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5章 官场失意

吴明并不知道刘艳红情绪低落的原因,还以为她在南锡的调查工作遇到了困难,微笑道:“想吃什么?你看看菜单,这里的粤菜不错,大厨是专门从香港请来的。”
常海龙道:“袁总的话让我感同身受,钱是赚不完的,友情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你修车的技术这么好,不利用一下实在太浪费了,新体育中心周围在建不少的门面,有些已经完工了,正在对外招租,要不我给你留几间,搞个汽车修理厂,先把工作稳定下来再说。”
常海心迅速向里面的房间内逃去,在她的内心深处为张扬的归来而感到庆幸和欣慰,可是这么多天张扬失去了消息,她无时无刻不在为张扬感到担心,听到张扬的声音,忽然感到委屈,心情变得极其复杂。她害怕在张扬的面前落泪,害怕自己的感情失去控制。
吴明笑道:“可以这么说,我想为南锡做点事,多做一些好事!”他体贴的为刘艳红剥了一只虾,放在她的围碟内。
张扬回到办公室不久,崔国柱和李红阳两名副主任都跟了进来,张扬让傅长征去给他们倒茶,将宋怀明给他的那份文件锁好在保险柜里,他叹了口气道:“你们啊,搞这么隆重干什么?”
“谢什么?你在美国帮我这么多,我说一个谢字了吗?”
张扬笑了起来,来之前他已经和邢朝晖联系过,邢朝晖答应帮助赵天才把所有的身份搞定,张扬道:“放心吧,这两天你的身份问题就会重新搞定,你会拥有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证,过去的记录也会被洗得干干净净,你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刘艳红点了点头。
刘艳红道:“我有什么好巴结的,只要你不违纪,不犯错误,我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张扬也没说话,静静看着她,却见常海心的美眸之中有泪光在闪烁,她忽然站起身来:“对不起,我出去一趟。”
刘艳红道:“你不用这么客气吧。”
刘艳红的双目变得明亮起来,她没想到吴明能够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
常海龙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岚山南锡这两个地方还有些知名度,平海比金典规模大的装饰公司多了去了。现在全国到处都在搞开发建设,大大小小的建筑装饰公司一窝蜂都上来了,生意比起过去是越来越难做了。”
赵天才道:“我说你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我怎么办呢?”
袁波道:“赚钱是一方面,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也是一方面,钱赚得太多,如果身边没有了朋友,也就没有任何快乐可言。”
傅长征道:“她在啊,应该在信息中心吧,最近这段日子,她每天都要到你办公室来。”
赵天才道:“走一步算一步,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
张扬道:“要不这样,袁总,你在酒店给天才提供一个房间,他初来南锡一直都住在南洋国再,还没来得及找房子,先到你这儿住着,也好帮你修车。”
乔梦媛微笑道:“只是看了看那块地,顺便了解了一下过去金山集团的发展规划,我还需要审慎考虑。”
刘艳红今晚的心情并不太好,刚才她接到宋怀明的电话,宋怀明在电话中给了她一个暗示,省纪委书记另有人选,她晋升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刘艳红虽然不是一个野心很大的女人,可是在周围人们都对她看好,她认为自己这次接班曾来州也是十拿九稳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故,内心中的失落是在所难免的。
张扬道:“天才是个出色的机械师,他的专长是汽车维修,以后你们有谁的车想改装,谁的车出了毛病,找他保管手到擒来。”
吴明终于明白刘艳红为何今天始终情绪不高,原来纪委书记一职旁落,她和自己一样,在这次的政治变动中也是原地踏步,难怪她会不高和-图-书兴,吴明微笑道:“还记得上次在东江一起吃饭吗?”
赵天才道:“我的身份啊,我过去的那些记录啊!”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先放一放再说,老崔啊,体委的工作你还要继续主持几天。”
赵天才道:“没问题。”
崔国柱大声道:“张主任回来了,我是如释重负,从今天起,咱们体委的工作还是张主任负责!”
乔鹏举笑道:“就你说话谦虚,你的装饰公司这些年发展的速度很快,在平海也数的着了吧。”
再看张扬已经逃到了皮卡车内,驱车逃离了停车场。
“你是领导,就当我在巴结你。”
袁波道:“我刚买了辆老爷车,正准备大修一下,以后搞婚宴的时候接送新人,到处找修车厂都没人敢接招,天才,要不你帮我弄弄。”
李红阳道:“张主任不是最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吗?怎么突然顾及群众影响了?”
吴明跟上她的脚步道:“刘书记,晚上一起吃饭吧!”
崔国柱和李红阳离去之后,傅长征来到张扬身边道:“张主任,你那个朋友几乎每天都过来找你。”
提起这件事刘艳红不禁神情黯然,她轻声叹了口气道:“我哪有那个能力。”
张扬看到崔国柱的表情不由得有些想笑,看来崔国柱是真心不想当体委主任了,他笑道:“别紧张,下周全国田径锦标赛要在云安省南武市举行,我得到了邀请,前去观摩比赛,还要参加国家体委的一个干部会议,这一来一回估摸着要十多天,我走了,这边总得有人负责吧?”
“什么你怎么办?”张扬在靠窗的沙发上坐下,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大口。
吴明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听曾书记说,他离休后,纪委可就是由你来负责了。”吴明和曾来州的关系很好,所以从他那里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刘艳红道:“组织上已经确定了,中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刘钊同志来平海担任纪委书记一职。”
“谁啊?”张扬诧异道。
吴明笑道:“也许他真的有事。”
吴明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自作主张了!”他点了几个菜,又将自己带来的一瓶红酒交给服务员开了。
刘艳红被他说得脸红心跳,一时间竟然忘了他和楚嫣然的事情,训斥道:“少瞎说八道,谣言都是你这种人造出来的。”
在场经商的人不少,对乔鹏举的这句话都深有同感。
张扬听说刘艳红是来赴吴明的邀约,马上想起吴明那张虚情假意的面孔,张扬对吴明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这个人整天向刘艳红献殷勤,摆明了是要追求刘艳红,张扬担心刘艳红吃亏,小声提醒她道:“吴书记对你很特别啊!”
海天的内外装修已经全部完成,但是还没有正式开业迎宾,袁波将开业日期初步定在三月八号,妇女节,在这一天他专程邀请了南锡市妇联主任前来剪彩,酒店的装修全都是常海龙的金典公司一手包办。
所以看到张扬进来,赵天才忍不住开始抱怨,怎么都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这厮一声不吭的就走掉了,赵天才虽然来到了中国,可是现在他的身份很有问题,缺少一个正式的身份,他也不敢到处乱走。
赵天才这段时间过得倒是滋润,手里还有不少美元,因为张扬事先安排过了,他在南洋国际居住是不花钱的,利用这段时间他在南锡附近旅游了一下,这些年来,他在美国一直都是偷偷摸摸暗无天日的活着,跟随张扬回到国内,忽然有种重见光明的感觉,就是张扬这小子不知去了哪里。
袁波爽快的答道:“海天这么多房间,随便你挑选。”
崔国柱和李红阳对望了一眼,南锡政局的变动他们都心知肚明,现在南锡体制内所有的干部最关注的就是徐光然贪污腐败集和_图_书团的事情,崔国柱因为和徐光然过去走得比较近,最近内心中一直比较忐忑。此一时彼一时,过去徐光然没出事的时候,南锡的干部都以和他攀上关系为荣,可现在徐光然落马之后,一个个都生怕和他扯上关系。
张扬道:“工作上的感情也是可以升华的,一个单位最后成为两口子的多了。”
张扬道:“刘姐,我是关心你,人心难测啊,尤其是咱们体制之中,有种感情是抱有政治目的的,我话说多了,您吃过的盐比我吃得米还多,我先走了!”张扬看出刘艳红听到这句话表情显得有些不悦,于是马上告辞。
袁波呵呵笑道:“这一点大家尽可放心,想要把生意做得长久就不能搞歪门邪道。海天这块品牌。我会重新竖立起来!”
袁波春节后就来到了南锡。准备酒店的开业事宜,今天这顿饭一是为了迎接张扬的重新回归,二是对各位朋友的答谢,出席晚宴的有张扬、赵天才、乔鹏举、乔梦媛、常海龙、常海心、程焱东、高廉明。本来袁波也邀请了梁成龙,可梁成龙因为忙于在东江竞标,所以无法到来。
赵天才很谦虚,他笑道:“只要是张主任的朋友,你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尽力而为。”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又显着你了,你小子就会挑软的捏,有本事你找我喝几杯。”
高廉明笑道:“天才,你这名字起得真是牛逼啊,咱俩都属于一个类型的。我廉明,你天才,咱俩得喝一杯。”
常海心在微机前静静坐着,迷惘的目光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从显示屏的反光中看到一个身影走向她的身后,常海心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你回来了?”
吴明点了点头道:“好,好!”
这掌声既是为张扬的喝彩也是对他回归的欢迎,张扬两世为人,见惯风浪,很少被这样的场面感动,可今天心里却洋溢在温暖之中,他缓缓走入会议室,掌声越发的热烈。张扬病假之后,一直都由体委副主任崔国柱主持工作,他笑着来到张扬身边,把张扬迎入会议室之中。
刘艳红主动端起那杯红酒道:“冲着你这句话,咱们干一杯!”
张扬嗯了一声,拉了张椅子在常海心左侧坐了下来,常海心的侧面很美,饱满的额头,挺翘的鼻梁,曲线优美的樱唇和下颌,她仍然没看张扬,雪白纤长的手指有节奏却又漫无目的的在键盘上敲击着。
常海龙道:“大家搞开发,千万不要忘了我的公司,我跟着大家敲敲边鼓混口饭吃。”
“张主任辛苦了!”不知是谁大声叫了一句。
张扬笑道:“胡闹,传出去还不知道人家要说什么。”
人在郁闷的时候总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只要是在体制中,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官场失意的打击都是巨大的。
袁波端起酒杯道:“感谢大家能够光临海天,也感谢各位朋友一直以来对我不遗余力的支持,这里我着重要感谢张主任。”正式的场合下袁波都是这么称呼张扬的。
其实在场做生意的人都有这种感触,乔梦媛道:“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改革开放之初,很多胆大的人先赚到了钱,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并没有什么特长,只不过他们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头,敢为天下先,别人都没有经商的时候,他们先走出了这一步,钱当然很好赚,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随着大家经济意识的增加,现在经商的人是越来越多,想要赚到钱,想要生意越做越大,就必须具有超前的眼光和灵活的思维。”
赵天才笑道:“不用钱,一点小忙罢了。”
刘艳红跟他碰了碰杯子,抿了一口红酒,将杯子放下,并没有吃菜的意思。
刘艳红提醒他道:“你这种心态可不好,当干部的有野心不怕,只要这种野心用在事业上和*图*书,用在正规的途径上就是上进心,如果真的变得无欲无求,我看这样的干部十有八九就是要不作为。”
张扬和乔梦媛喝酒的时候,低声问道:“考察的怎么样?”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市委书记李长宇临危受命。这就意味着他在南锡的政治基础并不稳固,市长夏伯达是个奉行中庸之道的人物,说穿了就是这个人不敢承担责任,可以说如今南锡的政坛一片混乱,越是混乱越有出头的机会。吴明认为一个全新的政治机遇摆在了他的面前。只要他掌握得当,在南锡未来的政坛还是可以占有一席之地的。
李红阳点了点头,他没啥意见,最近南锡市因为徐光然的落马弄得风声鹤唳,出去散散心也好,过去李红阳不止一次参加过类似的会议,无非是游山玩水,顺带吃喝疗养,绝对的美差。
赵天才闻言喜出望外,他来到张扬身边坐下:“那可要谢谢你了。”
掌声再次响起。
刘艳红看着张扬仓皇逃窜,不禁扬声道:“你别急着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高廉明哈哈笑道:“你当我傻啊,跟你喝酒,我不是找死吗?”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刘艳红听到这句话,脸上不由得有些热,啐道:“你小子胡说什么?正常的工作关系罢了!”
张扬又向李红阳道:“老李啊,你和我一起去。”
刘艳红也不禁笑了起来:“是啊,又见面了,吴书记约我来这里吃饭,一起吧。”
刘艳红忍不住道:“这混小子,逃得可真是快!”
吴明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由不得刘艳红不答应了,刘艳红点了点头道:“好,不过,我还有事情没办完,不一定能准时到。”
张扬听说梁成龙又在竞标。不禁道:“梁成龙的摊子铺的可够大的,南锡这边两块工地还不够他忙活的?他同时要开几家啊?”
吴明也看出刘艳红的情绪并不大好,他很绅士的站起身,帮助刘艳红移开椅子,等到刘艳红坐下,他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很殷勤的帮助刘艳红倒了一杯豆浆:“先喝杯豆浆暖暖胃。”
吴明喝了口酒道:“我有什么好说的,从岚山来到南锡,换汤不换药,还是个市委副书记,继续安心搞我的党务工作。”吴明自从在和常颂在竞争岚山市委书记的斗争中落败,整个人就变得低调了许多。这次被调来南锡。吴明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他反而感到欣喜。毕竟他在岚山已经被定位成一个失败者,想要翻身几乎没有太多可能,虽然常颂并没有因为他过去的作为进行报复,可是想让常颂重用他很难,市长常凌空在年龄上比他更有优势,他留在岚山也没有任何的发展,这次因为南锡领导层的变动,他被调来南锡,对吴明来说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机会。他来到南锡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对南锡的官场现状进行了一番深入的研究。
张扬不得不重复他刚才的动作,清了清嗓子道:“谢谢大家对我的欢迎,也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在我病假期间,大家辛苦了!”
刘艳红看了吴明一眼,忽然想起中纪委专员蒋明社还在纪委等着自己,慌忙道:“不聊了,我得赶紧去纪委。”
刘艳红打趣道:“改过自新的机会?”
吴明道:“对我们来说遇到挫折未尝不是好事,可以让我们更清楚的认清自己,可以让我们端正做人的态度,做官的态度!”
崔国柱道:“张主任,老体育场地块的拍卖款可能要出问题了。”
张扬道:“今非昔比,南锡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咱们就别跟着添乱了。”
赵天才道:“挺好的,只是身份没有落实,我只敢在南锡附近转转,每天大多数的时间还是呆在酒店里,有点闷。”
张扬心说既然开会,自己就别打扰了,他向自己二楼的办公hetushu.com室走去,悄悄经过会议室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齐刷刷的声音道:“张主任好!”
袁波道:“虽然是朋友,咱们工钱照算。”
高廉明接上一句道:“要是我就挑总统套房。”
两人来到酒店大厅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刘艳红,张扬见到她就有些头大,今天不知是怎么了,总是遇到她。不过刘艳红的级别摆在那里,出于礼貌他也得打声招呼,张扬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笑道:“刘书记,怎么又见面了?”
吴明道:“我刚来南锡也没什么朋友,你也是从东江过来的,咱们随便聊聊天,南洋国际,晚上六点半,你看怎么样?”
“多晚我都等你!”
“那是你不懂得礼貌,我的教育修养决定,我必须得说这个谢字。”离开了美国,赵天才也恢复了些许的幽默。
赵天才道:“我没钱啊!”
张扬哈哈大笑,他环视了一下房间道:“住的怎么样?”
崔国柱笑道:“大家的意思,听说张主任回来上班,大家都很期待,所以聚在会议室里,表达一下我们欢迎你的心情。”
张扬趁机提出告辞,刘艳红对她的个人问题有点太操心了,每次都问的张大官人焦头烂额。
当常海心再次回到微机前,发现张扬已经走了,电脑上闪烁着两个字,我懂!
大家一起把这杯酒干了。在座的多数都是老朋友,赵天才在其中是个新面孔,自然也成了众人敬酒的对象,赵天才的酒量不怎么样。喝了几杯酒就已经满脸通红,张扬看到这么下去,这小子非喝高了不可,替他挡酒道:“赵天才酒量不行,大家不要老围着他劝酒了。”
赵天才笑道:“普通标间能洗澡就行!”
张扬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到吃饭的时间了,他向赵天才道:“走吧,咱们一起去海天吃饭,我刚好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崔国柱诧异道:“什么?”他是真不想再主持工作了,张扬生病这段时间,虽然上头把体委的工作交给他负责,可是他并没有多少的实际权力,他也清楚自己是个临时顶替的,财务上大的支出他是不敢做决定的,就算是小事,他也得和其他几个副主任商量着来,张扬来之前,体委几个副主任之间都相互不服气,随着张扬的到来,所有人都对他服气,可并不代表着他们发生了改变,崔国柱依然无法服众,说实话这阵子主持工作,崔国柱也遇到了不少困难,他恨不能即刻就将权力交出去,真不希望再有什么变故了。
乔鹏举感慨道:“生意就是生意,亲兄妹也得明算账,要是梦媛不看好,我这个大哥说尽好话也没有用。”
崔国柱听说是这件事,他放心了,这种工作他勉强敷衍一下还是可以的。
刘艳红道:“还好啦,南锡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再有几天我们调查组就要离开了。”
张扬道:“我希望咱们咱们体委还是和从前一样,无论我在还是不在,大家都要认真工作,今年是我们体委肩负重任的一年,省运会将在南锡举行,从今天起,我们要进入紧张的战备状态,不仅要做好省运会的筹备工作,还要做好运动员的动员,要在这次的省运会上力争上游,交给南锡市全体市民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掌声长久都未曾停歇,直到张扬来到主席台,他做了个双手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停止鼓掌,掌声这才渐渐平息下去。
吴明在官场之中混迹多年,擅长察言观色,从刘艳红的表情中已经意识到这件事可能有变,他有些后悔提起了这个话题。
吴明哈哈笑道:“还没怎样,你就给我扣上了一顶不作为的帽子,我所说的只是心态,并不是说我无欲无求,可能是经历一些波折之后,人才能变得现实起来,我在想我过去太执着于官位本身,而忽略了我真正要去重视的责任,这次和-图-书的变动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
海天并非是程焱东的辖区,袁波这样说也只是客气,程焱东微笑道:“海天有过前车之鉴,袁总切记要合法经营啊。”
张扬笑道:“我找人赞助,你承包就是!”
吴明当然记得自己当初失意沮丧的样子全都被刘艳红见到,他笑道:“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现在的心态就像一个入定的老僧,对于权力早已不像过去那样热衷,大概是经过一场波折的缘故。”
吴明虽然一脸笑容,但在张扬看来这厮根本就是虚情假意,张扬也笑道:“谢谢吴副书记关心,我的病已经好了,今天就算正式回到工作岗位上了。”
刘艳红犹豫了一下。
张扬笑了,其他人也笑了。
乔鹏举笑道:“没有人嫌钱咬手,赚钱这种事,当然是越多越好。”
吴明道:“那时候我的心情比你还要低落,其实官场就是那么回事儿,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那种感觉谁都向往,可是能够做到的只有一个人。我们觉着自己的位置不够高,始终仰望着上面,总想着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真正爬上去。会发现上面还有无数层,我最近开始反思,我们这些官员整天脑子里想的是不停的往上爬,却很少有人真真正正停下脚步,好好欣赏一下身边的风景。就算爬到了高出又怎么样?会不会感觉到高处不胜寒呢?会不会回想起来。自己在不停攀爬的过程中看到的只是石阶,而错过了沿途的风景呢?”
“以后有什么打算?”
“赵天才!你让我安排他在南洋国际住下的,住了好多天了,也没见他要走的意思。”
吴明道:“看得出,你今天不太开心,该不是我的缘故吧?是不是我的形象严重影响到你的食欲?”
张大官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却看到所有人都在会议室里站着同时鼓起掌来。
赵天才道:“好,没问题!”他对自己的未来根本没有什么规划,迷惘的很,压根没想过未来要怎么展,所以张扬说什么就是什么。
“谢谢!”刘艳红握着那杯暖暖的豆浆,内心深处却仍然感到冰冷非常。
袁波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脉,在咱们中国做生意没有社会关系是寸步难行啊。”说完这句话。他笑着向程焱东道:“程局以后还要多多照顾。”
刘艳红无精打采道:“你看着点吧,我无所谓。”
张扬回到体委,现体委内静悄悄的,小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张大官人有些奇怪,问过门口的保卫才知道,所有人都在会议室内开会呢。
刘艳红对吴明还算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这个人很有野心,当初因为和常颂竞争岚山市市委书记费尽周折,落败之时的沮丧,她还记忆犹新,刘艳红道:“我倒不信,你能安心做你的市委副书记?”
以徐光然为首的一批常委因贪污腐败下马,让南锡留下了许多的权力真空,南锡的政权必将面临着一个重新洗牌和再次排列组合的过程,大的变动意味着大的机会。
张扬笑道:“别这么说,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说我在你的海天有股份,你再这么说,我更加的说不清楚。”
张扬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回国之后把赵天才给扔到一边了,那可是在美国和他同甘苦共患难的好兄弟,张扬道:“待会儿我去见他。”
吴明体贴的问道:“是不是工作很忙?”
傅长征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出去,张扬又想起一件事:“怎么没见常主任?”他说的是常海心,今天在会议室内,张扬特地留意了一下,体委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在,但是没有找到常海心的身影。
倒上红酒之后,吴明端起杯子:“来,为了我们在南锡的相逢。”
刘艳红不禁笑了起来:“别胡说,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行了,话题别总是围绕着我,说说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