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3章 工作与生活

乔振梁笑着站起身来:“走,我给你们烤全羊吃。”
乔振梁道:“美国方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不过免除责任的同时也意味着这次的功劳无法记在你的头上。”
张扬道:“乔书记谢谢您!”
乔振梁的这番话让张扬的内心深处感到热乎乎的,身为省委书记能够以长者的口吻说出这番话,足见乔振梁对自己的厚爱,无论乔振梁是不是处于所谓的政治目的,是不是为了收买人心,至少此刻他对自己的关切是实实在在的。
乔鹏举道:“刚才那司机说得不清楚,说东西是你帮人捎来的,谁啊?”原来宋怀明的司机帮忙把那些鸡羊送了过去,可说得不清楚,张扬本来是把钟长胜的名字告诉他的,可到了乔家,司机把钟长胜的名字就给忘了。
听说乔老牵挂着自己,张扬的内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乔老的身体好吗?”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有什么不平衡,你就算当了总统一样也逃脱不了被我欺压的命运。”
乔振梁道:“好了,你们先准备,我带张扬去楼上说点事情。”
乔梦媛的脸色稍嫌苍白,终于她也笑了,她的笑容宛如一缕阳光扫去了俏脸上的所有阴霾,轻声招呼道:“嗨!你来了!”语气虽然平淡,可是其中却包含着对张扬的深深关切。
秦清第二天一早就先行离开前往岚山,张扬还要在这里多留一天,他去餐厅吃早点的时候,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专程过来见他。
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乔梦媛和母亲孟传美已经回来了,乔梦媛的目光扫过张扬面庞的时候,秋水般的明眸就定在了那里,张扬也看着她,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乔振梁对张扬的确很欣赏。不仅仅因为他在这次南锡政治事件中的突出表现,也不是因为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出类拔萃的书法,他欣赏张扬骨子里的顽强,这种永不服输,勇于担当的精神在年轻一辈的身上已经很少看到。
张扬这才明白,王均瑶死后,她拍下的老体育场地块自然也搁置在那里,乔鹏举当初就对这一地块充满了兴趣。现在刚好有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虽然何长安愿意支持乔鹏举,可乔鹏举还是有自己的打算,他看到妹妹乔梦媛在江城的南林寺商业广场搞得如此成功,于是动了心思,想要复制妹妹的模式,乔梦媛也就成了大哥合作的首选。
乔鹏举笑道:“我们家老爷子看你送了这么多东西,觉着过意不去,让你跟我回家吃饭。”
乔梦媛小声道:“平安符,或许能够带给你一些庇护。”
张扬笑着和时季昌、乔振红夫妇打了个招呼。
任文斌的话虽然说得很诚恳,但是张扬并不会被这些商人的漂亮话所迷惑,商者以利为先,如果不是看到长期的利益,他们绝不会平白无故的付出,在和商人的相处中,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秦清俏脸微红,突然张开嘴唇,在张扬的胸膛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俏脸贴在他宽阔温暖的胸膛之上,小声道:“张扬,自从这次的变故之后,我忽然对政治失去了兴趣,如果可能,我宁愿在你的身边当一个小女人,再不想在政坛上辛辛苦苦的打拼下去。”
张扬马上表态道:“乔书记,我回南锡之后,马上开始努力工作,一定要把这次的省运会办好,一定不会让领导和平海省的老百姓失望。”
张扬道:“常凌峰也是这么看,他说自己的这个大哥志向远大,不会在经济上栽跟头。”
可现在张扬执意不收,任文斌也没有办法,他转而退求其次道:“张主任,我和董事长商量后决定,今年的省运会,我们南洋国际方面会提供全面赞助,以支持张主http://www•hetushu•com任的工作。”
张大官人低声道:“好紧!真想把我的腰给夹断了。”
秦清笑道:“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断获得提升,而你始终比我低那么一头,你这个大男子主义的家伙,心理会不会产生不平衡?”
“好!”
乔振梁牵着他的手,转向时季昌和乔振红道:“时维的父母你应该见过吧?”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难得他还想着我们家。”其实乔鹏举对钟长胜也是有感情的,从他小时候起,钟长胜就在他爷爷身边负责安全工作,过去没少带着他们几个小辈玩耍,钟长胜被逐之后,他也找到爷爷说情。不过乔老的脾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所以钟长胜再想回去担任乔老的警卫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省委书记乔振梁在会议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对高仲和进行了提名,他表情郑重道:“今年我们的常委班子将面临新老更替,除了伯行同志因病离休之外,我们中还有几位老同志即将到点,今年的党代会上将完成这次新老更替。”
张扬道:“丢了,我还没来得及补办,明天一早我就去办理。”
张扬当然明白乔振梁的意思,他恭敬道:“乔书记,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情。”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今年的党代会之后,平海的政坛将重新洗牌,就算没有王均瑶的事情牵累,王伯行今年也必然到点,和他一样要面临退下来的还有宣传部长陈平潮、纪委书记曾来州、省政协主席隋光来,这些空出的职位必将成为平海省内官员追逐的目标。
乔振梁和他握了握手,又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道:“张扬啊,我让你过来。就是想专程在你的面前说声谢谢!”这句话包含的意义很丰富,老乔同志不可能为了谢张扬给他送鸡羊过来,他是感谢张扬勇闯美国,找到了徐光然等腐败官员的犯罪证据,并将南锡的那帮腐败官僚一网打尽。
乔振梁知道张扬来到后首先前往医院探望柳玉莹,就已经猜到他这次为了宋怀明的儿子治病而来。
张扬回到南国山庄,夜半时分带着一股寒气从窗口溜到了隔壁秦清的房间,这厮拉开秦清的被子,钻入了温暖的被窝内,秦清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拧开床头灯,看到张扬笑眯眯的面庞,轻声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张扬道:“无所谓!”
乔振梁道:“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是一定的,回头把车全都放在这里,我让司机送你们。现在,谁也别找借口,来到我这里就要开心高兴,工作上已经够紧绷绷的了,生活中要的就是放松,你们年轻人更要懂得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张扬搂住她道:“你的领导能力有目共睹,岚山开发区能有今天的繁荣,全都是因为你的努力,我可不想因为我,而让党和人民损失了一个好干部。”
任文斌笑道:“张主任哪里话,这件事跟您有什么关系,我们南洋国际之所以能在南锡顺利开业,全都是张主任帮忙,南洋国际的事情对我们集团并没有构成任何的损失,我这次来找您,就是想把那笔钱退还出来,我和胡小姐谈过几次,她坚持不收,所以我只能找您了。”
张扬心中一暖,将平安符收好了。
时维柳眉倒竖:“切!”
乔梦媛将一个黄色的布袋悄悄递给张扬,张扬接了过去:“什么?”
张扬微微一笑没说话。
乔振梁想和张扬单独谈论的事情正是徐光然一案,他让张扬在书房的沙发上坐下,话题却首先从宋怀明夫妇说起,微笑道:“宋省长儿子的情况怎么样?”
来到乔家,首先闻到了一股烟火气,走入院子里,看到时维和郭志江两人在那里引燃木炭,hetushu.com两人显然都不在行,眼睛被烟熏火燎的通红,时维更是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刚巧张扬这会儿过来了,她也知道张扬新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这次前所未有的没有恶言相向,朝张扬笑了笑,很客气的说道:“张扬来了!”笑归笑,脸上的泪水却还是哗哗的流。
郭志江站起身,也是一脸的泪,他一边擦眼睛一边道:“张扬来了,乔书记提议晚上吃烤全羊。我们俩负责生火。”
大家都笑了起来。
秦清道:“我和常凌空共事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对这个人还算是有些了解,他属于典型的政客,有能力,有野心,头脑冷静,懂得保护自己,我看他的眼光要比徐光然远大,为了利益而牺牲个人前程的事情他不会做。”
“我对你有信心!”
秦清娇滴滴道:“我不想逃脱,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女人,你的女人……”夜色瞬间因为秦清的这句话儿燃烧了起来。
纪委书记方面的第一人选是刘艳红,纪委书记曾来州私下里已经向乔振梁推荐过这个继任人选,自从南锡徐光然贪污腐败案发生之后,曾来州心中越发萌生退意,搞了一辈子的纪委工作,他身心俱疲,平海这些年接连出现了干部违纪事件,而且影响之大牵连之广让人震惊,曾来州身为纪委书记也感到颜面无光,他恨不能现在就把权力交出去,自己已经老了,现在的政坛是属于年轻人的。
郭志江的脸更红了:“咱们男同志应该让女同志不是吗?”
乔振梁烤全羊的手艺的确称得上专业,每个人吃得都是赞不绝口,围着炭火吃全羊,真是别有风味,乔鹏举弄了几个不绣钢茶杯,在里面倒上茅台,将其中一杯交给了张扬,在场的所有男士每人一杯,不过酒倒得有多有少,乔振梁的那杯最少,堪堪盖住杯底,因为他有糖尿病,喝酒从来都是象征性的。
躺在张扬的怀中,秦清帮他分析了南锡的政治现状,秦清认为他并不适合马上就回到南锡开展工作,南锡虽然确定了李长宇为首的领导班子,可是针对徐光然贪污腐败集团的调查仍然没有结束,中纪委和省纪委工作组的人依然在南锡进行工作。
时季昌对自己的女儿当然了解,他斥道:“时维,你别逼小郭,开车当然不能喝酒。”这次他和妻子来东江,一来是探望乔振梁,二来是为了见见女儿的这个男朋友,郭志江为人还是比较谦和老实的,可时维对他整天呼来喝去,连她的父母也看不过去了。乔振红道:“时维,你就会欺负小郭。”
乔振梁站起身,来到张扬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低声道:“张扬,节哀顺变。”乔振梁何许人也,他当然明白这次的事情根源在哪里,张扬已经公开承认顾佳彤就是他的未婚妻,而且以妻子之礼相待,这小子看似玩世不恭,可事实上却相当的重感情,这也让乔振梁极为欣赏。乔振梁道:“张扬,在我心中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一直都将你当成子侄一般对待,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不会轻易在挫折面前倒下。”
张扬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儿,乔振梁倒是能折腾,在自家院子里烤起全羊来了。
张扬道:“胡小姐和何小姐的广告公司愿意为欢颜承担责任,这件事咱们就不需要争论了,任总,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接受这个解决方法。”
秦清小声笑道:“你不是常说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乔振梁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工作上的事情不用着急,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拥有一个良好的状态才能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去。我所说的状态不仅是生理状态,还有心理状态哦!”
张大官人忍和-图-书不住调侃起她来了:“时维,你别这么激动,见到我哭成这个样子,这让小郭怎么想?”
张扬认为秦清的话很有道理,在政治修为方面,秦清一直都要超出他许多,张扬轻抚秦清的秀发道:“徐光然这次下马会不会对常凌空造成一些影响?”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还好,他老人家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修心养性保养身体。”他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话题回到了工作上:“张扬,南锡的政坛经过这次的风波,可谓是深受创伤,你们南锡的这帮干部群体,首先面对的事情就是要重新树立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我想过,这次的省运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于改善南锡市的政治面貌和城市形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你身为南锡市体委主任,肩头的担子可不轻呐!”
“啊!”剧烈地冲击让秦清忍不住叫出声来,一双雪白的玉臂紧紧搂住了张扬的脖子,樱唇轻启,主动奉上,两片丹朱任君恣意品尝。
乔鹏举笑道:“你不是正处了吗?南锡市体委主任有专车啊!”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因为乔鹏举坐在驾驶席上,他只能选副驾坐了,乔鹏举对张扬的这辆皮卡车赞不绝口:“这皮卡车的性能真是不错,外观却不起眼,你小子真是懂得生活啊。”
乔梦媛笑道:“张扬,看到了没有,郭志江的境界比你高多了!”
乔振梁道:“前两天我抽空去了趟北京。一来要向中纪委解释南锡的事情。二来去看了一下我的父亲,老人家还提起你,他说如果你去北京,一定不要忘记去见见他。”
乔梦媛又道:“你手机始终打不通。”
张扬笑道:“钟长胜!”他把途中遇到钟长胜的经过向乔鹏举说了。
张扬笑了起来,平安这个字眼包含着太多的意义,其实平安就好,何必要求的太多。他轻声道:“愿我们所有人都平平安安,人活在这世上并不容易。”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轻声道:“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这就意味着,南锡的政治局面并不稳定,秦清觉着张扬就算回到南锡也应该暂时按兵不动,等到政局稳定之后,再展开工作。以张扬的性情,他应该不会甘心当一个看客,秦清提醒他在目前敏感的时期,尽量不要趟南锡的浑水。
平海省委春节后的这场常委会气氛依旧凝重,南锡的这场政治风暴,不但让南锡的政局发生了根奉性的改变,也触动了平海上层,让平海常委内部发生了变动,王伯行因病离职,公安厅厅长的位置由原副厅长高仲和顶上,他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省常委人选,今天的常委会上,高仲和被点名列席。
张扬跟着乔振梁来到了书房内,从进门起,他就没有看到乔梦媛和这家的女主人孟传美,想必这母女俩不知躲到哪里去念佛了。
秦清点了点头道:“我一直都以为,在这个世界上男女应该是真正平等的,其中就包括在政治上,可是真正处在这体制之中,才发现政治上的险恶并不适合女人,我现在的位置已经足够高了,就算有更进一步的机会,我也不敢尝试,高处不胜寒,以我的心理状态和个人能力,我对自己没信心。”
乔家来了不少人,时维的父母时季昌和乔振红也来了。
因为南锡南洋国际的事情,张扬对任文斌、李光南方面始终都有些歉意,此次见到任文斌,他不由得旧事重提,叹了口气道:“任总,这阵子我始终太忙,一直没有机会针对南洋国际的事情向你们表示歉意,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任文斌只能点了点头,其实广告展示屏从楼上摔下,他们酒店方也不是没有责任,虽然工程方是欢颜广告公司,可他们酒店也承担着检查验收的http://www.hetushu.com责任,如果他们当初验收检查认真一点,上次的事故也会避免。任文斌心知肚明,就算没有他们任何的责任,他们也不好意思让张扬来承担责任,他们在南锡经商,自然关注南锡发生的这场政坛变动,具体的内情他们不甚清楚,可是他们知道现在南锡的市委书记是李长宇,张扬和李长宇的关系十分密切,外界有很多传言,早在春阳的时候,张扬就是李长宇的干儿子,这件事也让张扬颇感无奈,本来妹妹赵静是李长宇的干女儿,传来传去,自己也成了李长宇的干儿子。李长宇的上位,让任文斌和李光南更加感觉到张扬这个关系必须要处好,所以胡茵茹广告公司主动的那笔钱反而成了烫手山芋,任文斌和李光南商量之后,感到这笔钱不能收,必须要想办法退给胡茵茹才好。
“身为投资南锡的商人,我们本来就是南锡的一份子,为南锡出点力也是应该的。”
张扬道:“还好,只是先天不足,调养几天就会恢复正常。”
秦清抱紧了他,柔声道:“还没回答我!”
张扬道:“没有,我总觉着你的性格,并不甘心依附在我身边。”
张扬和乔梦媛站得相对较远,乔梦媛用眼角偷偷看了看张扬的侧脸,发现他的确瘦了,这让他的轮廓比起过去显得更加的坚毅分明,张扬道:“乔书记看来很在行啊。”
秦清有些好奇道:“怎么突然那么关心他的事情?”
张扬笑了起来。
一句话把乔梦媛说得脸红心跳,她皱了皱秀眉,小声嗔道:“那怎么一样?”
秦清笑道:“你害怕我整日缠着你吧。”
乔梦媛要了半杯,她和张扬碰了碰酒杯:“祝你……”想了想方才道:“平安!”
夜已深,两个灼热的身体仍然缠绵在一起,他们相拥相偎,久久无法入睡。
张扬微笑道:“谢谢任总,请转达我时李董事长的谢意,举办省运会肯定少不了要麻烦你们。”
门外忽然响起时维的声音:“大舅,火生好了,您不是要亲手烤全羊吗?”
乔梦媛对他的这句话并没有任何异议,抿了一小口酒,却听到那边时维又教训起郭志江来了:“你是不是男人啊?别人都喝,你怕什么?”
张扬来到她们母女俩的面前,首先跟孟传美打了个招呼,孟传美淡然笑道:“张扬来了,你们玩。我出去了一天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
张扬低声将分开后的事情说了,一边说话,一边将秦清剥了个干干净净,秦清象征性的推挡了两下,就已经彻底展开了娇躯,感受着那灼热坚挺的部分一点点侵入了自己的娇躯,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缠住了张扬。
乔梦媛微笑道:“不是看来,是本来就很在行,我爸过去在内蒙生活过三年,烤全羊,酿造马奶酒,制作奶酪,牧民会的东西,他基本上都会。”
张扬赶紧快步上前,人家是省委书记,自己有必要表现出起码的尊重:“乔书记新年好!”
乔梦媛的美眸望向熊熊燃烧的火焰,低声道:“如果时间能够调整好,我和你一起过去。”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乔振梁在家里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慈父,从这一点上来说,乔振梁很懂得生活,他知道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张扬笑道:“我本以为常凌空和徐光然案可能有牵扯,如果那样,他的位子就坐不住了,你岂不是就有机会更进一步,我也就理所当然的可以干市长了。”
乔振梁道:“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心中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只管对我说,我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了,也许能够给你一些帮助。”
时维听到这句话,马上知道这厮死性不改,张口骂道:“你脸皮真厚,我是被烟熏得,见你有什么好激动的?”
乔振梁亲自和图书烤羊,他有过在内蒙生活的经历,烤全羊极为拿手,家里也有烤全羊的全套工具,钟长胜送来的这头羊有二十斤,乔振梁让儿子帮忙把全羊架在炭火上,一群人都围在院子里看乔书记的表现。
张扬道:“最近我深刻学习了毛老爷子的论持久战,我决定要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张扬微微一怔,他诧异的看着乔梦媛,她还从没有对自己这么主动过。
时维道:“谁欺负他了?张扬也开车啊,他怎么敢喝?”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说完之后,他又道:“张扬,明天上午十点以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扬听到这话,不免有些尴尬,这丫头也真是,她和郭志江的事儿干嘛把自己又牵连进去,张扬咳嗽了一声道:“我脸皮厚,郭志江面子薄。”
乔振梁感叹道:“宋省长老来得了,对这个孩子肯定是极其珍视,你要尽力帮忙啊。”话锋一转已经回到了徐光然一案上,乔振梁道:“你从美国带来的那些证据起到了关键作用,根据那些证据,我们目前已经查实参与贪污腐败案的官员共计22人,中央纪委和省纪委工作组正在紧张的处理这件事。”
乔振梁、时季昌、乔振红都在客厅坐着看电视呢,看到张扬走进来,乔振梁笑着走了过去,向张扬伸出手去。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孟传美的为人十分的了解,孟传美一心礼佛,对于人情世故都没有太多的兴趣,和性情和蔼外向的乔振梁恰恰处于两个极端。张扬甚至想过孟传美过去一定有过什么变故,方才让她的性情变成了这样,信佛也许只是她的一种寄托。
张扬道:“我不一直也让着你吗?”
张扬离开的时候,宋怀明亲自把他送出门外,张扬道:“宋叔叔别送了,明天我再过来一趟,给小新送点药物。”
按照常委们的看法,这些职位应该没有太多的悬念,宣传部长方面呼声最高的是现任宣传部副部长肖元平,他是顾允知离休前指定的干部,自从他担任省台台长,宣传部副部长之后,平海的宣传工作搞得有声有色,现任省委书记乔振梁也多次肯定了他的工作,他接班应该是众望所归。
他既然发话了,郭志江自然不敢不喝,挑选了一个少点的杯子,主动走过来和张扬碰杯,张扬笑着跟他打趣道:“郭志江,你是人民解放军啊,应该一不怕苦而不怕死,怎么对她这么怕啊?”
张扬淡淡笑了笑道:“谁说不起眼,江城和南锡,谁看到这皮卡车都知道是我来了,我正打算换辆车呢。”
张扬的手勾住她的纤腰,让她温软的娇躯贴紧了自己,低声道:“外面好冷,给我暖暖身子。”
张扬来到客厅内才发现有那么多人在,不免感到有些拘谨,今天老乔是家人聚会啊,自己这个外人前来好像有些不合适吧。
“后天回南锡吧,东江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
张扬道:“算得上是无心插柳吧!”他说的是实话,这次前往美国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顾佳彤,在张扬的心底深处,唐兴生的证据并不重要,徐光然这些人能否落马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顾佳彤的性命,如果顾佳彤可以没事,他宁愿这些人继续逍遥法外,这些心里的话他无法说出来,即便是说出来,也少有人理解。
张扬来到停车场,宋怀明的司机已经把皮卡车开回来了,让张扬意外的是,车内还有一个人跟着过来了,却是乔鹏举,张扬愕然道:“鹏举兄,你怎么来了?”
乔梦媛从张扬的眼神已经意识到他十有八九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俏脸微微一红道:“我大哥让我去看看老体育场地块。”
郭志江当着这么多人被时维训斥,一张脸窘得通红,他结结巴巴道:“我今天开车了,不能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