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6章 救救我

杨影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曹宪法道:“你出去吧,以后不要来丽都唱歌了。”
张扬没什么过火的动作,他端起那杯扎啤道:“喝酒!”他喝酒的时候,三位陪酒小姐一起陪着喝,她们可不是贪酒,而是陪着消费,喝得越多消费越高,她们得到的提成也就越高。
丁兆勇途中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差没把肚皮给笑破了。
查晋北道:“南锡这次的动静很大,一次落马了这么多的官员,在国内政坛中也不多见啊。”
陈绍斌一边揉捏着他身边女孩的胸部一边道:“我就说,你们都装什么清纯?真实点不好吗?”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回到了丁兆勇开好的房间内。
几名混混得了钱果然不再闹事,转身走了。
李老大和那名女孩子话都不敢多说,扑通一声就双双跪在地上了,由此可见曹宪法在丽都拥有着绝对的权威。
张扬冷冷道:“请我们喝酒?你有钱吗?”一句话把那女孩给问住了。她要是有钱,刚才也不会被人追债追成那个样子。
这时候丁兆勇也来到洗手间,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得一惊,走了过来道:“怎么回事?”
张扬拿起那杯啤酒喝完了,舒了口气道:“走吧,这儿没什么玩头!”
梁成龙有气无力道:“六次了……六次了……我他妈快精尽人亡了……你他妈害我……快来……快来给她送解药……”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他没理会那女孩子,自己也来到洗手池前洗了洗手道:“你看清楚,这是男厕还是女厕?”他认出这女孩是刚才在舞台上弹唱昔日重来的那个。
他们三个都傻眼了,搞了半天那小妞是和几个混混串通好了博同情骗钱的,陈绍斌心里这个火啊,他一向认为自己很精明,今晚居然让个小丫头摆了一道,能不生气吗?陈绍斌霍然站起身来,却被张扬一把抓住,张扬道:“算了!”
张扬道:“我喝不惯那玩意儿,给我来一扎生啤!”他也凑过去看了扎生啤的价格是188,这价格真不是一般的贵。
陈绍斌道:“这是一家黑店,还是换地方吧。”他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仍然未能释怀。
曹宪法感慨道:“你爸跟我是多年的老朋友,可惜他走得太早!你叫杨影吧?”
张扬和丁兆勇对这个欢场中的女孩子都没多少好感,因为她刚才张扬差点大打出手。
丁兆勇和张扬同时笑了起来,张扬道:“你这么好奇,为什么不跟踪梁成龙去偷窥啊?”
丁兆勇一脸坏笑道:“鸳梦重温,感觉不错吧?”
曹宪法道:“陈先生,你们是查先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丽都的大门永远向你们开放,如果你认同我这个朋友,钱一定要收回去。”
陈绍斌点了点头。
陈绍斌满了面子,胸口的那团闷气总算出去了,他笑道:“客气了,没多少钱!这两千我拿走,其他的还是照付。”
两人一进屋子,同时大笑了起来,丁兆勇指着张扬,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你丫……太缺德了……不怕有报应啊?”
两人匆匆来到南武市西郊的汉风大酒店,来到梁成龙所在的1818号套房,摁下门铃,过了一会儿,才见到梁成龙过来开门,这厮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头发凌乱,仿佛重病一场似的,看到门外的张扬,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双手抓住张扬的手臂,如同见到亲人一般:“你小子可来了!”
查晋北道:“是啊,不开心的事情就别提了,咱们喝酒!”
三人边说边走进了丽都,在张扬的印象中,国内的夜总会装修风格大都差不多,灯光很暗,相距一米都看不清对方长得什么样,这样m•hetushu.com的灯光让氛围显得有些暧昧,陪酒小姐的脸上永远涂抹着厚厚的粉底,灯光下让人感觉跟塑料娃娃似的,没有一点儿生气。
张扬道:“没事!”
他身边的那女孩特能喝,又倒了一玻璃杯的红酒,向服务员招了招手道:“再来两瓶芝华士,十五年的,两扎啤酒。”
李老大一双牛眼瞪圆了跟张扬对视着,这帮混混平时都是唬人唬惯了,可当他遭遇到张扬冷酷的目光之时,从心底打了个冷颤,混社会的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察言观色,从张扬的表情他已经感觉到这个年轻人不好惹,李老大道:“这事跟你没关系!”
李老大伸出两根手指头:“两千!”
那女孩道:“李大哥……我不是想跑,我是真喝不下了,我都吐酒了!”
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这陪酒女喝多了连男女厕所都分不清楚,他慌忙把裤子提好了,自家的宝贝可不能让别人白看了。
张扬心中一怔,越是不想遇到熟人,可偏偏就遇到熟人,抬起头一看方才放下心来,给他打招呼的是星钻集团的老板查晋北,查晋北的身边还有两名生意伙伴,他笑着来到张扬的面前。
张扬觉着很有意思,丽都的经营手法和常见的夜总会真的很不一样,张扬也去过很多这种场所,到哪里都是小姐争先恐后的扑上来,恨不能把这帮有钱的金主给吃了,可这里不一样,这里的女孩骨子里都透着那么一股清高,虽然这种清高极有可能是伪装出来的,不过这已经让丽都显得比其他地方要高档的多。
丁兆勇道:“不知怎么?我对曹宪法的感觉很不好!”
包间的房门打开了,丽都的经理钱有明带着李老大和那名女孩子走了进来,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惶恐,低着头耷拉着脑袋。
杨影离开之后,曹宪法端起酒杯向张扬道:“张主任,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忽视了对丽都的管理,所以才出现了这么多的纰漏,失礼之处还望多多海涵。”
他们来到丽都最大的包间坐下,很快丽都的经理钱有明就赶了过来,曹宪法把他叫到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查晋北笑道:“官话,张主任的官话说得越来越漂亮了。”
陈绍斌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数了二十张扔给李老大:“有多远滚多远,别他妈在这儿嚷嚷?”
李老大仍然在那儿打着自己的脸,曹宪法道:“好了,滚出去吧!以后不许你再踏足丽都一步!”
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早就把这帮人抽得满地找牙了,不过他觉着没那必要,双方他都不认识,他今晚来丽都是为了放松喝酒,也不是来打架的。
张扬道:“这种场合,不适合闹事!”张扬还是有些顾忌的,他是一名国家干部,如果真的把事情闹大,让人知道他出入娱乐场合,影响肯定不好,随着官位的提升,张大官人也开始懂得注意群众影响了。
丁兆勇拿起酒水单,看了看上面的价格,全都比正常价格高了两倍以上,丁兆勇道:“坑人啊!一瓶十五年的芝华士要一千八。”
曹宪法道:“怎么回事?”
梁成龙长吁短叹道:“体力活,比跑场马拉松都累……我得好好睡一觉,你们明天一早喊我……我不行了……不行了……”
张扬和丁兆勇都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刚才那个被追债的女孩正挽着那个李老大的手臂帮混混的簇拥下从他们的包厢前经过。
张扬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女孩被他说穿了动机,不由得笑道:“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当然要敬业。”
张扬也是乐到了极点,咧着嘴巴道:“怎么了这是?”和_图_书
张扬慌忙伸手去扶他:“哥们,不年不节的,咱不至于行这么大的礼啊!”
李老大愣了一下,扬起手啪!地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曹宪法仿佛没看到似的,向陈绍斌道:“陈先生,今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了。我最近忙于其他的生意,疏于对丽都的管理,所以才出现了这种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他不说停下,李老大不敢停,一下一下的打着自己的脸,下手很重,不一会儿,面孔已经肿了起来。
陈绍斌听说他就是丽都的老板,把刚才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一遍。
丁兆勇捂着嘴打开了对面的房门,他刚刚在楼下开了房。
张扬道:“干什么?有话好说,别动手啊,这里是公共场合。”
那女孩打了个酒嗝道:“大哥,我请你们喝酒好不好?”
张大官人一脸的无辜:“你让我帮你,我帮你了怎么还不落好?”
陈绍斌咧开嘴得意的向张扬眨了眨眼睛:“我就说,这世上的东西都有价格!”他扬起巴掌在那女孩挺翘的臀部轻轻打了一巴掌,那女孩嘤了一声,刚才的那点儿矜持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娇嗔着贴在陈绍斌的怀里。
张扬笑了笑道:“我晚上还得去火车站接人,现在就得走了。”张大官人虽然不是一个拒腐蚀永不沾的古板干部,但是和这帮生意人交往,他还是要多留一个心眼的,稍有不慎就会有把柄落在这些人的手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张扬认识查晋北已经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对查晋北的行事风格也有所了解,和这种精明的商人最好还是保持一段的距离。
梁成龙望着那张纸苦着脸道:“卑鄙小人?这年月当小人也不容易。”
梁成龙来到床上躺下:“哎呦……我腰都要断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尝试过……一夜七次……都他妈脱皮了……”
张扬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看到曹宪法既然让她过来端酒认错,目的就是想这件事就此作罢,张扬笑道:“算了,以后还是别搞这些事情,以免影响到曹先生的生意。”他把那杯酒一口喝完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想起当初邱凤仙曾经代表查晋北去南锡竞标体育场地块,想来查晋北对那块地仍然有兴趣,张扬道:“王均瑶死了,她的金山集团放弃了那块地的开发权,估计要重新进行招标。”
那女孩道:“一千,我只借了一千块!”
张扬也笑了。
查晋北却笑了,他冲着那男子道:“老曹,我早就说你这丽都是一家黑店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吧?”原来那名男子竟然是丽都的老板曹宪法。
陈绍斌道:“哥们没那爱好,再说了,放着丽都的美女如云我不看,我去偷窥他们老夫老妻行房?我有毛病啊?”
那个叫李老大的混混走过来扬起手想要抽她。
陈绍斌摆脱开那个女孩,和张扬他们一起回到包厢,经过这个插曲,三人都没有了喝酒的心境,丁兆勇道:“这种事情,夜总会经常可以遇到,算了,走吧!”
女孩重新跪了下来。
那女孩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张扬的胳膊不放,看得出她很害怕,手都颤抖了起来。
张扬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丁兆勇也跟着走了,反倒是陈绍斌留了下来,因为陈绍斌现在经商的缘故,他热衷于和这些国内知名巨商的交往,想借着这个机会跟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以后对他的生意发展有着莫大的好处。
梁成龙回去没多久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看了看身边,林清红早已不知去向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和图书,上面写着:“卑鄙小人!”四个字。
张扬道:“跟咱们没关系。”
张扬身边的那个女孩,靠在张扬的肩头,格格笑道:“不是男人都喜欢清纯的女孩子吗?”
丁兆勇笑了笑道:“查晋北和朱宗万都是商界的风云人物,这次你收获不小啊,朱宗万主动要赞助这次的省运会。”
曹宪法道:“自己打自己的脸!”
曹宪法向陈绍斌道:“陈先生,刚才是他们吗?”
张扬笑道:“没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开心的事情咱们就别提了。”
“坏死了你!”身边的那个女孩作势捶打着他的肩膀,陈绍斌哈哈大笑。
李老大低着头道:“曹总,对不起,给我一次机会吧……”
张扬道:“这个人给我的感觉还不错,算是一个务实的民营企业家。”
那女孩这会儿闹明白了,不过依旧蛮横的很:“男厕怎么了?看什么看?没见人喝多过酒?”
查晋北把张扬拉到一边,附在他耳边低声道:“今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所有一切老曹来安排。”
曹宪法点了点头道:“走吧,回去喝酒,今天的事情,我马上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那女孩点了点头,眼圈红红的,可怜兮兮道:“曹总,是我。”
张扬对这种欢场的虚情假意早已厌倦,他起身去厕所,正在小解的时候,厕所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子冲了进来,她一头就趴在出酒捅边,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丁兆勇道:“曹宪法应该不是做正行的,那个李老大对他好像很害怕!”
几个人都围拢上来,李老大凶神恶煞道:“找死啊?”
陈绍斌切了一声:“鬼才相信?”
张扬道:“你放开我,我得走了!”
和查晋北一起来的两个人,一个是丽都的老板曹宪法,另外一个是云安最大民营企业呱呱香食品有限公司的老总朱宗万,几个人认识之后,边喝边聊,张扬这边的三个人虽然年轻,可是他们无一不是背景深厚,朱宗万和曹宪法这帮民营企业家也没有因为他们年轻而产生半点的轻视。
丁兆勇刚喝了一口茶,听到这话又喷了出来。
丁兆勇也挑选了一个,这些女孩子的素质都不错,坐在他们的身边就是规规矩矩的倒酒,陪着说说话,喝点酒。客人如果不主动出手,她们也不会卖弄风骚,衣着也没有夜场常见的那种暴露。
张扬道:“你不能在这儿睡啊!你想想,要是让林清红知道我们在这儿,准保认为我们和你串通了害她,再说了你们今晚这么辛苦,明天她醒来身边没人怎么着?千万别让其他人钻了空子。”
张扬和丁兆勇两人回到车内,看着丽都闪烁的霓虹灯,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越来越不喜欢这种场合了,在这里人和人之间透着一股虚情假意,没劲,没劲透顶了。”
李老大道:“报啊?我怕你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不还钱,我就让她去卖!”
陈绍斌终于还是控制住了火气,和张扬丁兆勇一起离开了丽都夜总会,几个人来到门外的时候,刚好遇到一群人从外面进来,其中一人惊喜道:“张主任,你怎么在这儿?”
张扬道:“怎么了?”
陈绍斌向过来的女领班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儿,有六名陪酒小姐走了过来,陈绍斌自己先挑选了一个,又让丁兆勇和张扬挑,张扬对这种事没多少兴趣,不过既然来了,权当乐一乐,他指了指站在边上的那个瘦弱的女孩子。
那女孩很矜持的笑了笑:“先生,我们丽都是比较正规的场所,没有那种服务。”
张扬笑道:“帮助你们老板推销酒水还真是不遗余力。”
梁成龙如和*图*书获至宝的转过身,蓬!地把房门给关上了。
李老大上前抓住那女孩子的手臂,把她从张扬身边拖了出去,那女孩子尖叫着抓住张扬的手臂,张扬真有些无奈,他向李老大道:“你有话好这样做,我报警了啊!”
陈绍斌道:“你们当男人都是傻子,来夜总会里找清纯?这他妈不是天方夜谭吗?”
梁成龙道:“爱谁谁?我命都快没了,女人是老虎啊!吃人不吐骨头!”抱怨归抱怨,这厮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了房间。
张扬道:“你最好说话客气点!”
张扬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查总,想不到在这儿能够遇到。”
陈绍斌道:“你们说今晚梁成龙会不会趁着林清红醉酒,把她给那啥了?”
为首的那名大汉秃头锃亮,脸上还有一道刀疤显得极为凶悍,指着那女孩道:“贱人,我看你能往哪儿跑。”
大家都笑了起来。
朱宗万听说张扬正在忙于省运会的筹备工作,很爽快的表示呱呱香集团愿意赞助所有的饮料和矿泉水,冲着朱宗万的爽快,张扬当即就和他喝了三杯酒。
曹宪法看了她一眼道:“你是老杨的女儿?”
杨影嗯了一声,端起茶几上的一杯酒送到了张扬的手中,向他鞠了一躬道:“先生,对不起!”
张扬道:“你现在阴谋得逞,应当高兴才对!”
曹宪法道:“在丽都混口饭吃可以,但是任何人想要损害丽都的名誉,想利用丽都损害客人的利益,我就砸了他的饭碗。”
女孩点了点头:“曹总,我以后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几杯酒下肚之后,几个假装清高的女孩儿就都现了原形,声音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大,恨不能贴到张扬他们的身上。
张扬已经猜到今晚有好戏看了,查晋北向张扬道:“张主任,我听说南锡体育场地块的开发又搁置在那里了。”
那女孩子总算放开了张扬的手臂,不过又把陈绍斌给抓住了:“这位大哥,你真慷慨,谢谢你了!”
那女孩抽抽噎噎的哭,双手却还死死抓住张扬的手臂不放,今天她算是赖定张扬了。
张扬懒得跟她一般见识,洗完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外进来了四名大汉,那女孩子看到他们进来吓得赶紧躲到了张扬身后。
张扬的耳力非同寻常,虽然陈绍斌说得很小声,他还是听到了,陈绍斌一直把价码加到了一千,看到那女孩矜持而害羞的点了点头。
朱宗万说话很少,张扬主动和他聊了几句,通过谈话知道,原来朱宗万在南锡开发区建设了一个分厂,现在已经正式生产了,以后他们肯定会经常见面。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张扬把丁兆勇和陈绍斌介绍给了查晋北,查晋北在商界的名声很大,陈绍斌和丁兆勇都是生意人他们对查晋北可谓是闻名已久,听说眼前这位就是国内珠宝行业的龙头老大,都产生了攀交之心。
丁兆勇看到他这番模样,嗤!地一声笑了起来,他躲到了一边,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曹宪法道:“跪下!”
张扬把一颗药丸交给了他,指了指对面的房间。
张扬笑道:“干我屁事啊……全都是梁成龙自己惹得祸……”
钱有明将厚厚的一沓钱放在陈绍斌的面前:“陈先生,这里是您的两千块还有今晚所有的消费,为了表示对你们今晚遭遇的歉意,今晚的一切消费由我们丽都负责。”
梁成龙道:“哥们,我求你了,解药,赶紧给我解药,她被我给捆上了……七次啊……我他妈撑不住了……在这样下去,明儿我就变成木乃伊了。”
张扬微笑道:“乔书记反腐倡廉的决心很大,这次的风波对南锡的长远发展来和-图-书说是有好处的,不把这些腐败官员从我们的党内清除出去,我们怎么能够取得老百姓的信任,我们的领导团队又怎么能够谈到效率?”
丽都大体上也差不多,不过这儿的女孩儿都很年轻,长相普遍清纯甜美。
陈绍斌嬉皮笑脸道:“多大了,你们都出不出台啊?”
陈绍斌要了个包厢,包厢的位置很好,从他们这里刚好能够看到舞台上的表演。
查晋北笑道:“这种场合是男人最喜欢光顾的地方,证明我们在某些方面的爱好是相同的。”
李老大怒道:“我他妈不要利息?你把我当成红十字会了?”
陈绍斌把手搭在他身边女孩的肩头,那女孩也没拒绝,表现的很自然。
查晋北笑道:“绍斌啊,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着了,曹老板财大气粗,让他请客很正常,我来丽都就从来不消费,他们的酒水都是天价,我才不甘心被宰呢!”
查晋北道:“别急着走,一起再喝点,我请客!”
李老大道:“你们少多管闲事,她欠我钱!你帮她还啊?”
张扬强忍着笑,问明了梁成龙所在的地方,让丁兆勇开车赶紧过去。
陈绍斌大概是喝了点酒,听到钱字很鄙夷的笑了笑道:“多少?”
话的时候,梁成龙过来敲门了,这厮给林清红喂下药之后,林清红总算安生了,现在已经躺床上睡着了,梁成龙双腿发软,来到房间内,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他们走入夜总会的时候,舞台上正有一个女孩抱着吉他坐在吧椅上,唱着一首英文歌曲。现场很静,看得出多数客人都在倾听她的弹唱,女孩唱得不错,张扬听出这首歌是卡朋特的《昔日重来》,从美国回来之后,张大官人意识到了学好英文的重要性,在常海心的指点下每天都读点英文,听点英文歌曲,这首歌他听了好多遍,很熟悉也很喜欢。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走吧,赶紧回去休息,明天我还得开会呢。”
陈绍斌不信那个邪,搂着那女孩,低声咬耳朵。
陈绍斌愤愤然道:“好好的心情被几个无赖给搅和了!”他的目光却忽然定格在前方,脸上的表情瞬间从错愕变成了愤怒。
曹宪法道:“你去给几位客人端酒认错!”
陈绍斌闻到她一身的酒气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说,你一小丫头不好好呆在家里,出来混什么?社会险恶,一不小心就得吃亏,还好你遇到了我们。”
陈绍斌看到张扬和丁兆勇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也找到了洗手间,看到发生了事情,挤了过来,这帮社会混混根本入不得他们的法眼,陈绍斌道:“干什么?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脸皮够厚的啊!”
“算了?”陈绍斌反问道,他本以为张扬的忍耐度比他还要低,却想不到张扬居然能咽下这口气。
李老大听到这句话,方才如释重负的站起身离开了,那个女孩也想跟着走,却被曹宪法叫住:“我让你走了吗?”
陈绍斌笑道:“来两瓶,我买单!”
那女孩吐完了,来到洗手池前洗脸,此时她方才留意到张扬站在那里,不由得尖叫了一声:“流氓!”
陈绍斌道:“敬不敬业回头才知道,你们的工作不仅仅是卖酒,重点在下面!”
这句话一说出口,查晋北左侧的那名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梁成龙道:“你们都是冷血动物,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丁兆勇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半了,他刚刚启动宝马车,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张大官人接通了电话,电话是梁成龙打来的,这厮有气无力道:“救命……救命……”
梁成龙苦着脸叫道:“张扬,我操你大爷……有他妈你这么害人的吗?”