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5章 求你给我个机会

陈绍斌笑道:“酒能乱性,梁成龙你可得把握住啊!”
看着梁成龙驱车离去陈绍斌向丁兆勇道:“我怎么觉着怪怪的,今晚是不是要出点啥事儿?”
丁兆勇道:“我也这么觉得!”
林清红笑道:“我也看到了,张扬你可真不简单,来到南武没几天就成了英雄。”
张扬笑着坐了下来,向常海心道:“小常,你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只管点,今晚梁老板请客。”
这次见到陈绍斌,感觉这厮的底气足了不少,看来真的在期货市场上狠狠老了一票,张扬道:“看到你我就知道什么叫小人得志,整一个暴发户的嘴脸!”
张扬道:“还别说,在我的印象中,你要脸的时候不多!”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谢云飞走后,这件事再没有记者提起,很快就有人出来辟谣,声明当时火灾发生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高喊让领导先走,两位最高领导也没有急于逃离火场,而是坚守在火灾现场,直到所有儿童获救之后方才离开。
常海心没说话,因为她的确听到有人喊了那句话。
常海心从张扬身后露出头来:“陈绍斌,你别胡说八道,今天我们领导可在这儿,张主任,他要是敢欺负我,你得帮我出气啊!”
陈绍斌乐呵呵冲了上来,狠狠给了张扬一个拥抱,然后作势向常海心扑去,常海心呀!了一声,赶紧躲到张扬的身后,早在东江党校读书那会儿,陈绍斌就苦苦追她,常海心对陈绍斌可谓是避之不及。
张扬道:“哪瓶?”梁成龙从兜里摸出了一个不锈钢酒壶,里面装着近三两酒,这些酒都是他从林清红那里拿走的,里面掺了迷魂药。
丽都夜总会是南武最有名的一家夜总会,丽都的消费是云安娱乐场所中最高的,这儿陪酒的女孩儿据说是整个南武最漂亮的,丽都的后台很硬,老板叫曹宪法,平时很少露面,在丽都负责的是总经理钱有明,这个人过去也是文艺圈的,也算半只脚踩进了娱乐圈,人脉相当了得。
李红阳道:“看来伤的不轻。”
李红阳愣在那里,他现在总算明白张扬为什么会向谢云飞出拳,如果谢云飞真的喊了那句话,这一拳挨得不亏。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靠,你丫够卑鄙的。”
林清红根本不为所动,她摇了摇头道:“没希望,咱们完了!”她端起酒杯道:“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心,都想让我和梁成龙继续把这个家维系下去,我谢谢大家,我很看重和你们之间的友情,无论我和梁成龙走到哪一步,我希望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情,感情的事情不是单方面的问题,我们的婚姻之所以会弄到现在的地步,有他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我提出离婚,是冷静考虑后的结果,所以我希望你们这些朋友尊重我的决定。”她仰首将这杯酒喝了。
梁成龙也跟着附和道:“官场比商场黑多了。”
张扬道:“难啊!”
张扬道:“你想想啊,谢云飞是咱们平海省体委副主任,把他招出来没什么,他丢人现眼也没什么,可是他现在代表了咱们平海的干部,因为他一个,咱们的脸面前被搭进去了,你说值得吗?”
梁成龙道:“哥们,我是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你都看到了,心理上我是征服不了她了,你就帮帮忙,把这酒倒给她,让她把那天晚上的状态重演一次,给我一次生理上征服她的机会。”
梁成龙道:“说真的,今晚大伙儿都给我帮帮忙,多帮我美言几句,清红那个人是刀子嘴豆腐心。”
梁成龙道:“还是我送吧,清红喝成这样我不放心。”这厮做出关心状其实心里窃喜不已,想不到张扬的药还真起到了作用。
陈绍斌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道:“小赚和图书了一点,今年抓住了一次大行情,把过去亏的钱全都弄回来了,除此之外还赚了五百多万,和你们这些大财主不能比,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
林清红道:“好!今晚我不提,但是说好了,这顿饭我来请,梁成龙,我没请你,你要是有点骨气,就别死乞白赖的赖在这里。”
张扬道:“总而言之今天没有伤亡,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陈绍斌笑了:“想多了,咱们林总想的就是多,我这次来南武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还钱!”这厮从怀里掏出支票簿,很潇洒的在上面写了个数目,然后递给了林清红道:“林总,兄弟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帮了我,现在我总算扭亏为盈了,是时候该还你钱了。”
林清红道:“现在社会上有一部分人心理很不平衡,经常制造一些事端发挥对政府的负面情绪,这样很不好,根本是在刻意挑起矛盾。”
梁成龙道:“我怕她不来,让丁兆勇去接她了。”
张扬道:“帮你什么?征服林清红这事儿得你自己来,我们帮不上忙。”
梁成龙道:“明儿我就得走了,我这颗心放不下啊,你说清红为什么对我这么绝情?我都这样了,她还不相信我?”
张扬道:“你说的我都不懂,我就知道谁赚钱谁就得请客。”
陈绍斌道:“其实就算有人喊出让领导先走,我一点都不意外,官场上的龌龊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梁成龙道:“我不会和你做朋友,只想跟你当两口子,好好过日子。”
张扬跟着骂道:“梁成龙,你确定不是东西,你就算不相信我们,也应该相信嫂子啊!”
林清红冷冷道:“还用问?一定是有人给他打电话,把他当救兵一样请了过来呗。”
丁兆勇笑道:“别拽上我,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选择中立!”
梁成龙苦着脸道:“我知道我错了,我改,我改还不行吗?以后你们都看我的表现,清红,我发誓,我下半辈子一定好好珍惜你,我做个好人,我做个好丈夫,好朋友,好男人,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你给我一个机会。”这厮表现的很诚恳,只差没跪下来求林清红了。
林清红不出所料的喝多了,张扬配制的这种药物,先是迷倒对方,药物浓度在体内达到巅峰值要在一个时辰之后,所以现在林清红并无异样。
张扬道:“完了,你这孩子完了,头脑被资产阶级彻底给腐蚀了,堕落了。”
陈绍斌乐道:“你懂个屁,我这叫否极泰来,像我这种头脑,注定是要发财的,你们等着瞧,97香港回归之前,我肯定能赚到一个亿,到时候,我出钱,请你们大家一起去香港观礼,怎么样?够不够哥们?”
张扬道:“我就不信,这种地方要是不和色情挨边才怪!”
张扬道:“你想想啊,今晚咱们喝得是茅台,你把女儿红倒她杯子里,以你老婆的精明她会喝不出来?”
丁兆勇开着梁成龙的那辆宝马来到丽都门外,马上有服务生过来帮忙拉开车门,陈绍斌走下去随手就塞给服务生十块钱,算是小费,人有了钱出手自然就大方。
梁成龙眼睛一亮,他拉着张扬的手臂道:“哥们,你得帮我一次。”
常海心笑道:“知道了!”她拿起菜谱翻了起来。
张扬道:“别谢我,千万别说这事儿是我干的!”他也心虚这件事要是让林清红知道他有份参予,肯定饶不了他。不过想想梁成龙也真够操蛋的,这种不要脸皮的办法他也能想到,不过张扬认为他们反正是两口子,保不齐因为这件事真能和好呢。他也想好了就算事情败露,他也推个一干二净,绝不承认梁成龙手里的迷药是他给的。
陈绍斌爽m•hetushu.com快的点了点头道:“好,今晚上吃喝玩一条龙,回头咱们去丽都,我给你们每人叫一个小姐……”这货说话向来没有把门的,话说出口才觉着有些不对,常海心和林清红都以鄙夷的眼光看着他。
张扬笑道:“你也就是现在这么说,真要是你们和好了,用不了多久你肯定会旧态复萌,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狗能改了吃屎?我不信,打死都不信!”
陈绍斌道:“擦边的东西肯定有,我在上海见过比这更高档的,不过都说云安女孩漂亮,在这里服务的都是艺术学院的大学安,所以特地来开开眼界。”
陈绍斌也只是吓吓常海心罢了,他笑道:“我知道海心来南武开会,所以专程从上海开车过来探望她,海心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张扬道:“哥们,我可得提醒你,现在有婚内强奸的说法,你搞不好会因为这件事坐牢的。”
张扬道:“不难啊,其实征服不外乎分三种,一是心理上征服,二是生理上征服,三是心理和生理上双重征服。”
陈绍斌、丁兆勇、梁成龙这帮人都是官宦子弟,和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因为如此,他们对官场的了解比普通人都要深刻一些。
丁兆勇岔开话题道:“对了,刚才我来的路上买了份报纸,很大一幅版面上都介绍张扬同志奋不顾身冲入火场勇救少年儿童的事情。”他把报纸拿了出来,给大家传阅。
梁成龙道:“更好的?”
陈绍斌笑了:“至于吗?我说?我们几个大老远从全国各地跑到南武来,清红,你就算不念夫妻感情,也得顾及咱们这帮朋友的友谊吧?在南武你是地主,离婚的事儿,今晚别提,过了今晚,你想怎么提就怎么提!”
陈绍斌很热情的邀请道:“海心,一起去呗,咱们就是喝酒聊天!”
梁成龙道:“我改,我真能改,我没你那种万多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本事,所以我决定从一而终。”
丁兆勇道:“还是随便找个小地方喝酒得了,丽都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南武又不是东江,咱们还是低调点好。”
梁成龙道:“我也是没其他办法了。”
林清红道:“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小道消息?这些话都是你们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传出来的,今天官方已经辟谣了,说根本没有人喊让领导先走,我觉着这些传言也太夸张了,只要是还有人性,就不可能置那些舞台上的孩子于不顾,只顾着自己逃走!”
张扬惊喜道:“陈绍斌,你丫什么时候来的?”
陈绍斌笑道:“老外了吧!丽都在云安算得上高档夜总会,低级的色情表演还真没有,这里的定位比较高端,在这里驻场表演的全都是云安演艺圈的名人,平时也经常有国内的大腕儿到这里来演出。”
梁成龙道:“程国斌肯定不是一个好东西,他一直都想跟清红复合,我看那瓶酒就是他捣的鬼,如果清红不是遇到了你,肯定要中了他的圈套。”张扬笑道:“哥们,怎么了这是?喝多了?”
一群人看到林清红喝多了,以为她是情绪低落容易醉酒,张扬提议结束今天晚上的饭局。
常海心被问得俏脸发热,她睡眠不好还不是因为张扬的缘故,这两天,他每天晚上都要偷偷溜到自己的房间内,一折腾就是半夜,常海心真有些吃不消了。
陈绍斌道:“有钱难买高兴,今儿晚上我高兴。”
张扬道:“你就别管了,回头我见机行事,总而言之,林清红回头喝多了,你马上送她回家,至于接下来你们两口子干什么?我们就不管了。”梁成龙道:“兄弟啊,要是你能帮我做成这桩美事,此等大恩大德,梁某来世必结草衔环报答http://www.hetushu.com你的大恩大德。”
当天晚上梁成龙在南武最有名的王府饭庄请客,张扬和常海心一起抵达的时候,只有梁成龙一个人在包间里坐着,张扬道:“林清红呢?”
常海心打了个哈欠道:“不成了,这几天睡眠不好我得回去补个觉。”
陈绍斌厚着脸皮道:“还是坐在你身边踏实,我觉看见到你最有亲切感。”
张扬笑道:“真是煞费苦心啊,我要是林清红,我也被你感动了。”
陈绍斌道:“我说你们现在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当今的社会是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只要你有钱,你到哪儿腰杆都一样挺直。”
常海心原来对他就没什么感觉,现在已经成为张扬的女人了,更不会对陈绍斌产生什么特别的想法,她笑道:“你真虚伪,什么时候能诚实点。”
林清红一听这话就恼了:“谁跟你两口子?你有毛病啊?今天我把离婚协议书带来了,你现在就给我签字!”
这会儿常海心敲门过来了,她刚刚得到了消息,谢云飞因为鼻梁骨折提前返程了,接下来的两天会议也不参加了。
林清红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什么样的货色,我们都清楚。”
陈绍斌道:“什么领导?你们领导在我眼中屁都不是,张扬,你小子少跟我打官腔,你敢重色轻友,我们仨一起削你!”他倒是挺会拉同盟战线。
满桌的人都笑了起来,不过林清红没笑,她当然能够看出这帮朋友今晚凑在一起,目的就是想帮她和梁成龙说和,陈绍斌这么远从上海来,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林清红对他们的好意是领情的,但是她真的不能接受梁成龙。她在感情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而且两次在同一件事上跌倒,林清红在商业上精明无比,屡战屡胜,可在感情上却败得一败涂地。
陈绍斌笑道:“少废话,快开车,去丽都见识见识!”
梁成龙得意笑道:“放心吧,等这件事成了,我们两口子拎着鸡鸭鱼肉去谢你这个大媒!”
张大官人想要下药,别人根本看不出来,回去之后和林清红主动碰了两杯酒,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药粉洒在了林清红的酒杯内。张大官人还是有些内疚的,虽然抱着成人之美的念头,可梁成龙这厮的手段的确龌龊了一些,张扬配制的迷魂药要比醉翁居的那种厉害许多,估摸着今晚梁成龙要打住十二分精神帮助林清红解除药性了。
丁兆勇道:“股市这么赚钱吗?”
丁兆勇道:“有后台吧,不然这种地方肯定三天两头有人查。”
三人一起向丽都门前走去,来到门外,陈绍斌买了三张票,进门的基础消费是一百,说是有演出看。
张扬笑骂道:“我算服了你了,这么缺德的事你都干得出来。”张扬身上还真的带了点迷药,因为醉翁居的事情,他特地配了点迷魂药放在身上,关键的时候或许能够起到作用,想不到今晚先帮梁成龙用上了。
常海心挨着张扬坐下,陈绍斌挨在常海心坐下,常海心抗议道:“你去那边坐!”
李红阳道:“就怕那些媒体记者仍然抓着这件事不放。”
张扬道:“情敌我见多了,可是你们这样的却不太多见,都为了一个女人紧张,可这女人又铁了心要和你们离婚。”
张扬道:“一百块就为了看演出?”
张扬道:“别介,这事儿不能说!”
梁成龙这会儿又打来了电话,他来到南武之后关注的只有林清红,在南武调查了一通也没找到什么结果,他也不能始终在这里呆着,打算明天一早回去,想起自己冤枉了张扬,有些内疚,所以在离开之前,约张扬一起晚上吃顿饭。梁成龙还有一个目的,想把林清红也请过来,他现在一心想挽回这http://www.hetushu.com段婚姻。
林清红道:“你这个人就是多疑!过去我以为,就算咱们做不成夫妻还能做朋友,可现在看来,咱们连朋友也没得做。”
梁成龙道:“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铁了心……”
张扬道:“我看未必,林清红这次好像是铁了心要和你离婚,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们跟着掺和也不好。”
李红阳跟着点头道:“对,这件事不能说!”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这件事被公布,云安省方面肯定会把所有的责任推到谢云飞身上,这样一来云安省方面撇清关系了,可平海干部的形象要大受影响。
张扬笑道:“拉倒吧,就你也敢说自己诚实,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怎么突然就跑到南武来了?”
此时林清红和丁兆勇一起走了进来,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陈绍斌也来了,这厮是从上海到南武来的,浑身上下全都是名牌,手上还带了一个相当俗气的钻戒,整个人的气质明显和前一阵子有了不同。
张扬叹道:“我怎么就认识了你这种不要脸的人物,得!君子成人之美,我就帮你一次,不过,这玩意儿还是别用了,我有更好的。”
常海心一旁听着,知道他们几个没说什么好话,红着脸躲到一边。
梁成龙插口道:“我也听到一些传闻,说今天发生火灾的时候,当时有人喊让领导先走?”
常海心道:“他活该挨打,今天火灾发生的时候,我听到了,那声让领导先走就是他喊出来的。”
梁成龙默默看着林清红,他也端起酒杯道:“谢谢大家,清红说得对,无论我们的婚姻最终走向何方,我和大家的友情不会变,谢谢大家能够帮助我,我梁成龙把这份情记在心底了!”他也一仰脖将酒喝了个干净。
梁成龙道:“跟我和清红也没关系,我们两口子也中立。”
丁兆勇道:“张扬是国家干部,你别想腐蚀他啊!”
陈绍斌提议去继续喝酒,常海心向张扬道:“我先回去了,就不影响你们潇洒了!”
陈绍斌道:“海心,要不你把清红送回去吧,咱们哥几个出去再喝点。”
陈绍斌道:“这群人里最诚实的一个就是我。”
张扬道:“这件事只能这么处理,至于谢云飞那种人,没什么好下场。”
林清红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支票道:“你真赚钱了?”
“你配吗?梁成龙,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自己在外面不干净,不知道检讨自己,反而怀疑我,开始的时候你怀疑我和陈绍斌,现在又怀疑我和张扬,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干的这些事是一个男人的所为吗?”林清红当众向梁成龙发难。陈绍斌和张扬都被牵连了进去,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觉着有些难堪。
陈绍斌骂道:“清红,你骂得对,这混蛋东西根本配不上你,你跟他离婚,我们都跟他绝交,让他孤家寡人,孤独终老,死了身边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表面上他们两个在骂,其实是用这种方式帮助梁成龙呢。
梁成龙慌忙解释道:“我没打电话,陈绍斌,我都不知道你要来。”
张扬又嘱托道:“别为难,拣最贵的点!”
常海心对这件事的处理很不满意,愤愤然道:“这么就算了?火灾的时候,那些孩子在舞台上,很多领导干部只顾着自己的性命,争先恐后的往安全出口逃,根本顾不上那些孩子,那些人全都是败类,应该把他们全都揪出来严肃处理。”
陈绍斌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不是那种人……”
常海心道:“有好的,也有坏的,也有你这样的好干部啊。”
梁成龙道:“没有婚内迷奸的说法吧?就算她事后告我强奸,我也认了,怎么我都得努力尝试一次。”
常海心不解道:“为什么不能说?”
http://m•hetushu.com扬道:“真要是把这件事都落实了,老百姓心里会怎么想?他们会对我们的干部群体怎么看?”
梁成龙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搀扶着已经迷迷糊糊的林清红走了出去,林清红也闹不明白自己怎么又喝多了,今天没喝多少啊,她哪里能够想到梁成龙串通张扬在她杯子里下了迷药。
梁成龙道:“还记得那瓶酒吗?”
几个人一起把林清红送了出来,看到梁成龙带着她上了那辆宝马MINI,张扬凑了过去,趴在驾驶侧的车窗向梁成龙低声道:“哥们,悠着点啊!”
张扬道:“可能她还在气头上。”
梁成龙道:“那怎么办?”
陈绍斌道:“天气不错啊,怎么会睡眠不好呢?”
陈绍斌道:“听说这里经营很正规,陪酒是有的,但是没什么色情服务。至于客人看上了某位小姐,他们私下里的交易就不清楚了。”
张扬低声道:“这里不会有色情表演吧?”
梁成龙道:“没喝多,我就是心里难过。兄弟,你说为什么征服一个女人就这么难?”
陈绍斌哈哈笑道:“叫几个小姐陪酒又不犯法,走吧!哥几个,来到南武,不去丽都太可惜了,我请客!”
梁成龙道:“我总觉着那个程国斌在背后捣鬼,我今天特地找了一个私家侦探。让他盯住这王八蛋,一定要把程国斌给我查清楚。”梁成龙对程国斌极其反感,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张扬凶神恶煞般瞪圆了双眼道:“我借他一个胆子!他敢欺负你,我把他从三楼上扔出去。”
梁成龙瞪了他一眼道:“滚一边玩儿去,以为我听不出你在说风凉话?”
张扬一边摇头一边看着梁成龙道:“梁成龙啊梁成龙,我真他妈鄙视你,对自己的老婆下药,你还算人吗?”
梁成龙开林清红的车走的,他的那辆宝马交给了丁兆勇,几个人将常海心送到了体育宾馆。看着常海心走入宾馆大门之后,陈绍斌神秘一笑道:“走,丽都!我请客!”
陈绍斌道:“什么股市?现在我在做期货!”
张扬笑道:“换了新地方都是这样,走,我们送你过去。”
丁兆勇道:“要是让你爸听到你的这番言论,少不得会拿着擀面杖追赶着揍你!”
张扬道:“是啊,还是让梁成龙亲自送,给他们两口子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张扬笑道:“我和海心在现场,不过我们也没听到有人喊那句话,应该是传言。”
常海心道:“这种干部真是我们平海的耻辱,回头我向媒体揭发他!”
张扬道:“这事儿纯属巧合,当时大家都在救人,海心也在救援现场,不知怎么记者把我和牛俊生盯上了,所有报道都围绕我们两人进行,搞得好像人都是我们两个救得似的,其实大家都出力了。”
两个人的感情事别人就算想帮忙也无能为力,最后还是要依靠他们自己去解决。梁成龙去洗手间的时候,张扬担心他出事,陪着他一起去,梁成龙搭着张扬的肩膀道:“哥们,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感情之中游刃有余的,我伤了,这次真他妈伤了,现在我才发现,我最爱的就是她,我他妈是悔不当初啊!”
丁兆勇道:“咱们中国可不兴这个。”
张扬得知这件事并不意外,虽然这个声明是谎言,可这谎言是善意的,如果真的要查一个水落石出,这件事势必在社会上造成不好的影响,不但影响到平海省的干部形象,而且会影响到所有党员干部的光辉形象,从大局考虑,这件事必须要掩盖住,不可以让老百姓心寒。在官场历练久了,张扬对这种事情的处理方法已经相当熟悉了。
梁成龙丝毫没有动气:“今晚能来的都是我自己的兄弟姐妹,我就拼着不要脸了怎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