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1章 变动

荣鹏飞笑道:“消息传得可真快,明天我得问问徐部长,怎么把这件事先告诉家人了,为什么不先通知我?”他这句话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要升职的事实。
张扬道:“我也没问题,五一节,我提前过来,不过,我得当伴郎!”
苏小红啐道:“贫!就数你贫,不挖苦我两句你心里不舒坦是不是?”
苏小红啧啧赞道:“说到保养,还是秦市长保养有方,您皮肤真好,白嫩细腻,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
秦清主动和海兰打了个招呼,海兰对秦清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再清楚不过,秦清也知道海兰,不过她们之间的接触不算太多,她们两人有个共同点,对张扬都是那种心甘情愿的付出,根本不在乎什么结果,什么名份,在感情上看得很透彻,也很成熟。海兰道:“秦市长好,回来过年啊!”
荣鹏飞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在王伯行事发之后,他就有这方面的预感,可是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么顺利,荣鹏飞端起酒杯道:“只是传言罢了,杜书记不必当真。”
秦清坐下道:“很多老城都存在这个问题,改革开放发展的速度超出我们的预估,当初谁也没有想到中国的经济会得到如此迅速的发展,发展带来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需要我们去解决的。”
宋怀明微微一怔,他拍了拍妻子的手背,帮她将被子盖好,柔声道:“你别激动,慢慢说!”
一个位置的变动不会是单纯的填补更替,而是会牵连到一批人,高仲和接替王伯行的位置,他的工作也需要有人去做,种种迹象已经表明,荣鹏飞已经成为必然而然的人选,当初荣鹏飞和南锡市公安局局长唐兴生共同作为公安厅副厅长的候选人,不过唐兴生因为东窗事发,关键时刻逃往海外,而荣鹏飞却是因为站队的缘故,被乔振梁否决,高仲和扶正,在讨论副厅长人选的时候,宋怀明自然旧事重提,极力推举自己的老朋友荣鹏飞,或许是非常时期,这次他的提议出奇的顺利,乔振梁并没有多做考虑就点头同意,荣鹏飞的能力几位省领导全都看在眼里,顺利的全部通过。
荣鹏飞笑道:“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吃饭,日月厅!”
荣鹏飞哈哈笑道:“这话我信,无论你们信不信,我是相信了!”
秦清原本指望着吃过饭之后能和张扬有点自己的私人空间,可看这情形,今晚是难以达成愿望了,她淡然笑道:“不了,我爸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荣鹏飞道:“我还是喜欢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和你们一起的时候,感觉我自己也年轻了许多。”他举杯道:“来,恭祝大家新春愉快,万事如意!”
张扬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杜书记也不能只顾着自己升官,就忍心看着兄弟们在原地踏步不动。”这种话也只有他小子敢说出来。
张扬道:“柳阿姨,我明天上午一准到东江,您现在还在医院?”
满座的人又笑了起来。
张扬和秦清已经知道这件事,他们当然不会感到意外。可姜亮、杜宇峰和秦白都是刚刚听说这件事,他们又都是公安系统内的,荣鹏飞的职务变动和他们的关系很大,每个人都有些错愕的看着荣鹏飞,姜亮道:“荣局这件事是真的?您要去省厅了?”其实最近关于荣鹏飞上调去省厅的传言沸沸扬扬,只不过没有证实罢了。
荣脾飞点了点头。
开玩笑也要分清对象,如果杜天野和苏小红之间没有任何事,开开玩笑还行,可是如果他们之间有了那么点暧昧,有些话就不能乱说了,张扬发现了这件事之后和-图-书,马上就开始留意,将心比心啊,如果杜天野当着众人的面开他和秦清的玩笑,他肯定也不好受。张扬笑道:“杜书记,您要是真感到失落,要不我从南锡再调回来,不过有个前提,你得把我这个副厅给解决了。”他是故意这样说,明知不可能,目的只是为了活跃气氛,同时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化解刚才带给杜天野和苏小红的尴尬。
荣鹏飞道:“你这酒量是总理级的,你怕谁啊?”他向秦清道:“秦市长,一起去吧。”
张扬愣了,谁这么神通?找自己居然把电话打到了荣鹏飞那里?难道是杜天野?张扬接过电话,电话中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张扬,真的是你吗?”
一群人马上哄了起来,徐雅蓓不禁笑道:“哥,你这个条件太有诱惑力了,我看张扬准保要过来。”
不过秦清没想到今晚自己不是唯一的那朵红花,他们来到汉江烧烤,进门就遇到了刚刚来到这里的徐雅蓓和海兰。她们两个逛了一下午,徐雅蓓提议来这边吃饭,想不到遇到了张扬。
张扬出门之后方才道:“柳阿姨,怎么是您?找我有事吗?”
遇到了姜亮这帮人,酒肯定是要喝到尽兴,徐亚威道:“趁着大家都在,我提前天说一件事儿。”
张扬道:“一起去吧,我们一帮大老爷们在一起喝酒挺没劲的,秦市长这朵红花刚好陪衬陪衬我们这些绿叶。”
他们一起来到日月厅,姜亮、杜宇峰、秦白都在,秦白看到姐姐也过来了,惊喜道:“姐,你也来了!”
徐亚威笑道:“就这么定了,我给你找一漂亮日本姑娘当伴娘!”
杜天野笑道:“你小子怎么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呢?副厅?你才刚刚搞定正处,踏踏实实干几年吧,知足吧,你这么年轻就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咱们全中国像你这种年轻有为的干部也不多见。”
老板李承乾看到张扬来了,慌忙迎了出来:“张主任,您可是稀客啊!听说您去南锡高就了,今天荣归故里!”
张扬道:“我都二十七了!二十七才是正处,人家林元帅,十九岁就当将军了。”
柳玉莹这才将自己如何找到张扬的经过说了,含泪道:“这下好了,小新有救了,张扬答应我,他明天上午就来东江。”
秦清格格笑道:“我也信!”
秦清忍不住笑了:“怎么说都是你的道理,好,我去坐坐,反正那儿离我家也不远。”秦清说的是实话,汉江烧烤距离她家步行只不过是十多分钟的路程,主要是她也想和张扬多呆一会儿。
姜亮道:“那真要恭喜荣局了。”嘴上说着恭喜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能够遇到一位重视自己的领导很不容易,听说荣鹏飞要走,姜亮心中产生失落是难免的,杜宇峰和秦白也是一样。然而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升迁对荣鹏飞来说是早晚的事情,作为部属他们虽然不舍,可是仍然要恭喜这位领导。
姜亮忙着去安排,汉江烤肉,不仅仅只有烤肉,东北菜做得也是相当的地道,李承乾知道这些都是贵客,今晚也是卯足了劲儿,亲自下厨去做菜。
柳玉莹将自己的所在向张扬说了,又嘱咐张扬一定要早点来,这才挂上了电话,柳玉莹刚刚放下电话,宋怀明就走了进来,他刚从儿科病房过来,柳玉莹看到丈夫,有些激动地握住他的手道:“怀明,我找到张扬了!”
秦清道:“看来我们要恭喜荣局长了。”
徐亚威道:“我之所以提前说这件事,是因为你们都是大忙人,五一节又是个结婚的高峰时期,我现在通知是要确保你们全都能到场。”
荣鹏飞对江城是不舍的http://www•hetushu.com,他在江城任职期间,取得了不小的成绩,而这些成绩的取得和这些部下的全力支持是分不开的,荣鹏飞道:“无论我们到哪一个工作岗位,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自己的职责,做工作要对得起人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宋怀明对张扬的医术是了解的,听说张扬要来,心中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低声道:“张扬最近也遇到了不少事情,玉莹,也许咱们不该麻烦他。”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这厮耳朵太贼了,就算杜天野和苏小红掩饰的再好,可他们突然加快的心跳还是露出了马脚,张大官人心中这个诧异啊,不会吧,苏小红当真和杜天野勾搭上了?他仔细一琢磨,就算勾搭上也没啥奇怪的地方,一个是痴男,一个是怨女,两人都属于干柴烈火那种级别的,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存在着相当的空虚和寂寞,要是彼此安慰一下也算正常。
苏小红道:“你们好好喝,喝一顿少一顿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有实力接下这个摊子的人并不多,杜天野也只是随口说说,大家都是朋友,将烦心事说出来,心头的压力会减轻一些。
荣鹏飞看了张扬一眼:“张扬,这次打算在江城呆多久啊?”
杜天野虽然刚刚收到消息,可是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已经进行了几天,杜天野端起酒杯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送走了秦市长,送走了张扬,现在又要送走鹏飞同志了。”
张扬道:“他们怎么知道我在?”
秦清喝了几杯酒先告辞离去,有秦白在场,自然不用张扬送她。
几个人都把目光望向他,杜天野道:“我刚听说一件事,咱们公安厅王厅长因病辞职了。”他说完,一双眼睛就看着荣鹏飞,今晚在场的几个人对平海的干部结构都很清楚,这次南锡的重大贪污违纪案,王均瑶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人物,而王伯行正是她的大哥,就算没有证据表明王伯行有任何的贪污行为,但是王伯行在很多的问题上也无法交代清楚,中纪委工作组的人和王伯行谈话之后,王伯行很快就生病辞职。王伯行是平海省常委平海省公安厅厅长,按照他的年龄本应该还有两个月,现在提前退下来,没有人会感到意外。历史证明,任何干部倒下去之后,很快就会淡出人们的视线,大多数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官员们所关注的是,到底谁会接替他的位置?
张扬道:“不用,姜亮他们安排好了。”
荣鹏飞哈哈大笑道:“今天来鱼米之乡之前约我吃饭,我告诉他们的,他们几个说好了在那边摆好了第二场,专等我把你请过去。”
柳玉莹道:“怀明,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小新这么多天还是低烧,这些医生说得轻松,可是他们的治疗方法根本不顶用,除了张扬,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今晚聚在一起吃饭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张扬,看到张扬总算恢复了些许的生气,昔日的精气神渐渐回到了他的身上,每个人都感到由衷的高兴。
张扬道:“成,我会帮你留意。”
杜天野笑道:“混账话,我拦着你的前程了吗?”
荣鹏飞笑道:“你别一口一个叔叔,不怕把我给喊老了?”
没人开口回答张扬的问题,可是每个人都用肯定的眼光给予了回答。
秦清微笑道:“还是别称呼官职,这样显得挺生分的,过去我经常看你主持的节目。”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恭喜,看来今晚咱们这里是双喜临门!”
什么叫做贼心虚,这公母俩就是,杜天野和苏小红心知肚明,他们两人之间的那点事儿应该没人知和图书道,自从那一夜狂乱过后,两人全都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彼此之间的相处还算正常,平时以朋友相称,两人都是成年人,都很理智的面对这件事,都将这件事视为一次美丽的错误,可张扬无意中的一句话,却让两人的内心怦怦直跳。
荣鹏飞率先点了点头道:“好,我一定过来参加你的婚礼。”
苏小红也啐道:“张扬,你别瞎说八道,我可不敢和杜书记相提并论,千万别影响他的光辉形象。”
张扬道:“明天就走,南锡一摊事等着我去做呢。”
张扬马上就听出是柳玉莹的声音,他慌忙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难怪柳玉莹会找到自己,宋怀明夫妇和荣鹏飞一家私交很好,柳玉莹给荣鹏飞打电话,只是让他帮忙找张扬,却想不到事情很巧,荣鹏飞恰巧和张扬在一起喝酒。
张扬道:“在你们心中,我就这么好色?”
荣鹏飞笑道:“你从来都是拿着不是当理说……”话还没说完呢,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嗯了两声,却把手机递给张扬道:“找你的!”
凉菜刚刚上来,徐亚威就赶到了,他不是自己来的,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未婚妻,日本女孩子藤原美纱,长得很清秀,中国话也说得很流利。
这群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主要的话题还是离不开工作,杜天野现在需要面对的问题不少,这次南锡以徐光然为首的利益集团落马,对江城也有一定的波及,人事上的变动只是其一,还有一个让杜天野很头疼的事情,王均瑶在清台山投资的国际娱乐影视城,因为王均瑶的突然死亡,投资项目顿时搁置,现在各方面的建设已经进行到了中途,不可能就此扔在那里,任其烂尾,杜天野作为江城的第一领导人,必须解决影视城的后续问题,席间,他提起了这件事,感叹道:“王均瑶投资的这座现代化影视娱乐城,无论规模还是投资额都开创平海的历史先河,抛开王均瑶的个人问题不谈,如果这个项目建成之后,我们围绕清台山打造的旅游文化一条龙,就基本上成形,可现在她的死让一切成为了未知,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忙着这件事,大家如果遇到有兴趣投资这方面的商人,可以介绍给我。”
柳玉莹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总算找到你了,这几天打你电话总是打不通,我都快急死了。”
海兰也是笑盈盈看着张扬。
姜亮和杜宇峰本身就在江城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扬道:“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保养的真好,越来越年轻,上次见你的时候感觉像二十五六岁,这次见你感觉就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水蜜桃似的,看得我都想张嘴啃一口。”
“甘罗还十二岁拜相呢?换成现在就是国家总理,你有那本事吗?”
李承乾道:“回头我给你们送几个拿手的好菜。”
张大官人心说这个巧啊,乐呵呵走了过去:“哟,真是巧啊,你们也来这里吃饭?”
苏小红把家传的美酒又拿来了一坛,酒坛打开之后,满室皆香,张扬用力吸了吸鼻子道:“闻到这酒香,我肚子里的酒虫全都兴奋起来了,只可惜这酒只怕没几坛了吧?”
秦清有些受不了苏小红这样的恭维,她淡然笑道:“可能是江南水土好的缘故,这两年皮肤好了一些。”
海兰看到张扬,又看到秦清,马上猜到了怎么回事儿,她微笑道:“我刚从香港过来,和雅蓓一起逛街,走到这里于是就进来吃饭了。”
秦清微笑道:“岚山是改革开放之后才发展起来的新型城市,在城市规划建设上有着一定的优势,不过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每个城市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
张扬笑道:“www.hetushu.com出去这么久,整天就是想你这里的烤肉,在别的地方都吃不出这种味道。”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我去接秦市长了,路上塞车所以来晚了。不过这事应该怪你,江城每到这个时间路上塞车严重,你们的交通疏导是不是有问题?”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这世道当君子也不容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只不过想当一个君子,却被你们误会我好色,天地良心,我跟谁说理去?”
所有人一起响应。
所有人把目光都望向徐亚威,徐亚威牵住藤原美纱的手道:“我和美纱决定结婚了,就在今年的五一节。”
杜天野道:“就算研究出配方,可年份是学不来的,没有几十年的窖藏,出不来这种味道。”
荣鹏飞道:“老城区,道路本来就狭窄,城区道路拓宽工程正在进行,很多路段出现了卡脖子,所以这段时间的塞车现象特别严重,不过很快就会有所改善,整个城区的道路改建三月底就会全部完成。”
秦清笑了笑和弟弟坐在了一起,徐雅蓓道:“今天这么多人啊,早知道我把我哥也叫来了。”
苏小红和他开玩笑开惯了,格格笑了起来,她也听说顾佳彤的事情了,知道这件事对张扬的打击不小,不过看来张扬应该把最痛苦的时候扛过去了,作为朋友,苏小红还是感到欣慰的,苏小红向秦清道:“秦市长好,很久没有见您回来江城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荣鹏飞也没有必要继续否认下去,他点了点头道:“不错,已经确定下来了,节后不久我会去省厅工作。”
离开鱼米之乡的时候,才是晚上八点钟,杜天野先走了,荣鹏飞向张扬道:“别急着走,姜亮他们都在汉江烧烤等着呢。”
苏小红也跟着举起了杯子。
苏小红道:“不用担心,酒厂的刘金城找我要了些样本过去,说是研究酒的配方,现在初步配方已经出来了,据说改良之后,酒的味道能酿个八九不离十。”
秦清道:“春节好不容易有了几天假期,特地同来看看家人,明天就要回去了。”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秦市长说得对,江城是座老工业城市,过去的城区规划建设已经不能适应当今社会的发展,和江城相比,岚山这样的新型城市更有优势。”
秦清笑着点头,那时候,她还在江城担任团市委书记。一晃多年过去,如今她已经成为岚山市市长,而海兰也去了香港,成为香港天空卫视的红牌主持,秦清道:“我应该比你大,叫我清姐吧!”其实秦清没必要这样说,可当着张扬的面说出这句话,多少有了几分耐人寻味的含义,别人自然觉察不到什么,可张扬心中却激荡了起来,秦清该不是故意用这种方式告诉他,她已经接受了海兰?
徐亚威倒是豁达,他呵呵笑道:“怕啥,都是自己哥们,熟悉了就好。”说完他又冲着荣鹏飞笑了笑道:“荣叔叔,我这话没包括您在内。”
徐亚威道:“我倒是想管您叫声荣哥,可我们家老爷子不愿意啊,他跟您称兄道弟,我再管您叫哥,这辈分不是全乱了吗?”
张扬道:“这两天不停地喝,您真把我当成酒囊饭袋了。”
海兰道:“秦市长还记得吗?过去我在江城电视台的时候,曾经给您做过一期专访。”
张扬道:“大吉大利,红姐,这大过年的你这么说可不对啊!”
张扬笑道:“成啊,到底是当船长的,连找对象都跨出国门了。”
苏小红陪着他们前往水晶阁就坐,虽然是杜天野请客,可杜天野却比他们来得要晚,市委书记毕竟有太多事要忙。公安局长荣鹏飞是最早抵达的一个,他正坐在房间里喝茶,苏和_图_书强陪着他,看到张扬和秦清进来,荣鹏飞不禁叫苦道:“说好了五点半,我来了二十多分钟了,你们才到,杜书记做东,他到现在还没露面。”
王伯行的位置应该没有太多的疑问,之前高仲和从云安省调来平海,就是为了接他的班,在云安省的时候,工作成绩突出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和省委书记乔振梁的私交很好,深得乔书记的信任。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别这么伤感,不是还有红姐留在江城根据地陪你吗?”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苏小红这种见惯场面的人都被他说得脸红了起来,杜天野气得瞪圆了双眼:“你小子就是狗嘴吐不出来象牙!”
柳玉莹又叹了口气道:“小新生下来几天了,可是始终低烧不退,身上黄疸很严重,医生治疗了几天仍然不见好转,我……我都要吓死了……”说着说着柳玉莹抽泣起来。
张扬一听才知道柳玉莹找他却是为了她和宋怀明儿子的事情,他轻声道:“柳阿姨,你别着急,这么着,我明天上午就去东江,我去看看宝宝。”
张大官人却明白其中的关键,有了自己教她的内功养生,再加上自己的滋润,皮肤不好才怪。苏小红保养的虽然也算不错,可是跟秦清相比明显有了差距,她刚才对秦清的恭维并没有任何夸张之处,秦清的皮肤细腻如同牛乳,白里透红,就算是二八少女也没有她这样的状态,平海政坛第一美女的称号可不是凭空得来的。
张扬安慰她道:“柳阿姨,您别着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只管对我说,我看看能不能帮您解决。”
海兰对于秦清自然是不会排斥的,在她心中,她从未排斥过张扬身边的任何一个女孩子,这和她的经历有关。
此时杜天野推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连连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遇到点事情,所以来晚了。”他和秦清打了个招呼,在荣鹏飞旁边坐下了,微笑道:“今晚咱们都是自己人,进了这间屋子,谁也别把自己当成领导,就是朋友间喝喝酒,聊聊天。”
张扬道:“你把他叫来啊,过年了,大家伙刚好聚一聚,热闹一下。”
宋怀明点了点头,张扬过来也好,借着这次他过来的机会,自己要好好和他谈一谈。不仅仅为了自己刚刚出世的儿子,也为了他远在美国的女儿。
徐亚威喝了这杯酒,抢着帮所有的人把酒满上,他举杯道:“荣局,我刚听我爸说您要升职了!”
柳玉莹道:“我一直在找你,可是你手机打不通,后来听说你去了江城,所以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荣鹏飞打了个电话,想不到真的找到了你。”
苏小红看到张扬的那辆皮卡车来到酒店停车场,就赶紧迎了过去,张扬推开车门向苏小红笑道:“红姐,一段时间不见,真是出落得越发标致了。”
杜天野却说:“还是有些道理的。”
李承乾道:“好,那我请客。”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看着你们一个个离开,我这心底真的有些不是滋味。”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藤原美纱很容易脸红,听张扬开她的玩笑,脸顿时红了起来,徐雅蓓很维护这个未来嫂子,马上抗议道:“张扬,我嫂子面皮薄,你别开她玩笑。”
张大官人被杜天野抢白了一通,他端起酒杯道:“那啥,工作能力我不敢说,要是以酒量论官职的话,给我甘罗的位置我也能胜任。”
徐雅蓓认识荣鹏飞,上前叫了一声荣叔叔,她是从父亲的那边出发这么称呼。
杜天野再次确认道:“不是传言,我已经接到了省里的电话,并确认了这件事,省组织部很快就会找你谈话。说实话,我是真不舍得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