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0章 赛前动员

林清红抿了抿嘴唇道:“你不知情?”
牛振伟一听他又说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不禁显得有些为难,他不是不想拿,是的确没那个本事,牛振伟鼓足勇气道:“张主任,我实力和国内的强手还有差距,尤其是和牛家军的几名运动员……”
“你还没比赛,自己就先泄气了。”
赵永福第一个鼓起了掌,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他是集团老总,今天过来的很多人都是泰鸿集团的人,当然都给她捧场。
埋怨归埋怨,可这件事却不能不引起他们的警惕,张扬认为问题出在那坛酒上,林清红冷静下来之后也认为,这次的事情是有人想设计自己,张扬只是一个无辜受害者。她把张扬送回体育宾馆之后,决定去醉翁居去查能不能查到什么头绪。
林清红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梁成龙,你怎么说话呢?”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李红阳苦着脸道:“张主任,咱不带这么害人的。”
张扬道:“谢主任,不好意思啊,我真不知道您不喜欢搏起!”
张扬跟着她进了公园,来到公园小湖上的水榭,这里有家闲云茶社。
林清红没说话,其实还有几张,不过尺度稍稍有些大,她不好意思拿出来罢了,她低声道:“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张扬嗯了一声,他来到了房间,参加比赛的很多运动员也被安排在体育宾馆居住,不过这些运动员的住宿条件跟他们这些体育官员就不能相提并论了,三名运动员住在一个房间内。
谢云飞忍不住道:“小张,你少说两句,别搏起搏起的,这里是公众场合!”
两人在水榭的平台上坐了,林清红叫了一壶红茶,目光望向远方的夕阳。
林清红道:“我前夫拿给我的,有人把照片送到了他的手上。”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心说我要是不送你,今天梁成龙指不定要戴一摞绿帽子了。可事到如今,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犯贱,我活该,以后你们两口子的事儿,千万别把我给搭进去。”
张扬道:“你表姐还在楼上呢。”
张扬笑了笑,向他伸出手去。
李红阳一直没说话,却再也憋不住了,含在嘴里的一口酒噗!地喷了出去,喷了谢云飞一脸一身,谢云飞的脸色顿时变了,李红阳一看捅了漏子,慌忙道:“对不起,对不起,谢主任,我真不是存心的……”
张扬道:“这样吧,你明天比赛之前,过来找我,我给你找个中医师按摩一下,帮你放松放松,确保你能够跑出好成绩。”
“上车!”林清红的语气很严肃。
张扬苦笑道:“这么说,我这个黑锅岂不是背定了。”
林清红本来不想接,可张扬把电话递到了自己面前,也不好拒绝,只能接过电话:“喂!”
张扬已经走回自己的位置了。
谢云飞气得鼻子都歪了,他一把推开了李红阳,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丁兆勇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种时候,这厮居然还惦记着这个。
张扬来到牛振伟房间的时候,牛振伟刚刚洗完澡,正在那儿整理自己的跑鞋,看到张扬进来了,赶紧站起身来:“张主任!”
丁兆勇道:“至于吗?至于发毒誓吗?”
丁兆勇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我陪你走一趟。”
张大官人瞪大了双眼,他实在想不通,常海心的舅舅为什么要请自己吃饭?根本就是素昧平生啊!难不成昨晚的事情让他知道了?转念一想,不可能啊,常海心平时面子挺薄的,这事儿应该不会说啊。
丁兆勇道:“交了你们这帮损友,我他妈倒了八辈子霉。”
牛振伟道:“上午十点!”和*图*书
梁成龙听到林清红的声音,胸中怒火更炽,他手中拿着林清红和张扬的那些照片,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道:“贱人,你他妈人尽可夫!”
下午回到体育宾馆,才下了大巴车,张扬就看到了林清红的那辆宝马MINI停在宾馆门口,林清红在车里坐着呢。
袁芝吾身穿灰色唐装,黑色秋裤,足上蹬着一双圆口布鞋,很中式的一身打扮,张扬发现袁芝吾长得也很帅,常海心母亲家的这一系出了不少的靓男美女,袁芝吾看到吉普车来了,微笑着迎了过来,他走向张扬,主动伸出手去:“张主任,欢迎,欢迎!”
林清红没说话,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看了看,号码显示是梁成龙的,张扬道:“说曹操就到,他的电话。”当着林清红的面,他接通了这个电话。
丁兆勇点了点头道:“十有八九是这样,其实成龙,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就算你不相信朋友,也该相信你的妻子。”
姬若雁被老总的这句话弄得俏脸发热,好是好,可自己总不能把搏起这两个字裱起来挂在办公室里吧。刘成平也是识货之人,他虽然对张扬不悦,可字真是不错,他微笑道:“小姬,这幅字送给我吧。”
李红阳不是没见识过张扬所谓的鼓励,与其说是鼓励还不如说是压力,他笑道:“张主任,牛振伟这次能够进决赛已经是超常发挥了,你千万别给他太大的压力。”
张扬回房间的途中,丁兆勇从东江打来了电话:“怎么回事儿?你跟梁成龙怎么了?”
李红阳也觉着去的人越多越不好,反倒会给牛振伟制造更大的压力。
张扬实在想不通袁芝吾请他吃饭的理由,笑着走了过去:“怎敢劳动你袁大画家的大驾。”
常海心道:“你快点啊,呆会儿我表弟就来接我们了。”
“我他妈跟你离婚!”
林清红道:“你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要是不离婚,以后一摞的绿帽子等你戴!”说完她愤愤然挂上了电话,把手机扔在了桌面上,气得俏脸煞白,胸口不停起伏。
张扬道:“你是缺乏动力,如果我拿把枪在后面指着你,只要你跑不到第一,我就一枪把你给毙了,你肯定没命的跑。”
丁兆勇放下电话,拿起桌上的那张照片道:“我看这件事是个误会!”
丁兆勇道:“都几点了,你现在赶过去,到地方也得大半夜了。”
袁芬奇道:“我们家老爷子的命令,一定让我亲自来接您。”
张大官人笑眯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我害你了吗?我怎么不觉得?”
张扬愣了一下,他喝了口茶,笑道:“人喝多了都一样,没什么。”
梁成龙可不信是什么误会,他指着那张照片道:“误会?你看看他们亲热的样子,她……她妈的都脱成这个样子了,你跟我说是误会?”
张扬回到酒店没多长时间,常海心敲门进来了,张大官人看到常海心多少心里有些发憷,这厮还没想好怎么解释昨晚的事情,林清红那边还没怎么着就弄得乱七八糟,常海心那里自己可是跟她实实在在的迈出了那一步。常海心的表情很正常,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叫了声张主任,又和李红阳打了个招呼,轻声道:“刚才省体委的谢主任通知说,让我们各市体委的负责人给本市的运动员做做动员工作,鼓励他们能够在这次的田径锦标赛上取得好成绩。”谢云飞这两天心里挺憋屈的,他也希望本省的运动员能够在这次的比赛中有所作为,省得让别人看不起。
张扬道:“和*图*书你别问我,你找林清红问去,他们两口子的事儿,我不想提,也不想掺和。”
林清红怒道:“你想不想听我解释?”
林清红拿出一张照片推了过去。
张大官人一旁听得清楚,心里这个苦啊,自己今天看来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你们两口子闹离婚干我屁事,干嘛把我给搭进去?张扬道:“嫂子,咱不带这么坑人的!”
张扬笑道:“你和海心都喝多了,我开着你的车把你送回家,然后给你的助理曹静打了个电话,让她负责照顾你……”
张扬道:“有一点你尽可放心,昨晚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这些人即便是拍到了一些照片也证明不了什么。”
袁芬奇不服气道:“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孤独的。”
梁成龙道:“她当然不会承认,我他妈真是瞎了眼,怎么把这号人当朋友,妈的,他把我老婆都给睡了!”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听筒中就传来梁成龙愤怒的咆哮声:“混蛋,畜生,你他妈是不是人?我和林清红还没离婚,你居然睡我老婆!”
牛振伟应了一声,跟张扬一起来到了楼下,两人沿着花园内的道路漫步,张扬道:“明天什么时候比赛啊?”
张大官人洋洋得意道:“有啥值得脸红的?此搏起非彼勃起,我说大家就不能纯洁点儿,我是希望咱们平海的田径能够搏起一把,这么大的一个经济强省,在田坛居然没有咱们的位置,咱们这帮体育工作者也是面上无光啊!”
丁兆勇跟着就叹了口气:“我说兄弟,朋友妻不可欺啊!”
丁兆勇道:“你如果留意看,这几张照片上并不是他们抱在一起,是林清红抱着张扬,而且你仔细看她的表情,好像很不对头啊。”
丁兆勇心里是不太相信张扬和林清红有什么暧昧的,林清红虽然有些风韵,可是毕竟不能和张扬身边的那帮绝代佳人相比,更何况她还是梁成龙的老婆。以丁兆勇对张扬的了解,他很注重友情,不会干这种卑鄙的事情。
“怎么?不放心我?”
袁芬奇道:“没办法,最近油画的行市不好,我大半年都没收入了,就这破车还多亏我两个姐姐接济我。”
张扬和牛振伟返回酒店的时候,看到了袁芬奇的那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今天袁芬奇穿着黑色的皮夹克,上面挂满了亮晶晶的勋章,仔细那玩意儿不是勋章,全都是毛主席像章,还是那条牛仔裤,不过头发应该洗过了,还特地用皮筋扎了起来,一条长长的马尾巴拖在脑袋后面,看到张扬,他咧开嘴就笑了,主动招呼道:“张主任,我特地来请您的。”
梁成龙道:“这么反倒成了我的不是,你想想,我是男人啊,谁他妈看到自己老婆穿成这样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还能够保持冷静?”
张扬叹了口气:“你老婆在这里,你听她跟你解释。”张扬把手机递给了林清红。
林清红打断张扬的话道:“我是不是很失态?”
张扬道:“你们喝的那坛女儿红肯定有问题,我怀疑有人在其中下了催情药。”
张扬道:“我们的相遇很偶然,前往醉翁居并不是我和海心计划中的事情。”
袁芬奇道:“咱们中国的书画院,养得全都是一帮穷酸,拿着国家的工资,蒙混度日,不学无术的居多。”
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清红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的确怀疑张扬,可是她随后就去了医院,找到她的老朋友,妇科专家吕淑红给她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确信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性侵犯,林清红是个理智的人,考虑事情很周到,证明她和张扬之间没有任何过hetushu.com火的行为之后,她的心神稍稍安定了一些,这才过来找张扬问个究竟,林清红道:“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想不通,这件事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丁兆勇给张扬打电话的时候,梁成龙正坐在他办公室里,素来骄傲的梁成龙这会儿就像个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眼圈儿都红了,眼里闪烁着委屈的泪光,大老爷们怕什么?怕的就是后院失火,丢人啊,而且这次给他戴绿帽子的不是别人,是他的好哥们张扬,梁成龙接受不了,心里有委屈又没地儿说去,只能找丁兆勇说说。
张大官人在林清红的逼视之下不由得有些尴尬,毕竟昨晚上的事情不好说出口,如果说她脱光了拼命往自己怀里凑,让林清红的面子还怎么挂得住?以后他们两人还如何相处。
丁兆勇道:“清红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个性很强,你不讲理,她比你更不讲理,如果一开始你能够保持心平气和,跟她冷静地谈一谈,我看她肯定会向你解释清楚。”
张扬道:“得了,不说了啊,我烦得很!”
丁兆勇道:“你现在知道被人背叛的滋味了,当初你跟白燕那会儿,你怎么不说?”
林清红开着汽车来到了闲云山公园,停好车之后,她指了指公园的大门道:“里面走走!”
听张扬这样说,林清红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张扬,我担心这件事可能会带给你一些麻烦。”
梁成龙道:“奸夫淫妇,我他妈饶不了你们!”
张扬道:“你少在这儿说风凉话,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我跟林清红清清白白的,我他妈要是对她有一点念想,让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张扬反问道:“你怀疑我?”
出了这件事张扬心里也很郁闷,别管是不是针对他,事实上已经把他给卷进来了,梁成龙现在发了疯一样,认准了他把林清红给睡了,张扬也不想始终误会下去,毕竟他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不能因为一件误会就把友情给毁了。
梁成龙这会儿总算冷静了一些,他重新看了看那几张照片,苦着脸骂道:“臭娘们,妈的,一脸的风骚相,她怎么没对我这样过。”
袁芬奇亲亲热热的叫了声表姐,张扬来到副驾坐下,接连关了两下,方才把自己这侧的车门给关上。心中唠叨着,这车也他妈真够破的常海心在后座坐好了,不禁笑道:“芬奇,你这吉普车也够破的。”
梁成龙正在气头上哪能听得下去,怒吼道:“张扬,你他妈给我听着,从今天起我跟你恩断义绝……”
梁成龙道:“我说丁兆勇,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常海心道:“就你清高,你把画都卖出去才叫清高,现在这个样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你凭什么清高啊?”
张扬道:“我看你是没信心!”
看到张扬这么礼貌,袁芝吾也对这个年轻人生出好感,袁芝青道:“我这次请张主任吃饭有些突然,其实是我们南武书画界的几位朋友想和你结识一下。”
袁芬奇道:“我刚打过电话了,她这就下来了。”说话的功夫常海心已经出了酒店的大门,向他们走了过来。
刘成平笑道:“照我看这两幅字各有千秋,今天通过牛教练和小张同志现场挥毫,向全国的体育爱好者展示,我们体育界的精英可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们一样有文人雅士!我们体育工作者的追求是德智体全面发展!”
丁兆勇听梁成龙越说越不像话,他皱了皱眉头道:“梁成龙,你冷静的考虑考虑,根据清红所说,当时还有http://m•hetushu•com常海心在场,为什么没有常海心的照片?单单拍了张扬和她的照片?这些照片为什么要送到你手里?你不觉得是个阴谋吗?拍照片的人根本是故意在制造矛盾,你要是当真,你就中计了。”
林清红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可能是针对我。”
林清红道:“没人逼你,是你自己找绿帽子往自己头上戴!”
牛振伟道:“张主任,我不是泄气,我是真没希望。”
张扬走了过去,朝车内看了看,林清红带着宽大的墨镜,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张扬笑道:“嫂子,你醒了!”
张扬道:“有没有信心拿金牌啊?”
林清红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事儿,你送我干嘛?”
刘成平又道:“当然,写写画画只是我们的副业,我们的主业是体育,只有在田径场上赛出风格,赛出成绩,那才是真正的强者!”刘成平的话充满了对牛俊生的维护。
常海心道:“这话你可别在你爸面前说,小心他痛揍你一顿。”
牛振伟道:“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就算我拿出最好的状态来跑,我都跑不进前三。”
张扬和常海心一起离开了房间,常海心道:“我不去了,就在房间里等你。”说完这句话又生怕张扬误会,赶紧解释道:“我舅舅要请你吃饭!”
赵永福的回答很简单:“看着好,你自己留下吧。”
常海心气得伸出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我是为你好!”
张扬稳定了一下心神道:“这张照片哪儿得来的?”
张扬笑道:“对麻烦,我早已习以为常了,看到这些照片,我忽然想到,是不是应该先给梁成龙打个电话,向他解释一下。”
张扬道:“这样吧,我去鼓励鼓励他。”
张扬皱了皱眉头:“我说你能不能先冷静下来?”
不过平海的这帮体育官员对张扬的做法却是大呼痛快,吃饭的时候,很多人都主动和张扬碰杯攀交,搏起这两个字太解气了,有人道:“张主任,可真有你的,你居然写搏起这两个字,刚才那位女经理的脸都红了。”
张扬笑着和袁芝吾握了握手道:“袁院长,早就听说您的大名,本想登门拜访,又害怕有些唐突冒昧,今天总算有了机会相见,袁院长的风采真是让我佩服。”上来就拍了一个马屁,本来张扬没有拍袁芝吾的必要,可现在他和常海心发生了那事儿,袁芝吾是常海心的亲舅舅,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他的长辈,张大官人尊卑长幼的概念还是很强的。
张扬道:“行了,老李,你就别去了,我自己过去看看。”
“解释什么?我他妈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给我戴绿帽子!贱人!”
林清红转向他,除下墨镜,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静静盯住他的眼睛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扬看到他房间内还有其他两名运动员,说话有些不方便,微笑道:“咱们下去走走吧。”
林清红道:“离就离,再不离婚你就是个孬种!”
常海心道:“艺术源于生活,艺术家也得接地气,你画得东西让老百姓都看不懂,谁会花钱买你的作品啊。”
丁兆勇把照片全都塞到他的手里:“哥们,不是我不站在你这边,是因为这件事疑点太多,你别激动,必须要冷静面对这件事,给别人一个解释的机会,还有,这件事我不会跟任何人说,只当一切没发生过。”
张扬道:“只有这一张?”
张扬清了清嗓子,拿起茶盏道:“嫂子,感觉你有些严肃啊!”
张扬道:“记住了啊,明天八点半,准时来我房间!”
李红阳道:“咱们南锡的运动员只有一个牛振和_图_书伟,就住在六楼。”
梁成龙声音颤抖道:“我他妈都看到了,脱得够干净的,妈的,你……你他妈还让我做人不?尽给我戴绿帽子!”
当着梁成龙的面,丁兆勇又给林清红打了个电话,林清红在电话里把情况向丁兆勇说了一遍,最后撂下一句话,他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我已经决定跟他离婚了,让他在东江等着签字。
张扬向照片上看了一眼,顿时脑子嗡!地一下,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遭遇了,他首先想到的是不是林清红找人偷拍的,张扬产生这样的怀疑也很正常,毕竟林清红正要和梁成龙闹离婚,如果这种照片落在梁成龙的手里,梁成龙会作何感想?难道昨晚林清红是故意设了一个局,把自己坑进来?可转念一想应该不会,他和林清红认识这么久,关系一直都相处的不错,林清红事业做这么大,这样的手段她应该不屑为之,毕竟弄这张照片逼迫梁成龙离婚,对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从林清红严肃的表情,张扬也意识到一件事,林清红可能也在怀疑他。
姬若雁让人把牛俊生的那幅拼搏收好了,赵永福事先说过要把这幅字裱好了给他送去,至于张扬那幅搏起,她还得请示一下,虽然这两个字操蛋了点儿,不过写得还真是不错。
梁成龙一琢磨,这件事的确有些不对头。可照片上清清楚楚的记录着,张扬和林清红抱在一起,林清红只穿着贴身的内衣,他不会看错。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梁成龙也不是寻常人物,冷静下来之后,他也看出了些许的端倪,低声道:“这么说有人在故意制造事端。”
袁芬奇道:“姐,你骂我没关系,别侮辱我的作品!”
谢云飞对张扬的作为相当的恼火,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正眼都不看张扬,他认为张扬从来到南武就在不停地给自己惹麻烦,这次田径锦标赛,平海的成绩肯定不会太出色,刘成平说不定要借着这次的机会点名批评他们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对这句话颇为认同。
牛振伟道:“差不多了,我的成绩就是那样,争取发挥出最好的竞技水平吧。”
梁成龙道:“不搞清楚这件事,我这心里不踏实啊。”
梁成龙这会儿心里好受多了,他站起身道:“我今儿就去南武,我找他们当面问一问,非得把这件事搞清楚不可。”
张扬点了点头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牛振伟忍不住笑了:“张主任,您就是拿大炮在后面轰我,我也不可能跑出个第一,我实力比牛家军的两名运动员差得太多了。”
林清红道:“他那个人很多疑,你主动找他说,他会认为你此地无银三百两。”
常海心道:“那你不去工作,好好的书画院为什么不去?”
丁兆勇道:“刚才我问过林清红,昨晚她遇到了张扬和常海心,请他们去喝酒,酒里面可能被人下了迷魂药之类的东西,所以林清红和常海心都喝多了,张扬没事,把林清红送到了香荷湾。”
梁成龙道:“她在电话里都承认了。”
牛振伟在身上擦了擦,这才和张扬握了握手:“张主任,您找我有事啊!”
袁芬奇道:“我说的是事实,你看看书画院的那帮人,有几个是真心做学问的,平时不是这个企业请就是那个单位请,去了之后,写写画画,弄点应景之作,骗点车马费,再糊弄顿饭吃,我看他们才是有辱斯文。”
袁芬奇把他们带到了书画院对面的陶然居,这家酒店是书画院的三产,等到了地方,张扬方才知道,今天袁芝吾请得主宾就是自己。
牛振伟道:“我按摩过,没那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