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4章 别谈感情

张扬马上抗议道:“哪有你这么倒酒的?”
张扬笑了笑站起身来:“没有其他事,我走了,不耽误李书记工作。”
张扬这才将这个人对上号。他笑道:“居然错过了认识的机会。”
张扬听到吴明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厮不是在岚山当市委副书记吗?怎么省里把他弄到了南锡?平级调动,这厮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扬想起吴明过去做过的那些事,知道这厮的人品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期待,不过张扬也没把吴明太当成一回事儿,毕竟他和张立兰的那点事儿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吴明敢惹他不高兴,一定让这厮吃不了兜着走。
他的秘书钟培元正在陪张扬说话,看到宋怀明进来,赶紧为他泡了一杯茶,宋怀明点了点头:“小钟,忙你的去吧。”
张扬道:“别喝了,下午还得开车!”
乔鹏举笑道:“我没那么心急,南锡的政治局面什么时候彻底稳定下来。我才敢着手这件事,这次请梦媛过去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考察。虽然我们是亲兄妹,可想让她投资必须要她先看好这个项目,不然她也不会轻易出钱。”
张扬笑着婉谢了他的好意,他实在不愿和一位长辈继续探讨感情上的问题,更何况宋怀明还是楚嫣然的父亲。
张扬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相信南锡的政治局势很快就能稳定下来。”
张扬没说话,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张扬道:“我又没干啥亏心事儿,为什么不敢回来啊?”
张扬道:“我惹了这么多麻烦,她和外婆一起帮了我很大的忙。”
当天下午三人一起来到了南锡,张扬直接前往南锡市委市政府办公楼,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想和新任市委书记李长宇见个面,想知道自己的工作安排。
张扬道:“我休病假,病假期间出去旅游不算什么过失吧。”
李长宇道:“病假什么时候到期?”
张扬没见过这位新来的纪委书记,进门的时候和马天翼擦肩而过,马天翼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大概是赶着办事,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张扬将一个纸包放在宋怀明的办公桌上,纸包内是他用云参的根须研磨成的干粉,张扬道:“这里面是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物,分成三份,给他冲服,对他的恢复会有很大的好处。”
张扬微微一怔:“哪个马书记?”
张扬笑道:“刚来,听钟秘书聊了点平海的形势。”
曾来州也很吃惊,他在所有常委面前很诚恳的做了自我批评,主动检讨纪检工作的不力,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才不会这样做。在现任常委中,曾来州是资历最老的一个,无论是过去的顾允知,还是乔振梁,一直都给他一些面子,可今天乔振梁的表现让他极其郁闷,自己道歉归道歉,可你乔振梁不该顺水推舟,落井下石,可曾来州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乔振梁对自己的尊敬只是流于表面,官场内的一切情感行为都是为了政治服务,现在自己已经失去了政治价值,乔振梁根本没必要给自己面子,他针对的也不仅仅是自己,他是要让未来的平海政局顺着他的意愿发展。曾来州有些后悔了,他不应该主动提名刘艳红,自己反正都已经要走了,何必多管闲事,正是他对刘艳红的提名让乔振梁不爽,才招来了目前的难堪,政治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人情可讲,尤其是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
张扬知道刘艳红见到自己要么谈公事,要么谈他和楚嫣然之间的感情,这两件事恰恰都是张扬不想提起的,他笑了笑道:“刘书记,我还得赶紧回体委交代点事儿,要不咱们改天再聊?”
曾来州说完,所有常委的目光都转向乔振梁,乔振梁如果在此时表示赞成,就意味着平海省纪委http://www.hetushu.com书记的最终定案,只要省里通过,向上推荐,一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张扬提醒乔鹏举道:“目前这件事还没有最终定论,徐光然等人的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我看你还是应该等等再说。”
张扬道:“我闲了这么久。想上班了。”
乔鹏举道:“你说,咱们之间没必要掖弃藏着。”
张扬来此之前已经预料到宋怀明会问到这个问题,他虽然一直考虑怎样回答,可当宋怀明真的问起的时候,张扬发现这问题并不好回答,自己仍然没有准备好,他干咳了一声,老老实实回答道:“不知道……”
曾来州代表这帮即将退下来的老常委发言,他笑道:“改革开放以来,平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迅速发展,我们虽然在竭力跟上这个时代的脚步,可是岁月不饶人,年龄摆在这里,很多工作已经力不从心,党中央三令五申,我们的干部队伍要年轻化,要让我们的党始终保持新鲜和活力。”
宋怀明抿了抿嘴唇道:“她还好吧?”
张扬叫了声刘书记。
“还好,比过去成熟了,长大了!”
所有人中最为震惊的应该是宋怀明,他本以为刘艳红成为纪委书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毫无意义,可是却突然发生了变故,纪委书记这个位子突然变成了中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刘钊,本来空降干部也是体制中常见的事情,可宋怀明并不这么想,刘钊此人的背景他很清楚,而且他和刘钊和刘艳红都是同期中央党校的学员,刘钊和他一样都得到了乔老的赏识,也同样得到过乔老的提携,因为文国权的缘故,宋怀明和乔老之间渐行渐远,可是刘钊一直都坚定不移的站在乔老的阵营中。宋怀明对这些内幕相当的清楚,他认为刘钊之所以从中纪委来到平海担当纪委书记,乔振梁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在宋怀明看来,乔振梁利用这次党代会的机会,积极培养自身的力量,清除异己,未来的新晋常委多半都由他一手提拔而起,这就决定未来平海的政坛中,只有他乔振梁说了算,自己这个省长的权力会被他进一步削弱。宋怀明的心底感到愤怒,他也感到一种危机,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腐化,他始终坚信这一点,他认为目前政局的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平海真的成为了乔振梁的一言堂,那么平海的未来必将面临重大的危机。
李长宇道:“刚出门那个,我们新来的纪委书记马天翼。”
宋怀明的脸上总算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又懂得什么形势了?”
张扬握着茶杯,礼貌地叫了声宋省长,在工作单位,他从来都是这样称呼宋怀明,从宋怀明一进门,他就看出宋怀明的表情很凝重,看来心情并不是太好。
“谁啊?”
宋怀明的目光打量着张扬,他终于道:“你和嫣然之间有什么打算?”
张扬笑了笑,望着乔鹏举道:“无事献殷勤啊!”
吴明一直在追求刘艳红,刘艳红心知肚明,她对吴明谈不上什么好感也谈不上什么反感,认识久了,还是把吴明当成朋友的,刘艳红笑道:“吴书记,听说你来南锡担任市委副书记,就是一直没有见过你。”
张扬道:“她可不傻,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在从事帮助国内腐败官员洗钱的工作。我看她用来竞拍体育场地块的那笔钱全都是贪官的赃款。把钱弄到国外,洗白之后再投资国内。就光明正大的变成了她自己的财产,还能获得一个爱国商人的名号,何乐而不为?”
张扬来到李长宇办公室的时候,李长宇刚刚和新来的纪委书记马天翼交换完意见。最近南锡市的工作重点就是调查徐光然腐败集团,彻底将和这件事有关的干部清和-图-书除出去。
曾来州对刘艳红一直都不错,他知道宋怀明绝对支持刘艳红成为他的接班人,几次他找到机会在乔振梁面前暗示过这件事,乔振梁并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所以今天曾来州在全体常委面前又提起了这件事。
宋怀明叹了一口气:“无论你们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我只希望,你们都能够好好的,感情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不是全部,你明白吗?”
刘艳红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新任南锡市委副书记吴明朝这边走了过来,吴明其实远远看到张扬本来想回避的。可是看到刘艳红,他又主动走了过来,吴明和张扬之间一直都有梁子。可吴明仔细想了想,自己是市委副书记。副厅级干部,张扬只不过是一个刚提的正处。自己怕他什么?再说了,就算今天躲过去了,以后也不能保证不见面?省里把他调到南锡来工作,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总这么回避也不是事儿。于是吴明主动走了过来,他笑着和刘艳红打了个招呼道:“刘书记,您来了啊!”
张扬点了点头,岔开话题道:“小新怎么样了?”
然而宋怀明又无法提出异议,乔振梁的这一手很漂亮,他抓住了时机,刚才强调平海省纪检工作不力,正是为刘钊的空降做铺垫。
李长宇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们市里又新来了一位党委副书记。”
张扬道:“我今天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件事,对了,先恭喜李叔你荣升李书记,我记得上次这么称呼您还是92年。”
张扬喝了口酒道:“有句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曾来州笑着点了点头,这帮政坛上的老将最擅长的就是掩饰内心的真实感受。
张扬去取车的时候遇到了平海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中纪委的专员蒋明社,两人是来南锡市纪委办事的,刘艳红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张扬,不由得有些惊喜,她让蒋明社先走,自己则留下来和张扬说几句话。
张扬点了点头:“我明白!”
在刘艳红的问题上,宋怀明并不方便多说话,他和刘艳红是同学关系,自从他来到平海之后,他们之间一直都走得很近,也正因为此,外界针对他们的关系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说辞。宋怀明虽然问心无愧,可是人言可畏,甚至连他的妻子柳玉莹对他和刘艳红的关系都颇有微词,他必须要考虑到有可能造成的影响,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他有意无意的也在疏远和刘艳红之间的距离,这种疏远并非表现在工作上,宋怀明是个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的人,工作上他该怎样相处还是怎样相处,只是在工作以外,他尽量避免和刘艳红多做接触,刘艳红也是个极其睿智的女性,她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除了工作以外,很少去找宋怀明。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对宋怀明的支持,在她心中,宋怀明是一个极其完美的形象,她可以为宋怀明做任何事。
乔鹏举马上明白张扬考虑的是什么,徐光然腐败案落马之后,现在整个平海政坛都变得十分的敏感,如果他拿下这块地,很可能会给身为省委书记的父亲造成不良的影响。乔鹏举当然考虑到了这方面的因素,不过他还有其他的准备,乔鹏举呵呵笑道:“只是考察,你不要想得太复杂了。”
张扬匆匆赶到了上海面馆。看到门外停着乔梦媛的那辆凯迪拉克吉普车,张扬把皮卡车并肩停好了,来到面馆内,看到乔鹏举和乔梦媛都正坐在那里聊天,桌上放了四道小菜。
宋怀明也十分的欣赏刘艳红,在他心中刘艳红是平海纪委书记的当然人选。
宋怀明向后靠了靠,低声道:“人总要长大,不是吗?”
宋怀明也可以做到,即使他再不高兴也能表现和图书的滴水不漏,但是这种时候,他不能不表现出一些情绪,不然别人会认为他已经彻底屈从于乔振梁的威势之下,他是平海省省长,在平海常委的任命问题上没有取得任何的优势,甚至可以说是节节败退,当初他提名荣鹏飞担任公安厅副厅长,最后关头乔振梁却从云安省调来了他的爱将高仲和,他本以为刘艳红的纪委书记板上钉钉,却又生变故,这并不是因为他袒护刘艳红,而是从公平的角度来出发,刘艳红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而且她从事平海纪委工作多年,宋怀明不认为一个在中纪委坐办公室的党风廉政办主任会对平海的具体工作有什么了解。
李长宇把万宝路放在抽屉里,拿起桌上的红塔山,点燃了一支。他抽了口烟道:“一声不吭就去了美国,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
乔振梁笑道:“老曾啊,你别忙着发表感慨,不要急着撇开责任,你们这些老同志还要发挥余热呢。”
张扬道:“我总觉着在这个敏感时期,你不适合去拿这块地。”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李长宇是个老烟鬼,自己的确是在烟店买来的,本以为能蒙住他,却想不到人家一眼就给识破了。
张扬道:“王均瑶一死,我们体委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当初市里说好了。拍卖这块土地款项的百分之三十划拨给我们体委作为省运会的活动经费,我们只得到了三千万,还有三千万没有入账,我们也希望有人尽快接盘。”
张扬原本打算回来南锡之后马上就投入到工作中去的,却想不到李长宇刚见到他就把他给发配了。张扬有些纳闷道:“开会?体委的工作怎么办?”
张扬道:“我来省政府办点事,这就过去。”他和乔鹏举兄妹约好了一起返回南锡。
张扬道:“还有半个月。”
乔振梁似乎并没有留意到众人的目光,他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道:“来州同志的检讨很诚恳,也很实际,南锡领导层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证明我们的纪检工作并不完善,以后,组织部和纪委方面要在干部推荐和审核方面要求的更加严格,我前两天去京城的时候,和中纪委的领导见了面,他们对我们平海的纪检工作也不甚满意,给了我不少建议,我也得到了很大的启发,想要尽快的扭转我们平海纪检工作的现状,就要求未来接替曾书记工作的人要有足够的魄力,要有胆色,要不怕得罪人。刘艳红同志工作十分的努力,工作成绩也相当的出色,我也很欣赏她,可是中纪委方面因为徐光然一案,对我们平海的整个纪检系统并不满意,提出要中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刘钊同志前来平海主持纪委工作。”
李长宇道:“跟你算是老熟人了,吴明!”
李长宇道:“从今天起你就算正式回到工作岗位上了,具体的工作安排,等你这次从南武回来再说,记住,这次出去千万不要招惹麻烦了。”李长宇补充最后一句话绝不是多余,张扬的性子他是知道的。
张扬来到李长宇的对面坐下。随手将一条包在报纸里的万宝路放在了他的桌面上:“美国之行也没给你带啥东西,这条万宝路算是小礼物吧。”
张扬道:“没啥好说的,你们感兴趣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只想把体委工作干好。”
钟培元识相的离开了办公室,出去之后反手将房门给带上。
宋怀明道:“来了很久了?”
回到自己的皮卡车内,张扬正准备打开宋怀明给他的文件袋,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刚刚补办好,拿起电话,看到是乔鹏举的号码,张扬马上接通了电话。
乔鹏举道:“你怎么回事啊,说好了十一点半碰头,这都过十分钟了,人影子都没见。”
和*图*书扬对她此行的目的已经有所了解,乔梦媛是专门去考察老体育场地块的,王均瑶死后,这块地就没了着落,乔鹏举一直都想拿下老体育场地块的开发权,可惜在公开竞标的时候输给了王均瑶。现在王均瑶死了。等于这个机会又重新回到了他的面前,王均瑶当初拿下这块地的价钱是两个亿,目前她已经预付了一部分,别的开发商都知道这块地的情况十分复杂,谁也不敢轻易接盘,即便是何长安也劝乔鹏举不要趟这个浑水,可乔鹏举认为这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打算筹集资金,继续开发这一项目。
李长宇道:“不急,以后你们有的是认识的机会。”
这消息对所有常委来说都十分的突然,乔振梁此前根本没有透露半点口风,根据他现在所说,他去京城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可他一直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乔振梁看来早有准备,他要重新盘整平海政坛。
李长宇笑了起来,张扬说的那是在春阳的时候,他时任春阳县委书记,四年的时光匆匆一闪而过。自己这些年的仕途走得还算顺风顺水,已经成为了南锡市委书记,中间虽然有些波折,不过都没有影响到他在政治上前进的步伐,回想起来,张扬真是自己仕途上的贵人啊。李长宇道:“没什么好恭喜的。南锡的工作可不好搞,这种时候接下这个烂摊子。我现在整夜整夜的睡不好觉。”
宋怀明小心地收好了。
宋怀明阴郁着面孔回到办公室内,看到了张扬,方才想起自己让张扬来这里见他,今天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极大程度的扰乱了他的心情,他几乎忘了这件事。
乔梦媛笑道:“行了,都少喝点,这是中午,下午到了南锡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李长宇也没有真心责怪他的意思,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道:“你有什么打算啊?”
李长宇拆开报纸看了一眼,马上笑道:“你小子少蒙我,国内百货大楼买的。”
乔鹏举道:“我就算接盘也没打算拿出这么多钱来,两亿去拍一块地,除了王均瑶以外,谁也不会那么傻。”
乔梦媛笑道:“我不开车,和大哥都坐你的皮卡走,大哥送我一辆新款的甲壳虫,这次我去南锡顺便开回来。”
张扬道:“她一个人总不能开两辆车。”
乔鹏举道:“你直接来我家路对过的上海面馆,我和梦媛在这儿等着你。”
李长宇抬起头,微笑道:“你总算回来了,对了,见到马书记了?”
李长宇道:“你是打算留下来等着纪委工作组的问话,还是出去学习学习休息休息?”
宋怀明道:“其实这件事现在查下去也没有太多的意义了,张扬,我对你在美国的事情也有些了解,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忘记美国发生的一切,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
曾来州道:“没急着撇开责任,只是从第一线退到了第二线,借着这个机会,我首先要检讨一下我自己,我在担任纪委书记的这些年,工作抓得不到位,新近南锡发生的这件事表明,我们省的纪检工作还需要加强,没有一个严格的纪律去约束我们的干部,就会滋生出重重的腐败和违纪现象,我对自己的工作上的失误深表歉意。”曾来州说完这句话,缓了口气又道:“现在纪委的工作已经基本上都交给了刘艳红同志,从他们这些年轻干部的身上,我看到了我们老一辈干部缺少的激情,我深信他们这一代年轻干部会更好的完成自己的职责。”曾来州的这番话等于公开提名刘艳红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了,虽然不是正式提名,可是对接班人的人选,必须先拿出来让常委们讨论,常委会如果可以定下来,推荐后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了。
刘艳红的事情让宋怀明m.hetushu.com十分的郁闷,常委会刚刚开完他就起身离去了,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他甚至没有发言,以此来表示对乔振梁的抗议,乔振梁也能够看出宋怀明的愤怒,他笑得依旧风轻云淡,会议开完之后,又没事人一样和曾来州走到了一起,只字不提刚才在会议上给曾来州难堪的事情,笑眯眯道:“老曾啊,周日有没有空,一起去钓鱼?”
宋怀明又道:“在美国遇到嫣然了?”
张扬道:“宋省长,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先别急着上班。下周云安省南武市举办全国田径锦标赛,期间还要召开全国体委工作会议,你去参加会议,顺便观摩学习一下吧。”
乔鹏举也忍不住笑了:“你小子什么话?挑拨我们兄妹感情啊?”他一边说一边往张扬面前的玻璃杯内倒满了酒,到他自己的时候只倒了半杯。
刘艳红好不容易才见到了他,当然不会轻易把他放过,她拦住张扬的去路道:“你别走啊,工作上我也有事情问你。”
宋怀明道:“烧退了,看来你开的药方很有效。”
张扬抢过酒瓶子:“第一杯,说什么都得满上。”他把乔鹏举的酒杯给加满了。
乔鹏举道:“酒量有大小,能者多劳。”
刘艳红对张扬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清楚,她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敢回南锡了,想不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乔鹏举感叹道:“这女人的确不是寻常人物。”
乔鹏举看到张扬到了,伸手就把准备好的酒鬼酒给开了。
张扬也不想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起身道:“宋省长,我上午还要赶回南锡,先走了!”
乔鹏举道:“让梦媛开车,咱们俩喝点儿。”
吴明笑了笑道:“小张,听说你生病了。我正打算去医院探望你呢。”
张扬走入办公室内。
张扬道:“也好,我出去学习学习!”
宋怀明道:“我听说你在调查王均瑶的事情,于是让谢志国帮你查了66年的一些资料,或许对你能有点帮助。”他拉开抽屉,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拿出来,递给了张扬。
张扬这才明白李长宇的意思,现在纪委工作组的人还在南锡,围绕徐光然那些落马干部的方方面面调查还在继续,李长宇是为他着想,在目前的状况下,很难把工作开展起来。
吴明道:“我昨天才来报到的,听说你在南锡,可是我知道你工作忙,没敢马上打扰你。”不知不觉,吴明已经把您换成了你。这不是对刘艳红不敬,是他想和刘艳红套近乎。
刘艳红道:“去美国见到嫣然了吧?”
大家之所以看好刘艳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和省长宋怀明是老同学,宋怀明对她的支持肯定是不遗余力的,而且每次常委的变动事实上都关系到平海未来的权力划分,常委中自己的人越多,当然就越有发言权,乔振梁这个人表面一团和气,可骨子里却是一个很霸道的人,宋怀明提倡依法治国,过去在北原的时候就以强硬和铁腕著称,这两个人都不会轻易退让,这就决定这次的党代会围绕他们两人之间必然存在一番角逐。
宋怀明道:“一起吃个工作餐吧。”
张扬这才想起,谢志国是北原省荆山市公安局局长,也是宋怀明的老朋友,当年王均瑶、许常德那批人下乡的时候,正是在荆山市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张扬将这份文件握在手中,轻轻拍了拍道:“谢谢宋省长。”
李长宇道:“中纪委、省纪委工作组的人都还没走,南锡的干部队伍人心惶惶,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又怎么能搞好工作。”他把抽完的烟蒂在烟灰缸内摁灭了,低声道:“还没有说你的打算呢。”
张扬道:“吴书记啊!我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呢。”这厮也用上了你字,对吴明远没有到用上您的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