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3章 让领导先走

张扬低声道:“你喜欢孩子?”
张扬顾不上跟他废话,跳上舞台,这时候,牛俊生的几名弟子,常海心、李红阳全都从人群中挤到了舞台前,他们负责从舞台上接应张扬和牛俊生抱下来的孩子。
牛俊生坐在前排,他比张扬距离舞台更近,他第一个跳到了舞台上,抱起一名正在啼哭的孩子放了下去。
张扬大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救人?”
常海心道:“党内个别人的腐败现象代表不了全部,张主任,你也不能以偏盖全。”
程国斌道:“希望你能够早点查出结果!”
梁成龙听得直皱眉头:“打住啊,我说程队,你和林清红都已经离婚了,现在你的关心和爱护是不是有些多余?”
梁成龙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后悔也晚了!”
一句话把刘成平差点给噎死,洪伟基早就领教过张扬的脾气,心中暗笑刘成平不懂得审时度势,这种时候还去主动触霉头。
梁成龙道:“你说还会不会有其他人拿这些照片做文章?”
张扬一言不发的在旁边观察着程国斌,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程国斌,可是他已经能够断定,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家伙,比起梁成龙他还要显得老道许多,在谈话的过程中,他不停的利用他和林清红的关系来刺激梁成龙,梁成龙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谈到阴谋诡计,商人比起官员还是差上一筹。
洪伟基抬起头,云安省副省长,云安省常委,南武市市委书记焦乃旺率领党委班子成员来到了现场,洪伟基真是想不到自己抱着制造亲民表象的孩子,竟然是焦乃旺的孙子。
程国斌道:“我也想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梁先生,这些照片无论是真是假,传出去都会对清红的名誉造成损害,无论是作为前夫还是作为朋友,我都不想清红受到伤害。”
梁成龙道:“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查出这个幕后的偷拍者是谁?”
张扬道:“都不在一个省了,哪还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感觉到现在的干部,首先要会说,然后才考虑到会不会做事。体制中纸上谈兵的主儿多了,实干的人太少。”
梁成龙道:“可那些照片拍得……你说要是万一被散播了出去,我这张脸往哪儿搁。”
程国斌笑了起来:“梁先生,谁说离婚了就一定要成仇人?我对清红可不是这样,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我们离了婚,可在我心中我还是把她当成我的亲人。”
在洪伟基怀里仍然惊魂未定的那个小男孩却忽然道:“爷爷……老师说好孩子不应该说谎话……不是你救得我……是那两位叔叔……”因为洪伟基抱着他的缘故,他看得格外远,小手指向站在远处的张扬和牛俊生。
体育礼堂的火势并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把火势控制住了,现场只有几个受了轻伤,也不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而是因为火灾发生的时候,拥挤踩踏造成的。
张扬望着舞台上那群可爱的孩子们不由得笑了起来,常海心小声道:“看孩子们跳舞,比他们讲话有意思多了。”
张扬道:“我他妈才冤呢和*图*书?”
张扬道:“我去救那些孩子!”
最为幸运的是,所有参加表演的孩子没有一个受伤,不过惊吓是难免的,常海心和几位女同志正在那里帮忙安慰那些惊恐的孩子们。
洪伟基听到这个结果,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消防工作是重中之重,一定要切实的抓好消防工作,这场火灾幸亏发现及时,没有酿成大祸。”
他只是随口问一问,常海心俏脸却是一红,咬了咬樱唇犹豫了一会儿方才嗯了一声。
循着张扬的声音,牛俊生来到了他的身边,张扬道:“赶紧离开这里。”
牛俊生也笑了,他向张扬竖起了大拇指:“好样的!”不过有一点牛俊生颇为不解灯架从高空中落下来的时候,份量惊人,张扬是怎么接住的?而且铁架部分都被烧得通红,他单凭一双掌接住了,而且看起来似乎并没受伤,真的很让人费解。
张扬对洪伟基的底子很清楚,看着他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心中充满了不屑,常海心也和洪伟基比较熟悉,洪伟基前往江城之前,在岚山干了许多年,和她的父亲常颂搭过班子。
梁成龙道:“张扬他是我好兄弟,他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张扬他们来到安全出口的时候,看到云安省副省长洪伟基和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都站在安全出口前面,两人看起来似乎在指挥疏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位领导真是老道,这个位置进可攻退可守,要是退出礼堂,指不定会有人说他们临阵脱逃,可留在礼堂内又不知道什么情况,万一火势控制不住,搞不好要把命搭在里面。
程国斌道:“梁先生,我收到了那些照片,感到有人会对清红不利,你知道的,我虽然和清红离了婚,可是在我心中,我仍然关心她爱护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周围多数人都被洪副省长高超的演技给住了,心说这位洪副省长真是爱民如子啊。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心里雪亮,他只恨自己没有抢在洪伟基前面抱住一个孩子,不过还有机会,也一把抱起了一个啼哭的小男孩,一边劝慰那孩子,一边向从里面走出来的张扬问道:“里面还有没有人?”
现场的官员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面前了方寸,一个个都挤到了安全通道上,黑暗中听到有人大声叫道:“大家镇定,留在自己的位置上,把安全出口让出来,让领导们先走!”
火势基本上都集中在舞台上,虽然礼堂内烟雾弥漫,好在火势蔓延的速度并不快。
程国斌还是表现出很好的涵养,他笑道:“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想什么就说什么,梁先生千万不要见怪。”他向张扬看了一眼道:“我看到照片上……”停顿了一下又道:“好像照片上其中一个就是这位张先生吧!”
程国斌还是一脸的笑:“正是因为我犯过错,因为我的错误让清红受过伤,所以我不希望她再受到同样的伤害,可惜……”
常海心惊声道:“你干什么去?”
常海心道:“洪叔叔的口才真的很好。”
张扬举着灯架,他不敢落下,大声道www.hetushu•com:“我的右后方,角落里应该还有一个孩子!”
所有的镜头都集中在洪伟基的脸上。
张扬道:“照片又证明不了什么?”
张扬大吼道:“全都不要惊慌!火不大!先救孩子!”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震得在场每一个人耳膜都嗡嗡作响,现场的这帮体育官员们从最初的惊慌之中镇定了下来,的确,火是从舞台上起来的,火势还没有蔓延到舞台以外的范围,舞台上还有二十多名孩子。
因为今天是国家体育工作者会议的第一天,所以特地安排了一些表演项目,在几位领导发表了共计一个半小时的冗长演说之后,表演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是南武市机关幼儿园的孩子们表演的集体舞。
已经逃到中途的副省长洪伟基听到张扬的这句话也清醒了过来,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愤怒地推开两名护卫着他向安全出口逃走的工作人员道:“别碰我!去救孩子们!”
洪伟基是张扬的老上司,他过去曾经担任过江城市委书记,后来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中途调离,应该说洪伟基从江城离开还是保存了颜面的,来到云安担任副省长之后,倒也表现的兢兢业业,在云安老百姓的眼里,洪伟基还算得上一个不错的省长。
眼看灯架就要在砸在牛俊生的身体上,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过来,他扬起双臂,稳稳抓住了灯架,大吼一声,竟然将沉重的灯架高举在头顶。灯架因为火焰的炙烤一端已经发红,任何人都能够想象到,这个勇敢冲上来的男子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程国斌道:“你和清红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吧?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如我们久,可是你对她的脾气格也应该有些了解,清红太好强,她眼里不得沙子,无法容忍别人的一丁点错误,我那时候年轻,我们两人的脾气都比较冲,发生了矛盾,谁都不想低头,所以闹到最后,关系越闹越僵,最后以离婚收场,我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后悔。”
张扬道:“这话你相信吗?南锡这次的事情单单是常委就下马了几个?你居然还用纯洁两个字来形容?”
洪伟基抱起了一个孩子,那孩子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又很不幸的被洪副省长抱起来当道具了。
比赛进入第三天的时候,国家体委召开的体育工作者会议在体育礼堂正式拉开了帷幕,会议第一天,云安省副省长洪伟基亲自前来致辞。
现场忽然静了下来,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得到,记者们没有人再提问题,一名记者最先转过身去将背影留给洪伟基,向张扬和牛俊生走去,另外一个、两个、三个,所有的记者都走了过去,把张扬和牛俊生围在中心。
洪伟基的脸色铁青,两道浓眉拧在了一起,他只做了短暂的停顿,马上大声道:“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也在现场,我没有听到有人这么说,我和体委刘主任在火情控制之前也没有离开现场,我们必须要营救这些孩子,直到确保这些孩子全都脱离了危险,我们才离开了现场!”
张扬从常海心的表情上已经猜到她想得太多了,有些www.hetushu.com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张扬一听这话就火了,怒吼道:“放你妈的屁!先救孩子!”
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有些同情的看着洪伟基,看来干什么都不能过火,难怪古人说,过犹不及,做戏也要讲究一个度,这位洪副省长在这方面显然没有把握好,连孩子都看不下去了。
张扬一旁听得心头暗乐,如果不是顾及到梁成龙的感受,这厮早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张扬道:“程国斌这个人很滑头,他在故意激怒你。”
张大官人哪知道自己的一句话搞得常海心心起伏,坐卧不宁。
牛俊生看了他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在生死关头挺身而出救了自己和那小女孩一命的人竟然是张扬。
常海心这才放下心来,几个人一起掩护着那几个孩子向安全出口撤退。
梁成龙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他又怎能听不出来,程国斌今天是在存心气他,越是如此,自己越是不能生气。梁成龙道:“清红可没把你当成亲人,提起你,她挺烦的,整天跟我说你们的那段婚姻是个错误,她后悔极了。”
牛俊生根本睁不开眼睛了,他摸索着向里面走去,走了几步终于听到了哭声,他的耳力当然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牛俊生费了一番功夫方才找到那个啼哭的孩子,把他抱了出来。此时整个舞台都已经被烟雾和火焰弥漫,牛俊生也感到有些心惊。
程国斌笑道:“梁先生好像在怀疑我,我是一个军人,这种卑鄙下作的事情我不会做,而且,我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
梁成龙道:“我只是对别人会把这些照片寄给程队感到好奇。”
此时省市电视台以及各大报社媒体的记者已经来到了现场,听说副省长在这里全都围过去采访。
张扬远远看着洪伟基,看到这厮一脸凝重,痛心疾首状:“我们一定要引以为戒,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我们共产党人,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我们……”
梁成龙打肿脸充胖子道:“我们没问题啊,挺恩爱的,挺好的!”
梁成龙道:“我有点不明白,有心人为什么要把照片寄给你,你和清红现在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梁成龙道:“我想我们没必要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我和我妻子的婚姻,是我们家庭内部的事情,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我只是想问,那些照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会场慌了起来,很多人转身向安全出口的方向跑去,张扬和常海心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突发的火灾,张扬向常海心道:“你先跟着老李去安全出口!”
张大官人超强的平衡能力派上了用场,他踩着椅背,跨过人群来到了舞台前方,脚步刚刚落地,还没有站稳,有一只手就推开他:“让让,让刘部长先走!”
人们已经镇定了下来,更多的人掉回头过来帮助他们救援,现场浓烟滚滚,整个礼堂内可见度很低,牛俊生被烟熏得不停流泪,他大声道:“还有没有人在舞台上?”
孩子们的欢歌笑语感染了在场的体育官员们,大家纷纷鼓掌。
洪伟基站在那里,他http://www.hetushu•com忽然感觉到自己成了一个小丑,洪伟基慢慢的放下了那名小男孩,小男孩大声道:“爷爷!”
南武市消防总队队长程国斌正在那里向副省长洪伟基汇报情况,原因已经查明,是因为舞台电路老化造成的,引燃幕布之后,迅速造成了这场火灾,现场只有四人受了轻伤,那些孩子全都无恙。
牛俊生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抱着怀中的小女孩将她交给舞台下面的常海心。
舞台上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巨响,烟尘之中,张扬扔下灯架从舞台上跳了下来,他大声道:“赶紧撤退,都站在这儿干什么?快走,危险!”
张扬将怀里的一个小男孩交给工作人员,这时候,消防官兵和救护车都已经到了。
张扬去礼堂外的自来水那里洗了把脸,将脸上烟熏火燎的尘灰洗掉,刚巧牛俊生也过来洗脸,两人目光相遇,都想说什么,却谁也没说话,张扬率先笑了起来,通过这次的火灾他发现牛俊生这位传奇教练的身上不仅存在着傲气,也存在着很多的闪光点。
李红阳坐在张扬的左边,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乐了,低声道:“张主任太悲观了,其实我们的干部队伍还是比较纯洁的。”
一个声音也跟着吼了起来:“全他妈都给我让到一边去,我是牛俊生,我的队员听着,跟我去救孩子们!”牛俊生也推开人群拼命向舞台上挤去。
程国斌笑道:“梁先生,其实咱们男人坐在一起说话,应该坦诚一点,我和清红聊过你们的婚姻,清红现在很痛苦,她没想到她的第二次婚姻又遭遇了和第一次一样的问题,梁先生,咱们都是过来人,本来我没资格说你什么,可是我又不忍心看着清红痛苦,既然你娶了她就要对她负责,不可以在感情上背叛她。”
洪伟基的脸如同被人抽了一个耳光,由青变白,他的政治生涯中,从没有面对过如此尴尬的局面。
张扬大声吼叫着:“我在这儿,往我这儿走!”
张扬笑道:“我只是眼睛里不得沙子,其实我也相信多数的党员干部还是好的,每个人的人中总有光辉的一面。”说到这里,张扬忽然想起了黑山子乡的乡长胡爱民,这个人在乡长的位置上并不称职,眼睛只盯着官位,一心想往上爬,可在春阳发大水的时候,却挺身而出舍己救人,证明他的本质并不坏。可能时代的发展,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导致精神文明的建设没有跟上,所以党内很多干部在这种形势下思想上起了波动。张扬过去一直以为精神文明建设是句空话,可随着经历的事情多了,他发现精神文明建设真的很重要。
可就在众人都沉浸在快乐之中的时候,舞台上的灯光忽然灭了,随后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火苗从舞台的幕布上窜了出来,几乎在一瞬间已经窜上了天花板。那些还没有来及退场的孩子们全都吓呆了,站在舞台上不知如何做好,一个个大声哭泣起来。
看到几个孩子出来,洪伟基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到底是混迹政坛的老将,做戏的本领非同一般,一把就将一名正在啼哭的小女孩抱了起来,眼圈都红了,也不m.hetushu•com知道是内疚还是被烟火给熏得,洪副省长动情道:“孩子……你受苦了……”
张扬刚才听到那句话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拳就打了过去,这一拳正中对方的面打得那厮哎呦一声坐在了地上,捂着鼻子,鲜血直流,惨叫道:“你怎么打人……”
牛俊生从舞台上抱起一个吓呆的小女孩正跑向舞台边缘,舞台上的灯架忽然从上方落了下来,牛俊生听到头顶的巨响,惊恐的抬起头来,危急关头他做了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把那个小女孩紧紧抱在怀中,用身体拱卫着那个幼小的生命。
梁成龙也看出来了,他叹了口气道:“我觉着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他干的,可是我也没什么证据。”
一个声音很突然的打断了洪伟基的慷慨陈词:“洪副省长,我想问一个问题,火灾发生的时候,我也在现场,请问,是谁在高喊,让领导先走?当时舞台上有这么多的孩子?这个人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没有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放在第一位?”
舞台下帮忙救援的人们看到火势开始向周围蔓延,不得不后撤了一些,牛俊生抱着那名男孩跳下舞台,李红阳和常海心看到舞台上跳下来一个人,本以为是张扬,近了才看到是牛俊生,整个舞台已经落入一片火海之中,常海心担心到了极点,高声道:“张扬!”李红阳也跟着喊张主任。
梁成龙道:“这事儿别提了,以后千万别再提了!”其实梁成龙心里也有些回数了,程国斌的疑点最大,他想破坏自己和林清红的感情,也许他背后还不知策划了什么阴谋,只不过他没想到张扬会和林清红在一起,所以他的计划没有得逞,梁成龙说不提这件事,是不想张扬继续掺和进来,他家里的事情,他要利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梁成龙有些火了,他直视程国斌道:“程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程国斌道:“梁先生,我听说你们的婚姻好像也遇到了问题?”
常海心笑道:“你好像对他有些意见啊。”
因为体育礼堂内召开的会议是国家体育工作者会议,影响很大,云安省委、南武市委领导对这次的失火事件想当重视,反应神速,当即就出动了南武市消防总队,大火在短时间内就被扑灭了。
李红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梁成龙和张扬离开南武市消防总队后,梁成龙向张扬道:“你看出什么疑点没有?”
张扬道:“他好像对你老婆余情未了,你得小心了。”
程国斌道:“梁先生当然了解自己的朋友,可是我不了解,我看到那些照片,我感觉事情不妙,所以第一时间把照片拿给清红看,我害怕有心人拿这些照片制造事端,会对清红不利。”
张扬笑道:“也就是口才好而已,他在江城干了这么多年,没见他做了多少事情。”
常海心脑子里却再也无法平静了,这两天和张扬激情缠绵,还从没有考虑到避孕的事情,自己该不会怀上吧?如果真的怀上了,岂不是丢死人了。
张大官人看到这两人惺惺作态的样子打心底就有些反胃,他冷冷道:“你不会自己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