任?”
顾允知低声道:“他很坚强,给他一些时间,让他好好冷静一下。”
张扬走了过去,忽然双膝一曲跪在了顾允知的面前,他哽咽道:“呢……在我心底,佳彤已经是我的妻子,永远不会改起……”
张扬陪着顾允知回到秋霞湖别墅,睹物思人,看到这栋别墅,想起自己过去和顾佳彤的种种甜蜜,张扬的内心痛到了极点,顾允知低声道:“佳彤房间内的东西我都没有动过,你去看看,挑选一些当纪念吧。”
高仲和点了点头道:“通知过了。”
乔振梁低声道:“王均瑶失踪了,这个女人相当的狡猾,利用金蝉脱壳的方法,从公安的包围中逃了出去。”
张扬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刚刚来到验尸房的程焱东看到了张扬,他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张扬的手臂道:“张主任,你没事吧?”
李培源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他表情愕然道:“这件事竟然和徐书记有关?”
李培源被吓了一跳,他向曾来州看了一眼。
曾来州忽然扬起手重重拍了拍桌子,拍得如此用力,连桌上的茶杯都跳了起来。
赵国强道:“死了,尸体已经送去解剖了!”
走出机场,天空灰蒙蒙的,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鞭炮的硝烟味道,这是特属于中国的年味儿,张扬来到公用电话亭,首先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平静地说了一声:“我到家了!”
高仲和在李培源的身边坐下,他忽然道:“南锡向阳小区的爆炸案跟你有关吧?”
张扬和赵天才直接前往东江,顾允知得知张扬从美国返回的消息,也先行来到了乔振梁的办公室等待,张扬和赵天才两个年轻人虽然风尘仆仆,可是他们依然精神抖擞,张扬将那张刻有唐兴生秘密的光盘交给了乔振梁。
曾来州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指着李培源呵斥道:“他威胁你?当初提出杀朱俏月的那个人是谁?是你!唐红英母女是无辜的,你因为担心自己和唐兴生勾结的事情败露,竟然连这对孤儿寡母也不放过,你是不是人?你还有没有人性?”
会议由副省长周武阳主持,周武阳过去曾经担任岚山市委书记多年,和南锡市的很多官员都很熟悉,坐在小会议室内,他的目光环视在场的众人,心中暗自叹息,经过这次的政治风暴,南锡市无论政治经济都会遭受重创,和蓬勃发展的岚山相比,此消彼长,只怕会被岚山将两者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暗自感叹,他来南锡没几天就遇到了这场政治风暴,可以说南锡这次的政治地震比起当初的江城有过之而无不及,涉及到的贪污金额之巨大,违法违纪性质之恶劣前所未有,其中还有多起谋杀事件,李长宇担心的是这次的事情会带给南锡的影响,南锡在这次的政治地震中是一蹶不振,还是破茧重生,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
李培源越听越觉着不对,此时他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曾来州把他招到东江谈话,难道只是为了南锡市领导层腐败贪污的事情?唐兴生留下了什么证据?
李培源内心惊慌到了极点,这种时候唯有用愤怒来掩饰他恐慌的情绪:“曾书记,这件事一定要查到底,决不可姑息,身为南锡市纪委书记,我对身边发生的这些腐败现象如此麻痹大意,真是和*图*书惭愧,我的工作中存在着严重的失职,我要向各位领导请罪,我要向全体市民道歉。”
顾允知道:“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选择我们一家下手?我和王伯行之间,和她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恩怨。”
赵国强听这话可有些不顺耳了:“你什么意思啊?合着我跟她串通一气骗你是不是?”
张扬向顾允知看了一眼道:“顾书记,黎叔临死前承认,是王均瑶指使他向佳彤下手,以此把我们引到美国,然后对我们逐一下手。”
高仲和点了点头道:“唐红英应该没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可是她的话却让有些人感到心惊,他以为傅连胜留下了什么,所以一定要把唐红英除掉。”
张扬道:“这一次,我绝不会放过她!”
张扬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死者果然是王均瑶无疑,他喃喃道:“怎么可能?这女人怎么死了?”
孔源和周武阳来到南锡之后马上主持召开了紧急常委扩大会议,没有被牵连的常委,以及全市副厅级以上干部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赵国强也听说他和顾佳彤的事情了,虽然赵国强对张扬一直都有成见,可看到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也觉着有些可怜,低声道:“也许她觉着自己罪孽深重,无法逃脱惩罚,所以就选择自杀了。”
赵天才摇了摇头道:“我没家人。”
顾允知和张扬这才意识到她的到来,顾允知让张扬站起身,他向女儿道:“养养,来,爸告诉你一件事,在你姐姐发生意外之前,她和张扬已经订婚了,张扬是你的姐夫!”
南锡市的这帮官员从周武阳的话中都听出来了,他们这次过来是为了稳定军心,国不可一日无君,一座城市也不能缺少主心骨和领头人,可官员们担心的并非是徐光然等人最终的命运,很多人担心的是这次的政治风暴会不会牵连到自己。
张扬道:“王均瑶呢?”
张扬道:“我会!”
李培源此时忽然发了疯一样向外冲去,房门打开,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迎了个正着,将李培源一下就扭倒在地,干脆利索的把他的双手给反铐了。李培源歇斯底里的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乔振梁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啊,这次在美国真是惹下了不小的风波,连外交部都知道了你的事情。”
徐光然已经预感到自己噩运将至,自从唐兴生的死讯传来,他整个人就处在极度的不安中,这几天各种各样的传言满天飞,徐光然在官场中混迹多年,对一些政治手法早已了然于胸,如果上头真的掌握了证据,纪委的人早就找上了自己,徐光然认为这些传言十有八九是上头故意放出风来的,唐兴生死了,一个死人又会留下什么证据?就算留下证据,又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找到?徐光然总觉着其中包含着太多的玄虚,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表现出超人一等的镇定,千万不能自乱阵脚。
曾来州点了点头,此时门外省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走了进来,曾来州道:“仲和同志,什么情况?”
顾允知听到乔振梁的这番话,心中感到一阵安慰,乔振梁的立场很明确,他会罩着张扬,他是平海省的一把手,只要他说不,没有人敢动张扬分毫,更重要的是,他的背后还有乔老,没有人敢不给乔老面子。
顾允知没说话,双目中充满了悲怆。
顾允知道:“好,我信你!”
曾来州已经转过身去。
曾来州双手交叉在一起低声道:“中纪委已经派人下来了,徐光然刚才已经被双规。”
张扬道:“没理由啊!”
张扬看了看他,头脑稍稍冷静了一些,他低声道:“没事……我想静静……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