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4章 高下立判

李红阳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李红阳把买来的营养品放在沙发旁,看了看谢云飞的模样,心中感到有些滑稽,又感觉到有些同情,这谢云飞不知什么地方招惹了张扬,被他揍成了这幅模样。
张扬朝救护车的方向望去,却见谢云飞正在那儿接受治疗呢,双眼也充满仇恨和怨毒的朝他看了过来,张扬这会儿忽然想起来了,今天自己那一拳可能就砸在谢云飞的身上,我觉着让领导先走这声音那么熟悉呢?搞了半天是这狗日的叫出来的。
这句话一说出口,大家才知道原来张扬救了他的性命,难怪两人之间的关系突然缓和起来。
牛俊生道:“酒逢知己千杯少,你们不喝,你们先走吧,我和我小老弟再喝几杯,比赛怕什么?没有我的指挥,我的那帮弟子一样拿第一。”这话如果再过去说,谁都相信,可自从牛振伟把男子1500米的金牌夺走,大家都开始对牛家军的神话抱有怀疑了。牛俊生说完也想起了这件事,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放心吧,不会耽误比赛,我和张老弟单独说两句。”
牛俊生道:“输了就是输了,咱不赖帐,更何况就咱俩这关系,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让我帮忙,我责无旁贷,自己兄弟的事情,我不帮你,我帮谁?”
谢云飞虽然恨到了极点,可今天打落门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谁让他叫了一声让领导先走,当时他真没顾及到这么多,别人这么喊,他也跟着这么喊,他对领导的关心也真是发自内心,可现在事情过去了,他回想一下,自己真不应该那么喊,那句话毛病太大了。
谢云飞也很乖巧,明白了刘成平的意思,马上道:“我这次过来就是给刘主任请假的,我今晚就走。”
焦乃旺现年五十二岁,今年已经是他担任南武市委书记的第五个年头,种种迹象表明,焦乃旺极有可能成为下届云安省省长,洪伟基一直将焦乃旺视为自己最强的对手,不过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在云安,尤其是在南武市,焦乃旺的声望和所受到的拥戴远远超出洪伟基,焦乃旺还有一个洪伟基不具备的优势,他的父亲是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焦善缘,是党内德高望重的老一代领导人。
焦乃旺颇为感动的紧紧握住张扬的手:“张扬同志,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勇气。”
过了一会儿,刘成平低声道:“想不到张扬写得一手好字啊!”
张扬愣了一下,心说谢云飞怎么能受伤?也没见他冲入火场勇于救人啊!
张扬道:“是这样,今年南锡举办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我身为南锡体委主任,是这次省运会的负责人,我在领导们面前已经夸下了海口,我说要在这次的比赛中夺得金牌榜和奖牌榜的双榜第一,不过我们南锡整体体育水平偏低,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前三差不多,至于第一还有很大的难度。”
满桌人看着他俩都是目瞪口呆,不是咱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昨天在一起还跟斗鸡似的俩人,今天怎么就突然成了兄弟,勾肩搭背这个亲热,但愿两人说的不是酒话。
张扬道:“牛哥,咱们今儿再喝最后一杯,真要是喝多了别耽误正事儿。”
李红阳诧异的看着他。
张扬道:“谢谢牛哥看得起我,以后用得上我的地方,牛哥您一句话就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两人就这么勾搭上了。
焦乃旺的话很简短,但是很切中要害:“查清责任人,所有相关责任人,一个不能放过。三天之内,要调查出全部的结果,把结果上报到我那里。”他的目光从人群中找到了南武市体委书记袁强,当着这么多人和_图_书的面,向袁强道:“你被免职了!”
焦乃旺道:“你们都是英雄!”他放开张扬的手,此时外面又有记者来了。张扬笑道:“我得赶紧穿衣服,这身打扮可见不了人。”
谢云飞这才向拼凑了凑,瓮声瓮气道:“也就是普通水准罢了。”
张扬还没顾得上吃饭,虽然南武市体委方面安排好了,他们可以去餐厅就餐,但是张扬实在对记者的采访有些接应不暇了,他叫上李红阳和常海心,一起去对面的百味斋吃饭,走入饭店的大门,看到牛俊生站在那儿正点着菜,牛俊生看到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张扬也笑了,一场大火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近了许多,牛俊生主动邀请道:“张主任,你也来吃饭啊,一起吧!”
“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知道我为什么不去吗?”
“他敢!”张扬道:“省体委还轮不到他当家,一个体委副主任而已,你瞧瞧他那副德行,把咱们平海体委的人都给丢光了,除了拍马屁,他还会干什么?”
谢云飞听到领导召唤不敢怠慢,这才放过李红阳,他来到刘成平所在的房间,刘成平的秘书站在门外等着他,看到他过来,脸上也没有任何的笑意,低声道:“刘主任在里面等着你呢。”
牛俊生道:“屁话!还把我当哥不?要什么钱?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等这次的事情结束,我抽空去你们南锡看看,挑些好苗子,过来延东跟着我们训练,半年,不要半年,三个月我就能让他们的成绩提高一大步,别的不敢说,就你们平海省的中长跑水平,我敢保证他们能够包揽中长跑项目的金银牌,要是允许派三个,铜牌指定也是你们的。”
张扬乐道:“喂了点中华龟鳖丸。”
谢云飞的悟性并不差,他马上道:“刘主任,火灾的时候,我被天花板上落下的东西砸到了鼻子,有点骨折,不是太严重。”
李红阳回到房间内,脸色很难看,平白无故被谢云飞呵斥了一顿,换成谁心里也不好受。张扬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都说让你别去了,你非得去给他当出气筒。”
张扬道:“我是想请你帮忙训练一些运动员,报酬方面好说,只要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就行。”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
即使焦乃旺的到来,也没有吸引记者们的注意力,几乎所有的记者都围拢着张扬和牛俊生,这两人才是今天营救孩子们的英雄,张大官人不想出这个风头,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了,所有的长枪短炮都对准了他们,牛俊生见惯了这种场面,他本身就是红得发紫的金牌教练,再加上今天勇救那些幼儿园的孩子,这件事极具新闻点,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采访的中心人物。
谢云飞道:“不要以为取得了一点成绩就目空一切,任何时候都要懂得尊重别人,都要谨记谦虚谨慎。”因为鼻梁骨断了,他说话有些瓮声瓮气。
李红阳有些后悔过来了,他来探望谢云飞只走出于下级对上级的礼貌,可不是来听他呵斥自己的,谢云飞被张扬打断了鼻梁,一肚子火全都发泄在乎李红阳的身上,李红阳完全是代人受过,他被训斥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谢云飞看到这秘书的表情心里不免就忐忑了起来,刘成平找自己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牛俊生道:“怎么?看不起我?以为我说过的话是放屁吗?”
谢云飞的确说了让领导先走,不过那句话不是他第一个说的,他今天开会的时候,距离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很近,发生火灾的时候,别人都顾着自己逃跑,谢云飞本来也想逃,可后来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和-图-书患难见真情,这种时候保护领导,比送什么东西都要金贵,所以这厮主动护卫在刘成平身边,开始的第一声让领导先走真不是他喊出来的,不过张扬阻挡住他们去路的时候,他也没看清是谁,伸手想把张扬给推开,说了句让领导先走,结果一拳就砸在他脸上了。当时张扬急于救人没留意是他,可谢云飞看清了,是张扬打的他。
牛俊生侃侃而谈的时候,张扬找了个机会,好不容易才从记者的包围圈中逃了出去。
张扬笑道:“套我话?”
张扬虽然和牛俊生已经称兄道弟,可这种机密的事情他还是不会透露的,牛振伟的事情算得上他牛刀小试,利用针炎激发一个人的潜能,当世之中可能只有他自己才能做到,虽然不是服用兴奋剂,可从根本上来说和药物刺激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种作弊手段。张扬道:“我就是用金钱刺激他,牛振伟家里情况比较困难,可能是他比较在乎钱,所以他才拼了命的跑。你想想,我又不是搞体育专业的,我哪有那个本事指导他?”
包间里面坐着的都是延东省的几个体育官员,延东省体委主任金树强也在其中,他不知道今天的详细情况,看到牛俊生这么热情的把张扬请了进来,颇有些纳闷,之前牛俊生和张扬相互间还很不对乎,张扬在瑞龙大酒店当众给牛俊生难堪,想不到突然间两人之间的矛盾就冰释了。
李红阳道:“他鼻梁骨断了……张扬笑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同样牛俊生在今天火灾之前对张扬这个年轻人也是十分反感的,可是今天张扬在关键时刻的大无畏表现让牛俊生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好感,尤其是在头顶射灯架落下的时候,如果不是张扬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恐怕他和那个小女孩全都难逃一死,牛俊生把这份情记在了心底。
张扬回到酒店,李红阳等着他,确信张扬没有喝多,这才道:“张主任,我让小常去买了点东西,你洗把脸,休息休息,待会儿咱们去谢主任那里探望探望他。”
众人从牛俊生的表现已经看出他喝多了,谁也不好阻止他,金树强交代张扬道:“张主任,你帮忙照顾牛教练,可不能让他喝多了。”
张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提起形象代言的事情:“牛哥,我跟你打赌归打赌,你们给平海省运会当代言我还是会按照规定付给你们酬劳的。”
谢云飞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当然没那么容易将他放过,说的正起劲的时候,他的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却是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让他过去。
张扬道:“没打断他的腿算他幸运!”
洪伟基既然回避这个问题,同样的问题就问到了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旺的身上。
焦乃旺冲上去一把将孙子抱起,他是南武市市委书记不错,也同样扮演着一个爷爷的角色。确信孙子没有任何损伤,焦乃旺方才放下心来,他向洪伟基点了点头,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多说话。
李红阳道:“张主任,人家毕竟是我们的上级领导,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应该去一趟。”
同样是副省长,洪伟基和焦乃旺相比,他欠缺这种雷厉风行的气魄。两者相比,高下立判。
谢云飞怎会听不出他在赶自己回去,其实他的鼻梁骨虽然骨折了,可会还是能开的,刘成平之所以现在要赶他走,主要是不想这件事的影响继续扩大,刘成平自己当然不会说,但是他很难保证其他人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当时谢云飞大叫着让领导先走,还伸手去推张扬,所以才触怒了对方,张扬一拳把他打倒在地,刘成平http://www•hetushu•com就在旁边,没有人比他把整个过程看得更清楚。现在很多媒体记者都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旺也在公众面前提出要将这件事追究到底,务必查一个水落石出,刘成平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妙,万一查到了谢云飞身上,麻烦会很大,他当然并不在乎谢云飞的下场,可是当时谢云飞的的确确是在护卫着他逃往安全出口,这些事一旦经过媒体的添油加醋,就会变得面目全非,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刘成平才暗示谢云飞赶紧走人,只有谢云飞走了,这件事才会告一段落。
谢云飞受伤之后,平海的体育工作者都闻讯过来探望他,李红阳也过来了,张扬不去,常海心自然保持和他的高度一致,她也没去。
刘成平明知道谢云飞进来了,却装出没有察觉到他的样子,所以谢云飞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什么高攀不起,以后你就是我兄弟,我就是你哥,别人的事情我不管,兄弟你只要一句话,我这个当哥的风里来雨里去,绝不会有半点怨言。”
牛俊生摇了摇头道:“没套话,我这个人你相处久了就知道了,我有什么说什么,我知道自己脾气臭了点,平时还有点自大,不过我不绕弯子,我真想不透,比赛后,我专门找了牛振伟过去的成绩来看,不突出啊,他比赛的时候技术也不怎么样,可就是跑不死,奇怪了哎!说句心里话,我当时真怀疑你们给他喂了什么药物,让他兴奋成那样,不然短时间内成绩不可能提高这么快。”
等大家都走了,牛俊生又点了两个菜,和张扬每人倒了一玻璃杯白酒。
“什么?”
李红阳和常海心也一起离开。
张扬躲到洗手间把衣服给换好了,他也不想接受记者们的采访,让李红阳帮忙给他挡了。
南武市消防总队大队长程国斌慌忙来到焦乃旺面前向他汇报情况,对南武市的这帮干部来说,焦乃旺才是他们的直接领导,在他们眼中焦乃旺要比洪伟基重要得多。
牛俊生道:“不用,我们体委领导安排的,反正还得开几天会,你想请客有的是机会。”他很热情的把张扬三人请进了包间。
刘成平点了点头道:“没其他事了,你会去准备一下吧,好好养伤。”
牛俊生想想也对,他感叹道:“看来每个人都有潜能,每个人的运动成绩都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提高一大步,只是我们能不能够挖掘出来的问题。”
牛俊生和张扬一样都是性情中人,他好酒而且能喝,当天中午和张扬每人都喝了一斤左右,牛俊生带了几分酒意,他这个人本来说话就没遮没拦,借着点酒劲更是有什么话全都往外倒,牛俊生搭着张扬的肩膀道:“张主任,你比我年轻,我就叫你声兄弟了。”
延东省体委主任金树强笑道:“都别客气了,你们两个都是英雄,两个都值得我们敬酒,来,我提议,咱们大家共同敬两位英雄一杯!”
张扬一字一句道:“他的鼻梁骨就是我给揍断的!”
张扬笑道:“哪有那么夸张,牛教练,应该我向你敬酒才对,要不是你第一个冲入火场救人感召了我,我也没胆子冲上去。”张扬这个人好就好在人家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
刘成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懂书法吗?”
李红阳叫苦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们南锡体委未来的工作,他怎么说都是咱们的上级领导,你把他给打了,以后工作中,他肯定会想办法为难我们。”
刘成平道:“既然受伤了,就赶紧回去吧,不要坚持留下开会了。”
牛俊生这个人的确有些恃才傲物,不过他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坏http://m.hetushu.com人,每个人都会因为成绩而产生自我膨胀,这几年来,他的弟子接连在国内外斩金夺银,在国际田坛刮起了一阵迅猛的牛旋风,产生骄傲情绪也是难免的,这个人给很多人的印象都很骄傲,很霸道,不过牛俊生今天在火场的表现,已经完全推翻了张扬对他过去的印象。
张扬道:“有什么好探望的?”
谢云飞哑口无言。
张扬笑道:“真不是这个意思。”
牛俊生道:“你才是真正的英雄,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托起射灯架,真的,没有你,我牛俊生现在已经死了!”牛俊生这个人性情很直爽,他有什么说什么,从不藏着掖着,他也因为这种脾气得罪过不少人,如果不是他执教成绩过于出色,不知道有多少小鞋等着他了。
李红阳道:“鼻梁骨断了!”
牛俊生笑笑:“放心吧,我斤半酒没事儿,只是没想到你酒量也这么大,兄弟啊,我过去怎么就没发现呢?咱俩还真是投缘啊!”
焦乃旺看到张扬,主动站起身,向他伸出手去:“张扬同志,我是专程过来向你表达谢意的,谢谢你今天的英雄表现,救了这么多的孩子,其中一个就是我的孙子。我今天过来,既是代表全体南锡市民,也是代表我的全家,向你表示中心的感谢。”
“他会这么好心?”谢云飞冷冷道。
张扬笑道:“您别夸我,再夸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今天我一个人也救不了这么多的孩子,第一个冲入火场的是牛俊生教练。”
金树强害怕牛俊生喝多了,毕竟牛俊生和他们这帮体育官员不同,他还肩负着带领队伍打比赛的任务,金树强道:“牛教练,差不多了,明天还有比赛,别喝这么多。”
张大官人听到牛俊生这句话真是大喜过望,中长跑在田径项目中所占的比例很大,能够包揽金牌,就是十多块,更重要的是,过去中长跑项目的金牌大都被江城和东江瓜分,此消彼长,如果真的能够拿到,他们南锡也就有了和这两个体育强市一争短长的实力。
牛俊生端起酒杯道:“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得给张主任敬杯酒,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牛俊生道:“你可真敢吹!不过男子汉大丈夫,不敢说怎么敢做?力帮你,到时候我派几名弟子过去,帮你把男女中长跑金牌全都夺过来……”说完,牛俊生又挠了挠头道:“好像不允许啊?你们是省运会,不许请外援啊!”
谢云飞心中暗骂刘成平,这厮分明在装,自己要不是护卫着他往安全出口逃离,又怎么会平白无故被张扬打了一拳,鼻梁又怎么会断?可谢云飞马上又回过神来,刘成平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他是在暗示自己他不知道自己鼻梁被张扬打断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他很可能没听到让领导先走那句话。
有记者仍然抓住今天有人叫领导先走的事情不放,虽然副省长洪伟基已经否认了这件事,可是今天不少记者就在现场,他们亲耳听到了有人喊出让领导先走这句话。
张扬笑道:“好啊,你是金牌教练,我就怕高攀不起!”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也没发现,牛俊生这个人真正了解之后还很可爱。
几个人坐下之后,牛俊生笑道:“有道是不打不相识,我和张主任今天是患难见真情!”一句话把气氛顿时给调动起来了。在场的人虽然都知道他们两人勇入火场营救少年儿童的事情,可是并不知道张扬救了牛俊生的性命。
牛俊生听力张扬是在调侃自己,他呵呵笑道:“那玩意儿没用,说真的,如果不是为了训练经费,我们才不会去做那种广告呢。”他端起酒杯和张扬又碰了碰道:“尿检结果出来了,我本来觉着牛振m.hetushu.com伟可能有问题,可事实证明他没毛病,老弟啊,你跟我透个底儿,到底是什么原因他才能提高这么多的?”
焦乃旺听到这个提问之后,两道浓眉拧在一起,他大声道:“我虽然并不在现场,可是我的孙子就在今天的舞台上,如果我在现场,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喊出了让领导先走这句话,我一定会冲上去狠狠给他一个耳光,这种人不配当党的干部,这种人连做人都不配!我在这里向南武所有市民保证,今天的火灾起因,以及背后发生的这些事,我一定会查的清清楚楚,我会尽快给南武市民一个交代。”
李红阳道:“谢主任,我们张主任有点事情出去了,所以委托我过来看您。”李红阳不想事情闹得太僵,毕竟谢云飞是他们的领导,如果得罪了他,以后工作中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
焦乃旺也笑了起来。
谢云飞内心很失望,自己辛辛苦苦的护卫他,到最后竟然换来了这个结果,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啊,现在出了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自己给踢走,刘成平这个人太不仗义了,谢云飞就算走心里也不踏实,他还担心自己这一走,所有的事情别人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到时候他连解释的机全都没有。
来到李红阳的身边,李红阳把他拽到一边,神神秘秘道:“谢主任受伤了!”
整个下午都在这种喧嚣中渡过,直到下午一点钟的时候,领导们和记者们方才陆陆续续离开了体育宾馆。
张扬回到体育宾馆,洗了一个澡,虽然他深入救人第一线,他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洗澡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过来拜访,张扬在洗澡间内,穿上浴袍走了出去,他并没有想到前来的是南武市市委书记焦乃旺。
张扬也没推辞,点了点头道:“好啊,不过咱们先说好了,这顿饭要由我来请!”
刘成平一个人站在办公桌前,正欣赏着桌上的一幅字,谢云飞虽然隔了很远,仍然看清那幅字就是张扬所写的搏起。
谢云飞苦着脸坐在沙发上,现在的形象十分滑稽,鼻子上贴了块胶布,脸上也是乌青一片,张扬的拳头威力多大?谢云飞到现在头脑还一阵阵发懵,他越想越是窝囊,自己是张扬的顶头上司,这混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殴打自己,可这件事又没处说理去,谁让他当时喊了一声让领导先走,他相信张扬打他的时候,肯定有人看到了,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肯定知道是张扬打了他,不过直到现在刘成平连一句慰问的话都没有说。谢云飞感到心灰意冷,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位上司,也不会一时头脑发热说出那句混账话,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挨了张扬那一拳。现在外面舆论炒的很热,都在调查是谁说了让领导先走那句话,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旺还在公众面前表示要一查到底,一定要查出这个置人民生命于不顾的败类。谢云飞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败类,白挨了一拳不说,现在心里还惶恐不安,生怕这件事败露出去。
刘成平又道:“听说你受伤了!”
张扬趁热打铁道:“牛哥,我还有一事儿想求你。”
牛俊生道:“你字写得比我好,酒量比我大,胆子也比我大,不过我就是想不通,你在中长跑训练方面应该不如我啊?给了牛振伟三万块钱的刺激,他居然跑得比兔子都快,把我的两个主力队员都给干败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结果啊,所以才敢跟我打赌?”
张扬笑道:“焦书记太客气了,其实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冲上去,我只是尽了一个做人的本分。”张大官人本来想说党员的,可想了想,这种事是人都会冲上去救孩子,党员不党员的没啥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